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誰人都喜歡聽好話,就算身處高位的錢金鑫也不例外。

聽得白七這麼說,自然笑的嘴都合不攏,再與他細細討論一下這個任務的一些細節。

既然錢金鑫都在這裏等着衆人了,自然也沒有了之前在l市推來推去不去參加會議的念頭,白七與胡浩天自覺地去了軍方大院做彙報。

各家嫂子則把剩下的人員迎回屋內,打算好好的給他們補補。

就算在外頭過的如何滋潤,對於洗澡上洗手間這種事情,大家都是很統一的,肯定沒有在自家方便,如今回來,大家紛紛都把自己從頭到尾的洗了乾淨。

當唐若洗完澡下樓的時候,潘曉萱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拿着基地的報紙看着。

他們外出兩個月,基地的變化還是很明顯,就連這個手抄報紙都已經變成打印的報紙了。

潘曉萱擡頭看見唐若走下來,一身淺灰的運動服彰顯無限的青春活力:“這衣服不錯呀。”

唐若看了看這個運動服,也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就走過去,往她旁邊坐下:“看什麼呢,可有什麼消息?”

兩個月沒有回來,報紙也是存了一疊了。

潘曉萱抽出一張報紙說:“基地往外擴張了十分之一,我們剛纔看見的外牆,以後也會有集裝箱一樣的簡易房子給其他公民居住。”

這種算大消息但也不管她們什麼事情。

滿滿的報紙,唐若也就抽出幾張看起來。

這時候田海端過來兩杯果汁,然後一杯一杯的放在兩人面前:“姐,喝果汁……潘姐,喝果汁……”

潘曉萱想調戲一下他,摸下他的小手說句你真乖,自己剛碰到他的手,就看見他飛一般的跑掉了。

“……”潘曉萱看着自己還停在半空的手,轉首問唐若,“你弟弟最近怎麼了?”

唐若從報紙中擡起頭來:“怎麼了?”

潘曉萱說:“我總感覺他最近看見我都像見了鬼一樣。”

“有麼?”唐若回想了一遍,“我沒有看見啊。”

潘曉萱說:“剛纔不是立刻就跑了啊?還有給我開門時,不知道爲啥開門看見我,就慌慌張張的裹起衣服跑上樓去了……”她說着,突然一回想,“他開門時候與現在穿的衣服都不一樣!”

“剛纔還沒有洗澡,現在去洗了澡下來的吧。”唐若沒有想太多,直接伸手摸了一把潘曉萱的臉,“你這麼人見人愛車見車爆胎,誰會見你像見鬼一樣呢。”

潘曉萱想了想,也覺得應該是這種解釋,於是在唐若的臉上摸回一把:“也是啊,我這麼青春無敵美少女,除非那人瞎了啊!”

“哈哈哈……”

兩人窩在沙發上耍鬧時,潘曉萱手中的報紙一揚,看見了一個新聞,瞬間坐了起來:“嘿,有個八卦!” 唐若也坐起來探過頭去看。

上面寫的是周樹光。

周少這個自帶八卦體質的人,無論末世前還是末世後,都是報紙媒體的鐘愛對象。

如今沒有網絡,娛樂項目被高度限制掉。

末世前,你只要往大街上一走,往餐廳裏一坐,往地鐵上一站,周邊人人都是拿一個手機在看的低頭黨,而現在,往大街上一走,餐廳一坐,周邊人人都是左顧右盼的八卦黨。

很多人連報紙都捨不得訂閱,知道一些消息,自然要靠自己的一張嘴去問。

這裏講的周樹光也是一個大八卦,就是他在白七帶領着隊伍去l市一個月之後,他也帶着軍方人士出了任務,是收集軍方彈藥的任務,上面形容的是此次任務取得圓滿成功,周樹光少尉爲了軍方做了不少貢獻。

當然,這個正事講完之後,還有他的私人八卦。

就算末世了,營銷學的流程跟末世前還是一模一樣,報紙上要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八卦才能帶動銷量。

潘曉萱拿着報紙嗤笑一聲:“周樹光的私人八卦被形容的很不堪啊,上面還寫出他在基地的監獄中公然與女犯人進行*關係呢!他還真是不計較後果,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唐若看着這個內容,倒是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名字來:“蘇雨薇。”

她這麼一說,潘曉萱也想起來了:“對啊,蘇雨薇也在監獄啊!難道不會真的是……”

說着就去立刻去茶几上翻下面的報紙。

“你找什麼?”唐若問她。

“找有沒有後續內容啊。”潘曉萱說,“上面的日期不是現實着3月28號嘛,現在都過去20天了,說不定後面就有後續內容呢。”

