• Home
  • 未分類

而那些人,在清醒了過來之後,也明白了,他們剛剛可是差點就沒有命了,還好,韓楉樰救了他們。

所以,這會兒,他們是很感激韓楉樰的,明明,是他們奉命來保護她的,沒有想到,最後還要被她所救。

「你們沒事就好了,我們也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了,先休息一下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讓他們也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這都已經是下午了,他們都還沒有用過午飯呢,而且,先是遇上了老虎,又遇上了這樣的事情,他們也有些疲憊了。

原本,韓楉樰是想著,要是能夠在天黑之前趕下山,那就好了,可是,被老虎給追了一陣之後,他們就有些偏離了方向了,這會兒,想要在天黑之前下山,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既然這樣的話,韓楉樰覺得,他們還是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吃點東西,等明天一早在出山去好了。

「王妃,屬下在那邊發現了一條小河,而且,那周圍的地勢也比較得開闊,我們去那裡休息吧。」

或許是對那白色的花心裡已經有了一些陰影了,那些士兵,都不想在這裡休息,重新找了一個休息的地方。

韓楉樰倒是沒有什麼所謂,點了點頭,就往他們找好的地方去了,然後,一些人,就去打獵,一些人,去找柴火去了。

韓楉樰隱隱的覺得,自己的肚子有些不舒服,猜到了,可能是之前的時候,被老虎追的時候,動了胎氣了。

連忙的,將鬼手毒醫給自己準備的安胎藥給拿出來,服用了一個之後,韓楉樰閉著眼睛,靜靜的休息了一會兒,這才覺得好了很多了。

「韓姐姐,你還好吧?」

這會兒,半夏已經小心的,將那白花,還有碧綠的草,都給摘下來放好了,來到了韓楉樰的身邊,見她的臉色有些不好,這才擔心的詢問了一下。

「我沒事,已經用過了安胎藥了,你放心吧,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在這裡吃了東西之後,天色就已經黑下來了,韓楉樰他們,圍繞著火,打算就這樣將就一夜,能明天一早在下山去好了。

這天晚上,倒是風平浪靜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在第二天,太陽升起來的時候,韓楉樰他們一行人,就陸陸續續的醒過來了。

因為就在小溪邊,他們簡單的洗漱了一下,用了一些乾糧,就打算下山回家了。

這次下山了之後,韓楉樰他們,沒有在進入村子裡面了,而是,直接坐上了馬車,往家裡去了。

「楉樰姐姐,還好你們回來了,要不然,我都要擔心死了!」

韓楉樰他們,因為回來的時候,心裡擔心著,所以就加快了速度,用了兩天的時間,就到家了。

一進門,就看到了在二門那裡等著他們的明霞了,韓楉樰知道,她肯定是每天都在這裡等著的,要不然,不可能會這樣的準時。

「怎麼了,明霞,是容初璟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現在,韓楉樰最擔心的人,就是容初璟了,也不知道,自己不在的這幾天的時間,他有沒有出事。

「璟哥哥又師父看著,倒是沒有出什麼事情,就是我擔心你們,也不知道你們的情況怎麼樣了。」

明霞知道韓楉樰很擔心容初璟,所以,就將他的情況和她說了一下,自從她離開了之後,就是鬼手毒醫在照顧著他了。

在第一次,容初璟醒過來了之後,就要去找韓楉樰,可是,沒有找到人,頓時,就變得瘋狂了起來,鬼手毒醫好不容易的將他給制服了。

後來,鬼手毒醫怕容初璟再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想了個辦法,在不傷害他的身體的情況下,讓他先一直昏迷著。

「前輩現在在哪裡?」

聽了明霞的話之後,韓楉樰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將解藥給煉製出來了,她不想在讓容初璟這樣受苦了。

「師父還不知道楉樰姐姐你們回來了呢,他現在應該在藥房裡面,楉樰姐姐,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馬上就喊師傅。」

