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段承軒想了想說:「你身體不好,那種地方不適合你去,我和雨晴去就好了。」

莫雨晴也沒有胃口了,對段承軒說:「我先上樓了,明早早點叫我。」

「去吧。」段承軒看她傷心,心裡也不好受。

回了房間,莫雨晴就給肖雅打了電話,可顧家現在忙的很,也沒說上幾句,就匆匆掛斷了。她看著手機里的電話簿,在顧邵霆那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沒忍住撥了過去。

「喂。」顧邵霆的聲音淡漠的傳過來。

莫雨晴抿抿嘴,開口說:「是我,莫雨晴。」

「我知道,手機里有你的電話。」顧邵霆問:「什麼事?」

莫雨晴聽到裡面嘈雜的聲音,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

「快說,我這邊很忙。」顧邵霆不耐的催促道。

「你還好吧?奶奶走了,你不要太傷心。」莫雨晴急忙的說。

顧邵霆站在那裡,看著前來弔唁的人,心裡被這一句安慰的話溫暖著,他軟了語氣說:「我還好。」

「嗯。」莫雨晴頓了一下,又頗「善解人意」的說:「簡依然跟你在一起呢吧?不說了,免得她又誤會,到時給你苦頭吃。我掛了。」

「誒!」顧邵霆忙叫她:「莫雨晴!」

其實,電話並沒有離開耳朵,此時聽他叫自己,她的心噗通一聲,重重一跳。

「嗯?還有什麼事?」莫雨晴故作平靜的問。

其實,顧邵霆也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可就是不想這麼快的掛電話。

半天,沒有聽他說話。莫雨晴看了一眼手機,說:「你先忙葬禮的事吧,有什麼話咱們回頭再說。你不要太累了,注意身體。」

顧邵霆說:「我沒什麼話和你說,就是叫你以後不要總給我打電話!」

莫雨晴沒想到他憋了半天竟然說的是這話,生氣的說:「要不是奶奶去世了,我會給你打電話?就是剛才,我也替你考慮,要快點掛電話。我沒有糾纏你,你還要拿這話來傷我!好,以後我都不會再給你打電話了!」

氣呼呼的掛斷電話,莫雨晴沒含糊,一鍵刪除了顧邵霆的電話號。坐在床上,低嘆了一聲,自言自語道:「刪除又有什麼用?那一串數字還不是熟爛於心了?」

顧邵霆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心裡罵自己,明明不是這麼想的,為什麼要說那傷人的話呢?低頭懊惱的時候,顧邵陽走了過來,說:「哥,爸叫你過去一下。」

顧邵霆收起電話,轉身就走。剛走兩步,又回來,看著顧邵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 禍世醫妃 顧邵陽不明就裡的問。

顧邵霆沉吟,開口問:「你回來,告訴莫雨晴了嗎?」

「哪有時間啊。」顧邵陽說。

顧邵霆哦了一聲,轉身走了。顧邵陽摸不準自己哥哥問莫雨晴是什麼意思,也沒多想,又忙別的去了。

第二天,陰雨綿綿。

半夜的時候就開始下雨了,莫雨晴被雨打玻璃的聲音吵得一宿沒睡,一早就起來了。洗漱好后,換上一套深色西裝,出來了。

段承軒也正好從房間出來,見她憔悴不堪的臉,問:「昨晚沒睡好嗎?」

「下雨聲太大,根本就是一夜沒睡。」莫雨晴打了一個哈欠。

「等下去車上睡吧。」

倆人簡單的吃了一口早餐,就出發去了顧家大宅。

「承軒哥,禮金你帶我一份吧,多給我包些,等我上班了,再還你。」莫雨晴說。

「我都準備好了,花圈也都送去了。和我說什麼還不還的。」段承軒看著她的黑眼圈說:「你睡一下吧,到地方了我叫你。」

「嗯,我先眯一會兒,不然等下真的沒精神。」莫雨晴閉上了眼睛。

顧家在蓉城龍頭老大的地位並不是吹的,顧家老太太的仙逝,驚動了政商兩圈,前來弔唁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門口的車多到宛如一個停車場。

段承軒和莫雨晴先來到了靈堂,三鞠躬。站直后,她還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披麻戴孝的顧邵霆,轉身和段承軒先出去了。

