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呃,這個嘛,我就不多評價了,中國的國情,你懂的!”費天翔對自己這位新認識的朋友簡直無語到了極點,當着自己的面兒追究責任,這明顯就是打自己的臉。

“那第三種情況應該就是你自己下墓盜挖的吧?”秦少陽也意識到自己剛纔實在有點‘激’動了,於是趕緊轉移話題。

“沒錯,而且我跟你說實話,這裏面你叫不上名字或者沒有經過專家定名的寶貝都是我親自從地底下淘出來的,可以這麼說吧,我好歹也算半個盜墓江湖衆人,盜墓江湖你聽過嗎?”

費天翔一邊說一邊往秦少陽的杯子裏續茶,頓時濃郁的茶香飄散至地下室每個角落,沁人心脾。

秦少陽可不敢隨意透漏身份,只能打馬虎眼:“什麼?連個盜墓的都有江湖?這還真是讓人感到費解啊!” 棺底重生:皇后要逆襲 說完低頭飲了一口香茶,故意裝出一副陶醉的模樣。

“呵呵,咱們不扯別的了,說正事兒吧,關於那面銅鏡你有什麼看法?”費天翔將身子往椅子上一靠,慢條斯理地說道。

秦少陽這時纔想起那面銅鏡還在自己懷裏揣着呢,於是趕緊取了出來擺在對面的蟠龍戲水‘花’雕桌上:“說實話嗎,我沒有任何看法,因爲我不懂這方面的知識,我只想知道這面銅鏡到底藏有什麼玄機。”

其實秦少陽已經將這面銅鏡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月盤大小,上圓下方,龍紋外沿,雙蛇立足,背後鏤空刻符,除了背面不知名的神祕符號,幾乎看不出跟其他出土的銅鏡有任何區別。

“大概你也看出那些符文有問題吧?”費天翔微微一笑,“那些符文根本就不是存世的文字,我已經將符文拍成照片送往中國古文鑑定委員會供他們研究去了,估計用不了三天就會給我一個答覆。”

“看來你的‘門’子確實很大嘛,但我現在也想問你一個問題。”秦少陽緊緊盯着費天翔說道。

“那你問吧,我知道的一定如實告訴你。”費天翔同樣直勾勾地盯着秦少陽。

“你我之前沒有半點‘交’情,換句話說就在半個小時之前你我還是敵我莫辨的陌生人,那爲何你卻將自己的很多隱祕之事告訴我呢,你就不怕我再去公安局舉報你一次?”秦少陽說完便開始自顧自地喝茶,不再看一眼費天翔。

“很簡單,對於即將成爲我朋友的人,我是不會將他當外人的!至於你去公安局再次舉報我一次,哈哈,他們的局長可是我這裏的常客。”

“不是吧,你怎麼會知道我會成爲你的朋友,萬一將來成爲鬥得不可開‘交’的敵人呢?”秦少陽對費天翔的這番解釋不太滿意。

“你不會成爲我的敵人,因爲我要拉你入夥!”費天翔笑的十分狡猾,這時的他才‘露’出一絲商人特有的‘奸’相。

“入夥?入什麼夥?憑什麼我要答應你入夥?我承認自己對那面銅鏡十分好奇,而且是異乎尋常的好奇,但這不代表我會跟你是一道的人吧?”秦少陽現在突然覺得對面這個人根本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呵呵,如果我沒說錯,你就是盜墓江湖老九‘門’中老秦家的家主吧?”費天翔冷不丁地說出這句話,直接將秦少陽嚇了一大跳,他清楚地記着自己是沒有跟他報過姓名的,看來這個人早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底細,當真是個城府極深的傢伙。

“是又怎麼樣,這又不代表什麼!”秦少陽此時的臉‘色’十分冷峻,不自覺間已經開始提防站在對面的費天翔。

“只要你肯幫我解開這面銅鏡背後的祕密,那我就能幫你拿到日本皇室收藏的那部所謂的《殤陽祕錄》!” 之前的章節要不就是荒郊野嶺,要不就是神祕之地,要不就是海外島國,雖然這顯得能開闊大家的眼界,但本人思前想後認爲寫這方面的書籍最好還是能爲大家的日常生活起點作用爲最好,所以這卷準備講講民間市井的事兒,講講風水玄學、‘陰’陽術數在我們平時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奇妙作用,希望能爲大家帶來一點別樣有用的感覺。

既然是讓大家在休閒娛樂之餘學到點東西,那我總得將‘陰’陽術數方面的大的概述給大家講一講吧,這點玄妙的知識確實對大家的個人修養以及陶冶情‘操’有很大的幫助,所以這一章節旨在概述一下什麼叫‘陰’陽術數!各位看官請耐心看完,這個十分重要,我費盡千辛萬苦才‘弄’出來這麼一篇關於‘陰’陽風水的總局論述,這在所有關於風水的小說中都是絕無僅有的,雖不敢說是絕後,但一定是空前!

