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靈石礦距離真武派的確很遠,從遲墨那裡得來的消息是靈石礦里架設有傳送法陣,真武派因為靈脈被毀,靈氣枯竭,肯定會有一陣的慌亂,他們到了后要以最快的速度毀了傳送法陣,然後關門打狗。

足足花了近半個時辰,兩人才趕到靈石礦那裡,天還沒亮,遠遠看去,礦場一片漆黑,只有崗哨處還亮著光。

蕭瀟和大白悄悄靠近后,發現崗哨處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跟著大白避過大門附近設下的防禦法陣,又毀掉了傳訊報警用的陣法,然後偷偷摸摸的進去了。

穿過大門,蕭瀟把碧玉和雲彤放了出來,道:「你們先去找靈石礦,我跟大白去毀傳送法陣,碧玉記得看好雲彤,小心避讓禁制。」

讓碧玉去找靈石礦的話,蕭瀟還是很放心的,畢竟碧玉有穿梭空間的能力,就算有禁制也能避過,至於雲彤,只能讓碧玉看著了。

不等碧玉點頭,雲彤已經搶先開口了,「主人,雲彤知道了,你就放心的去吧。」

說完,雲彤拉著碧玉的手轉身就跑了。

蕭瀟抓抓臉,嘖,怎麼感覺雲彤這話是放自己放心的去死啊?!

呸呸,想多了,蕭瀟拍拍自己的臉,跟大白一道兒尋找起傳送法陣來。

雲彤拉著碧玉,一路上是各種好奇臉,不管看到什麼都非常的新奇,畢竟是第一次離開小塔。

不等蕭瀟和大白找到傳送法陣,另一邊已經傳來了尖銳的警報聲,一道報訊用的法符衝上半空,砰的一聲炸響了。

「看樣子我們要兵分兩路了。」蕭瀟嘆了口氣,肯定是雲彤冒冒失失的踩中禁制了,碧玉那靦腆的性子根本看不住雲彤啊,要不要考慮下次換水瑤跟碧玉合作,把雲彤扔給遲墨?

就這樣想著,大白跟蕭瀟分兩個方向走了,報訊用的法符炸開后,礦場里的天仙肯定會出來了,大白先拖住一陣子,等蕭瀟毀了傳送法陣回來,就可以聯手幹掉對方了。

大白身形一閃就躥了出去,手中抓著一大把的飛劍,見兩名靈仙撲來,手一抖,手裡這一大把飛劍就唰的一下全飛了出去。

「嘖嘖,什麼飛劍這麼難用,還不如用手。」大白見一大把飛劍都沒把兩名靈仙幹掉,很不甘心的吐槽道,然後擼起袖子赤膊上陣了。

蕭瀟這邊打的就比較輕鬆了,雖然沒有用龍雀狂刀,換了一把精金玄鐵大刀,但使起來還是比較輕鬆的,唰唰兩下就幹掉了一名守門的靈仙。

幹掉靈仙后,蕭瀟本想推門進去,然後想起自己是來搶劫的,又後退一步,抬起腳,一腳踹掉了那扇大門,既然是來搶劫的,就一定要凶神惡煞!

大門後面的房間里,正是蕭瀟要找的傳送法陣,傳送法陣正閃爍著光,可能是對方有人正往這邊來,蕭瀟毫不猶豫的摸出一把法符和炸丹丟出去就開炸了。

法符的威力很不錯,再加上炸丹的毀滅性,只見傳送法陣里的光芒一陣閃爍后,猛的就暗了下去,整個傳送法陣轟的一下就崩碎了。

毀掉傳送法陣后,蕭瀟又檢查了一遍,確認是徹底毀去后,才放心離開去找大白匯合了。

大白這邊正跟兩名中階天仙對峙著,本來以為還有位高階天仙,結果,來的只有兩名中階天仙,嗯,對方少了一個大戰力,打起來可就爽了。

大白老爺憨厚的臉上帶著笑,眼睛笑得都快眯成一條線了,滾圓的身體看上去非常的有喜感,似乎很笨拙,卻異常的靈活。

大白赤手空拳對上兩名天仙,卻打的很順溜,尤其是他不時丟出顆炸丹來,把兩名中階天仙給忙的額頭直冒汗,大白丟出的不是有爆炸屬性的炸丹,而是雲彤一開始煉製出來,各種五顏六色,威力也是奇形怪狀的炸丹。

