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時他的心裡有了一計,他喚了一聲:「玄武!」這時屏風后出現一個人影!「王爺!」對於他的出現莫歡莫離有些意外,心中也訝然,只見鳳西涼扔給他一個捲軸,迅速打開,一個絕美少女躍然出現在他眼中,然後就聽見鳳西涼說:「她是南國丞相嫡女,南皇義女——安和公主南風靈,想辦法接近她,不要讓任何人懷疑你的身份,在她身邊保護,五年之期,五年之後,本王出使南國,就是你完成任務之時!」

「屬下遵命!」玄武冰冷的聲音響起,作為鳳西涼身邊的死士,無牽無掛沒有感情,只服從主子的命令,是他的使命!「記住,保她周全,若她有一絲一毫的損傷,本王唯你是問,她在你在,她亡你亦不能活!」「是,王爺!」說完收起畫軸,飛身離開!

鳳西涼這次下了死命令,有玄武在靈兒身邊保護,他也放心不少,可以安心回國處理他的事了!他再次望向南都的方向,望向他愛的人的家鄉,眼神堅定!

靈兒,你等著本王,五年之後,本王會讓你知道,誰才是你值得託付的人!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白無痕派人到相府接小若的時候,眾人都奇怪靈兒進宮請安怎麼又住到了星宿閣,但皇命難違,只好答應,南風明想讓沈琛也去星宿閣,可以保護靈兒,但白無痕的人做不了主,正巧夜雲謹此時來了,他要去星宿閣看望一下,路過相府時就想著進去看看,南風明正好同行,然後兩輛馬車同時抵達星宿閣,四人坐在正廳里,但白無痕還未出來,這讓南風明很不爽,夜雲謹看起來就平靜多了!

這時,白無痕從外面進來!

「見過夜王爺,這個時間您怎麼來了?也不派人通知一聲微臣,微臣好……」這時才注意到一旁的南風明,夜雲謹還未開口,白無痕就已猜出來!

「這位想必就是公主的大哥,相府的大公子南風明吧?」「正是!」一旁的沈琛在看清白無痕長相時,有那麼一瞬間的震驚!「你不是那天……」沈琛說出了聲,眾人都驚訝的看著他。「沈琛你認識天師?」

「在下跟公主還有這位公子有過一面之緣!」

「那晚還要多謝天師救命之恩!」沈琛表面上是道謝,但心裡對白無痕很是懷疑,那天在雲宮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白無痕可是魔教的人,可現在卻是南國的天師,那天的資料上並沒有這個信息!

「舉手之勞,公主沒事就好!」白無痕看著回答的很輕鬆,但沈琛還是有些防備,心中疑慮很大!夜雲謹和南風明聽到救命之恩立刻緊張起來!

「何時的事?」夜雲謹追問道。「沈琛,怎麼沒有告知我?」南風明略帶責備,這麼大的事,靈兒從來沒有告訴家裡人!

「是小姐不讓屬下說,小姐說既然沒事就不說了,他不想讓公子和相爺擔心!」

「公主既然沒事,王爺和大公子也不必擔心了!另外……」白無痕看著南風明身後一言不發十分安靜的小若,又看了看他們,問:「王爺和大公子今日來是……」

「天師,在下不是不相信天師,只是實在擔心舍妹,所以在下想小若能留在星宿閣照顧舍妹,可否讓沈琛也留在舍妹身邊,畢竟,沈琛是靈兒的貼身護衛!」

「這……」白無痕有些不同意,星宿閣有些事不可讓他人知曉,若是來的人多了,恐怕會……

「天師,本王可否見見靈兒?」夜雲謹詢問道,他真的不放心,這個白無痕他不是很了解,表面上雲淡風輕,但心思深沉,他剛才好幾次想看看白無痕的心中所想,但無奈都沒有成功,他竟然是心無雜念,夜雲謹讀不到任何信息,這種情況很少,只有兩種情況,要麼就是白無痕心思純凈,沒有一絲雜念,但只有剛剛出生的嬰兒會有這種情況,要麼就是白無痕功力高深,能夠抵抗夜雲謹的探視,心思深沉,不可控制!

白無痕看著夜雲謹,露出了隨意的笑容,絲毫不懼怕夜雲謹的探視,說:「可以,王爺!」但南風明,白無痕是不會讓他進星宿閣看靈兒的!「王爺想見公主,微臣隨時歡迎王爺駕臨星宿閣,但其他人……所以為了公主能夠痊癒,還是不要來打擾了!」

「你……」南風明是敢怒不敢言,他能看出白無痕的不簡單,還有他的身份,南國天師,之前從不知道有這麼一號人物,突然不知從哪冒出來,不得不防!「好,這一個月就麻煩天師了!」「大公子客氣!」說著南風明轉向夜雲謹,說:「王爺,拜託了!」「嗯!」

「告辭!」南風明說完就告辭離開了星宿閣,沈琛也只好跟著南風明回去了!