所以大家看有所值!!!!

現在且聽我娓娓道來:

《書經》嘗有國之大事,必謀及公卿,謀及學士,謀及庶人,斷之龜筮之說,是龜筮亦古之一大決策之學,今殷墟發掘大量甲骨文卜辭足以爲證。

《周禮》有大卜之職官,掌卜筮以稽疑,雖三王不同龜,四夷各異卜,然各以決吉凶。

這些都說明,在中國上古之時的國家政要都十分注重天時地利人和,事事都要通過天意決斷。

道家之學本出於史官,據《禮記.月令》記載,天子於立冬之月,“命太史釁龜莢,占卜天兆,審視八卦,預知吉凶”。古時候太史有如後世之輔相,有通曉天理、判知‘陰’陽、‘交’通天人之職責,故而必須‘精’通占卜龜筮之學問。

其實預知吉凶之事,並不是虛無縹緲的封建‘迷’信思想,在歷朝歷代,風水玄學一直是被所有人都接受並用之的正常現象,有憑有據,並不是我在信口雌黃。

而後龜筮決策之術,由天象之卦轉而到理數之占卜,由龜甲轉而到卜筮,由《連山》、《歸藏》、《周易》等奇學轉而到八卦象數,之後轉而成夢佔,再轉而成太乙九宮之說,再轉而爲六壬遁甲之道,最後轉而爲看相推命之演義,遂後成一個博大‘精’深之中國術數學。要之,術數學亦爲史官之學,乃中華道學文化的一大支柱。

老子《道德經》上說:“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老子所說的“愚”,乃是“純樸”之意義,所以又稱之爲“俗人察察,我獨悶悶”,“我愚人之心也哉!”“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古之善爲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而“華”則通“‘花’”。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前識是道學智慧的‘花’朵,是返璞歸真的開端。

實際上,道學本質上乃是一種前識學說,它在任何一個年代都是一種超前的意識,道學的智慧不僅能反觀人類乃至宇宙創生之初的過去,而且能夠預見和創造整個宇宙的未來。

打個比方來說,人都有生老病死,大部分人在身體健康之時根本想不起來要保養身體,只有在大病將至之時才追悔莫及。然而有的人則在自己身體十分健康之時便格外看重人自身的保養,所以他一般也都能掌握自己身體各方面機能的好壞平衡,也就能預先知道自己哪個地方要出問題。我的意思就是說,預先得知未來的某個情況、事件或者現象並不是科幻小說裏那麼不靠譜,而是真真實實存在於現實生活當中,只不過‘陰’陽術數將這些總結爲理論知識,看似十分艱澀,實則十分通用。

《道德經》35章就說道:“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何謂大象?《易.繫辭》上講:“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此者也”。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責,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生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剛柔相推而生變化。是故吉凶者,得失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直,晝夜之象也。六合之動,三極之道也”。

“聖人立象以盡意,設卦以盡情僞,繫辭焉以盡其言,變而通之以盡利,鼓之舞之以盡神”。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乎!

《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佔。

《左傳》記載,韓宣子適魯,見《易象》與《‘春’秋》。足見所謂“象”,乃八卦之象,“八卦以象告”。

太古至尊 實際上,以道家看來,天地山川之形勢,國家政治之局面,地球生態之環境,列國軍備之爭鬥,無不是一大的卦象,無不各顯其吉凶之徵兆。

《道德經》雲:“大象無形”,“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謀”,“爲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

有道者善觀天地、國事、人事之大象,不待卜筮而見其吉凶之兆,不待其禍發‘亂’世而‘欲’謀之,故能往來於天下而趨吉避凶,而得以“安平泰”。

又有《道德經》50章雲:“出生入死。生之徙,十有三;死之徙,十有三;人之生,動之死地,亦十有三”。

這段**和上段進文一樣,古今注家多百思而不得思其解,故強爲之錯解,其實文中提到三次“十有三”,恰合九宮之數,分生‘門’、死戶,可以伏羲,乃古代趨吉避凶的術數,即周代之“‘陰’符”,後世謂之“奇‘門’遁甲”。依此術推算,大至整個地球、國家,小至一城一室,皆有生地、死地。有道者急難之時而入生地,故可不遇兇火不被刀兵而無死地。

