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因為潼關被阻,鍾繇統領數千殘兵,會同劉雄鳴、胡遵以及另外幾個各家子弟統領千餘士卒,東出武關,向北繞道,前往許昌。

而馬謖統領剩下的五千軍隊,手下除了邢道榮、賀雲、方山這三員大將,又多了鍾岳、楊奎、張壯、傅力四個將領,實力不俗!

但因為這些軍卒並沒有經過系統同訓練,協同作戰能力差,真正的戰鬥力並不高。

因為胡家給劉雄鳴提供了足夠的糧草軍資,全部囤積在這個只有幾戶人家的小山村,馬謖並不急於出兵襲擊武關,而是繼續留在村裡,再次整編軍隊,並進行系統訓練。

同時,馬謖派出很多斥候,監視武關的動靜,並前往潼關打探雙方交戰的情報,準備在關鍵之際出兵,助馬超一臂之力,已盡盟友之力。

……

……

曹操領軍在潼關外建營立寨,馬超並沒有出兵騷擾攻擊,而是飛速通知韓遂等人,讓西涼聯軍一起前來潼關迎戰。

三天以後,曹操率領三寨大小將校,點起三萬精兵,殺奔到關隘前。韓遂、馬超也想要與曹操決一死戰,剛好領軍下關,兩軍相遇,各布陣勢。

曹操出馬於陣門旗下,看到西涼之兵,三萬有餘,人人勇健,個個英雄。

突在前面的軍隊,是馬超本部的一萬精銳大軍,組成一個錐形陣,陣勢整齊,軍容鼎盛,應該是進攻的主力。

右面靠後,是韓遂的一萬大軍組成的軍陣,陣法錯落有致,是一個攻守兼備的大陣。

曹操眼光獨到,一看就知道韓遂應該是前來掠陣,表示他不會主動出手攻擊,但也會護住馬超的右翼,是一塊難啃的骨頭,曹操心裡一動,通知曹仁也不要主動去攻擊韓遂的陣勢。 西涼軍左面靠後的騎兵方陣,是由侯選、程銀、李堪、張橫、梁興、成宜、馬玩、楊秋八部騎兵組合而成的,兵力大概一萬五左右,是三個陣型中兵力最多的一個。

這個陣型也是韓遂吩咐擺下,顯然,他是想用優勢兵力沖開曹操的右翼。

這個陣勢雖然還算整齊,但顯得有些鬆散,一看就知道軍士之間的配合缺乏默契,曹操心中有了定計,準備一會開戰,集中力量從馬超左翼突破。

西涼軍雖然在軍力上只是略多於曹操,但清一色的精銳騎兵,而且馬超所部剛在潼關大勝曹洪,部下士氣高漲,戰鬥力高出曹軍不少!

曹操向馬超望去,見他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抹朱,腰細膀寬,聲雄力猛,白袍銀鎧,手執長槍,立馬陣前;上首龐德,下首馬岱。

曹操暗暗稱奇,他的愛才癖發作,心中沒來由對馬超添了幾分喜愛!

馬超在西涼可謂聲名遠播,尤其是在羌族的威望很高,曹操曾經幾次徵召馬超入朝為官,但都被他拒絕,心中頗為遺憾,不得已才召馬騰入朝。

現在馬騰被曹操斬殺,他與馬超有殺父之仇,心知再難獲得馬超的忠心投效,但他還是忍不住愛才執念,還是想要試一試,縱馬向前,對馬超勸說道:

「馬將軍,你是漢朝名將之後,世代接受朝廷恩惠,不思報效朝廷,已經是大不應該,何苦還要造反作亂?如果你能夠幡然悔悟,我當起湊皇上,不但赦免你的罪名,還要重用於你,讓你為朝廷平賊立功,安享榮華富貴!」

聽了曹操堂而皇之的鬼話,馬超氣的咬牙切齒,想起父親和兄弟都死於曹操之手,恨聲罵道:

「曹阿瞞,你名為漢相,實為漢賊,欺君罔上,罪不容誅!你無故殺害我父弟,我與你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能夠剷除你這國賊,我豈能貪圖官位和榮華富貴!我恨不能生吞活剝了你,豈能與你這種亂臣賊子共事!」

罵聲剛落,馬超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憤和怒氣,驟然挺槍躍馬,直奔曹操殺了過來。

