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簡汐仔細想了片刻,眼前忽然浮現了那天帶自己走的女孩子的面龐。

是了……

眼前這個女人和那個女孩子長得有三分相似!

不過,兩人的風格相差太大。

她一時有些轉不過彎來!

而就在葉簡汐閃神的片刻,裳於雲柔柔的出聲道:「慕太太,對不起,阿悅一時任性,給你造成了麻煩,我代替她跟你說一聲對不起。如果你需要補償,無論是什麼要求,只要提出來,我盡量滿足。我說這些話,沒別的意思,只是向代替阿悅,向慕太太致歉。」

「阿悅?」

葉簡汐疑惑的問出聲,頓了兩秒,想到了可能是那個女孩子的名字,抿了抿唇。

「阿悅是我妹妹,我是裳於雲。」

裳於雲自動解釋。

裳於悅……

葉簡汐默默地在心裡默念了這個名字,暗暗地記住。以後見到裳於悅一定要躲遠一些,否則什麼時候再被她坑了,也說不定。

葉簡汐綳著臉,肅聲道:「她做的那些事,的確讓我很生氣。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她真的感覺到歉意,就讓她親自過來道歉吧。」

如果不是裳於悅,她本可以順利的離開A市,找一個地方生下兩個女兒。

她也不會丟了一個女兒……

所以,她不會那麼輕易地原諒裳於悅。

哪怕她是為了查理好,也不行。 第916章你不怕,我怕!

裳於雲聽到葉簡汐的話,怔了兩秒,道:「阿悅現在還被慕先生困著,難道慕太太不知道嗎?」

這下輪到葉簡汐愣住了。

裳於悅在洛琛的手上?她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看著葉簡汐的表情,裳於雲便知道,自己的猜測對了,於是解釋道:「之前阿悅把慕太太帶走了后,慕先生當天就把阿悅抓了起來,之後我跟查理,多次請慕先生把阿悅放了,他都沒有答應。我原先以為,慕太太知道這件事……所以才來求慕太太原諒阿悅,放阿悅回家。」

葉簡汐明白了前因後果,擰了眉頭。

她離開都差不多一周時間了。

洛琛把裳於悅抓起來那麼久,也難怪裳於雲會低聲下氣的來求她了。

想來洛琛收拾起來裳於悅,手段肯定比她重很多。

葉簡汐反倒有些擔心裳於悅的處境了。

「慕太太,阿悅還年輕,她做事情不經過腦子,希望你大人不計小人過,能原諒她。無論慕太太要求什麼,我都會盡量做到。」

裳於雲見葉簡汐不說話,忍不住再次說道。

葉簡汐抬眸看著裳於雲道:「你知道裳於悅做了什麼嗎?她把我一個人丟在荒野里,任由我自生自滅。如果不是被人救了,我可能一屍三命。裳於小姐,你妹妹即使再年輕,也應該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更知道後果是怎樣的。更何況,我當時已經明確告訴她,我狀況很不好。」

頓了下,葉簡汐又道:「現在我丟了一個女兒,對不起,我沒辦法那麼輕易地原諒她。你們想要把她要回去,也等我解了氣再帶走吧。」

「慕太太……」

裳於雲著急的解釋。

一直沉默不語的查理,忽然出聲打斷了裳於悅的話。

「雲姐,阿悅的確做錯了事,你一昧的包庇她,只會讓她繼續做錯事情。現在,你別管阿悅的事情了,接下來交給我處理就好了。」

「查理。」

裳於雲無法徹底放手,因為她就這麼一個親妹妹,哪怕平日里經常惹禍,可那也是她的心頭寶貝。

她不能就這麼把阿悅交到慕家和查理手上。

裳於雲不肯離開。

葉簡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裳於小姐,你妹妹做的事情,算是謀殺吧?如果事情真的鬧大了,你們家未必能討得到好處。我不想把事情鬧得不開開交,所以請你還是聽查理的話,先離開。」

裳於雲聽到葉簡汐的話,端莊的面容,有了一絲怒氣。

她長這麼大,還沒被人甩過臉色。

要不是阿悅有錯在先,她絕不會向葉簡汐低頭。

現在葉簡汐不順著台階下去,竟然還敢威脅她!

