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着龍彌。】

“……我喜歡近藤先生。”

薄霧散去,銀白月華緩緩傾瀉而下。

水紅色衣袖在夜風中揚起,彷彿微微振翅的蝶。

酒師豆慢慢絞緊了雙手,似乎在忐忑地等待着對面人的回答。

嗯……

文藝騷女的時髦值,爆表了有木有。

背書小能手,有木有。

…………哦擦好緊張!近藤兄您倒是給咱的業務熟練度判個分兒啊!

——一直處於目瞪口呆狀態的近藤勳終於動了動。

然後猛地一鞠躬!!

“非……非常感謝,酒師小姐!!!”語無倫次,敬語顛三倒四,“請……請和我結婚!!”

見狀,酒師豆嚇了一跳,爾後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擺了!眼看着近藤有下跪求婚的意圖,驚慌地上前扶他:“近、近藤先生,你別這樣……”

肢體相觸的一刻,近藤頭上浮起三行金色的小字,其中最下面一行還在不斷閃爍。

*近藤勳*

*心心相印*

……呵呵。

心心相印。

呵呵呵呵呵呵。

瞧見沒,這就是骨灰級玩家的節奏♂

被攻略,也是一門技術活。(←w←)

小豆慢慢鬆開手,眼角餘光若有若無地瞥向橋的另一端,被霧霾所籠罩的一道黑影。

辣位正在窺屏加偷聽的沖田小哥,這下您可滿意放心了吧?

阻撓別人戀愛,當心被馬踢yoooo~

——不要問豆兒爲什麼知道沖田小哥在那裏,都說了只要攻略目標出現在一定範圍之內,頭頂就會有金色小字提示了嘛。

……

【真的要跟他結婚?】

“怎麼可能。”今天是工作日,小豆正低着頭迅速給手上的文件歸檔,一邊心音給N’傳話。“……還有,你那種興奮起來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之前告訴過你,一旦進入相愛模式,一天不能攻略出BE結局、你就一天不能離開該世界。其實還有要注意的地方……如果在相愛模式下結婚了的話,說不定會被系統判定成HE結局。】

小豆在公司裏工作了一天、正是頭昏腦脹的時候,反應也就慢了那麼一些,聞言仍有些茫茫然:“還真有HE結局啊?等等,我記得你上次說‘攻略出人物的結局後就能選擇離開當前世界、不需付出任何代價’,那要是攻略出人物的HE結局算不算?”

【當然算,不過……】N’的語氣越發哲學了,【攻略出HE結局視爲攻略失敗,累計失敗三次之後,你將會被抹殺……】

豆兒嘴裏還含着咖啡,聞言好不容易嚥了下去、登時一陣咳嗽。趁着男同事跑來關心之前趕緊抓着坤包打卡下班,來到公司門外僻靜的小路上,這才放心大膽開始吐槽:“能不能別擠牙膏似的擠情報?一次說完行不行?”

【要照顧讀者的吸收速度啊。】

…………既然這麼在意讀者觀感,平時就少崩幾回人設別那麼鬼畜好麼親!

小豆默默吐完槽,開始慢慢整理身上的套裝,話題轉回去。“反正這婚肯定結不成。”

【真的結不成?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啊……】

這裏再補充說明一下,沖田·容嬤嬤·總悟經過夜會事件之後,再也沒有正面出現在爾康勳和紫薇豆兩人獨處的場合。於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兩人順利地進入了準·談婚論嫁的階段、可以說目前就差一句口頭求婚了。

豆兒哂然一笑,滿臉輕鬆地調戲着頭頂呆毛:“之所以拖了這麼長時間,還不是爲了想轍走BE線嘛?放心吧,今天就能定勝敗。”

【這麼有自信? 萌魔王 稍微給點兒提示吧。】

這回輪到豆兒拿喬了,說一半留一半:“你不記得了?近藤兄最在意的那件事?”