韓楉樰雖然很想,馬上就將解藥給煉製出來,可是,她也明白,他們從山上下來,還沒有好好的整理過自己。

這會兒,聽了明霞的話,韓楉樰也覺得,自己要去好好的沐浴整理一番,才好去見容初璟和鬼手毒醫。

「嗯,那我先回去,你去找你師傅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就往自己的房間去了,在路上的時候,碰上了一直在擔心著她的雀兒,正好讓她去給自己準備熱水。

等韓楉樰沐浴完了之後,也沒有休息,直接的,就去找鬼手毒醫去了,她想早點的將容初璟身體裡面的毒給解了。

「前輩,你看看,這個,是回魂長生蓮嗎?」

雖然,韓楉樰和半夏,就覺得,這個是回魂長生蓮了,可是,這可是關乎著容初璟的生死的大事,容不得有一點的馬虎的,所以,在交給鬼手毒醫確認一遍,也是很有必要的。

鬼手毒醫拿著韓楉樰交給他的那一朵,紫色的,看起來,和蓮花很像的花,仔細的辨認了半響的時間,才面帶著喜色的點了點頭。

「不錯,這個,就是回魂長生蓮了,沒有想到,老夫在有生之年,還能見到這樣的罕見的藥材。」

以前的時候,鬼手毒醫,就很想見識一番,這樣能解百毒的回魂長生蓮,是長什麼樣子的了,沒有想到,他能見到,還是拖了韓楉樰和容初璟的福了。

「那前輩,我們可以開始煉製解藥了嗎?」

關於煉製解藥,其他的藥材,韓楉樰都已經早早的準備好了,就等著回魂長生蓮回來了。

「可以,楉樰丫頭,你要是相信老夫的話,就將這回魂長生蓮就給老夫,老夫一定將解藥個你煉製出來。」

要知道,這煉製解藥,可是很耗費精力的一件事情,要是以前的話,韓楉樰肯定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可是現在韓楉樰有了身孕了,自然是不能再這樣耗費精力了,對肚子裡面的孩子也不好,而且,她才剛剛回來,精神也不是很好。

可是,鬼手毒醫很清楚,韓楉樰有多迫切的,想要制出解藥來,讓容初璟好起來了,所以,他才會這樣說的。

「對於前輩,我自然是放一萬個的心了,正好,我也怕,我精力不濟,到時候,將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回魂長生蓮給浪費了,既然前輩這樣說了,那就麻煩前輩了。」

韓楉樰當然懂鬼手毒醫的意思,而且,對於他的製作解藥的能力,肯定是只比自己好的,所以,她自然是同意的,心裡也是感激的。

韓楉樰很清楚自己的情況,之前的時候,就已經動了胎氣了,而且,還有過要流產的跡象,要是在不眠不休的製作解藥的話,很有可能,會保不住孩子的。

「既然那這樣的話,那事不宜遲,老夫就先去製作解藥去了,楉樰丫頭,你也先去休息一下吧。」

鬼手毒醫怎麼會看不出來,韓楉樰已經有些疲憊了,而且,心裡是很著急的,所以,也沒有耽擱時間,拿著回魂長生蓮,就先離開了。

這個宅子裡面的藥房,還是之前的時候,容初璟在的時候,想著韓楉樰的喜好,特意的為她弄出來的,這會兒,倒是很方便了。

韓楉樰想著,這會兒,就算是自己著急也沒有什麼用了,就先去看了看容初璟,看著他躺在床上,安靜的樣子,臉色有些蒼白,心裡一片心疼。

「容初璟,你放心,很快的,你就會好起來了。」

陪了容初璟一會兒,韓楉樰覺得自己有些累了,這才回了自己的房間,好好的睡了一覺。

韓楉樰這一覺,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才醒了過來,醒過來之後,倒是覺得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了,只是,肚子有些餓了。

