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兒從暗處,走了出來。

在尹兒的身邊,還多了兩個侍女。

這兩個侍女,都是氣勢不凡。

南天用武神系統,探查了一下,這兩個侍女都是半步機甲戰王級高手。

“尹語雨,你帶着兩人跟蹤我,有何企圖?”

南天語氣森然。

人不惹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十倍還之!

流星寶劍,赫然在手。

南天殺氣暴起!

“公子息怒!公子息怒!“

尹語雨着急地道。

“公子,我前來,並非有惡意。”

尹語雨解釋着,態度溫和。

南天這才,放下寶劍,冷然注目着尹語雨。

“那你跟蹤我,幹甚?”

尹語雨小聲地道:“我只是想看看,公子在幹什麼。”

“原來,公子不僅武藝超羣,還是一個會計師!公子文武雙全,尹兒佩服!”

尹語雨,呵呵笑道。

“不要說這些沒用的!有什麼企圖,直說吧。”

南天冷喝道。

尹語雨不敢在兜圈子。

“好吧,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

“行!”

南天也不懼,尹語雨加上,這兩個侍女,也不是南天十招之敵。

若是尹語雨,敢耍什麼花樣,南天也不介意辣手摧花。

跟着尹語雨,南天來到了一個酒店的包廂中。

“這酒店是雪宗名下的一個產業,裏面都是我的人,比較安全。”

“有些話,我就告訴公子了!”

“盛華城西北區,發現祕銀礦了!”

我有一個可成長的世界 尹語雨鄭重地說道。

“祕銀礦?那可是好礦呀,不過與我等有什麼關係。祕銀礦按照律法是要由最高議院和最高軍事委員會共同開採的。你莫非想要以卵擊石,對抗銀河聯盟的最高權力機構?”

南天,淡然地說道。

尹語雨搖了搖頭:“不,若是礦場被最高議院和最高軍事委員會接管了,給我和雪宗一百個膽子,我們也敢染指。”

“實不相瞞,這個礦場在鎮北侯的封地裏頭被發現的。鎮北侯,爲了私利,沒有上報。現在,整個礦場,都被鎮北侯的重兵把守下。”

“可以這樣說,這礦場已經被鎮北侯據爲私有了。”

尹語雨解釋道。

“呵呵,那關我什麼事情?我和鎮北侯無冤無仇的,我爲何藥染指這個礦場?”

南天冷然說道。

“公子,這祕銀礦本來就是極爲珍貴,最爲重要的是,這一次,鎮北侯封地裏頭,這個所謂的祕銀礦,更是特大礦場級別!”

“如此礦場,如此財富,如此大的蛋糕,既然知曉了,爲何不去分杯羹?”

尹語雨笑了笑。

“特大礦場級別?”

南天也是渾身一震。

祕銀礦,還是特大礦場級別,這代表着一股難以估量的戰略物資。

兌換成財富,更是驚爲天人!

說不心動,都是假的。

南天也是思索着,如果能夠分得祕銀礦,對自己來說,絕對是大大的助力。

有了祕銀礦,就可以大規模生產先進的戰爭武器,有了這些機甲,戰艦,飛船呀,再招兵買馬,就可以組建一支屬於自己的無敵軍隊!

“一定要拿下這祕銀礦!”

南天瞬間有了想法。

尹語雨看出南天有些心動了,立馬繼續“添油”:“南天,你我合作吧。望我們從鎮北侯裏頭,虎口拔牙,分得一杯羹!”

南天面色一冷:“我還有幾個問題,想要問一下。”

“第一,如此大的事情,你雪宗的人,是怎麼知道的?想必,鎮北侯應該封鎖了消息纔對。”

“第二,這麼好的事情,你是雪宗的人,爲何想到我這麼一個不相干的人,來和你共同瓜分利益?”

“第三,你有什麼理由,讓我相信你嗎?”

尹語雨聽罷,端在椅子上,沒有過多的停頓與思考,張口就道:“第一,我雪宗,是浩瀚主星上面的傳世大宗,我們的勢力很大,我宗在鎮北侯的手底下安插了一個間諜!第二,你在禮堂投擲叉子,擊傷鎮北侯府世子高傲天,算是與高傲天不和,與鎮北侯府有敵意。並且,你也展露了你強大的實力,虎口拔牙,註定兇險,我需要你這樣強大而可靠的盟友相助!”

“第三,因我相信你,所以我認爲你也應該相信我!”

“好了,那你的三個問題,我都回答完了,怎麼樣,考慮一下吧。”

尹語雨笑了笑。

南天站起來,朝着尹語雨伸出了手:“姑娘,合作愉快!”

尹語雨也伸出了雪白柔荑與南天十指相握。

“公子,合作愉快!”

“哈哈,我在這裏,有一個小小的請求,姑娘,待我們合作完畢,你可否掀開面紗?”

南天淡淡地說道。

尹語雨擺了擺手:“以公子的能耐,隔着面紗,想必我的容貌,公子早就看透了。面紗掀不掀開,都沒有什麼。”

“哦,既然如此,那現在就掀開吧!”

