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庭仁見母親答應,這才放下心來繼續全神貫注關注妻子生產。

「將軍……」

正當葉庭仁將全部注意力重新放在妻子身上時,身後一個一直安靜垂頭站立的年輕女子小步上前。

她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低聲叫到,欲言又止。

葉庭仁應聲回頭看向身後,女子抬頭,露出她那秀麗貌美的臉龐。

她眉頭輕蹙,臉上帶著絲疲累,挺了挺微微鼓起的腰腹,眼神悄悄望向一旁的坐墊,朱唇輕啟。

「將軍,妾……」

「周氏,你有何事?」

周氏剛開始出聲就被專心等待的葉老夫人聽到了。

她察覺到這邊的動靜,扭頭不動聲色的看完女子做的一系列小動作,便直接開口打斷她的話。

被打斷話語的周氏在葉老夫人明亮灼然的目光下臉色一白。

她迅速低下頭,嘴唇蠕動了幾下,才在兩人的注視下重新開口。

「妾……沒事!」

低垂著的臉龐上帶著委屈,周氏這話說出來連她自己都不信,可在葉老夫人的威壓下,她卻不得不這麼說。

「既然沒事,就不要添亂,你要時刻牢記自己為妾的本分,老實為主母祈福才是!」

葉老夫人不緩不慢的說,雖然語氣平淡,但她的話語聽在周氏的耳朵里自帶威嚴。

「……是。」

周氏聽葉老夫人這樣說,頓了一下后才開口應答,藏著的臉頰上,眼圈隱隱發紅。

葉老夫人卻不管周氏是何神情,警告完就直接扭過頭去。

葉庭仁在母親和周氏說話時一直未出聲,他看著她答應了下來以後,也隨之轉過頭。

他現在全部注意力都關注在妻子身上,沒工夫管妾室的情緒如何。

一個個都是這樣!

周氏規矩交疊在身前的手的手漸漸攥緊,微微抬頭。

她眼神憤恨的瞪了一眼葉老夫人和葉庭仁的後背,而後又趕緊重新低下頭。

她曹氏就是生個孩子,可她也懷著孕,兩者區別卻如此天差地別!

不就是個妻嘛,可妾也不是她自願當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葉老夫人和葉庭仁的焦急等待,周氏的自哀自怨,其他人的老實陪產中,曹氏在天剛黑時總算將孩子生了下來。

「哇嗚哇……」

一聲嬰兒啼哭自內室傳出,生了!所有人心底不自覺鬆了口氣。

原本等的有些勞累的葉老夫人和葉庭仁眼睛瞬間有神,目光同時緊緊盯著緊閉的室門。

「老天保佑啊!真是老天保佑!」

葉老夫人再次雙手合十對屋頂念念有詞道,葉庭仁喉嚨似乎被什麼堵住了,說不出來話。

聽著內室那幾聲啼哭,腳下彷彿有千斤重,平時運籌帷幄的將軍此時手足無措的站在原地,不知下一步該做什麼。

他是該在這兒等著?還是直接進去?

孩子都生出來了,容兒現在怎樣了?

他若是現在直接進去了會不會打擾到裡面的人?

要是裡面的人被打擾到,容兒會不會出問題?

……

「吱呀——」

在葉庭仁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從內被人打開,一個包著大紅小被子的嬰兒被產婆抱了出來。

老夫人見到孩子,頓時眼睛發亮的在身邊嬤嬤的攙扶下走過去。

出、出來了!