聽著咕咕叫的肚子,韓楉樰才想起來,自己已經一天沒有吃東西,馬上就起床了,打算先去吃點東西好了。

「姑娘,你醒了!」

見到韓楉樰起來了,雀兒很是高興的,要不是半夏說,她沒事,就是太累了,睡一覺就好了,她肯定會更加的擔心的。

「嗯,還有沒有吃的,去給我拿點過來吧。」

韓楉樰點了點頭,這會兒,她一點都不想動了,就直接的讓雀兒去好了。

「有的有的,姑娘稍等。」

吃過了東西之後,韓楉樰才問起了鬼手毒醫煉製解藥的情況,她知道,不會這樣快的,不過,還是要問一下的,萬一,有意外的驚喜呢。

「楉樰丫頭,解藥成功了!」

等到了第二天的下午,鬼手毒醫才一臉興奮的從藥房裡面出來了,手中還拿著一個盒子,韓楉樰知道,那裡面,裝著的,就是解藥了。

萌寶甜妻:總裁爹地請上鉤 「真的,真是太好了!」 雖然看到鬼手毒醫出現的時候,韓楉樰的心裡,就已經有了猜測了,不過,這會兒,聽到了他親口說出來,解藥已經煉製好了,她的心裡,依然是很高興的。

臉上也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出來,韓楉樰覺得,她已經有很長的時間,沒有這樣輕鬆的時候了,甚至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上前走向了鬼手毒醫。

「前輩,這就是解藥了嗎?」

鬼手毒醫也很明白,這個時候,韓楉樰的心情定然是不平靜的,所以,點了點頭,就將自己手中的解藥給了她了。

「這個,正是老夫煉製出來的解藥,也算是沒有辜負楉樰丫頭的一片信任,你把這個拿去給容初璟服用了吧,這裡面,一共有三粒解藥,每三個時辰服用一個。」

既然韓楉樰這樣的急切,鬼手毒醫也就將給容初璟服用解藥的事情交給了她好了,而且,她的醫術,也是也不比自己差的,他也放心。

「多謝前輩了,這裡就交給我來就好了,前輩也忙了這樣長的時間了,就先去休息吧。」

雖然這個時候,鬼手毒醫看起來,精神還是不錯的樣子,可是,他已經兩天兩夜都沒有合眼了,韓楉樰自然知道,他已經是很疲憊的了。

所以韓楉樰就先讓鬼手毒醫去休息去了,而且,給容初璟服用解藥這樣的事情,她還是能夠做好的,縱然這中間,可能會出現一些小小的意外,她也能夠處理好。

「嗯,那你先去吧,老夫就先去休息去了。」

鬼手毒醫知道,現在韓楉樰肯定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給容初璟服用解藥了,也就沒有在耽擱,先回了自己的房間裡面去休息去了。

見鬼手毒醫離開了,韓楉樰也沒有耽擱,馬上就往容初璟的房間裡面去了,這個時候,是半夏在裡面看顧著他。

「韓姐姐,你來了,是師父將解藥給煉製出來了嗎?」

半夏見到韓楉樰進來了,而且,臉上帶著一些輕鬆的神色,就想到了,可能是鬼手毒醫,將解藥給煉製出來了。

「沒錯,前輩已經煉製出了解藥了,我現在就要給容初璟服用解藥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的心裡是有些激動的,畢竟,之前的時候,看著容初璟那樣痛苦的樣子,她的心裡也是不好受的。

