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強提精神,現在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敵人在明我在暗,交手起來毫無還手能力。

我給肉瘤漢子留了電話。他露出兩顆金牙,你是軍哥朋友,我叫龍奇山,可以喊我山哥。

我喊道,山哥,軍哥就拜託你。龍奇山點點頭,說沒事,你去,軍哥要是出了事,我在道上也沒法混了。

我出醫院走動大廳的時候,電話又響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最擔心的就是電話毫不徵兆地響起來。因爲一個電話就是要命的事情發生,我都有點神經過敏了。

我一看手機,號碼是個陌生的號碼,聽了聲音,卻是親切的聲音,特別有勁。

是大膽叔的聲音。大膽叔笑哈哈的說道,蕭棋啊,我來江城買點豬苗回去,晚上我來找你喝酒吧?

我扶在牆上,問道,大膽叔,又沒有開春,你怎麼忽然過來買豬苗,冬天怪冷的。

我怕大膽叔逗我玩,就問道。鄉下一般抓豬苗,都是過了開春,河水解凍的時候,春暖花開的時候,養兩個月,請師父把豬給騸掉,可勁長膘,年底就是一頭三四百斤的肥豬。

大膽叔道,我跟別人不一樣,這個時候豬苗便宜。

我扶住牆上,沉聲道,你在哪裏,我過來接你,不管什麼人來找你,都不要相信,除了我之外,還有把那邊銅錢的剔骨刀握在手上。記住了嗎?

大膽叔答應了,笑道,沒事,我一殺豬的不怕死的。

遠處的天空簌簌的白雪飄下來。大膽叔被巨大的漩渦也拉進來了。

大膽叔的進入,卻是因爲另外一件事情。

另外一個人。

張大膽老婆孩子都要養,他若死了,我擔不起這個責任。知道大膽叔所在的位子,帶上頭盔,尼龍袋的錢放在車後鎖上來,一個發動,車子轟鳴兩聲飛奔開了出去,駛出醫院,飛到北光大道,直接上了三環,往郊區養豬和種菜地方過去。再往外圍走,就到了綠港鎮夏錦榮的地界了。

寒風之中,策馬奔騰,也是人生一種激情的表達。到了三環外,我看見張大膽腳上穿着解放鞋,一件綠色的軍大衣,亂亂的頭髮,嘴裏面咬着白沙煙,不停地抖腳,抵抗寒冷。背後的院牆上面,寫着“花山仔豬廠……”,大鐵門虛掩着。

我按了個喇叭,喊道,大膽叔。

張大膽應道,我這呢。就在這時,大膽叔忽然喊道,蕭棋,快跑,快跑。

菸頭往地上一丟,轉身就跑過來,我瞧着形勢不對,從仔豬廠子斜對面的馬路,過來一羣跑動的豬仔,不對,是一羣馬仔。

馬仔騎着摩托車過來,有幾個發行怪異,風格囧特,在人羣之中就是一道亮麗的風景。

你們站住。你們給老子站住。

領頭殺馬特的叫聲最爲驚人,應該就是夏錦榮那個十五六歲的小叔子。

也就在這時,仔豬廠鐵門打開,一輛運着上百隻二師兄的小貨車來了出來,嗯嗯哼哼地叫着。

咚咚咚咚……又接着咚咚咚……

一羣騎着摩托車的馬仔來不及剎車,全部撞在了貨車上面,小貨車沒料到會猛地出來這麼多的車子,一個急轉彎,車子一擺,車門被撞開了,上百隻小巧毛髮還沒有長滿的二師兄從車上面顛簸下來,之前一直被關在廠子裏面,沒見過外面的世界。

現在,突然,遽然看到外面世界,遠處的高架橋上,一輛飛奔的和諧號列車跑過,二師兄們紛紛思考,到底什麼是和諧?鐵門裏面,一隻體格強壯每天堅持一千個俯臥撐的一等種豬王,不屑地看着這羣沒見過世面的小豬仔,老子當年縱橫東南亞,征服歐亞美,思考人生存在意義的時候,你們還是液體,不就是看了外面的世界,一列跑動的河蟹號動車嗎?

