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就像身體睡着了一樣,根本提不起氣力來,對吧?”海拉終於轉頭了,用同情的目光投向龍雲,“你怎麼這麼傻,你覺得安德烈和索倫那兩個小傢伙會那麼傻讓你這麼一個危險人物單獨待在一個房間裏而什麼都不做?好歹你剛纔和雨果對決的時候也表現得那麼出色,他們怎麼可能不提防你?”

“你是說……”

“不是我說,是人家就這麼做。”海拉攤攤手道:“他們給你打了一種強效的鎮定劑,這樣可以讓你的心跳和血壓都維持在固定的一個水平上,雖然你人是清醒的,不過你的力量卻無法調動,這是長老會的慣用伎倆,你不知道嗎?”

“你怎麼知道的?你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龍雲有些驚訝。

“我是神,你沒搞錯吧!這世界,還有神不知道的事情?”說到這裏,海拉的眼球忽然全部黑了下去,完全沒了眼白,顯得有些詭異。

龍雲知道這傢伙一到激動的時候就這副模樣,倒也見怪不怪,看來海拉真的恢復了不少力量,現在說話的口氣完全和以往不同,大了去了。

“其實……”海拉忽然恢復了正常,眼睛裏又變成了黑白分明,攤攤手道:“是你昏迷的時候,我看到有幾個穿着白大褂的傢伙進來給你打針,我看到了那些瓶瓶罐罐上面的藥效說明,所以知道那是鎮靜劑。就這樣而已。”

“……”

龍雲頓時一頭黑線,徹底懵了,這丫頭說話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你完全不知道哪句是真那句是假。

“好了好了,別的不說了,幫我想辦法離開這裏。”

“容易啊吶!”海拉一拍胸脯,胸有成竹分析道:“我上你的身,把力量都借給你,強大無比的冥界之力,死神的專屬,加上你這個毀滅者的血統,很快可以急速拉高你的心跳和血液循環,還有體內的代謝能力,不用一分鐘你就可以將血液裏的鎮靜劑完全分解掉,恢復你應有的力氣。”

她就像一個在實驗室裏的專業分析師,繼續道:“雖然你的毀滅者血統目前看起來還幾乎等於零,不過畢竟不等於零,按照海恩斯的那種合成移植方式,你知道你的能力有多大嗎?即便你現在恢復了百分之1%,要掙脫這個鐐銬也不過是小事一樁,況且還有我呢?我們聯手起來,可以完全大搖大擺殺出天幕公司,沒等他們反應過來調動全部力量對付我們,咱們就已經逃之夭夭了,之後找個安靜的地方,我做你的指導老師,教你怎樣快速恢復你的血統能力,之後……”

“之後怎麼?之後就跟你一起再搞一次末日之戰?然後洗白整個世界,自己稱王稱霸一統天下?”龍雲給海拉兜頭潑了一盆冷水:“我對那個沒興趣,我是說,現在給我弄斷這兩根該死的東西,我自己去找解藥。” “對牛彈琴……”海拉滿臉失望,恨鐵不成鋼道:“你真是個扶不上牆的阿斗。說實話,這麼多年在中國的普通人生活,看來你真把自己當做一個人類了,龍雲,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下你,你終究不是人類,就連莫里亞人都不是,說白了,你跟我一樣,就是一個雜交出來的怪物,世界上沒有我們的容身之所,你看我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我自己被趕到冥界,弟弟耶夢加得被扔進了深海,哥哥芬里爾被鎖在了世界邊緣的苦寒之地。你要知道,無論是神,還是人,其實都容不得我們這種強大的怪物存在,一旦他們知道你的身份,就會防備你、嫉恨你,就會想盡一切的辦法將你毀滅,就算毀滅不掉也想將我們困住。怪物只有和怪物做朋友,無論你別人顯得多麼親近,終究只是一場水中月鏡中花的虛幻之夢而已。怪物的人生,就只能是戰鬥,不死怪物自己死,就是怪物的敵人死。這就是我們的宿命!”

