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呵呵,好,說吧!你想去哪裡玩,我就單獨陪你一個星期……」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

「真的啊!太好了,我想去日本的北海道……」艾琳娜這個時候高興的說。

「好,我們就去日本,陪你一個星期……」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摟著艾琳娜,笑著說。

「太好了……」艾琳娜這個時候在黃然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滿臉的幸福,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對於艾琳娜他心中是有愧的,艾琳娜為了自己付出了很多,如果沒有梅隴家族的支持,就沒有自己的今天,而艾琳娜更是為了自己付出了很多……

飛機從非洲的另一個國家轉了一下,黃然和艾琳娜也坐上了去日本的飛機,既然答應了艾琳娜要好好陪她一個星期,那麼這一個星期就好好的陪她,對於日本黃然也很期待,艾琳娜滿臉的笑容看著黃然,眼睛都出了水,黃然看著艾琳娜,輕輕的笑了笑「日本,我來了,不要讓我失望啊……」黃然心裡輕輕的說,自己在日本政府眼裡,是一個及其可惡的傢伙,自己去日本肯定瞞不過日本政府,這次的日本之旅,肯定會很熱鬧…… 在魚山村忙了五六天,唐小芯終於啟程回粵城。

她一到家裡(也即是店裡),柳小玉立即告訴她,她不在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件大事,馮小紅拿萬家結算擺酒的錢,一直不肯結算,王海燕就到萬家要錢,結果這件事鬧得人盡皆知,萬家的人都很生氣,還揚言都不想與唐家當親戚了,最後馮小紅沒皮沒臉地去粵香大飯店結算。

當然,這一段時間裡頭馮小紅每天都到這裡堵唐小芯,也不信她們說唐小芯回鄉下去。

唐小芯輕哼了一聲,「隨她,她要是敢來,我就敢問她臉皮是什麼做的,這麼厚,刀槍不入。」

柳小玉很贊同她的話:「是呀!要是一般人,早已經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偏偏馮小紅還往裡頭鑽,我看她呀,就是鑽到錢眼裡,出不來了。」

寒暄了一陣子,唐小芯帶著幾件衣服回屋裡去,將衣服擺放好,喝一口水,坐幾分鐘,眼看就要到兩個孩子放學的時間,她拎著手提的布袋子,裡頭她特地放了幾塊錢,想著等會見到兩個孩子,給兩個孩子買吃的。

