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可是,趙宏不能把我怎麼樣!」陳天語氣無比自信。

薛冰凝眨了眨眼睛看著自己身前的陳天,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說話。

在場的所有人都用一種可憐的眼神看向陳天的位置,大氣都不敢喘,因為他們這些人也不敢得罪趙宏。

「都站在會議室外面說什麼呢?這麼熱鬧啊?」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成熟穩重的聲音從走廊處傳了過來,眾人紛紛扭頭看向了走廊的位置,一位身穿唐裝的老人身後跟著一個保鏢以及一個秘書邁著無比穩健的步伐奔著眾人的位置走了過來。 趙宏看見老人之後,連忙放下手機,然後帶著眾人奔著老人的位置走去,一邊走一邊喊道:「董事長您過來了啊?」

「啊,這是什麼情況?」老人眯著眼睛看著人群面無表情的問道。

「剛才有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窮小子把我兒子給打了,我剛準備打電話找人把這個小子處理掉,您就過來了!」趙宏彎著腰語氣無比恭敬的回了一句。

「呵呵,小趙啊,我都跟你說多少次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辦事怎麼還是這麼莽撞呢?人又不是畜生,不是你說能處理就能處理的!」董事長淡淡說道。

「我已經給這個小子機會了,但是他竟然威脅我,我也很長時間沒有……」

趙宏的話還不曾說完,老董事長便伸手推了趙宏一把,然後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語氣無比激動的說道:「恩人,您怎麼也在這裡啊?」

「剛才趙宏說要處理的那個窮小子就是我!」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眾人聽到老董事長跟陳天的對話之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當然是此時嘴震驚的還是潘穎跟趙宏父子二人。

趙宏父子此時已經完全傻掉了,因為他們能夠從老董事長的語氣中感覺到這個陳天的身份可能不是他們想象的那麼簡單的,潘穎更是瞪大了眼睛,呆如木雞,她想不明白陳天是什麼時候認識的老董事長。

別說是潘穎跟趙宏等人了,就連陳天自己都沒有想到原來今天上午他救下來的那個韓城竟然就是月星國際集團的董事長,上一世陳天根本就不曾見過韓城。

「老董事長,您認識……」趙宏上前一步,臉色十分難看的沖著韓城問道。

韓城扭頭看了趙宏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問道:「趙宏,你剛才想要對我的恩人做什麼?」

「老董事長,我……我不知道原來這個人是您的恩人,我要是知道的話,我怎麼可能……」

「啪!」

趙宏的話還不曾說完,韓城反手就是一個嘴巴抽在了趙宏的臉上。

趙宏被老董事長韓城扇了一耳光之後捂著自己的大臉,表情十分不可思議,因為他跟在韓城身邊這麼多年,還從來都不曾見過韓城如此憤怒。

「趙宏,你知道不知道今天若不是因為陳天,我可能已經死在許虎手中了,人家陳先生能一腳秒殺許虎,你覺得你找來的那些蝦兵蟹將能夠對付陳先生?今天若是我及時出現,你就要釀成大禍了!」韓城指著周宏的鼻子罵道。

趙宏表情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天,雙腿微微發顫,如果自己剛才沒有聽錯的話,陳天竟然一腳秒殺了許虎,許虎是什麼人,趙宏心裏面怎麼可能不清楚。

而潘穎呆愣楞的站在一旁,心中懊悔不已,就剛才兩個小時之前自己還拿出五百萬羞辱陳天,試圖讓陳天離開薛冰凝,現在看來自己這個未過門的女婿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人啊!

至於其他人此時已經弄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了,只能瞪著眼珠子看著人群中的陳天,此時他們明白為何剛才陳天會如此淡定自若,陳天這樣的人物確實不是趙宏能夠得罪的,光是秒殺許虎這一件事就足以震撼整個江州市,趙宏確實不配讓陳天低頭道歉。

「趙宏,你還愣著幹什麼?快點給我恩人道歉!」韓城面無表情的趙宏喊道。

「陳……陳公子,對不起,剛才是趙某我唐突了!」趙宏連忙轉身沖著陳天喊道。

「剛才我跟你說的話都記住了嗎?」陳天淡淡問道。

「記住了,記住了,您放心吧,我兒子以後肯定不會去騷擾薛小姐了!」趙宏連連點頭說道。

「記住就好!」

韓城看著陳天猶豫了兩秒鐘,然後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笑呵呵的說道:「恩人,您怎麼來我的公司了?」

