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雄站起來,拍拍肚子:「感謝款待,沒什麼好感謝的,有時間去看看我留在魔神墓的神通,沒壞處。」

「那你早點回去了,別讓你的女人久等了。」鳳姬道。

「我這次離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話說,你能不能將臉上的面紗摘下來,讓我看看你的臉啊!」

跟鳳姬認識很長時間了,葉雄一直都沒看過她的臉。

她說有祖訓,第一個看到她臉的人,要當她的夫君。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鳳姬道。

「那你應該知道,我想看你,你半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葉雄身上突然散發出強大的威壓,這種威壓讓鳳姬彷彿置身千萬倍的重力空間之內,讓她身體動彈不得,彷彿被定住身體一樣。

「我倒要看看,你長啥模樣。」葉雄嘻嘻地笑著,將手伸出去。

「你別亂來,你敢亂來,我死給你看。」鳳姬急道。

「你不說,第一個看你容貌的男人,要當你丈夫嗎了,我當便是。」葉雄笑道。

鳳姬雙目中露出震驚之色,雙眼死死地盯著葉雄的手。

「算了,勉強沒幸福,我走了。」

鳳姬只覺得身體一松,面前的男人已經不見蹤影了。

混蛋,臨走之前還不忘撩一下自己,有意思嗎?

鳳姬心裡暗暗罵道。

……

穿過死亡地帶,無視任何空間亂流,葉雄眨眼之間就到了逍遙星的入口。

死亡地帶是五界入口,空間亂流,空間風暴非常多,沒有修士敢輕易進入這裡。

但是,對於現在的葉雄來說,這裡就像大馬路一樣,沒有任何阻礙。

修真一道,一階一重天,現在他已經連進三階,是神境修士,區區死亡地帶,早就對他產生不了任何威脅。

以前,死亡地帶還充斥著屍族,凶獸,蟲族,但是現在非常平靜,在整個死亡地帶,葉雄除了看到一些歷煉的小隊之外,沒有看到任何生物。

和平條約定立之後,五界和平相處,殺戮大大減少。

葉雄正準備去進入逍遙星,突然耳邊傳來一片驚叫之聲。

他舉目望去,只見遠處的星域之中,出現一片十分巨大的空間風暴,整個死亡地帶就彷彿世界末日一樣。

那尖叫聲就是從空間風暴之中傳出的。

「遇到我算你們走運,罷了,就救你們一命吧!」

葉雄施展遁術,瞬間就進入風暴中心。

他釋放靈識出去,瞬間整個風暴中心就被籠罩在靈識之下。

八個人,應該是一支探險小隊,恰好遇到空間風暴,來不及逃走。

全都是元嬰修為,最強的才半步化神,這種實力,如果不救,必定死路一條。

葉雄身上射出八道金光,化成八條細線,穿透茫茫風暴,精準將八人身體纏住。

金光通過細線,在每人身上布了一層防禦,然後一拉。

強大的拉力,直接將八人從風暴中心拉出。

輕輕一拂,一道比空間風暴更巨大的力量,直接將風暴擊潰,不復存在。

「這是怎麼回事,我們居然沒死?」

「我們剛才好像被一根繩子纏住,有人救了我。」

「我也是,是有人救了我們。」

「你們看,風暴消失了。」

被救的八人,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個個詫異不已。

他們目光看著半空,只見茫茫的宇宙之中,哪裡有半道人影,瞬間個個咋舌不已。

「難不成是真仙界仙使救了咱們?」其中一名老者奇怪地說道。

「這種可能性極大,除了那仙使,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人有這樣的實力,在風暴中心,把我們瞬間全都救活。」其中一名中年男修士道。

「仙使在大秦帝國遊說秦煌前往真仙界,我朋友剛才還用水鏡直播,她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最青年的一名修士道。

「如果不是她,還有誰有如此驚人實力?」

八人面面相覷,疑惑不已。

葉雄躲在暗處,正準備回逍遙星,聽到這話之後,頓時停住了腳步。

仙使,那個傲慢的矮個子女人阮如玉?