院子里站滿了人。段承軒有熟人前來打招呼,莫雨晴先躲到了一邊去。

「雨晴……」夏芷兮看到她,朝她走了過來。

莫雨晴見夏芷兮哭腫的雙眼,拉著她的手說:「別傷心了,看你哭的這眼睛……」

夏芷兮又抽泣兩聲,「我捨不得奶奶,怎麼說走就走了呢?」

「是呀,太突然了。」莫雨晴也感慨的說。

顧邵陽拿著冰袋走了過來,看到莫雨晴,問:「和誰來的?」

「承軒哥。」莫雨晴心疼的看著顧邵陽,「二哥,你還好吧?」

「沒事,二哥挺得住。」顧邵陽邊說,邊把冰袋敷在了夏芷兮的眼睛上。

夏芷兮手捂著冰袋,對他說:「你忙去吧,看你哥那邊有什麼需要的沒有。」

顧邵陽對莫雨晴說:「你先陪著她,我過去看看。」

「好,去吧。」莫雨晴朝他笑笑。

之後,葬禮在墓地舉行,天上的雨,下的是越來越大了…… 葬禮在大雨中結束。

段承軒打著傘,對莫雨晴說:「你要不要和你小姨說幾句話去?之後我們就走了。」

莫雨晴在雨簾中看著肖雅陪在顧震身邊,應酬著客人。她微聲嘆息說:「不說了,她挺忙的。咱們走吧。」

「那我和邵霆打聲招呼。」段承軒看著對面走過來的人說。

雨中,顧邵霆手舉著傘,站在他們二人對面,眼睛緊緊的看著莫雨晴。

「邵霆,節哀順變。我和雨晴就先走了,有事打電話。」段承軒說。

莫雨晴躲開他熾烈的眼神,別過頭去沒看他。

「莫雨晴,你過來,我有話和你說。」顧邵霆上前邁了一大步,冷聲對她說。

莫雨晴看著他,好笑的問:「你想和我說什麼?你不說沒什麼話和我說嗎?」

顧邵霆臉色沉下來,又重複一遍說:「你過來,有話和你說!」

段承軒輕皺了一下眉頭,對他說:「邵霆,雨晴昨晚沒睡好,今天也沒精神,奶奶的離去,她也挺傷心的,有什麼話,改天再說也不遲。」

顧邵霆沒理會段承軒的話,眼睛依舊盯著莫雨晴看,說:「別讓我再說第三遍!」

莫雨晴咬著嘴唇思索再三,依顧邵霆的脾氣,如果今天不聽他說,肯定沒完。算了,息事寧人,就聽他要說什麼吧。

莫雨晴對段承軒說:「承軒哥,你回車裡等我吧,雨下的太大了。」

段承軒也沒立場去管莫雨晴,見她應了,也只好點頭,說:「我把傘留給你。」

「不用!」顧邵霆一把拉過莫雨晴的胳膊,給她拽到了自己的傘下。

段承軒壓下胸口的氣,淡笑著點點頭,轉身走了。

莫雨晴挪開一小步,說:「你有什麼事,就快說吧。」

顧邵霆看到她的肩膀在外,把傘朝她那邊送去,卻是什麼都沒說。想要為昨晚的話道歉,可卻怎麼都開不了口。看到她和段承軒在一起,心裡就有股怒火想要發泄出來。

見他半天不說話,莫雨晴疑惑的抬頭看他,「你說話呀!要是沒什麼說的,我走了。」

「不許走!」顧邵霆情急之下,又緊拉住了她的胳膊。

莫雨晴看了四圈一眼還沒有走完的人,快速的從他手中抽出胳膊,淡淡的說:「你說話就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的。現在大家都知道你的女朋友是簡依然,我只是前任,別讓他們有編排你的機會。趁著簡依然還沒看到之前,你有話就快點說吧。」

顧邵霆不愛聽她這麼說話,可又不得不說些什麼,問道:「小倉房裡的東西,你都不拿走了嗎?」

莫雨晴沒好眼色的看著他,說:「放在那裡礙你的眼了嗎?」之後又認命般的點了點頭說:「行,那些東西我也都不要了,你都扔了吧。」

「還有事沒?」莫雨晴壓下心中怒氣,說:「葬禮的事還沒忙完呢,你在這和我拉拉扯扯,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你覺得合適嗎?如果你想找我麻煩,也不急在這一時。沒事的話,我先走了,我可不想碰見你那倒霉的未婚妻!」

「莫雨晴?」簡依然的聲音飄來,帶著嘲諷的問:「你在我男朋友傘下,是在幹什麼呢?」

轉身要走的莫雨晴朝天翻了個白眼,真是說曹操,曹操到。

她慢慢的轉過身來,毫不客氣的瞪了顧邵霆一眼,又對簡依然說:「幹什麼,你問你男朋友啊,是他叫我過來說有話對我說的。」

簡依然握著傘柄的手不禁的緊攥著,咬著后槽牙,故作淡定的說:「說完了嗎?不過莫小姐,我覺得即使是我男朋友主動找的你,你是不是也應該避避嫌呢?別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莫雨晴冷眼看著她,說:「你說的還真對,是應該避嫌。你說,他一個堂堂顧氏集團總裁,對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子拉拉扯扯的,成什麼樣子了?這要是被媒體人看到,上了熱搜,不知道還以為我們倆和好如初了呢。」