葉庭仁的大腦已經不會思考了,只是目光木然的盯著產婆懷裡的那個熟睡了的孩子。

「恭喜將軍、老夫人,夫人母子平安!」

「我的孫兒!」

老夫人驚喜的看著產婆懷中的孩子,不顧久站發麻的雙腿,避開身邊人扶著的手。

她雙手向前伸出,接過被遞過來的孩子,熟練的抱在懷裡深情的看著。

「真乖!」

老夫人輕搖著懷裡的孩子,滿足的贊了一聲后,隨口問道。

「是男孩還是女孩?」

不過她的隨口問話卻讓產婆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是……」

她快速掃了一眼已經從思緒里出來的葉庭仁,而後重新揚起笑臉對老夫人道。

「是個小公子!」

產婆所有的表情發生在一瞬間,一直沉浸在孫兒出生的滿足中的葉老夫人並沒有注意到。

在她聽到是男孩后,只抽空喜悅的對身邊人說了一句「賞」,接著注意就又移回孩子身上。

而聽到葉老夫人口裡吐出的那個字的產婆,心裡也一陣歡喜。

討喜的話從她嘴裡連串蹦出,方才微妙的心思全部拋在腦後,他們身後的下人們也跟著連聲恭喜。

唯有葉庭仁,他臉上表情怪異,看不出是心情,但在一片歡喜的人中顯得很突兀。

不過此時一片歡喜的人也沒空注意他的神態。

葉庭仁內心一沉,隨即苦笑了一下,自母親問起孩子性別他就一直注意產婆的神色……

他害怕的事情果然發生了! 都說知足常樂,蘇怡水很知足,父母起碼沒真的捨棄她,只是後來是她自己在那個家覺得不是很舒服,自己搬了出去。

而葉渝汐,是不在意。

醫生來了之後,為葉渝汐檢查了身體,問了她蘇醒之後的感覺,又做了評估之後離開了。

葉渝汐看著苗白和鍾簡歐照顧她留下的黑眼圈,不禁開口想讓他們回去休息。

「我已經醒了,接下來還有護士護工,你們累了一晚上了,回去歇會兒吧。這一次也把你們嚇壞了吧。」

「我不回去。」

在葉渝汐說完,苗白直接拒絕,「你這次確實把我們嚇壞了,我不看著你真正能出院,不走。」

「我也是。」鍾簡歐接著道,他皺眉盯著葉渝汐,「學妹,你這次……」

「好了。」葉渝汐無奈打斷他們,「既然你們不回去,那在這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的,正好這裡有休息室,你們對付一下。」

蘇父蘇母給女兒辦的病房是VIP病房,房內有休息室可以供陪床家屬休息。

「不過,留下一個人就好。」

葉渝汐俏皮的伸出手,對苗白和鍾簡歐比了一個1,言明只有一個人留下,至於他們誰,自己不管。

這已是她做出的讓步。

「我留下!」

葉渝汐話剛說完,鍾簡歐和苗白異口同聲道。

話落,兩人扭頭均看向對方。

「算了,你留下吧。」

想到自己畢竟是男生,而且還沒追到佳人,鍾簡歐在對視后自動放棄了留下的資格。

「但是,」放棄了資格,鍾簡歐沒有立即走,而是揚起笑臉看著葉渝汐。

「學妹,這次主要是我救了你,這救命之恩……是不是考慮以身相許一個?」

他本意是想臨走前把病房內氣氛調節一下,順便沾沾葉渝汐的口頭便宜,但沒想到……

「好呀!」

葉渝汐眼睛認真的看著鍾簡歐的眼睛笑著回答。

「你說什麼?」

葉渝汐的回答鍾簡歐太過震驚,一次沒聽清,下意識問了出來。

「男朋友,你好!」

葉渝汐看鐘簡歐傻掉的樣子,笑著重複。

「你走,我留下!」

這次鍾簡歐聽清了,一聽清,他立刻轉頭對著苗白,趕她走。

滄元圖 星光蜜愛:金主BOSS輕點寵 他現在是小水名正言順的男朋友,更應該留下。

「你,滾!」

苗白也很震驚葉渝汐竟然答應鐘簡歐的追求,但在他出爾反爾變卦后,她實在忍不住,不尊敬學長一次。

「男朋友,乖哦!」

葉渝汐也附和苗白的話趕鍾簡歐離開,「你回去好好休息好不好?」

不同於苗白的爆粗口,她大眼水汪汪的看著鍾簡歐,直接讓他頂不住。

「好。」

鍾簡歐欲哭無淚的答應葉渝汐,才上任第一天,他不想給女朋友留下不好的印象。

但是真的不想走啊!

他戀戀不捨的走到葉渝汐床邊,摸摸她的頭。

這個動作他自從喜歡上葉渝汐就想做了,這次葉渝汐沒有躲開。

「我走了。」

鍾簡歐看著葉渝汐委屈道別,然後趁她不注意,色膽包天的快速低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一口起來,鍾簡歐才心滿意足的轉身逃出病房。

苗白本來很得意葉渝汐也支持她趕走鍾簡歐,但在鍾簡歐親了葉渝汐以後,一下氣炸了。

葉渝汐本人是沒多大反應,甚至還笑抬手摸了摸鐘簡歐親的地方,但是苗白不允許。

葉渝汐現在在她心裡已經是公主般的存在,而鍾簡歐還只是個剛和公主交往的臭小子,她不想臭小子第一天就褻瀆了公主!

