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蛇在地上緩緩遊走。

小虎崽像是炸毛的貓一樣,躬起脊背,向後倒退了幾步,渾身不由自主地瑟瑟發抖。

小蛇慢慢向小虎崽子游過來,小虎崽子一步步後退,最終戰抖著趴在地上,低低地咆哮一聲。

小蛇逼近到小虎崽子眼前,啪的一抽尾巴,打在小虎崽子腦袋上!

小虎崽子嗷地一聲跳開去,呼哧呼哧的吼著。

重生之農門旺媳 小蛇變成人形,是一個五六歲樣子的男孩子,臉上肉肉的,但是臉上的笑很是得意。

小虎崽子也變成人形,也是個五六歲的男孩子,揉著自己的頭,半是畏懼半是憤怒的瞪著那隻小蛇變成的男孩子。

顏漠回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醜陋的小蛇正一團天真地趴在一個五六歲男孩的懷裡,討好地蹭了蹭他的胸口,還眨巴眨巴眼睛。

小男孩立刻怒吼一聲,拎起那小蛇,把它重重的扔在地上。

小蛇被摔在地上,啪的一聲,委委屈屈地嗚了一聲,小眼睛濕漉漉的,可憐不已。

小蛇在地上打個滾,又嗚嗚地哀叫了一聲。

顏漠:……

「你誰啊?」顏漠不高興的走過去,抱起那……那醜陋的小紅蛇,紅蛇太大了,顏漠一抱,它就高興的纏過去,伸出紅信子呲呲呲的叫著。

顏漠:……

小男孩哼了一聲,變回小虎崽子,顏漠彷彿受到了萬分驚嚇……

像是被雷劈中一般,久久不能言語。

冷靜過來,顏漠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那就是取名字。

要給小老虎取個名字,馬腹只是它的種類名字,小老虎取什麼名字呢?就跟我姓,姓顏好了,名字就叫顏老虎。

顏老虎:我不如去死……

好了,下面該給小紅蛇取名字了,

想了半天,顏漠想出一個好名字,嚴肅的對小蛇說:「你以後叫顏小蛇!」

小蛇一聽暴躁無比,口吐人言,結結巴巴的說:「不,不!」

顏漠又彷彿受到了萬分驚嚇,又像是被雷劈中一般,久久不能言語。

然後她出去靜了靜。

面對著夜晚的大海,顏漠迎著海風,整理自己的思緒。

這不是一隻普通的蛇,是一隻能說話的蛇。

它可能妖怪。

不,未必是的。

鸚鵡也會說人話,也許這條蛇只是現代沒有的品種而已。隨著環境的變化,很多東西都滅絕了,也許這只是當時沒滅絕的物種而已。

就像許多年後,要是鸚鵡滅絕了,後面的人肯定不相信鳥會說人話。

畢竟現在是很久很久以前,具體是多少年前她也說不上來,可能是一萬年前,甚至可能更久。

接下來顏漠要確定這小蛇到底有沒有智慧,它是只會學舌,還是擁有智慧的呢。

從那以後,顏漠就仔細留意小蛇了。

顏漠還未返回山洞,就聽小老虎說人話,道:「喂,愚蠢的人類。」

顏漠:「……」

「叫你呢,本大爺餓了。」

顏漠:「我覺得我還需要去外面吹吹海風冷靜一下,畢竟我出現了幻聽,我居然聽到老虎說人話。」

「白痴!本大爺是妖獸,會人語吃人肉不是應該的嗎?不要以為本大爺現在法力全無就奈何不了你。」

顏漠抓住重點:「等等。」

小老虎雄赳赳的說:「記著,本大爺暫時不吃你是因為你這愚蠢的人類還有用,快去找食物給本大爺果腹!你給本大爺記住,你是本大爺的奴隸!」

顏漠重複道:「等等……」

小老虎不耐煩:「等什麼?」

顏漠指指小老虎道:「上一句。」

小老虎奇道:「快去找食物?」

顏漠又道:「不,再上一句。」

小老虎疑惑道:「本大爺暫時不吃你是因為你這愚蠢的人類還有用。」

「不,再再上一句。」

小老虎歪著頭道:「不要以為本大爺現在法力全無就奈何不了你?」

顏漠點頭,道:「對,就是這句。」

小老虎目瞪狗呆。

顏漠一把拎起貓咪一樣大的小老虎,道:「既然你是妖獸,那還是把你煮了吧。」

小老虎滿頭是汗,道:「等等等,別吃我,我,我會抓老鼠!」

顏漠:「立法三章。第一,你抓老鼠,第二,閑著沒事不要變成人形,第三,發誓恢復法力也不能傷害我以及傷害我的朋友。」

「哼!人類你不要欺人太甚!」

顏漠拎著小老虎,道:「今晚吃虎肉。」

小老虎又是滿頭是汗,道:「等等,虎肉不好吃的,我其實不是小老虎,我是大妖獸,實力超群的那種大妖獸,要不是因為尚付卑鄙,我之前還受了重傷,我才不會敗給尚付呢,我可是會成為山君的!」 小老虎又是滿頭是汗,道:「等等,虎肉不好吃的,我其實不是小老虎,我是大妖獸,實力超群的那種大妖獸,要不是因為尚付卑鄙,我之前還受了重傷,我才不會敗給尚付呢,我可是會成為山君的!」

顏漠:「山大王而已,你們那麼想當嗎?」

小老虎:「……」

顏漠:「答不答應,不答應我的條件,今晚我們吃虎肉,正好我需要一件虎皮小裙子。」

小老虎瑟瑟發抖,被顏漠拎著,四隻爪子亂蹬,嗷嗚嗷嗚叫個不停。

九界淘寶店 最終迫於顏漠淫威,小老虎還是答應了。

從此,山洞裡顏漠、小蛇、小老虎愉快的生活在一起了。

只不過顏漠偶爾還是有點擔憂,這小蛇到底是普通的蛇呢還是什麼吃人的妖獸之類的。

獨佳閃婚 某天,春光明媚,小老虎忙著撲蝴蝶,顏漠忙著去山裡找有沒有什麼紅色的筮。

小蛇,不,應該叫大蛇了。

因為這條蛇的粗細已經有樹榦那麼粗了,而且它頭上還鼓了兩個包。

陽光明媚,顏漠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大蛇頭上的包好像破了,她連忙查看一下有沒有化膿之類的,結果,她發現大蛇頭上的兩個包雖然破了,但是卻有什麼挺硬的東西長出來。

顏漠:……

這有會稍微說幾句人話,還會長角的蛇嗎?