每一句話都說到了龍雲的心坎山上,說到了最痛之處,的確,自從自己知道身世之後,不能不說有一種恐懼感。是啊,如果莫利亞人知道自己是個神之光計劃創造出來的合成怪物,他們不用做第二想,絕對是傾巢而出在自己羽翼未豐之前幹掉自己。

Wшw✿ttκΛ n✿¢○

光復會更不用說,自己對於他們來說,尤其對於海恩斯來說就像一座移動的金山,只要能夠抓住自己,他就可以用那個尚未完成的儀式將自己的力量據爲己有,說到底,海恩斯除了想復仇,更有着統治世界的野心。

誠如海拉所說,自己和她都是神和神雜交出來的怪物,怪物的人生是孤獨的人生,他忽然明白了,海拉爲什麼會這麼幫自己,也許對於一頭十分珍稀的怪物來說,能夠遇到同類,就可以背靠背在世界的荒原之上相互取暖,相互依靠。

“好了,這些事情以後再說,我現在當務之急是要離開這裏,離不開這裏幾小時後羅斯家族的殺手就到了,到時候朝我腦袋開幾槍,什麼毀滅者不毀滅者,什麼世界末日不世界末日,都跟我沒二毛錢關係了。”龍雲揚了揚手道:“來,幫我弄斷這兩雙鐐銬。”

“你真傻還是假傻?”海拉指指房間的屋頂角落,白眼一翻,不再說話。

龍雲立即會意過來,一拍腦門,自己真的是有些腦袋短路了,這個禁錮室估計是在魔方里頭,就算不在魔方也會在紅區或者藍區裏,這裏戒備森嚴,全部是高科技的監控和警報系統。

房間裏能看見的監控頭就有兩個,還有看不見的不知道有多少,況且門外還有至少兩名警衛,有啥風吹草動立即會發現。

“麻煩了……”龍雲清楚,如果弄斷鎖鏈,監控室裏的人馬上會發出警報,自己很快要面對數以百計的安德烈家族和索倫家族的精英,那時候恐怕老牛仔雨果又被驚動了,自己想脫身簡直難於登天。

可是真的像海拉提議的那樣,倆人合體之後直接殺出天幕,這方式倒也簡單實際,不過龍雲不是想一個人逃跑,而是想去找到芬奇,問問他的意見,然後再救走大家。

時間一點點流逝,龍雲在牀上挪來挪去,始終沒想出個萬全之策。

忽然,靈光一閃而過,他一拍大腿道:“海拉,你的時間控制現在可以控制停頓多久?”

“停頓多久?你想我停頓掉這個房間的時間和空間,騙過監控頭,然後幫你弄斷手銬?”海拉立即搖頭否定道:“別忘了,我設置時間停頓的時候不能受到有任何的多餘行爲,只要我停頓掉時間和空間,只要使用冥界之力去幫你,空間立即就會崩潰,照樣騙不過監控頭。”

“我不需要你連我和其他人都停頓掉,只是要你停掉所有的探頭,明白我的意思嗎?”

“噢!你這麼說,我好像明白了,就是騙過那些探頭……”海拉咬了咬指甲,點着頭道:“你確定你自己能幹掉警衛?你打算怎麼幹?你還被鎖在牀上呢!”

“沒時間跟你解釋了,你準備好,我讓你停你就停。”

“啦!這種小事難不倒我,處理不了幾個探頭我還算什麼死神。其實你真是多餘,接受我的建議直接殺出去多威風,作爲神,我可不喜歡幹一些有失身份有失格調的事情。”

龍雲沒再搭理海拉,忽然發瘋一樣將手銬扯得哐鐺響,人又大吼大叫,污言穢語像機關槍一樣突突爆發。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艹你們/祖/宗!你們這幫狗/娘/養的算什麼英雄,給老子打鎮靜劑,有種放我出去!我要殺掉你們每一個人!”

海拉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不知道龍雲到底要幹嘛。

很快,門哐噹一聲開了。走進倆個全副武裝的警衛,一人手裏拿着一柄電擊槍,另外一個則是拿着一根高壓電棍。

“這傢伙在幹什麼?”警衛甲道。

“似乎有點兒狂躁。”警衛乙想了想,按下肩膀上的對講機:“值班室,b12號禁錮室有情況,囚犯有些狂躁,我建議派醫生過來看看。”

值班室很快給了回覆,說馬上派人過來。

龍雲依舊在牀上發狂,海拉反倒成了吃瓜羣衆,坐在旁邊的桌子上看着龍雲表演。

不到一分鐘,一個穿着白大褂的醫生走進房間,觀察了一下龍雲之後揮揮手道:“沒什麼,這傢伙可能是情緒有些激動,我給他打一針就沒事了。”

