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原本也就是來看看,並沒有抱太大希望。

從前也完全沒想過這種事,因為她都不夠資格接觸到這些。

但是,突然,突然她就全古玄星第五了。

這感覺好不真實,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這時林昊走了過來,淡笑道:「這樣才正常,要不然就白教你了。

你的真元質地遠遠超過這個階段的其它修士,因為肉身強大經脈寬廣,量也遠遠不是同階段修士能比的。」

這麼一說,妙音才回過神來,接受事實。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林昊又道:「但是不要驕傲,修真界很大,在龐大的修真界裡面,古玄星最多只能算中等,這漫漫長生路,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妖孽。」

這話就不愛聽了。

妙音嬌媚白了一眼,哼哼道:「說什麼呢,我是那種得意忘形的人嗎?

別忘了,我還是你師伯呢!」

說完便走到蒼雲碑前,掌心按了上去…… 「這是做什麼?」

看妙音一掌按在蒼雲碑上,沒有絲毫勁力,也沒有絲毫真元波動,所有人都在狐疑。

不過很快就明白了。

「留名!!這就要留名了嗎?」

「為什麼,分明還有兩次機會,分明還能往前更進一步啊!」

「為何如此兒戲,既然都來了,為什麼不竭盡全力?」

「妙音,她叫妙音嗎? 走鏢新娘 果然人如其名,好美的名字。」

「散修?如此妖孽之人,居然是散修,這怎麼可能?」

「不信,我絕不相信她是散修,她一定在隱藏身份,她絕對來自某個大宗門,唯有大宗門才有如此底蘊!」

「……」

因為明白,所以才震驚。

當蒼雲碑之上那排在第五位的血光開始變形,呈現出「妙音,散修」等字樣,人群才驚覺,原來是不打算繼續出手了,原來今日已經到此為止。

只是,為何要放棄呢,分明還有更進一步的機會啊?

難道就不想揚名,難道就不想登臨絕頂?

還有,為何是散修?又怎麼可能是散修?

震驚過後,場面又陷入持續的沉寂中,幾乎所有人都在想,也幾乎所有人都想不明白。

林昊略有些驚訝,卻也沒說什麼,只問道:「真不打算繼續了?」

妙音搖頭輕笑:「不了,我想我已經明白了,而且,第五也不差了啊!

元嬰天驕榜第五,偌大古玄星,元嬰修士何止億萬,能排到第五,很滿足了呢!」

也不是假話。

古玄星修真界比想象中來得更加浩瀚,元嬰修士億萬並非誇大。

儘管明白自己的真正實力並非僅僅第五,但的確很滿足了。

不管怎麼說,這是從前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

林昊也沒勉強。

儘管從他的角度來看,這所謂的天驕榜第五跟古玄星第五沒法直接划等號,但是天驕榜排名第五也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是以點頭道:「你喜歡就好,走吧!」

言罷,妙音挽了他的手臂,一臉明朗嫻靜的笑意,準備走人。

就這時,忽然有人道:「二位請留步!」

人群一怔,紛紛側目。

停下腳步,妙音疑惑道:「仙子有何見教?」

說話的是彩蝶仙子。

儘管林昊一再聲明這種人沒什麼可看的,但身為女人,她還是悄悄打量過這位青鸞榜排名第十的美人兒。

的確好看!

添一分則肥,減一分則瘦,身姿窈窕,體態婀娜,完美的身材容貌,搭配上那股纖細柔弱的氣質,仙子之名,誠不我欺。

其實青鸞榜還是比較有含金量的。

雖然這個榜單並沒有蒼雲碑這種天地奇碑為證,純粹就是人為推出來的,但除卻容貌氣質之外,彩蝶仙子原本就是天驕榜上的人物。

就在前一刻,蒼雲碑上還明明白白顯示著,彩蝶仙子楊小蝶,蒼雲碑排名第一百五十位,出身彩蝶商會……

儘管這比排名第五差了很多,但也足以證明其實天之驕女,並非純粹的花瓶。

聽妙音問話,彩蝶仙子笑了笑,欠了欠身答道:「姐姐客氣了,在姐姐面前,小妹有何顏面敢稱仙子?

