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相擁了而立,沒一個人說話。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

溫如意被抱的胳膊都麻木了,容子澈稍稍放開了她,但依然把她圈在懷裡,俯首黑眸認定的望到她的眼底深處,聲音略微沙啞的問:「如意,可以給我一個機會嗎?」

他想得到如意的原諒。

想和她重新在一起……

容子澈眼底滿是懇求。

溫如意鼻子酸澀,抬手搭在容子澈的胳膊上,緩緩地將他拉開,然後後退了一步。

注意到容子澈臉上明顯出現的失落。

溫如意清了清嗓音,字斟句酌道:「容子澈,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不過你要想好了,我這個人除了會翻譯點法語,沒什麼本事,家務活不會做,飯燒的也不好吃,脾氣也暴躁,心眼小,嫉妒心強……順帶的……我可能這輩子都無法接受你。我把我的所有,都坦誠的告訴你,你如果依然想跟我在一起,就要一生一世在一起,不許沾染別的女人。」

「若是你跟我在一起,又背叛了我,日後以我不幹凈或者無法生育來埋怨我我,我會報復你,會傷害你……對,我就是這麼小心眼,報復心強的人。我是這樣的人,你還是肯跟我在一起嗎?」

「我願意,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人,我都願意跟你在一起。」

容子澈毫不猶豫的回答。

溫如意心尖輕輕的一顫,可還是紅腫著眼圈,綳著臉說:「你好好考慮,再給我答覆。」

她不希望,他日後後悔。

既然決定了跟一個人在一起,那就要一生一世一雙人。

別人不能插足。

否則,她寧肯不要他。

容子澈不置可否,唇角微微的勾勒出一絲溫柔的笑,伸手抱住溫如意,輕柔地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下:「如意,我願意為了你,捨棄所有。又怎麼會計較你的小毛病?而且,在我看來,你哪怕是壞脾氣都是可愛的,我愛你的一切。你若是怕我沾染別的女人,我可以去醫院做節育手術。我不需要孩子,我們在一起,是彼此的孩子。」

「我這輩子,只要寵你,愛你,疼你一個就足夠了。」

話音落,容子澈的唇瓣,輕輕的落在溫如意的唇上。

「以吻為證,我容子澈發誓,這輩子只忠貞於溫如意一人。」

溫如意怔怔的看著容子澈,好不容易忍下的淚,再次涌了上來。

死死地咬住牙關,不想讓自己再掉眼淚。

可下一刻,容子澈吻住她的唇瓣,舌尖從唇瓣里溜入,奪去了所有的呼吸。

手攀附在他的肩上,溫如意滿心的酸楚,同時還有些甜甜的感覺。

容子澈,容子澈……

他是她這輩子躲不開的劫。

……

房間里兩人親密無間,房間外,一道身影,站在門口看著那相擁的兩人默默無言。

原本……

是想給她一些法語資料。

可現在看來,不用了吧……

容子澈願意為了她,捨棄容家的一切。

這樣的人,是個女孩子都會心動,更何況,如意本來就喜歡容子澈。

毫無意外,他們會複合。

如意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會得到自己的幸福。

他會祝福她。

會遠遠的看著她,不會再打擾她跟容子澈。

唐南適心頭有塊地方空落落的,像是缺少了什麼東西,但他沒有時間去想,也沒有精力理會,面色淡漠的轉身,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抱著懷裡的資料,輕輕的離去。

風輕輕的刮過。

寂靜的走廊,寂靜無聲。

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迹。

像是沒有人來過似的。 維多利亞酒店……

唐南楓看完調查資料,看了下時間,才發現已經八點多了,自己晚餐還沒吃。

把資料放進保險箱里,走到隔壁的房間,敲了下門。

沒有人應聲。

想著唐南適不在,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卻恰好看到,唐南適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自己的身後。

唐南楓嚇了一跳,捂著胸口,連著後退了兩步,直到身體抵在門上,才回過神來:「四哥,你這是幹嘛?沒聲沒息的嚇死人啊!」

唐南適淡淡地看了一眼唐南楓,沒有說話。

走到房間前面,拿出房卡,打開了門。

徑自向裡面走。

唐南楓察覺到唐南適的不對勁,跟著他走進了房間:「怎麼那麼不開心?你不是給沈綿綿送資料去了嗎?沒見到人?還是怎麼的?四哥,不是我說你啊,你還說我不要插手別人的事情,可你看看你,現在對沈綿綿的事情管那麼多,你保證自己查容家的時候,不會存一點私心?」

唐南適不發一言。

唐南楓越發覺得,他今晚有些不對勁,而只要他不對勁,大多數是跟溫如意有關係的!