三人出了房間,過了一會兒,醫生又回來了,手裏多了個推車,上面擺滿了瓶瓶罐罐和藥水。

將車子推到龍雲牀邊,醫生熟練地拆開一次性針筒,拿起一瓶透明藥水,抽出裏頭的藥水,再拿起一瓶,又抽了一點,最後拿了個裝了紅色藥水的小瓶子,再抽一點。

然後搖了搖針筒,將藥水混合,推出一道小水柱。

龍雲心想,媽的,給老子身上打那麼多種藥水,難怪我渾身沒勁。

“醫生,你看那是什麼?”等醫生走到牀邊,龍雲突然指着醫生的身後,眼中露出驚恐的目光。

醫生下意識地嗯了一聲,猛然轉頭朝後看去。

龍雲立即大吼:“海拉!開始!”

空氣中出現奇怪的漣漪,不過瞬間就消失了。龍雲知道現在監控頭的畫面已經徹底停頓下來,就算這房間裏翻了天,仍舊不會有人發現,除非驚動門口的倆個警衛。

雖然沒有天賦能力,不過龍雲畢竟還是精英僱傭兵出身,搞定一個毫無防備的醫生還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醫生的視線裏空無一物,只有角落裏的一片黑暗,他心裏暗喊一聲糟了,人就像退開,遠離那張該死的牀。

不過晚了,他的脖子一緊,握着針筒那隻手的手腕一疼,不由自主地將針筒倒轉過來,朝自己的左肩頭上插去。 針管無聲無息插入到末端,醫生驚恐地拼命扭動身子,不過龍雲的手像鐵鉗一樣死死箍住他的脖子,連叫都叫不出來。

於是只能眼睜睜看着針筒裏的藥水整支推入自己的肌肉裏,像一條被捏住了鰓的魚一樣無奈。

一分鐘後,強烈的鎮靜劑發揮了藥效,醫生的身體面條一樣軟了下來。

龍雲在他身上到處翻了個遍,終於在內衣口袋裏找到一張IC卡,將它湊到手銬上的掃描屏幕旁,隨着滴的一聲,手銬果然鬆開了。

“你怎麼知道他有解鎖卡?”海拉的眼睛圓了。

“猜的。”

“****運!”

“根本不是什麼****運。醫生爲了方便治療,一般都會帶着卡,不然萬一我病發要送急救,他連開鎖的權限都沒有,怎麼救我?”龍雲說。

說罷,龍雲跳下牀,活動了下手腳,感覺並無大礙。於是將醫生扔到牀上,脫下他的白大褂和眼鏡,然後衝到桌邊穿好自己那身衣服,將手錶戴好,然後回到牀邊罩上白大褂,將眼鏡戴好,將口罩戴上。

打點好之後,他在醫療推車上翻了翻,找了一瓶藥劑,抽到針筒裏,一陣紮在自己的手上。

“什麼東西?”海拉奇道。

“一點點腎上腺激素,可以幫我恢復正常的狀態,起碼可以運用自己的天賦。”龍雲說:“怎樣,我的辦法是不是更隱蔽一些?”

“還是偷奸耍滑。”海拉抓住一切機會譏諷龍雲。

龍雲僞裝完畢,想了想,又將醫生的白帽子摘下戴上,遮住自己的頭髮,拉過被子將已經雙眼發直醫生罩了起來,看了看,覺得就算海拉的空間失效,在監控探頭裏也看不出自己已經逃脫,於是看了看錶。

時間過去了十分鐘。

他估計鎮靜劑的藥效現在估計已經中和了,於是嘗試調動了一下天賦能力。沒錯,身體現在一切正常。

“走,我們出去。”

龍雲低下頭,推車醫療車走到門邊,拿出醫生的智能識別卡刷了一下電子門,金屬門應聲而開。

兩個警衛一左一右分立門口倆邊,看到醫生出來便朝這邊瞥了一眼。

“那傢伙怎樣了?”警衛甲指指房間裏頭問了一句。

“打了一針,睡了。”龍雲故意壓低聲音,含含糊糊敷衍道。

“那就好,最怕待會又有什麼麻煩。”警衛甲總算放心下來,擰頭朝房間裏望去。

只見牀上躺着個人,不過罩住了全身,看不清樣子。

他聳聳肩,朝警衛乙扁扁嘴,忽然發現醫生已經走遠了。

通過了兩道門,龍雲憑藉以前來過魔方的記憶,找到了治療間。他拿出IC卡刷開門,閃身進去。

“嗯,總算逃出來了。看來我們要找到賽琳娜和其他人,又或者找到芬奇博士。”龍雲環視了一眼房間,沒有發現監控探頭,這裏是一間堆放醫療器械和藥品的房間,外面走廊有探頭,不過裏面卻沒有。

