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番本該讓人會鬨笑的話傳出,無數的人卻是鴉雀無聲,沒有一聲鬨笑傳出,數天前的一幕,短短時間中,可不會令人忘記。

念晨撇撇嘴,道:“黃家女婿雖然只有一個,但未必是你柳寒月。”

“是與不是,你說了不算!姑娘,在搗亂的話,就是不給黃家的面子了,以姑娘你的聰慧,應該知道,得罪了黃家的下場是怎樣的。”

柳寒月輕笑了聲,將目光轉向了別處。

“傳言果然有誤,柳寒月也不過如此。”念晨突然狡黠的說道:“本姑娘參加這個盛會的確不妥,那麼,本姑娘代人來參加,這個應該可以的吧?”

“代人?”柳寒月和方淵鑠眉頭一皺。

念晨壞壞笑道:“是啊,代我家公子參戰,這樣總可以的吧?別說不可以,黃雨好像也沒說,不準別人代替來參加盛會的,對吧黃雨姑娘?”

柳寒月二人暗怒不已,卻一時語塞,這場盛會,的確沒有這樣規定過,黑衣蒙面女子可不是年長者,這個理由即便勉強,也並非是破壞了規矩。

“既然是在規矩當中的,那麼柳寒月,讓我見識一下,你楓葉谷的手段,是否與你爲人一般的這麼陰險!”

念晨聲音一冷,長劍在鞘中,頓時爆出驚天的劍吟聲來!

“呵呵,既然是比武招親,那還是我自己來好一些,晨姑娘,就不麻煩你了。”一聲輕笑中,辰夜身影自遠處飛而至。

望着那平安無事的辰夜,念晨眼瞳中的淚水,瞬間就打溼了臉上面紗,竟忍不住的撲到了他懷中。

“你嚇死我了!你到底去哪裏了,我都找不到你?”

辰夜不覺楞住了,經過一段時間相處,不可否認,他與懷中這個女子之間的關係,已有着越普通朋友的友情,可不覺得,自己會讓她如此的揪心和如此依戀

一剎之後,念晨好似清醒了過來,連忙離開那個讓她不知道多少個夜晚中都會想念的懷抱,抹去了眼淚,嗔怒道:“接下來的事,你自己解決!”

念晨一直說她的很醜,所有才用面紗遮住了臉,可辰夜敢斷定,面紗後的那張臉,絕對如畫中仙子一般

“臨時生了一點意外,所以耽擱了,讓你擔心了。”

不管與念晨是如何的相處,單是她的這份擔憂,辰夜就十分感動,因爲玄凌,她一直幫助自己,從不求什麼回報,或許天一門的那個祕密中,讓她得到了足夠好處,可這些都比不上千裏送鵝毛來的珍貴!

“哼!”

念晨輕輕一哼:“柳寒月和方淵鑠倆個傢伙都不安好心,你幫我狠揍他們一頓,就原諒你來遲了。”

“好,就狠狠揍他們!”辰夜笑了。

柳寒月與方淵鑠神情中,頓有着極度森寒涌動而起,成名以來,同輩中,還從沒見過如此囂張的人。

可他們的神情纔剛剛有所變化,辰夜的另外一句話,直接是令他們,包括孫偉在內,以及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我不想因爲這些無聊的事而浪費時間,所以,你們三人,一起上吧!”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你們三人,一起上吧!”

淡淡的話音傳出,震驚了所有人,直接是令偌大的地方,全都有着死一般的寂靜。

念晨亦是一臉不懂的看着辰夜,片刻之後,眼瞳中射出着急的目光來。

一方面她是爲辰夜擔心,雖然辰夜手段與實力非凡,可孫偉三大公子都不是吃素的,三人聯手,那等威力,不容小覷。

另外一方面,二人之所以留在星雲城,除卻辰夜有心對付雲東流之外,幫助孫偉也是最大的原因。

這場擂臺比試,在念晨想像中,辰夜與孫偉各自對付一人,他們都獲勝後,辰夜在自動認輸,這樣,就可以讓孫偉娶到了黃雨。

可辰夜要以一敵三,先不說是否贏得了,即使獲勝了,孫偉怎麼辦,衆目睽睽下,辰夜真要娶那黃雨不成?