唐小芯剛離開店裡,馮小紅後腳就到店裡。

這次她直接言明:「你這次別再欺騙我,有人看見唐小芯回來的。」

馮小紅不顧柳小玉的阻攔,她執意要踏入後院尋找唐小芯。

她還摸到了唐小芯的主卧,見門還上了鎖,她拍了拍幾下,還大喊了唐小芯的名字。

亦步亦趨跟著她的柳小玉,看見這樣,既無奈又不耐煩:「你好歹也是長了一雙眼睛,門都反鎖了,人肯定是不在家,你拍了門板幹嘛呢?」

聞言,馮小紅兇巴巴轉身:「唐小芯去哪裡了?」

「我只不過是個打工的,我怎麼知道老闆去哪裡了?」

「你別以為讓唐小芯躲了今天,就能躲過了明天,我告訴你,我天天來,我非要找她理論不可。」

柳小玉不禁對她翻白眼:「請問你有什麼好找小芯理論的?原本結賬的錢就不是你的,現在把錢交出去了,這也是很正常的,你找小芯,難道就可以改變什麼了嗎?」真是蠻不講理。

「這是我和唐小芯的事,與你無關,你插什麼嘴?」

面對像瘋狗一樣,逮誰就要誰的馮小紅,柳小玉鄙夷撇了撇嘴,心裡對馮小紅越來越多的不屑。

接下來馮小紅去哪,柳小玉亦步亦趨,馮小紅生氣破口大罵,她也不插嘴,就干站著,直到馮小紅鬧累了,沒皮沒臉的走了,她又再回到店裡,繼續做事。

……

唐小芯一接到兩個孩子,首先第一件事就是去方家,打算只會李香蘭一聲,讓她不用再幫自己接孩子了。

然而,就在半路唐小芯就偶遇了李香蘭,兩個人就閑聊起來,回方家的路上,唐小芯特地給方家買了豬肉和青菜,還給兩個孩子一人買一包酸梅子吃。

到了家裡,小檸檬和俊哥兒主動跟方鴻維說說笑笑,讓方鴻維陪著他們玩。

唐小芯就去幫忙做飯。

席錦琛一下班就跟往常一樣來了方家,卻見到唐小芯,他微怔,隨即嘴角一勾,笑容越來越燦爛,就摻雜著可見的溫柔,「你回來了!我還以為你還要過兩天才回來了!」

唐小芯無奈笑道:「沒辦法,我想兩個小傢伙了!」要是以前,她真的不敢想象自己會是如此的想著別人,現在不但會經常兩個小傢伙,還會想著此時此刻眼前的男人。

「難道你就沒想我了?」

唐小芯嘴角一勾,嬌艷至極,卻沒說話。

看著她,席錦琛似乎知道她在想什麼一樣,沒再非要追問她答案。

晚上九點,唐小芯和席錦琛躺在自家的床上,唐小芯偎在他胸膛前,席錦琛摟著她腰。

她就會與他說起自己將來的打算。

席錦琛聽著,時不時會給她一點意見。

夫妻此時此刻內心是平靜,也是幸福的。

……

唐小芯心中有了計劃,就打算開始實行,所以,天一亮,她就跑到了工廠,召集王海山、梁旺牛等人開會。

商量如何將鴨脖子包裝,如何打造出美味的鴨脖零食。

討論到了最後,梁旺牛惋惜說道:「就是咱們的活鴨子不多,要是多的話,咱們就可以大展拳腳了。」

「現在我們開會說的這些,就是未來的計劃,再過一段時間,養殖的金定鴨也可以宰殺了,這些不僅僅是可以給加盟商供一段時間,還可以加工成零食,現在粵城也有好幾家大型的超市,這些都是國外友人開的,如果有辦法上了這樣的超市,那咱們以後的銷路就不用發愁了。」

散會後,齊貴進找上來,送來了一批活鴨子,唐小芯也將之前的數目一塊結了給他,在送走齊貴進時,還叮囑齊貴進再多收一些活鴨子。

「小芯姐,我比你還想收更多的活鴨子,誰不想賺錢呀!」齊貴進開玩笑地說。

剩唐小芯一人時,她覺得她目前不得不還要將養殖場擴大,養殖的鴨子數目也要增多。

但以她目前的實力,要一下子同時進行的話,資金就會有點吃力。

資金就是一個大難題了。

找人借錢,或者合資,也是解決不了眼前的燃眉之急,想來想去,她決定了跟銀行貸款。

之前她不記得聽誰說過,開養殖場或農場的,國家是有扶持政策,還會派專家親自指點,貸款的利息也會很便宜。

如果要是將這件事能辦成的話,一切問題迎刃而解了。

但是,要找誰搭線呢?

她仔細想了想,她決定還是要找她外公商量一下。

方鴻維一聽她說這件事,他是非常支持她的決定,於是就親自為唐小芯搭橋牽線。

終於讓唐小芯這件事成功辦了下來,她正高興呢,馮小紅就跑到她眼前晃動,還說,唐秀秀在萬家日子過得不好,非要找她負責。

唐小芯冷笑:「唐秀秀她是我誰?她在萬家過得好與不好,跟我沒關係,我憑什麼為她負責?馮小紅,我覺得你搞錯了對象,你就應該去找萬雲輝負責才對。」 日本北海道,四季景色伊人,農田、大海、溫泉,讓人們流連忘返。艾琳娜和黃然兩個人來到了北海道,兩個人第一次來日本,對這裡都充滿了好奇,特別是艾琳娜,臉上更是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有黃然陪著自己,她感覺自己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呵呵,好漂亮啊!我們下去洗溫泉吧!」艾琳娜看著眼前這個巨大的溫泉,大聲叫喊著。兩隻眼睛看著黃然,眼神中透漏出一種渴望……

「好啊!」黃然看了看艾琳娜,笑著說到,然後慢慢的走了過去,用手試了試水溫,輕輕的點點頭。

「呵呵,太好了……」艾琳娜來到黃然的身邊,輕輕的在黃然的臉上親了一口,幸福的笑了笑。

再黃然和艾琳娜遊玩的時候,日本一所軍事基地裡面,卻在激烈的討論著。

「山本將軍,太子進入了我們日本,這可是我們復仇的大好機會啊!我們一定不能放棄啊!」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臉上陰沉沉的,一看就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物。穿著一身軍裝,說起太子他的臉上更是怒意十足。