老子的道家之學,也是一種地理生態之學,史稱諸葛亮就是依照這個“推演兵法,作八卦圖,鹹得其要”。

據傳諸葛亮在進入四川以後,在魚腹浦這個地方用巨石排成“八陣圖”於江灘之上,其威力可比十萬‘精’兵,後東吳大都督陸遜進入此石陣之後受困。

道家之術,玄妙莫測,如依我國山川形勢調整城市佈局戰守要塞,自可以處處有生地,有如美國的國家防禦戰略反導彈系統。因此,這新道學文化可依照八卦分屬八大支柱:

它們分別是“人行道哲學”——乾卦、“政治管理學”——兌卦、“文藝審美學”——離卦、“醫‘藥’養生學”——震卦、“宗教lun理學”——巽卦、“自然生態學”——坎卦、“丹道‘性’命學”——艮卦、“方技術數學”——坤卦。

其中,在道學的八大支柱中,我將道家哲學和術數學放在乾卦和坤卦的位置,而乾坤兩卦是父母卦,由此衍生出長男、長‘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六卦。這就是說,哲學和術數學分別是道學的兩條‘腿’,由它們分佈開道學文化的八大支柱,二者在道學中有如哲學和數學在西方文化中的位置一樣。曾經都是帝王老師的姜子牙、張良、諸葛亮、李靖、李淳風、李泌、劉伯溫、汪藏海等都是‘精’通術數學的高人。

古代術數學家運籌帷幄,輔助羣雄爭霸天下,在中國的歷次政治鬥爭中起過舉足輕重的作用。

中國術數學源於原始社會先民的巫史文化,是由周易象數學發展起來的學科。它最初奠基於戰國時期以騶眼爲首的‘陰’陽家學派,還代興盛一時,漢末流入道教,爲道教占驗派所宗。占驗派道士‘精’研易理,摧崇象術易學,並用之於社會、人事等未知事物的預測,創造出於豐富多彩的占驗術數。

在一定意義上說,術數學乃是一種雜有‘迷’信成分的社會、人生預測學。無論是生產力低下的古代社會,還是科學昌明的現代社會,都沒有消除人們對個人命運的困‘惑’和對所受傷害的恐懼。人們對於複雜紛紜的社會前景和變幻不定的人生命運,在自力難以掌握的時候,便本能地依靠他力趨疾病兇,尋求預測未來的方法。這種渴望預知的心理無論是文明未開明末開的古代初民還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現代人實際上沒有什麼不同。

我們知道,整個宇宙、整個地球、人類社會的羣體乃個體的人生命運,皆是一種開放的超巨系統,其進化的動力學機制受多鍾要素的制約,其瞬系萬變的具體情節引發人們的困‘惑’,其發展前進的大趨勢又啓發人們預測的智慧。自然生態、社會政治、人生命運的大系統雖受多種要素的限制,其瞬息萬變的具體情節引發人們的困‘惑’,其發展前進的驅使又啓發人們預測的智慧。

那到底什麼叫術數呢?“術數”一詞有兩個既有聯繫又略有區別的意思。

第一,“術數”指一類活動,1979年版《辭海》釋做:“‘術’指方術,‘數’指氣數。即以種種防暑觀察自然界可注意的現象,來推測人和國家的氣數和命運。……後世稱術數者,一般專指各種‘迷’信,如占星,卜筮,六壬,奇‘門’遁甲,命相,拆字,起課,堪輿,佔侯等。”應當指出,1990年版《辭海》在釋文的文字上有變動,特別是在列舉各種‘迷’信時刪去了“佔侯”。

第二,“術數”是我國一類古籍書的“類”名。按照《四庫全書》的分類法,我國古籍可分爲“經,史,子,集”四部。每部之下分成幹“類”,每類之下分成若干“屬”;術數是子部之下一類書的類名。“術數類”包括七屬,其屬名與其所收書的範圍如下;

數學之屬。此處的數學不是現在的數學物理中的數學的意思,《左傳?僖公十五年》:“龜,象也;筮,數也。物生而後有象,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古代把研究“筮”時數的變化,務究造化之源的學問,叫做“數學”。講述這種數學的書歸入本屬。