若非念晨對辰夜極爲了解,更知道他的感情,否則還真會以爲,辰夜是看上了黃雨,所以故意要來上這樣一出。

辰夜揮揮手,阻斷了念晨想要說話的意思,他朗聲道:“既然是比武招親,那麼,黃家要的女婿,一定是最爲出色的,用晉級賽的模式決出最後勝者,未必就是最優秀的,因爲這樣始終有運氣的成分在,而我這樣做,纔是最好的方法。”

“黃雨姑娘,你說對嗎?”

被辰夜目光所注視下,黃雨情不自禁的躲閃着自己,內心中,更是有着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深深委屈,可當此之時,所有的委屈她只能受着,這場盛會,也要朝着既定的方向行去。

輕吐了口氣,黃雨道:“這位公子既然有這個意思,我自然成全,預祝公子好運,最終獲得成功!”

“能否成功,靠的是實力而非運氣!”辰夜淡淡一笑,道。

黃雨默然點了點頭,轉向柳寒月,方淵鑠,目光更是放在孫偉身上,道:“這位公子要以一敵三,那你們三人,就好好領教下公子的手段,請記住,我黃雨未來的丈夫,必定是人中之龍,否則,即使有了結果,這個結果,我仍可以推翻!”

話到最後,已是有了幾分森厲,這是什麼意思,衆人也是非常清楚,她在提醒孫偉,千萬不要有別的心思。

而聽到這番話,辰夜眼瞳深處的那抹嗤意,開始緩緩的消失,這黃雨,與她表面上所呈現出來的,有所不同。

“我與方兄仰慕黃姑娘已久,自不會眼睜睜的瞧着有人在我等面前把姑娘搶走的。”

柳寒月笑道,眼神卻瞥向了孫偉!

孫偉神色仍然平靜,絲毫沒有因爲辰夜的突然舉動,以及黃雨話中透露出來的意思,而有半點變化,唯有在柳寒月看過來的時候,他輕蔑的笑了笑,旋即,身影如電,暴掠而去。

“辰公子,早就想領教你的手段了,希望你能讓孫某有個滿意!”

暴射而來的身影,剎那後,消散了之前所有的平凡與僞裝,只這瞬間,其整個人,好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鋒利無匹!

不愧爲劍公子!

辰夜笑了笑,眉頭卻突然皺了一皺,滿意?滿意什麼?

遠處,念晨黛眉亦是輕輕一蹙,她已然明白孫偉話中的意思,他這是想爲自己,在辰夜身上,討回一個說法。

或許這個說法永遠都不會有,然而,孫偉一定要這樣做,或許他要告訴辰夜的,是一句話,是想讓辰夜明白,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有心甘情願的付出後,而得不到任何回報,憑什麼,爲什麼?

人如劍,劍似人!

空間中,頓有着一股劇烈的震盪,彷彿這片空間,已被孫偉硬生生的從中劈成了倆半,一道近乎是毀滅的氣息,暴涌而出。

辰夜雙眼微微一眯,身影微動,即如鬼魅,消失在了原地,讓孫偉撲了個空,當辰夜再度出現的時候,已出現在了柳寒月身前。

“辰公子是吧,沒想到你的要目標是我,真是榮幸啊!”

口中說着話,柳寒月身影暴退,並未打算與辰夜硬拼,不是對手是個原因,而今是三打一,不是單打獨鬥。

他快,辰夜度更快!

在柳寒月剛退數米距離,一陣龍吟聲,已在天際上響徹,辰夜右拳上,猙獰龍隱現,磅礴力道,狂風的席捲而出。

“好快的度!”

擂臺上的幾個人,臉色眼瞳猛地一緊:“力玄八重境界?”

就這麼短短的三四天時間,青袍年輕人的修爲,竟然精進了倆個層次難怪他有膽量,敢一人挑戰北域南部年輕一輩中,最負盛名的三大公子。

只是,儘管這樣,他就以爲他自己贏定了嗎?