曹操雖然武功不弱,自然不會親自與馬超斗將,他轉身退後並一揮手,背後的大將于禁挺槍出迎。

兩馬交戰,斗得八九合,馬超愈戰愈勇,于禁力氣不加,拍馬敗回本陣。

馬超隨後追趕,張郃飛馬而出,舉槍攔住馬超,兩人交戰二十回合,張郃抵敵不住,敗回本陣。

李通看馬超追趕張郃甚急,斜刺里出馬攔住,馬超心中怒極,力氣倍增,奮起神威,數合之中,一槍刺在李通頸部,落於馬下,生死不知。

曹操一見斗將不利,就準備亂戰,他把手一揮,曹仁舉起令旗一陣舞動,曹軍突然變陣,放開一條通道,曹操轉身隱入大陣之中。

在密集的鼓聲中,曹仁身後的一萬騎兵,分成兩個五千隊,一隊緩步前行,似乎是要出擊,一隊往後轉到了右翼夏侯淵的后隊,兩人一左一右開始出擊。

而中路的曹操,已經組成堅固的防禦陣型,最前面是重步兵組成長槍方陣,專門用來阻擋騎兵衝鋒的。

曹操轉入陣中以後,重裝步兵之前,還擺設了三排面目猙獰的鹿角拒馬,明顯是要死守。

馬超一見曹操躲起來了,自己緊追不上,就把槍望后一招,他身後的精銳騎兵緊跟著衝殺過來,想要一鼓作氣沖開曹操的防禦陣,只有龐德帶領兩千精銳,守住本陣。

但騎兵衝到拒馬之前,有上百騎連人帶馬摔倒在地,而撞壞的拒馬,被及時更換,無法沖開曹操中路的重兵防禦。

馬超無計可施,只能拿出弓箭,與曹軍對射,等到兩翼的韓遂打開局面。

中路進入相持,相互對射,偶爾有軍士人被流矢射中,發出痛呼聲。

曹操左翼的曹仁帶領騎兵首先出擊,但韓遂恍若未見,按兵不動。

曹仁的衝鋒看似氣勢洶洶,其實也只是做樣子,他飛馬到了韓遂陣前一的箭之地,曹仁勒馬向後一揮手,數千騎兵慢慢地停在他的身後,陣型整齊不變,與韓遂遠遠對峙。

韓遂身後的閻行,幾次想要領兵迎擊,都被韓遂止住。

韓遂經驗老到,從曹仁騎兵奔跑的姿勢和速度已經看出,曹仁並不是真的過來沖陣,因此並不害怕。

騎兵的殺傷力,就在他的速度和視覺的衝擊,騎兵對陣,是典型的狹路相逢勇者勝!

