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養尊處優慣了的所謂的高手。

真的是除了打打殺殺,屁都不會!

很快的。

鹿一凡來到了這個叫天陽城的一家典當鋪里。

看門口的簡介,這裡只收修真者的物品。

掌柜的是一位白髮蒼蒼,眼睛暴突的老者。

自從鹿一凡來到櫃檯前面,一直埋頭對著電腦查看著各種寶物的信息。

理也不理鹿一凡一下,格外的倨傲。

「錢生錢當鋪只收修真者的寶貝,凡人的玩意,就別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撈著抬頭看了一眼鹿一凡,又愛理不理的低下了頭,干自己的事情。

其態度之惡劣,實在讓人不舒服!

鹿一凡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

「我來賣功法。」

他腦海里有無數大能的神通、功法。

隨便拿出來一本,都可以引發修真界的震動。

盛夏綻放 「功法?」

老者不屑的笑道:

「小夥子,你知道現在功法是什麼嗎?

張口就要賣功法!

那種元嬰期修士以下練的垃圾功法,就不用賣了。

我們不收的。」

他可不認為這個穿了一身普通穿的休閑裝,渾身上下屁修真物品都沒一件的青年,能賣什麼上乘的功法。

保不準是拿什麼基礎的築基功法想騙錢的吧?

「你看看就知道了。」

說完,鹿一凡在櫃檯上拿來紙筆,將一套名為《三分歸元氣》的功法前半篇寫了下來。

然而那老者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屑道;

「你這半篇功法就想賣錢啊?

小王八犢子,不看看著是什麼地方!

不寫全,你就想騙錢?」

鹿一凡不禁也是無語道:

「我寫全了,你不全看走了。

到時候我拿不到錢,豈非人財兩空?」

「哈哈哈哈……我們當鋪豈會貪墨你區區一個小凡人的功法?」

掌柜的搖頭好笑道。

其他來典當的客人也紛紛笑了起來。

「這小子怕不是石樂志吧,隨便寫寫畫畫就敢騙錢!」

「當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看他那身阿迪,應該是外國人吧?」

「華夏來的,那邊騙子可多了!」

「原來是華夏來的,那種低級修真國的人,能拿出什麼好東西?」

「……」

嘲笑聲此起彼伏。

鹿一凡卻是十分淡定的道:

「掌柜的,你可以先看看著前半篇的功法,再做考慮。」

他曾在黑蓮界吞噬了無數大能的記憶。

所寫出來的功法,豈會簡單?

掌柜的抬眼望去,將那半篇功法看了看,接著直接將那紙如同垃圾一樣往地上一扔:

「垃圾功法!

拿走!!!」

那樣子,如同趕乞丐一樣。

鹿一凡搖搖頭,撿起功法:

「本以為這裡能有識貨的人,卻沒想到,原來都是瞎子!」

這本《三分歸元氣》乃是當年一武道霸主飛升之前留下來的絕學!

內容之博大精深,足以讓大乘期(紅塵仙)以下的修士搶破腦袋了!

可惜。

這個掌柜的脾氣挺大,眼力見卻是垃圾的要命。

掌柜的遭人諷刺,馬上不開心了。

鼻孔一哼:

「無知小兒!老夫可是這天陽城中排名第一的鑒定師!

修為更是達到了一劫紅塵仙!

你毛都沒長齊,就敢評價老夫了?

貽笑大方!」

說著,他指著鹿一凡寫的那功法道:

「你這功法里,記載的無非就是真元實質化成能量球的方法吧?

這種現狀我們趙國大學課本上都已經是基礎了。

可笑你們華夏人居然還當成寶貝!」

在中級修真國趙國。

大學有許多修真基礎和原理,都是華夏望塵莫及的。

這裡的很多修真方面的知識,拿到華夏去,都是十分珍貴的寶物。

在掌柜的看來。

鹿一凡絕絕對對就是個鄉巴佬!

「我們這是什麼地方?

會收這種低劣的玩意?」

說完,掌柜的擺擺手道:

「滾吧!

臭泥巴種!

別來這裡丟人現眼了!

回你的華夏去吧!」

鹿一凡不禁好笑。

直接將自己寫的那功法團成一團,扔在了地上。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解釋一句。

因為沒有必要!

不買。

是這家店的損失!

他不信其他店都如此不識貨!

望著鹿一凡離開。

那老者罵罵咧咧的道:

「果然是鄉巴佬!

沒素質的玩意!

東西都不知道扔到垃圾桶里!」

說完。

他走了過去,彎腰,低頭。

將那寫著《三分歸元氣》的功法撿了起來。

朝著門口的垃圾桶,輕輕一拋。

但是紙團飛在半空,忽的被一道真元控制住。

只見紙團打開。

緩緩的飄向了門口。

掌柜的抬頭一看。

不禁臉色大變。

本是格外倨傲的他,態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變。

他快步走上前去,點頭哈腰道:

「邪皇大人,沒看到您老人家大駕光臨,小的有失遠迎!」

老者的一顆心在狂跳!

眼前這位,可是第一邪皇!

六劫紅塵仙!

這家店真正的主人!

如何讓他能不用這種態度去迎接?

他看到了第一邪皇的雙臂居然斷了,不禁驚愕道:

「邪皇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第一邪皇微笑著道:

「無妨。遇到了一名前輩,慘敗了而已。」

(ps:還有一更……)

閱讀網址: 什麼?!」

掌柜的瞳孔一縮,驚駭的無以復加。

透視神醫在都市 能打敗第一邪皇的……

得是多麼恐怖的人物啊?

要知道第一邪皇在趙國戰力榜上,可是能擠進前二十的存在!

連趙國皇帝,還有趙國的皇族都對他禮讓三分!

「這紙團上的功法是誰寫的?」

第一邪皇問道。

「啊?」

掌柜的先是一愣,然後這才趕忙道:

「哦哦……是……是華夏來的一個鄉巴佬寫的垃圾功法。

他還想騙我我買下來。

不想想這裡是什麼地方!

可不是華夏那種低級修真國!」

第一邪皇控制著紙張展平。

細看了一下上面的功法。

越看,第一邪皇臉上的表情就越是嚴肅。

掌柜的在旁邊不禁不屑的道:

「邪皇大人,這就是很垃圾的真元凝聚實質化的方法罷了。

大學課本上隨隨便便就能找得到。」

然而第一邪皇卻是深吸了一口氣道:

「老吳啊,你去找財務把這個月工資結了,退休吧。」

「啊?!」

吳掌柜一臉懵逼的問道:

「邪皇大人,我……我做錯什麼了?」

其他錢生錢當鋪的工作人員也都驚愕不已。

吳掌柜可是自從大修真時代來臨之時,就一直在這工作了。

錢生錢就是他給發展起來的。

怎麼今天老闆突然毫無徵兆的就把人給辭掉了?

第一邪皇淡然道:

「這麼多年,你有功勞,也有苦勞,可惜,已經老眼昏花,不再適合當掌柜了。」

吳掌柜卻是迷茫不知所以的問道:

「我……我到底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