“你戴着口罩,又穿着白大褂,誰也忍不住你了,找人還不容易?”海拉說。

“沒那麼簡單,我不知道現在這裏的智能防禦系統到底是誰在接管,如果天眼現在被安德烈他們控制,必須要小心點,那個電腦是個人工AI,識別能力很強,如果我們到處亂竄引起它的注意,天眼可以用X光掃出你的骨骼圖案進行對比,就算蒙着臉都沒用。”

“魔方這麼大,你怎麼找?”海拉說。

龍雲皺着眉頭想了想,走到角落的桌子旁坐下,這裏有一臺電腦。龍雲開了機,用醫生的IC卡插入電腦識別槽,很快就出現了操作界面。

本來他想找找裏面有沒有什麼可以鏈接其他電腦的通道,找出魔方的平面圖來研究下,後來發現整個魔方的電腦系統安保十分嚴格,如果要登陸任何一個別的系統,都要進行身份驗證。

一個醫生調去工程結構平面圖恐怕很快引起天眼系統的警覺,龍雲不敢做這種冒險的嘗試。

怎麼辦?該死!龍雲有些着急,看了看錶,如果老牛仔雨果說得沒錯,距離羅斯家族到來只有四個小時了,如果這段時間內自己找不到芬奇和其他人,不能逃出這裏,那麼B12禁錮室裏的那個假的“龍雲”很快會被識**份,到時候魔方會進入紅色等級的戒備,所有的電子門禁會被鎖死,只有特定的搜索分隊纔有通過密碼,自己到時候只能束手待擒。

“你在想什麼?”海拉看到龍雲坐立不安,卻又什麼都做不了,奇道。

“我在想辦法找到芬奇博士他們,現在我連他們關在哪都不知道。”龍雲說。

海拉咯咯地笑了起來,“看來你完全是見一步走一步,沒有全盤計劃的啊?”

龍雲懶得理睬海拉,剛纔自己沒接受她的方案,現在這丫頭完全是在幸災樂禍。可是海拉有一點沒說錯,自己的確沒有全盤計劃,只能見一步走一步,剛纔沒來得及細想,現在才發現麻煩大了。只要自己稍有不慎,恐怕就會引起天眼的注意,到時候恐怕自己都逃不掉。

只能找到芬奇,才能知道天眼系統的漏洞在什麼地方,否則按照正常途徑帶着那麼大一羣人,根本無法離開魔方。

怎麼辦?

想了一陣,龍雲忽然猛衝到桌旁坐下,手指在鍵盤上翻飛起來。

海拉在一邊看了奇怪,忍不住問道:“你在電腦裏找什麼?”

“出勤和藥品運送登記表。”龍雲頭也不回說道。

“你還有心思去找這些東西?”海拉有些摸不着頭腦。

“你忘了賽琳娜是受了傷的?她肯定會像我一樣送到魔方里囚禁,既然囚禁在這裏,就一定有醫生出勤記錄,還有藥品是使用消耗等級。我找不到芬奇博士,但我可以先找她,別忘了,雖然她不是真正的哈布斯家族聖女,不過有一點是無可否認的,她的預測術很靈驗,她可以幫我找到芬奇在什麼地方。”

“呃……”海拉沒料到龍雲居然想到這一點,有些意外。

過了一陣,龍雲一拍大腿,喊了聲“BINGO”,回頭對海拉說:“找到了!”