蕭瀟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大白這個MT正拉著兩個大怪滿場子的玩,而真武派的兩名中階天仙被溜的很是狼狽,身上法衣殘破不堪,手中兵器被毀的一塌糊塗,靈力也快見底了。

看了看狀況,蕭瀟拎著精金玄鐵大砍刀找準時機就從暗處閃現,沖著離她最近的那名中階天仙就是一刀。

手起刀落,中階天仙的腦袋飛了出去,兩隻眼睛還盯著大白看,然後發現自己的身子站那一動不動了,自己的腦袋卻飛起來了,最後驚詫的表情停留在了他的臉上。

另一名中階天仙見對方輕而易舉的就幹掉了自己的同伴,二話不說轉身就逃。

蕭瀟哪裡會讓他逃,她跟大白兩人要是干不掉一名中階天仙,他們就不用出來搶劫了,回去洗洗睡得了。

中階天仙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如離弦的利箭,向著兩人中間空餘的出來的空間飛馳而去。

蕭瀟展開身法跟了上去,同時一手掐訣,手腕一翻,兩人中間空餘的那片空間里,七道光點亮了起來,七柄銀鉤短劍組成的七劍絕殺陣現出了原形。

「驚劍門?!我真武派與你不死不休!」那名中階天仙撞進七劍絕殺陣,見無法脫困后,在被七劍絕殺陣絞殺前,胸口的數滴精血化成了一柄小劍,衝出七劍絕殺陣后一閃而逝,而這名中階天仙則是聲音如雷,怒吼著喊著要與驚劍門不死不休。

蕭瀟抓了抓臉,她只是提前在四周設下了打埋伏用的七劍絕殺陣,結果這名中階天仙就給撞進去了,只是,沒想到還真是意外的驚喜,竟然讓驚劍門背鍋了呢!

大白朝蕭瀟豎起大拇指,「這鍋甩的好,我給一百零一分,不怕你驕傲!」 兩名中階天仙被幹掉后,高階天仙一直沒有出現,蕭瀟和大白逮了名真武派弟子問了才知道,高階天仙前一天被召回門派了,還沒回來!

高階天仙沒回來,礦場里修為最高的兩名中階天仙又都被幹掉了,不用說,搶劫已經完成了一大半,剩下的就差搜刮靈石了。

大白負責幹掉剩餘的真武派弟子,蕭瀟先去找了碧玉和雲彤。

靈石礦場的構架很簡單,一邊是供吃住的屋舍,另一邊就是可供採挖靈石的礦脈了。

還沒到礦脈就聽見鬧哄哄的嘈雜聲,蕭瀟皺了下眉頭,難道碧玉和雲彤給抓住了?但是聽著聲音也不大像啊。

跨過已經被毀壞了的法陣,蕭瀟便看到黑壓壓的人,交頭接耳的站在礦脈的大門口,而雲彤則站在一堆由靈石堆積而成的小山上,正叉著手訓話。

蕭瀟的臉有些黑,搶靈石呢,訓什麼話!

「搶靈石呢,不要偷懶。」蕭瀟站在靈石堆後面,對正叉腰訓話的雲彤說道,總感覺腳好癢,好想一腳把這貨踹下去啊!

