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胡悅立刻激動地指著莫晉北的方向:「他就是我男朋友!」

她一邊說,一邊就跑了過去。

她一咬牙,一屁股坐在了莫晉北的大腿上。

莫晉北蹙眉看著突然跑進他懷裡的女人。

胡悅小聲地哀求:「求求你,幫幫我!」

她扭頭看向那幾個混混:「我男朋友在這裡,你們別胡來!」

她那一臉緊張又故作鎮定的樣子,讓莫晉北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了夏念念。

他愣了愣,沒有把胡悅給推開。

那幾個混混罵了一句:「呸!原來是個二手貨!」

然後走了。

胡悅不好意思的從莫晉北大腿上跳了下來。

「謝謝你救了我!」

莫晉北沒吭聲,繼續喝酒。

胡悅站了一會兒,沒等到他說話,心裡有些失望,他難道沒認出自己嗎?

她咬了咬唇,鼓起勇氣說:「先生,你還記得我嗎?你是我的僱主,請我……請我代孕……」

莫晉北突然扭頭看她,他漂亮的黑眸像是有著巨大吸力的黑洞,讓胡悅一顆心撲通亂跳。

她看見莫晉北杯子里的酒喝完了,立刻乖巧地幫他倒上。

莫晉北修長好看的手指摩挲著酒杯,沉默了一會兒,他突然站了起來,踢開椅子朝外走。

胡悅一著急,想也不想的就跟了上去:「先生……」

莫晉北上了車,她站在車外,咬了咬唇,大著膽子拉開車門坐到了他的身邊。

「去錦雲苑。」莫晉北對司機說。

胡悅很緊張,也很竊喜。

她看到了網上的新聞,才知道她的僱主竟然是御尊集團的總裁!

她心裡立刻腦補,她生下的總裁的孩子,成為了御尊集團的繼承人,她也順理成章成為總裁夫人…… 她不停地用眼光偷瞄身邊的男子,她的目光變得愛慕痴迷。

汽車開到了錦雲苑。

莫晉北一句話也沒說,像是沒看到胡悅一般,徑直下了車。

胡悅稍微猶豫了一下,也跟著下車,小跑著跟了上去。

這棟房子好漂亮,可為什麼門口還站著兩個身材高大的保鏢?

胡悅帶著疑惑,跟著莫晉北走了進去。

莫晉北眼睛環視了一圈,沒有看到夏念念。

他在沙發上坐下,扯了扯領帶,一雙眼睛陰鷙得嚇人。

胡悅抿了抿唇,大著膽子走了過去。

當她走到莫晉北面前的時候,男子突然用冰刀一樣的視線射向她,嚇得她的腳步頓住。

可惜她左腳已經跨了出去,來不及剎車,左腳絆在右腳上,用一種極其滑稽可笑的姿勢栽倒在了莫晉北的身上。

「對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胡悅一邊說,一邊慌亂地想要從莫晉北身上爬起來。

她的手在莫晉北的身上一頓亂摸,莫晉北的眼神越發的狠戾,連四周的空氣彷彿都凍結了一般。

胡悅好不容易手腳笨拙地爬了起來,看到男子恐怖陰森的表情,差點給嚇哭了。

她結結巴巴地說:「對不起,我……我走好了!」

這個男人雖然長得很帥很有錢,可是她還是覺得小命比較重要。

「站住!」

突然男子清冷地開口。

胡悅不敢動彈,可憐兮兮地喊道:「先生……」

「脫衣服!」男子面無表情地說。

「啊?」胡悅驚訝地看著他。

「你不是做代孕母親嗎?只要生下我的孩子,我就給你一百萬!」莫晉北語氣冷漠地說。

胡悅使勁咬著嘴唇,看了看華麗的客廳四周,這畢竟是她的第一次,她不想在這樣的地方。

「快點脫!」莫晉北沒什麼耐心。

胡悅有些想哭,可是為了救弟弟的命,她需要這筆錢。

她伸手開始解身上的紐扣,在脫內衣的時候,她垂眸小聲地問:「先生,可以不脫內衣嗎?」

「不行!」

她顫抖著手,解開了內衣,一對大白兔蹦了出來。

最終脫得一件不剩站在那裡。

男子還是全身西裝,衣著整齊,這讓她覺得又是羞恥又是刺激。

莫晉北心裡很煩躁,對這個女人真心一點興趣都沒有。

可是他必須要給夏念念一個孩子。

他咬牙,眼底沒有一絲溫度。

「過來!」

胡悅臉燙得厲害,小心地走了過去,剛剛走近,就一陣天暈地轉,被莫晉北給壓在了沙發上。

「先生,我是第一次,你輕點……」她害羞地說。

莫晉北呼吸平穩,心跳沒有一絲紊亂,居高臨下地看著眼前一絲不掛,即將獻出身體的女人。

他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覺得很噁心。

他到底是在做什麼啊?

事情怎麼全都一團糟了呢?

