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一凡一腳將帝子無言踹開。

轉身就走。

「噗……」

帝子無言全身哆嗦,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

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他被氣昏過去了。

在場所有仙人都驚呆了!

囂張霸道!

一個凡人!

竟然敢說出玉帝、佛祖、三清都不尊的大不敬之話!

雖然你以前是三清。

可你現在只是個垃圾凡人啊!!!

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凡人的鹿一凡,依然如此的口出狂言。

連仙人都不是的他。

可以藐視三界神佛!

此一關過後。

在場仙人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人。

眾人各懷心事的繼續往前走著。

走著走著。

眾人眼前的景物一變。

看到一道壯麗巍峨的天梯橫亘在城內。

天梯之下。

是滾滾不盡,幽魂遍布,屍骸翻滾的冥河——黃泉!

這豐都鬼城,竟然是懸挂在黃泉之上的。

鹿一凡也不禁心中駭然。

傳說中,三界有三大恐怖的禁河。

第一大禁河——三千弱水河!

據說,那三千弱水河,只有天河十萬水師的統領天蓬元帥能游過去。

其餘神仙,哪怕是三清之流,也無法渡過。

敢下去,就會化為一攤膿血。

而第二大禁河就是這地府黃泉了。 地府黃泉中,滾滾流淌的,並不是泉水。

而是由十八層地獄的惡鬼怨念組成的「怨氣黃泉」!

一旦入了黃泉之中,立刻會有數不盡的怨念入侵神識。

那些惡鬼生前受到的痛苦、折磨、絕望、鬱悶等等負面情緒將盡數附加在入泉者身上。

滾滾黃泉,有多少怨念?

十億?

百億?

還是幾千億惡鬼的怨念?

反正即便是地藏菩薩,也不敢以身入泉。

「嘿,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小老弟,你果然能通過白骨魔森的人。

另外,你打臉帝子無言,真是太讓人覺得爽快了!

其實,這裡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他臉。

奈何,沒有人能做到。

卻沒想到,你一介凡人卻做到了我們仙人做不到的事情。」

赤發仙人笑著過來道。

「多謝老哥之前在咫尺天涯橋幫忙了。」

鹿一凡抱拳感謝道。

「小事一樁罷了。」

頓了頓,赤發仙人指著橫亘在黃泉上一望無際的天梯道:

「這就是通往地藏王府的第三關——冥河天梯。

天梯的頂部,有四個通往不同秘境的秘境之門。

只有順利登頂的人,可以選擇進入一扇秘境之門。

而一旦有人成功進入,相對的秘境之門就會隨之關閉。」

赤發大仙咧嘴笑著伸出四個手指道:

「所以,我們這些選手中,只有四個能進入秘境之門的。

而且,你要知道,這還只是進入了秘境之門。

如果你無法通過秘境的考驗。

立刻就會被淘汰。」

鹿一凡不禁駭然道:

「不是吧。這麼恐怖的嗎?

醫門宗師 第三關就淘汰的只剩下四個了?

而且考核難度還如此變態?

我一個凡人,拿頭去通關什麼鬼秘境啊!」

赤發大仙微微一笑道:

「不必怕。

這裡的天梯也好,秘境也罷。

都是根據你自身的修為而設定的難度。

這裡,考驗的並不是修為,更多的是意志!」

鹿一凡奇怪道:

「既然如此,你們應該搶著上才對?

畢竟就四個名額。

怎麼站在這裡等?」

赤發大仙道:

「冥河天梯暗藏玄機,你待會兒就明白了。」

說完,沖著鹿一凡神秘的眨眨眼。

緊接著就聽到一聲哀嚎。

有人已經被淘汰了。

鹿一凡仔細望去。

那冥河天梯上,每一級的階梯色澤陰暗,材質若死人骨灰,不斷的噴出幽冥雲霧。

粗糙的階面上,雕琢著栩栩如生的奇禽異獸、刀槍劍戟、魔怪妖精……

而此時。

龍匡已經迫不及待的登上了天梯。

他每上一層,雕刻的生物也隨之復活,向著他施展開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這些妖獸也好,鬼魂也罷,都是被地藏菩薩封印在冥河天梯內的。」赤發大仙道:

「一旦有人登梯,觸動禁制,封印就會釋放出和那登梯之人修為相對應難度的魔怪。

注意,這裡的修為,指的是你的真實實力。

你最頂級能施展出來的實力。

並且,越往上,釋放出來的魔怪越多,神通也越廣。」

鹿一凡神色凝重。

如果是這樣的話,如此逐級登梯。

一路上消耗的真元可想而知。

而再朝著龍匡那望去。

只見龍匡被上百條若泰山般龐大的喪屍骨龍困在一級階梯內。

他已經忍不住化身為一條身披青龍鎧甲的龍人!

艱難的向上突破。

帝子無言毫不猶豫,足尖一點,縮地成寸。

一步竟然跨越了幾十級的台階。

疾風呼嘯,台階上雕刻的一柄漆黑的戰斧破階飛出,爆射出刺眼的黑芒,向他頭上斬下!

「轟!!!」

戰斧只斬中了一個殘影。

帝子無言已經身在更高的階梯上,不等階面的怪物撲出,他再邁一步,百丈高的距離倏然縮短,怪物的攻擊紛紛落空。

「區區天梯而已,於我而言,若閑庭信步!」

帝子無言冷哼一聲。

全場都能聽到他狂傲的聲音。

他這是在找面子。

找回剛剛被鹿一凡打的臉。

不過帝子無言確實有實力。

現場無一人,能和他一樣如此輕鬆登天梯的。

「帝子大人好厲害!」

「竟然能無視天梯的攻擊,逆天而上!」

「這等實力,不是我等普通仙人能比得上的啊!」

「不愧是在玉帝身邊經歷過那麼多劫難的人。」

「……」

眾人紛紛感慨的道。

這次真的不是拍馬屁。

而是發自真心的。

他們這些仙人。

每一級的台階,都登的特別吃力。

每一級台階,都恨不得打上三四個時辰!

抬頭望一眼。

那一眼望不到邊,不知道有幾千,還是有幾萬,甚至是十幾萬級的天梯。

一些仙人已經在心裡打退堂鼓了。

而此時,無數的觸手從台階上射出。

一直全身土黃色,全身都是吸盤一樣的怪物從天梯中浮現。

觸手交織成了天羅地網,封住了帝子無言的四面八方。

帝子無言身形一停滯,在觸手的揮舞下,四周的空氣竟然被凝成了淺黃色的實質。

「三皇時期的海皇獸?!」

帝子無言微微一怔。

在下面的人卻是嚇了一跳。

這不是三皇中的禹皇在洪荒時期殺死的海皇獸嗎?

怎麼這種恐怖的存在,也出現了?

禹皇的實力,可是據說無限接近於玉皇大帝的啊!

「我……我退出!」

「我也不上了!」

「根本就過不去!」

「海皇獸都出來了,我還上什麼?徒增煩惱罷了!」

一瞬間。

看到海皇獸的那一瞬間。

十三個仙人紛紛選擇了棄權。

因為他們知道。

即便是艱難的登上去了,遇到海皇獸,他們也沒有一點機會。

這個妖獸的神通,根本不是他們能對付得了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