裳於雲心裡的怒火蹭的一下就冒了上來。

逆流1982 葉簡汐毫不畏懼的和裳於雲對視,她不怕裳於雲,也不會輕易地放過裳於悅,什麼人該得到什麼懲罰,最後就要得到什麼懲罰。

裳於雲軟的不行,想要來硬的。

她也會奉陪到底。

兩人對質,氣氛驟然緊緊張了起來。

查理抬手抓住裳於雲的胳膊,把她往外面拉。

裳於雲讓他把自己放開。

可查理像是沒聽到似的,徑自把她拉到門口,然後關上了病房的門。

房間里恢復了清靜,葉簡汐輕輕的鬆了口氣,其實她不想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尤其不想和裳於家的人結怨。

但就憑著裳於雲幾句話,讓她把裳於悅放了。

別人也會把慕家看輕。

「你會不會覺得我,對裳於悅太計較了?」葉簡汐沒有任何拐彎抹角,直接跟查理提起裳於悅的事情。

她氣裳於悅,但也在乎查理的想法,如果他覺得她過分了,那她可以把裳於悅放了。

因為她把查理當成自己的朋友。

不想因為裳於悅,破壞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阿悅的確做的過分了,你教訓她是應該的。」查理走到床跟前,藍眸俯視著葉簡汐,「簡汐……你瘦了很多……」想要問她,在外面都經歷了什麼,可想到她跟裳於雲說的,她差點一屍三命,又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知道了又能怎樣呢?

他改變不了過去,是他的疏忽,才造成了簡汐落入險境。

查理眼底充斥著痛苦。

葉簡汐凝視著他的眼睛,似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唇角噙著一抹笑容,道:「我瘦了是因為生了孩子。之前我是大肚婆,當然看起來比較胖咯。」說著,指了指旁邊的椅子,示意查理坐下。

待他坐下后,又繼續說道,「查理,剛才我說的那些話,其實都是說給裳於雲聽的,你別放在心上。裳於悅的確把我丟在了荒野,不過有人救了我,我沒什麼大問題。女兒……的確弄丟了一個,不過阿琛會很快找回來的,你不用擔心。」

話音落,一隻手覆在她的手上。

葉簡汐愣了兩秒,知道是查理的握住了自己的胳膊,下意識的想要抽回手。

但在她用力之前,查理忽然出聲道:「不用騙我了,簡汐,我都知道。這件事,是我的疏忽,不過你放心,以後都不會了。阿悅……她曾經救過我的命,所以,請你教訓她一番,把她放出來,就當是我欠你一個人情。」

葉簡汐手動了動,抬眸笑著說:「查理,你說什麼呢……」

氣氛過於沉重,她開口想要緩和氣氛。

但查理像是沒聽到似的,自顧自的繼續說:「你以後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別那麼輕易地相信人了。我過幾天……就回瑞典了,等我恢復了王位,我會照顧你,不再讓你受到別人欺負的。」

「……你說什麼?」葉簡汐有些反應不過來,「你要回瑞典?恢復王位?」

瑞典現在的國王是他的弟弟,她記得裳於悅說了,現在他弟弟正在追殺他。

他這個時候回瑞典,不是送死嗎?

葉簡汐臉都白了,「你不能回瑞典,查理,你就好好的待在中國。我不需要你照顧,你聽到沒有?」

「回瑞典是父親的決定,現在的國王暴躁,倒行逆施,遲早會把國家搞的一團糟。我回去,父王會幫助我,扳倒他。」查理輕輕的握住葉簡汐的手,臉上漾出一絲笑容,「你放心,幫你只是順便的,我可不是為了你,才回瑞典繼承王位的。我是為了父親,為了瑞典千千萬萬的子民回去的。」

葉簡汐看著查理,心口窒悶的緊。

查理如果真的想繼承王位,當初他就不用主動放棄王子身份,把到手邊的王位給推辭了。

現在……

他回去不僅不樂意,還要冒著很大的危險。

她真的怕,這輩子再也看不到他了。

她還有那麼多的人情,沒有還他呢。

葉簡汐鼻子微微的皺在一起,眼裡泛著淚光,道:「查理,我知道,現在我說什麼都沒辦法阻止你。不過你記住,回到瑞典,要好好的保護自己。想救瑞典的人民,首先你得活著。有困難……你要記得跟我說,我跟洛琛都會幫助你。」

「我知道。」

查理輕輕的說了一句,忽然彎下腰,鬆鬆的環住她。

葉簡汐的身體,瞬間僵硬了起來。

不過,這個擁抱沒有持續多久。

只停留了兩秒。

查理就把她放開了。

「臨別前的擁抱,這次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相見。簡汐,好好保重身體。」

「我會的……」

葉簡汐僵硬的身體放鬆,點點頭道。

查理嘴角一翹,露出一個燦爛到極致的笑容,然後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道:「別哭喪著一張臉,笑一笑,我希望最後留在我印象里的是你的笑容。」

