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好吧,韓天師。要不我們先回去吧?”王一帆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看來今天是不能在這裏等着了。

“行吧,我回去好好看看古書,看能查出點什麼來!”自從那個身影出現之後,韓禮隱隱約約的感到了一陣壓迫感,這讓韓禮感到很不安,連對方的來歷都不清楚,怎麼和人家鬥?

韓禮扶着王一帆從山上走了下來,其實還有一個問題韓禮很是不解。這裏怎麼說也是大禹陵啊,埋葬大禹的地方。怎麼能有鬼怪敢在這裏作亂呢?太不科學了!

大約在凌晨一點多,王一帆把韓禮送到了他家樓下。路上,還特地去銀行取款機又取了兩萬出來。傻子也看出來事情嚴重了,最後出現的那道影子連地精被秒殺肯定是個厲害的角色。如果不加點錢他自己心裏都不安啊!

“韓天師,這件事情還是要多麻煩啊!”要是說前面王一帆還是病急亂投醫的狀態,那這是時候他確實是服了。所有事情都是他親眼所見,親耳所聽。

“嗯,但是我不保證能解決。你也看到了,那道身影非常的厲害!”所有的事情都不能百分百的答應下來,這是韓禮的習慣。

“韓天師肯幫忙就行了,今天太晚了,我就不多打擾了!韓天師早點上去休息吧!”王一帆聽說韓禮肯幫忙臉上的微笑更加濃了,一口一個韓天師叫的是不亦樂乎。

“好的,給我兩天的時間吧,兩天之後我再聯繫你。”韓禮說完就往樓上走了,心裏鬱悶着是不是和這兩兄弟犯衝啊,到這兩兄弟身上事情就會變得非常的複雜。上次不用說了,這次的事情韓禮完全是摸不到頭腦啊。算了,不想了,趕緊上去休息吧! 上輩子真不知道是不是欠了這兩兄弟了,韓禮連睡覺的時候也在想這個問題。上一次被他哥忽悠去對付女鬼,差點連小命都要丟了。這一次看起來事情遠遠要比上一次要嚴重的多,雖然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但是你說要對付大禹時代的怪物。這簡直就是茅坑點燈——找死(屎)嘛!

第二天早上,韓禮出奇的起的特別的早。小雪來叫他起牀的時候,發現韓禮已經一本正經的坐在書桌,翻着那幾本師傅那邊繼承過來的古書了。

“喲,大懶豬今天怎麼改變習性了啊?”小雪從背後悄悄的走了過去,還偷偷瞄了瞄桌上的書。

韓禮好像一點都沒有發現小雪,眉頭緊鎖的又把書翻了一面。

“韓禮!你不要太過分,昨天晚上丟下我自己跑去哪了?”小雪說着還用手遮住了韓禮在那看的那一頁,小嘴嘟的老高的。

“額,小雪?你什麼時候過來的?”韓禮這個時候才反應了過來,擡起頭一臉茫然的看着小雪。

“你!我!早飯在外面,愛吃不吃!”小雪一會指着韓禮,一會指着自己,最後一跺腳跑出去了。

韓禮一頭的黑線,什麼情況?昨天晚上沒帶她去也不用發那麼大的火啊!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到早上八點多了。小雪剛剛說什麼來着?早餐?

韓禮明顯還沒有從書中回過來,帶着一頭的霧水向客廳走過去了。看着桌子上已經擺放整齊的早餐,韓禮嘴角不由得向上揚了。

簡單的吃完早飯之後,韓禮又一頭埋到了書裏面。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目前爲止雖然他對自己的敵人不能說是一無所知,至少知道和大禹有關係是吧?但是這個範圍實在是太大了,韓禮不得不逼着自己看這些難以看懂的文字。

一排文字映入韓禮的眼簾,“防風氏,防風部落的首領。巨人族,三丈三尺高。幫助大禹掃除奸侫的大忠臣,是幫助大禹制訂法律的法治元勳,文化英雄。然而在大禹會盟諸侯時,防風氏路上正好遇到洪水,爲了救助災民才失期後至,這事大禹不可能不知道。而他二話沒說就斬了防風氏,其心昭然。”