柳寒月眉宇頓寒,雙指併攏如劍,在半空劃出一抹長長的弧度,旋即,直直的點向出去。

雙方離的如此之近,且攻擊度又非常之快,眨眼時間,已足夠倆人攻擊相撞。

而就在辰夜與柳寒月各自攻擊的時候,方淵鑠在不遠處,勢若奔雷,含怒而來,他與柳寒月一樣,都有着足夠的自傲與自尊,在這北域地界中,能夠同時挑戰他二人的年輕一輩,還不存在!

辰夜此舉,不僅狂妄,而且更讓人憤怒,他若勝了,自然可以博的最大名聲,哪怕是敗了,都可以算得上是雖敗猶榮,畢竟,可沒有什麼人,敢同時挑戰他們三人。

所以,無論勝敗,若僅爲名聲的話,青袍年輕人都可以得到,但這前提,卻是以他們三大公子爲墊腳石了。

爲了得到黃雨及其背後的資源,這場戰鬥不得不接,若因此成全那青袍年輕人,更非柳寒月與方淵鑠所願,既然如此,廢了他,就會是最好的結果。

青袍年輕人儘管可以擊敗雲東流,如今修爲提升,一身實力自是可怕許多,但方淵鑠自信,他與柳寒月聯手,將會更加可怕,何況還有孫偉在,相信,不管怎麼樣,孫偉都不會容忍黃雨所嫁之人,不是他自己!

“蓬!”

拳指相撞,驚人勁風飛快席捲而出,在那混亂中,柳寒月忍不住悶哼一聲,攜帶着迅蒼白下來的臉龐,身子暴退。

反觀對手,僅是肩膀微微的一晃,便如什麼事都沒有生一樣,二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如此的明顯!

無數觀戰之人,此刻才真正的看到,青袍年輕人在修爲精進的同時,他的實力漲幅,遠非修爲精進的層次可比。

也就是說,他的修爲精進了倆個層次,但實力的漲幅,卻不止倆成而已!

否則,不會在一擊之下,就讓柳寒月有了清晰可見的狼狽。

就在柳寒月暴退之時,方淵鑠攻擊已到,龐大的能量匹煉,幾如那出海蛟龍般,狠狠的轟擊而來。

本能的反應,一道紫芒,自辰夜體內閃電般的暴涌而出,但旋即又是隱入不見,感受着背後而來的兇狠,辰夜腳掌重重的一踏高臺,石屑飄揚的同時,他的身子,直射天際之上。

“轟!”

半空之上,辰夜腳掌一擡,便似天神一般,朝向下方的方淵鑠重踩了下去。

“休想看不起人!”

方淵鑠怒喝,身子筆直射出,拳頭暴轟而出!

拳風之中,夾雜着一抹淡淡的毀滅,所過處,空間物質皆被瞬間笑容,隨後攜帶着方淵鑠那滔天之怒,狠狠的砸向了由上而下的攻擊。

在那撞擊之時,方淵鑠也是出一聲悶哼,整個身子便在空間中疾降落,竟然硬生生的將雙腳嵌進了那高臺之中。

“辰公子,接我一劍!”

方淵鑠被擊退的時候,一抹璀璨劍光,自遠處閃射而來,呼吸之後,籠罩了辰夜。

感受着劍光的凌厲,辰夜嘴角邊上揚起一抹笑意,比起柳寒月和方淵鑠,孫偉的氣度,無疑叫人欽佩。

這一場大戰,除卻他孫偉之外,其餘三人,各有心思,但就是孫偉,在這般他人難以想像的壓力之下,依舊還能夠保持着光明正大,讓人無法不動容。

或者會說,孫偉與念晨認識,更知道辰夜,不可能會太卑鄙,可要知道,黃雨是他歲深愛的人,而爲了黃雨身後的資源,方淵鑠與柳寒月又是怎樣做的?

辰夜毫不懷疑,如果異地而處,柳寒月與方淵鑠絕做不到如此的堂堂正正,甚至都不需等到現在,如果是他們,這二人根本就不會允許黃雨這樣做。

劍芒如電,在劍光籠罩着辰夜的同時,暴射而至,就連空間,此時在劍芒掠過後,都留下一道清晰的痕跡。

“破滅刀!”

