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姓黃的!周衍哪個王八蛋又要幹什麼?”周成貞也從門外闖進來吼道。

黃藥站在牀邊忙也衝他笑,指着牀。

“柔嘉小姐醒了。”他一臉真誠的說道。

醒了?

醒了!

周成貞立刻忘了自己要說什麼。撲了過去。

“謝柔嘉!謝柔嘉!”

屋子裏響起邵銘清和周成貞亂亂的喊聲,門外的人也聽到了,謝老太爺謝文俊杜嬌娜等人先後奔來。

黃藥悄無聲息的讓開,看着滿屋子歡喜的人,笑了笑低頭離開了。

…………

彭水縣地動以及隨着地動始皇鼎出現的消息也擺到了皇帝的案頭,謝家再出祥瑞震動了整個京城。

“不僅僅是謝家的祥瑞,也是玄真人的妙算,才及時讓始皇鼎現世的。”

皇帝看着報上來的消息忍不住大笑。

“這真人,我說這一段鬼鬼祟祟的忙什麼呢,讓人東跑西顛的,原來是爲這個。”他說道,“怎麼一點消息也不透露給朕。”

“那是真人穩重,先做後說。”東平郡王說道。

皇帝點點頭,將文書扔回几案上,重新拿起一本。

“不過這謝家,怎麼又鬧丹女之爭?”他皺眉說道,“真是不像話,不過山神也真是厚待他們,鬧成這樣還能賜予祥瑞。”

“陛下,是謝家的祥瑞,還是其他的,不如等始皇鼎進京了再說吧。”東平郡王說道。

皇帝一怔,看着東平郡王。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不爲謝家說話吧。

“這麼說,你覺得此事有蹊蹺?”他說道。

“臣不敢妄加定論,這些並非臣親眼所見。”東平郡王說道,“不如問問親眼所見的邵銘清。”

皇帝哦了聲,低頭看了眼手裏的文書扔下來,接過內侍捧來的茶。

“哦,對了,你今日來有什麼事?”他說道,又笑了笑,“朕還以爲你是爲了始皇鼎的事。”

不過現在看來他根本就不想談這個。

“臣是來請陛下賜婚的。”東平郡王說道,“臣要與謝家二小姐成親。”

皇帝一口茶噴出來。

大章兩更合一更,週末愉快,明天見。(。) 東平郡王已經二十一歲了,像他這般年紀的子侄後輩們妻妾一羣孩子滿地跑了。

他一來成親晚,成了親媳婦就立刻死了,一拖就到了現在。

他的親事,皇帝不是沒想過,但這孩子特別有主意,又是一根筋,說怎麼樣就怎麼樣,也不敢亂開玩笑。

現在竟然突然說成親,難道是因爲安定王妃身子不好的緣故?

可是,謝家二小姐又是什麼意思?

皇帝放下茶杯,張張嘴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謝家大小姐是丹女,不能出嫁,所以臣就娶二小姐。”東平郡王接着說道。

“怎麼想起娶謝家的二小姐了?”皇帝小心翼翼問道。

難不成前一段那些流言都是真的?

他從地獄里來 東平郡王與謝家的小姐有些糾葛…….

“陛下,玄真人曾建議陛下看重謝家。”東平郡王說道。

皇帝笑了。

“這個啊,阿衍,看重也用不着和親的地步。”他笑道。

“這不叫和親,謝家就是陛下的臣民,這最多叫聯姻,對謝家來說,子女能與陛下成爲親家,就是無上的看重。”東平郡王說道,“否則以他們巫者之心,不會歸順。”

歸順二字是皇帝關注的,他臉上的笑散去。

巫者之心,這些巫者最是讓人忌諱,因爲能通天撫民的本事,也常常是禍亂之源。

“始皇鼎,我適才說了,陛下先不用就認定是謝家的祥瑞,招來邵銘清問問才知道,到底是謝家的祥瑞。還是來自其他地方的祥瑞。”東平郡王說道。

“其他地方?什麼地方?”皇帝問道。

東平郡王神情淡淡。

“鎮北王府。”他說道,“陛下忘了,前一段周成貞曾回過鎮北王府,現在他就在彭水謝家。”

皇帝看着他,擡手將面前的几案掀翻,嘩啦啦的奏章文書掉了一地,兩邊站立的內侍們忙跪下來。

我的天啊。這是怎麼了?一向不管他人是非獨來獨往的東平郡王。竟然一句話將鎮北王府、周世子和謝家一起送上斷頭臺。

他這意思分明就是說始皇鼎是鎮北王府送給謝家的!

一說了鎮北王府有始皇鼎,鎮北王府竟然私藏奉命尋找的始皇鼎,這不是欺君包藏禍心是什麼?

二說了周成貞最終迴歸血親所在。替鎮北王府奔波行走,成了陛下養了二十年的白眼狼。

三說謝家接受了鎮北王府的始皇鼎,謝家竟然敢接受鎮北王府的饋贈,還裝作自己家的祥瑞送給皇帝。這是想幹什麼?

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東平郡王要一下子斷了這兩家衆人的生路。

跪地的內侍們悄悄的擡頭看了眼,看到面對一地狼藉卻依舊端坐如鬆的東平郡王。似乎他適才什麼也沒說。

怪不得人家都說越沒脾氣的人發起脾氣來越厲害。

……………

“然後呢?”文士擡手擦了把額頭的細汗。

“然後陛下就會賜婚,明日詔書發往彭水。”東平郡王說道。

皇帝決然下詔,而且擺明了不允許謝家拒絕,一旦拒絕更坐實了她們的貳心。

文士坐着沒動。猶自有些怔怔。

“殿下。”他喚道,擡頭看着東平郡王。

東平郡王站在廳中,正由兩個婢女解開朝服。換白衣黑裳,聞言看過來。

初唐小駙馬 “殿下要成親了啊。”文士笑道。

“作爲謝家女。除了成爲他人婦,就沒有辦法擺脫謝家的禁錮,而謝家的身份地位,又不是誰都能與之抗衡,只有皇命碾壓強令。”東平郡王說道,“她不想要謝家這個姓氏,那就將我的贈予她,從此天高海闊,任她去。”

文士點點頭。

“可是,是真的成親吧?”他又問道。

“當然。”東平郡王說道,似乎他問的是什麼奇怪的問題,“豈能兒戲?”