“防風氏?看來這個防風氏是被錯殺的!可能會和他有關係,如果能作亂的話,也就他有這個本事了!”翻到目前爲止,韓禮覺得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個人了。其他的一些小妖小怪,更本翻不起什麼浪來。

不過書裏的介紹只有這麼一點點,其他的不管韓禮這麼找都再也找不到了。

“哎,這個防風氏到底是何方神聖呢?”韓禮手託着下巴,呆呆的看着窗外,自言自語着。“巨人族,晚上那個一閃而過的黑影有那麼大嗎?”

韓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來書上能看到的只有這些了。咦,現在都幾點了?小雪這丫頭怎麼今天一點響動都沒有?韓禮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已經下午一點多了。

“小雪!小雪!”韓禮一邊喊着,一邊朝小雪的房間走去。

韓禮輕輕的一推,門開了,裏面卻空無一人。着丫頭,難道昨天晚上的事真的生氣了?不至於吧!韓禮馬上掏出了手機,撥通了小雪的電話。

“您好,你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不在服務區?這丫頭跑去哪裏了?!”韓禮一下子着急了,小雪一般出去也會叫他的,這次怎麼一聲不響的就不見了呢?

韓禮又在家裏找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之後,又跑到小雪最喜歡去的幾個地方,但是就是找不到人。

一直到晚上六七點,韓禮就這樣空着肚子在外面找了整整半天。就是沒發現小雪的蹤影,一路上韓禮不停的撥打着小雪的電話,但是結果都是不在服務區。帶着一身的疲憊,韓禮回到了自己家的樓下。

韓禮真的希望自己一開門,小雪就在客廳裏面等着他。一直到打開小雪的房門,韓禮最後的希望都破滅了。或許你不明白小雪對韓禮又多重要,可以說小雪是韓禮這世上最後的親人了。

韓禮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了抽屜裏的那包香菸。這是今年第二次抽菸了,上一次是他表弟的出現。

小雪不見了!韓禮發現自己的生活一下子變的一團糟,就好像名牌的跑車沒有了馬達。一下子,韓禮就失去了生活的動力。

也許是我太悲觀了,小雪有可能去朋友家或者回家裏去了。韓禮這樣安慰着自己,可是他在明白不過,小雪根本沒有朋友,也沒聽她提起過家人。

一下了,韓禮的記憶就回到了四年前,韓禮剛開這個靈異店的時候。

“我這邊是要招個助理,包吃包住。不過最好是男的!”韓禮望着眼前這個二十出頭的小女生,心裏好像思考着什麼。

“爲什麼不能是女生呢?助理嘛,一般都是女生的。”女生帶着一臉的童真,兩個大眼睛盯着韓禮。

“這個,我們主要是和那東西打交道。女生不方便啊!”韓禮被看得有點尷尬了,從小到大韓禮都不怎麼和女生接觸。

“沒問題,我膽子很大的。而且我會燒飯,做家務。什麼都會!”女孩子看着韓禮,滔滔不絕的介紹起自己來。

“不行!”韓禮一口回絕了她。

“嗚,我現在已經沒地方去了。你就收留下我嘛!”女孩子突然臉色一變,低下頭可是抽泣起來。

女孩子的話一下子讓韓禮想起了自己,自己也是孤身一人。哎,韓禮心中一軟便答應了她。

之後,小雪就搬進來過起了和韓禮的一起的生活。可是不管韓禮怎麼問,小雪對自己家裏的信息不透露半分。也從來沒有看到過小雪有什麼朋友,以前韓禮並沒有在意。可這一次,小雪突然間就消失了,讓韓禮一下子無所適從。