「伊藤,我知道太子使我們大日本帝國的仇人,但是他的實力,你應該有所了解吧!你也應該知道他現在在中國政府心中的地位,而他這次公開出現在日本,如果他有事了中國政府不會善罷甘休的……」老將軍這個時候看著下面的人,輕輕的說。

「可是將軍,難道我們就不報仇了嗎?他從我們日本撈走了多少錢,還有我們的特戰隊員也死在他的手裡面,就連櫻花公子都死在他的手裡面,難道我們就這麼放了他……」年輕人這個時候氣憤的說,牙齒咬的吱吱響。

「是啊將軍,我們不能這麼久放過太子,對了,剛才我手下得到一份重要情報,我還沒有來得及跟你說……」這個時候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看上去很穩重,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他也是日本情報機關的負責人。

「什麼情報……」老將軍看著年輕人,慢慢的問。

「據我們的情報員彙報,太子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黑客小鬼,也就是盜走我們三菱重工資料的那個黑客……」年輕人慢慢的說,兩隻眼睛看著老人。

「什麼,千真萬確……」老人這個時候看著年輕人,臉上布滿了嚴肅。

「對,千真萬確,將軍還記得前些日子我們進攻中國的地下基地的事情嗎?那次太子正好在那個基地裡面,所以我們那次的行動失敗了,也就是那個時候,他的小鬼身份才曝光……」年輕人慢慢的說。

「八嘎,太子、小鬼,我這次一定不能饒恕你們,伊藤,讓甲賀過來……」老人這個時候徹底的憤怒了,小鬼這個名字在他的心裡比太子更可惡。

「嗨……」伊藤這個是大聲的喊著,然後退出了房間。老人這個時候憤怒的看著下面人,拳頭緊緊地握著。

「親愛的,這裡的溫泉泡著好舒服啊……」艾琳娜這個時候依偎在黃然的胸膛,輕輕的說,然後用手輕輕的撫摸著黃然的胸膛,臉上充滿了幸福的笑意。

「呵呵,喜歡我們就多泡一會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把艾琳娜緊緊的樓進懷抱,艾琳娜這個時候抬起頭,然後轉了一下身,坐在黃然的腿上,輕輕的笑了笑,兩隻胳膊摟著黃然的脖子,臉上充滿了笑意。

「恩……」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哼了一聲,艾琳娜這個時候摟著黃然,身體卻在水裡面慢慢的運動著,黃然的慾火這個時候徹底被艾琳娜的大膽行為個挑了起來,一把露出了艾琳娜……

激情洋溢在這個天然溫泉裡面,還好周圍沒有其他人,要不然這可是免費的AV。

「呼……」艾琳娜輕輕的舒了一口氣,臉上充滿了紅潤,剛才的放蕩讓她飄飄欲仙,兩隻眼睛曖昧的看著黃然,黃然也笑了笑……

「你這個死丫頭,你都不知道害羞……」黃然輕輕的在艾琳娜的鼻子上輕輕的颳了一下,然後笑著說。

「害羞什麼,這在日本很流行的,就是被別人看到他們也不會有什麼反應的……」艾琳娜這個時候仰起頭,得意的說著。

「你啊……」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緊緊地摟著艾琳娜。

「將軍……」基地裡面,一個四十歲左右的男子,穿著黑色的和服,腳上穿著木屐,腰上還掛著一把古樸的日本刀,看上上好像中世紀的武士。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氣勢,好像一個隨時都會消失的人。

「甲賀先生,我今天找你來,是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你……」山本這個時候嚴肅的說,從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他對眼前這個人很尊敬。

「將軍言重了,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秀男一定辦到……」甲賀秀男這個時候趕緊低下頭,客氣的說著。

「呵呵,這個人你認識嗎?」這個時候山本打開大屏幕,裡面露出黃然的照片,帥氣的長相讓甲賀秀男一愣,然後表情又恢復了往常,但是眼睛裡面卻露出一點憤怒……

「認識,我的小徒弟就是死在他的手裡面……」甲賀秀男輕輕的說,語氣中透漏出一點點難過。

「對不起,提起你的傷心事了。 萌妻逆天:狼性總裁吻上癮 這個人,現在來到了日本,我希望甲賀先生能把他永遠的留在日本。」山本慢慢的說。

「嗨,我這就安排人去辦……」甲賀秀男慢慢的回到到。

「那我就在這裡等候甲賀先生的好消息,小心行事……」山本慢慢的說,甲賀秀男去轉身離開了基地。

「親愛的,我怎麼感覺有人跟蹤我們啊!」艾琳娜和黃然走在山間,看著眼前美麗的景色,然後輕輕的說。

「呵呵,從我們進入北海道以後,就有人跟蹤我們,現在一共六個人,不用管他們……」黃然輕輕的說。

「啊!我怎麼沒有發現啊!」艾琳娜這個時候驚訝的說,自己的實力也不錯,按道理說她應該能發現啊!