想起這個女人曾經的所作所為,葉雄打消了回逍遙星的念頭,化成一道極光,朝大秦帝皇遁去。

(本章完) 大秦帝國,首都星。

皇城上空,此刻被數萬修士包圍。

大秦帝國十年一度的青年弟子大比,在秦城舉行,十分盛大。

此時半空之中,兩名弟子正在中間一個禁制之中大戰,戰況激烈。

大秦帝國的帝皇秦煌,此刻正被無數強者擁著,站在中間,看到比賽的盛況。

和平條約簽訂之後,五界處於最和平的時候,仙界各勢力都在爭著培養人才,增強各自的後起之秀,而增加勢力最簡單直接的辦法,莫過於舉行大比。

頭頂上空之中,懸浮著一名女子。

女子個頭很矮,身穿紫色裙子,身高連一米六都不到,臉上帶著一個蝴蝶面具,雙手環胸看著下面,目光之中露出傲慢之色。

周圍的人看著她,大氣都不敢透,怕得罪這個女人。

誰不知道這個女人是這一界最強大的存在,哪怕是現在仙界被稱為第一人的秦煌,面對她,也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這個女人沒人敢得罪。

「秦煌,你怎麼還不去真仙界?」阮如玉冷冷道。

前陣子,秦煌境界突破到化神中期,有資格前往真仙界,阮如玉第一時間就給他送上了通關令,讓他前往真仙界,當時秦煌這邊的事情未了,雖然接下了通關令,但是並沒有前往。

看著她那態度跟說話的語氣,秦煌非常不爽,但還是說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還沒辦完事情。」

「事情哪有辦完的一天,你未辦完,可以傳給後人,像你這樣為了一場毫無意味的大比浪費時間,有何意義?」阮如玉道。

「仙使大人,你也是從弱小一步步強大起來的吧,在我眼裡,這裡的人雖然只有元嬰境界,但是我從來都不覺得這是小事,你敢保證這些人之中,不會有一個以後比你還要強大嗎?」秦煌回道。

「我再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你再不前往真仙界,我就收回通關令,從此之後,你就別想再前往真仙界。我言盡於此,怎麼選擇在你。」阮如玉冷哼一聲,轉身正準備離開。

「仙使大人好高傲啊,多年不見,還是一樣的脾氣啊!」突然而來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原本空無一人的虛空之中,突然出現一道人影。

「葉雄,他是葉雄。」有人尖叫了起來。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是隱居起來了嗎?」

「三十多年沒見,他再一次出現了。」

周圍,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很多人都非常激動。

葉雄這個簡單的名字,在五界之中,可是一個震古爍今的名字。

自從蟲界大戰之後,他就消失了,沒人知道他的下落,大家都覺得他隱居起來了,沒想到會在這裡出現。

葉雄前往真仙界,是通過神帝記憶,自己找到路前去魔宗的,所以沒有使用通關令,除了楊心怡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前往了真仙界,這些人自然不知道。

「哈哈……葉兄弟,好久不見,哥可想死你了。」秦煌哈哈大笑起來。

兩人是過命的交情,無數次對敵,結下深厚的情誼,這幾十年沒見,突然見到,秦煌怎麼能不激動。

「秦大哥,許久不見,你終士進階了,恭喜。」葉雄笑道。

「別提了,跟你一比,慚愧。」秦煌搖了搖頭,道:「不過能進一階,我已經很滿意了,至少得到通關令,有機會前往真仙界,此生不枉。」

「真仙界沒你想像之中美好。」葉雄說道。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你現在連前往真仙界的資格都沒有,這輩子也就這樣了,有什麼資格說這樣的話。」阮如玉冷哼一聲,聲音之中,滿滿都是傲慢。

換在之前,葉雄還可能忍她。

但是現在,他忍得住嗎,顯然不可能。

不就是一個半步煉虛的修士,在這裡確實無敵,但是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跟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

葉雄本來還想跟秦煌聚聚,慢慢再找她算賬,現在他是一刻都不能忍了。

「阮如玉,我想揍你很久了,你知道嗎?」葉雄轉身,目光炯炯地盯著她。

阮如玉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中滿滿都是不屑。

「就憑你,想教訓一個神使,我沒聽錯吧?」阮如玉彷彿聽到這輩子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對方依然是化神後期的氣息,在這一界,他是絕對不可能進階的,以這種實力挑戰自己,不異於天荒夜談。

她根本沒想到葉雄的修為,到了她仰望的地步,可以隨便掩蓋自己的氣息,讓對方感覺不出來。

「葉兄弟,別衝動。」秦煌見狀,連忙攔住葉雄。

對方可是仙使,在這裡就是無敵的存在,葉雄去挑戰她,就是找揍。

「小不忍則亂大謀,別被她激怒,只要你不主動出手,她不敢動你,她有原則在身。」 滄元造化圖 秦煌提醒。

仙使的任務是在邊遠星域發掘強者前往真仙界,他們的實力由於太過強大,所以上面制定原則,不許插手這邊的事情,不然的話,會改變這邊的命運。

葉雄支著下巴,沉思起來。

見他似乎明白過來,不再衝動,秦煌鬆了口氣。

「人貴自知,別連怎麼死都不知道。」阮如玉以為他害怕了,昂著頭,轉身離開。

「我讓你走了嗎?」 雲巔牧場 葉雄冷冷道。

阮如玉轉身,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就像看傻子一樣。

周圍也有一部份人,也像看傻子一樣,看著葉雄。

對方可是仙使啊,真仙界使者,得罪她不是找死嗎?

