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容祁!”我趕緊撲過去,“你還好吧?”

容祁緩緩睜開眼,看見我的剎那,驀地捉住我的腕子。

我被他嚇了一大跳,他才鬆開手,低聲問:“你沒受傷吧?”

看見容祁醒來第一件事,是關心我有沒有受傷,我心中一暖,低聲道:“沒有。”

容祁緩緩從從牀上坐起,擡起手,一股磅礴的鬼氣在他的手心凝聚而成。

我知道他是在檢查自己的鬼氣,此時他的鬼氣凌厲無比,顯然已經又恢復了正常。

“容祁。”我忍不住問,“你的鬼氣,到底怎麼了?”

容祁擡眸看我,眼神微微一閃,低聲道:“沒怎麼。”

我蹙眉。

我總覺得,容祁似乎又在瞞着我什麼事。

我剛想追問,不想他驀地有開口:“我還沒有問你,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葉家人抓你,是想要你給葉凌生孩子?”

說到葉凌這個名字的剎那,容祁的聲音裏透出一股極致的冷意。

我心中一顫,但還是馬上如實將程媚兒之前提醒我的事給說了。

我以爲容祁會勃然大怒,但沒想到,他很平靜,至少看上去很平靜。

“之前你爲什麼不告訴我?”容祁只是低眸看我,語氣莫測。

我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支支吾吾地沒說話。

容祁捏住我的下巴,逼着我與他對視,低聲道:“舒淺,不要瞞我,也不要騙我。” 我看着容祁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猶豫了一下,還是道:“我怕你做出衝動的事來。”

我說的很含糊,但容祁還是很快明白我的意思了。

“你是擔心我知道之後,直接去找葉凌?”容祁說出我的想法,“而我最近的鬼力那麼不正常,讓你擔心我去找他會吃虧?”

這的確是我的想法,我咬着牙點了點頭,但馬上到:“不過慕桁已經說了,你的丹田沒事,可能只是暫時的,過陣子就好了。”

容祁沒說話,只是一直看着我,許久之後他低聲道:“舒淺,昨晚在纜車上的時候,你爲什麼要衝出來?”

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容祁說的,是當時他被葉婉婉帶走,我直接追出來的行爲。

“我當然要出來。”我蹙眉,“難道我應該眼睜睜地看着你被抓走?”

“可這明顯就是葉家人的圈套。”容祁淡淡道,“他們的目標,一開始就是你,而我,只不過是他們用來引你上鉤的誘餌。”

我看着容祁,還來不及答話,他就突然發開了我的下巴,自嘲地扯起嘴角,“沒想到,有一天我竟然會成爲你的後腿。”

我一怔,但立刻道:“不是這樣的,容祁,你怎麼可能——”

我想告訴容祁他根本不會是我的後腿,但容祁很快打斷了我,開口:“錢順兒怎麼樣了?”

我當然知道,容祁不會擔心錢順兒的事,他不過是不想和我繼續這個話題罷了。

可我只能順着他的話說下去,“他沒事,據說要回慕家了。”

容祁點點頭,沒有答話。

我很想說些什麼,可他着疲憊的神色,我卻發現我什麼都說不出來。

沒事的,過陣子等容祁的丹田完全恢復之後,一切都會好的……

當時的我,那麼天真的想着,卻不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是這樣的讓我無所適從。

……

容祁一個禮拜之後出院了,但因爲丹田還有些受損,我們決定在c市容家的別墅裏休息幾天。

這幾天裏,容祁一直很平靜,平靜地有些讓我害怕。

第一次,我發現我完全猜不到容祁在想什麼。

雖然他表面上很正常,依舊是抱着我睡覺,夜間也依舊會與我纏綿,但我總覺得,他似乎有些不對勁。

比如夜晚有時候我朦朧地睜開眼,就會發現他正躺在我身邊,支着腦袋看着我,那表情,竟然帶着幾分傷感。

當我們在c市的別墅住了一個月後,某天晚上,容祁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都買下來了麼?好,把文件給我送過來。”

看着容祁掛斷電話,我不由有幾分好奇:“你買了什麼東西?”

“給你的禮物。”容祁簡單道。

我眼睛一亮。

我和容祁現在在一起也算挺久了,可回想起來,他好像從沒送過我什麼東西。

這老鬼,什麼時候也這麼浪漫了?

這個刺客有毛病 “是什麼禮物啊。”我喜滋滋地問道,一臉興奮。

見我這樣,容祁不由寵溺地笑笑,但不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只是道:“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我心想容祁怎麼還故意賣關子了,就聽見有人按門鈴。

難道是我的禮物來了?