南天說罷,出手迅疾。

南天一把就扯掉了尹語雨的面紗。

尹語雨清麗脫俗,賽若白雪的容貌,動人地呈現在南天的面前。

最爲美麗的是,尹語雨的額頭上,有一朵天然形成的雪花標記。

“漂亮,漂亮!真是好生漂亮!”

南天哈哈一笑。

尹語雨臉色羞紅,趕忙將面紗再次戴在臉上。

“公子,你好流氓!”

“對呀,我本來就是流氓!不過,說真的,你長得不錯呀,幹嘛,要用面紗遮遮掩掩。”

“還有,你的面紗也挺特殊的呀,應該是尖端的科技造成的吧,防護作用很強大呀。這種東西,應該輻射比較大吧,長期戴在臉上,對你姑娘家不好的。”

南天娓娓而談。

“這就不用公子管了!”

尹語雨,氣呼呼地說道。

“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

南天呵呵一笑,起身準備離開。

“公子,事後的行動,我準備好了,便會通知你。到時候,我們一起前往祕銀礦!”

尹語雨說道。

南天頷首:“好的,反正白天上課的時候,你就坐在我旁邊,咱們交流也挺方便的。有什麼情況,你直接轉告就行了。“

走到門口,南天回頭對着尹語雨又道:“還有就是,你不要再派人跟蹤我了!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跟蹤我!” 南天走後,一個青衫女子,悄然出現在了包廂裏頭。

“師姐,你爲何將這等機密事情,告訴一個外人?宗主他知道嗎?”

青衫女子,質問道。

“我自有我的做法和道理。你等聽我的就是了,祕銀礦一行,註定危險重重,我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幫手。”

尹語雨喃喃地道。

青衫女子,面色有些輕蔑與不屑。

“師姐,你太高看那人了!論天賦與修爲,那人如何比得上師姐?師姐,只要召喚機甲,使出了全力,定能輕輕鬆鬆地幹掉那小子!”

青衫女子說道。

“住嘴,不要說了!我們現在靜靜地等待着雪衛的到來就行了!”

尹語雨揮了揮手。

“諾!”

青衫女子應命。

……..

就這樣過了兩三天。

經過,那次包廂談話。

尹語雨與南天的關係進了一步。

在教室裏頭,尹語雨對南天的態度,十分“曖-昧”。

這可把,一直對尹語雨十分上心的沈三潔氣壞掉了。

沈三潔憤怒至極。

尹語雨一直對沈三潔絲毫不予理睬。

但是,尹語雨對南天卻是“親切備至”,沈三潔心中嫉妒極了!

“該死的,這個貧農,一定是看中了,尹兒姑娘的背景,想要攀上尹兒姑娘的家族勢力。好讓他這個臭鹹魚,翻身把歌唱!”

“我一定不會讓他得逞的。尹兒姑娘,只屬於我一個人!”

沈三潔攥緊了拳頭,心中憤憤不平。

“蹬!蹬!”

沈三潔穿着皮靴,大步走到南天和尹語雨跟前。

“尹兒姑娘,今天我就要揭開南天的真面目!”

“他就是一個臭農民,一個貧寒的子弟罷了!根本配不上姑娘的。還請姑娘擦亮眼睛呀!”

“我沈三潔,是永北侯府的三世子,根正苗紅,是世家大族後裔!”

沈三潔,指着南天破口大罵着。

“這個可惡的賤民,接近和討好尹兒姑娘,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企圖。望姑娘,莫要受騙。如果,姑娘,遭受到了,這人的無禮,只要姑娘告訴我一聲。我沈三潔,現在就把他打成殘廢!”

沈三潔拍了拍胸脯。

尹語雨用看着傻子的目光,瞥了一眼沈三潔。

這些天,尹語雨一直與南天用“逼音成線”,在隱祕地談論着關於前往祕銀礦的大事。

這個沈三潔,還在胡思亂想着其它事情。

南天面色冷冽。

尹語雨知道南天生氣了!

“公子,我來出手吧。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這沈三潔,也是因我而來。我會讓他知道厲害的。”

借代法 尹語雨傳音道。

“沈三潔,你過來!”

尹語雨勾了勾手指。

沈三潔面色一喜,跟個癩蛤蟆一樣,“蹦躂”到了尹語雨的面前。

“尹兒姑娘,你有何吩咐?”

沈三潔,舔着嘴皮問道。

“滾!”

尹語雨遽然間出手,一巴掌,將沈三潔扇飛出了教室門外。

“咚!”

尹語雨動了真火氣,這沈三潔被摔得筋斷骨折,沒有好幾天的修養,是恢復不過來的。

“叮叮!”

尹語雨的手錶,震動了起來。

手錶上面的屏幕上面,赫然顯示出兩個大字“雪衛”!

尹語雨面色一喜:“父親抽調的雪衛們,應該是到了!現在,萬事俱備,我們今晚就可以行動了。”

南天點了點頭:“好的,既然你準備好了,那就今晚行動吧,以煙花爲信號,我們還在那個酒店包廂集合!”

“行,一言爲定!”

尹語雨伸出一個如蔥般的玉指。

南天釋然一笑,也伸出一個手指與尹語雨拉起了勾。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尹語雨,調皮地說道。

………….

入夜,南天一身黑衣刺客裝扮,悄然來到酒店包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