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多久姐姐的大名就會響徹古玄星,雄踞青鸞榜前列了。」

姿態放得很低。

妙音也沒出聲,只是靜待下文。

彩蝶仙子也沒廢話,客套過後直接進入正題,笑道:「實不相瞞,小妹乃彩蝶商會嫡系第三代的繼承人,之所以叫住姐姐,乃是因為有個不情之請。」

頓了頓,深吸一口氣道:「小妹希望姐姐能在商會擔任客卿。

姐姐放心,擔任客卿不需要姐姐做什麼,也不會浪費姐姐太多時間。

姐姐只需要為商會旗下某些特定的商品代言就好,待遇方面,姐姐也請放心……」

直接開始談生意了。

聽起來似乎很複雜,實際上也就跟地球上那些大公司請明星代言差不多。

唯一的區別在於,這裡代言的商品領域相對狹隘,要麼是女性用品,諸如美容駐顏丹藥和首飾,要麼就是修鍊用品,諸如法寶丹藥靈符。

對於這些事,妙音也知道一些,來的路上林昊都有說。

只是她沒想到居然真會找到她身上,而且來得如此之快。

也不知是不是該接,下意識她看向林昊。

林昊對此根本無所謂,便隨口道:「你自己看著辦,不過就我而言,誠意不太夠。」

雖然知道有這回事,但他基本上沒有做過。

回想上一世,雖然他的名氣幾乎無人能敵,但全都是惡名。

殺的人太多了,仇家太多了,當時的情況,別說找他代言了,那些商會什麼的基本上都躲著走,就怕被遷怒。

是以,這裡面到底什麼行情,他根本不清楚,尤其這還是修真界,他更加沒數。

之所以說誠意不太夠,其實就是主觀上覺得給少了。

一年的代言,才給一百萬下品靈石,這夠做什麼,夠他一頓飯的錢嗎?

妙音卻不這麼想。

對她來講,一百萬靈石不是小數目了。

關鍵是幾乎不需要付出。

人前偶爾穿戴一下彩蝶商會送上門的首飾,用用彩蝶商會出品的丹藥法寶靈符,輕輕鬆鬆每年一百萬靈石,這跟撿錢沒什麼區別了。

放在以往,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若答應下來還有另外一個好處,那就是能自己有一份收入了。

雖然少了點,不夠某些人吃頓飯的,但總有點心理安慰,不會覺得自己白吃白喝一無是處。

是以,她還是決定答應下來。

只是她都還沒開口,那看似美貌柔弱高不可攀的彩蝶仙子忽然就變了臉色。

「你是誰?」

「你憑什麼做妙音姐姐的主?」

「你又憑什麼說我彩蝶商會誠意不夠?」

「我不管你是誰,你最好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該管的事情不要多嘴。」

「……」

居高臨下,大義凜然。

一頓冷嘲熱諷過後,她又轉向妙音,嗔怪道:「姐姐,你也真是的,當主人就要有當主人的樣子,怎麼能這麼縱容下人呢?

再說了,哪裡誠意不夠了?

已經很有誠意了啊,畢竟姐姐你什麼都不用做,連要代言的東西都是免費呢……」 說了很多,結果妙竹也沒聽進去。

她現在腦子裡就一句話,「當主人就要有當主人的樣子,怎麼能縱容下人呢?」

且不說這話是不是有道理,問題是,她怎麼就縱容下人了?

還有,她什麼時候是主人了,林昊又什麼時候是下人了?

她分明就是他的女人,為什麼要當她跟他是主僕?

難道兩個人就那麼不相配嗎,看著就那麼不搭嗎?

想想就來氣!

越想越不開心!