靠,有必要這麼興奮嗎?只是萬萬沒想到,被抓來做種豬的活,別的豬看我風光無限,其實啊……

二師兄們嗯嗯哼哼地跑了起來,貨車司機喊道,人都死了,快來抓豬。仔豬廠跑了一羣工人,把豬往裏面趕。

種豬王忽然想起自己少年時代,原本趴在沒有興趣,一跳而起,從一米多高的豬圈跑了出來,飛奔而出,撞倒兩個工人,叫喝了兩聲,衝出鐵門外,迎接了新世界。 許曜成功解決了亞光人和蓄電池的事情,很快就在十二氏族的交流群之中瘋狂的傳播。

一些原本想要與許曜交好的家族,現在更想要與他接觸,不少家族都捶胸頓足,巴不得早個幾年認識許曜隨後扶他一把,讓他為自己的家族也多多出力,或者讓許曜欠他們幾個人情,這樣一來他們家族說話的底氣也會充足不少。

可惜這一切沒有如果,現在與許曜比較熟絡的幾位家族,就只剩下張家和千秋家族。

畢竟張家和千秋家族裡,都有需要的愛人所以就算是張家之前與許曜鬧得非常的僵,有著近乎無法開解的矛盾,現在也能夠重歸於好,兩家人和和氣氣的坐在一起。

「許賢侄還真是好大的本事我當時也看過了你與那幾個賊人之間的戰鬥,簡直就是天神下凡戰霸王,如若世間真魔主。」

張狂瀾對於自己的這個女婿簡直就是讚不絕口,甚至還主動地為許曜敬酒,雖然從輩分和身份地位來說這怎麼樣都不合適,但許曜看到他如此的熱情也不好推辭,只得接過了他手中的酒杯。

「其實我也只是盡了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而已。」

這句話自然只不過是一句謙詞而已,要真的說起來許曜這幾場戰鬥簡直就是堪稱主力輸出的地位,反倒是林家和異能者協會幾乎沒有幫什麼忙,最多也就是站在旁邊為自己進行介紹而已。

林老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自己的孫子,原本自己的孫子比張狂瀾的兒子天賦要強許多,憑藉這一點他在張狂瀾的面前平時都是挺直了腰杆子說話,現在張狂瀾得了一個許曜那麼變態的女婿,林老自然是連話都說不出來。

張狂瀾也注意到了林老的表情,口中的笑聲變得越發的爽朗,神情也變得更為得意,說著又瘋狂的朝著許曜灌了幾杯酒。

「當初我一眼看到你,就覺得你與眾不同乃人中龍鳳,所以才會將芸兒許配給你,只可惜他現在還在閉關之中還不能參加你的慶功宴,不過算了算時間應該就在這麼幾天內,可能她就出關了,到時候你們快點把婚結了,然後給我抱孫子吧。」

張狂瀾可能是因為今天喝的比較盡興,不一會就醉了起來,說出來的話也是瘋言瘋語,讓許曜有些無語。

這進度也太快了吧,兩句話就把結婚和生孩子的事情給決定了,就算是母豬都不一定能夠生這麼快。

許曜面對張狂瀾的話也只不過是笑了笑沒有放在心上,這種事情自然是由他與張芸兩個人在一起討論比較會好,這個糟老爺子為何那麼興奮。

其他幾位家族紛紛派來代表,基本上給的都是自己的名片,上來與許曜說幾句話故意的巴結一下,提出了各種各樣的邀請,總之就是希望許曜能夠來到他們城市旅遊的時候,去到他們的基地一趟。

這種邀請許曜當然不會拒絕,於是也告訴了他們,只要自己有時間就一定會去到其他城市與他們進行交流。

這場宴會持續了近乎五六個小時,直到凌晨時間才結束,就在這時剛剛一直在與其他家族進行聊天的星翊走了過來。

「我已經破解了劍閣的劍域到底是如何形成,只要張開劍域就可以肆無忌憚地與對手進行戰鬥,你們戰鬥時所造成的損傷都不會影響到外界的環境。」

星翊從自己的身後拿出了一把寶劍,放在了許曜的身前。

「只要你將這把劍插入地面就可以使用,將對手拉入自己的領域之中,這樣一來戰鬥的時候就不會對外界造成任何影響,你可以隨心所欲的發揮出自己的力量。」

因為許曜此刻的力量,在中土世界進行戰鬥已經遠遠的超標,甚至可以說許曜本身就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十二氏族才想要給許曜增加禁制,以此來限制他的力量。