不,上次大蛇說『不』可能是她聽錯了。

大蛇因為長了角的緣故,腦子有點癢,就像是人類長牙一樣,一旦癢就像找個東西蹭一蹭,顏漠就光榮的擔任大蛇用腦袋蹭她腦袋的任務。

大蛇蹭完顏漠腦袋發出一聲滿足的喟嘆,「絲絲絲……」

顏漠:「……」

這條大蛇可能是因為破殼之後第一眼看到的人是顏漠,所以它對顏漠非常親近,顏漠一旦疏忽它了,它會不開心,不開心具體表現在哪裡呢,表現在不吃東西。

今天出來的時候,它就沒怎麼吃,原因是小老虎嗚嗚嗚叫著往顏漠懷裡縮,大蛇啾啾啾發出怪聲,似乎在呵斥小老虎……

顏漠看了看全身是毛萌萌的小老虎,又看了看全身都是辣眼睛的紅色鱗片凶神惡煞的大蛇。

小老虎濕漉漉的眼睛瞅著顏漠,嗷嗚嗷嗚的叫著。

顏漠的心瞬間就萌化了,然後抱起小老虎順順毛。

大蛇發出尖銳的絲絲絲的聲音,又是雞飛狗跳……

不過現在隨顏漠出來找什麼草的時候,大蛇倒是餓了。

天空飛來一隻鳥。

其狀如雞而白首,鼠足而虎爪。

看到它的外形,顏漠就知道這是山海經里描述的一種鳥。

總之這種鳥不是什麼好鳥,因為它吃人,名字叫做鬿譽。

顏漠心中哀嚎:可怕的時代,妖獸遍地走,還特么是那種吃人的妖獸。

她剛想招呼大蛇,然後兩人偷偷溜走,剛一回頭就發現大蛇不在原來的地方了。

周圍有一棵茂密的大樹,她咽了一口唾沫,然後緩緩抬頭,看向樹上。

她的瞳孔在那一瞬間變大,因為他看到大蛇盤踞在樹上。

「大蛇!下來,我們走!」

她擔心聲音大了會引起鬿譽的注意,便壓低聲音,目瞪口呆地看著大蛇。

不知是不是錯覺,大蛇的眼睛在某個瞬間變成耀眼的紅色。

顏漠以為是自己眼花,揉揉眼睛再看過去,這才發現大蛇的眼睛並不是紅色,可能是她看錯了。

「危險,我們快回去!」

顏漠臉色慘白,壓低了聲音勸說大蛇。

但是與顏漠的緊張相反,潛伏在樹葉中的大蛇看起來相當的興奮,頭上兩個小小的角歡快的擺著,似乎還裂開了嘴。

鬿譽發出凄厲的叫聲,在天空盤桓著。

顏漠躲在樹下,心中祈禱:「千萬別發現我。」

這個神奇的世界好多妖獸居然都是以人為食的,真是太特么……

在現代,人類是捕獵者,鳥類才是獵物,如今,完全相反了,手無寸鐵的顏漠是獵物,鳥卻是捕獵者!

鬿譽俯衝下來,顏漠嚇得閉上眼睛!

然後顏漠聽到鬿譽凄厲的叫聲,像是嬰兒的哭聲一般。

顏漠接著緊張的往上看,就看到大蛇鋒利的獠牙咬在鬿譽的脖子上!

那獠牙真的是獠牙!

她從來不知道大蛇居然是毒蛇!因為毒蛇才有毒牙!

不確定那牙齒有沒有毒,但是那卻和野獸的獠牙一般尖銳。

聽著那嬰兒一般的哭聲,顏漠有點雞皮疙瘩,然後她看到大蛇把所有迸裂的鮮血,腦漿全部都吞下去……

顏漠跪在地上乾嘔。