唾沫橫飛的雲彤聽到蕭瀟的聲音后,到嘴邊的話戛然而止,然後換上一副諂媚的表情,「主人,這些人都是真武派抓來挖靈石的苦力。」

蕭瀟點頭,難怪雲彤沒有一顆炸丹把眼前這群人給炸飛掉。

聽到雲彤喊蕭瀟主人,那群挖靈石的苦力中有個領頭人的模樣,向前走了兩步,目光熱切的看著蕭瀟,「前輩,我等可為前輩效力,採挖靈石。」

採挖靈石的都是苦力,修為不過都是初階遊仙,就連領頭的這人修為也才中階遊仙,這樣的修為,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里,也只能當苦力混口飯吃了。

「苦力我就不殺了,這座礦場我驚劍門接收了,這些靈石你們分分,各回各家吧。」甩鍋這種事,當然要不遺餘力的甩了,蕭瀟臉不紅心不跳的繼續坑著驚劍門。

聽聞對方不僅不殺他們,還讓他們分了這些靈石,苦力們除了驚詫更多的則是開心,終於可以離開這座礦場,不用沒日沒夜的挖靈石了啊!

打發了這群苦力后,蕭瀟拎著雲彤就去找碧玉了。

碧玉剛把整條靈石礦脈給收了起來,正琢磨著這一整條礦脈怎麼開採靈石呢,他們就這麼幾個人,人手很是不夠呢!

然後蕭瀟就拎著雲彤過來了,看到空蕩蕩的一片,蕭瀟使勁的眨了眨眼,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再三確認真的是空蕩蕩的,連一塊靈石碎渣都沒有,蕭瀟都傻眼了,靈石礦脈呢?!

「主人,我把礦脈收了,帶回去可以慢慢開採,要是缺靈石了就挖一些來用。」碧玉看到瞪大眼的蕭瀟,趕忙出聲解釋,生怕自己說慢了,發現沒有了礦脈而傻掉的主人會幹出別的事情來。

聽碧玉說完后,蕭瀟撫了撫胸口,還好,礦脈是被碧玉收起來了,而不是被真武派給挖乾淨了。

至於缺靈石就挖一些來用,嗯嗯,這個提議非常的不錯,帶著條礦脈去購物,靈石不夠?掰幾塊來就是了!

有碧玉在,啥活都不用幹了,簡直就是輕鬆的不要不要的,等到大白解決完剩餘的真武派弟子回來的時候,蕭瀟已經站在靈石礦的大門口等著了。

「好了?」大白有些驚訝的問道。

蕭瀟點點頭,「礦脈都收了,半顆靈石都沒有了。」

「那去下一個!」大白說道,既然靈石礦分分鐘解決了,自然是去玄金砂礦搶了。

兩人搶靈石礦半個時辰不到就收工往回走,去玄金砂礦了。

這時候,傳訊玉簡亮起來了,蕭瀟輸入靈氣接通后,遲墨的聲音從那頭傳了過來,「你們找到靈石礦了嗎?」

「找到了啊,都搶完了。」蕭瀟愉快的回道。

遲墨,二師兄周無忌:「……」我去,要不要這麼速度,分分鐘就完事了?!

「我們把靈石礦脈搬走了,就快很多了。」蕭瀟聽那邊沒聲音,就解釋了一句。

遲墨,二師兄周無忌:「……」我去,直接搬礦脈,你們要不要這麼熟練?!

「真是個好主意,我們也把礦脈搬走好了,回去再慢慢分。」遲墨的聲音從傳訊玉簡那邊傳了過來,說完就掐斷了通訊。

蕭瀟收起傳訊玉簡,嘟囔道:「真是莫名其妙,以為是問我們到玄金砂礦了沒呢,結果說他們也搬礦脈,搶礦場不搬礦脈搬什麼?!」

「就是,既然要搶劫,就不要留一點碎渣給別人,要搶光光。」大白在一旁理直氣壯道。

光光二人組離開靈石礦場后,便往玄金砂礦趕去。

走出了大半天,蕭瀟突然開口道:「你知道玄金砂礦在哪個方向嗎?」

大白搖頭,「不知道啊,我以為你知道啊!」

蕭瀟一臉黑線,幽幽道:「你覺得我會知道嗎?」

不用懷疑,蕭瀟感覺自己走錯了,然後拿出遲墨給她的地圖,除了上面重點標註了四個礦場的位置外,還仔細的寫了礦場的名字以及路線。

路線這個東西,對看得懂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個多餘的,對看不懂的人來說有跟沒有是沒有任何區別的,好在蕭瀟地圖還是認得一點的,加上遲墨連路線上會經過的城鎮名都寫上了,找不到方向可以問路啊,多簡單的事!