「因為他們不是一般人,我如果猜得沒錯的話,這批人應該是忍者,你的實力不錯,但是要想發現這些專門跟蹤人的忍者,還是很難發現的。」黃然淡淡的說。

「哦,那我們在溫泉,他們也看著嗎?」艾琳娜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來自己在溫泉的瘋狂,趕緊問到。

「看到了啊……」黃然看著艾琳娜,理所當然的說。

「啊!你怎麼不早說啊!羞死人了……」艾琳娜這個時候輕輕的打了黃然幾下,慢慢的說。

「不是你說這事在日本很正常嗎?」黃然笑了笑,輕輕的說。

「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再說我們又不是日本人……」艾琳娜這個時候看著黃然,埋怨的說到。

「呵呵,好了,他們沒有看到……」黃然輕輕的說,雖然自己進入日本不久那些忍者就開始跟著自己,但是在溫泉的時候,黃然耍了一點小把戲,他從神秘之地學的陣法算是派上了用處,隨意的丟了幾顆石子,就能讓那些跟蹤自己的人看到不同的場景。

「哎呀,你壞死了……」艾琳娜聽到黃然的話,輕輕的說到。

「呵呵,艾琳娜,估計我們在日本這段時間不會平靜了……」黃然輕輕的說,然後和艾琳娜慢慢的走著。

「呵呵,我們本來就是玩的,看風景時間長了也無聊,有時候找點刺激也不錯,呵呵……」艾琳娜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然後看了看黃然。

「也是哦!那我們就在日本好好玩……」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繼續的走著。

「對了,我們是不是把後面的那些人給解決掉啊!跟著我們,煩死了……」艾琳娜這個時候向四周隨意的看了看,然後笑著說。

「好啊!把他們引到山上,這裡人太多……」黃然輕輕的笑。

「太好了,我們走……」艾琳娜高興的笑著,然後向山上跑去,黃然笑了笑,也追了上去。在他們剛跑,就有六個神秘的身影在書里裡面穿梭著,跟進了大山……

「恩……」一名忍者輕輕的皺了皺眉頭,剛才目標還在這裡呢,怎麼轉眼間就消失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然後認真的看著周圍,但是在他頭上的樹枝上,黃然低著頭,滿臉微笑的看著他。

「找什麼呢!」黃然的聲音傳了出來,那個忍者迅速的抬起頭,就看見一個身影飄了下來,忍者反應的速度也很快,手裡瞬間就捏了幾枚忍者鏢,但是還沒有來得及發出去,就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痛,自己看到了身後的世界,然後就失去了知覺,黃然的身影又消失在叢林中……

一名忍者小心翼翼的跟著艾琳娜,艾琳娜背對著那個忍者,臉上卻輕輕的笑了笑,不知道何時,她的手裡面竟然多了一把精緻的小手槍,這把小手槍是自己特製的,用的材料也是最新材料,機場的安檢根本就檢查不出來……

艾琳娜臉上輕輕的笑了笑,雖然自己背對著那個忍者,但是那個忍者的位置自己已經能確定,輕輕的搖了搖頭,艾琳娜猛的回頭,那個忍者也被艾琳娜的猛回頭下了一跳,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胸口一痛,然後就看看艾琳娜輕輕的吹了吹手裡的小手槍,最後失去了知覺……

黃然的身影在山上飄蕩著,輕輕的捏碎最後一名忍者的脖子,黃然輕輕的笑了笑,然後提起那個忍者的屍體消失在山上,艾琳娜看著眼前的六名屍體,只有一名是自己殺死的,其他五名全被黃然神不知鬼不覺的給幹掉。黃然不知道從哪裡弄來幾根藤條,把六具屍體掛在一棵大樹上,猛的一看好像上吊自殺了一樣,艾琳娜看著眼前的一幕,也輕輕的笑了笑,黃然點了點頭,兩個人就消失在樹林裡面……