陳天扭頭看了薛冰凝一眼,然後輕聲說道:「薛冰凝就是我的未婚妻,我是跟潘姨一起過來的!」

「是,陳天跟我們家冰凝從小就定下了婚約!」潘穎彷彿還不曾從剛才的事情中走出來,強擠出一個苦澀的笑容,輕聲說道。

韓城扭頭看了潘穎一眼,然後輕聲說道:「小潘啊,你還真是好福氣,竟然能找到一個這麼好的女婿!」

「是是……」潘穎額頭冒汗,無奈點了點頭,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對了,韓城當初我救你的時候,你是不是答應過我要幫我辦一件事?」陳天輕聲沖著韓城問道。

「沒錯,我確實答應過要幫恩公辦一件事,恩公現在有什麼吩咐?」韓城連忙點頭說道。

「我想要你在月星國際集團的所有股份,並且我要成為這個公司的董事長!」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在場的所有人聽到陳天話以後紛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而趙宏彷彿已經猜出來陳天的意圖,連忙扭頭看向了韓城的位置,如果此時韓城真的答應了陳天的這個要求,那他以後在月星國際的日子可能就不好過了!

也許眾人覺得陳天想要月星集團無非就是看中了月星集團財力雄厚,月星集團在江州市雖算不上頂級的大集團,但也是市值上億,如果韓城真的把他手中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轉讓給陳天,那麼陳天一眨眼便可以從一個一窮二白的窮小子脫變成一個億萬富翁,這等好事,普通人可能想都不敢想。

但是此時的陳天並非是前一世的陳天,在經歷了幾百年的修行之後,他對凡塵世間的金銀財物早就沒了興趣,在他的眼中錢無非就是一個數字罷了,如果他想,別說一個億,一千個億都手到擒來!

陳天想要月星集團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報復他前世的那些仇人,其實如果按照他現在的身手,他完全可以親自動手殺死這些人,但是他覺得這樣的報復方式實在是太便宜那些人了,他要用之前這些人對付他們陳家的方式去報復他們,讓他們也經歷一下當初陳家人所經歷的痛苦。

殺人已經無法滿足陳天心中之憤,他要做到殺人誅心。

所以說拿到這個公司無非就是陳天打擊報復李家以及江州四大家族的一個開始罷了。

韓城自然不清楚陳天心中想些什麼,但是在猶豫片刻之後,還是點頭說道:「好,既然恩公能看上我這個小破公司,那老夫現在就讓秘書起草合同,把我手底下持有的月星國際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全部裝讓給恩公您!」

「老董事長,您要慎重啊!」趙宏聽到這話嚇出一身冷汗,上前一步高聲喊道。

「慎重什麼?」韓城冷哼了一聲,然後語氣及其嚴肅的說道:「如果不是恩公出手相救,我現在已經死在沙漠裡面了,別說一個月星國際了,就算恩公想要我韓城全身家當,我也捨得拿出去!」

趙宏聽到這話以後,臉色更加難看幾分,韓城確實不在乎這個公司,但是他趙宏在乎啊,自己剛才剛剛得罪了人家陳天,現在一眨眼的功夫,人家陳天便成為了自己的頂頭上司,這種感覺簡直比吃屎還要難受!

而潘穎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雖然之前她百般看不起陳天,但是如果陳天成為了這個月星國際的董事長,那情況可就不一樣了。

陳天一旦跟薛冰凝結婚,那陳天此時手中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就會有一般是薛冰凝的,再加上她手中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整個月星國際就都是他們薛家的了!

潘穎一邊在心中打著自己的小算盤,一邊用一種異樣的眼神打量著陳天,心中對陳天薛冰凝兩人的婚事也發生了轉變。

韓城在華夏最少有五六個公司,而且規模都要比月星國際大,所以陳天想把月星國際要走韓城自然不會心痛,而且能夠用一個公司拉攏到陳天這樣的高手,他覺得這筆買賣非常的合適,轉身吩咐秘書去準備合同。

半個小時之後。

陳天跟韓城兩人簽訂好股份轉讓合同。

之前還百般看不起陳天的潘穎此時站在陳天的身後,臉上的笑容一直都不曾斷過,一口一個好女婿的喊著,讓一旁的薛冰凝表情十分無奈,不得不說潘穎這個女人見風使舵的本事確實非常了得,剛才還百般討好趙宏,此時連正眼都不看趙宏一眼。

而趙宏坐在椅子上面看著陳天的位置,面如死灰,因為他心裏面非常的清楚如果陳天拿到月星國際之後第一件事會做什麼!