半夏見果然是鬼手毒醫將解藥給煉出來了,也就起身,往旁邊走開了,將位置給韓楉樰讓了出來。

韓楉樰也沒有耽擱,上前,就從盒子裡面,拿出來一個解藥出來了,或許是因為回魂長生蓮的原因,這藥丸,還泛著淡淡的紫色。

「韓姐姐,給。」

正好,這個時候,半夏也到了一杯溫水過來了,韓楉樰就著溫水,讓容初璟服用了一粒解藥。

「行了,半夏,你也先回去休息吧,這裡有我看著就好了。」

半夏也有好長的時間沒有休息了,所以,這會兒,韓楉樰就讓他先回去休息去了,接下來的事情,她也是能夠應付的了。

「韓姐姐,那我就先出去了,你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就讓人去找我好了。」

半夏點了點頭,他知道,這剩下來的事情,韓楉樰自然是能夠自己處理的,所以,就先離開了。

等半夏離開了之後,韓楉樰就坐在了容初璟的床邊,默默的守著他,同時,也是防著,有其他的事情發生。

畢竟,這樣的毒藥,和解藥,都是韓楉樰第一次見到,所以她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也只能在這裡,寸步不離的守著容初璟了。

「唔!」

在容初璟服用了解藥之後,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的時間,就痛呼了一聲,整個臉上,就變得痛苦的,開始猙獰了起來了。

「容初璟,你怎麼樣了?」

見到了容初璟這樣的情況,韓楉樰也震驚了一下,然後,馬上的給他把脈,只見他的脈搏很是混亂。

不過,韓楉樰知道,這個時候,不能驚慌,只能努力的讓自己鎮定下來,細細的給容初璟把脈。

最後,韓楉樰才察覺到了,容初璟會變成這樣的原因,是因為,他體內的毒素,遇上了剋星了,在他的體內開始亂串了。

知道這個是容初璟要解毒的必經的過程,韓楉樰也就沒有那樣的驚慌了,可是,在看到了他這樣痛苦的樣子之後,也是很心疼的。

「容初璟,你忍一忍,很快就能過去了的。」

韓楉樰自然是有辦法,能夠緩解容初璟現在的痛苦的,可是,她不知道,用自己的辦法緩解了他的痛苦之後,會不會給他帶來另外的影響,要是失去了解毒的效果的話,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所以,這個時候,韓楉樰也只能讓容初璟就這樣硬生生的承受著了,她將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中。

韓楉樰只覺得,自己的手,在容初璟的手裡,已經被捏得來,失去了自己的感覺了,不用看也知道,這會兒,已經是青了一片了。

不過,韓楉樰這個時候,也顧不得那樣的多了,見容初璟的額頭上,因為疼痛,冒了不少的冷汗出來,她用沒有被抓住的那一隻手,細細的給他擦著汗。

「楉樰,楉樰!」

在這樣痛苦的時候,容初璟下意識的,還是喊著韓楉樰的名字,她聽了之後,眼眶就有些紅了。

「我就在這裡,別怕,我會陪著你的!」

韓楉樰靠近容初璟的耳邊,低聲的說著,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聽到了她說的這句話,漸漸的,他整個人開始平靜了下來了。

見容初璟臉上的痛苦之色,慢慢的消失了,韓楉樰也漸漸的鬆了口氣了,這個時候,才感覺到了,自己的手,已經沒有了知覺了。

韓楉樰試了試,想要將自己的手,從容初璟的手中給拿出來,可是,他握的太緊了,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將自己的手給抽出來。

既然不能抽出來,韓楉樰也就沒有勉強了,就這樣讓容初璟給握著好了,不過,她還是給自己按摩了一下,讓血液流通的。

「姑娘,你要不要先吃點東西?」

已經到了快要用晚飯的時候了,雀兒想著,韓楉樰這大半個下午的時間,都在陪著容初璟,應該也餓了,就來問一問她。

「嗯,你給我端到房間裡面來就好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也確實是有些餓了,不過,在這個時候,讓她離開容初璟的身邊,她是不放心的,就直接讓雀兒,將晚飯給端到房間裡面來好了。