「王爺,微臣帶你去看看公主,這個時候她應該在後花園!」說完就帶著夜雲謹去了後花園,小若也很乖巧的在後面跟著,白無痕原以為靈兒會和芷柔相處得不愉快,哪知這哪是不好啊,那是相當的好啊!兩人有說有笑,靈兒竟然還親切地拉著她的手!

靈兒像是看見了他們,笑著叫了夜雲謹:「雲謹!」之後就開心的向他跑來,撲到夜雲謹的懷裡,把他抱滿懷,芷柔也快步走到他們面前,芷柔行禮道:「奴婢見過夜王爺,見過天師!」芷柔看白無痕的眼神不一樣,夜雲謹看得出她眼裡的情義!「公主!」小若行禮道,靈兒開心地看著她!

「平身吧!」夜雲謹看了一眼芷柔,又看了看白無痕,冷哼一聲,「聽父皇說天師是神仙轉世不老不死,府里的奴婢……」「王爺,這次回來府里的下人不得不換了,芷柔不是南國人,她是微臣從邊境帶回來的,微臣回來一月有餘,卻不想王爺已拿下東宮之位,王爺恭喜!」兩人之間似有火花,靈兒看著兩人這樣心裡擔心,總有擦槍走火的時候,趁還沒有到那個地步,必須掐滅那個火苗!

「王爺,你今日來可有要事?」靈兒趁著詢問將夜雲謹拉到一邊,眼神示意芷柔讓她把白無痕支開,芷柔接到以後點頭會意,上前說:「天師,公主的葯浴還未準備好,您看是不是還要……」白無痕看了一眼靈兒,靈兒也是示意他不要為難夜雲謹,讓他離開,無奈白無痕甩袖離去!臨走時還不忘吩咐一句:「芷柔,你帶小若熟悉熟悉星宿閣的環境,另外安排房間!」「是,天師!」

靈兒瞬間放下心,拉著夜雲謹在後花園散步!

「靈兒對這位天師有何看法?」夜雲謹問道。

「這……他……」靈兒真不知道怎麼跟他說,她不能泄露白無痕就是熇炎王兄,還有她該遭受的劫,她不能說!

「此人身份不明,功力高深莫測,突然出現在南國朝堂,之前更是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我也看得出他身上的仙氣縈繞,你記得天界有……」

「嗯,我我……我不知道!天界那麼多神仙,我也不能都能記住啊!」靈兒有些心不在焉的說著,眼神飄忽,幸好沒有正視他的眼睛,要不然就會被他知道!

「好了,總之只要他沒有威脅你的安全就好,這一個月我會常常來看你的!」「常常來看我?」「嗯,我也沒想到白無痕會同意,我猜他應該知道我們的身份,所以才會同意的!」夜雲謹停下腳步拉著靈兒的雙手,敲了敲她的額頭!「疼!」靈兒吃痛的揉著,眼神里滿是埋怨!「這一個月要配合天師,我會來監督你的!」「嗯!」靈兒乖乖的點頭,她還能說什麼呢?

「今晚就開始,我會好好的!」靈兒抱住他的腰身,靠在他的懷中,夜雲謹順勢將她抱緊,這是屬於他們的時光……

再說那位鳳王爺,自靈兒負傷離開后,他一刻都沒有放鬆過,他想去看看她,但又害怕去看她,靈兒是為他擋的那一掌,按理說他應該去看看她的,但他不敢,他在害怕,而又是這個時候,鳳國派人來催他回去!

「王爺,太后已經有所行動了,這次攻勢太猛,像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皇上整日尋歡作樂,但您不在的這幾個月,似乎有反撲之勢,七王和九王催您速速回去,朝堂上支持您的人還是占多數!」

鳳西涼很猶豫要不要回去,江山、美人他都不想放棄,若是選擇了靈兒,那他們這麼多年的努力就白費了,若是選擇江山,那靈兒這個他深愛的人兒……

「王爺,不要猶豫了,公主怎能比得上江山,若是您放棄,那這麼多年的隱忍,這麼多年的努力全都白費了!」莫離莫歡在這兩個裡面依然選擇了江山,因為他們在鳳西涼身邊多年,親眼看著自家王爺一步步掌控朝堂,一步步掌握兵馬,隱忍多年就為了有朝一日能夠拿回原本屬於他的一切,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功虧一簣!

