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西無奈的看著自家哥哥。

自家哥哥的感情路,可謂是非常艱辛,一波三折,最後還是沒能到達終點。。

"那蘇暖呢,實在不行,你就放棄她吧,畢竟,她以前做了那麼多壞事!如果你實在放不下,那就乾脆良心受點譴責,跟蘇暖在一起吧!"路西西幫路南出主意。

路南輕笑了一聲,寵溺又無奈。

"那也不現實,蘇暖現在跟顧念城在一起,當然了,這也是顧念城自己的說辭,其實,我看著他們倆的相處模式,其實,並不像是真正的夫妻,更像是朋友,還有,說是放棄一個人,談何容易,哪有你說的這麼輕鬆呢!"路南沒好氣的說道。

路西西的眉頭,徹底皺了起來。

"蘇暖怎麼會跟顧念城在一起呢,他以前不是非常喜歡蘇北的嗎?這我怎麼都想不通!"路西西說道。

按照路西西的想法,一個人的感情變化,怎麼可能那麼快。

顧念城一年前喜歡蘇北,可是,轉念間就跟蘇暖在一起了,這怎麼想,都不合常理啊!

感情大多數,都是炙熱而又偏執的,而顧念城那種人,也不像是花心的人!

路西西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

路南沒好氣的看著她。

"好了,西西,不用再多想了,剩下的問題,我自己會處理的,你對蘇暖的態度,稍微好點就行了!"路南說道。

路西西瞬間暴走。

"我什麼時候對她態度不好了,我一直很和藹可親的,好不好!"路西西嘟著嘴,不滿的說道。

路南笑了笑。

"那好了,是我冤枉你了,你以後再接再厲吧!"路南沒好氣的說道。

路西西癟癟嘴。

"她又不是我嫂子,我憑什麼對她那麼好!"路西西嘴硬的說道。

其實,面對現在這個"蘇暖",她很真狠不起來。

不光路南有那樣的感覺,她也有。

好像,這個蘇暖給人的感覺,才是蘇北!

可是,他們的長相在那裡明擺著呢!

路西西看了路南一眼。

"算了,我出去了,我幫你把蘇暖叫回來,你們兩個好不容易出來旅遊一趟,可千萬不能讓我壞了好事啊!"路西西笑嘻嘻的說道。

路南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我們是來出差的!"路南說道。

路西西俏皮的眨眨眼。

"我懂得,出差的出差的,你不用解釋的!"路西西笑著說完,就向著外面走去了。

路南無奈的笑著搖搖頭。

下午六點左右的時候,雲帆終於來了。

一看見雲帆,蘇北的一顆心都安定下來了。

只要有雲帆保駕護航,路南的安全,最起碼就有了保證了。

晚上的時候,雲帆他們住在路西西家裡,路西西住的這一排小木屋裡,全都沒有人。

路西西說了,平日里只有她一個人。

只有到了旅遊旺季的時候,周圍的地方住不下了,才會來她這裡。

當然了,她這裡住著是可以,但是,只管住,其餘的什麼都不管!

雲帆來的時候,帶了二十個保鏢,他們清一色的黑衣勁裝,蘇北一看,頓時安心了不少。

路南將第二天晚上的機票退了,他們第二天一早,坐了最早的航班,就回了南希市。

路西西並沒有跟著路南回南希市,用她的話來說,她還需要時間,去想一想,她回家之後,究竟該給家裡人,怎麼樣一個說法。

雖然說她不喜歡以前的生活。

可是,說到底,她也就是嘴上抱怨一下,並不可能真的做什麼。

路南一回到南希市,就開始處理劉總的問題。

他用雷霆手段,將劉總的公司,高破產,讓他在安溪市,再無立足之地。

路南做完這些事情,已經一周過去了。

蘇北回來當天,就跟顧念城在機場,撞了個正著。

顧念城實在等不住了,打算去安溪市找蘇北。

路南諷刺的看了他一眼,讓雲帆推著他離開機場。

蘇北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有點不解,他看著自己,比看賊還要嚴重,似乎生怕她離開他的勢力範圍一分一秒。

其實,葉冉本來監視蘇北和路南,也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他們兩個人進入農家樂以後,第二天就進山了,她也找人去找過了,可是,一點下落都沒有。

她告訴蘇暖,蘇暖第一時間就告訴了顧念城。

所以,顧念城這才趕緊買了機票,想去安溪市看看。

他沒想到的是,自己會在機場遇見蘇北和路南,看見路南坐在輪椅上,他就清楚的知道,他們在森林裡,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是,看著蘇北悶悶的神情,顧念城也沒有再問什麼。

只不過,他加快了速度,讓蘇北早點離開盛世集團。

他覺得,再這樣下去,他是承受不了的!