然後,蕭瀟和大白便開始問路,先是問了一個路過的靈仙,那靈仙很熱情的表示可以給帶路,只收五十塊靈石。

蕭瀟還沒來得及回答,大白那張憨厚的臉上露出一抹奸笑,對那靈仙道:「帶個路就要五十塊靈石,你這靈石很好賺啊。」

那靈仙看到大白眼裡暗藏的凶光,縮了下脖子,話都沒多說一句,扭頭就跑了。

蕭瀟瞪著大白,這天才朦朦亮,找個問路的人容易嗎,活生生的被大白嚇跑了。

大白顯然沒有意識到這個點,出來活動的人很少,而是頂著蕭瀟瞪來的目光,硬著頭皮道:「不就是問個路嘛,我抓個人來不就好了。」

為了防止出意外,蕭瀟拍飛了大白要抓人來帶路的想法,繼續邊趕路邊找人來問。

還好,只走了一會兒就又碰到了一個人,是個修為更低的遊仙,那遊仙看模樣是打算摸黑進山獵荒獸的。

那遊仙比靈仙好說話多了,人看著也很實在,熱情的告訴蕭瀟他們走錯方向了,應該往南北方向去,還告訴他們路上會碰到一座規模不小的鎮子,出了城鎮直走幾千里就差不多到了。

蕭瀟給了對方二十塊靈石當做酬謝,然後同大白往遊仙指的方向走了。

兩人加速趕路,走了大概兩刻鐘,便看到了遊仙所指的那座規模不小的鎮子。

只是個小鎮,規模卻像座小城,四周圍著高牆,築有城樓,很少有鎮子蓋得像座小城的,顯然鎮子里肯定有大家族或大人物的存在。

這個點,小鎮的城門都沒打開,四周靜悄悄的,蕭瀟不太想繞過去,可等城門打開入城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想了想,還是決定繞過去了,繞路什麼的還沒有搶礦場重要。

花了一刻鐘繞過了這座城鎮,蕭瀟跟大白兩人繼續往南北方向趕去,差幾千里路就到玄金砂礦場了,真是讓人迫不及待啊。

蕭瀟與大白繞城離開片刻后,城樓上鑽出兩個腦袋,其中一個道:「總算走了啊。」

另一個跟著道:「最好走了不要再來了。」

第一個說話的人點頭附和,「是啊是啊,外面來的天仙實在是太危險了。」

蕭瀟和大白如果知道這座城鎮非常抵觸外來天仙進城的話,他們一定會拗著性子進城逛一趟,噁心下城裡的天仙。

幾千里路還是花了大半個時辰,因為兩人走走停停,中間還問了不少路,耽誤了不少時間,好在趕到玄金砂礦所在的小鎮附近正好是天光大亮的時候。

大白有些不爽,因為他們只是找到了玄金砂礦所在的小鎮,還沒找到玄金砂礦。

找玄金砂礦,要不要偽裝成遊仙,被抓去當苦力,然後分分鐘變身天仙,幹掉真武派的人然後搶礦場?!

大白這想法挺好的,但這進度實在是太慢了啊,他們可是來搶劫的!

蕭瀟覺得還是委婉的打聽玄金砂礦在哪比較好,比如說,可以已採購玄金砂礦為借口啊!嗯嗯,這真是一個非常好的借口!

然後,蕭瀟跟大白就以這理由去打探玄金砂礦的所在地了,打探回來的消息比較滿意,雖然玄金砂礦離的比較遠,但還有不少鎮民表示可以幫忙帶路。

帶路這種事,蕭瀟想了下就婉拒了,自己是去搶劫的,可不能讓人知道!