如果不是被蘇小姐破解,也許許曜的實力仍舊保持在御物期。

「多謝了,我也會多研究這把劍,盡量參悟出其中的原理。」

許曜還記得劍閣的劍域,其實是給弟子們修鍊時用的場地,相當於憑空地開闢出一片空間,這空間與正常的世界互不干擾,所以可以在其中發揮出各種各樣威力極強的招式。

「好了,我就不打擾你們兩個了,你們好好的聚一聚,年輕人晚上早點睡覺不要太過勞累容易損傷腎臟。」

星翊面無表情地留下這麼一句話后,還伸手拍了拍許曜的肩膀,隨後腳步一踏騰空而起,就這麼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嗯?」

許曜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他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直到他轉過身的時候,就看到那一抹倩影來到了他的身前。

張芸一身紅白色的長裙,落落大方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後,臉上帶著無邪的笑容,身上的氣勢已然比之前更強盛了幾分,但看向許曜的雙眼,卻柔情似水。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會來看我。」張芸臉上那燦爛的笑容逐漸綻放,她一路小跑地撲在了許曜的懷裡,兩人久別重逢自然是少不了一番親熱。

許曜先是帶著張芸在附近的各個小吃街里逛了一圈,又帶著她去各種名貴服裝店裡買了一些新的衣服,因為魔都的生活節奏比較慢,兩人在虹橋逛了近乎一個星期,許曜才帶著張芸一同來到了蓬萊神州。

「啊……這個地方……」

張芸剛剛站穩身體,就感受到了充足的靈氣不斷的朝她湧來。

「這裡的靈氣好充盈啊!如果在這裡修鍊的話,一定很快就能夠有所突破!」

張芸有些激動地跳了起來,她抓著許曜的手不斷的晃動著,瞪大著那雙漂亮的眼睛觀察著異世界的一草一木。

「我給你看個大寶貝你可不要驚訝。」

許曜看著張芸如此的開心,於是張開了大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有什麼大寶貝讓我瞅瞅?」張芸好奇的看著。

「看著啊,一二三……出!」

許曜大手一撈,一顆碩大無比的極品靈石突然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那晶瑩的色澤和那無比濃郁的靈力,更是讓張雲吃驚得張開了小嘴。

「這……這靈石居然那麼大嗎?而且裡邊的靈氣濃度非常的深,好厲害啊!」

張芸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大一塊的極品靈石,甚至就連極品靈石都沒有見到過,這次許曜帶她來這裡,算是給她開了眼。 少年時代,我的夢想就是在大自然之中盡情馳騁,現在我要老了,還可以嗎?

種豬王仰天長叫,兒子們,跟我跑,去追求新的世界。

我把手機拿出來,將這一幕拍下來,登錄“小賤愛小貓……”,發佈了“牢籠鎖不住二師兄追求自由的心,大師兄,你和師父走到哪裏了,什麼時候帶它們一起去西天取經!”

張大膽跑了兩步,到了我車邊,又重新點了煙,悠閒地看着。

兩面人言語不和就打起來。仔豬廠幾個師父平時沒少吃豬腰子,都是虎背熊腰,馬仔們看起來人多,其實不佔優勢。

我發完微博,帶張大膽離開了仔豬廠,回市區。我問大膽叔,怎麼趕到現在來江城來。大膽叔問道,有人打電話說仔豬廠便宜,我就過來了。

我點頭笑着說沒事。

大膽叔道,是上回那個事情嗎?我默認點點頭。

上樓的時候,半仙給我電話,晚上有行動,都準備好了。

回到小區,爸媽正在家裏面做飯,見了張大膽,畢竟是一個地方的人,說的都是家鄉話。加上大膽叔和我爸都是性情中人,話趕話就說到一起了。

天也慢慢黑了,大膽叔說不方便,出去找個旅社自己住。爸媽堅決不同意,哪有讓客人到外面睡的道理,讓大膽叔跟我擠一擠。 我的生活能開掛 我說沒事,今晚我要出門,大膽叔睡我牀就可以了。

大膽叔給我爸發煙,說起來被鷹飛集團騙的事情,也是義憤填膺,鎮上有不少人上當了,騙子實在是可恨。反正張大膽陪老爸嘮嗑,也不會無聊,我特意買了些瓜子花生乾果一類回來,我摸摸小賤的腦袋,讓它看家。

我加了件大衣,給半仙打電話。

半仙沒過一會,就來了,換了很正式的大衣,皮鞋也是很亮。見面的時間是八點鐘,我本來是要開我的破五菱車出發。

建國叔連說了幾個no,手裏面一把鑰匙晃動,是一輛黑色奧迪。我笑道,半仙,不錯啊,現在發了啊。

建國叔笑道,發個蛋啊,是租來的,等下你當我保鏢,我是新農村建設重大課題三農建設研究部調研員,記住了嗎?