「你是活膩了嗎?」阮如玉冷哼。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我剛才在想,要怎麼羞辱你,現在我想到了。我要扒光你的衣服,讓在場的人看看,你這個光著屁.股的神使,是否能一直昂著高傲的頭顱。」

「你找死。」

阮如玉大怒,身上爆發出強大的威壓,瞬間就鎖定葉雄。

仙使不能隨便在這裡殺人,那是在對方沒有得罪自己,沒有威脅自己。

現在,葉雄居然敢出言羞辱自己,哪怕殺了他,那又如何。

阮如玉一手抓出,一股無比恐怖的威壓迎面襲來。

風雷涌動,狂風怒吼,天空失色,空間崩塌。

神使一怒,風雲變色。

圍觀的人尖叫起來,很多都在替葉雄擔心。

甚至還有一部份,已經腦補葉雄被一掌捏爆的情景。

然而,就在這時候,驚人的事情發生了。

(本章完) 在所有人眼裡,幾乎無法阻擋的一招,被葉雄輕輕揮一揮衣袖就破解了。

沒看錯,就是輕輕一揮,那瀟洒的模樣,就像在趕走一隻蚊子一樣。

阮如玉臉色大變,目光死死地盯著葉雄,喃喃道「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破解我的攻擊。」

這一招,她雖然沒有用盡全力,但也用了七成的實力,她做夢都想不到,對方這麼輕易化解。

「我剛才說了,要扒光你的衣服遊行,你認識我這麼長時間,見過我信口開河嗎」

葉雄咧嘴而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不對你不是化神後期,你不可能只有這種境界,這個境界沒有這麼強大的實力。」

阮如玉不斷地搖頭,越想越不對勁。

對方能隱匿境界不讓自己發現,只有兩個可能,一種是境界還在自己之上,另一種用了能隱蓋自己氣息的法寶或者神通,她更傾向於後者。

「你別管我是什麼境界,現在我給你兩條路走,第一條,自己脫光,我給你留一條褲叉,不置於全部曝光;另一條路,我出手,把你扒得一絲不掛,你選哪條路」葉雄笑著問。

葉雄不是一個暴戾的人,之所以如此做,完全是因為這個女人太可惡,太高傲了,彷彿自己是神。

以前,她沒少在自己面前裝逼,沒少讓自己難看。

這種女人雖然罪不置死,但教訓一頓是必須的。

「葉兄弟,別衝動。」見葉雄這麼說話,秦煌當下就急了。

他知道葉雄很厲害,但是他還不相信葉雄有能力跟仙使一戰,畢竟在這裡根本就沒有繼續進階的可能。

「我做事情,從來都不衝動。」

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阮如玉那矮小的個子,雖然她個頭矮,才一五米出頭,但是模樣跟身材還是可以的。

「你以為修行了三十年,就可以跟我抗衡了嗎,我現在就讓你看看,真仙界的人跟這裡,實力相差多少。」

阮如玉衝天而起,披頭散髮,強大的元氣波動,讓她身上充斥了無數的元氣,強大的波動,引起來天空變化,以她的身體形成一個風暴中中心,產生巨大的漩渦,電閃雷鳴,狂風號吼,恐怖之極。

「跑啊」

「快躲遠一些。」

「小心成炮灰。」

周圍離得比較近的人嚇得臉色大變,紛紛逃竄,生怕被波及。

兩人中心很快就剩下一個真空地帶,幾萬公里之內空無一人。

「好強大的元氣波動,天都快要塌下來了,好可怕啊」

葉雄看著半空那強大的波動,拍拍自己的胸口,裝出成害怕的模樣,然後再次輕輕一掌拍出。

這一掌太簡單了,沒有招式,甚至沒有元氣波動。

然而,這一掌離開身體幾公里之後,原本空無一物的半空,突然出現一隻滔天的巨大掌影,如同佛掌降世一樣,直接轟在阮如玉身體之上。

一瞬間,阮如玉身上的護體罡氣,元氣,戰氣,戰意,一瞬間,全都崩塌瓦解,消失無蹤。

阮如玉傻傻地站在半空,徹底蒙了,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先前第一招她只用了七成實力,但是現在,她幾乎凝聚了身上所有的元氣,以自己現在實力,全力都能打爆一個星球,沒想到還被對方輕易一招破解。

現在那怕她再傻,也知道對方是什麼人物了。

「神境修士,你是神境修你是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