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聽了這話,鄭衡略有些奇怪。賀氏喚她去承上院,所為何事?

這段時日,長見院與承上院之間,幾乎沒有任何往來。

賀氏根本就不想見到鄭衡,連鄭衡的請安都免了;至於鄭旻,因有周易那個提醒,心中多少有些膈應,也不願意見到鄭衡。

倘若不是還有下人給長見院送來飯食,鄭衡還會覺得自己是獨居。

現在,賀氏竟想見她,是為了什麼呢?

司悟等丫鬟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這一室貴重的東西,還問了出來:「姑娘,那麼這些東西……」

鄭衡想了,說道:「不必收起來,不用特意做些什麼。」

賀氏出身雖不是什麼大族,卻也不是那些破落小戶,眼皮子不會這麼淺才對。

怕不是為了這些東西,而是另有事情。

隨即,她吩咐道:「司慎留在院中,司悟隨我來,走吧。」

她說罷,將珠釵重新插回發上,然後出了長見院。(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二更!)

鄭衡來到承上院后,除了見到賀氏之外,還見到了賀德。

其時,賀德依偎在賀氏身邊,正嬉笑著,看起來與賀氏異常親密。

她們那極為相似的面容,乍一看,倒似親生母女般。

仔細說來,感情這麼好的姑侄,也難得了。

見到她進來之後,賀德還特意靠緊了些,眉眼還略為揚了揚,隱隱有一絲得意。

這可真是……好笑。

虧賀德還是禹東女學的學生呢,怎麼會有這麼幼稚的舉動?

鄭衡發現自己實在不懂這些小姑娘的心思。

當然,她也不用懂。

於是她看向了賀氏,說道:「見過大夫人。不知大夫人喚我來,可有什麼吩咐?」

她說得平平直直,語氣聽不出有什麼不敬,當然……也聽不出有什麼尊敬。

賀氏對她來說,只是陌生人而已。

她這副態度,賀氏已見過不怪,賀德卻是第一次見,不禁心中惱怒。

姑姑名義上是鄭衡的母親,鄭衡竟敢擺出這副態度?太放肆,太目中無人了!

她正想說什麼,目光觸及鄭衡頭上的珠釵時,卻倏地冷靜了下來。

這珠釵上那碧綠的珠子,乃是上好的溫坑玉,這點眼見她還是有的。

想必,這就是裴家老夫人送給鄭衡的禮物,可見裴老夫人對鄭衡,真不是一般的喜歡。

想到這裡,她心頭便異常複雜。

鄭衡,這個母亡父遠的弱女,為何能得到那麼多人喜歡呢?

在河東時,祭酒大人和竇首座對其另眼相看;到了京兆,有裴老夫人一力愛護。

如今,就連宮中的小姑姑都對其看重拉攏,還特意送來了這麼多賞賜!

沒錯,這番賀氏喚鄭衡來承上院,便是為了這些賞賜,從延慶宮發下來的賞賜。

只聽得賀氏這樣說道:「衡姐兒,這是德妃娘娘發下來的賞賜,這些是給你的。再怎麼說,你也是永寧伯府的姑娘,算起來,德妃娘娘也是你姨母。這些賞賜,你是應得的。」

說罷,賀氏還露出了笑容,頗為慈愛地看著鄭衡。

鄭衡靜靜地看著賀氏,而後緩緩一笑。

呵呵,哀家的姨母……如今都埋在了地下,墳頭草都有三尺高了!

賀氏看到鄭衡這麼笑,不知為何,心中竟有發毛的感覺。她總覺得,這個笑容似隱著什麼,有些怪……

她穩住了穩心神,繼續道:「衡姐兒,這些都是貴重之物,有不少都是少府監督造的,這都是德妃娘娘的心意。」

鄭衡順著她所指方向看過了,只見到了一個打開的箱子,裡面放著一些珠玉首飾,泛著華麗動人的光彩。

賀氏說得沒錯,這些東西應該有不少是少府監督造的,不然也不會這麼光彩奪目。

那麼,賀德妃為何要送她這些貴重的東西?

先前在澹苑午宴上,賀德妃故意為難她的事,她可記得清清楚楚!

賀德妃特意送來這些東西,賀氏又說了這樣的話語,似乎在很清楚地表明賀德妃的態度。——賀德妃在拉攏她?

彷彿怕她想不明白似的,補充道:「德妃娘娘說,先前在澹苑上考慮不周,讓衡姐兒委屈了。我們到底是一家人,她希望你不要計較這些。改日她會召你進宮,好好聯絡聯絡感情。」

說著這一番話,賀氏臉上多少有些不自然。

澹苑午宴已是多久前的事,德妃娘娘才來說這一遭,賀氏說著心裡都覺得尷尬。

然而,這的的確確是延慶宮吩咐下來的話語,表示她嫡親的妹妹、德妃娘娘,真的打算拉攏這個繼女,她不得不照著說。

鄭衡露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仍是沒有說話。

賀德心裡冷冷一笑,面上卻和煦如暖陽,說道:「這些東西,我們賀家姑娘也有一份。可見姑姑是真的將你當一家人了,這是姐姐你的福氣啊。」

鄭衡柔柔一笑,本就漂亮的面容,更是美得驚人,生生將少府監瑰寶的光彩比了下去。

這讓賀德瞬間僵直:她竟比河東時更美了幾分!

