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時,柳媽媽把杜錦彥牽進來,語氣有些埋怨,「將軍對小爺太嚴了,這麼丁點大的孩子,也不怕凍著他,大過年的作了病,咋整啊?」

史鶯鶯順手給兒子擦了擦腦門上的汗,「累不?」

怎麼不累,累得成小狗了,老半天了,杜錦彥還在喘,「還,還行。」

史鶯鶯笑著說,「你爹可不是武師,他這是把你當他的兵在訓呢。」

「我知道,」杜錦彥揚著小眉毛,一本正經的道,「爹說過,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知道就好,」史鶯鶯拍拍他的頭,對柳媽媽說,「一身的汗,帶他去洗個澡,別著涼了。」

柳媽媽應了聲,剛牽著杜錦彥出去,阿夏進來了,「夫人,昌隆米行今日在城西布粥。」

史鶯鶯說,「我聽袁天林說過,昌隆米行每年這個時侯都要在城西布粥,看起來倒是行善舉,在城西什麼地方?」

「大雜院那帶,有個乞丐聚集的地方,粥攤就擺在那裡。」

史鶯鶯嗬了一聲,「不讓人走遠了去求粥,就擺在家門口,想得還挺周到。」

阿夏問,「夫人,咱們要不要去看看?」

史鶯鶯稍一思忖,「行,去看看也好,對了,柱子的傷好些了么?」

「好些了,他不願意躺著,拐著柱在廚房裡砸核桃呢,說是白吃白住還白拿錢,心裡不得勁。」

史鶯鶯笑了,「這個實誠的小子,隨他去吧,你叫上金釧兒,咱們出去走一遭。」

史芃芃說,「娘,我也去。」

「天冷,你在家裡呆著,娘去去就回。」

史芃芃聽話的哦了一聲,繼續低頭寫字。

杜長風現在是媳婦的貼身保鏢,自然要跟著一起去,夫妻倆到京城后,各忙各的,很少有機會呆在一起,趁著這個機會一道出去走走也好。

大雪過後,接連都是艷陽天,年集到現在都沒散,不過明天就是大年三十,擺攤的人明顯少了,但外頭逛的人依舊很多,杜長風習慣了大步流星走路,史鶯鶯是個豪爽的性子,倒也跟得上,只是來往的人多,時不時把他們隔開,杜長風幾次扭頭看媳婦兒,終於是忍不住,牽住了她的手。

史鶯鶯笑道:「怎麼,怕我丟了?」

杜長風亦笑,「不,怕你把我丟了。」

他們習慣了鬥嘴過日子,難得杜長風說句溫軟的話,史鶯鶯有些不好意思,嬌羞的笑了。

明媚陽光下,小婦人如玉的臉龐上浮起一團紅暈,象一朵艷艷的花開在杜長風眼前,他咽了咽喉嚨,叫了聲,「媳婦兒。」

「幹嘛?」

「你真漂亮。」

大太陽的天,史鶯鶯愣是打了個顫,甩開他的手大步往前去,咦! 特戰醫王 今天的杜將軍好生奇怪…… 不過,這一次,董雅寧胃口還真大,居然打人家簡小姐的主意。

只希望,這位簡小姐和董雅寧不是同道中人,否則他木姐姐要有麻煩了。

屋內的禮節結束后,由紀佳夢和魏生津跟隨棺木去火化,其他人前往墓園。

大家從正屋出來時,走在紀澌鈞旁邊的李泓霖,看了眼摟著木兮的紀澌鈞,「紀總,提醒你一句,以大局為重。」說話時遞了眼後面出來的簡語之。

紀澌鈞知道李泓霖這話是什麼意思

在李泓霖沖著後面的簡語之使眼色的時候,木兮已經看懂什麼,木兮看了眼外面聚集的記者,又考慮到當前紀澌鈞在紀家的地位,木兮只能伸手抓住紀澌鈞挽住自己胳膊的手,將紀澌鈞的手拉下,「我能照顧好自己。」

「兮兮。」紀澌鈞伸手想把木兮拉回來的時候,後面出來的南家老太太喊了句:「紀總啊。」

紀澌鈞看了眼木兮后,收回自己伸出去的胳膊,對著出來的人輕輕點了點頭,「南老太太。」

「紀總啊,麻煩你照顧一下簡小姐。」說著將懷中的簡語之推到紀澌鈞那邊。

站在南老太太旁邊的南豐璇挽住南老太太的胳膊,考慮到今天的場合,為了幫紀澌鈞獲得更多的關注度和支持,南豐璇很認同南老太太這句話,「紀總,麻煩你了。」

小小年紀就見過形形色色場合的簡語之,知道自己和紀澌鈞一塊出鏡對紀澌鈞來說大有幫助,本來她不太想過去的,主要是因為不想因為自己讓一些媒體亂說話,傷害了那個和她二姐長得如此相似的木兮,但是既然南家老太太和南豐璇都這麼說了,就當做是順水人情吧,簡語之提步走向紀澌鈞,來到紀澌鈞旁邊。