韓禮躺到了自己的牀上,回想起和小雪的點點滴滴,不知不覺的就睡着了。

現在的他根本還不知道,等待他的將是什麼! 一眨眼的時間,又是一天過去了。韓禮和王一帆說的兩天時間已經到了,但是小雪還是音訊全無。說實話,韓禮還真是提不起精神來。

菸灰缸裏的菸頭已經密密麻麻的塞滿了,韓禮一臉落寞的靠在自己的椅子上面。

“叮,叮。”韓禮牀頭的招魂鈴突然開始響了起來。

“誰?!”這招魂鈴只有鬼魂經過的時候纔會響,韓禮真還沒遇到過有鬼敢進入他的房間的。

“嘿嘿,別緊張嘛!韓禮,是我!”伴隨這一聲賤賤的笑聲,孫偉從韓禮的牆壁外穿了進來。

“孫偉!你怎麼這麼快好了?”這才三天的時間,孫偉居然恢復了!不過眼前這貨,怎麼看都不像那天晚上的牛頭啊,長的就和老鼠一樣。臉窄窄的,下巴尖尖的,眼睛賊賊的,如果加兩撇鬍須就更像了!韓禮心裏邪惡的想着。

“你以爲呢?我直接被打回地府了,能不快嗎?”孫偉好像並不願意提起當晚得事情,畢竟自己是被人家打的滿地找牙的。

“對了,孫偉!小雪不見了,你能感應到她嗎?!”真是在絕望中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孫偉的出現讓韓禮重新有了找到小雪的信心。

“什麼!小雪不見了!你等等!”孫偉閉上了眼睛,嘴巴里彷彿唸叨着什麼。過了幾分鐘,他睜開了向韓禮搖了搖頭。

“方圓十里以內,都找不到小雪嗎?”韓禮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兩隻眼睛盯着孫偉。

“確實沒有,而且我的感應力已經加強了,我們地府的陰差每次死裏逃生能力都會加強!可是我還是找不到小雪。”孫偉攤了攤手,意思自己也無能爲力。

這個韓禮倒是知道,自己傷好了之後自己的身體就強大了很多。就在這個時候,萬惡的王一帆的電話又來了。

“喂,韓天師!我已經到你們家樓下了,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啊?”

“我馬上下來!”俗話說收人錢財,替人消災。韓禮既然收了他的錢,那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孫偉,我們走!”韓禮這時候也不管孫偉願不願意,直接開門就往外走了。

“我,我還沒吃飯呢!”孫偉一臉委屈的跟在韓禮的後面。

一路上,王一帆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也不和韓禮說話了,省的自討沒趣。時隔兩天,車子又再次緩緩的駛進了大禹陵裏面。到了之後,孫偉第一個下的車,因爲這傢伙不用走門。

“王先生,你就在車上等吧!裏面的事情,你也幫不上忙!”韓禮可不想帶上這個累贅,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還要分心保護他。

“好的,那就麻煩韓天師了!”王一帆非常爽快的答應了,看來他自己也不願意進去了。

Www ★TTkan ★¢〇

就這樣,往裏面走的就剩下了韓禮和孫偉。當然,在王一帆看來只有韓禮一個人往裏面走了。有了上次的經驗,韓禮這次是直接就往裏面走了。二人很快的就來到了櫺星門前,韓禮伸手攔住了孫偉。

“孫偉,你在這裏感應一下啊。”韓禮比較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什麼,或許會有一點收穫。

孫偉點了點頭,一會兒的功夫就再次睜開了。“不行,大禹陵整個都被屏蔽了。我只能看到隱隱約約的有很多魂魄在移動,其中有一個特別巨大。”

“特別巨大?”韓禮一下子想到了那個巨人族的防風氏。

“怎麼了?也許是我感應出錯了吧,信號屏蔽的太厲害了!”孫偉一隻手插在胸口,一隻手託着下巴,一副很深沉的樣子。“韓禮,這邊是大禹的陵墓。就算是閻羅王過來都要恭恭敬敬,你切不可亂來啊!”

