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太呵呵一笑,便邁步朝著其中一個石凳子上走了過去。

站在他背後的那些如狼似虎的強者見狀,這才急忙跟了上去。

命的和尚宣了一聲佛號之後,也恭敬的站在了金太的背後。

周圍眾人全部都是一臉好奇的盯著金太,能夠用如此驚駭世俗的強者當下人,光是這一點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甚至,便是副國級別的大佬,也不可能有這種能力跟資格。

一時間,關於金太的來歷,很多人心中都充滿了好奇。

「家主,嚴五的仇?」一名強者看了凱文一眼之後,低頭附在金太的耳邊,小聲問道。

「呵呵,這嚴五該死!」金太說完,便不在吭聲了,另外一名隨從,則是如同變戲法一樣,拿出了一杯冒著熱氣的清茶送到了金太的面前。

凱文眸光閃爍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看著金太說道:「原來諸位都是金家的人,說來,我凱文還算是幫你們報仇了啊!」

「金家的人?京城金家?」

眾人回過神兒了。

京城金家。

天南一葉。

塞北端木。

荒漠天青龍。

這可是整個華夏最有實力的四大家族之一。

便是連軍神許傲天都不曾得到過如此榮譽。

許傲天現在的確是如日中天,可他卻後繼無人,這也正是四大家族不願意跟他碰撞的原因之一。

四大家族,每一個都掌握著驚人的財富跟權力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招惹的。

實在犯不著得罪許傲天,許傲天再強,他終究無法衝破現在的境界,死對他來說是早晚的事兒。

可他們四大家族卻要千萬年,自然犯不著跟許傲天死拼。

不過這也足以說明了四大家族的恐怖,特別是金家,那地位更是無比的可怕。

「龍泉門見過金家主!」

「墨雲劍見過金家主!」

「陳玄霸見過金家主!」

……

一名名強者,紛紛對著金太抱拳討好的笑道。

可金太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輕輕的晃動著說中的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小口。

「啊!在這山上喝茶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啊!」金太咧嘴笑道。 隨後,才像是豁然大悟一般,看著周圍彎腰抱拳,一臉尷尬的眾人淡然笑道:「諸位平身吧!我今天也就是過來隨便看看。」

「呼呼……」

眾人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這要是尼瑪一直這樣,還真是有幾份尷尬。

凱文此時卻處於暴走的邊緣,他在這裡等林逸過來,可現在林逸竟然在家裡泡腳,這簡直就是對他的一種侮辱。

「金家主,不知道那林逸在哪裡泡腳?還請告知,我要讓他這輩子都沒有雙腳。」

凱文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道。

金太聞言,卻是微微搖頭,笑道:「凱文,你這人太過急躁了,在我們華夏有句話叫做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一個小時而已嘛!很快就過去了,等著就好了。」

「哼!你們等的了,我凱文可等不了。」

凱文冷哼一聲,便拿著昆吾刀朝著山下走去。

「等不了?這麼著急,趕著去死啊?」

一道揶揄的聲音驟然響起。

眾人聞言都急忙看了過去。

這一看。

那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啊!

「林逸,你既然已經答應了跟凱文一戰,為何一直不出現?」

有強者上前,齜牙咧嘴,一臉憤怒的盯著林逸咆哮道。

「不錯,你可知道,你的不出現造成了多大的傷亡?你負擔的起嗎?」

又一人一臉憤怒的衝到了林逸面前吼道。

「聒噪!」

林逸眸光一寒,抬手就是一巴掌,朝著兩人打了過去。

「該死的!」

「瑪德,老子殺了你!」

兩名強者一看,林逸一言不合就動手,頓時也怒了,紛紛爆喝一聲,鼓動力量便準備朝著林逸衝去。

他們兩人實力不俗,在他們看來就算是殺不了林逸,也相差無幾。

可現在,林逸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他們如何能不動怒呢?

「pia!」

「pia!」

兩道響亮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原本氣勢洶洶,準備弄死林逸的兩名強者愣住了。

他們現在可謂是在全盛狀態下,可林逸的耳巴子竟然能夠同時打中他們兩人。

這是何等的恐怖?

這足以說明林逸的實力高出兩人很多,多到他們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

「那個林少,我們喝多了。

「對對,喝多了,喝多了。」

毒舌寶寶間諜媽 兩人訕訕一笑,急忙退到了一旁。

差距實在太大,在這樣墨跡下去,他們今天怕是也要喋血天水山了。

「喝多了就給老子管住自己的嘴巴!瑪德,什麼玩意兒,老子請你們來了?」林逸不爽的罵道。

他是答應了跟凱文決戰,可那又如何?跟周圍這些人有半毛錢的關係?

他林逸想什麼時候來,那就什麼時候來,這是他的權力,他的自由。

現在這些人被凱文欺負了,不去找凱文的麻煩,反而來找他林逸的麻煩,這不是尼瑪以為他林逸好欺負?

如果不是心情不錯,就憑藉這一點,林逸都能夠直接要了他們的性命。

什麼玩意兒?

簡直不知所謂。

「是是,林少放心,以後絕對不敢了!」

兩人同時開口說道。

林逸見狀懶得在跟兩人墨跡了,扭頭看向了金家眾人所在的方向。

此時,金太的面色那叫一個難看啊!