【……什麼?】

“讓他一直患得患失、缺乏安全感、不敢相信我的根源……”小豆慢條斯理地撣了撣套裝上的飛絮、刷了下時髦值,“原話是怎麼說來着?嗯……‘所以說我這種大老粗啊,只有因爲那件事被女人嫌棄的份,哪會有女人緣啊?’——就是那件事啊。”

【……啊。】

小豆清了清嗓子,學着近藤的語氣開口。

“酒、酒師小姐,其實我啊……”

……

——是個屁屁上的毛濃密得像毛團一樣的男人啊。

坐在餐廳座椅上的近藤,腦中倏地掠過自己對酒師豆說出這句話的情景。

他表情複雜地盯着手上一張薄薄的傳單,爾後將它重新收回袖中;剛剛把袖子攏好,酒師豆就從洗手間走了出來,重新坐到了餐桌對面——

今天酒師豆跟近藤約好下班後就會面;雖然平時各有工作的兩人約會也是這個套路,不過因爲前段時間小豆剛剛出差歸來,這一次就格外隆重一些,地點選擇的是高檔的西餐廳——

小豆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一下近藤。

壯哉我大局長,交往一個月以來,變化簡直翻天覆地——

向來不修邊幅的粗獷武人,現在每天出門跟她見面都要噴噴古龍香水,下巴的胡茬也颳得乾乾淨淨;就連說話時也輕聲細語,全沒了以前大大咧咧的粗嗓門豪氣。

從一開始的萬用浴衣羽織袴、典型江戶男人的打扮,變成了現在爲了遷就她的喜好、一身一絲不苟的西裝革履……

小豆的眼神幾不可察地閃爍一下,隨即面色自然地衝近藤笑笑:“等一下要去哪裏?”

近藤看了一眼窗外漸墜的夕陽,答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出去走走吧?那個……我送你回家。”

……

從餐廳出來後,兩人一起走在夕陽下僻靜的永巷中。

近藤微微垂眸,看向身邊的少女,不防正好撞進她回望的目光。

她衝他勾脣笑笑。

——曾經有位高人說過,當你布吉島該以何種表情面對的時候,只要微笑就好了。

補充一下,經過孜孜不倦的練習,豆神的蒙娜麗莎笑越發自然,仙氣十足有木有。

呵呵,最是那一顰一笑的溫油。( →w→)

【說不定待會兒他就會向你正式求婚了,你好像一點都不着急?】N’的聲音很敬業地響起來。

小豆:閉嘴看戲。

“豆……豆醬,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戲肉來了。

唐小豆心中小人兒得意翻了個跟頭,也就沒顧上對自己新稱呼歧義吐個小槽啥的。

“什麼事?”

“……”近藤踟躕一會兒,才幽幽地道:“……我把屁屁毛祛除了。”

讀者妹妹們,請和豆神對一個勝利的眼神,謝射合作。

小豆默默深呼吸數過一秒,在此期間慢慢睜大了眼睛以示震驚,爾後輕聲問——

“爲什麼?”

“誒,誒誒?因,因爲我想以更好的狀態向豆醬求婚……”

聞言,酒師豆皺起了眉。

滄元造化圖 “所以是爲了我嗎?是爲了我……才那樣做的嗎?”

近藤下意識地點了一下頭。

——少女瞳孔微縮,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才猶猶豫豫地出聲。

“近藤先生……”

作者有話要說:

【菊長您的心真是太溫柔了】…………哎喲牙好疼(捂臉頰

下章菊長拜拜,劇情將會神轉折。請做好心理準備。

話說回來啊……

……雖然如此,我還是二更了。誰讓我這麼愛你們呢(淚流滿面看着所剩無幾的存稿)

明天十二點準時更新。請多多留言,這樣就又能看到2更啦。(:3 っ )3

上章留言好少!!!你們爲什麼要這樣虐我嗚嗚嗚嗚伸出【爾康觸手】噴射觸淚!!!你們不喜歡我了嗎不愛我了嗎!!!要跟男朋友分手嗎!!(大哭着撩起上衣露出腹肌)你們不要這個了嗎!!

攻略出HE結局視爲攻略失敗。累計失敗三次之後將會被抹殺。

插入書籤

Abyss·目前已知的系統情報: 銀魂篇·其四

——酒師豆瞳孔微縮,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才猶猶豫豫地出聲。

“近藤先生……從剛開始認識我、到了現在……做出了很多改變……啊。”

她垂下頭,雙手輕輕合攏扣起。

“我記得剛剛認識近藤先生的時候,您爲了屁屁毛的事非常苦惱、也沒有自信;而我也好好地說明了,我並不在意、因爲我喜歡着近藤先生的一切……可是現在……”

她閉上了眼睛。

“我漸漸意識到……近藤先生的改變或許是違背自己的本心的;而促使近藤先生放棄那些東西的人,是我。”

【豐島龍彌苦笑一聲。“殿下,您要我永遠留在這宮殿中陪伴您、要我放棄佩刀和戰馬嗎?”】

“……生活習慣也好、外形也好……不知不覺已經改變了這麼多、退讓了這麼多次……這一次只是屁毛,說不定下一次你放棄的就會是你的‘佩刀’,接下來,可能要被迫放棄信念、甚至是‘自我’……到了那個時候,近藤先生……還是‘你自己’嗎?”

