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艾濃濃全身的神經再次綳得緊緊的,房間裡面不止她一個人!

她瘋狂的在屋子裡到處找,一邊翻箱倒櫃的找可以藏人的地方,一邊大聲喊著:「孟星辰,你給我出來!」

這間客房雖然很大,但是一眼看過去,也並沒有什麼可以藏人的地方。

房間裡面的東西被艾濃濃給砸得七零八落,滿地狼藉。

這時候,再次傳來了熟悉的嘲諷聲音,「你是在找我?」

艾濃濃刷的一下抬起頭來,雙眼泛著紅色。

她這是被監視了!

孟星辰這個無恥之徒,在監視著她!

艾濃濃的視線死死的在房間裡面環視了一圈,最後把視線定格在了天花板上的一個角落。

果然,在那裡有一個不起眼的小攝像頭!

艾濃濃站在沙發上,手裡拿著拖鞋,狠狠地朝著天花板上的攝像頭砸了過去。

一擊沒中,攝像頭只是被稍微砸歪了一點點,但是依舊還在運轉。

孟星辰討厭的聲音,依舊清晰的傳進耳中。

「看來你還很有力氣嘛,沒事,繼續砸。」

艾濃濃快要瘋掉了!

她沖著攝像頭吼道:「孟星辰,你卑鄙無恥!居然拍下來這種視頻,你簡直就是變態!」

「呵!變態是在說你自己嗎?」

艾濃濃死死瞪著眼睛,「你什麼意思?」

「你難道不記得這個畫面了?這不是你親手拍下來的嗎?」

艾濃濃正在瘋狂拿東西扔攝像頭的動作驟然停住。

她死死地瞪大了眼睛。

她拍的?

怎麼可能!

她又不是變態,怎麼會拍下她和孟星辰的……

等等!

艾濃濃像是想起了什麼,她的瞳孔猛地一縮!

房間里再次傳來孟星辰冷漠而嘲諷的聲音,「想起來了?這就是你四年前親手拍下來的視頻,想要放到網上去,被我攔截下來了。」

真的是那一次她拍的!

可是,視頻不是被他給攔截刪除了嗎?

孟星辰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沒什麼表情的低笑了一聲,「這麼好看的視頻,我怎麼忍心刪掉呢?我經常都會拿出來溫習一遍,看一看,懷念下我們曾經的美好,還有各種姿勢……」

「你閉嘴!」

艾濃濃真的要瘋了!

她用手緊緊地捂住耳朵,拒絕再聽到那些惱人的話。

可惜,孟星辰討厭的聲音依舊一字不漏的傳進她的耳朵里。

「這麼精彩的視頻,如果只是我一個人欣賞,未免太可惜了?」

他的話說得漫不經心,彷彿毫不在意,但是卻像是一把利刃,毫不留情,唰的一下就刺進了艾濃濃的心底!

艾濃濃整個人都好像是被雷給劈了一樣,僵硬在原地,不能動彈。

四年前,她可以毫無顧忌的拍下視頻,甚至還敢把視頻發到網上去。

因為那時候的她孤身一人,沒有任何顧忌。

可現在的她不一樣了。

首先,她是個母親!

如果這些視頻流傳出去,小太陽將會承受多麼大的網路暴力!

現在的小太陽還小,還不懂得人言可畏。

可現在網路那麼發達,一段視頻可以保存幾十年。

等到小太陽長大了,他看到視頻……

艾濃濃根本無法想象!

她不能讓小太陽承受網路暴力和別人的非議。

網路水軍光是口水都能把人給淹死!

過了好久,艾濃濃才聽到自己乾巴巴的聲音,「你……你不會這麼做的,你現在的身份要是曝光這種視頻,對你也沒有好處!」

孟星辰聲音低沉的低笑了幾聲,像是在嘲笑她的無知。

「視頻可以剪輯的,我可以把拍到我的臉的畫面全部剪掉。不過話又說回來……」孟星辰的聲音頓了頓,帶著一絲興趣,「你以前可不在乎名聲的,現在怎麼好像害怕了?」

聞言,艾濃濃原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顯得更加白了。

她現在有些慶幸,是隔著攝像頭和孟星辰說話。

要是面對面的話,憑著孟星辰的精明,是絕對瞞不過他的!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的我已經有了新生活,當然不想再受到黑歷史的困擾了。」艾濃濃故作鎮定地回答。

可她還是心虛,不敢去看攝像頭,怕被孟星辰看到她藏在心底的秘密。 「真的只是這樣?」孟星辰帶著質疑的聲音傳來。

艾濃濃咬著唇,沒說話。

空氣中靜謐了一分鐘。

孟星辰忽然低笑了一聲,「這麼說,你不想這段視頻流傳出去?」

艾濃濃全身都失去了力氣,有氣無力地說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要的是什麼,你不是很清楚嗎?」

艾濃濃用手抓著頭,「為什麼非要是我?你隨便找個女人結婚不行嗎?」

她真的想不通,為什麼一定要找她!

就因為她倒霉嗎!

「是啊,為什麼一定是她?」孟星辰的聲音很輕很輕,近乎呢喃。

他也在捫心自問,為什麼一定要是艾濃濃。

他千方百計,威逼利誘,就是非她不可。

以他的身份地位,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為什麼一定要找她協議結婚?