(今天是鮮花雙倍的第一天,笑笑也厚著臉皮求花了!今天爆發,多多出花花,嘿嘿……) 「就是因為你讓王海燕去萬家要錢……」

「王海燕去要錢,也是天經地義的事,萬家欠飯店的錢。」

「你……」馮小紅她怎麼都沒想到唐小芯會這麼狠,居然讓王海燕上萬家要錢。

「要我說,唐秀秀在萬家過得不好的真正原因在於你,當初萬家把錢給你,目的也是為了讓你幫忙把賬結了,你倒好,把錢都給私吞里。」

「我……」馮小紅一時語塞。

當初她明明就是想著將這筆錢當作唐小芯給唐勇銘的生活,沒想到唐小芯居然反過來不想給生活費了。

所以她才氣不過了,乾脆就把錢收在自己口袋幾天,還想著緩一緩,說不定她就可以再出其他的好辦法,結果王海燕上萬家這麼一出,打得她措手不及,就連自己女兒在萬家的聲譽。

現在她是腸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就不跟唐小芯鬥了,她根本就鬥不過唐小芯。

哪怕是現在她故意找茬,她都不是唐小芯的對手。

馮小紅硬著頭皮:「我不管了,你現在害了我們家秀秀,在萬家都抬不起頭了,更別說以後秀秀會有錢給我們,秀秀沒錢,唐小芯你必須要給唐勇銘生活費,不然我們都活不下去了。」

聞言,唐小芯嘴角諷刺一勾,原來這才是重點。

「沒錢!」

馮小紅見她冷冰冰地吐了兩個字,似乎被刺激到了某一點,急跳腳:「唐小芯你怎麼可能沒錢?你店裡的生意這麼好,還有工廠那邊都賺了那麼多錢……」

「我說了,我沒錢就是沒錢,你以後也別再來了,首先你不是我親媽,更不是我誰,你的身份也就只有唐勇銘承認而已,你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你要是再敢來這裡鬧,我就報公咹,讓人抓你。」唐小芯瑩眸透著薄涼,好整以暇地看著馮小紅:「我是說得到,做得到。」

看著她,馮小紅暗暗心驚,突然想起自己最近的行為,也確實是有點不符合她的身份,也有可能是她被氣得失去理智了,才會衝動敢做出這樣的事。

理智漸漸回籠后,馮小紅也就不敢再說些什麼,灰溜溜地離開了。

不過這次她對唐小芯又加深了印象——冷血無情。

正好今天,唐秀秀找了借口,回了一趟娘家。

「媽你就別再去找唐小芯了,你根本就不是她對手,更何況咱們還有把柄在她手裡呢,她要是一不高興,把咱爸的事情鬧大了,對咱們誰都沒好處。」哪她現在是對唐小芯咬牙切齒,她也都只能忍著。

這件事被她這麼一提醒,馮小紅覺得背脊一涼,額間冒起了冷汗,心臟七上八下,呼吸聲也略大,幸好唐小芯沒有提這件事,要是一提,指不定她和唐勇銘之間會鬧成什麼樣了。

唐秀秀話鋒一轉:「媽你前一陣子經常去找唐小芯,唐小芯她到底是去哪裡了?你知道嗎?」

「她還能去哪了,應該就是回鄉下去了吧!」

「她這邊這麼忙,還跑回鄉下去,幹嘛?媽你知道嗎?」

「我哪知道呀!」

「……」既然不知道就算了,不過她也可以回去跟萬家有交代了。

萬家

萬海良皺著眉頭:「你就只打聽到這麼一點消息?」

「不好意思,爸!我已經儘力在打聽關於唐小芯的消息了,不過以後我還會繼續留意唐小芯的行蹤,會及時告訴爸的。」

她媽的事在萬家一鬧開,萬海良也就當面跟她挑明了,他之所以會讓萬雲輝娶自己,完全都是因為她還有利益價值,是想讓她監視唐小芯,打聽唐小芯的事,最好是想盡一切辦法,將最近唐小芯工廠出的新品秘方弄到手。

而她也是為了鞏固自己在萬家的地位,她只能答應了萬海良。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你房裡待著吧!」

唐秀秀輕輕點了頭,步伐緩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間。

萬雲生:「唐小芯回鄉下大致應該是為了活鴨子的事吧!」

「肯定也是這樣。」

「那咱們之前的動靜,不是對唐小芯而言,不痛不癢了?」

「怎麼可能。」多多少少都是會受到影響的。

萬雲生建議:「要不然咱們乾脆也推出新品得了,就用做滷味的食材,味道應該是差不多。」

「關鍵是咱們手上的活鴨子也不多,一旦推出新品,那就必須要保證銷售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