【“……我是個武士,有意識以來生存的意義便只有戰鬥——您能明白嗎?離開戰場的我也許將會毫無價值,就連如以往一樣守護殿下都做不到了……到那個時候,我將不再是我……”】

“……到了那個時候,近藤先生還是我現在所喜歡着的那個‘近藤先生’嗎?”

【“我也許也不再是……殿下想要的那個‘我’。”】

酒師豆的聲音顫抖起來。

“沖田先生說得對,我的存在,其實是近藤先生的負擔。”

【豐島是鷹、翱翔於戰場上的鷹——而賀姬的愛,是捆綁在猛禽雙翅上的鉛塊;賀姬的宮殿,便是一座華貴而冰冷的鳥籠。】

“對不起。”

【……殿下,放我離開吧。我並不屬於這裏。】

“……我們……結束吧。”

說完這句話,酒師豆的雙手微微絞緊了。

近藤沉默了片刻,倏地緩緩擡起手,停頓一下後、掩住了臉。

苦笑聲透過指縫傳出,有些發悶。

“……實際上,酒師小姐的父親給我打過電話。他說希望我辭去帶刀行走的危險警察工作,去他的公司供職。老實說,不但局裏那些讓人不省心的傢伙絕對讓人放心不下,捨棄‘武士’身份的生活,也是無論如何都難以想象的啊。”

聞言小豆也愣了。

……敢情自己還有隊友?

近藤掌心擡起一些,有一搭沒一搭地抓撓了兩下額前的短髮。狹長的眸眯起,眼神一時間竟也讓人看不清了。

“當時我就在想,如果這一次不能妥協、勢必要遭遇到很多阻礙……但是……”

近藤看似爽朗地笑了起來。

“果然,我的決心還是不夠堅定啊,哈哈哈……”

哦擦。

腫摸感覺HP槽好像被戳了一下……

……求讀者妹妹們給個血瓶啥的。(:3 っ)3

小豆擡起頭正視近藤。對上那個有些訕然的、卻仍含着近藤特有的寬和氣質的笑容,心情頭一次有些複雜。

心情這麼一複雜,不小心就複雜了整整一分鐘之久……

漫長的沉默過後,小豆上前一步。

然後她張開雙手,踮腳、虛環住面前高大的武士。

懸着的手緩緩落下,在近藤寬闊的後背上哄孩子似的拍了拍。

她苦笑一聲,開口。

“再見,近藤先生……”

不由自主地,就流露出那麼些真情實感,“……非常對不起。”

西遊之鎮八荒 近藤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微微有些沙啞。

https://ptt9.com/111089/ “豆醬是個好女孩啊……說什麼‘對不起’之類的,其實……”

大手也在她肩上安撫似的輕輕拍了拍,速度卻慢上很多。

“果然還是我太不中用了吧?”

彷彿友人一般的擁抱,輕得一沾即走。到鬆開近藤時,小豆聽到耳邊響起的聲音,很是恍惚了一下。

【目標人物:近藤勳,BE結局達成。得分計算中……玩家編號CN0925,目前積分:1。玩家數據欄激活,恭喜您正式自實習期畢業,請再接再厲。】

……

小豆拿着從包裏翻出的備用傳單,虛着眸光看着上頭的字。

~*除毛將軍*最新產品,純天然成分、一個療程完美去除屁屁毛、終生不會復發,還您一個沒有屁屁毛的滑溜溜人生♂~

——當初她偷偷把這玩意兒塞到真選組屯所郵箱裏的時候很是費了番周折。爲了以防萬一,還保存了幾張備用的。

現在也沒用了……

把傳單揉成一團塞到垃圾箱裏,她轉身朝公寓大門走去。

……心情,有那麼點兒唏噓啊……

一路唏噓着回到公寓房間,小豆讓N’把自己送到時間迴廊裏,開始研究剛激活的新功能,也就是之前聽到的提示裏提到過的玩家數據欄。

打開一看,無非是玩家編號等等基本資料,大部分欄目還是一串問號。倒是積分欄引起她注意了:“這個有什麼用?”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戳着在漂浮在積分欄裏的金色數字“1”,任其飄散成金粉、復又重新凝聚。

【積分滿100後,不必攻略出100個BE結局你也能回家。】

小豆敏銳地抓住了重點:“等一下,難道說積分不是按照攻略人物的數量算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