唐若也勾起了八卦之心,於是也幫她往後面找是否再有相關報道。

找來找去,沒有再找到其他她們有興趣的信息,只找到之前的一篇報道,基地在二號大街建起了一個高臺,命名爲“鬥技場”。一切不想通過基地法律解決的私人恩怨都可以在“鬥技場”解決。

現在異能者武力強大,法律的意識都薄弱了,動不動就像武俠小說中一樣“江湖事要江湖了”的大有人在,基地管制了大半年也禁止不掉異能者之間的私下毆鬥,就乾脆出了這麼一個比鬥場,讓異能者可以在公衆眼皮底下展示異能,也能讓其他人看到別人的實力,從而激發異能者們對實力的渴望與追求,讓自己更強大。

登上“鬥技場”第一對異能者就是周樹光與衛嵐。

而身經百戰的衛嵐居然也沒有打過周樹光,與周樹光打了個平手,報紙上得評價更是:如果不是周樹光實戰經驗不足,肯定能夠戰勝衛嵐。

“這個很奇怪。”唐若看着這個消息說,“衛嵐之前從林博士的任務歸來後,就已經有二級的金系異能,而周樹光在喪屍潮過後,還是沒有晉級的一級異能,如今他卻能與衛嵐打成平手,而且還是實戰經驗不足的情況下。”

這說明周樹光的異能是在短時間內大大提升了!

潘曉萱也承認這個消息很奇怪:“但是具體是什麼樣子我們也不知道,而且他們爲什麼打起來,我們同樣也不知道,相比起他強大的異能,我更有興趣知道他們爲什麼打起來!”說着站起來,拉起唐若就往外頭走,“與其在這裏猜來猜去,還不如出去外頭問問怎麼回事呢。”

“外頭問問?”唐若一時不解,去找誰問問,找衛嵐?

“我們的店裏啊,不是說鬥技場在二號大街麼,張力他們一直在店裏呢,肯定知道一些情況。”

如此,唐若就與潘曉萱出門。

田海剛纔從二樓的室內花園摘了幾根黃瓜榨了兩杯果汁之後,就一直躲在廚房中聽着她們的對話,聽到潘曉萱說自己最近很奇怪見她跟見鬼一樣的時候,本來想衝出去解釋的,但是還是忍住了,不過如今聽到她們兩個要出門,就算在基地裏,也不放心,就跟出去說:“姐,潘姐,我與你們一去二號大街吧。”

他十八週歲了,可以獨當一面。

跟白七胡浩天這樣的決策人就算不能比擬腦中和經驗上深度,但是對於保護女孩子這種事情,他肯定不能推脫,要挺身而出。

潘曉萱看着他,看他態度堅決還有臉上毫不掩飾擔心之色,拍拍唐若的肩膀,羨慕無比道:“你家弟弟對你可真是好,你不僅有小白寵着,還有田海寵着,羨慕死我了。”說着連嘆幾聲,“我的真命天子呢,如今在哪裏啊?可憐我還比你大呢!”

唐若剛想吐槽一下她們之間的年齡才差多少呢。

田海已經一步跨上去,朝着潘曉萱極力遏制住臉上的熱意道:“潘姐,我是對唐姐好,因爲她是我的姐姐……但是你,我……對你會更好的!”

田海長相本就清秀,不然那時候一起上路時,也不會有人認錯把田海當成唐若的親弟弟。

現在在末世裏磨鍊了七、八個月,每天吃的營養豐富,個頭也長高了不少,如今這麼一臉紅,看着更加俊秀如花。

潘曉萱看着他那麼認真的解釋,忍俊不禁的點頭道:“好,你也是我的好弟弟,自然也要對我好。”拉着唐若推開門,就出去了。

田海抿了抿嘴,通紅的臉在聽到潘曉萱的話語之後慢慢變白,最後變成一臉白色,那句:我不想做你弟弟。最終還是沒有吐出來,不再言語的跟在兩人口頭走了出去。

唐若被潘曉萱拉着,倒是回頭看了田海一樣,發現他已經垂下了頭,此刻看不清他臉上是什麼表情。

旁邊的潘曉萱一直對着唐若說剛纔報紙上見到的另一些八卦,唐若無心聽着,“嗯啊哦”的應着,心中卻想着田海之前看着潘曉萱滿臉通紅的樣子。

她的戀愛經驗也是少的可憐,與白七的戀情算是直接水到渠成,一點波瀾阻礙都沒有,面對田海的樣子,她隱隱的有點明白,卻又覺得不是如此。 唐若與潘曉萱出門不久,16棟別墅的顧鬱澤帶領着他們團隊十幾個人也正邁出了門口,看見前面的兩個姑娘,小衣上去打招呼:“唐姐,真巧呢,你們也去任務大廳換購獎勵嗎?”