“這我當然知道,我又不是打大禹陵的主意。難道幫大禹去除搗亂的人也有錯?”韓禮一把拉下了孫偉放在胸口的那隻手,沒有了支撐,一個踉蹌差點摔個狗吃屎。

韓禮不再理會孫偉,自顧自的往裏面走進去了。過了臺階之後就是大禹陵碑,書上說這快碑的後面是最有可能的埋葬大禹的地方。

快要入冬了,周圍顯得一片死寂,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韓禮摸了摸那塊大禹陵碑,說來也奇怪,大禹陵照理說應該是個很神聖的地方,怎麼會陰氣十足呢?雖然是在山上,也不至於有這麼重的陰氣啊。

“孫偉,你又沒有感覺到什麼?”韓禮一手扶着碑,回過頭看了看孫偉。

“有點奇怪,不知道爲什麼,一到這裏我就有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孫偉一臉的疑惑,這邊的陰氣恐怕只有地府的能它他濃厚了。

“你也感覺到了?”韓禮望了望四周,“那你能感應到什麼嗎?”

“我能感到山上的陰氣更加的濃,就好像所有的陰氣都是從那邊散發出來的一樣!”孫偉指了指大禹陵背後的山,一臉凝重的說道。

“這,你認爲我們該上去嗎?”韓禮一下子猶豫了,能夠有這麼重的陰氣,將是什麼樣的怪物啊。要知道上次百鬼夜襲的時候陰氣也只有現在的百分之一。

“你和我?”孫偉拿手指了指他們兩個,不屑的說。“我們兩個上去也是白搭,基本上是送死。上面不是有厲害的角色,就是有一大羣的惡鬼。”

“那我們該…”韓禮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孫偉打斷了。

“不對,這,這裏怎麼隱隱約約有小雪的樣子。”孫偉一下子閉上了眼睛,展開了自己的感應力。

“什麼?!小雪?!”韓禮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小雪怎麼會來這麼危險的地方!

大約過了一分鐘,孫偉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來這一次的感應消耗了他很多的力量,眼神已經黯淡了很多。

“小雪肯定在這山上!”孫偉的語氣非常的肯定,他已經感覺到了小雪的靈魂,當然靈魂在不在肉體裏面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事情了。

“那還等什麼,上去啊!”韓禮一下着急了,轉身就要往上山跑。

孫偉一把拉住了他,“不要着急,你這樣上去有什麼用?救的了小雪嗎?”

“那你說怎麼辦!”看韓禮的樣子已經失去了理智,這句話基本上是吼出來的。

孫偉伸出一根手指頭,指了指地下。意思再明顯不過,找地府的人幫忙。

“鍾馗?”韓禮在地府熟一點的人只有鍾馗了,所以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孫偉搖了搖頭,“這幾天恐怕你找不到天師,不過你可以找一下判官或者馬面。”

“判官?那個判官?馬面又是那個馬面?”地府的判官和馬面可是多如牛毛啊,這總不能隨便喊吧。

“你就叫馬面和判官就好了,記得報你的身份,他們誰有空誰就會來。”這,孫偉還真隨便來。

“好吧,那我試試。”韓禮的心情平靜了一點,畢竟相救小雪也要有實力啊。

注意力慢慢的到了手臂上的印記,韓禮的心中默唸着:註冊陰間代言人,韓禮。有請地府馬面、判官尊者。

第一次打交道,韓禮還加了個尊者,表示尊敬。濃重的陰氣從地面涌現出來,一條鐵鏈好像蛇一般的出現在韓禮面前。鐵鏈的旁邊慢慢的出現一個身高一米九左右,馬面人身的東西。

“真的出現了!”韓禮一直以爲這東西只能和鍾馗聯繫,沒想到是直通地府的。

韓禮的話音未落,一隻比一般的要大上兩三倍的毛筆,上一本不斷的在翻頁的書慢慢的出現在馬面身後。一個書生模樣,升高幾乎和馬面無異,額頭上有很多爆出的青筋的人出現了。

“判官!”“崔判官!”