門口這邊的人停下腳步沒走,去路被擋住了,其他人往旁邊走,後面出來的紀優陽,看了眼紀澌鈞這邊後接過方秦手裡遞來的傘,「賴小姐,我們一塊走吧。」

「好啊。」不管紀優陽是出於什麼原因對她如此主動,她都需要這個機會在媒體和眾人面前增加曝光度,這對刺激賴氏集團的股票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費亦行將木小寶交給木兮時,看了眼紀澌鈞和簡語之,「紀總對她也就逢場作戲,您別擔心。」

「我知道。」紀優陽進了董事會,表面上一切維持不變,但是很多東西已經悄然發生改變,紀澌鈞要想穩住地位,就必須有支持率,這個時候出現的簡語之,對紀澌鈞來說無疑是個幫助,孰輕孰重她是知道的。

費亦行沖著木兮點了點頭后便走向紀澌鈞那邊。

木兮正要彎腰抱起人,許衛就率先抱起木小寶,「要走挺長的一段路,還是我抱著寶少爺吧。」

「謝謝。」

「客氣了。」

坐在許衛胳膊的木小寶看著不遠處和簡語之同傘而走的紀澌鈞,木小寶悶悶不樂扁著嘴巴。

他就不喜歡別的女人靠近老紀,不管是好壞,他都不喜歡,因為老紀的身邊只能有媽咪一個女的。

哼!

撐著傘下了台階的人並未離開,而是等紀澌鈞下來。

在紀澌鈞和簡語之同傘下去時,不少媒體紛紛對著這邊拍照。

看到這一幕的董雅寧,那看似面無表情下掩藏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一個家世優秀,能給她兒子帶來幫助的女人才是她心目中的兒媳婦人選,瞥了眼一旁的木兮,呵。

這麼重要的場合,紀澌鈞卻選擇和簡語之一塊走而不是帶木兮,這就說明了,她心中期待的某些事情正在發生,要不了多久,這個狐狸精就徹底滾出她的視線了。

還真是大快人心!