胡悅見男子半天沒有動靜,她鼓起勇氣,對著男子的薄唇印了上去。

這時候,夏念念聽到樓下的動靜。

她披了一件外套,挺著微微顫顫的大肚子,推門走出來,站在二樓的樓梯口往下看。

就像是有一道閃電,從她的頭頂狠狠地劈下,讓她整個人瞬間石化在原地,全身僵硬得無法動彈。

只一眼,便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睛。

「莫晉北!」她尖聲道:「你們在做什麼!」

樓下沙發上的兩人都吃了一驚,胡悅急忙用手遮住自己的重點部位。

莫晉北保持著壓在胡悅身上的姿勢,抬眸看了一眼夏念念。

他眯了眯眼睛,黑眸里有一種說不清的情緒,無情的薄唇輕啟:

「你不是想要孩子嗎?我生一個給你,你就可以捐贈骨髓了!」

夏念念覺得腦子嗡的一下,雙手死死抓住了欄杆才沒讓自己跌倒。

陌生女人潔白的身體晃得她眼睛生疼。

一切彷彿又回到了最初。

那一天也是在錦雲苑,她親眼目睹過相同的場景。

還是莫晉北,只是跟他顛鸞倒鳳的女人換成了另外一個人。

夏念念望著沙發上糾纏著的兩人,腦子裡最後繃緊的一根弦啪的一聲斷了。

一陣尖銳的疼痛直刺入她的心臟,她的身體變得搖搖欲墜。

緊接著她的肚子也傳來陣陣劇烈的疼痛,一股鮮紅的血液沿著她的腿流了下來。

她的眼底射出瘋狂的恨意,她抬起手指著他:「莫晉北,我恨你!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莫晉北看她臉色不對,嚇了一跳,立刻推開身上的女人。

夏念念扶著欄杆,一陣瘋狂的慘笑。

「我詛咒你,你一輩子都得不到你真心所愛!我要你痛徹心扉,求而不得!」

她的話每個字都像是最惡毒的誓言一般,深深刻在了莫晉北的腦子裡。

他驚恐地看著她的身體晃了晃,軟軟地倒下。

「念念!」

他驚慌失措地跑到她的身邊。

夏念念感覺到一股股熱流從她的腿心流出,瞬間就將地板上染得全是鮮血。

她伸手死死揪住莫晉北的衣服,痛苦道:「救救我的孩子!救救他!」

「啊!血!好多血!」胡悅尖叫著。

莫晉北立刻抱起已經沒有意識的夏念念,朝外沖了出去。

他手腳哆嗦地發動了汽車,朝著醫院飛奔。

躺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夏念念全身是血,臉色慘白,嚇得他魂飛魄散。

他發誓,他沒想過會這樣!

他只是想讓她把孩子引流,然後捐贈骨髓給冷煙煙,好讓他報了恩。

他從來都沒想過夏念念會受不了刺激!

「念念,你堅持住,馬上就到醫院了!」

一路上他不停地和她著話,夏念念捂著肚子不住的痛苦呻吟。

汽車飛奔到了醫院,莫晉北眼看著全身是血的夏念念被送進了手術室。

他顫抖著攤開自己的手掌,濕漉漉的,一片鮮紅。

他的身上也染上了夏念念的血。

這時候,冷煙煙的主治醫生匆匆跑過,看到莫晉北,立刻高聲說道:

「莫總,冷小姐的病情又發作了,恐怕她熬不過去了!」

莫晉北哆嗦著嘴唇,他想要保護的兩個女人都要死了。

他卻什麼都做不了。

不,他一定要救她們! 莫晉北一把揪住醫生的衣領,俊美的五官扭曲到了變形,他咬牙說道:「我妻子的骨髓匹配成功,馬上做骨髓移植!」

醫生激動地說:「那冷小姐就有救了!」

明德醫院的一間手術室里,正在同時進行著兩項手術。

夏念念七個月的身孕,因為受了刺激,早產了。

而另外一邊,冷煙煙全身的白血球被殺死,等待著骨髓移植。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一切都朝著既定的軌道發展……

手術已經開始,不能夠停下,否則她們兩個人都會死。

莫晉北站在手術室外,十根指頭深深地插入他的黑髮。

他覺得這一輩子的時間都沒有這一刻這般難熬。

兩個女人都不能出事,他要她們都好好地活著!

手術要進行很長的時間,莫晉北靠在牆壁上不停地抽著煙,試圖讓自己混亂不已的心情平靜下來。

只要骨髓移植成功,他從此就再也不欠冷煙煙的了。

他會給冷煙煙一筆錢,或者送她去國外生活。

他會真心實意地對待夏念念,不管她要什麼,他都可以給她。

從此之後,他將會沒有下限的寵愛她。

讓她成為真正讓T市所有人都羨慕的莫太太。

他想得太過入神,以至於香煙燃到了盡頭燙到了他的手指,他才驚覺。

就在莫晉北把煙頭丟進垃圾桶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他扭頭看過去,見到霍月沉腳步匆匆地趕了過來。

A國內鬥不息,霍月沉這段時間一直呆在A國。

接到夏念念的求救電話后,便馬不停蹄地趕了回來。

可惜,他還是來晚了一步。

他溫潤如玉的臉上此刻神色慌張,額頭滲出了不少細汗。

莫晉北狠狠蹙了下濃眉,他來做什麼?

霍月沉見到他,立刻問道:「念念呢?」

他的視線落在莫晉北沾了不少鮮血的衣服上,瞳孔猛地一縮!

莫晉北從包里重新拿出了一隻香煙,淡淡地說:「在手術室。」

「手術室?」霍月沉臉色發白:「她早產了?」

莫晉北沒吭聲。

霍月沉雙目通紅地盯著莫晉北,提高了聲量,咬牙切齒地說:

「一定是你做了什麼才害得念念早產的!你這個禽獸!」

「她和煙煙的骨髓配對成功,現在只有她能夠救煙煙。」莫晉北說。

霍月沉忍不住一拳狠狠地砸了過去,莫晉北猝不及防,被他的拳頭砸中了嘴角,口腔里立刻湧出了鮮血的味道。

「你這個人渣!」

霍月沉幾乎發了狂,指著莫晉北暴跳如雷地怒罵:

「你要救人拿你自己的骨髓去救!你竟然喪心病狂的用念念的骨髓?要知道你這麼對她,我早就不顧一切的帶她走!」

霍月沉完全失去了理智,再次狠狠的一拳砸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