在一起了!撒花???????????? 夏國京都外有一座山,名喚黎山,山上的梨花全國聞名。

其花朵朵潔白無瑕,花開之日香飄滿城,花落之時更透露出極致的凄美,仿若哀送暮春的離開。

每到三月下旬,便有無數文人墨客,公子小姐前往黎山觀賞,同時也吸引了大批外地遊客。

一些心思活絡的每等三、四月便充當臨時嚮導,帶領不熟悉的外地人去往黎山賞景,以此換取微薄的報酬。

景熙三年,三月初三,這天的梨花雖只是星星點點的開著幾朵,但與平時的風景所比也另有一番趣味,故也有幾個遊客此時去往黎山。

京城葉家的那位年輕將軍也準備帶著身懷六甲的妻子賞花,但奈何剛準備出發,葉夫人曹氏便發動了。

賞花的雅事徹底泡了湯,葉府產婆、奶娘、大夫早已待命,此時全為曹氏產子而忙碌不敢有絲毫鬆懈。

只因,曹氏的這個孩子是葉府孫輩的第一個孩子。

「啊——」

梅韻苑內主屋內室,產房內不時冒出曹氏痛苦到極點的呼聲,還要產婆安撫指引曹氏的聲音。

「夫人,跟著民女調整呼吸,呼,吸,呼,吸……用力!用力!使勁兒啊——」

「怎麼還沒生出來!」

產房外,等到暴躁的葉將軍焦慮的在外室走來走去。

他發出一聲低吼,不顧身後站著陪產的女眷下人們有沒有被嚇到,心裡為妻子的慘叫揪疼著。

葉庭仁雖長相俊美,但長年在戰場上拼殺出來的氣勢使他顯得不怒自威,因此他的發火對於葉府一眾普通人來說尤其可怕。

不過這些人不包括葉庭仁的母親——葉老夫人。

她此時淡然的站在葉庭仁身邊,語氣平和的安慰兒子。

「庭仁,女人產子都是這樣,哪有這麼短時間就出來的。你耐心些。」

說完便不看葉庭仁是否聽進去她的話,雙手在胸前合十閉眼對屋頂低語祈禱道。

「老天保佑容兒此番定要母子平安,一定要是個小子啊!」

「娘——」

本來還在急躁的葉庭仁在聽到葉老夫人最後一句時不由無奈,兒女不都是他葉家的血脈嗎?

為何第一胎一定要是個兒子才行!

葉老夫人為人大氣平和,是京城世家黃氏的嫡長女,早年才名傳遍京師,待到及笄之後前來上門求取的媒人絡繹不絕。

可她在所有求娶的名門中偏偏看上了當時還是小門小戶的葉家獨子。

在央求父母后得償所願,葉老夫人如願帶著十里紅妝嫁給了葉庭仁的父親。

初嫁進葉家的葉老夫人生活和樂美滿,丈夫待她始終耐心溫柔,婚後不久就產下一子,取名葉庭仁。

美好的生活若一直這麼過下去倒也幸福,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葉家原本書香門第,卻因為葉父少年時父母的意外身亡開始沒落。

而急於再次振興門第的葉父自此選擇棄文從軍,投身戰場。

葉父有幾分為將的天賦,迎娶葉老夫人前已是個小將領,在娶了葉老夫人後更是屢屢遷升,成為朝中將領的一枚新星。

只是這顆新星卻在葉庭仁七歲時,在一次戰役中因援軍沒及時趕到,戰死沙場!

如此葉老夫人年紀輕輕就守了寡,從此孤兒寡母開始相依為命。

葉老夫人雖為人溫婉,但卻是外柔內剛,在為丈夫服完斬衰三年後,她拒絕了父母讓她再嫁的提議。

貼身兵王 獨自一人靠著嫁妝,和閨中密友的幫持下將葉庭仁拉扯長大。

而她的父母一開始因女兒決絕的態度,本氣的欲與葉老夫人斷絕關係。

但終耐不住心疼女兒,也在往後時不時的幫襯一下。

葉庭仁漸漸長大,葉老夫人的父母也相繼歸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