兩人照著鎮民指的方向行去,不稍會兒就找到了玄金砂礦的所在地。

玄金砂礦的點比靈石礦產要隱秘一點,不過,還是一眼就看出了外圍布下的數個陣法。

大白瞅了眼四周的布置,然後,二話不說衝上去就砸了一把炸丹。

炸丹爆炸開來的聲音震耳欲聾,炸毀的防禦陣法破碎開來,氣浪倒衝起數十丈高,宛如衝天煙雲,駭人得很。

防禦陣法被摧毀后,真武派防守弟子已經做出了反應,數十名靈仙從裡面沖了出來,靈仙後面跟著一名中階天仙,本來礦場看守人員和實力都挺高的,但因為最近真武派弟子被不斷伏擊,導致真武派實力大損,不得不將看守礦場的天仙以及靈仙緊急召回,所以礦場防禦法陣一炸,出來的人,只有十來個,看起來很是蕭瑟啊。

真武派弟子心中這般想著,仔細一看眼前摧毀防禦陣法的人,竟然只有兩人,還好,對方人也不多。

大白站在前頭,憨厚的臉上帶著迷之微笑,手裡抓著一大把飛劍,用慵懶的聲音道:「交礦不死!」

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請收藏本站最新! 交礦不死這句話出來后,不用說,大家心裡跟明鏡兒似的,這明擺著是來搶劫的啊!

真武派弟子怒了,真是什麼土雞瓦狗都來了,竟然把主意打到真武派頭上來,不想混了。

「干吧!」蕭瀟一手掐訣,七柄銀鉤短劍組成的七劍絕殺陣顯現了出來。

真武派弟子看著七劍絕殺陣,眼睛那個紅的啊,別以為換了小短劍我們就認不出你們的七劍絕殺陣了,你們這兩個驚劍門的傢伙!

「干!」大白點頭,干字出口,立刻就動手了,手中的那一大把飛劍就給甩了出去,在飛劍後面,炸丹緊隨其後。

蕭瀟好懷念她的龍雀狂刀,不過現在不能用,咱是滅真武派來的,可不能暴露了身份,要是暴露了身份,修羅澗,驚劍門和八方宗有了防備可就不容易滅門了。

兩柄飛劍握在手中,蕭瀟學著大白的樣子嗷了一嗓子,然後就衝上去干架了,至於那七柄銀鉤短劍,如果它們有思維和表情,肯定是懵逼臉,都讓它們出來溜達了為毛不讓上陣殺敵?

上陣殺敵這種事,蕭瀟還真沒想過,亮出七劍絕殺陣不過是為了讓驚劍門背鍋而已,多麼簡單的理由啊!

負責玄金砂礦的中階天仙看了眼大白后,二話不說就沖蕭瀟攻了過去,大白那笑眯眯的憨厚模樣,不管怎麼看都比較難惹,倒是蕭瀟看起來要弱得多,至於是不是真的弱,打過才知道啊!

蕭瀟兩柄飛劍耍的有模有樣,沒吃過豬肉好歹見過豬跑,耍飛劍這種事,多來幾次就會了嘛!

中階天仙看著耍兩柄飛劍的蕭瀟,一臉冷笑,別以為他看不出來這是在裝模作樣。

真武派走體修的路子比較多,弟子也大多是黑臉黑皮的模樣,眼前這個中階天仙倒看上去白生生的,在一堆黑皮里特別扎眼。

真武派的中階天仙迎上蕭瀟后,一顆碧綠色的珠子被祭了出來,珠子在空中飛速旋轉著,四周的靈氣隨著碧綠珠子的轉動迅速減少,在蕭瀟周身百丈的範圍內,一面面半透明的光幕化作光牆出現,光牆的頂端以碧綠珠子為中心點開始聚攏。

蕭瀟看了眼將他們罩在裡面的半透明光幕,嘟囔道:「空間法寶,這中階天仙挺有靈石的嘛!」

空間法寶是所有法寶里最貴的一類,因為空間屬性,不是所有法寶都能擁有的。

雖然蕭瀟跟大白被罩在了裡面,但蕭瀟一點都不擔心,因為在開打前她就讓碧玉帶著雲彤躲到一旁了,等他們開打后,再趁機溜進去搶礦脈。

真武派的中階天仙非常的開心,因為對方還不知道自己這件法寶的威力,任由自己將他們罩在了裡面,不過,很快就會讓他們嘗到自己的厲害了,中階天仙冷笑著想到。

這顆珠子除了放出光罩外,還能讓裡面己方的人增強戰鬥力,十多人打兩人,再加上戰力提升一個檔次,還怕打不過兩個天仙?!