打從知道溫如意的過去,唐南楓就沒那麼熱心撮合唐南適了。

可她發現,四哥對溫如意是越來越上心。

見到溫如意,他就能開心一整天。

提到溫如意,他嘴角會忍不住帶著笑意。

聽到溫如意不好的事情,他能放棄自己的原則,一再的插手A市的事情。

甚至前兩天跟她說,想帶溫如意回帝都,讓溫如意做他的私人翻譯!

能做的起她四哥翻譯的,可都是國家級的高級翻譯,溫如意雖然畢業於名校,但她的資歷比起那些高級翻譯,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四哥這麼做,讓她想起周幽王!

好吧……

雖然沒她想的那麼嚴重,但也差不多了。

因為再這麼下去,A市的人沒發現,她跟四哥的不對的地方,帝都那邊也會有動靜。

過來調查,反倒自己有污點,那她四哥真的就毀在了溫如意手上。

唐南楓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這點。

這次調查至關重要,只要她能跟四哥完成最後的掃尾工作,那貪污案一事的功績,足以讓她跟四哥記一功,她是無所謂這些功勛,但四哥必須完成。

因為家裡準備等過兩年,老爺子退休的時候,把四哥升上將。雖說四哥資本差不多,可上將不是說一些簡單的資本就能成的,這次家裡精心調查A市的特大貪污案,就是為了謀划這事。

前面的事情,都是大哥出面,把那些貪官都抓起來,判了刑。

最後的臨門一腳,交給了她跟唐南適,不過是想,把這件事的最大功勞歸在唐南適身上。

只要他們漂漂亮亮的完成調查,那貪污案就此完結,四哥也會在帝都乃至全國揚名出彩。

狼耳靈術士的災難 可現在唐南適為了溫如意的事情,頻頻亂了陣腳。

唐南楓是真的擔心了。

不得已,她會出手對付溫如意。

當然……

如果唐南適不再因為溫如意,做糊塗的事情,那她會和沈綿綿和平相處。

……

唐南楓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越發的心煩意亂,跟著唐南適走進房間里。

唐南適聽著她說的話,始終淡漠著一張面容。

走到客廳,把外套脫下。

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

電視里在放新聞重播,主持人板著一張面容,介紹著國內外的新聞。

唐南適盯著屏幕,面無表情。

唐南坐在他身邊,繼續楓絮絮叨叨:「四哥,剛才家裡來電話,催促我們儘快完成任務,不要再在A市耽擱。我知道,你對沈綿綿上心,可無論如何,你都別再插手她的事情了。她的事沒那麼簡單,現在林珍也被牽扯進去,容、顧兩家肯定要為這事,鬧翻臉。到時候,哪怕顧家忌憚我們唐家,也會忍不住的做出一些事情,來調查我們。」

「一旦他們知道,我們是來調查的,再把消息泄露出去,那我們這次的任務就失敗了。」

「大哥為了這件事,付出了多少心血,你應該知道吧?你也不想毀了他的一片苦心對不對?」

唐南楓話說到這,準備繼續說。

可就在這時,唐南適忽然出聲道:「容子澈已經跟容家斷絕了關係,現在他跟綿綿複合了,你不用擔心我跟她會有什麼了。至於調查的事情,我會公私分明,不會因為私事,就誤了公事。」

唐南楓下巴差點掉到地上,訝異到了極點。

容子澈跟容家斷絕了關係?

他瘋了吧?

一個人沒有了家族的支撐,能在官場堅持多久?

多少人盯著容子澈那個職位,一旦他跟容家斷絕了關係,無異於把自己擺在最危險的位置!

「哥,你不是騙我的的吧?」

唐南楓有些不敢置信。

唐南適抬眸,淡淡地看著唐南楓:「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沒其他事,你就出去吧,我現在需要休息。」

唐南楓看著他一臉落寂的模樣,這才相信,容子澈是真的跟容家斷絕了關係。

那……

容子澈跟溫如意複合了。

那四哥豈不是又失戀了?