我心裏一喜,迫不及待跑去打開門,就看見是一個助理模樣的人站在門口,手裏拿着厚厚一沓文件。

我不由失望。

原來不是來送禮物的,是來送文件的。

那人將文件袋遞給我,畢恭畢敬道:“容夫人,這是給容總的東西。”

“謝謝。”我接過檔案袋,關上門,隨口道,“容祁,有人給你送了文件過來。”

“這就是給你的禮物。”容祁在沙發上淡淡道。

我一愣。

給我的禮物,竟然是一沓文件?容祁在搞什麼鬼?

似乎看出我的訝異,容祁淡淡一笑,道:“你打開看看就明白了。”

我狐疑地看着容祁,但還是打開了文件,看了一眼。

這一看,我不由目瞪口呆。

這文件,竟然是遊樂場的股份購買文件。 王者愛戀 上面寫着的,是s市一家巨型遊樂場,股份全部買到我的名下。

“這……”我呆住了,完全沒反應過來。

“你繼續看。”容祁緩緩走到我身邊,從身後環抱住我,低頭含住我的耳垂。

我震驚地,去看文件袋裏的第二份文件。

竟然又是遊樂場的購買文件,只不過這一次,是b市的。

我詫異一張張文件翻下去,發現全部都是遊樂場的購買文件,國內大的遊樂場幾乎全部都被買下了。

繼續往下翻,還有英文的、日語的、德語的文件,我只看得懂英語那些文件,勉強辨認出也是購買文件,幾乎歐美所有大的遊樂場,都在這裏了!

其他語言的我雖然看不懂,但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別的國家的遊樂場的購買文件。

“容祁,你是瘋了吧?”我目瞪口呆,“你買那麼多遊樂場,容家是想要轉型發展遊樂場?”

“我剛纔說過了。”容祁在我耳邊廝磨着,低聲道,“這些,都是送給你的。”

“送給我?”我眼睛瞪得更圓,“送給我幹嘛?”

“我之前答應過你,要陪你坐遍全世界的旋轉木馬。”容祁淡淡道,將我的身子轉向他,“所以我乾脆都買下來了,方便你去坐。”

此時的我,完全就被容祁的所作所爲給驚呆了,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容祁說着話時,說的是“你”,而不是“我們”。

“容祁……你……你真是太有錢任性了……”我震驚地根本說不出別的話來。

可容祁只是笑笑,輕吻了一下我的額頭,低聲道:“只要你喜歡就好,我還有另外一個禮物要送你。”

我瞪着容祁,奇怪他今天是吃錯什麼藥了,竟然還有別的禮物,“什麼禮物?”

“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容祁淡淡一笑,驀地將我一把橫抱起來。

“這麼晚,你要去哪裏……啊!”

我原以爲容祁說要出去,是要下樓去坐車之類的,但沒想到,他竟然直接抱住我,躍出了窗外。

風在耳邊呼嘯而過,我跟着容祁迅速地下墜,我嚇得死死抱住他的脖子。

見我一臉害怕的樣子,容祁只是輕笑,覆在我耳邊低聲道:“怎麼樣,和你之前坐的那個過山車想必,感覺如何?” 我擡起頭看容祁,發現他整個人看上去一掃前幾天的陰霾,看起來很開心。?

我心裏鬆了口氣。

我知道容祁前幾天,因爲他丹田和鬼氣的事,心情肯定不好。但我看他現在鬼力恢復了磅礴,心情也好了,應該就是沒事了吧?

想到這,我心情也明朗起來,抱住他道:“是上次那個遊樂場的過山車不夠厲害,下次帶你去做更厲害的,你就知道了。”

容祁突然一怔,沒有說話。

但下一秒,他將脣抵在我的眉心,低聲道:“好,現在全世界遊樂場都是你的,你想怎麼坐,就怎麼坐。”

我心裏一甜,更緊地抱住了他,輕聲問:“我們到底要去哪兒?”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容祁又賣了個關子。

容祁一路帶着我飛奔,風在耳邊呼嘯而過,不知過了多久,我們從城市點到了山區之中,最後躍到一座高山的山頂之上。

“容祁,這是哪裏?”我實在忍不住好奇心,又問。

容祁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只是帶我直接躍到一株高樹之上,低聲道:“到了。”

我一愣,順着他的視線看去,就看見了山另一邊的景象。

山的另一邊,顯然是一個山谷一樣的地方,山谷之中,我看到好多火光閃耀。

不僅如此,我還聽見山谷裏面,發出好多聲音,一陣高過一陣,有的像咆哮聲,有的像鳥類的嘶鳴聲。

“那是什麼?”我清晰地感到一股特別蓬勃的靈力,從山谷之中撲來,我不由有些恐懼。

“你看不清?”容祁蹙眉看了我一眼,抱住我,繼續往山谷裏躍去。

最後,我們到了山腰之上,容祁再次帶着我躍到一株高樹之上。

“這次看得清了麼?”他在我耳邊低聲問。網

我擡頭,朝着山谷裏看清。

這一次,我終於看到了山谷裏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剎那間,我倒抽一口冷氣。

竟然是龍和鳳凰!