單純如真武派的中階天仙,以為己方人妥妥能幹掉兩個驚劍門的天仙回去領功了,卻忘了他們人都出來了,誰看礦啊?!

蕭瀟咧嘴笑的特別開心,碧玉已經帶著雲彤找到玄金砂礦了,現在他們要速戰速決,然後找遲墨和二師兄匯合。

真武派的中階天仙手一揚,一柄銀色大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銀色大刀上刻滿了符文,黑色的線條在銀色刀身上異常清晰。

看到對方亮出兵器,蕭瀟笑的更開心了,哎呦,是個耍大刀的啊,不用說了,干!

蕭瀟揮著兩柄飛劍就沖了上去,兩柄飛劍同時出手,唰的一下飛出,斬向真武派的中階天仙。

真武派的中階天仙也不傻,他還防備著蕭瀟的七劍絕殺陣,對斬來的兩柄飛劍的反應很是平淡,『叮叮』兩聲就揮退了兩柄飛劍。

飛劍被揮退,蕭瀟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真武派的中階天仙身側,精金玄鐵大刀已經出手。

「砰!」精金玄鐵大刀結結實實的斬在了真武派中階天仙身上,本以為會一擊得手,結果,精金玄鐵大刀卷刃了,而真武派的中階天仙被斬的倒退了數步,身上的法衣寸寸碎裂,更是一臉驚詫的看著蕭瀟,顯然他沒有想到對方能一刀毀去他身上的法衣。

蕭瀟隨手就丟掉了卷刃了的精金玄鐵大刀,獰笑著撲向了真武派的中階天仙。

真武派中階天仙很快就反應過來了,一張法符被丟了出來。

法符的威力蕭瀟沒有興趣品嘗,掐訣大喝一聲:「爆爆爆!」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法符還沒激發就被炸毀了,緊接著中階天仙身上的僅剩的衣服也被炸毀了,就連中階天仙也被炸的倒飛了出去。

真武派的中階天仙一臉懵逼,我去,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另一邊,大白丟炸丹丟的不要太嗨,以為他丟飛劍攻擊?你們想多了,本大爺的飛劍就是扔著玩兒的!

半透明的光罩里,炸丹爆炸開來呈現出五彩繽紛的顏色,看上去非常的好看,而被炸丹包圍著的真武派弟子則是全程懵逼臉,我了個擦,怎麼回事,體內的靈氣怎麼沒了?手腳怎麼軟了?頭好暈!

真武派弟子還沒懵逼臉完,被炸飛的中階天仙從半空中出現,底下的靈仙們眼裡湧現出激動的神色,心想終於有救了!

想象總是很美好的,只是現實太殘酷啊!

當底下的靈仙們看到從半空中赤身**的砸下來的中階天仙后,眼裡激動的神色瞬間消失,換上了濃濃的嫌棄,然後本來還聚攏在一起的,看中階天仙要掉下來了,立刻不約而同的散了開,一個個眼睜睜的看著中階天仙光溜溜的從半空掉了下來,還如死魚般在地上彈了兩下。

「還真是牆倒眾人推啊,沒一個伸下手的。」蕭瀟嘖嘖出聲。

大白又丟了幾枚炸丹過去,炸開后,拍著胸脯對蕭瀟道:「放心,如果你從天上掉下來了,我一定是底下給你當肉墊的那個。」

蕭瀟斜了大白一眼,「我是給你當肉墊的那個吧!」

大白臉不紅心不跳道:「哪能呢,我這麼喜歡你的……」

「嘔……」

大白說話的聲音可大聲了,喜歡兩個字剛出口,立刻就傳來一陣嘔吐的聲音。

大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