如今大家任務歸來,很多都是迫不及待的去任務大廳領取獎勵,就怕基地的物資被前面的人換光了一樣,還有一些是家人在此處,他兩個多月沒有回來,已經讓家中揭不開鍋了,自然要一回來就去兌換晶核。

唐若看見小衣,笑了下:“不是,我們就是出門逛逛。”

“噢,好的,那我們先走了,據說現在任務大廳人很多,還要排很久的隊。”

兩隊人馬分道揚鑣。

顧鬱澤看了唐若一眼,也只是那麼一眼就覆蓋下眼眸來,一點都沒有留戀的雙手插兜慢慢走掉。

從一號大街走到二號大街也花不了多少工夫,兩人在前面邊走邊看路旁的變化,發現別墅區很多房子都已經“違章建築”上了。

許多團隊把自己的別墅往外擴張,搭起了一些小帳篷或者集裝箱之類的簡易房子都放在外頭。

很多團隊人數多,一個團隊住一間別墅已經不夠他們居住,一定要朝外擴張,當然,也有人是把別墅分租出租,讓自己賺點外快的。

一號大街越來越混亂,二號大街倒是更加規範。

連之前的擺攤都已經不見,這裏人來人往,喪屍潮過後,百廢待興,一切都統一的規劃起來,沿街已經全是店鋪,就算很多店鋪內部是毛坯一樣的隨便刷了兩下油漆也比地攤看着正規統一很多。

賣的東西也是什麼都有,物品種類比起末世前的那些“兩塊錢你買不了吃虧你買不了上當”的店鋪還要繁多。

三人走到二號大街的烤麪店時,裏面正是生意興榮時。

門口“迎賓”人員自然是張力,他站在這裏不僅是是迎賓,還是防止有人吃霸王餐的,雖說他的異能不算強大,好歹是個異能者,至少發生問題時能把人給拖住了,叫幫手來。

此刻看見唐若與潘曉萱還有田海,立刻跑出去喜出望外的就把人引進來:“唐姐,你們任務回來了啊,我剛剛正聽說,正打算這裏沒有那麼忙了,去大院裏看看呢,沒想到你們就來了,可真是太好了。”轉首看了一下後面,沒看見白七等人,就詢問一下。

唐若自然告訴他白七他們去大院開會了。

對於這個基地軍大院的會議,在張力等人的眼中就是遙不可及的存在,把他們天花亂墜的誇獎了一通,表達了自己的崇拜之心。

說着,一路把三人引上二樓的包廂。

兩個月裏,這裏已經被張力等人又整修了一遍。

二樓的這間包間還是張力特意留起來,不對外開放的。

唐若三人進去一看,裝修很豪華,張力他們花了大功夫裝修的這個房間。裏面英式的貴族風格傢俱,正是他們那時候在傢俱城搬過來的,整個房間面積也有80平方米左右,落地大玻璃正對的就是那個新建起來的“鬥技場”!

走到那邊看了看,發現此時的鬥技場上正有人在比鬥。

潘曉萱看見之後,撫掌笑道:“嘿,這個位置好,正對鬥技場,從這裏往下一看,整個清清楚楚,我們當初果然有先見之明,選了這個幾個店鋪!”拉着唐若快步走到玻璃窗面前往那邊看去。

這裏還有兩張沙發,明顯就是絕佳的觀看位置。

張力邀請唐若與潘曉萱直接落座。

那邊對戰的是火系與冰系。

那冰系異能者倒也強大無比,面對火系的火輪圈,五指一張,憑空降下許多的冰雹瞬間就滅了它……

“很厲害呢。”潘曉萱驚訝。

“嗯。”唐若有人覺得。

張力見唐若與潘曉萱都有興趣,自然站在旁邊給她們講解:“如今基地打架成爲正規化,很多人都以此爲賭注的玩幾把,現在基地中就有專門爲鬥技場工作的異能者,不過現在是一場挑戰賽,也能下注,那邊的牌匾上就下注籌碼與輸贏的賠率。”

“爲鬥技場工作?”唐若不解,“這個不是基地設置的解決私人恩怨的地方麼,怎麼還有人專門爲它工作?”