海拉湊到電腦屏幕前,果然看到上面的登記表上,龍雲的鼠標光標定在其中一欄上,那裏寫着時間和藥品輸送,還有醫生的出勤登記和電子簽名。

“A1號禁錮室!”龍雲伸出手指在屏幕上敲了敲說:“今天夜裏一共三次出勤記錄和藥品消耗記錄,A1和B12,B12是我,A1使用的藥物和我一樣,除了賽琳娜,絕對不會是其他人。”

龍雲起身將口罩重新戴上,打算僞裝成醫生去一次A1禁錮室。

剛走到門邊,忽然聽見門外有腳步聲,響了幾下之後,竟然在醫療間的門口停了下來。龍雲趕緊閃身躲在對方藥品的架子後面,小心地從縫隙裏小心窺探出去。

正打算走就碰上這檔子事,媽的,真倒黴!而且最要命的是,這麼晚還來這裏的肯定是醫生,彼此只見肯定認識,自己絕對瞞不過對方。 門口響起咔擦一聲,門隨即被推開,來人進了房間關好門,忽然就站在門口不動了,眼睛似乎朝角落的方向望去。

龍雲心中閃過一個巨大的問號,心想自己藏得那麼好,不可能被發現吧?難道是像隼一樣的天賦擁有者,能夠聽見人的心跳和脈搏跳動?

順着來人的眼光望過去,龍雲頭皮炸了一下,然後想狠狠抽自己一個大嘴巴。

是電腦!剛纔開電腦之後根本沒關,熒屏還亮着呢!

細節決定成敗!龍雲懊惱得要死,居然犯了一個如此低級的錯誤。

他下意識摸向腰間,可惜摸了個空,這纔想起自己那柄最趁手的瘋狗高級戰術刀已經被老牛仔給毀了。

FUC/K!屋漏偏遭連夜雨,真是要多倒黴有多倒黴!

來不及多想,龍雲猛虎一樣撲了出去。這次出手一定快準狠,不能發出任何聲響,所幸的是現在自己的天賦力量已經恢復,如果不出意外,只要倆人僵持的時候可以望到對方的眼睛,那麼就可以控制住對方。

幾乎就在龍雲撲出去的同時,進來的那名醫生也動了起來。

龍雲感到眼前寒光一閃,一陣寒氣從臉上掃過,如果不是自己閃避得快,鼻子都沒了。

電光火石之間,倆人在黑暗中已經交了幾次手,所幸的是,對方好像也不想鬧出動靜,用的都是典型的近身格鬥術,完全沒有呼喊救命之類招來自己的同夥。

交手幾次以後,倆人分開,似乎都發現對方身上有着再熟悉不過的格鬥痕跡。因爲倆人的招數十分相似,這種相似立即讓龍雲想起了一件事。

對手使用的是一種以色列格鬥術和中國擒拿手混合的格鬥手法,這種手法十分特別,龍雲之所以會,是因爲他在老魚身上學來的,可是對方……

“你是誰?”對手的臉和自己一樣,罩在白色的醫療口罩背後,頭上戴着白色的手術帽,和自己一樣肯定是企圖掩飾真是面目。

居然是女的!龍雲一下子有些犯懵!剛纔和自己交手的人,竟然是個女人!

“你是……”女人的聲音十分熟悉,龍雲腦袋裏跳出無數的名字,就像飄在空中的塵埃,其中一個名字在瞬間被放大,真切地映在腦海裏。

“男人婆!”

“龍雲!”

倆人聲音裏充滿了意外和激動,喊完之後,倆人幾乎同時豎起食指,同時提醒對方噤聲。

“你怎麼來這裏了!?”龍雲雖然猜到男人婆茱莉亞爲什麼出現在這裏,不過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

“還不是因爲你!?我聽說你被重傷了,放心不下,所以就找機會混進這裏來了。”

倆人蹲在地上,一邊豎起耳朵聽着門外的動靜一邊壓低聲調交談着。

龍雲心頭一暖,說實話,這世界上擔憂他死活的人實在不多,如果說誰是最關心自己的哪個,恐怕算來算去只有男人婆了,以前的幽靈小組隊友,也只剩下她了。

“你怎麼能溜進這裏?” 窈窕王妃,王爺好逑 龍雲大爲驚訝,要知道,自己去阿富汗之前,男人婆只能限制在藍區活動,她不是天幕招募的成員,只是作爲龍雲的特殊朋友被暫時安置在這裏,沒有多少權限進去紅區,更別說是核心的魔方區域了。

“這個……”男人婆猶豫了一下,擺擺手道:“說起來太複雜,有機會慢慢跟你說。我聽到個消息,羅斯家族的人很快到了,你必須要離開這裏,他們不會放過你。”