豈能兒戲?

文士忍不住摸摸鼻頭,可是,這,不是兒戲?

“殿下想要與柔嘉小姐成親吧?”他乾脆問道。

東平郡王點點頭。

“想啊。”他說道。

“是哪種想嗎?”文士傾身問道。

“哪種?”東平郡王問道,不待文士回答,又眉頭微皺,“你怎麼還坐着?我要趕路去彭水了,你是要留在家裏嗎?”

文士忙跳起來。

“去,去,我去。”他說道。

“那還不快去準備。”東平郡王說道,“趕路不等你。”

文士忙連聲應是急急退了出去。

倒成了你催我趕路了,前些時候我是急的天天恨不得催你。

現在終於輪到你着急了。

…………..

玄真子看着皇帝寫的詔書有些愕然。

“這,這,東平殿下竟然要成親了。”他說道。

皇帝看他一眼。

“這還要多謝你這個媒人。”他淡淡說道。

我?這關我什麼事!就知道小內侍說東平郡王一下子坑了三個人根本就不準,這不是還有自己嘛!

玄真子神情變幻。

“始皇鼎的事,天機能算出來跟謝家有關,但卻不能說出來,所以一直瞞着陛下。”他低頭說道。

再說,他是瞞着陛下,可是瞞不過東平郡王啊。

要是說起來,他也是知情不報。

只不過這個明明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人,怎麼突然就不講道義了。

真是看走眼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玄真子心內哀怨不已。

皇帝嗯了聲,聽不出喜怒,而是將詔書遞給內侍。

“送去吧。”他說道,“朕就在京城等着他們夫妻歸來了。”

內侍結果詔書應聲是,看着內侍退出去。玄真子忍不住喊了聲陛下。

“怎麼?”皇帝不鹹不淡問道。

“殿下要娶的是二小姐?”玄真子問道。

“大小姐謝家肯嗎?”皇帝反問道,又冷笑,“她們肯,朕還不要呢。”

謝家的大小姐都能出嫁,那謝家歷來的規矩又成了什麼,那謝家所謂的大巫後人又成了什麼。

玄真子默然一刻。

“可是陛下,邵銘清……”他一咬牙說道。

邵銘清三字傳入皇帝耳內。他眉頭一皺。打斷了玄真子的話。

https://ptt9.com/117217/ “還有他,原來還有這般本事。”他說道,“讓他立刻護送始皇鼎回來見朕。朕要聽他說個清楚。”

玄真子張張口。

好吧,不是四個人,被坑的還有他,五個。

“是。”他低頭應聲。

邵銘清。你的心思,老道是幫不了你了。只能靠你親口跟陛下說了,但願還來得及。

想到這裏他又嘆口氣。

你這孩子,當初爲什麼不聽話回京城來,如果那時候回來。就憑你進獻始皇鼎的大功,求娶謝家二小姐是一句話的事,何至於現在這般境地。

時也。命也。

…………

院門被咣噹一聲被人踹開,院子裏的丫頭們嚇了一跳。看着闖進來的女孩子。

“大,大小姐。”她們神情驚愕的後退幾步,“您,您怎麼出來了?”

謝柔惠頭上的傷布還包着,據說傷的很重,被大夫人下令靜養,不許出門也不許人探視。

她們已經十幾天沒有見過她了。

現在她竟然出來了,而且身後還…

丫頭們的視線落在謝柔惠身後,一個高高壯壯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低着頭,雖然低着頭也能看到其面貌俊秀。

這是誰啊?

內院怎麼有陌生外男?

“母親呢?”謝柔惠淡淡說道。

“大夫人出去了。”丫頭們說道。

謝柔惠哦了聲擡腳邁進來。

“那我在這裏等會兒母親。”她說道。

“大小姐,大夫人說不讓你出來,你還…….”一個丫頭說道,話音未落就被謝柔惠揚手一個耳光。

“滾。”她看着這丫頭說道。

丫頭掩住臉神情驚恐。

謝柔惠徑直向屋內走去,身後的年輕男子跟隨,始終沒有擡頭,似乎對發生的一切都渾不在意。

謝柔惠進了屋子沒多久,三老爺謝文秀急急找來。

“大小姐是在這裏吧?”他問道。

丫頭們點點頭。

“惠惠,惠惠,礦上出了點事,你幫忙去看看…”謝文秀向屋內走去一面大聲喊道。

剛要掀起簾子,就有一個茶杯扔出來,謝文俊猝不及防被潑了一身。

“惠…”他透過竹簾看着其內坐着的女孩子,一臉愕然。

女孩子姿態閒閒,撫着手指甲。

“我還病着呢,三叔想我累死嗎?”她說道。

謝文秀一臉尷尬,忙退回去。

“不敢不敢。”他說道,“我就是來問問,惠惠,你歇着歇着啊。”

……………..

謝柔清走過來時看到安哥俾在門外站着。

這些日子他也不進去,在這裏一站就是一日。

“安哥俾。”謝柔清喊道。

安哥俾看她一眼,將頭低的更深。

“你爹找到了嗎?”謝柔清走過去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