張力道:“唐姐有所不知,當初設立的目的是爲了解決私人恩怨,不要讓這些恩怨讓基地花費時間去處理,但後來很多人在這裏比試不休,就算沒有恩怨的人也在報紙或者信息欄放出消息要挑戰某人,於是有人又覺得這個有利可圖,就向上面承包了這個鬥技場,如今唐姐看到的這個其實還是改造過後的,之前那個小很多,周邊也沒有什麼觀衆座椅。”

潘曉萱轉頭問他:“誰有這麼大的手筆,在基地的大佬面前都能承包下這個鬥技場?”

張力笑道:“自然也是軍方人物,是葉家的人。”他指着那邊的那個冰系異能者道,“看,那個冰系異能者就是葉少將的兒子,葉聖倫。”

“葉聖倫?”唐若想了一遍,也沒這個人的印象,而之前她倒是知道葉家了,只因之前任務時候,見過一個葉家的少尉。看着那邊打鬥越來越激勵的場面,她讚歎了一句,“這人的異能果然很強大。”

潘曉萱也說:“看他出手的樣子,二級異能都是打不過他的。”

既然看到這個人了,張力也就把自己知道的八卦一股腦全說了。

葉家末世前雖有個少將在高處,但在政界與軍方都是政績平平默默無聞的家族,病毒爆發之後,葉家的少爺正在國外留學,喪屍出現之後的第一天葉少將就打電話要求他回國。

那三天的時間裏,外國也出現了病毒,一樣是次序全亂。

葉家少爺這種有特殊途徑的人,還真的有門路能登上飛機。最後一次打電話回來時候,說自己已經上了飛機,但是之後的時間裏,再打電話時就一直處於聯絡不通。

之後,喪屍的病毒徹底爆發異能者覺醒,一切通訊全斷之後,葉少將就更加聯繫不上自家兒子。 這樣的社會,整整六個月沒有消息的葉少將也以爲自家的兒子葬身在喪屍肚子中了。

試問機場這樣的擁有龐大人口密度的地方,爆發一個喪屍病毒,能有幾人會完好無損的生存下來,就算生存下來覺醒異能,又怎麼能衝出機場這樣的地方呢。

可當所有葉家的人員以爲葉聖倫已經死亡時,並且把他的葬禮都匆匆辦置之後,他卻奇蹟般的帶着幾千人員到達了a市的基地!

那幾千人更是尊他爲首,全都歸入了葉家的隊伍。

有幾千個異能者的加入,葉家的實力毋庸置疑的更上一層樓,如今在基地會議上都是擁有了相當的話語權。

聽到這個傳奇性經歷,唐若也是大爲驚奇:“他正是我們走之後歸來的嗎?”

“是啊,歸來才一個月不到,當時葉家高興壞了,還在二號大街擺了三天的流水宴來與基地的居民同樂呢。”

雖然吃的大部分都是些白麪和碳酸飲料,但是免費的午餐還是吸引了基地中所有的人員前去道喜。

潘曉萱也覺得這個事情太傳奇:“這個人真是運氣好到爆了吧,跨越南北都不算啥了,他是直接跨越半個地球啊。”

唐若說:“他不是單單的運氣好,實力與能力纔是主要原因吧。”

潘曉萱說:“確實,這種條件下生存下來的,都不是簡單角色。”

她們說話之間,下面的戰鬥也已經結束,葉聖倫手上的冰晶擊射而出,破了對方的火龍,直飛而去。

那小小的比繡花針大不了多少的冰晶威力卻是巨大無比,射在對方的手腕之上就讓對方整個人都直接帶上冰晶的慣性,飛了出去,摔在鬥技場的外面。

而後,旁邊的響徹二號大街的歡呼聲與鼓掌聲響起。

葉聖倫很坦然的接受着掌聲,目光四周一掃,微微擡首張揚的笑起來。

陽光爛漫,照在他的臉上,額前有幾縷髮絲被風吹散,顯得頗爲輕盈,讓他整個人都透出一股明媚的氣質,翩然如玉。

他旁邊的人員過來朝他耳邊說了兩句,他隨意的朝那人點點頭,隨着那人走下鬥技場,上了車,往一號大街去了。

大概是那邊有人過來說政治會議開始,他也要去軍方大院參加會議。

整個比賽看完之後,張力就站在給唐若看他們這裏的菜單,讓她們選菜。

唐若拿過菜單時候,看見潘曉萱還站玻璃窗前,她往下再看了看,鬥技場上面的也已經空掉了,如今她還站在這裏是……

唐若碰了碰她:“曉萱?”