辰夜微微後退一步,隨即天刀霍然劈出,白色刀芒,無堅不摧,與那劍芒重重的轟擊一處。

碰撞的頃刻間,光芒暴灑天際,那倆股不同的凌厲,讓得遠處微觀者,都是感覺到皮膚的生疼,而在凌厲散時,刀芒與劍芒雙雙的消散而去,留下一片真空,在二人中間,如旋渦般緩緩旋轉,並慢慢的消去。

四人間的交手,快若閃電,辰夜在與三人中每一個人的動手時間,幾乎都是短短瞬間,因此,別說交戰中的柳寒月三人,就是無數的圍觀者,都是無法清楚的捕捉到四人剛纔的交戰。

當他們回過神來後,才現,以一敵三,那青袍年輕人不僅未曾呈現出敗像,反倒將孫偉三人逼入了下風

“這份實力!”

在柳寒月三人不同的表情之中,辰夜在片刻之後,一聲長嘯,有着暢快的笑聲,突然響徹天際! 九叔之煉器也無敵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這一生到目前爲止,辰夜並非是沒有過暢快的日子,但這種感受,近年來,已經很少很少了。

依稀記得,在天刀與古帝殿恢復了自身根基後,他痛快的酣暢淋漓過,在東域歷練之中,曾經也有過這麼一次。

除此之外,即便是親手覆滅了天一門與大華皇室,救出了倆位老爺子,讓辰家終於可以在大華皇朝zìyóu,辰夜都不曾如此的暢快!

以一敵三,固然三位對手修爲在自己之下,可他們的出色不容質疑,辰夜以己身之力,接連對決三大年輕高手,並將之一一擊退

這是辰夜他次,在應付強大對手時候,沒有動用天刀與古帝殿之力!

對別人來說,這或許不算什麼,可唯有辰夜自己知道,就在不久之前,他纔剛剛反省過自己的未來之路,如果一轉眼,便不能剋制那股依賴,那麼,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擔心。

一個連自己的依賴性都無法控制的人,即便他能夠走到很高的位置,也承受不住太狂猛的風吹雨打。

就像根基不穩的大樓,如何能夠才時間屹立於半空之上?

而在武道逐步向着高處一步步走去時,所面臨着的種種挑戰,又豈是狂風暴雨所能夠相比的?

此事種種,值得辰夜大笑歡暢!

但相比之下,不究根本的柳寒月與方淵鑠,此時此刻,那臉色,陰沉的幾乎快要有水滴了出來,二人身上所蔓延出來的殺意,更是凝成了實質。

殺意涌動,天地間陡起狂風,如雷霆般的毀滅氣息,一波一波的涌蕩着,那種滔天之怒,讓天地變色。

比起柳寒月二人,孫偉顯得平靜許多,眼瞳當中,更是流露出無匹的戰意!

盛怒下,柳寒月與方淵鑠對視一眼,一股狠辣,在二人眉宇中同時浮現,下一剎那,有着恐怖的能量氣息,飛快的在他們周圍蔓延着。

“孫偉,如果你想黃雨姑娘嫁給別人,那你就在旁邊好好的看着。”

聞言,孫偉淡淡一笑:“孫某行事,從來不用旁人來提醒!”

“好,好!”

柳寒月怒而大笑,旋即眼神一冷,體內玄氣暴涌而出,一柄長槍出現時,那些玄氣,如電弧一般,在長槍槍身上游走着,隨着玄氣注入的越加增多,槍尖之上,陡然有着槍芒在快的伸吐着。

周圍虛空,因此而扭曲了許多,顯然,他正在施展着一種不俗的武技!

另外一邊,方淵鑠體內的玄氣,也在疾的奔騰着,片刻之後,暴涌天際上,雲霧翻滾之時,一柄數十丈大小的斬刀,如游龍般的凝化出現。

陣陣凌厲,自刀身上散出來,攪動空間的同時,給人一種極具的壓迫之感!