這個問題的答案,孟星辰不願意去深想。

就好像是有一層堅冰,將他的心臟給裹了起來,

才能讓他無堅不摧,心冷如鐵。

孟星辰的聲音倏然冷了下來,「為什麼是你這個問題,我已經回答過了,因為孟星寒和盛雪落剛好認識你,我這個人又嫌麻煩。你最好儘快在合約上簽字,我沒有耐心和你周旋!」

艾濃濃不想簽字,真的不想。

要是簽下了合約,她就必須要和孟星辰結婚。

她逃都來不及,又怎麼會再願意和他結婚,成為法律意義上的夫妻呢?

還有小太陽……

孟星辰要的就是一個繼承人,而小太陽就是現成的!

是他的親生兒子!

一旦小太陽的身世曝光了,孟星辰一定會不折手段的把小太陽給搶走的!

論勢力、論財富、論身份地位、論手段,她艾濃濃哪一點是孟星辰的對手?

孟星辰可以請一個律師團來打撫養權的官司!

而她,必輸無疑!

艾濃濃坐在一堆被她砸得滿地狼藉的地板上,聲音凄楚,「是不是一年之後,你就會和我離婚,放過我?」

孟星辰的聲音冷得嚇人,「前提是你生下我的繼承人。」

這個該死的女人,還沒有結婚,就在想著離婚了!

她就這麼厭惡他嗎?

他們之間,難道真的就到了這種地步嗎?

孟星辰的心口堵得發慌,語氣越發的不善,「看來你還搞不清楚你自己的處境,你沒有和我談判的權利!你最好認清楚現狀,你要是乖乖的聽話,等到一年之後我自然會放過你,否則的話,我會做什麼,你應該很清楚!」

艾濃濃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你的朋友呂曼曼最近還好吧?她不是結婚生子了嗎?你希望我派人去接她的一家人來莊園做客,陪著你嗎?」

聞言,艾濃濃的心口猛地一滯!

呂曼曼沒結婚,孟星辰看到的那個孩子是小太陽!

是呂曼曼撒謊騙過了孟星辰,說那個孩子是呂曼曼的!

孟星辰因為沒有看到孩子的正臉,所以就輕易的被騙過去了。

可要是孟星辰真的一時興起去找呂曼曼,只要他一看到小太陽的那張和他如出一轍的臉,就什麼都瞞不住了!

艾濃濃咬牙:「這對我來說是個艱難的決定,我不能馬上答應你,你給我點時間考慮下。」

「你最好不要讓我等得太久,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說完這句話之後,房間里就再也沒有聲音了。

艾濃濃看著滿地的狼藉,入目的是滿目蒼夷。

明明是在奢侈豪華的莊園裡面,明明是在燈火通明的房間裡面,可她卻感覺到彷彿置身在阿鼻地獄里。

而這個豪華奢侈的房間,就好像是一個華麗的牢籠一樣。

要折斷她的翅膀,要將她困在這裡。

艾濃濃伸出雙臂,抱緊了自己,企圖給自己一點點的溫暖。

她就這麼獃滯地坐在地板上,一動不動的。

而在另一個房間裡面的孟星辰,俊臉鐵青,臉色難看地盯著電腦屏幕。

艾濃濃的房間裡面,安裝了幾個攝像頭。

他可以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監控她。

越是看著這個女人那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孟星辰的心裡就越是憋火。

和他結婚就這麼痛苦嗎?

她至於嗎!

就在孟星辰憋屈的時候,視頻電話突然響起來了。

看到電話屏幕上的名字,孟星辰覺得心情更糟糕了。

重生軍營之王牌軍婚 電話接通,屏幕上出現了那對夫妻討厭的臉。

「啊,星辰,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盛雪落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孟星辰的不對勁了。

孟星辰原本俊美的臉上,左臉上有一排小巧的牙齒印,右臉上有一個巴掌印。

這明顯就是女人給啃的,打的嘛!

肯定是孟星辰想要強吻人家,被人家給啃了一口,然後又被甩了一巴掌!

長得帥了不起啊,就可以耍流氓嗎!

盛雪落不懷好意的笑著,眼底閃著興奮的八卦之光,「被哪個女人給咬了,快點說出來讓你大哥大嫂高興下!」

孟星辰一個冷冰冰的眼神甩過去。

盛雪落立刻抱住孟星寒的胳膊,撒嬌:「老公,他瞪我~」

孟星寒:「你別瞪你嫂子。」

孟星辰:……

「你們找我到底幹嘛?」

「只是想提醒你,董事會規定的時間快要到了,你最好儘快找個女人結婚,否則公司就不會是你的了。」

孟星辰面無表情,「那你們呢?」

孟星寒和盛雪落對視一眼,眼底滿滿都是寵溺和愛戀,「我們要去環遊世界。」

「你快點找個女人結婚,我們才能安心的繼續去環遊世界啊!要不是為了你,我們的環遊世界之旅也不會半途而廢了。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孟星辰丟下一句:「知道了。」

然後果斷掛掉了視頻電話。

真的不想再看這對夫妻秀恩愛!

煩心!

孟星辰的視線,繼續落在電腦的監控視頻上面。

艾濃濃依舊還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樣子,甚至連姿勢都沒有變一下。

看到她額頭上滴下來的血,孟星辰的火氣再也掩蓋不住了。

該死的,這個女人簡直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她還是跟以前一樣,以為這樣折磨她自己,他就會心疼,就會退讓了嗎?

都四年過去了,她還是這一招,一點兒長進都沒有! 孟星辰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身體還是正直的吩咐人去艾濃濃的房間。

口嫌體直的性格也是沒救了。

管家在門口敲門,「艾小姐,請你開下門。」

艾濃濃半點反應都沒有,也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管家又敲了幾下,然後推門進去。

艾濃濃還保持著坐在原地的姿勢,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