如果是靜止不動的騎兵,其實比步兵強不了多少,照樣擋不住騎兵的衝擊,也就是逃跑的速度要快一點而已。

但騎兵一旦開始衝鋒,就只能一往無前,沒有辦法及時停止!因為一旦停下來,很容易被後面同伴的衝倒,死的不明不白。這和高速公路上急剎車是一樣的效果。

所以,騎兵出擊的經驗非常重要,韓遂其所以敢冒著被沖亂陣型的危險也不派兵迎擊,是在表明一個態度,發出了一個信號:「我們之間是可以談判的,並不見得要拼過你死我活!」

中路的馬超,被重步兵拒馬陣攔住,還是不太死心,不時派出小隊騎兵進行試探性的衝擊,意圖打亂曹軍的節奏,尋找破綻。

曹操左翼的夏侯淵,擅於長途奔襲,對騎兵的使用頗有獨到之處,他接到的命令是先衝垮馬超左翼的方陣,然後與中軍配合圍攻馬超。

看到夏侯淵沖陣,楊秋等八部兵馬自然不會束手待斃,也幾乎同時發動了攻擊,雙方在一個非常狹窄的地帶,開始混戰不休。

曹軍勝在配合熟練,互相照應,而西涼騎兵的個人能力略高一籌,雙方你來我往,互有折損,進入了艱難的相持階段。

雙方鏖戰不已,半個時辰過去,折損越來越大,眼看手下健兒一個個倒下,楊秋等八人心裡都在滴血,而曹操也有些承受不住了,首先下令變陣。

曹操還是老辦法,在關鍵時刻用出了他的殺手鐧,用虎豹騎沖陣。

在蒼涼的號角聲中,中軍陣前的重裝步兵向兩面分開,放開一個通道,在沉重的馬蹄聲中,五百全身披掛的虎豹騎,在曹純的率領下衝出,直奔對面馬超的騎兵陣。

快速衝擊的虎豹騎,可以輾軋一切其他兵種,曹操用在戰場上,可謂無往而不利,只在當陽河邊有過一次敗績。

看著快速逼近的虎豹騎,馬超也是心中也有點發寒,因為他的騎兵照樣抵擋不住。

好在馬超和馬岱早有準備,他的騎兵訓練有素,在間不容髮之間,分別跟隨著馬超和馬岱,向兩面躲開,把虎豹騎從中間放了過去。

馬超專門研究了破解曹操虎豹騎的方法,早就躍躍欲試,自然技不止此。

馬超和馬岱的騎兵劃了一道美妙的弧線,分而複合,躲開了拒馬的攔截,從虎豹騎出來的通道,快速殺入步兵陣,被騎兵從裡面攻擊,堅固的步兵陣很快土崩瓦解。

而一直按兵不動的龐德,看到迎面而來的虎豹騎,並沒有躲避,而是一揮手,兩千騎兵都縱馬向前,把手中的長槍投射出去。

黑壓壓的長槍,鋪天蓋地射向虎豹騎,虎豹騎折損大半,一轉眼,龐德的兩千騎兵就把兩百多虎豹騎淹沒。 但在龐德的包圍圈中,虎豹騎反而露出了他的獠牙,曹純在另外兩名戰友的配合下,牢牢纏住了龐德。

其他虎豹騎如虎入羊群,在兩千輕騎兵的圍剿下,橫衝直撞,虎豹騎僅僅損失了十餘騎,就擊潰了馬超手下最精銳的騎兵,衝出重圍。

但這些的虎豹騎,因為體力消耗很大,也不敢戀戰,與夏侯淵合兵一處,往大營方向撤退。

馬超帶領的西涼騎兵氣勢威猛,衝過重步兵的封鎖線以後,如入無人之境,曹操手下將佐雖多,但還是抵當不住。

馬超、馬岱,還有從後面追上來的龐德,按照最初的安排,實施擒賊擒王的「斬首」戰術,各引百餘騎,緊緊盯住曹操的旗號,直入中軍來捉曹操。

剛開始的時候,曹操在在衛隊的保護下進退自如,但等到軍陣被擊潰以後,敗軍如潮水般的湧來,把他與衛士們全部衝散。

曹操一個人被裹在敗兵之中縱馬奔逃,忽然聽得西涼軍在後面大叫:

「抓住他,穿紅袍的就是曹操!」

曹操可不想被眾人盯牢了,果斷脫下身上代表身份的紅袍官袍,露出穿在裡面的輕衣軟甲,繼續往人少的方向急逃。

沒過多久,就有一個西涼士卒高高舉起了從地下撿到的紅袍,馬超情知曹操已經脫下官服逃跑,連忙問馬岱道:

「曹賊還有什麼顯眼的地方?」

馬岱回憶了一下,提醒馬超道:

「曹操因為喜愛關羽,也仿效他留下了一綹花白的長須!」

馬超也想起來了,連忙讓身邊的士卒們大聲通告,曹操還沒有從敗兵的擁擠中脫身而出,又聽得後面的西涼士卒大聲喊聲大起:

「拿住留長髯者,那是脫了官服的曹操!」

穿越九零:福妻好運來 自從虎牢關溫酒斬華雄以後,曹操就是不折不扣的關羽粉絲,留著這長須很有些年頭了,常常引以為傲!

他雖然珍惜自己的長須,但害怕被馬超士卒盯上,性命難保,還是把頭轉到暗處,抽出腰上佩帶的寶刀,非常肉痛的把那綹長髯一揮兩斷,把割下的花白長須甩向遠處。

西涼軍中有一個士卒眼神很好,老遠看到似乎有人在揮刀剃鬚,又見空中毛髮飄揚,更加篤定,立即將曹操割髯之事告知馬超。

馬超自然不想讓曹操從自己手下從容逃脫,馬上令手下士卒改口喊道:

「拿住留短髯者,那是曹操割了長須!」

那些敗兵聽到曹操如此狼狽,更加不敢停留,匆忙之中看到曹操的短髯,害怕魚池之殃,紛紛避開曹操逃跑。

曹操也聽到了西涼士卒的叫喊聲,獨自一人埋頭逃跑,看到散落滿地的旗幟,順手扯起一面綠旗,撕下旗角,包頸而逃。

因為身邊人越來越少,曹操也越走越快,眼見大營就在眼前,他才略微鬆了一口氣,放慢了逃跑速度。

忽然,身後馬蹄聲響起,一騎急速趕來,曹操回頭一看,正是馬超來到。

曹操大驚失色,回顧身旁,並沒有一個衛士相隨,只得用馬鞭不停抽打馬匹,奮力逃往營中,馬超在後面厲聲大叫道:

「曹賊休走,且吃我一槍!」

聽到長槍舞動的風聲已近後背,曹操驚得馬鞭墜地,眼看馬超就要趕上,從後面使槍挑向曹操後背。

剛好路邊有一顆大樹,曹操拍馬繞樹而走,馬超長槍刺出,用力過猛,一槍刺入樹中頗深;急切不能拔出,等他用力拔下時,曹操已經走得遠了。

馬超不舍,只顧縱馬趕來,從山坡後面轉出一員大將,大聲喝道:

「馬超休得傷吾主,曹洪在此!」

言罷,輪刀縱馬,攔住馬超去路,曹操才得以走脫。

因為關心曹操的安危,曹洪勇氣倍增,死死纏住馬超不放,居然大戰四、五十回合,不分勝負。

看著曹操安全進入營中,曹洪一口氣鬆了下來,再也抵擋不住馬超疾風暴雨般的攻擊,漸漸刀法散亂,氣力不加。

馬超心中恨極曹洪,殺招頻出,曹洪想要脫身而不能,眼看就要折在馬超手下。

剛好夏侯淵引數十騎趕到,馬超一看部下軍卒都在追殺落單的敗兵,附近只有自己獨自一人,恐寡不敵眾,被眾人所算,乃撥馬而回。

夏侯淵正在滿戰場尋找下落不明的曹操,也沒有追趕馬超,連忙向曹洪打聽曹操去向。

從曹洪口中知道曹操已經脫險,夏侯淵才放下心來,與曹洪一起回到營寨。

原來,曹洪因為潼關兵敗被處處罰,名義上是被貶為中軍衛士,但有了曹操將功折罪的承諾,這只是暫時的。

這次曹操出征,曹洪本來是想要跟隨在曹操身邊的,也好戴罪立功,官復原職。

但這次是曹操出征西涼的第一陣,他卻不想曹洪跟去,害怕這個敗軍之將不吉利,就把他單獨留在軍營。

曹洪在營中百般無聊,就走出軍營,在營外的樹林裡面練習刀法,不想剛好見到曹軍戰敗潰退。

曹洪就隱身在樹林里,準備接應敗退的曹軍將領,不想剛好接應到曹操!

曹操回到寨中,死裡逃生,百感交集,西涼騎兵追殺到營寨之外,卻因為韓遂沒有追趕,曹仁當先回寨,據定了寨柵不曾多折軍馬。

曹操入帳后,看到那些謀士都已經回來,心中稍定,對他們嘆道:

「幸虧諸位求情,留下了曹洪的性命,吾若一意孤行,殺了曹洪,今日必死於馬超之手也!」

曹操吩咐衛士把曹洪叫過來,重加賞賜,然後收攏敗軍,堅守寨柵,深溝高壘,不許眾將出戰。

太子妃她是我的葯 馬超一如在潼關對陣曹洪下一樣,每日引兵來寨前辱罵搦戰,但有曹操親自坐鎮,傳令教軍士堅守,如亂動者斬。

眾將本來想要迎戰,但都不敢觸了曹操的霉頭,並沒有人主動請戰,只是私下裡在一起討論上次失敗的得失。

曹操這次雖然大敗,但因為曹仁和韓遂都在觀望,曹仁從容退回,接應敗退的軍士回營,戰損並不比西涼軍大多少,有的是翻盤的機會。 近年來,曹操的軍事力量快速增長,曹軍在與敵人對陣多了一些驕橫之氣,但以弱勝強,才是曹操最擅長的本事!

慕先生的小驕傲 這次首戰雖然失敗,倒也驚醒了曹操,連忙私下裡與賈詡商量。

他這次出征,因為擔心東南的孫權和荊州的劉備乘勢攻打,留下程昱準備應對東南戰事,留下荀攸準備對抗劉備的突襲,頂級謀士只帶了賈詡隨行。

賈詡本來就是涼州人,對馬騰和韓遂的情況非常了解,他當年寧願投奔董卓也沒有在韓遂、馬騰手下充當謀士,自然是不看好他們。

董卓死後,賈詡並沒有急於投靠其他勢力,而是暫時棲身在張綉身邊為謀士。張綉曾用他的計策兩次打敗曹操。

在官渡之戰前,賈詡終於認定曹操才是自己要投靠的明主,力勸張綉歸降曹操。

賈詡見曹操問計,心知他不想強攻潼關,就對曹操獻計道:

「西涼軍中,馬超驍勇善戰,韓遂多智善謀,潼關堅固難破,只能轉道河東,進軍關中,前後夾擊之下,則潼關不攻自破,方為上策!為了迷惑韓遂、馬超,丞相暫時重兵屯於潼關,並且做出一幅增加兵力的樣子,吸引馬超他們把重兵也放在潼關,方能從容用計!」

曹操一聽賈詡之計與自己心中所想暗合,但曹操這次的心更大,準備先示敵以弱,讓那些潛在的敵人也都跳出來,然後轉道河東,攻入關中,一舉蕩平西涼之亂。

西涼軍士氣正旺,雖然韓遂有些患得患失,有心與曹操和平共處,但他已經無法掌控大勢。

因為馬超攻陷長安,潼關大勝,也是馬超軍隊正面硬撼曹操的虎豹騎而獲勝,而韓遂卻沒有一個像樣的戰績,因而目前在軍中威望遠不如馬超!