堂堂金家子弟傳出的消息竟然出現了錯誤。

這簡直就是一道最響亮的耳巴子。

特別是這件事兒還是他金太在場。

「金太?」林逸盯著金太玩味的笑道。

「大膽!我家主之名,也是你能夠直呼的?」

一名天威之境的強者,上前一步,殺氣滔天,盯著林逸怒吼道。

「獨孤鶴,退下!」

金太淡淡的笑道。

「是!家主!」

獨孤鶴不爽的瞪了林逸一眼之後,便又重新站在了金太的背後。

「林逸你知道嗎?有一種動物,他蹦躂的越厲害,最後死的就越快,我覺得你跟那動物有點相似。」

金太指著林逸,同樣一臉玩味的笑道。

林逸的態度讓他很不爽了,可這裡畢竟不是京城,周圍還有如此多的強者,他也不好做的太過分,否則,林逸怕是已經成為一具屍體了。

「哈哈,你放心,如果你真的跟它一樣早死的話,清明節的時候我會去你的墳頭給你炸一掛鞭的,保證你不會寂寞。」林逸咧嘴哈哈大笑道。

金明的事情,他不信這個堂堂的家主不知道。

既然對方已經主動開始挑釁,他林逸自然也不會給對方面子。

家主?

你也僅僅只是能管住金家的狗而已。

林逸的話頓時讓站在金太背後的那些強者怒了。

一個個咬牙切齒,握著拳頭,如果不是之前金太曾經呵斥過獨孤鶴,這群人怕是已經衝上來跟林逸大戰了。

「呵呵,牙尖嘴利,今天我倒要看看誰短命!」 愛情毒藥 金太說完目光看向了凱文,笑道:「凱文,這位就是你等候多時,跟你爭奪天榜第一的林逸了。」

凱文見狀,扭頭看向了林逸,雙眼外凸,宛如見到了什麼極為感興趣的東西,盯著林逸殘忍的笑道:「我還以為你有什麼三頭六臂,現在看來,多半是天榜上的排名有誤了啊!」

林逸聞言,認真的點了點頭笑道:「我想的確應該是有誤,否則,以你這種實力,如何能夠登上天榜第一呢?」

「什麼?」

凱文一聽,愣住了,隨後神情越發的猙獰了,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你果然是牙尖嘴利啊!不過不知道你的拳頭是不是如你的嘴一樣厲害呢?」

「看刀!」

凱文說完,手中的大刀驟然一揮,一道薄如蟬翼的刀光便朝著林逸斬了過去。

刀鋒凌厲。

刀氣迅捷。

瞬息而至。

林逸只能本能的側身避開這恐怖的一刀。

「砰!」

砂石飛濺。

凱文這一刀,竟然直接把林逸面前的地面斬出了一條深不見底的細縫。

「林少接兵器!」

緊隨其後而來的彭振武見狀,急忙扔出自己的武器,一把寶器級別的大刀。

林逸見狀騰空而起,大手朝著那寶刀抓了過去。

「呵呵,想要刀?那得經過我的同意!」

凱文獰笑,手中長刀驟然一揮,又是一道可怕的刀光朝著林逸斬了過去。 林逸人在半空中,只能翻手一拳朝著背後的刀氣打了過去,靈氣如龍,呼嘯而出,化成一條數十米長的白色匹練,宛如神龍出世一般。

在這一刻,天地間一片寂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被那恐怖的白色匹練所吸引。

如此驚駭世俗的攻擊,絕對超出在了在場眾人承受的範圍。

特別是林逸這一擊的速度也同樣非常驚人。

「砰!」

白色匹練跟可怕的刀氣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那彷彿無堅不摧的刀氣,在跟白色匹練撞在一起的瞬間,就煙消雲散,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逆流1982 而後。

白色匹練竟然去勢不減繼續朝著凱文沖了過去。

一直非常狂妄的凱文一看,那金色的瞳孔微微一縮,眼中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

雖然他剛剛的一刀打的很隨意,可林逸難道不是如此嗎?

「呵呵,有意思啊!」

凱文笑了起來,身形竄動,宛如鬼魅瞬間就出現在了百米之上的虛空。

而後。

昆吾刀再度被他高高舉起。

「林逸,你很不錯,我很期待,不知道你能夠擋住我幾刀呢?」

凱文話落,昆吾刀驟然釋放出萬道金光,同時天地間的靈氣竟然瘋狂的朝著昆吾刀蜂蛹。

那種感覺,昆吾刀此時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般,正在瘋狂的吞噬天地間的靈氣。

甚至因為吞噬的速度太過瘋狂,還在凱文的頭頂上方形成了一個透明的漩渦。

凱文的氣息也在這瘋狂吞噬中,不斷的變得強大,恐怖起來。

「明德,殺凱文,你需要幾招?」

金太突然,開口淡淡的笑道。

「回主人,全力出手三招,如果是拚命的話,一招有可能殺了他!」明德淡然笑道,那輕鬆玩味的樣子,彷彿殺一人,在他這裡只是吃個饅頭一樣簡單。

金太聞言,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微微點頭便不在廢話了。

林逸敢打金明,敢駁他金家的面子,金太如何能夠讓他活下去呢?

「殺!」

一聲怒吼,驟然響徹天地間,宛如神明發出的可怕咆哮。

而後。

刀出!

這一刀,簡直無法形容他的恐怖跟可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