她心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一句話:兔兔那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蛇從樹上游下來,嘴裡叼著一對翅膀遞給顏漠,絲絲絲的叫著,彷彿發出高興的呼喚。

顏漠:……

好吧,這不是一條普通的蛇,是一條很兇猛的蛇。

顏漠顫顫巍巍地站著與它對視。

天知道為什麼這條大蛇會是毒蛇啊?那兩個獠牙令人情不自禁想起老虎之類的猛獸。

不僅如此,顏漠甚至沒看清它是怎麼捕獵那隻大鳥的!

與顏漠的驚恐相比,大蛇顯得歡樂和愉快,它看上去恨不得能直接甩著尾巴撲到顏漠的懷裡。

不僅如此,它還高興的把那對翅膀塞給顏漠。

吃生魚片已經是顏漠最大的底線了,生肉吃不下的……

看著翅膀的切口血肉模糊,顏漠有一瞬間的顫抖。

但是大蛇似乎很高興,尾巴一下一下來回的抽著樹榦。

粗壯的大樹榦被它的尾巴抽的搖搖欲墜。

顏漠在那個瞬間意識到,這條大蛇力氣很大。

在這麼抽下去,這大樹肯定會被抽斷。

吃人的妖獸多如狗,顏漠覺得面前這條大蛇,呃,可能不會太過於挑剔食物,從它捕獵大鳥並狼吞虎咽吃下的方面來看,大蛇可能不是很挑食……

不挑食的話,不知道人它吃不吃呢……

「尾巴別動了……」顏漠有點焦躁,她根本沒希望這大蛇能聽懂她的話。

出乎意料的是,大蛇的尾巴立刻僵在了空中。

它困惑地凝視著顏漠,豎著的瞳孔像是一條線。

「尾……巴,尾巴……」

它說。 顏漠:「……」這次應該不是幻聽,它真的說人話了。

不不不,在這之前,它好像聽懂了她說的話……

這可能不是普通的蛇……

顏漠咽下了一口口水,心中嘀咕,怎麼隨便撿了一個蛋都能孵出一個奇怪的物種啊?

再試試這條蛇到底能不能聽懂人話。

顏漠指著自己說:「我叫……」呃,說自己叫什麼呢?真名嗎?還是不行吧,自己萬一真在這個時代留下自己的真名,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不好的效應發生。

顏漠想了想,便指著自己,道:「我叫……阿顏。」

然後她聽到了大蛇低沉的聲音。

「阿,顏,顏。」

吐字不清晰,彷彿是一個小孩在咿呀學語一般。

顏漠卻因為大蛇說的而微微顫抖了一下,她震驚地看著大蛇,有些不太敢相信。

這真是一枚神奇的蛋,所以才孵化出這條神奇品種的大蛇。

顏漠的心跳開始變得更快了一些,然後她又指了指自己。

「我是?」

短暫的沉默之後,大蛇的尾巴不自覺地抽動了一下。

大蛇嘴裡嘀咕道:「我,我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