消息傳回西涼,馬超在整個西涼的威望一時無兩,很多大部落都派來使者,希望加入馬超的聯盟。

而馬超因為兩次獲勝,覺得曹軍戰力也就那樣,也想要畢其功於一役,並沒有急於強攻曹操的營寨,而是派遣心腹回到武威和西平,到羌族和其他部落結盟,讓他們派軍隊過來,議優勢兵力和曹操打一場生死戰。

當然,馬超也不想放棄打擊曹操士氣的機會,每天派兵馬曹軍營外罵戰。

這天,曹操正在巡營,剛好碰到龐德罵戰,但他充耳不聞!因為好久沒有討論軍情,他想看看將領們的想法,就擂鼓聚將,例行公事,問計於眾將。

在各個領域,都有天才般的人物,曹操就屬於天生的統帥,他的直覺告訴他,不能在潼關和馬超決戰,因此,他正在想著要換一個戰場,但並沒有形成可行之策。

他把將領們集聚在一起,自然希望有人能夠理解自己的意圖,拿出一個可行之策。

他哪裡知道,眾將因為曹操高掛免戰牌,禁制出戰,他們誰也沒有考慮出戰的事情,而是私下裡討論上次戰鬥失敗的教訓。

諸將對這次的失利,達成了共識,認為這次失敗主要原因就是因為虎豹騎的突擊被馬超破解。

因此,在曹操問計的時候,于禁首先提出:

「西涼之騎兵,盡使長槍短刀,長槍可以剋制虎豹騎,我軍當增加弩兵迎戰。」

于禁在曹操印象中,也是一員智勇雙全的大將,見他還是把勝利的希望寄托在虎豹騎身上,不由得有些失望,當場否決道:

「要是我們增加弩弓兵,又被馬超的刀盾兵所破,我們又要如何?不能將勝利指望在兵種的優勢上!其實戰與不戰,主動權在我的手上,馬超只能在營外逞口舌之利!他處心積慮要用長槍破我的虎豹騎,我偏就不再動用虎豹騎,他的長槍騎兵還有什麼用處?諸公只要堅守營寨,時間一長,馬超的軍隊糧草補給困難,就只能退卻了!」

諸將因為曹操並不採納他們增加弩兵的建議,還是採取堅守不出之策,皆私下裡議論道:

「丞相自征戰以來,一身當先,敗而不妥,在官渡與袁紹相持,敵數倍於我,猶自主動出擊;今敗於馬超,怎麼就失去了再戰的信心,一味地示弱?」

曹操在營中謀划,每日里夜間派兵潛出軍營,白天打著旗號進入,連續數日都做出增兵的樣子。

過了數日,軍中細作來報:

「馬超也添二萬生力兵來助戰,乃是涼州的羌人部落。」

曹操聞知大喜,諸將心中不解,向曹操請教道:

「馬超添兵,我軍壓力更大,勝算越來越小,丞相反而如此高興,是什麼緣故?」

曹操在潼關和馬超對峙,其實也動了較量經濟實力的心思!

因為離洛陽、河內不遠,糧草囤積頗多,供應非常方便,而馬超軍隊很多,長安的糧草儲備有限,可以支持一段時間,但現在馬超增加了軍隊,糧草消耗加大,一旦糧草不濟,就能夠戰而勝之。

曹操雖然有了想法,但他並不想從潼關進軍,就算馬超糧草不夠,只要留下數千軍隊守關,自己回守長安,曹操要想獲勝,也是非常困難的!

曹操因為謀划還不成熟,就故作神秘的對眾將說道:

「天機不可泄露,待吾勝了馬超,再給你們仔細分說!」

又過了數日,鍾繇領數千殘兵,帶著劉雄鳴一起來到潼關,自己先覲見曹操請罪。

曹操見了鍾繇並沒有怪罪,因為馬超勢大,他也沒有追究他丟失長安的罪責。

知道劉雄鳴來投的消息以後,曹操非常高興,親自出營迎見,拉著他的手說道:

「我發兵進軍關中時,夢得一神人,這神人就是你吧?」

曹軍現在的士氣不高,雖然還不到決戰的時候,但他也非常擔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