畢竟,蘇北是他的心頭寶,誰都碰不得!

顧念城很聰明,蘇北這次從安溪市回來。

他沒有多問,也沒有讓蘇北有任何不適,這倒讓蘇北,改變了對他的態度。

一周過去了。

路南的腿,慢慢好起來了。

他的傷口,基本結痂了,正常走路,也完全沒有問題了。

最近,盛世集團和雲城集團,正在競爭同一塊地的開發權。

路南讓雲帆帶著蘇北,參與到這個項目中。

八零甜妻萌寶寶 他看的出來,蘇北工作特別認真,她是真的想從工作中,學習到點什麼。

而且,蘇北自從從安溪市回來,工作就變得更加努力。

她幾乎每天下班,都是公司最晚的!

有好幾次,路南都要下班了,看見她還在加班。

雨疏桐 這一天,整個項目組,已經做好了競標書,就等著第二天招標。

下午下班的時候,路南將蘇北叫去了辦公室。

他將競標書,親自遞到蘇北手中。

"蘇暖,明天就是競標的日子,這段時間,你跟著項目組,非常努力,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我相信,憑藉我們這次的完美方案,還有競標的底價,這塊地的開發權,非我們公司莫屬!蘇暖,加油!拿著這個招標書,明天跟我一起去迎接勝利!"路南笑著說道。

蘇北有點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路總,這麼重要的東西,真的要交給我嗎?"蘇暖問。

路南點了點頭。

"明天去競標,我會帶著你和雲帆一起去,你們兩個,到時候看我眼色行事就行,還有這個競標書,明天去了才交,現在你手裡拿到的這個,是這次招標,最後一次修改過的競標書,我個人認為,這其中,有太多的東西,需要你去好好學習,你晚上拿回去看一看吧!"路南說道。

蘇北拿著競標書,激動的拿著競標書。

"謝謝總裁,我一定會好好學習,不辜負您對我的厚望!"蘇北說完,將競標書抱在胸前,像是什麼絕世珍寶一樣。

路南沒好氣的看著蘇北。

"好了,趕緊下班吧!今天早點回去,別再加班了,休息好,我們明天見!"路南笑著說道。

蘇北趕緊點了點頭,快速的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雲帆已經走了,辦公室里只剩下蘇北一個人。

她將招標書放在桌上,開始整理桌子。

就在蘇北整理辦公桌的時候,外面有一個秘書助理,名叫賈珍珍的,正在打電話。

"蘇姐,我看見,路總將明天城南那塊地的招標書,給蘇暖了!"賈珍珍快速的跟蘇暖彙報。

這段時間,她私下裡,收了蘇暖不少的好處,就是為了幫她監控蘇北。

蘇暖聽到賈珍珍的話,眸子一亮。

機會來了!

"珍珍啊,你說蘇姐對你怎麼樣?"蘇暖溫柔的笑著說道。

賈珍珍連連點頭。

"蘇姐對我是真好,不斷的給我幫助,還在生活上,一直資助我! 悲鳴詠嘆調 "賈珍珍認真的說道。

蘇暖勾唇,嘲諷的笑了笑,還真是個蠢貨。

她讓她辦事,當然得對她好一點了。

怪不得進公司這麼久了,一直是個秘書助理。

人蠢怪得了誰呢! "那行,珍珍啊,你找個機會,幫我把那個競標書調換一下,東西呢,你就直接帶出公司,我完了會跟你見面,將競標書拿走的!你就負責安安心心的等著升職吧!"蘇暖說道。

賈珍珍臉上出現一抹猶豫的神色。

"蘇姐,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如果被人知道了,我不僅沒了工作,還會牽連到你的呢!"賈珍珍說道。