難怪,難怪小姑姑說鄭衡生了副這麼好的容貌,不為己所用實在太可惜了,所以小姑姑才起了拉攏之意……

先前她進宮聽到小姑姑的安排時,心中多少有些不忿,現在卻終於發現:長輩們的眼光比她清亮得多,鄭衡光是靠這張臉,就值得拉攏了。

鄭衡仔細看著賀氏姑侄的神情,心中有瞭然:很明顯,賀氏姑侄都以為賀德妃想要拉攏自己。

沒想到,賀德妃竟連自己嫡親的姐姐和侄女都騙了!

應該說賀德妃心思深沉呢?還是該說賀氏姑侄心性簡單?

至起碼,什麼拉攏之舉,鄭衡一點兒也不信。

雖然賀德妃在澹苑午宴上的表現,蠢笨得讓鄭衡難以置信。但是——

賀德妃能在那麼多妃嬪中脫穎而出,成為曾獨掌後宮的人,無論是心計還是別的什麼,都絕非平常人。

絕非平常人的賀德妃,就一定不會有這麼平庸的表現,就一定不會拉攏她。

別的都不說,只說賀家與寧家這一樁血海深仇,便是原來的鄭衡也絕不會為賀德妃所用。

賀德妃會拉攏一個絕對不會為自己所用的人?又不是腦子有毛病!

正好,哀家也不傻,那麼就看看賀德妃想做些什麼吧!

於是,鄭衡低聲回道:「這些東西太貴重了,德妃娘娘有心了。那麼……那麼我就收下了。」

賀氏與賀德都以為她會推辭,還想著再勸說一番,不想鄭衡這麼直接收下了,倒讓她們一時悻悻。

賀德甚至不無惡意地猜想:果真是沒見過世面的人!裴老夫人都送了那麼多東西來,還收下了這些,可見太貪心了……

不管怎麼說,鄭衡收下了這些賞賜,她們便完成了賀德妃的吩咐,這事總算圓滿。

這時,鄭衡似是想起了什麼,轉過頭問道:「大夫人,宮中的賞賜,都有記檔的吧?」

賀氏沒料到她為何會這麼問,但還是答道:「少府監督造的物件會記檔,宮中賞下的東西也會記檔。」

意思就是說這些東西都是乾乾淨淨的,斷不會有什麼陷害之舉。

鄭衡應了應,然後吩咐司悟接下了箱子,離開了承上院。

很快,鄭衡就有了發現,便明白賀德妃為何會有賞賜下來了。(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更!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鼓勵!)

鄭衡在一支蓮釵上聞到了淡淡的幽香,這香氣,類似蓮香,卻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甜膩。

這香氣,她曾在河東道聞過。

朝香……昔日皇貴妃伍氏用過的香、出自南景的香,再次出現了!

朝香必須與暮籽用在一起,才能成為劇毒之物,讓人迅速變老、死去。既然朝香已經出現了,那麼暮籽呢?

暮籽又會藏在長見院哪個地方?

倏地,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將蓮釵細細看了一遍,然後在某片蓮葉地下發現了「監造」兩個字。

這是少府監督造的印記,這蓮釵,的確出自少府監。

「監造」印記的物件雖然無法和「御造」印記的相比,但畢竟是少府監督造,無論是造型還是成色,都非尋常可比。

自然,這樣的物件會記錄存檔。

倘若翻開少府監的錄薄,就能清楚地看到,這蓮釵是何年何月造出來、中間經過何人之手、最後到達誰手中。

隨身空間︰神醫小農女 如今,這一支蓮釵經過德妃之手,送到了她這裡。

更關鍵的是,這支蓮釵沾染了朝香……

她握著這支蓮釵,腦中飛快思索著,而後自言道:「不是她……」

擁有朝香暮籽、與南景有往來的,不會是德妃!

那麼,究竟是誰要借德妃之手行事呢?不管是誰,這個人都或多或少能接觸到德妃。

這時,鄭衡想到了早前萃華閣的追蹤:那些在流雲渡的刺客最後消失在江南道,終風他們又查探到當時鄭旻的瓷像,乃是在胡氏族人的鋪子挑選的……

因此這些事隱隱關聯到胡賢妃,然而此事到此就不能再進一步了。

終風他們雖然一切密切監視著胡賢妃,卻一直沒有得到什麼線索。

鄭衡還以為此事就這麼沉寂下去了。不想……朝香再一次出現了!

朝香既出現在她面前,那麼就一定是沖著她來的了!

至於德妃被卷進來,那就不奇怪了。畢竟,德妃還是她名義上的姨母呢!