看到簡語之和紀澌鈞一塊走,尋夏心裡特別不痛快,生怕這個簡語之和紀澌鈞會發生什麼不可控制的結果,但是在她看向一旁木兮時,從木兮臉上看到了落寂她便又痛快起來。

只是這個痛快,還沒過幾秒,尋夏就因為木兮這張臉再次擔憂起來,看來她很有必要調查下木兮的身世。

董雅寧看到尋夏盯著木兮都挪不開眼,喊了句:「尋夏啊。」

被董雅寧叫回神的尋夏點了點頭,尋夏上前推著董雅寧的輪椅,「媽,咱們走吧。」

董雅寧回頭看了眼木兮,「木兮啊,那我們就先走了。」

「嗯。」看董雅寧說話時,眼中有神的樣子,木兮就知道董雅寧這會正開心著呢。

就在木兮為董雅寧心中所開心的事情無奈嘆氣時,路過她身邊的黃印蓉來了句:「看來,某人要為自己的地位擔憂了。」

「好了印蓉,別在這些小事上浪費時間。」說完后,黃印香沖著出來的駱知秋點頭,「紀夫人,我們一塊走?」

駱知秋當著黃印香姐妹的面走向木兮,來到木兮旁邊后,駱知秋動作親昵挽住木兮的胳膊,「不好意思,我們紀家有規矩,這家屬走前面,客人在後邊,恐怕我們不能一塊走了。」

兩個老太婆,居然敢笑話他媽咪,木小寶沖著那兩個聽到駱知秋的話以後笑不出的女人揮手,「黃阿嬤拜拜。」

「你叫誰阿嬤,沒教養的……」最先被氣到掛不住臉色的黃印蓉沖著木小寶罵。

出來的祁任興正好聽到這些對話,本就愛而不得的祁任興,這會子聽到有人欺負木兮,直接來了句:「阿姨,沒教養的人不是他,是你。」

黃印香看到祁任興毫不留情面在批評黃印蓉,趕緊沖著祁任興使眼色,「任興。」

受了氣的黃印蓉,不可能把氣撒在祁任興身上,正要衝著木兮發脾氣,就聽到木兮語氣溫柔說道:「小祁總,謝謝你,我先走了。」

哪怕只是「小祁總」這麼個稱呼,對於祁任興來說都是無比珍貴,祁任興抿著笑容對著木兮點頭。

坐在許衛胳膊的木小寶甚至是沖著祁任興揮手,也不叫樓西了,而是無比親切喊了句:「祁叔叔一會見。」

「一會見。」

一旁的黃印香望著自己的兒子被那個狐狸精母子倆迷得神魂顛倒氣得唇角都歪了。

在木兮她們離開后,黃印香立即拉住兒子的手,「任興,你怎麼能為了那個女人當著所有人的面這樣數落你阿姨。」

祁任興回眸掃了眼黃印蓉,「阿姨,我不管表姐的事,也希望你別管我的事。」說完后抽回被黃印香摟住的胳膊,撐著傘跟過去。

「這,這孩子。」黃印香氣得都說不出話來了。

黃印蓉咬牙切齒低聲說道:「姐,你看到了吧,那個狐狸精居然當著你的面在蠱惑任興,任興就是這樣被帶壞的,你可不能放過她。」

「放心吧,我已經準備好東西對付那個狐狸精了。」

「姐,是什麼?」

黃印香望著木兮離去的背影,深呼吸時,臉上寫得痛快和舒心,「一會你就知道了。」

在空地這邊等駱知秋的紀澌鈞,在看到駱知秋挽著木兮胳膊下來時,一旁的木小寶看到記者就躲的舉動讓紀澌鈞微微皺著眉心,等到局勢平定下來,他的兒子就不需要再這樣遮遮掩掩活在人後。

駱知秋下來后,撐著傘的紀澌鈞讓開一條路,讓駱知秋和木兮走在前面。

站在紀澌鈞旁邊的簡語之再一次被黑色的雨傘下那張臉吸引住目光。

從側面看,這個木兮像極了她二姐。

駱知秋和木兮過去了,紀澌鈞跟著挪步。

還傻愣在原地的簡語之壓根沒注意到紀澌鈞已經走了,趕緊追過去。

真是的,這個紀澌鈞,怎麼走也不叫她,虧她還和紀澌鈞同傘而行給紀澌鈞增加話題。

紀澌鈞跟著過去后,後面的人陸陸續續撐著傘跟上,一群人井然有序,浩浩蕩蕩往陵墓區走去。

早上下過雨,地上有不少積水,紀澌鈞壓低聲音提醒一句:「小心地上的積水。」

「謝謝紀總,沒想到紀總那麼貼心。」看來,剛剛是她太早下定論了,至少這位紀總對她還算是很照顧。

趴在許衛肩膀的木小寶,聽到紀澌鈞的話,心裡不開心了,抬起小眼睛盯著紀澌鈞看:怎麼,老紀,你看到一個長得像我媽咪又年輕的女人就紳士起來了?

迫於前面那道目光,紀澌鈞立即做出解釋,「你想多了,我是怕你踩到積水濺到我太太。」

聽到這話的簡語之嘴角抽搐兩下,果然,她沒有過早下定論。

和駱知秋一塊走的木兮聽到這話嘴角洋溢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趴在許衛肩膀的木小寶聽到紀澌鈞這麼說,盯著紀澌鈞的小眼神才多了幾分溫柔,特地給簡語之一個提示,「他的太太,就是我媽咪。」說完后木小寶換了一個坐姿,既然老紀那傢伙知道規矩,那就不用他一直盯著了。

簡語之看了眼那個說話的小不點,又看了木兮。

她當然知道紀澌鈞和木兮的事情了,網上和雜誌都傳遍了,只不過是,紀澌鈞對木兮的稱呼讓她覺得奇怪就是了,明明沒結婚卻稱做太太。

就在簡語之思考著這個問題時,不遠處出現的臉孔把簡語之嚇了一跳,簡語之匆匆收回臉。

嚇死她了。

那個不就是這段時間經常跑到靜姐咖啡廳那個叫老馮的男人嗎?

他怎麼也在這裡?

