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老大,有了這把神兵,對付楊嘯不在話下。」

「楊嘯還沒有突破帝級,這一星神兵可是秒殺王級境界的進化者,我們從背後偷襲他,他根本沒有招架的餘地。」

秦月沉思了一下,說道:

「我借這把神兵只是為了防備楊嘯突然暴起,反傷到大家,總之一句話,我們的目的只是教訓他,弄瞎他的雙眼,或者砍掉他一隻手或者腳,不是要取他性命,

你們也都清楚學院規矩,傷人和殺人的處罰是完全不一樣的,大家千萬別留下蛛絲馬跡,等候把晚上的行動計劃多演練即便,做到萬無一失。」

「放心吧,老大。」

韓破等人在別墅內多次沙盤推演,詳細演練了一下晚上的行動計劃。

…….

傍晚的時候,耶律青跑到圖書館找到楊嘯。

「楊公子,我們家小姐想請你和冰兒過去吃晚飯。」

「哦?有什麼事情嗎?」

「今天是我們家小姐的生日。」

「哦,原來如此,行,我等下一定去,還請了誰?」

「還有高樓和陳蒼山,還有和我們一起進入飛豹學院了三個女孩子。」

「好,青兒,需要給你們家小姐準備什麼禮物嗎?」

青兒嘻嘻一笑:

「那就看楊公子自己的心意了,嘻嘻,我走了。」

…….

到了傍晚,楊嘯帶著冰兒一起去耶律彩霞的別墅吃晚飯,路過學院的鮮花店,買了一盆盆栽鮮花,算是生日禮物。

到了耶律彩雲別墅,遠遠就聽到了別墅內傳來歡歌笑語。

敲了門,開門的是青兒。

「楊公子,你來了……小姐,楊公子過來了。」

青兒對屋內大聲喊道。

耶律彩雲跑過來,對著楊嘯嫣然一笑。

「祝你生日快樂,這是送給你了,不知道喜歡不喜歡?」

耶律彩雲今天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精心打扮的容貌,比平時還要漂亮三分。

耶律彩雲雙手接過楊嘯送的盆栽鮮花,低頭聞了一下,開心地說道:

「謝謝你,我很喜歡。」

冰兒早就跟著青兒跑入裡面玩了。

耶律彩雲和楊嘯一起走入別墅大廳。

高樓,陳蒼山等人看到楊嘯,立即大聲叫道:

「楊嘯,就等你。」

「楊兄,來晚了,等會罰酒三杯。」

「哈哈….」

自從楊嘯上次打敗了肖玲之後,所有人對楊嘯都多了三分敬意,也都願意將楊嘯引以為朋友。

萬古神帝 閑聊了一會兒,耶律彩雲親手準備的宴席也好了,大家紛紛落座。

高樓和陳蒼山兩人搶著分別坐到了耶律彩雲兩側,楊嘯則挨著高樓坐下。

冰兒,青兒,還有另外三個女同學也都落座。

耶律彩雲開口道:

「各位,今天我生日,隨便做了點家常菜,請你們幾位好友過來吃頓便飯,大家別嫌棄才好啊。」

「怎麼會呢,壽星親自做的菜,可不是那麼容易吃得到的。」

「色香味俱全,一看就很好吃。」

陳蒼山站起來,舉著酒杯:

「各位,我們一起舉杯,祝彩雲壽星生日快樂,萬事如意!」

「乾杯!」

眾人碰杯。

耶律彩雲的菜的確做得很好,大家都覺得比食堂的好太多了。

高樓和陳蒼山一開始搶著給耶律彩雲敬酒獻殷勤,彩雲喝了兩口搖頭說不勝酒力,讓大家自己隨意喝好。

高樓和陳蒼山不知道怎麼就杠上了,兩人拼酒。

眾人都知道兩人喜歡耶律彩雲,也就起鬨看熱鬧。

彩雲苦笑著兩邊勸說了幾句,最後只能無奈搖頭。

陳蒼山乾脆走到楊嘯身邊,和楊嘯調換了座位,專心和高樓吹牛拼酒,那樣子,倒不像是情敵,而是哥們。

屋內氣氛熱烈,大家都很開心。

「咚咚咚…..」

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青兒跑去開門,愣住了。

「咦,秦公子,您怎麼來了?」 「呵呵,你家小姐在嗎?彩雲曾經跟我說過今天是她生日,我特意過來祝賀她生日的。」

屋內的耶律彩雲聽了,趕緊站起來,看了楊嘯一眼,神色有些慌亂,低聲說道:

「一個月之前我跟他提過一次,沒想到他還記得,我今天沒有請他來的。」

楊嘯笑道:

「來的都是客,你今天是壽星,出去招待一下吧。」

耶律彩雲點點頭,起身走出大廳。

「秦公子,你好。」

「彩雲,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今天是你生日,我給你弄了個生日慶祝會,就在我的別墅里,還有很多朋友呢,一起過去吧?」