簡依然冷笑一聲說:「和好如初不存在了。我和邵霆就要登記結婚了,以後我就是眾所周知的顧少夫人,沒有人會誤會的。你想多了!」

顧邵霆臉色一動,對簡依然說:「好了,話說完了,我們走吧。」

莫雨晴就在雨中,孤零零的看著簡依然收起她的傘,自然的挽過顧邵霆的胳膊,依偎在他身邊,倆人共打一傘,走遠了。

「顧邵霆,我去你大爺的!」莫雨晴憤怒的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氣的破口大罵。

遠處的一顆樹下,蕭遠航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

「少爺,需要給小姐送把傘嗎?」明月在旁邊小心翼翼的問。

「走吧。」蕭遠航轉身邁步先走,「還不是時候。」

當莫雨晴渾身濕透的往回跑的時候,正看到段承軒打著傘迎著她走了過來,像是要去接她。

「怎麼回事兒?邵霆沒給你拿把傘嗎?」段承軒把傘舉過她頭頂,不悅的問。

莫雨晴憤恨的咬著牙說:「別特么的跟我提那個渣男!」

倆人上了車,莫雨晴凍得渾身哆嗦。段承軒打開暖風,又拿了大毛巾給她,說:「快擦擦乾淨。」

「他和你說什麼了?是被簡依然看見了嗎?」段承軒猜測的問。

莫雨晴說:「你都猜不到他和我說的什麼。問我放他家倉房的東西我還要不要了?他什麼時候關心起這些來了?想要羞辱我,也該找個好點的借口啊!」

「邵霆有什麼理由羞辱你?我看不像。」段承軒說。

「那你說他是為了什麼?噁心我?總該有個理由吧?」莫雨晴忿忿的說,「見到簡依然就像狗見到骨頭似得,跟著人家就走了,也不管我有沒有傘,我真特么的……現在他真是心裡一點都沒有我了!」

莫雨晴嘆氣,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看著外面大雨滂沱,心跌到谷底。

葬禮結束,顧家人最後離開墓園。

臨上車前,保鏢在顧邵霆耳邊道:「大少爺,屬下沒用,沒有追到三小姐。不過後來,屬下看到三小姐在段總的車裡了。」

顧邵霆眼裡放著冷箭,「不用我說吧?」

「是。」保鏢道。

上了車,簡依然問:「出什麼事了嗎?」

「沒事,公司的事。」顧邵霆對司機說:「老王,開車走吧。」

他看著窗外的雨,心裡過意不去,挨澆了,千萬不要生病啊…… 回到家,莫雨晴也沒吃午飯,沖了個熱水澡就鑽進了被窩裡,睡了一大覺后,已經是傍晚了。

「你醒啦?」傾城趴在床邊,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她,問。

「媽呀!」莫雨晴身子不由的朝後,「你嚇死我了。在這幹嘛呢?」

傾城說:「等你醒來吃飯呀。」她神秘兮兮的對她說:「今晚晚餐是我哥做的哦。」

「哈。」莫雨晴笑,「他這是愛上了廚房的節奏嗎?」

坐起來,頭有點暈,低聲咒罵一句「該死」,「可千萬不要感冒呀。」

「家裡有感冒藥。」傾城坐直了身子,說:「你要難受,等下吃飯後,吃兩粒感冒藥。」

「好吧。」莫雨晴懨懨,渾身無力的和傾城下了樓。

晚餐四菜一湯,段承軒給莫雨晴和傾城各盛了碗雞湯。

「謝謝承軒哥。」莫雨晴雙手捧著碗,很冷的樣子。

「華姐,給莫小姐拿個披肩過來。」段承軒說。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莫雨晴喝了幾口雞湯,沒有胃口,說:「我有點難受,先回房間躺著了。」