「陳先生,現在合同已經生效了,您已經是月星國際的董事長了!」秘書檢查合同沒有任何問題之後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好!」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希望月星集團在恩公的帶領下能夠越來越壯大!」韓城一邊鼓掌一邊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會議室裡面的那些股東聽到韓城的話之後也紛紛開始鼓掌,他們心裏面非常的清楚,從現在開始月星國際就此易主,唯獨趙宏一人面如死灰的坐在椅子上面,臉色十分難看。

「恩人,您要不要說點什麼?」韓城笑呵呵的沖著陳天問道。

陳天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客套寒暄的話我不愛說,既然我現在是月星國際的董事長,那我就宣布兩件事吧!」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紛紛抬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趙宏也忍不住抬頭看了陳天一眼,表情非常緊張。

陳天邁著步子走到了趙宏的面前,笑著問道:「趙總,好像很緊張啊?」 「陳總,我剛才做的確實有些過分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能不能別把我副總的位置撤了?就當我求求您了!」趙宏咬著牙表情十分激動的沖著陳天祈求道。

「知錯就改,我喜歡你的態度,放心吧我不會撤掉你副總的位置!」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謝謝陳總!您的大恩大德我趙宏此生難忘,我以後為了月星赴湯蹈火在所不惜!」趙宏彷彿沒有想到陳天竟然真的放過他了,絲毫不顧及自己的形象,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沖著陳天喊道。

薛冰凝看到趙宏這個模樣之後忍不住微微撇嘴,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屑。

陳天淡淡一笑,抬頭看向了潘穎的位置。

潘穎看見陳天正在看自己之後連忙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阿姨我剛才確實有些誤會你了,是阿姨的不多,但是不管怎麼樣以後咱們都是一家人,你不會想要撤掉阿姨副總的職務吧?」

「潘姨你多慮了,只要你以後少干預我跟冰凝之間的事情,看在冰凝的面子上,我不會為難你!」陳天淡淡說道。

「陳天,你放心吧,以後你跟我們家冰凝的事情阿姨我肯定不會多管,而且我們家冰凝能找到你這樣的男朋友那可真是冰凝八輩子修來的福分!」潘穎跟之前簡直就是判若兩人,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無奈一笑,然後抬頭看向會議室裡面的所有人,輕聲說道:「你們其他人也不用擔心了,我要說的事情不是想要開除什麼人,而是提拔一個人!」

提拔一個人?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

「李叔叔,剛才我跟趙宏發生衝突的時候只有你站出來幫我說了一句話,這份恩情我記住了!」陳天看向了李立峰的位置面無表情的說道。

「陳總,我也只不過是因為當年您父親對我有恩罷了,您不用因為這件事而提拔我!」李立峰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我陳天就是這樣一個人,別人若是對我好,我肯定雙倍奉還,別人若是想害我,我肯定十倍奉還!」陳天停頓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要說的第一件事就是從今天開始,李立峰升為公司常務副總,分管財務部!」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紛紛開始鼓掌。

「還有第二件事,那就是從今天開始公司所有員工的工資上漲百分之五十!」陳天看著會議室裡面的眾人,面無表情的說道。

眾人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興奮,畢竟在座的這些人全部都是公司的高管,每年年薪最少也得百萬之上,陳天此時一口氣漲了百分之五十的工資,這對於在場的這些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可想而知。

「你們不用開心的太早,漲工資我也是有要求,下半年公司的業績要是上半年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如果做不到的話,公司所有的管理層一起滾蛋,明白了嗎?」陳天擲地有聲的喊道。

「明白了,陳總!」眾人反應過來之後連忙答應了一聲。

韓城眯著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欣賞的情緒,在韓城的眼中陳天無非就是因為身手驚人所以韓城才會一直想要討好拉攏陳天,但是此時韓城能夠感覺到陳天小小年紀在生意方面也有如此驚人手段,實屬難得。

陳天沒有因為之前的矛盾開除趙宏潘穎兩人那是告訴在場的所有人工作是工作,私人恩怨是私人恩怨,他不會混為一談。

提拔李立峰則是想要在公司內安插一個自己的眼線,這樣才更加方便陳天控制公司。

給員工漲工資但是又提出了相應的要求,這可以說是恩威並施,僅僅三言兩語就讓人從剛才公司易主的事情中走出,這樣的本事確實不是陳天這個年紀能有的。

「陳天,你到底是什麼人啊?」韓城眯著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輕聲感嘆了一句。

在韓城的眼中,如此年紀的青年根本不應該具備如此心性才對,此時陳天站在他的面前感覺根本就不是一個年輕人,更像是一個城府極深老謀深算的長者。

「明白了就好!」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說道:「行了,若是沒有其他的事情,那就散會吧!」