「謝謝你,秦公子,今天真不巧,我請了幾個同學過來熱鬧一下,他們都在呢,我也不好走不是。」

「沒關係啊,大家一起去,人多熱鬧,你也知道,我的別墅很大的,就是在來上百個人也沒問題。」

「這,」

耶律彩雲不知道該怎麼拒絕秦月。

自從上次楊嘯過來別墅和她談心之後,她已經放棄了攀附秦月的想法,所以這次的生日宴會根本沒有請秦月過來,

她也不打算去參加秦月給她準備的什麼生日宴會。

可是,面對秦月這樣大佬級別的公子哥,讓耶律彩雲果斷拒絕,她似乎很難說出口。

一寸相思一寸灰 彩雲一時間很尷尬,不知道如何是好。

「哎喲,是秦公子啊!好久不見。」

楊嘯走了過來,站到了耶律彩雲的身旁。

秦月看到楊嘯,臉色立即僵住了。

楊嘯哈哈一笑,右手很自然地攬著彩雲的細腰,

「秦公子,你不會是已經拿到了大龍帝國的基因修改藥水了吧?你當初跟我說一個月時間內拿到的,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多了。」

秦月看著楊嘯攬著彩雲腰間的手,嘴角抽動了幾下,一臉黑線,妒火中燒。

「彩雲,你?」

「秦公子,那個基因修改藥水的事情,不用麻煩你了,對不起,我今天不能跟你過去了,謝謝你的好意,改天請你吃飯,算是賠罪了。」

秦月強壓著怒火,他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更不願意被楊嘯恥笑,說他爭奪女人失敗,這要傳出去,他簡直會成為所有人的笑話。

他秦月什麼時候泡妞失敗過?

秦月深吸一口氣,瞬間調整了自己的心態,擠出一絲笑容,說道:

「你既然不願意過去那就算了,反正你不去,我們那裡也有大把人一起玩,本公子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和金錢,呵呵……

至於那個基因修改藥水,我既然答應過你,自然會儘力,只不過要等消息了。」

秦月瞬間便塑造了一個輕財仗義,美女環繞的公子哥形象。

他總不能在楊嘯和彩雲兩人面前丟了面子。

「祝你生日快樂,告辭!」

秦月裝著很紳士的樣子,轉身離去。

「秦公子慢走!」

耶律彩雲看著秦月離去的背影,愣了一下。

說實話,她並不敢得罪秦月,她沒有這個力量和勇氣。

如果不是楊嘯剛才一手攬著她的腰,她會告訴秦月,遲點過去坐坐,就算是給秦月一點面子了。

可是,楊嘯那隻手攬著她的腰,讓她內心微微顫抖,給了她力量和自信。

楊嘯鬆開攬著彩雲的手,笑道:

「我可能給你惹了點麻煩。」

彩雲深情地看了楊嘯一眼,

「有你在,我不怕。」

楊嘯一笑,

「你自己要有勇氣和決心,我才能幫助你。」

「嗯,我已經決定了,我想做回真實的自己,我要讓自己每天都開心,不再去依附別人,看別人的臉色生活,我,我也要撕下自己的偽裝,就像現在這樣。」

彩雲看著楊嘯,內心有股衝動,很想撲到楊嘯的懷裡,只要楊嘯給她一點點暗示,她就可以勇敢地去追求楊嘯。

「唉,楊嘯,你們倆幹啥呢,快過來喝酒啊。」

「彩雲,你這個壽星快過來了,我們要切生日蛋糕了。」

大廳內的人叫喊道。

楊嘯一笑,

「他們在叫了,我們過去吧。」

「好。」

……

秦月所住的別墅乃是別墅區三棟獨立大別墅之一。

秦月一路憋著怒火,氣沖沖趕回家,進門就大聲呼叫:

「氣死老子了,氣死老子了!」

韓破等人圍過來,

「老大,怎麼了?彩雲呢?」

秦月走之前和大家商量著給彩雲搞個生日慶祝會,想藉機把彩雲給灌醉了,看看能否霸王硬上弓。

他現在對彩雲已經失去了耐心。

彩雲每天陪著楊嘯一起在圖書館看書,這讓秦月內心很惱火。

「別提了,彩雲這賤人和楊嘯在一起慶祝生日呢,媽的,氣死老子了,我趕上門送關懷,結果熱臉貼著了冷屁股。」

眾人笑道,

「老大,何必在乎彩雲這個賤人,你想要一個女人還不容易?」

秦月看了一眼韓破和石敢當,說道:

「今晚的事情準備好了沒有,派人去彩雲別墅前盯著,看看楊嘯那小子什麼時候離開,老子今天要親手廢了他。」

「行,我馬上派人去彩雲別墅前守著。」

「來,老大,喝酒,別生悶氣了。」

「來,乾杯。」

……

楊嘯等人在彩雲家吃飯喝酒玩到了晚上十點左右,大家相繼離去。

冰兒玩得開心,嚷著還要多玩會兒才回去。

冰兒是個孩子,喜歡熱鬧好玩的地方,和楊嘯回去之後,宿舍內也就兩人大眼瞪小眼,很無趣。

耶律彩雲笑道:

「既然你還想玩玩,那就今晚住在這裡好了。」

「耶,好啊,叔叔,我可以嗎?」

楊嘯故意嘆息道:

「真是女生外相,女兒遲早都是給別人養的,好吧,你就住在彩雲姐姐這裡,不過,不許搗蛋。」

「好,謝謝叔叔,嘻嘻!」

楊嘯看著耶律彩雲,說道:

「冰兒就麻煩你了,她從小沒有媽媽,需要女性的溫柔來陪伴她。」

「放心吧。」

「那我走了,時間還早,我去圖書館看看書。」

耶律彩雲內心一動,說道:

「我陪你一起去。」

楊嘯一愣,說道:

「好吧。」

耶律彩雲給青兒打了個招呼,和楊嘯離開了別墅。

兩人一路隨意地走著,聊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