佔侯之屬。反觀察研究天象(泛指日月星辰土地雲氣)和動植物的異常變化並以此推知國事人事吉凶的書,歸入本屬。

相宅相墓之屬。反研究建房建墓的朝向地勢等的選擇與吉凶之間的關係的書,歸入本屬。

占卜之屬。凡用龜、蓍、牌等按某種規則確定一組數,再根據這一組數確定一組卦象,即所謂“隨物取數,隨數取卦”,然後依託易經判斷吉凶的書,歸入本屬。

命書相書之屬。根據一個人出生的年月日時來推知其命運吉凶的書叫命書;根據一個人的形狀氣‘色’來推知其命運吉凶的書叫相書。這兩種書均歸入本屬。

‘陰’陽五行之屬。凡根據‘陰’陽衰旺五行休咎的易理來預測吉凶,以使人們能夠早爲趨避的書,如遁甲、六壬、擇日、占星等,均歸入本屬。

雜技術之屬。凡不便歸入以上諸屬而又是講述如何分辨貴賤吉凶之術的書,如占夢,拆字,太素脈法等,均歸入本屬。

由以上可看出,術數的支派旁‘門’十分龐雜,但翻開這些書,無一不直接的說明或在敘述中體現出自己的理論基礎是八卦和易經。這倒確實不是拉大旗作虎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曾指出:“術數之興,多在秦漢以後,要其旨,不出乎‘陰’陽五行生剋之化,實皆易之支派,傅以雜說耳。”因此,爲了說明八卦易經是在預測未來方面的一種應用,必須首先介紹一下八卦和易經的基本內容。

《易傳?繫辭下》:“古者包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與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這就是記載的伏羲始作八卦的事。

八股的形式在只有兩個基本符號,即“陽爻—”和“‘陰’爻–”;將陽爻和‘陰’爻組成三層結構,共能得到也只能得到八種形式(卦象):

乾三連“三”連得三爻俱是單,爲乾卦。(一點爲單) 坤三斷“三三”連得三爻俱是拆,爲坤卦。(兩點爲拆) 震仰孟“=:”初爻單,二爻、三爻俱是拆,爲震卦。巽下斷“一一”初爻拆,二爻、三爻俱是單,爲巽卦。坎中滿“一”初爻拆、二爻單、三爻拆,爲坎卦。離中虛“一一”初爻單、二爻拆、三爻單,爲離卦。艮覆碗“=:”初爻、二爻俱是拆,三爻單,爲艮卦。兌上缺“二”初爻、二爻俱是單.三爻拆,爲兌卦。

它們的意義分別象徵“天、地、雷、風、水、火、山、澤”等自然事物和“父、母、長男、長‘女’、中男、中‘女’、少男、少‘女’”等人類家庭。以上就是八卦本身的全部形式和內容。

當然八卦跟《易經》之間的關係是可以說是環環相生,在此我不能給大家做詳細說明,因爲後面的的小說情節中將會爲大家介紹出來。現在我們再來談談《易經》。

嚴格意義上的《周易》或《易經》的全部形式和內容及時如上介紹的每個卦的卦象圖形、卦名、卦辭和爻辭,共六十四段,約有五千古文字。

相傳老孔的祖上孔聖人又作了十篇解釋‘性’的文章:《彖》上下、《象》上下、《文言》上下、《繫辭》上下、《說卦》、《序卦》、《雜卦》。

古代把對“經”的解釋文章稱作“傳”,因此這十篇文章就統稱爲《易傳》,也叫《十翼》。按照廣義的或者稱之爲不嚴格的說法,《易經》也可以包括《易傳》。

現當代對《易經》則評價不一,多把它當做一部講算卦的書看待,如《辭源》“周易”條:“也叫易經,我國古代有哲學思想的占卜術,是儒家的重要經典。”1979年版的《辭海》的解釋也與此相似,甚至在進行肯定‘性’評價時也只是說:“在宗教‘迷’信的外衣下,保存了古代人的某些樸素辯證法的觀點。”幸虧1999年的《辭海》刪去了這句話,而代之以一段比較公允客觀的敘述。

那麼,《易經》究竟是一部什麼書呢?或者說,古人創造八卦和易經究竟是出於什麼動機或者是爲了什麼目的呢?前面引文中:“

??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這句話譯成現在漢語,大意爲:於是最先創造了八卦,爲的是用來表明自然界的根本規律,並根據萬事萬物的本質對其進行分類。如果這樣理解沒有錯的話,這實際上就明明白白的說出了古人創造八卦,當然也包括創造易經六十四卦的動機很目的。這個動機和目的用現代術語來說,就是爲了建立一個能解釋宇宙世界的統一理論和模型。

產生這種動機很目的的是人的本‘性’。人與動物的區別就是有思維,會思考問題。人類思考問題,除了那些爲了生存發展要解決的各種具體問題(首要的當然是求溫飽的問題)外,還會思考一些‘抽’象的問題,如:這紛繁複雜的世界到底是有什麼組成的?是怎麼組成的?他們過去是什麼樣子?未來又會是什麼樣子?