等用過了晚飯之後,也到了,第二次服用解藥的時候了,韓楉樰就將解藥給拿了出來,給他再次的服用了一次。

「韓姐姐,容大哥怎麼樣了?」

用過了晚飯之後,半夏也過來,看望容初璟的情況來了,這個時候,他依然還是昏迷不醒的樣子,他也看不出個什麼來,就直接的問韓楉樰好了。

「已經服用過一次解藥了,而且,我看了看,他體內的毒素,也有了緩解的跡象了,所以,你也不要擔心了。」

韓楉樰將容初璟現在的情況和半夏說了一下,又想著,說不定,鬼手毒醫也在關心著容初璟的情況。

於是,韓楉樰又將之前的時候,容初璟服用了解藥的反應,和半夏說了說,也好在鬼手毒醫問起來的時候,他能夠告訴他,順便看看,這是不是正常的反應。

「嗯,我知道,韓姐姐你放心吧,等會兒我就會去和師父說的。」

在這裡做了做,陪了會兒韓楉樰,見她真的不用自己留下來看著容初璟,半夏也就先離開了。

而半夏離開了之後,韓楉樰的注意力,又再次的放在了容初璟的身上,仔細的觀察著,他的情況,看看,他還會不會放生,第一次服用解藥的時候,出現的那種情況。

好在,這次服用了解藥之後,容初璟倒是沒有在發生了像上次那樣痛苦的樣子了,只不過是,在中途的時候,露出了一些痛苦的神色,一會兒就消失了。

容初璟的第三次用藥,是在半夜的時候,韓楉樰也不敢休息,一直等著,在給他用了第三次解藥之後,也在細細的觀察著他的情況。

「容初璟,希望你明天就能醒過來了,醒過來了之後,就能好起來了。」

韓楉樰幾乎是一個時辰的時間,就給容初璟把一次脈,就怕發生了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

不過好在,最後一次服用了解藥之後,容初璟就真的是安靜了下來了,靜靜的躺在床上,這次,連痛苦的神情都沒有了。

而韓楉樰給容初璟把脈了之後,也能察覺到,容初璟體內的毒素,已經在慢慢的消失了,她的心裡自然是高興的。

就這樣,守了容初璟一夜的時間,第二天的時候,明霞就進來了,想著,她一個晚上沒有睡了,想讓她先去休息一下。

「楉樰姐姐,你放心吧,璟哥哥這裡,我會照顧好的,你就好好的休息就好了。」

韓楉樰自然是想要等著容初璟醒過來的,可是,她很清楚,自己就算是能撐得住,肚子裡面的孩子也撐不住的。

而且,容初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於是,點了點頭,就打算去休息去了。

只不過,起身的時候,韓楉樰覺得自己的眼前一花,視線頓時有些模糊了的感覺,還差點摔倒了。

「韓姐姐,你沒事吧?」

明霞見到了韓楉樰這個樣子,也是心裡一驚,馬上就扶住了她,不過,還是有些心有餘悸的樣子。

韓楉樰閉著眼睛,搖了搖頭,再次睜開的時候,眼睛又和之前的時候一樣看得清明,沒有什麼不適的感覺了。

韓楉樰也只以為,是自己一個晚上沒有休息,才會出現剛剛那樣的情況,於是,也沒有放在心上。

「我沒事,可能是沒有休息好,有些晃神了,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對於韓楉樰的話,明霞自然是相信的,於是,就催促著她,趕快的,先去休息了。 這次,韓楉樰也沒有逞強了,點了點頭,就先去休息去了,想著,或許,等自己醒來的時候,就能夠見到容初璟,已經沒有事情的醒過來了。

於是,帶著這樣的想法,韓楉樰的這一覺,睡的還是很好的,一直睡到了午時的時候,才醒了過來。

在醒過來的時候,韓楉樰的眼睛,有出現了,和早上的時候,一樣的情況,這讓她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不過,這樣的情況,也只是出現了一瞬間,就已經消失不見了,而這個時候,韓楉樰更加關心的,是容初璟的情況。

於是,韓楉樰在給自己把脈了之後,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只以為,是自己這幾天,比較得累的原因,也就沒有放在心上,就先去看容初璟去了。

「明霞,容初璟他醒過來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