感應着這些,辰夜未曾多加理會,他反而是看向了孫偉,後者的實力,雖然還沒有真正展現出來,可辰夜已經可以模糊的感應到,但這些都不要緊。

豪門盛寵:老婆,我只疼你! 讓辰夜可以忽視柳寒月二人,而專注於孫偉的真正原因,乃是孫偉在此時此刻,一身戰意,還在不斷的漲幅着。

柳寒月和方淵鑠他們,固然也是戰意滔天,可他們的內心中,早已存了二人聯手戰辰夜的想法,孫偉沒有,正是這份沒有,孫偉能夠揮出來的,就遠不是前者二人可以相比的,也唯有這樣的人,纔是最可怕的。

辰夜突然明白了,爲什麼在劍宗只修行了五年時間,孫偉的實力,竟然遠在許多同齡之上,他靠的,已不僅僅是本身天賦,更多的,是那顆遇強則強之心。

見辰夜看來,孫偉淡淡道:“辰公子,你別大意了。”

聞言,辰夜淡然笑道:“我從來不是個大意之人,但我既然無視了,他們就不是我的對手,而孫兄你,纔是這一場戰鬥中,我唯一的對手!”

“放肆!”

“大膽!”

這般光明正大,柳寒月與方淵鑠同是北域南部最爲出色的人,何曾被人如此小覷過,尤其是在最強大一式的準備之下?

同爲四大公子,彼此之間,並非是沒有半點差別,在許多人眼中,劍公子孫偉,其實不如其他三人,因爲他是孑然一身,沒有強大勢力作後盾!

個人實力再強,又怎及得上勢力的龐大?何況,孫偉的實力,遠遠達不到讓一方勢力都要望而生畏的地步。

可眼下,這個青袍年輕人不僅在貶低了自己二人的同時,還擡高了孫偉,這讓柳寒月與方淵鑠更爲惱怒。

這般怒與恨之下,二人心境,自是無法平靜,以二人的聰智,如果心境清明的話,必然會聽出,辰夜說這一場,也就意味着,他認爲的對手,僅是這一場而已,以後,即使以孫偉的優秀,都不會成爲辰夜的對手,辰夜對自己,有着足夠的自信!

孫偉聽懂了,因此,眼瞳之中的戰意,越的濃烈起來,遙看辰夜,他輕吐了口氣,手中青色長劍緩緩出鞘,劍尖輕顫,凌厲之意徐徐飄蕩着。

他的嘴脣蠕動,雖未出聲音,但辰夜聽見了,孫偉說的是:“今天我可以與你一戰,未來同樣也有這個能力,而我的自信,也不會必你小。”

辰夜笑着點了點頭,唯有擁有着這般自信的人,即使天賦一般,未來的成就,也會讓réndà吃一驚,而孫偉已經具備了這個資格與能力!

“血槍!”

在辰夜與孫偉相對之時,柳寒月一聲厲喝,其手中之槍,頓時被鮮豔的血紅色所覆蓋,自那槍身上,一道道血色光芒,鋪天蓋地,直將這方空間,猶若是處在血色地獄中。

“砰!”

似那空間破裂的聲音清脆響起,血色地獄中,一道血紅槍芒瞬間暴射而出,所過處,堅硬的石臺全部崩裂,一道刺眼的裂縫,一直蔓延到高臺的邊緣,方纔停止!

與此同時,高空之上,那數十丈大小的斬刀,也是輕輕的一動,頓時,彷彿九天之中,雷電齊鳴,陣陣轟隆聲,充斥在整個星雲城中,好像世界末日到來!

“雷刀!”

方淵鑠身影,立即出現在斬刀之後,當他手握刀柄之時,這漫天之中,竟真有着銀芒色飛快的灌入到刀身中。

“轟!”

當那斬刀,全部變成銀色後,方淵鑠舉刀,怒斬而下!

龐大銀色刀芒,便自高空,猶如雷霆怒龍般的衝擊下來,霸道之力,竟是直接將這空間撕裂成了倆半。

柳寒月與方淵鑠倒是打的好注意,一上一下,倆者進攻並不在一條線上,便是讓辰夜顧不能顧尾!

除卻這點小手段外,柳寒月與方淵鑠的確有着不凡的實力,二人這般攻擊的威勢,較之雲東流的化妖手段,絲毫不弱!

辰夜輕輕吐了口氣,身影暴退數十米,在後退過程中,青芒涌動,一張長弓攜帶着利箭,帶着無盡的霸道氣息涌現,旋即搭弓拉箭,青色利箭,直如閃電,射向半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