趙宏聽到這話以後如釋重負,連忙轉身奔著會議室外面走去,因為他現在還在擔心自己的兒子到底傷的怎麼樣了。

眾人看見趙宏離開之後,跟陳天打了聲招呼,然後也紛紛奔著會議室外面走去。 片刻之後,會議室內就剩下陳天韓城潘穎薛冰凝四人。

「小潘,你怎麼還不走啊?」韓城笑呵呵的沖著潘穎問道。

「老董事長,陳天是我未過門的女婿,這次他來江州市也是投奔我來的,所以我在等他一起回家,我早就把家裡面的房間收拾好了,我老公現在應該也已經準備好了飯菜等著我們回去吃飯呢!」潘穎一點都不覺的臉紅的回了一句。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心中暗暗感嘆道:「如果不是我成為了月星國際的董事長,潘穎可能連他們家的門都不會讓我進去吧,更不用說請我吃飯了!」

「小潘,我已經幫陳恩人準備好了落腳的地方,這些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你還是先走吧!」韓城能夠感覺到陳天其實並不是很喜歡潘穎,笑呵呵的說道。

潘穎聽到這話以後扭頭看了陳天一眼。

「潘姨,我跟韓總還有點事要聊,要不你就先跟冰凝回去吧,等以後有機會了我再去家裡面拜訪!」陳天無奈沖著潘穎說道。

「那也行!」潘穎十分開心的點了點頭,然後帶著薛冰凝離開了會議室。

薛冰凝此時彷彿還不曾從今天這一些列的事情中走出,她根本沒辦法想象之前還被自己母親百般嫌棄的陳天,此時竟然搖身一變成為了他媽媽公司的董事長,薛冰凝感覺這一切實在是太奇妙了。

「陳天哥哥!」

薛冰凝在快要走出會議室的時候,忍不住張嘴喊了一聲。

陳天扭頭看了薛冰凝一眼,然後笑著說道:「冰凝,你先跟跟潘姨回去吧,我沒有事!」

「……好!」薛冰凝看著陳天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輕輕的點了點頭轉身奔著會議室外面走去。

潘穎薛冰凝兩人離開之後,韓城看著陳天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恩公,我覺得您這種人應該不會在乎金銀錢財這些身外之物,不知恩公想要我這個公司是不是另有打算?」

「嗯!」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不知恩公想要這個公司到底是有何用意?」韓城看著陳天繼續問道。

陳天淡淡一笑,沒有說話。

「恩公,我沒有別的意思,不管怎麼樣我韓城在江州市也算是有幾分薄面的,如果恩公真的想辦什麼事情可以跟我知會一聲,我肯定儘力而為。」韓城似乎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唐突,連忙補充了一句。

「嗯,如果以後有用的到你的地方,我肯定會找你的,你不用太過著急表現!」陳天一眼便看出韓城心中想些什麼,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哈哈,老夫這點小心思在恩公面前確實不堪一提!」

韓城尷尬一笑,此時他感覺自己跟陳天說話,兩人的年紀應該對調一下才對,自己根本不像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更像是一個涉世未深的青年,而陳天則像是一個老謀深算城府極深的老人,這種感覺讓韓城心中更加懷疑陳天的身份。

韓城猶豫了一下,然後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簡單的說了兩句之後便掛斷電話,扭頭沖著陳天說道:「恩人,您對我的救命之恩,韓某此生難忘,這一個小小的公司我覺得並不能表達我對恩人的感激之情,所以我又準備了一份薄禮,還望恩人收下!」

「韓總,你實在是太客氣了!」陳天知道韓城這個人心裏面想些什麼,但是陳天並沒有一口拒絕韓城,因為他想看看韓城到底都準備了什麼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會議室的大門被推開,韓曉汐身穿一套黑色長裙,身姿優雅裊裊婷婷的走了進來,然後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陳天,咱們兩個又見面了!」

「嗯!」陳天看著韓曉汐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陳天,這是我爺爺給你的東西!」韓曉汐看見陳天的態度之後彷彿有些不悅,撇著小嘴將一張銀行卡以及一把車鑰匙還有一把房門鑰匙扔到了桌子上面,然後氣哄哄的走到了韓城的身後。