「雨晴……」傾城說:「一會兒給你做碗麵條吧。」

「隨便吧,什麼都不想吃現在。」莫雨晴擺擺手,出了餐廳。

段承軒對傾城說:「你別擔心,可能是今天被雨澆了感冒了,沒事的。你先吃飯吧,我等下給她煮麵條吃。」

「哥,你真好。」傾城心疼的看著他,問:「你就打算一直這麼暗戀下去嗎?」

「別說話了,快吃飯。」段承軒嗔怒的說。

顧家今晚註定是悲傷的,簡依然一直陪在顧邵霆身邊,即使有了在墓園那不愉快的事情,她也很知情識趣的沒在問,而是默默的陪在身邊。

晚上的時候,顧震說:「依然,你也跟著忙了一天了,和邵霆回去吧。」

顧邵陽說:「哥,家裡有我,沒事的。奶奶的後事都料理完了,也沒什麼事了。」

顧邵霆今天也累了,便和簡依然先回了明苑。到家后,顧邵霆沖了澡,回了房間先躺下了。簡依然磨蹭了好半天,才進來。拉開被子上了床,在他的身後抱住他,輕聲的說:「邵霆,我今晚好好的伺候你吧。」

顧邵霆並沒有睡著,聞言,睜開眼睛,輕輕的把簡依然的手給拉了下去,輕聲的對她說:「依然,我今天累了。」

「沒關係的,你不用動,讓我來。」簡依然復又攀上他的肩膀,臉紅紅的說。

顧邵霆沉默片刻,說:「依然,別這樣,這對你不公平。」

「那你這麼冷著我,對我就公平了嗎?」簡依然難過的問,「我知道,奶奶剛走,你心情不好,我也不該提這無理的要求。可是今天我看到你和莫雨晴站在一起,我就嫉妒的發瘋,我想和你真正的在一起,邵霆。」

顧邵霆說:「你知道我身體的狀況不是嗎……」

「我問過醫生了,這是你的心理疾病,慢慢疏導,就會自愈的。」簡依然的手在他胸膛前如水蛇一般滑來滑去,沙啞著嗓子說:「我今晚好好的伺候你,你一定會重振雄風的!」

顧邵霆沒說話,心裡卻在想著每一次與莫雨晴親密接觸的時候,他身體上的反應。最近兩次更為嚴重,看著她,聽她的說話聲,都會起了反應。可為什麼和依然在一起,卻……

「還是算了吧。」顧邵霆淡淡的說。

「你心裡在想著她嗎?」簡依然問,「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你會想莫雨晴嗎?」

「不會。」顧邵霆說著,轉過了身,夜色中的簡依然,如一隻白玫瑰,散發著香氣。

「依然,」他把她的手握在掌心之中,猶豫片刻,繼續說:「之前,我一直忽略,逃避我這個問題,而且也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事,以為時間會治癒好它。可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這麼回事兒,對你……我還是沒有反應……」

簡依然湊上前來,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搖了搖頭說:「我不在乎的,邵霆。醫生說,這不是那裡的問題,你是個正常的男人。只是心理,是心理疾病,我們繼續看心理醫生就會好了。」

顧邵霆說:「可是什麼時候好,我們卻不知道。就像是我的失憶,回來也有一陣子了,不也是毫無進展嗎?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如果我們真結婚了,那對你是不公平的,我不想委屈你……」

「我不委屈啊,邵霆。」簡依然害怕他說出那句話來,上前抱住顧邵霆,急急的說:「邵霆,你不要和我分手,我不能離開你!」

顧邵霆拍著她的後背,說:「依然,你別激動。」

「你是不是愛上莫雨晴了?」簡依然在他耳畔問道。

顧邵霆一愣,隨即說道:「你在胡思亂想什麼呢?好了,今天不提這事了,睡吧。」

簡依然從他懷裡出來,頭枕著他的胳膊,一字一頓的說:「以後你都不許再跟我說什麼委屈,不公,我愛你,你怎麼樣都是好的,我無怨無悔!如果以後你要再敢提,我就死給你看,不要說我嚇唬你!」

顧邵霆心中一嘆,「別總張嘴閉嘴說死死的,我們都是成年人,說話不要這麼幼稚。」

「我這不是幼稚,我是實話實說!」簡依然摟過他的脖子,閉上眼,命令道:「睡覺!」

黑暗中,顧邵霆睜著眼,耳邊是簡依然均勻的呼吸聲,他慢慢的把她的胳膊拿下去,起身下床出了房間。在陽台,他點燃一根煙,腦中像有很多事要想,可卻一件都想不起來。最後,莫雨晴的臉出現在腦海中。他煩躁的搖晃了下頭,掐滅了煙,給袁澤打了電話過去。

半夜,莫雨晴發起了高燒,想要喝口水,起身卻是暈頭轉向,腳下一個沒站穩,摔倒在了地上。段承軒就怕她半夜有出什麼事,把自己和她房間的門都開著了,此時聽到動靜,光著腳的就跑了過來。

擰開壁燈,看她趴在地上,連忙給她抱了起來,渾身滾燙,急切的問:「下床幹什麼?」

莫雨晴沙啞著嗓子說:「想喝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