其實這些問題正是本部小說要追溯的其中一個根源,下面的章節開始,本人將會爲大家展現出一副‘波’瀾壯闊的市井生活,且看秦少陽是如何用‘精’湛的風水‘陰’陽之術巧奪天工、逢凶化吉,進而層層揭開祖龍後裔身上揹負的千古之謎! 秦少陽回到如家賓館的臥室內,腦子裏一陣暈乎,拖着極其疲憊的身子一屁股坐在潔白的沙發之上,隨即擡頭看了一眼牆上‘精’致小巧的掛鐘, 時間剛過十一點。

房間內不見老孔的影子,也沒見迦蘭兒從她的房間裏出來找他,這倒真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不過秦少陽現在根本就顧不上想這些,此時他腦子裏一直盤旋着之前費天翔對他說的那句話,心裏不時掠過一絲難以掩飾的‘激’動和探索‘欲’。

“婆娑王朝,沒想到他們竟然是在找婆娑王朝,看來自己真的跟那失落於東南半島的神祕之國有着某種極其微妙的關係,此番到泰國的行動不去也不行了。”秦少陽默默地念叨着,“如果今晚自己真走運,能從‘黑龍纏月,‘陰’兵打更’這等景象中獲得關於婆娑王朝的某些極其關鍵的線索,那麼成功完成這次任務的機率將會大大增加不少。”

時間已經過了凌晨一點,老孔跟迦蘭兒還是沒有回來,這次總算引起了秦少陽的警覺,他稍微活動了一下週身的各個部位,便披上外套準備出‘門’,就在他扭動‘門’把手的同時,兩張熟悉的面孔頓時引入他的眼簾,來人正是讓秦少陽擔心的老孔跟迦蘭兒。

還沒等秦少陽張口說話,老孔自己倒先嚷嚷開了:“少陽,這次咱們可算真走天運了,你猜怎麼着,皇甫玄機提示咱們‘黑龍纏月,‘陰’兵打更’還真的在這個月出現了,不僅如此,你知道咱手上的這塊紅布怎麼了嗎?”他的模樣極爲亢奮,似乎像得到什麼寶貝一樣。

“怎麼了,是不是上面顯示的是不是婆娑王朝‘精’確位置的地形線路圖啊?”秦少陽見到迦蘭兒在一旁也是極爲‘激’動,登時被他們倆渲染的也跟着興奮起來。

“你是不知道今晚的情況,當我跟迦蘭兒在賓館樓頂看月之時,到了十點半還一直是月明星稀、月華千里,原以爲今天估計是看不到那‘黑龍纏月’的,誰知又過了不到五分鐘,天邊突然就多出了那麼一抹厚實濃重的平流雲,更爲神奇的是,這層平流雲似乎跟咱們商量好似的,不偏不倚正好把那天上的大‘玉’盤子遮擋了個嚴嚴實實!

我心想機會來了,趕忙掏出那塊紅布,可上面依舊什麼也沒顯示,頓時是失望之極啊,要不是迦蘭兒提醒我還有後面的‘‘陰’兵打更’的時間提示,我差點就放棄了。

就這麼等啊等啊,一直待到快一點,這期間我一直擔心那股平流雲會消失,但這次還真的活該咱走運,平流雲到這時依舊沒有一絲消散的痕跡,也就是在這時,我手上的紅布開始發生變化了。上面不僅顯示出婆娑王朝的‘精’確位置,而且還將那神祕地宮也標示了出來!”

老孔說完便從口袋中掏出了那張紅布,此時上面佈滿了條條道道,果真是一張線路圖不假!

“他大爺的,哈哈,看來老天爺真是對咱們眷顧的很那,你知道這次去泰國的目的是幹什麼嗎?”秦少陽一把將那塊線路圖拿在自己的手上觀摩起來。

“是幹什麼啊,總不會是跟着婆娑王朝有關吧?”迦蘭兒在一旁問道。

“你還真說對了,這次他們軍方組織這次行動的目的地恰恰就是這婆娑王朝所在地,你說咱們是不是走了天運了?”