葉簡汐勉強露出笑臉,淚卻差點落下來。

又是分別……

這次是真的要很久才能見到。

也或許……

是永遠見不到。

為什麼她愛的,愛她的……都一個個的離她遠去呢……

想不通……

也不明白……

她只想,和自己親近的人,平平靜靜的生活在一起罷了。

可這大抵是個奢望吧。

查理在醫院裡待了半個小時,就帶著裳於雲離開了。

他們前腳剛走,慕洛琛後腳就走了進來。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他們,慕洛琛走進病房,第一句話,就是——

「剛才誰來過了?」

說這話的時候,他一臉的不高興,聲音也沉沉的。

葉簡汐道:「是查理和裳於雲。」

聽到這兩個人的名字,慕洛琛眼睛眯了眯,犀利的鳳目里閃過一抹冷色的光芒!

「他們來幹什麼?來替裳於悅求情?」

慕洛琛擰著眉頭,走到床邊坐下。

握住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

「不許你替那個女人求情,她差點害死你,還讓我們丟了一個女兒,即便是裳於家的人,我也不會放過她。」

這話里已經暗含了殺意。

葉簡汐就怕他不肯放過裳於悅,低低的笑了笑,說:「我不是沒事嗎? 若是情深不負你 女兒……會很快找回來。裳於悅,我沒打算那麼輕易地放過她,當然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再放她回裳於家。」

「不放,教訓了她也不準放。」

慕洛琛沒那麼好糊弄,眼裡蹙著兩團火,臉色緊繃。

葉簡汐搖了搖頭,「你不放了她,我們就要跟裳於家為敵了。」在認出裳於雲后,她就想到了,之前在新聞上看到過裳於雲的新聞,難怪見當初到裳於悅會覺得眼熟。

裳於家,沒那麼簡單。

尤其是裳於雲還是裳於悅的親姐姐。

他們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又樹立一個新的仇敵。

慕洛琛臉色冰冷,黑暗的眸子里,竄過危險的光芒:「就算為敵又怎樣?一個裳於家,我不怕。」

哪怕兩個裳於家,他也不怕!

只要威脅到他家人的,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剷除。

「洛琛,你不怕,我怕!」

葉簡汐直直的望著慕洛琛,眼底難掩的擔憂。 第917章教訓,三巴掌

「我怕你受傷,怕我們好不容易得到的平靜,再掀起風波。阿琛,我們教訓裳於悅一番,就把她放回去。」葉簡汐歪著腦袋,咬了咬下唇道:「我也答應了查理,會放走裳於悅,我欠他的人情,這次就當我還給他了,好不好?」

慕洛琛聽到她說的話,眸色更沉。

沉默了許久,他才出聲道:「既然你答應了查理,那我就把裳於悅放了。不過你告訴查理,只此一次,下次若是裳於悅再敢做出類似的事情,我絕不會饒了她。」

葉簡汐緊繃的心,在他答應的那一刻,頓時放鬆了下來。

「阿琛,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我保證。」

葉簡汐握著慕洛琛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低低的笑著說。

慕洛琛面色冷硬,「你開心什麼?她害了你,你還替她說情。」

即使答應了放走裳於悅,心裡也是不爽到了極點。

他原本想讓裳於悅得到最殘酷的懲罰,可簡汐開口替她求情了,且他欠查理的,當初查理保護了簡汐,他心裡一直覺得,自己欠他一份人情。

這次查理要保住裳於悅。

那他就把裳於悅放了,當是還他這份人情。

他不喜歡欠別人的,更不想簡汐欠別人的。

這次之後,算是兩清。

以後,他不會再因為查理,放過任何人。

葉簡汐不好意思的彎了彎唇角,臉頰輕輕的蹭著他寬大的手掌,「我又不是白白放了她,等著我報復回來就好了。」

慕洛琛點點頭。

擔心慕洛琛改變心思,不肯把裳於悅放了,葉簡汐催促他,把裳於悅立刻帶過來。

慕洛琛起初不肯答應,想著再關裳於悅幾天,可耐不住葉簡汐磨,最後還是吩咐周文達把裳於悅帶了過來。

周文達的動作很迅速,過了一個多小時,就把裳於悅帶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