這時他的心裡有了一計,他喚了一聲:「玄武!」這時屏風后出現一個人影!「王爺!」對於他的出現莫歡莫離有些意外,心中也訝然,只見鳳西涼扔給他一個捲軸,迅速打開,一個絕美少女躍然出現在他眼中,然後就聽見鳳西涼說:「她是南國丞相嫡女,南皇義女——安和公主南風靈,想辦法接近她,不要讓任何人懷疑你的身份,在她身邊保護,五年之期,五年之後,本王出使南國,就是你完成任務之時!」

「屬下遵命!」玄武冰冷的聲音響起,作為鳳西涼身邊的死士,無牽無掛沒有感情,只服從主子的命令,是他的使命!「記住,保她周全,若她有一絲一毫的損傷,本王唯你是問,她在你在,她亡你亦不能活!」「是,王爺!」說完收起畫軸,飛身離開!

鳳西涼這次下了死命令,有玄武在靈兒身邊保護,他也放心不少,可以安心回國處理他的事了!他再次望向南都的方向,望向他愛的人的家鄉,眼神堅定!

靈兒,你等著本王,五年之後,本王會讓你知道,誰才是你值得託付的人!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夜晚,星宿閣的一處假山上,泛著水霧的溫泉里,靈兒雙目緊閉,泡在裡面,泉水只到她的胸部,圓潤的香肩暴露在外面,秀髮披散在肩上,已然浸濕了,額間汗水順著臉頰滴落在溫泉里,一幅誘人的美人沐浴圖,但靈兒的表情看上去很痛苦,眉頭緊鎖,胸前的黑色掌印愈發明顯,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清澈的泉水已經變得污濁不堪。

岸上的夜雲謹觀察著靈兒的反應,雙拳緊握,這一刻他恨不得將靈兒的傷轉移到他自己的身上,讓他替靈兒承受,白無痕看上去倒是很平靜,殊不知藏匿在袖中的手已被指甲抓出血痕,抬頭看看天,時辰差不多了,揮手接過芷柔手上事先準備好的藥液,上前緩緩倒入池中,而就在這一刻,靈兒忍不住了,大喊出聲:「啊……」

「靈兒!」靈兒已經暈倒在池中,夜雲謹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縱身躍入溫泉,抱住昏厥的靈兒,靈兒靠在他的懷中沉睡,他溫柔輕聲安慰:「沒事了沒事了!」「噗」地一聲傳來,白無痕口吐鮮血,身子搖搖欲墜,芷柔急忙扶住:「天師!」「天師怎麼了?」夜雲謹疑惑地問,但白無痕搖搖手,強撐起身子,笑著回答:「王爺,微臣沒事,前幾日受了傷,近幾日又有些疲勞,休息一會就好!」「天師為靈兒勞心勞力,千萬保重身體,靈兒傷好之後,本王和靈兒當好好感謝天師!」夜雲謹又擔心的看了一眼懷中的靈兒,同樣的眼神望向白無痕!

「王爺,切記,讓公主再泡夠兩個時辰方能出來!」「本王謹記,有勞天師了!」

白無痕看向池中相擁的兩人,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不再打擾他們,示意芷柔扶他回去休息,出了假山後,白無痕停下腳步,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上面似有仙氣渙散,他苦笑出聲:「這就是代價嗎?」「教主!」芷柔失聲叫出了白無痕的身份,白無痕聽后,情急之下把她推到身後的假山上捂著她的嘴,陰狠的表情露出來:「小心,在自己府里和外面同樣危險,如若再叫錯,本殿就把你送回總壇!」芷柔驚嚇的點點頭,白無痕才放開她,而他的身體已然撐不住了,在他倒下的那一刻,芷柔扶住了他,看著倒在自己懷裡的白無痕,臉上閃現著絲絲心疼,又扭頭看了一眼溫泉里相擁的兩人,扶著白無痕回了房間!

懷裡的靈兒迷迷糊糊的,感覺自己置身在一個溫暖的懷抱,手不自覺地抱緊了夜雲謹,貪戀他懷裡的溫暖,夜雲謹看著此時懷中這個像小貓兒一樣撒嬌的女孩,嘴角不自覺的揚起,抱著她的手也緊了不少,這是他的女孩,從今往後誰也不能傷害她,任何人!

夜晚都是一切陰謀浮出水面的最佳時候,南都城內的某處府邸里,正在密謀著一件不可說的事!