“這你都知道?看來他們的保密性真的不怎麼樣。”龍雲說着,心裏卻在想,看來整個天幕和四大家族的人現在都將自己當做查理曼的野種了。這樣也好,自己的另外一個身份他們根本不知道,否則別說四大家族和長老會了,整個世界的祕黨們都會炸鍋。

毀滅者,在所有古老種族的心目中都是夢魘一樣的存在。

“我知道出路在什麼地方,跟我走,我帶你出去。”男人婆說。

“你來醫療室,是要查我被關在什麼地方了是吧?”龍雲說。

男人婆點點頭:“沒錯,我弄暈了一個醫生,拿了他的識別卡,我在這裏轉了將近一個小時了,再轉悠下去,恐怕要出事,後來想想你受傷也許要用藥,這裏估計能查到登記紀錄,所以就過來了。”

男人婆以前在幽靈小組是兼任衛生兵的,所以有這種思路一點都不奇怪。

“現在我還不能走,我知道賽琳娜在什麼地方了,我們必須先去救她,然後再去找芬奇博士,我要知道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龍雲說。

“不要冒險了,這裏發生什麼跟我們沒關係。他們內訌了,昨天晚上,安德烈家族和索倫家族忽然帶着監事會議成員和執法官來到這裏,之後在藍區的會議室裏閉門不知道談什麼,之後監事會議成員就宣佈了由安德烈長老暫時代管天幕和長老會事務,也沒解釋爲什麼。之後天幕公司的人全部被換了,現在暫時隔離在藍區的住宿區裏審查,芬奇博士和老哈布斯不在紅區也不在魔方,還留在藍區的會議室裏,由執法官看守。”

看到龍雲低頭不語,男人婆又道:“他們那些家族的糾紛,你還是少管,我們自己逃了就算了,和我回去英國或者去別的地方,以你的能力,重組一直傭兵小組不是什麼問題,不用依靠什麼天幕公司。”

“男人婆,這次去阿富汗,我知道了一些事情……”龍雲咬了咬嘴脣,他想了想還是決定暫時不告訴茱莉亞真相,時機根本不適合。

“害死老魚他們的人,勢力不是一般的毒梟或者什麼軍事組織,甚至比國家還要強大,我們沒有長老會和莫利亞人的支持,根本沒法子抗衡,別說是戰鬥力了,財力、政治影響力方面,我們在對手面前連一隻螞蟻都不算。”

“好,那你現在打算怎麼做?去救芬奇?如果是,我也支持你,你去哪我就跟着去哪。”茱莉亞指指門外,說:“我知道一條可以出去的路,咱們這就去藍區,救芬奇博士。”

“等等!”龍雲叫住轉身欲走的茱莉亞,嘆了口氣道:“賽琳娜在A1禁錮室,我們要先救她。”

“你瘋了!那是保安最嚴密的A類禁錮區域,裏面用來關押的都是大人物,你要去闖那裏嗎?跟你說,我們的門禁卡都不知道有沒有那個權限!”茱莉亞眼睛都大了一倍,龍雲的想法實在瘋狂。

“也許,是我展現下自己天賦

賦能力的時候了……”龍雲說,“不試試,怎麼知道行不行?賽琳娜留在這裏死定了,我不能見死不救,這次在阿富汗發生了很多事,她也算幫過我。”

“好吧,你這人就這樣了,攤上你這樣的哥們真倒黴!”男人婆狠狠捶了一拳龍雲的胸脯:“說,你打算怎麼進去?”

“我們假裝去送藥和複檢賽琳娜的身體狀況,然後就這麼一路過去A區……”

“你瘋了!我說了,我們的門禁卡不知道行不行,況且A區還要經過很多重的指紋、生物鑑定才能進入,我們就算有進入的權限,也通不過那些安檢手段。”男人婆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反對龍雲的膽大無腦計劃,忽然,她像想起了什麼,說:“不過,每天的魔方當日值班指揮官,他可以有免檢的權限……”

“OK,那咱們就先去找那個值班指揮官。” A1號禁錮室是紅區裏保安最嚴密的底層警戒區域,由於整個魔方安保等級劃分極爲細緻,能夠進入這個區域的天幕公司工作人員未必就有進入這裏的權限。

這裏擁有一切能想到的警報裝置和陷阱裝置,如果光靠潛入或者硬闖,就連純血的宗主級別的怪物也很難做到,更不用說是普通的混血種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