秦少陽的話音剛落,老孔就在一旁驚呼不已:“敢情這世界上還真有這麼巧合的事,真是太佩服咱們自己了,接個找寶貝的活兒竟然還能提前撈着一張線路圖,老天爺真他孃的太給力了!”

“這圖十有八九是真的,因爲他們告訴我這婆娑王朝的大致方向是在泰國的清邁、清萊兩府的地界之內,而你看這圖上的標示,不正好是在泰國北部的地界上嗎?”秦少陽演示不住內心的‘激’動,竟然發了瘋似的捶了老孔三記猛拳。

“那咱們這次泰國之旅不就輕鬆寫意的多嗎?”老孔似乎有點不大相信上天會給如此好的待遇。

“管他呢,反正咱們有路線圖的事情一定不能泄‘露’出去,這玩意兒可是咱給自己加價的不二法寶,若真能幫他們找到那神祕‘藥’方,《殤陽祕祿》可算是有着落了,畢竟他們的信譽應該還是十分靠譜的!”秦少陽不以爲然道。

“什麼神祕‘藥’方?”老孔顯得一臉茫然。

“恩,據他們說,那婆娑王朝原本是一個巫醫之術十分‘精’湛的國度,相傳那裏的人們皆爲長壽之人,在他們的國主手中有一神奇‘藥’方,能治百病,且能延年益壽。”秦少陽之前忘了跟老孔說昨晚開會的事情,現在只好趕緊解釋道。

“這可說不定是真的,別忘了皇甫玄機跟乾進兩人可都是去過婆娑王朝的,然後回來都一直活到了現在,說不定跟那裏的巫醫之術有什麼關係。”老孔說道。

“如果這麼說,那張能延年益壽的‘藥’方也一定是在婆娑王朝的神祕地宮裏面。”秦少陽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那他們要這神祕‘藥’方做什麼?”老孔想不大明白,此時顯得一臉疑‘惑’。

“這個咱就管不着了,不過費天翔在會議上說的話倒讓我產生了不少疑問!”秦少陽緊挨着迦蘭兒坐下來,仰着臉看着老孔說道。

“什麼疑問,你說。”老孔饒有興趣地說道。

“從他的口中講,那婆娑王朝並不是一個妖邪橫行的地方,甚至可以說得上爲物阜民豐。但之前‘門’鬥時,我們從皇甫玄機嘴裏聽到的卻是完全相反的另一面文辭。你說我到底該信誰的?”秦少陽問道。

老孔想了一會兒便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如果單憑直覺和正常的邏輯思維來說,那肯定是信任皇甫玄機的,畢竟他是親自到過婆娑王朝的人,而軍方獲取的資料難免跟現實有一定的出入。”

“唉,不說這事兒了,忘記告訴你,軍方那邊這次只負責提供人手跟物資,其他方面的自己解決,也就是咱們十幾個人到泰國,必須由我一個人負責!”秦少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老孔問道

秦少陽無奈地攤了一下手,便將費天翔對自己說的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老孔,這小子聽了也只能聳了聳肩,說道:“這就是官民合作的下場,到頭來還是咱吃虧。”

“不扯了,這次去泰國,因爲人多還有物資裝備的緣故,所以我們不能通過正常的途徑前往泰國,不然海關那一邊就過不去,說不定剛到泰國就被當地警方給逮捕了!”秦少陽倒飲水機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邊喝一邊說道。

“那咱們該通過什麼途徑到泰國呢?”老孔略微思索了一會兒,笑了:“你的意思該不會是去找蛇頭吧?”

“哈哈,沒錯,不偷渡過去,難道還有其他招數可使嗎?”秦少陽諱莫如深:“不過這次還不能找小白領他們幫忙,不然他跟趙阿三一定會極力勸阻的,更何況多經過一道人的關係就會多一分泄‘露’消息的機率,所以我決定親自找人!”

“這北京難道還有你認識的蛇頭?好小子,說,是不是揹着迦蘭兒去泰國看人妖了?”老孔笑嘻嘻地看着秦少陽,後者則很無奈地看着迦蘭兒,迦蘭兒則仰着小臉極其認真地看着秦少陽。

“我說我沒去過,你信嗎?”秦少陽哭笑不得地看這迦蘭兒,‘女’孩子家的心思就是那麼敏感多疑,明知道這不可能,但還是被老孔這麼一撩撥,醋意刷地上來了。

“我不活了,那種人妖什麼的變態玩意兒我是欣賞不了的,這個你不可能不相信的啊!”秦少陽見迦蘭兒依舊一副不依不饒的表情,立馬暗自叫苦,轉身就給了老孔一腳:“讓你小子多事兒!”