「大人,安和如今已經住進了星宿閣,我們的人進不去!」

「該死,那個白無痕到底從哪冒出來的,南國天師,哼!怎麼樣,查到什麼了?」主座上的人氣憤地盯著手底下的人,那群人面對主子的問題,一個個都垂下了頭,那位主子一見這情景火氣更是大!「一群沒用的東西!」

「大人別生氣,屬下也不是一無所獲!」「說!」

那人膽戰心驚的看著主子的臉色,心裡一陣膽寒,但說一些總比什麼都不說要好!「白無痕是皇上年輕時候的舊識,據說皇上年輕的時候與他私交甚篤,皇上也十分信任他,而且皇上當年能夠坐上皇位,全靠白無痕的相助,聽說此人神機妙算,能夠洞察先機,但從不在人前露面,尤其不在朝堂,就連他如今的天師之位,都是皇上當年登基的時候硬是封給他的,星宿閣也是皇上下旨籌建,據說當時朝堂上有不少人反對白無痕為官,但皇上不顧群臣反對,硬是將白無痕推上了天師之位。可就在他被封為天師的第三天,竟然留書雲遊去了,三十多年沒有出現在南國!」

「是這樣,看來這位白天師不簡單啊!三十多年了,容貌竟然絲毫沒有衰老!」

「大人,他也不是沒有任何變化,我們在宮裡安插的人傳回消息,皇上當時見天師時,曾說他的容貌和三十多年前大不一樣,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人,其餘的神韻氣質功力都沒變!」

這些話讓這位主子陷入沉思,覺得其中大有文章!「大人覺得這天師有問題!」

「眼下還沒有弄清楚是敵是友,這樣,通知少主,近幾日有時間多去星宿閣走動,結交結交這位白天師,若他對我們沒有惡意,收為己用也不是不可,但千萬不能得罪,若不能拉攏,勸少主以後遠離此人!」

「大人要拉攏天師?」他們有些奇怪,以往不是這樣的,「大人,若是不能拉攏,反而倒向另一方,豈不會對少主不利,依屬下看不如……」他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上面的人有些動容,但思考了一下還是沒有同意!

「不,此人深不可測,當年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助皇上奪位,而且又是……哼,神仙轉世不老不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怪物!」

那人面具下的臉顯得猙獰,尤其是眼睛,充滿了陰狠毒辣……

因為今晚靈兒的治療,讓白無痕吐了血,對他的身體有極大的損害,晚上睡得極其不安穩,芷柔怕他出事,便整夜守在他身邊,此時的白無痕像是被夢魘住了,滿頭大汗,眉頭緊皺,雙手像是要把被褥抓破一般,突然猛地坐起身來,芷柔也嚇了一跳,急忙上去查看!

「天師,天師,你怎麼了?是做噩夢了嗎?」芷柔從他身後扶住他,擦著他頭上的汗水,慢慢的安撫著他,但他好像還沉浸在夢裡,嘴裡不停地嘟囔著,突然抓住芷柔的手,就像發瘋一樣!

「天師?」芷柔試探的看著他,哪知……

「芷柔,公主在府里吧?她在吧?」芷柔點點頭,可白無痕卻扔開她的手,「不不不要,我要救她,一定要救她,對,救她!」但接著就有變了一個臉,慌張、無措、焦慮,「他不同意,他不讓我救她,他不允許我插手,不允許……」然後白無痕望向外面,慌忙下床,連鞋都沒穿就沖了出去,在院子一大喊:「為什麼,為什麼,你為什麼這麼狠心,為什麼不許我插手,為什麼?」

芷柔跑到外面時就見到白無痕狼狽得跪在外面,嘴裡一直說著為什麼,她急忙上前也跪到他身邊,將手裡的披風給他披上。「天師,夜涼如水,您就算不怕,也得為自己的身體考慮!」

「芷柔。」白無痕面無表情的望著她,芷柔看著他的樣子有些心疼,將他擁入懷中,想安撫孩子一樣安撫著他,「教主,芷柔在呢,芷柔會一直在你身邊的,芷柔在呢!」眼裡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不停地往下掉,一滴熱淚順著白無痕的臉頰滴落,他感受到臉頰一片溫熱,身體一滯,心裡好想有一個東西在萌芽生長!

他鬆開芷柔,狠心不再看她,抬頭望天:「芷柔,我一定要救她,一定要救靈兒,她是我在這個世上最重要的人!」最重要的人!芷柔的心一驚,震驚的看著身旁男人俊朗的側臉,這麼多年,她從未見過他這樣認真嚴肅,直到遇到靈兒!

難道你愛上公主了嗎?可是她是夜王的王妃啊!那我呢,這麼多年你的心裡可曾有過我?