雖然她不希望看到四哥為了溫如意迷失心智,但她也不希望四哥再次被女人甩了。

三十二歲的老男人了,還沒成功談一次戀愛。

實在是太可憐了……

唐南楓同情的把手搭在唐南適的肩膀上,「四哥,天涯何處無芳草,總有一棵草是你的,你不用灰心,我認識的有幾個漂亮的朋友,我可以把她們介紹給你……」

「出去。」

唐南適冷聲打斷她的話。

「好,四哥,我出去。你要不要喝酒?別人失戀了都是借酒消愁,你睡一覺,醒來就什麼煩惱都沒了……」

唐南楓喋喋不休。

唐南適忽然站起來,單手提溜著唐南楓的后衣領,把她提到了門口扔了出去。

然後嘭的一聲,關上了門。

看著眼前緊閉的門。

唐南楓趴在地上有些委屈,說:「我也是為了你好嘛,幹嘛那麼粗暴?把女士扔出來,可不是紳士所為。」

邊念叨著邊爬起來。

剛站起來,餘光里掃到身側有人,唐南楓愣了下,漂亮的眉毛,皺在了一起。

「是你,你來幹什麼?」

「我來舉報一個人,唐小姐,你最近不是在調查,A市所有的官員嗎?我有資料要遞交。」

男人笑了笑,將資料遞交到唐南楓跟前。

唐南楓看著那些資料,沒有拿,冷冷的睨著他。

「你怎麼知道,我是負責調查的人?」

這件事除了幾個隨行的人員,根本沒人知道。

而顧明輔又是怎麼知道的?

唐南楓戒備的盯著顧明輔。 顧明輔是顧家的收養的孫子,雖然明面上是顧家的人,可顧家跟他關係好的沒幾個,因為這個人吃喝嫖賭全都佔了。

她跟明珠走的近,對顧明輔多有了解。

因此對顧明輔厭惡到了極點。

現在他說要來送調查的資料,她怎麼會相信?更何況顧明輔平日里不聲不響的,忽然知道她跟四哥的底細,這點實在太可以。

「唐小姐,我是怎麼知道,這個不用跟你交代吧?你只要知道,我對你沒什麼惡意,這就足夠了。」

顧明輔沒把唐南楓的戒備放在心上,笑了笑將資料再次遞向前面一些。

「你要舉報誰?」

唐南楓沉默了半晌,終於開口。

「唐小姐看過這些,就明白了。」

顧明輔沒有回答。

唐南楓視線落在那疊資料上,抿了抿唇瓣,接過了資料,翻看了下資料,眉頭皺的更深,因為這些資料不是關於別人的,是關於顧明珠父母和別人詳細的錢財往來,數額不大也不小,若是平日里,自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可偏偏顧明輔遞交到她這裡,那就不得不重視,不得不調查。

這顧明輔當真是一條毒蛇,顧家養育了他那麼久,他反倒咬顧氏夫婦一口。

還是在顧母出事的檔口。

落井下石,非君子所為。

唐南楓心裡鄙夷,卻不得不收下資料。

她是來調查的,不能包庇任何人,哪怕自己跟明珠是好朋友,對顧家的事情也要公事公辦。

「唐小姐,這些資料你已經看過了,相信你對林珍的所作所為清清楚楚。」顧明輔一臉的得意,「我希望唐小姐能公事公辦,別為了私情影響你對這件事的判斷。不然……我會把這些資料交到上面,唐小姐也不希望走到那一步,對不對?」

唐南楓冷笑道:「你放心,我會去查林珍和顧家的事情。不過顧明輔,你就不怕顧家的人,知道你吃裡爬外,把你趕出顧家嗎?」

「這點我自然是不擔心的,唐小姐,你們不是對舉報人有保密措施嗎?只要你不說,顧家沒人知道是我做的,萬一我的消息被泄露了,唐小姐……我還是那句話,有人會幫我把這件事,捅出去。唐小姐不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你跟唐先生,是來調查A市的官員的吧?」

顧明輔嬉皮笑臉,整個人透著一股子陰戾。

活脫脫的像一隻吐著蛇信的毒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