我這還是第一次在現實生活之中,看見龍和鳳凰。

龍的體積非常的龐大,和畫裏面畫的很像,只不過真實的擺在眼前,巨大的簡直跟飛機一樣。身上全部都是青色的靈片,隨着它的吞吐和呼吸,鱗片還會不斷地開闔。

而鳳凰,則長得和我的記憶裏不太一樣,它的身體很纖細,看起來特別優雅,但張開翅膀的時候,翅膀上全部都是火焰,熱浪逼來。

我方纔看到的火光,就是鳳凰翅膀的火光。

我難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山谷,嘴巴張得滾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容祁似乎被我這嚇傻了的模樣給逗樂了,在我耳邊輕笑一聲,一口咬住我的耳垂,低聲道:“怎麼樣,喜歡嗎?”

我這才稍稍回過了神,看向容祁,嘴巴哆嗦了好幾下,纔開口:“喜、喜歡!”

“喜歡”簡直都不能夠形容我此時的心情了,雖然容祁之前在洛杉磯的時候,就開玩笑一樣地說過他會帶我去看龍和鳳凰,但我沒想到,他竟然一直放在心上。

此時的我,心裏滿是喜悅,早就忘了前幾天悶悶不樂的事。

“想不想去騎一下龍?”容祁突然問。

我眼睛瞪得更圓,“可以嗎?”

“有我在,有什麼不可以的?”容祁輕笑一聲,攔腰將我抱起,朝着山谷中躍去。

靠近了山谷,我才發現,這地方美得宛若仙境。

七彩繽紛的樹木和石子之中,無數巨龍和鳳凰慵懶地棲息着,煙霧嫋嫋,如果不是四周吹來的熱風,我都要懷疑這一切是夢境。

“你喜歡哪隻龍?”容祁低聲問。

我四周張望了一下,眼睛一亮,立刻道:“那條!”

我指着一株巨樹上,一直慵懶的青色巨龍,它長得極其漂亮,碧綠的眸子好像綠寶石一樣。

“那隻?”容祁一愣,不由笑了,“不愧是我的女人,眼光果然不錯。”

“這隻龍很厲害嗎?”

“是這裏的王。”

我震驚了,我真的只是覺得它長得比較氣派才選它的。

“那是不是不能騎它呀?”我趕緊道,“那我換一個選。”

“沒關係。”容祁吻了吻我的額頭,縱身一躍,直接朝着那青龍躍去。

那青龍很快注意到了容祁,咆哮地從樹上起來,朝着容祁撲來。

可容祁的動作更快。

只見他驀地擡手,磅礴的鬼氣宣泄而出,帶着排山倒海的氣勢與力量,直接將那巨龍生生地定在空中!

那巨龍似乎不敢相信容祁竟然有這樣強大的力量,咆哮的更大聲,靈力不斷地震動,但它的靈力,在容祁的鬼力面前,還是節節敗退!

容祁眼眸微沉,手腕又是一翻!

瞬間,巨龍身邊的鬼力繼續暴漲!

隨着巨龍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它的身體突然落到了地上,微微彎曲,朝着容祁低下了它高傲的腦袋。

我目瞪口呆。

堂堂龍族之王,竟然就這麼眨眼的功夫,就被容祁給降服了!

我還來不及感慨容祁的強大,容祁就又落到我身邊,一把抱住我的腰,低聲道:“抓緊了。”

我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死死地抱住他的脖子,兩人一齊躍到了巨龍的背上。

龍背非常的粗糙,每個鱗片都比我這個人都大好多,我們站在龍的脖子處,容祁抓住龍的犄角,而我只能死死地抱住他。

下一秒,那巨龍又是仰天咆哮一聲,直接飛入了空中。

感覺到自己越飛越高,風在耳邊呼嘯而過,我心裏有點害怕,但更多的是興奮。

“容祁!”我在風中朝着容祁大吼,“我們這麼飛,不會被人看見吧?”

容祁笑着捏捏我的臉,“放心,不會,這個龍風之谷,四周都有非常強大的上古結界,一般人根本進不來。”

我這才放心,閉上眼,全心全意地感受在空中翱翔的感覺。

片刻之後,我才睜眼,依偎在容祁懷裏,輕聲道:“容祁,真的謝謝你。”

我現在才發現,有一個鬼夫君,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