突然白無痕站起身,手指著天:「我不管你怎麼樣,我一定會幫妹妹順利度過劫難,誰也不能阻攔我,哪怕到最後神魂俱散,仙骨盡毀,我也在所不惜!」

妹妹?芷柔的心一緊,真的把公主當妹妹嗎?神魂俱散,仙骨盡毀,多麼狠心的誓言!

「芷柔!」他將她拉起來,抓著她的肩,「芷柔你會支持我的對嗎?靈兒可是我的親妹妹,我一定要幫她,一定要幫她……」

說著他鬆開芷柔,兩眼無神的轉身向房間走去,嘴裡一直念叨著:「救她,幫她,一定幫她……」

芷柔被那一聲「親妹妹」搞蒙了,但儘管如此,她也不細想這些了,心也算放下來了!轉身跟隨著白無痕的腳步……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靈兒起床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伸著懶腰打著哈欠來到大廳時,白無痕已經悠閑地坐在那兒用早膳了,他頭也沒有抬,就帶著諷刺的話出口了!

「呦,公主殿下起的可真早啊!」靈兒坐下后,芷柔給她盛好粥放到她面前,靈兒微微一笑,還帶著惺忪的睡眼,說:「芷柔姐姐早上好!」芷柔也笑著說:「公主早!」說著和她身後的小若點頭微笑,算是打招呼了,芷柔也相視一笑,給白無痕行了禮:「見過天師!」「嗯!」

「哥哥早上好!」靈兒也乖巧的向他問好,哪知他毫不留情的來了一句:「還早呢,都日上三竿了,小懶蟲!」語氣里還帶著些寵溺!靈兒聽后反駁道:「我哪有,明明是哥哥你,要不是你選在晚上給為我療傷,我昨晚能睡那麼遲嗎?」

「你還頂嘴!」「怎樣?」靈兒仰著頭,正面迎視他,他被氣的說不出一句話,周圍的下人忍著笑不出聲,還是頭一次見天師吃癟的樣子,心裡對靈兒豎起了大拇指!

完后,靈兒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攪拌著面前的粥!「再攪就成水了啊!」靈兒兩眼無神的看向他,說:「哥哥,我沒力氣了!」

白無痕看她的樣子,無奈的嘆了口氣,起身到她身邊坐下,端起她面前的粥,舀了一勺吹吹,然後說:「張嘴!」「啊……」靈兒乖乖的張嘴,一口香甜的粥就送到她的嘴裡,周圍人都驚掉了下巴,唯獨芷柔在一旁溫柔的笑著,心裡感嘆:公主好可愛啊!教主還真是個好哥哥!

小若震驚的看著面前的一幕,心裡不禁想起夜雲謹今早臨走時囑咐她的話:「你在靈兒身邊跟著,密切監視那個白無痕,不能有機會讓他接近靈兒一步之內!」

「天師,還是讓奴婢來吧!」

「不用,我自己來就好!」「可是……」「哎呀,小若啊,讓哥哥喂我就好,不用麻煩你了!」

公主啊,我的大小姐,要是讓王爺知道,非得扒了奴婢的皮不可啊!

「哥哥,一會吃完我們去哪兒啊?」靈兒問,因她想和白無痕去外面逛一逛,但白無痕卻說:「今日會有客到訪,我們不出府!張嘴!」「啊,有客到訪?誰啊?哥哥有請人來府上嗎?」

「只怕是不請自來,喏,這不來了嗎?」話音剛落,外面就有小廝來報:「啟稟天師,慎王已到府門前,這會正在下馬!您看是……」「請慎王進來!」「是!」

「哥哥這天師好大的架子,二哥親自來府上,作為臣子竟不去迎接?」靈兒笑著說。「為何要去迎接?還有小妹,容哥哥糾正一下,我可不是臣子,這天師之位又不是我想要的,而是當年皇上硬塞給我的,所以你懂的!」

「高傲!你這高高在上的樣子還真是沒變!」

「過獎過獎,彼此彼此!」說著靈兒就聽見了外面狗狗的叫聲,定眼瞧去,一團白色朝他們跑來,而且還伴有清脆的鈴鐺響聲,靈兒驚喜過望,起身朝外面跑去。「公主!」小若也跟著跑了出去,雪球一下就衝到靈兒腳下,靈兒抱起那圓鼓鼓的一團:「雪球啊,你怎麼會來,哎呦,這才幾日不見就胖了這麼多,看來以後不能叫雪球了,該改叫肉球了!」「汪汪!」像是歡喜又像是埋怨,雪球朝靈兒叫了幾聲!