蘇暖笑了笑。

"我的傻珍珍啊!怎麼可能,你就等著安安心心的升職,路總給我說了,他一直想找個機會,開除這個蘇暖,可是,苦於沒有機會,她是顧念城的人,路總也不想跟雲城集團鬧翻,索性就趁著這個機會,讓我找人嫁禍她,到時候,她百口莫辯,我們就有機會辭退她了,這樣的話,我給路總說說,你這次到底立了多大的功,他肯定會升你做總裁特助的,這樣的話,你不就能佔領蘇暖的地方,跟雲帆一個辦公室了嘛,蘇姐知道,你一直喜歡雲帆,這一次,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你一定不能錯過啊!"蘇暖說道。

賈珍珍聽到蘇暖的話,臉上閃過一抹興奮之色。

只要想到,能跟雲帆在一起工作,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似乎都充滿了活力。

"蘇姐,我肯定能做好的,你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賈珍珍信誓旦旦的說道。

蘇暖高興的應道。

"好,我就知道,珍珍是最厲害的,那就這樣,我先掛了,你見機行事!"蘇暖說道。

賈珍珍"嗯"了一聲,便掛了電話。

打完電話,她隔著玻璃門看了一眼,蘇北還在整理桌面。

她眼睛里,閃過一絲狠辣。

蘇暖,為了我的工作和喜歡的人,為只能對你下手了,你有顧念城為你保駕護航,不缺這份工作的,不要怪我!

賈珍珍心裡默念完,就開始動手了。

她想了想,快速的走到助理辦公室門口,伸手敲了敲門。

"蘇特助,雲助理剛才給我電話,說讓你下樓一趟,他有事情給你說!"賈珍珍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說完,她低頭看了看手機,自己手機上,沒有一個未接來電,也沒有接到雲帆一條消息。

雲帆有事情找她,怎麼不給她打電話呢,她手機又不是沒有電了。

蘇北有點疑惑,可是,終究是站了起來。

看著還沒有整理完的資料,她有點猶豫。

門口的賈珍珍,卻已經開始催了。

"蘇特助,你快點啊,我聽見雲助理的聲音,挺急的,你先下去吧,要不,我在這裡幫你看著!"賈珍珍一臉誠懇的說道。

蘇北看了一眼賈珍珍,一臉憨厚老實,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她快步走出辦公室。

"珍珍,那就麻煩你了,我肯定會很快就上來的!"蘇北說道。

賈珍珍搖搖頭。

"沒事的,你趕緊去吧,我幫你看著門,你快點就行了!"賈珍珍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就轉身下樓了。

蘇北剛走進電梯。

電梯合上的那一瞬間,賈珍珍快速的打開門,走了進去。

她看著蘇北桌上那個藍色的文件夾,眼睛閃過一絲亮光。

她剛才在總裁辦公室門口,看到的就是這個文件夾,總裁就是把這個給蘇特助,讓她回去好好看看的!

而且,他非常清楚的指明了,這就是競標書。

賈珍珍打開文件夾,看了一眼,上面三個大大的競標書幾個字,她頓時眉開眼笑。

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得手了。

她快速的把文件夾中的競標書拿出來,然後,她又拿起旁邊的資料,隨便拿了一沓,感覺厚度差不多,直接放到文件夾中。

做完這一切,賈珍珍努力平靜了一下,看著桌面上,跟蘇北走的時候,基本一模一樣,這才轉身離開。

她離開助理辦公室,走向自己辦公桌的時候,沒有看見,不遠處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她。

賈珍珍把競標書,藏在自己的文件夾裡面,這才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到助理辦公室門口。

不一會兒,蘇北就急匆匆的從電梯里走出來。

她皺眉看著賈珍珍。

"珍珍,雲助理不在樓下啊,你不是說他有事找我嗎?"蘇北不解的問道。

賈珍珍重重的點頭。

"雲助理確實跟我說,他在樓下等你,找你有事要說啊,難道是我記錯了?"賈珍珍說道。

蘇北皺了皺眉。

"珍珍啊,以後有什麼事情,確定好了,再告訴我,好嗎?我很忙的!"蘇北說完,就向著辦公室里走去。

她快速的收拾好桌上的東西,按著文件夾,就向著外面走去。

路南看見蘇北離開,他卻待在辦公室里,依舊沒有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