就是不知道德妃是被這個身份牽連呢,還是有人要順便剷除她。

不管怎麼說,事情錯綜複雜就好似一片迷霧。——顯然鄭衡不這麼覺得,她嘴角勾了勾,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真巧,哀家正愁沒有朝香暮籽的線索呢!

出現在流雲渡的那些刺客,躲得夠久的了!

她輕輕晃動著蓮釵,猜測著朝香出現的用意,心中漸漸有了決定……

當晚,鄭旻回到承上院,得知賀德妃送來了賞賜,不免感到奇怪,便問道:「夫人,德妃娘娘怎麼會突然給衡姐兒賞賜?」

「也不只是給衡姐兒的,德兒她們都得了賞賜。娘娘是想拉攏衡姐兒。」賀氏這樣回道。

鄭旻聽了,動作不由得一凝,隨即便若無其事地道:「拉攏?」

賀氏走上前,努力壓著心中的酸意,回道:「娘娘衡姐兒說得好,都是一家人,也不願意交惡。」

對於德妃的用意,賀氏自己知道怎麼都揣度不出的。這個嫡親的妹妹,年紀雖然比她小不少,賀氏卻習慣聽從她的意思。

鄭旻點點頭,想起了女兒那一張讓人驚艷的臉容,心情既自得又可惜。

衡姐兒在澹苑午宴上的表現,足以讓人印象深刻,可惜……

可惜周易卻說衡姐兒三年內不得議親,不然家中將有大禍。

鄭旻對周易的話語是深信不疑的,聽了這些話之後,對鄭衡著實不喜,又想著還有三年時間,便將鄭衡遺忘在一旁了。

若不是今日德妃的賞賜,他還想不起鄭衡來。

賀氏的話語,讓他多了些想法。

他想到了賀家,當年賀家不如鄭家多矣,不然他也不會舍了賀氏娶了寧氏。可是,賀家出了一個賀嬪之後,然後就有了賀應棠的高升。

風水輪流轉,如今鄭家需仰仗賀家了!

他突然發現:衡姐兒長得這麼好,若只是尋常婚嫁,那就太可惜了……

反正還有三年時間,可以慢慢籌謀,不急不急。

沒想到那個心思深沉的小姨子,會特意拉攏衡姐兒,這個賞賜送得好,送得好!

此時在延慶宮,蓮姑姑正在向賀德妃彙報鄭家的情況了,末了還小心翼翼地說道:「娘娘,奴婢愚鈍,為何要送那麼貴重的東西去呢?」

還是送給一個小姑娘,就算娘娘有意拉攏,也不用如此著意。那小姑娘再怎麼說也是鄭家的人,難道還敢對娘娘不敬?

聽她這麼問,賀德妃並沒有答話,反倒是梅姑姑接話了:「奴婢見那姑娘著實美貌,比侄姑娘還要美幾分,拉攏還是值得的。」

這話聽著似有道理,但蓮姑姑跟在德妃身邊也很久了,總覺得這話甚有問題。

難道娘娘忘記了,當初寧家是怎麼沒的?

若鄭家那個姑娘知道真相,還能為娘娘所用嗎?拉攏的做法,並不妥當。

蓮姑姑正想說什麼,便聽得德妃淡淡出聲:「好了,此事不用再說了,本宮乏了。」

德妃何嘗不知道蓮姑姑所想?按照她自己的意願,就算鄭衡美若天仙,她也不願意拉攏的。

但是,現在她不得不這麼做!

宮外那一家通過梅姑姑傳訊,道只要將這些東西送到鄭家那個姑娘手中,他們就能對付共同的敵人,到時候她的勢力就更加穩固了。

這種沒有說明白的謀划,以德妃謹慎的本性,是不會答應的。奈何……奈何那一家許出的條件太吸引人了!

只要一想到以後她所依仗的勢力會增大,她就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再說,她和那一家是盟友,已經愉快地合作了許多次,多少信任還是有的。

最主要的是,德妃相信自己要是出了什麼事,對那一家完全沒好處!

這麼想著,德妃的心緒便穩住了,臉色也晴朗起來,一雙卧蠶眉看起來有颯颯英氣。

此時的德妃,根本就不知道那些賞賜里蘊藏著什麼,她更在乎的,是賞賜這些東西能夠給她帶來什麼好處。

過不了多久,她就會知道,這些賞賜到底能給她帶來了什麼……(未完待續。)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更!我知大家都等著圍毆我了,我也該!我站定定不動~)

鄭衡出了鄭府,徑直往光和大街而去,身邊依然跟著司悟。

因有德妃這一賞賜,她向賀氏提及欲去萃華閣后,很快就被允許了。

於是,她便這麼大大方方地去了。——至於身後跟著盯梢的人,她只當沒有看到。

難道這些人還敢跟進萃華閣不成?

當萃華閣鍾掌柜看見鄭衡時,雙眼微微一縮,下意識便站了起來。

正巧另外幾個夥計正在招呼別的客人,鍾掌柜便移步上前,笑眯眯地問道:「姑娘,請問想挑些什麼?」

主子怎麼突然來了萃華閣,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