「靈兒斷會給雪球起名字,看,它不樂意了吧!」夜雲慎迎面走來,「奴婢見過慎王爺!」「平身吧!」靈兒笑著說:「二哥,姑姑給它喂什麼好吃的了,竟然將它養的這般圓嘟嘟的,真像個肉糰子!」

夜雲慎一笑,像是開玩笑的說:「我倒不覺得雪球有什麼變化,倒是靈兒你……圓潤了不少!」靈兒聽后一驚,騰出一隻手捏捏自己的臉,驚叫道:「哎呀,真的胖了,胖了胖了!」

「公主!」白無痕的聲音傳來,「回來把粥喝完!」聲音聽上去有些陰沉,心情不好,夜雲慎循聲望去,就見大廳內坐著一位長相俊美的翩翩公子,靈兒說:「我們進去吧!」「嗯!」

「對了,二哥怎的有時間來星宿閣呢?」「這不是聽說你回來都沒時間去看你,昨天有聽說你受傷入住星宿閣,所以就來看看你,怕你無聊,就去了母妃那裡把雪球帶來,陪你解解悶!」說著抬手摸了摸靈兒懷裡乖順的雪球,靈兒驚訝的看著他,急忙離他好遠:「二哥你可是對小動物過敏的,怎麼能碰雪球呢?」

「沒事,出宮前已經喝過葯了!」這下靈兒才放心走近他,兩人到了大廳坐定后,夜雲慎一直在看著靈兒,靈兒逗弄著雪球,完全當白無痕不存在,小若和芷柔都看不下去了。

最後白無痕忍無可忍了,抓起靈兒懷裡的肉球就丟給小若,小若還沒來得及反應,懷裡就多了一隻小狗,拿一下著實是狠了,雪球都叫出了聲!

「你就不能對小動物溫柔點啊?」靈兒埋怨地瞪著他,而他卻是自顧自的說著:「對你溫柔就行了!張嘴!」「哼,不吃了!」靈兒賭氣的扭到一邊,白無痕也不生氣,說:「要為自己的身體考慮,來,張嘴!」靈兒還是不張嘴,夜雲慎此時有些尷尬了,他沒想到,傳說中高傲的天師,竟然會親自喂小女孩東西吃,這有點說不過去,而且也不合適啊!

「本王來吧!」夜雲慎說著就要接過白無痕手裡的碗,但被白無痕躲過去了。「這點小事就不勞煩王爺了!」夜雲慎伸出的手停在半空,靈兒看這場面,心裡有不好的預感,為緩和這一尷尬的場面,靈兒接下白無痕手裡的碗,說:「我自己喝就行!」夜雲慎這才收回手,看著靈兒喝粥急切的模樣,他不禁笑出聲。

「慢點喝,沒人跟你搶!」夜雲慎邊說邊輕拍著她的背,防止她嗆著,白無痕看到夜雲慎放在靈兒背上的手,心裡就一陣怒火,問:「不知慎王來此有何貴幹?」夜雲慎絲毫不猶豫地說:「來看看靈兒,本王擔心她住不慣,天師的星宿閣好是好,但總歸不是靈兒從小生活的地方,難免有些不習慣!」

「公主既然來了我星宿閣,我定然儘力為公主醫治,盡心照顧公主,哪會不習慣?慎王這樣說,聽上去好像你十分了解公主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慎王才是公主的未婚夫婿一樣!」白無痕嘲諷的話語,不屑的眼神讓靈兒覺得他對夜雲慎的不滿,生怕他們打起來,但相比之下夜雲慎就平靜多了!

「天師此話莫要再說,若是被有心之人聽去,對靈兒對夜王,對本王的影響都不好!」夜雲慎笑看著靈兒,說,「本王倒沒什麼,清者自清,再者,靈兒是父皇親封的公主,是本王的妹妹,靈兒稱本王母妃一聲姑姑,又是本王表妹,兄長關心妹妹不是天經地義嗎?」

「兄長?妹妹?這麼說來倒是,本天師多心了?」白無痕的眼神凌厲,靈兒都不敢看他,夜雲慎竟然能直視而不退縮,這倒讓白無痕心裡對他讚賞許多,他有刻意釋放威壓,畢竟是天族太子,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而夜雲慎竟然能毫不畏懼。

這時,外面又有人來報:「天師,靖王來訪,另外還有……」

「請他們進來!」「是!」

靈兒定眼望去,不止是靖王,還有千絕千羽楚天三人!

「大哥!」夜雲慎起身問好,「二弟也在!」

「見過慎王殿下!」「嗯!」「大哥好!」靈兒起身行禮,開心的看著夜雲靖,夜雲靖溫柔一笑!