噢,對了,他和紀澌鈞是一路的,不過怎麼看都像是混道上的,怪嚇人的。

在紀澌鈞他們去陵墓那邊時,呂鋥凉和馮少啟一塊出來。

呂鋥凉看到站在紀澌鈞旁邊的女人勾著腦袋往這邊看又連忙回過頭避開時,呂鋥凉好奇問了句:「這太太是怎麼了?」

「老呂,你怕不是有眼疾吧。」不是有眼疾就是眼瞎,雖然長得像,但是氣質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呂鋥凉怎麼會說成一個人呢。

「眼疾?」難道是他聽錯了?以為是馮少啟說的還是眼屎,呂鋥凉伸手揉了揉眼睛,「沒有啊。」

「站在紀總旁邊那位不是太太,只是和太太長得像。」

因為人已經走遠了,看不清的呂鋥凉使勁睜眼,「是嗎?哎,我都認錯了,老馮你怎麼認得出來的?」

「因為我見過她。」

「在哪兒?」

「我上回見她,她還在塗靜好那裡洗廁所。」

「塗靜好?不是吧,一個洗廁所的,怎麼有資格和咱們紀總站在一塊,難不成是太太娘家的人?」

「除了坐牢那幾個,她娘家已經沒有人了。」

「不是她娘家的人,那會是誰?」

「看新聞,媒體會給你真相。「看到眼熟面孔的馮少啟,抱著胳膊走過去。

「哎,老馮,你怎麼過去了,咱們不是要在這裡休息嗎?」

「我是集團法務,我過去沒問題,你不跟過來,就回車上吧。」費亦行昨晚一覺到天亮的睡眠質量,讓他對費亦行的工作很擔心,他得過去盯著,以防萬一出現什麼問題。

記者不能跟過去,只能留在這邊,穿過樹林小道,進到陵墓區,大家排列整齊,和駱知秋一塊站在第一排的木兮,不時能對上簡語之看過來盯著她打量的視線。 他臨走的時候,還告訴他們,要等著自己。

可是,現在的情況,或許已經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

眼前的人是威利斯,那麼,他的仇恨和憤怒,蘇凜也就不用再疑惑了。

他的確很恨自己,恨不得將自己碎屍萬段。

所以,才會有今天這一幕吧!

威利斯似乎不甘心就這樣讓蘇凜容易的死去,他死死的看著蘇凜:"我不會跟你一起死的,我要親眼看著你死,而且是死無全屍,死的非常慘烈的那種,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的就死了,你看到我的臉了嗎?我的眼睛,看到了嗎?全都是被你毀了!你是不是非常震驚,我現在怎麼還沒有死,哈哈,老天爺就是不讓我死,他留下我一條命,就是為了讓我重新置你於死地!"

其實,當日蘇凜在飛上安裝了炸彈。

可是,威利斯在上了飛機后,就已經發現了,他知道,自己不能輕舉妄動,否則,會被他們監控到,直接讓飛機爆炸,自己死無全屍。

他一直在默默的想辦法,到了飛機爆炸那一刻,其實,他就在降落傘旁邊。

他是跳出去了,撿了一條命,可是,飛機的爆炸範圍太廣,他還是被波及到了。

他的臉,他的眼睛,就是在那一天,被徹底毀了。

他不甘心,他要找蘇凜報仇。

他治療好身上的傷,讓寧雨辰買了公司,他召集了一幫人,為自己賣命。

他的後半生,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殺了蘇凜。

蘇凜不死,他死不瞑目。

這一次,威利斯沒有那麼傻了,他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出現,因為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死了。

他小心翼翼的隱匿著,這期間,有很多次機會,他覺得自己可以殺了蘇凜。

可是,他覺得不保險,都放棄了。

他盼了這麼久,終於等到蘇凜出來了,而且還帶著一個累贅。

他想,機會終於來了。

只不過,為了防止路紫蘇報警,他就選擇了一個蘇凜獨身一人的時間。

而這個好時機,就是今天。

看著威利斯憤怒的臉,蘇凜平靜的開口:"威利斯,並不是別人想讓你死,是你的性格中充滿了暴戾,極端,偏激的思想情緒,讓你活著,你只會威脅其他人而已,就算是百葉真的喜歡你,她恐怕也不會跟你這麼危險的人在一起,而且,你平心而論,你是真的喜歡她嗎?你只不過是為了贏我,你只是不甘心輸而已,試問,這樣的愛,有意思嗎?有存在的必要嗎?百葉不選擇你,才是最明智的選擇,你知道嗎?"

威利斯似乎是被蘇凜刺激到了,他突然憤怒的看著蘇凜,像極了一隻發狂的野獸:"你知道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為了百葉,我可以背叛全世界,可是,她怎麼能假裝站在我這一邊,卻幫著你們,對我趕盡殺絕呢,我對她那麼好……"

威利斯的情緒,很不穩定,他的眼神似乎還有點迷離和不甘。

蘇凜的眸子一凌,就是現在。

他右手拿著槍,左手猛地伸手,將威利斯的槍口攥住,指向天空。

兩聲槍聲,同時響起。

蘇凜的子彈,打破了威利斯的腦袋,威利斯的子彈,打穿了蘇凜的手掌心。

威利斯的眸子里,似乎滿是難以置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