「曉汐,不得無禮!」韓城皺著眉頭呵斥了一句。

「爺爺,我怎麼無禮了啊?我那麼熱情的跟他打招呼,但是這個人竟然就回了我一個嗯字,真是太過分了!」韓曉汐抱著肩膀,表情十分委屈的回了一句。

要知道韓曉汐也算是江州市無數青年心中的女神,追求韓曉汐的人都可以從江州市排到魔都了,但是陳天是第一個用如此態度跟韓曉汐說話的男生,韓曉汐心裏面肯定非常不爽。

「小女無理了,還望恩人莫怪!」韓城表情十分尷尬的沖著陳天笑了笑。

「沒事!」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看著自己面前的東西,輕聲問道:「韓總這些東西是什麼意思啊?」

「恩人,您初來我們江州市肯定還沒有一個落腳的地方,老夫名下正好有一棟別墅可以讓恩人落腳,還有這輛車以後為了方便恩人以後出行方便的,至於那張銀行卡裡面有一千萬的現金,錢雖然不多,但是放在手中應急應該還是可以的!」韓城語氣十分自然的解釋道。 「韓總,你真是有心了!」

陳天看著韓城準備的那些東西,心中非常清楚韓城拿這些東西無非就是為了討好自己罷了,但是這些東西恰好是陳天現在缺的,所以陳天並沒有拒絕,以後他有的是機會還韓城這個人情。

「恩人不嫌棄就好!」韓城淡淡一笑,然後扭頭看了韓曉汐一眼,輕聲說道:「我知道恩人跟我這個老頭子聊天肯定倍感無趣,所以我就不打擾恩人了,讓曉汐帶著您熟悉熟悉江州市的環境,然後再去別墅裡面看看環境裝修什麼的符合不符合恩人的心意,若是哪裡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提出來,我再讓人去按照恩人的心思去弄!」

「好!」

陳天點頭答應了一聲。

「曉汐,還不快點帶恩人去別墅那邊看看?」韓城扭頭沖著韓曉汐喊道。

韓曉汐猶豫了一下,踩著高跟鞋走到了陳天的身邊,然後撇著小嘴說道:「走吧,我先帶你去買一身衣服,你現在都是月星國際的老總了,穿的如此寒酸豈不讓人笑話!」

陳天抬頭看了一眼一臉不爽的韓曉汐無奈一笑,起身跟著韓曉汐奔著會議室外面走去。

韓城看著陳天韓曉汐兩人的背影,輕聲的嘆了口氣,低聲說道:「陳天若是能跟曉汐走到一起,我韓家也許還能再上一層樓!」

離開會議室之後,韓曉汐扭頭看了陳天一眼,語氣十分不解的說道:「這麼多年了,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爺爺對什麼人這麼好,公司給你了,車子房子銀行卡竟然也都給你準備好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現在一句話,你爺爺就會把你許配給我,你信不信?」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韓曉汐說道。

「我不喜歡你!」韓曉汐兇巴巴的說道。

「現在不是你喜歡不喜歡我的問題,而是我喜歡不喜歡你的問題!」

韓曉汐聽到這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說道:「你說我爺爺為什麼會對你這麼好啊?難道就是因為你比較能打?難道這個社會不是靠腦力生存的社會嗎?能打有什麼用?」

「現在這個社會確實是靠腦力生存的社會,但是如果你的實力強悍到一定程度,世間萬事沒有一劍不能解決的,你所看見的世界跟真正的世界有非常大的差距,有些人這一生都不會意識到這個世界真正的生存法則是什麼!」陳天面無表情的解釋道。

「你就是一個莽夫!」韓曉汐十分俏皮的沖著陳天吐了吐舌頭。

無限黑暗年代 陳天無奈一笑,沒有說話,跟著韓曉汐奔著停車場的位置走去。

……

一個小時之後,韓曉汐開車帶著陳天來到了江州市最豪華的商場,古匯商場。

古匯商場並不是傳統意義的商場,除去正常的奢侈品商店之外,還包含了各種各樣的高端俱樂部,拍賣行一類的東西,能夠來這種商場的人非富即貴。

紅色的法拉利Z4再加上那精緻冷艷的模樣魔鬼一般的身材,韓曉汐一下車便吸引了無數男人的目光。

再看韓曉汐身邊的陳天,雖然模樣還算是不錯,但是身上穿的衣服實在是有些配不上身邊那位冷艷美人以及那輛外形張揚炫酷的法拉利跑車。

如果是前一世的陳天,面對眾人那不屑的眼神可能會心生幾分自卑,但是此時的他,在經歷了前世幾百年修行后,根本不會在乎那些凡夫俗子的目光。

韓曉汐古匯商場之後,隨便找了一家國際大牌男裝店,然後拽著陳天走進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