三人又看向靈兒。「表妹在這住的慣嗎?」「小五換了地方照樣睡得著,你們就是白擔心!」楚天笑著說。「什麼呀? 重生男的青春時代 表妹可是認床的!是不是呀表妹?」千絕的模樣真是欠揍,靈兒說:「沒有,我哪裡都住的慣!」然後轉身對白無痕說:「天師,我吃好了!」

這下所有人都看向他,心裡驚嘆:這就是那位天師,神仙轉世?好年輕啊!不過氣場真的好強大啊!

「芷柔,撤走吧!」「是,天師!」

芷柔將飯菜全部撤下,靈兒倒是沒事了,帶著雪球去院里玩耍,千絕千羽楚天也跟著靈兒陪她,大廳里就只剩下白無痕、夜雲靖、夜雲慎,他們在談論著什麼,時不時會從外面傳來靈兒鈴鐺般的笑聲,三人皆露出欣慰的笑容……

「雪球,這裡這裡,呵呵呵呵…」

「汪汪汪…」

「表妹這是誰家狗啊,這麼胖嘟嘟的,真像個肉球!」千羽有些嫌棄的看著雪球,雪球像是能聽懂一樣,朝他大叫,邊叫邊追著他跑,「我的天哪!」

「哈哈哈哈哈…」三人大笑……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這幾天都好無聊,因為那天夜雲靖他們在星宿閣待的很晚,白無痕又是一個不愛熱鬧的人,所以下了死命令,一個月內謝絕登門拜訪(除了夜雲謹),所以這幾天靈兒都是自己一個人,不過還好有雪球、小若陪她,不算太無聊!

夜雲謹這幾天一直在查這次的綁架案,皇上把這案子全權交給了他和南風明,靈兒不想讓鳳西涼牽扯進來,所以夜雲謹一直把案子往別處引,已經好幾天沒有去星宿閣了,不過他也不擔心靈兒在星宿閣出事,唯一擔心的是靈兒的傷!

「這次你實在是有些莽撞了,你大可不必替他擋下那一掌,再怎麼說他也是魔界太子,這點魔氣對他來說小事一樁的!」白無痕邊給靈兒削蘋果邊說,靈兒靠在他旁邊看著手裡的小人書,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你這說的太輕巧了,那怎麼能是普通魔氣呢?那裡面可是有邪氣的,萬一對四哥有損傷呢?後果很嚴重的!」靈兒有些慍怒了,白無痕說的她知道,但魔氣本就不同,沾上一點那就是萬劫不復,幸虧她體內的鳳族靈力只是被封住了,而不是消失不見,要不然她就不會在這坐著了!3

「你啊,就是想太多了,喏,給!」白無痕將削好的蘋果遞到她面前,可是當她要接過去時,眉頭一皺,撒嬌似的笑著說:「哥,我要切成塊的,這個太大了!」「哎,我真是欠你的!」白無痕嘆口氣,收回蘋果耐心的給靈兒切成塊,靈兒看著他,問道:「哥,你是不是嫌我煩了?」

「怎麼會,哥怎會嫌你煩?我倒希望你時時刻刻粘著我,可惜了了,你心裡只有那條蚯蚓,哪還有我這個哥呀!」白無痕看著有些神傷,但靈兒聽后,有些不悅,帶著幾分慍怒,上手奪下他手裡的水果刀,惡狠狠地指著他說:「哥,我可警告你啊,龍訣哥哥是上古龍族後裔,是真龍,你別再說他是蚯蚓,要不然我就……我就跟你,斷絕兄妹關係!」

「好好好好好,不說了,你那個……刀劍無眼啊!」白無痕擔心的看著靈兒手裡的水果刀在他面前來回晃,他就一陣膽寒,忙從她手裡奪過來,切塊去!

「哎對了哥,我一直想問你哈,你之前就知道四哥他在凡界,那你知道他為何到現在還沒有恢復記憶,甚至他那容貌也……你知道為什麼嗎?」靈兒的話讓他的動作一滯,但很快又恢復如初,很淡定地說:「不清楚,況且你也不應該問我呀,你應該去問冥王,也許是你魔域王兄在冥界喝孟婆湯喝多了!」

靈兒見他不正經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去你的,說什麼呢,這怎麼能問冥王呢,凡界的生死他管,但神魔兩界怎麼也輪不到他啊!那不得累死啊?」

「這你就錯了,前生是神是魔,如今轉世投胎那就是凡人,要不你就去天界找司命,這總和他有些關係吧,我們到了凡界除了那些命定的事情,就是司命會在運簿上添幾筆,或許你魔域王兄在下凡時對他有所叮囑也不一定!」白無痕說這話等於沒說,如今就是凡人一個,還去天界找司命,怎麼上去啊?