要說錢,確實是件好東西,雖然不一定能使鬼推磨,但一定能讓人扮鬼!

秦少陽知道距離出發的日子只有三天的時間,與其大費周章找蛇頭偷渡,倒不如自己以亨通集團的名義租一架小型客機,如果猜的沒錯,這次一同行動的這批軍人裏面一定有會開飛機的軍人!

其實以恆通集團的實力,秦少陽替自己買一架小型飛機,本就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只不過這次出行不能讓小白領他們知道,所以只能選擇租用。

正規的航空公司出租部‘門’有太多規定,而且需要十分複雜的辦理程序,這一趟下來起碼得半個多月才能拿到飛機駕駛證,根本無法滿足三日內出發的要求,所以秦少陽這次繞開了航空公司這一條路,轉而將目光投向了那些擁有‘私’人飛機的個體出租戶的身上。

奶爸的異界餐廳 相對來說,出租‘私’人飛機的大都是一方富豪,他們除了以此賺錢,更以此來結‘交’同樣具有一定身價的富人,俗話說的好,在富人裏面扎堆,自己再窮也窮富人!

秦少陽不知道該如何去找這些人,畢竟這裏是北京,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可他不傻,只要手裏的鈔票‘花’對了地方,任何信息都收聽的到。

這個如家賓館往來的大都是有錢人家和富貴子弟,來此做黑市生意的個體老闆,到此尋歡作樂的富二代,常年在外包*小蜜的‘私’企老闆,甚至於像費天翔那樣做買賣冥器活兒的古董大亨……總之,在秦少陽扔給一名資格尚老的客房服務生厚厚一打人民幣的時候,所有出入這兒的各‘色’三教九流都被他掌握殆盡。

不僅如此,‘花’錢得到的消息其實更爲有價值,他也因此而得到一條極爲珍貴的消息:在如家賓館B棟宴會廳,每個週末的晚上八點整,這裏便會爲常年在如家賓館“過日的富豪舉辦一場‘交’際應酬、結識圈友的高級沙龍。

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秦少陽立馬動起了腦筋,意識到今天正是星期六,他即可微微一笑,一條妙計陡然浮於心上。

當天下午秦少陽竟然破天荒地拉着迦蘭兒去王府井逛商場,喬治.阿瑪尼、古琦、LV、巴黎世家、CK這些秦少陽平時壓根都不去的地方都成了他這次光顧的首選。平時他穿的衣服大都是些運動品牌,所以當他穿着一件森馬T恤走進古琦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店員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他,眼神裏似乎閃爍着一絲蔑視和嘲諷。

秦少陽清楚,現在一部分人長得都是狗眼,只不過這些長狗眼的人跟小狗之間的區別是不會朝人狂吠罷了。迦蘭兒明顯感覺到這一點,所以在秦少陽的極力慫恿之下,她故意挑了一件所謂的“鎮店之寶”,由古琦總部首席設計師尼克.佈雷曼親自設計的一款全球限量版風尚雅典晚禮裙,當即沒給在場的顧客和店員震撼死,因爲那件衣服上的標價高達15B!

幾乎是在所有人近乎“朝聖”般的矚目下,秦少陽從牛仔‘褲’裏‘摸’出一大把銀行卡、信用卡、借記卡以及一個支票本,然後極其淡定地‘摸’出一張遞給店員,只唬得櫃檯小姐直到算完帳單之後仍舊不敢擡頭看秦少陽一眼。

總之,這一下午的收穫確實不小,在秦少陽拉着迦蘭兒大包小包回到住處的時候,老孔幾乎是用一種看待神經病的眼神打量着眼前這兩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陌生人”!

“你倆沒吃錯‘藥’吧,買這些高檔時裝走秀還是咋地?”老孔愣了半天總算張口說話了。

秦少陽很詭異地一笑,壓根不準備理他,當即跟迦蘭兒倆人在鏡子前開始“改頭換面”。

時間剛過七點半,秦少陽便按捺不住起身便招呼着迦蘭兒往外走,後面的老孔撇着個嘴順溜了一句:“兩位伉儷走好,恕小的不能遠送!”

依照客房服務生的提醒,秦少陽很容易便找到了沙龍的具體位置,此時的‘門’前早已停滿了各‘色’車輛,從銀鷹—靈頓高級商務車到布加迪威龍超跑,從狂野十足的雷文頓.蘭博基尼到尊榮華貴的VCR奔馳小跑,從紅如幽靈的敞篷保時捷到大氣奢華的加長賓利,總之來的都是富人,一羣生活在京城裏的頂級富人,同時大部分也是一羣爲富不仁的人!