這兩句話分別是韓禮和孫偉發出來的,韓禮驚訝馬面判官一起出現了,而孫偉則是認出了來的居然是判官的老大,崔判官。

“牛頭?你小子也在啊!”看來地府這麼多的牛頭當中,孫偉也是可以的,崔判官居然也認識他。

“喲,崔判官,您看怎麼把您老人家都招來了!真是該死啊!”這番話倒是非常適合孫偉的形象,這馬屁拍的。

“哦,今天下面沒什麼事。況且我也想見見咱們地府的這個外援。”崔判官雖然外表比較的陰森,但是說起話來還是給人一種比較親切的感覺。

“哎喲,那麼得下次讓他去看您啊!怎麼能勞您大駕呢!”這馬屁還拍的沒完沒了了。

韓禮瞪了一眼孫偉,向崔判官微微的一拱手。“崔判官,小子就是韓禮。”

“嗯,韓禮呀,這次你找我們有什麼事情啊?”崔判官耍着手中的勾魂筆,一副非常愜意的樣子。

接下來,韓禮就把這裏的情況簡單的說了一下。

“哦!居然有這種事情,大禹並沒有魂歸地府,至於去哪了都無人知曉。但也不至於他安息的地方發生這種事情啊,是誰如此大膽!”崔判官帶着一絲的驚訝,更多的則是憤怒,看來他對大禹也是非常的敬重的。

“嗯,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誰。”當然想知道,不過出發點和催判官不一樣,韓禮想知道誰抓了小雪。

“既然這樣,我們就上去會他一會吧!還有,不要老是催判官崔判官的叫我,按你們人間的叫法就可以了,叫我老催。”

韓禮打了一個哆嗦,這判官的老大也太隨和了吧! 越往上走陰氣就變的越爲濃厚,最後變成了陣陣的陰風,韓禮和地府的幾人就這樣頂着陰風往山上走。韓禮是純陰之體,天生對這陰氣有親近感。而孫偉、判官、馬面則更加不用說,你見過地府的人害怕陰氣的嗎?

孫偉這時候已經恢復了牛頭的樣子,個頭甚至比起馬面來都要高上幾分。而催判官則還是一臉悠閒的樣子,就好像在自己家都後院散步一樣。韓禮開始吃力的抗着風往上走,後來索性就躲到孫偉的後面去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他們也越來越接近山頂。

“到了!”催判官走在最前面,到了山頂之後陰風一下子就消失了,只有一尊巨大的大禹的雕像聳立在那裏。

“有古怪,這裏怎麼一點異象都沒有?”一來到山頂,韓禮就感到陰氣彷彿突然消失了一樣。“孫偉,你有感覺到什麼嗎?”

孫偉瞪這他的兩個碩大的牛眼睛,鄙視的看了看韓禮。

“咳咳,那個韓禮啊。牛頭狀態的孫偉是不會說人話的,你問他也是白搭。”催判官尷尬的看了一眼韓禮,又把頭轉向了孫偉。“你說吧,你發現了什麼?”

只見孫偉“嗯嗯啊啊”的不知和崔判官說了什麼,催判官的臉色突然一變。

“不好,那尊大禹的巨像就是他們藏身之所。而且,而且她說下雪姑娘也在裏面!”崔判官的臉上悠然的表情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凝重。

“什麼!小雪!” 婚法三章 韓禮一聽到小雪頓時就亂了陣腳,“那我們還不趕緊進去!”

“別急啊,你以爲就那麼簡單?這尊雕像估計是鏈接另一個世界的入口,我們貿然的進去必然會遭到攻擊!”崔判官一伸手擋在了韓禮的面前,意思是讓他稍安勿躁。

“那怎麼辦,難道我們就放任不管了?”雖然韓禮心裏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他絕對不允許小雪出什麼意外!

“非也,非也。牛頭馬面聽令,速速在那擺起勾魂陣法!”崔判官用手指了指大禹的石像。

牛頭和馬面向崔判官一拱手,兩人一齊走向了雕像旁邊。就這樣,他們一左一右站在兩邊。馬面的鐵鏈甩的咔咔作響,而牛頭雙目緊閉手中緊緊的拿着勾魂叉。

“黑白無常何在!”崔判官拿起勾魂筆對着虛空輕輕的一點,從遠遠的走過來兩個人。

來的兩人一人身穿一身的白色西裝一副笑顏,頭戴一頂長帽,上有“你也來了”四字;另一人則是一身的黑色的西裝一臉兇相,長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