「說了等於沒說!」靈兒斜了他一眼,但又聽見他說:「說不定是他自己的意願!」「什麼啊?」

白無痕抬頭看向靈兒,模樣很是認真:「他自己刻意改變自己的容貌,封存記憶不願想起!」說完靈兒非常的不相信,當即否定:「不可能,王兄怎會不願想起我,我可是他最疼愛的小妹妹,不可能,哥哥你這說法不成立!」

傻妹妹,他喜歡你啊,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唯獨你,像個小傻瓜一樣!

白無痕將切好的蘋果塊放到盤子里,又拿起一個蘋果,這次他沒有削皮,竟然自顧自的吃起來,邊吃邊說:「妹妹,還有十五天,十五天之後你就要離開星宿閣了。」靈兒聽后嘆氣,說:「是啊,十五天,就要離開這了,不過沒關係,靈兒要是想哥哥了,可以隨時來看你的!」

白無痕苦笑,但還是沒有讓靈兒看見,故作輕鬆的看著她說:「是啊,星宿閣隨時歡迎你來!」「嗯!」

看著靈兒開心的笑容,他不忍心,不願離開:妹妹,原諒哥,原諒哥不能一直在你身邊,這件事結束后可能再見面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你會責怪哥嗎?

「唔!」白無痕突然捂著胸口,似乎有些不舒服,但還是極力在忍著,聽著靈兒在那說話!

「哥哥,我想好了,反正我現在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其實根本就不需要十五天,三天就可以完全康復,到時候,我就陪哥哥去玩幾天,想去哪裡都行,其實自我來到宣和,還沒有好好逛過,這次趁著有時間,我們去逛逛這宣和大陸,遊山玩水,不亦樂乎,就像以前一樣,哥哥你說好不好……哥,哥,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哥哥,能聽得見我說……」

白無痕再也支撐不下去了,直直倒在了坐榻上,對周圍的人也漸漸模糊,只能聽見耳邊靈兒急切的聲音,還有芷柔不斷地呼喊!

大夫來后,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眼看大夫的臉色一下比一下難看,靈兒的心揪成一團,芷柔的眼淚已經落下,看著床上躺著的男人,她竟沒有辦法救他!

「大夫,怎樣?」

大夫切完脈一個勁地搖頭,說:「脈息很微弱,而且天師的身體每天都遭到重創,這就算體格強健,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啊!」

聽完大夫的話,靈兒頓時有些蒙了,問道:「等等,你說每天都遭到重創?不可能,大夫,天師他每天都在府里,而且就算我們平日里切磋武功,只是點到為止,怎麼可能會……」靈兒心裡很震驚,這不可能的,靈兒趴在白無痕的床邊,擔心的看著他,大夫在一旁一個勁的搖頭!

「公主……」芷柔和小若也很擔心靈兒,靈兒心中有很多疑問,她知道,如果她自己給他把脈,白無痕就算昏迷也會下意識隱藏脈息,只有讓其他大夫來,他才會毫不在乎!

「小若,送大夫出府!」

「是,公主!」大夫行了禮轉身就準備走,但靈兒又叫住了他,語氣冰冷,周身散發出威壓,讓所有人膽戰心驚!「大夫,今日你來天師府只是替本公主診脈,公主身體已經在慢慢恢復,聽明白了嗎?」那大夫聽后連忙說:「記住了公主!」

「所有人問你你知道怎麼說!」靈兒一個凌厲的眼神掃過來,大夫嚇得跪下來,結巴的說:「公主公主……放放……放心,草民明……明白!」

「小若,嗯!」靈兒示意了小若,小若便明白了,將大夫帶了出去,還是從星宿閣後門出去的,這會兒房間里只有靈兒和白無痕,她在他的床邊守著!

兩個時辰后,芷柔端來了白無痕的葯進來,靈兒看去,說:「我來吧!芷柔你先出去,有事,我再叫你!」

「是,公主!」

「對了,芷柔,你去熬點粥,等哥哥醒了吃點清淡的。」

「是!」芷柔擔心的看了眼床上昏迷的白無痕,便出去了,眼角的淚痕靈兒瞧見了,她也在傷心!

靈兒握著白無痕的手,下意識的把了脈,但白無痕像是感受到靈兒的氣息,收住了自己的脈搏,靈兒無奈一笑,看著他,問:「就這麼不想讓我知道嗎?」靈兒放開他的手腕,看著他蒼白的睡顏,端起葯,邊給他喂葯邊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