看着一對對打華麗時尚的身影穿過奢華霓虹的旋轉玻璃‘門’時,秦少陽突然有了一種十分委屈的感覺,自己好歹也是恆通集團的總裁,竟然是頭一次來這種高檔的地方,真是窩囊透頂!

秦少陽領着迦蘭兒是步行走過來的,所以並沒有‘侍’應生前來服務,甚至於走到沙龍‘門’口時,甚至被人給擋了道兒。

“請出示您的請柬,謝謝合作!”‘門’口兩位身穿黑‘色’西服的魁梧大漢一臉冰冷地看着秦少陽。

“我不記得這裏是需要請柬的啊?”秦少陽知道這只不過是對方的一方託詞而已,意圖再明顯不過,因爲自己不是開車過來的,所以等於宣告自己屬於“無車階級”。

“先生,如果我沒猜錯,您是第一次來吧,那對不起,沒有熟人介紹,該沙龍一律不準陌生客人進來,真抱歉!”其中一個人算是比較禮貌地回了秦少陽一句。

“誰說的,他是我的朋友!”這時秦少陽身後突然來了一對十分年輕的夫‘婦’,‘女’方一身的珠光寶氣自不必說,男的右手上一塊瑞士金鑽手錶就足以彰顯其顯赫的家庭背景。

不過這在秦少陽眼裏等於廢品,他打心眼裏不喜歡沒事兒到處炫富的人,不過眼下爲了跟他們打成一團兒,自己倒也成了那些公子哥的一份子,不禁暗自嘲笑了一番。

“原來是‘俏江南’汪公子的客人,快請進,快請進!”‘門’口的彪形大漢此時更如同兩頭只會點頭哈腰的蠢豬,秦少陽鄙夷地看了一眼,便隨着那對汪氏夫‘婦’一同走了進去。

我在廁所是個神 秦少陽心裏也明白,那爲汪公子剛纔不時地偷瞄自己身上這套喬治.阿瑪尼亮面西服,明顯已經認出了這套西服所代表的富貴价值,這才願意引薦進來,目的自然是想攀‘交’自己,所以他自己心裏並沒有絲毫感‘激’之意。

等到他進去之時,立刻就被眼前紙醉金‘迷’的景象所震撼了:富麗堂皇、裝修考究的豪華大廳,絢採紛離、亮如白晝的吊燈,豪華豐盛、名貴無比的各‘色’甜點,往來絡繹、嬌媚可人的酒水小姐以及頻頻舉杯、客套十足的來賓……這足以成爲中國所有高級沙龍的真實寫照!

喧譁聲充斥着大廳的每一個角落,此次參加沙龍人數竟多達上千人,這北京城雖然在“生產”富人上比不過上海和香港,可卻能在“聚集”富人上要明顯比後者更有力!

“你好,我叫汪小菲,俏江南的執行董事,初次見面,貴兄好讓人羨慕喲!”正當秦少陽不動聲‘色’來回觀察的時候,之前那個引他進來的年輕人走到他的跟前,伸出了友誼之手。

“你好,我叫裴東來,山東重工控股駐北京辦事處負責人,不知我爲何會讓人羨慕呢?”秦少陽隨口編了一個瞎話很禮貌地握住了對方的手,帶着極其紳士的微笑回答道。

誰知汪小菲很意味深長地看了迦蘭兒一眼:“你身邊的這位‘女’士似乎不是‘凡人’吧?”

他此語一出,立馬驚了秦少陽一身冷汗。 “你身邊的這位伴侶可是美若天仙呀,這在場的所有人可都走不動了。”

汪小菲剛把話說完,秦少陽那麼四處一瞄,自己也笑了,沒想到自己的迦蘭兒竟然這麼吸引人,無論是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幾乎都要在迦蘭兒的身上駐足好幾秒鐘之後才捨得離開。至於那些‘女’賓,無外乎分爲三種眼光:欣賞容貌、嫉妒容貌、品味衣服!

看來今天帶着迦蘭兒來算是對了,秦少陽不禁暗自一笑,對這些名流貴人更添了不少鄙夷之意。

然而果不其然,就在汪小菲跟秦少陽詳聊甚歡之時,又有許多客人迎上同他打招呼,不多時秦少陽已然成爲了這次 高級沙龍的焦點型人物。

然而就這時,一位看似如司儀的人,舉着話筒說道:“一年一度的‘押寶’正式開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