潘曉萱看着唐若,捂上胸口面泛桃花的說:“小若,是不是春天來了,所以我也心動了……”

“哐當。”唐若聽見一旁盤子落地的聲音,再轉首,果然看見田海一臉慘白如雪的站在碎掉的盤子前,手足無措,看見唐若看自己,張了張嘴,結結巴巴道:“我,我,我再去拿幾個盤子來。”

他像是遇到洪水猛獸這類能致人於死地的東西一樣惶恐無比……又像是這裏的空氣稀薄,他已經無法呼吸了……

反正在唐若的眼中,他真的是倉皇地跌出門外,跌跌撞撞地往樓下跑的。

果然……

驀然間,唐若知曉:田海這個待人真誠細膩的弟弟也是動了他那顆青澀的心了。

而且,還是那麼小心翼翼的樣子。

“小若,小若,還記得之前情人節我心中的對象描述麼?”潘曉萱不知道田海的不平常舉動,拉上唐若的手,帶她站在玻璃窗前站在那裏回憶,“剛纔那個葉聖倫完全符合了……怎麼辦怎麼辦,我好激動,是不是我的真命天子出現了!”

“冷靜!”唐若說,掐滅她的幻想,“人家多大?有沒有老婆有沒有未婚妻有沒有女朋友?心性如何?爲人怎麼樣……這些我們都還不知道呢,不要這麼早早的歸納他是你的真命天子。”

聽了唐若這麼說,潘曉萱果然冷靜下來:“啊,是呢,也許人家有老婆了……”冷靜之後,她連面泛紅光都沒有了,只剩下一臉愁容,“好不容易遇到一個一見鍾情的,居然短短兩分鐘就幻想破滅了……哇啊,我的命好苦啊……”

因唐若等人還沒有點菜,張力卻也還沒有走,見潘曉萱這麼說,當下就秉着這是自己該做的,告訴她們自己知道的更多內容:“潘姐,你放心,葉聖倫還沒有老婆,也沒有未婚妻和女朋友,他在外面那麼久,一路打拼,異能強大無比,歸來那幾天引起基地的軒然大波,連登基地的熱門頭條好幾天,被人從上到下、從裏到外都研究過,身高一米84,今年剛剛二十二歲,我可以以性命保證,絕對沒有女朋友!”

唐若朝他連使眼色,張力與唐若沒有默契,面對面站着也不知道唐若在提醒自己,看見唐若的眼色還以爲唐若是在誇獎他,說的反而更加賣力,連潘曉萱與葉聖倫真是天生一對天造地設,有一模一樣的夫妻相這樣喪心病狂、毫無理據的話語都說出來。

唐若全身無力,很想一個水簾掀出來滅了對方,奈何他乃自己人,現在在自家店鋪中,也只能在他越說越誇張,潘曉萱越聽越高興的時候,一把把他丟出了門外:“我們肚子餓了,你不用再在這裏扯了,趕快去給我們上幾碗刀削麪!”

聽到這麼多的保證,潘曉萱果然開始翩翩然,露出少女的花癡本性:“看,我的男神沒有女朋友,正是單身好年華,我還是有機會的呢……哈哈。”

若是之前,唐若肯定支持潘曉萱,可是現在,她爲了自家弟弟,剛纔田海心碎的樣子連帶她都難過起來,自然也就昧着良心打壓那葉聖倫:“人家心性怎麼樣的你還不瞭解,這樣就說自己對他心動了,也太兒戲了。如果他骨子裏跟周樹光那樣的是個花心大蘿蔔呢,如果他比周樹光還不堪呢,人不能單單就被外表給騙了啊!” 唐若繼續苦口婆心得勸說:“有時候心動也是一種錯覺,他只是你欣賞的人,而不是你喜歡的人,喜歡一個人還是方方面面都瞭解到纔好,不可以魯莽行事。”

“哎呀,小若這個擁有完美愛情的人居然跟我講經驗啊,你和小白又沒經歷什麼現實的困難,所以你不是應該滿懷浪漫的嘛,怎麼一副苦情聖手的模樣,太不應該啦。”

好吧,如今她是什麼都聽不進去了,唐若就算再講,潘曉萱還是聽不進去。

人生若只如初見。

豆蔻年華的初見如此美好,唐若怎麼能夠抹去潘曉萱眼中的“初見”。

不認識葉聖倫是真的,不知道他心性也是真的,不過潘曉萱說的理論也不能說錯誤的。

戀愛,哪裏不是從最初的“入了眼的心動”開始的呢。

如果那個人第一眼都讓你看不下去了,哪裏還會有什麼的後續發展呢。

當張力上了面,兩人都吃完了,還是沒有看見田海上樓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