其實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林昊被看低了,林昊被侮辱了。

雖然她也知道林昊的性子,根本不會拿這當回事,根本不會跟這種無聊無知的人計較。

可作為他的女人,她不能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

當初強行把自己綁上去,為的就是守護,而今,守護是不現實了,因為她根本沒那個本事。

可不讓人言語欺辱總是能做到的吧?

是以,當場就怒了。

根本不聽彩蝶仙子在講什麼,冷哼一聲打斷,她道:「我不是主人,他也不是下人。

他可以代表我做任何決定,他的話,就是我的話。

彩蝶仙子,我希望你能就你的不當言語道歉,立刻,馬上。」

空前的嚴肅。

認識這麼久,這是林昊頭一次看到她這個樣子,隱約都動了殺心。

似乎沒想到她反應這麼激烈,說翻臉就翻臉,頓時全場冷寂,彩蝶仙子面色也變得既不好看。

短暫的沉默后,彩蝶仙子冷笑:「別給臉不要臉,區區一介散修,邀請你是看得起你。

現在我再問你一遍,這客卿你當是不當??」

變化真快。

前一刻還姐姐長姐姐短,一派和藹可親的模樣,轉瞬間就變了臉,疾言厲色,咄咄逼人。

相比之下,妙音就遜色多了,因為原本她就沒有表現出好感。

彩蝶仙子這等變化,看著人群一愣一愣,卻也似乎習以為常,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開始還都只是看著,慢慢的,風向變了。

「就是,彩蝶仙子是看得起你才邀請你,別給臉不要臉!」

「若你果真只是散修,那麼就算你天驕榜排名第五,也遠遠比不上彩蝶仙子知道嗎?」

「彩蝶仙子乃古玄星四大商會之首,底蘊比起一些大宗門都不弱,能成為彩蝶商會的客卿,原本就是一種榮耀!」

「妙音仙子,別固執了,為了一個不知所謂的男人就跟彩蝶商會交惡,不值得!」

「……」

妙音可能有著極強的背景,但截止目前,那也只是有可能。

為這種無法確定的事情去得罪彩蝶仙子,無疑是十分不明智的。

而人心的複雜之處就在於,哪怕沒想著討好彩蝶仙子,出於對妙音的傾慕和嫉妒,出於對林昊的嫉妒,種種情緒驅使下,場上男的女的,都在說一些看上去很好,實則用心不純的話語。

妙音感到十分失望。

周圍的人她都可以無視,但是這個所謂的青鸞榜第十,果真是讓人失望透頂。

難怪林昊不屑於多看!

難怪林昊說她們都是擺在面上的花瓶!

起初她還有些不太相信,現在一看,果然也就生得一副好皮囊,有著良好的出身背景,其它一無是處。

或許這樣說有失公允,但至少面前的彩蝶仙子給她的感覺如此。

並不想浪費時間,沒有理會周圍人群的話語,也不屑於回答彩蝶仙子,她冷聲道:「我也再問你一遍,這個歉,你道是不道?」

https://ptt9.com/120439/ 聲音冰冷。

龐大的靈識壓下來,給人極大的心理壓力。

與此同時,似乎感受到她的憤怒,空氣中隱約傳來江河洶湧海浪濤濤的澎湃聲。

預感她要動手,彩蝶仙子面色越發陰沉,冷笑道:「看來你是不識抬舉了,既然如此……」

根本就是有恃無恐。

聽她這意思,似乎也準備當場翻臉了。

奈何最後話音一轉,淡漠道:「那就祝你好運。

記住,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跟我彩蝶商會作對的。

拒絕了我彩蝶仙子的邀請,哪怕你就是天驕榜第一,也註定接不到任何代言。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言罷,冷冷一眼,彩袖一揮,帶著那些面色不善的隨從離去。

妙音自然不受這個威脅。

日後會發生什麼,她現在根本不想,她就只想著一件事,沒道歉想走,沒門。

只是就在她準備出手的時候,林昊一隻手放在她肩膀上。

明白什麼意思,頓時她就泄氣了,扭頭瞪眼埋怨道:「紫霄!!」

「還真生氣了?」林昊呵呵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