“黑,黑,黑白無常?”韓禮見崔判官召喚來的黑白無常除了帽子以爲居然是一副現代人的模樣,着實的吃了一驚。

“黑白無常,你們原地待命。待會我和韓禮進去把裏面的鬼魂逼出來之後,你們配合牛頭馬面的勾魂陣法全數給我收了,務必保證一個不留!”崔判官也沒空和韓禮解釋,直接就下命令了。

“催判,老崔,那我們還等什麼啊。”韓禮也懶得去估計這些事情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小雪。

“韓禮,你可要做好準備啊。裏面的鬼魂非同小可,估計還有一個大鬼在等着我們。”崔判官原本是不想讓韓禮進去的,因爲裏面的畢竟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

“我明白,你放心吧!”韓禮眼神非常堅定的看着石像,就等着崔判官點頭了。

“那我們走!”崔判官先朝石像走了過去,到石像旁邊的時候一下子就融進了裏面。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金身不滅,元神出竅!”韓禮打了一排的手印,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接着魂魄離體,緊跟在崔判官身後。

韓禮的魂魄一接觸到石像就一下子被一股吸力拉扯了進去,韓禮睜大着眼睛看着四周。

周圍彷彿什麼都沒有,就連腳下站的都是一片虛空。四周充斥着陰氣,濃度大的讓人的眼睛都非常的難受。崔判官看了一樣韓禮,拿起手中的勾魂筆一揮,周圍的陰氣纔開始慢慢的散去。

周圍的景象開始慢慢的清晰起來,在濃重的陰氣下隱藏着的那些惡鬼慢慢的開始顯現出來。個個都是披頭散髮,面目猙獰。各式各樣的都有,而且密密麻麻的充斥着整個空間。有的甚至只有上半段的身子,兩個手支撐着地面。

“孽畜,看看老夫是誰!”崔判官好像對鬼魂有天生的威懾力,這些鬼肯定不知道他是誰。但是被他這麼一喝,都一副驚恐的表情。

“老朋友,好久不見啊?”一個尖銳的聲音從空中傳來。

“老朋友?你是誰?”崔判官擡頭對着天上,一臉的疑惑。

“老東西,我纔不是和你說話呢!就你也配!”天空中的聲音帶着一絲的不屑,看來他嘴裏的老朋友指的是韓禮。

韓禮和崔判官也明白了過來,崔判官看了看韓禮,韓禮的臉上也是一臉的不解。

“我不管你是誰!你快吧小雪放了!”韓禮實在是有點不耐煩了,他的心裏現在最總要的是小雪安危!

“喲,老朋友。這麼多年了,本事沒見長,脾氣倒是長了不少嘛!你要找小雪,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給我撕碎他們!”聲音中帶着怨恨,好像和韓禮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四周的惡鬼聽到了命令,好像十分害怕那個人一般。都顧不得崔判官的壓力,一擁而上了。

我是一把魔劍 “好啊!讓你們嚐嚐我的勾魂筆的厲害!”崔判官拿起手中的勾魂筆朝着四周揮舞着,嘴巴上不知道在念着什麼,四周的鬼魂一下子好像被困住了一般。

“劃分陰陽!”崔判官拿起筆朝着這些鬼一劃,前面的一排鬼一下子就消失了。“韓禮,快動手!”

“天地借法!”韓禮紮了一個馬步,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手指尖上面,來調動天地間的浩然正氣。指尖的力量越強,能調動的也就越多。

“除魔!”趁着大部分的惡鬼都被崔判官鎮壓着,韓禮朝着這些惡鬼最多的地方一指頭戳了過去。 隨着一陣破空的聲音,一道藍光在惡鬼羣中炸了開來。韓禮皺了皺眉頭,這一指韓禮已經耗費了很大法力,但是作用幾乎是杯水車薪。要不是有催判官撐着場面,估計韓禮的下一個動作就是轉身逃跑了。

“我去,崔判官!你太不道義了吧?”韓禮一轉頭,剛巧看到崔判官轉身向外準備逃跑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