什麼部?我吃了蟲子之後,第一次感覺到聽力出現了問題。

建國叔一字一頓地說道,新農村建設重大課題三農建設研究部。我丫抽建國叔,反反覆覆唸了幾遍,纔算記住了。建國叔道,還有比這更長的。

我心想,能有多長啊,建國叔張嘴就說了一個七十八字的長單位。

厲來算命和看相,斷風水和判陰陽,都是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把一頭豬說成一隻狗的。我和建國叔聯手,肯定有人要倒黴了!

建國叔說:“綠港鎮上面的寧縣陳縣長今日來江城開會,晚上應該會在美麗天堂有活動的,我們過去跟他打個招呼。記住了你叫林大南,我叫阮三甲。”

反正不是真名,所以乾脆用了這兩個我們熟悉的名字。

我點頭道,半仙,是讓陳縣長幫我查夏錦榮的節奏嗎?

建國叔正色道,不要叫我半仙,我現在是阮調研員。

那個陳縣長長得帥不帥?幽幽的聲音傳來,還帶有幾分色眯眯的味道。建國叔看了我,我看了建國叔。

咋突然冒出了奇怪的聲音。

我連忙摸口袋,拍着腦袋,喊道:“原來是夏夫人,朱如花朱大美女,您一直睡在我的口袋裏面,今天這個陳縣長是寧縣第三十七屆選美大賽的冠軍,應該比隔壁老王要帥的。”

朱如花小腳青衣,聽了直接冒綠光,嘴巴里面的口水落到地上,嗖地一口全部吸回去了,催促我們上路,趕快去見陳縣長。

我是保鏢,自然去開車門迎接領導上車。黑色奧迪車,是官員最喜歡開的。

建國叔頭髮磕了兩個蛋清澆上,也是光滑亮澤,別提多風騷,口袋裏面硬中華,說話的口氣也變成兩字一段,還是有點領導腔的。

建國叔敲了個響指,今天去辦陳縣長。我發動了車,車子很平緩地開着,過了一會,到了美麗天堂。我給建國叔開車門,門前一水的奧迪,還有一些叫不上名字,但一看就覺得牛逼轟轟的車。

朱如花就蹲在我肩膀上,大搖大擺地走進去,進門就被擋住了,保安面無表情,對不起,我們是會員制。

我上前推了保安,這是農業部阮調研員,過來是考察工作的,裏面有人等着呢。保安依舊不動,正說着只見龍奇山帶着兩個小弟過來,喊道,自己人。保安不說話,讓開了路。

劉建國不高興地喊道,現在地方上都興這麼一套嗎?

進了會所。 亂世醫女傳 龍奇山問我幹什麼來,是軍哥那件事情嗎?我低聲道,低調行事,我也在查幕後黑手,山哥您忙你的去?

龍奇山點頭說有事喊他。美麗天堂外面裝潢一般,穿過一條很深很破的走廊,上了兩個臺階,纔是美麗天堂的會所所在,主要三層樓的位子。像寧縣陳縣長的角色,一般都是在一樓坐一坐的。

裝修奢華,難以用言語來描述。

找到了陳縣長,已經有點醉醺醺了,建國叔推門進去,嘀咕兩聲,是不是進錯房間了。陳縣長也不管,拉着建國叔要接着喝。

建國叔一頓猛吹,說現在工作難做,又要喝酒。陳縣長問道,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建國叔道,說出來你別笑,我們這個部門分叫新農村建設重大課題三農建設研究部,我是個調研員。

陳縣長眉頭一看,是農村問題的嗎?是什麼級別的。

建國叔道,我們想搞點基層資料,掛名農業部,你是武縣縣長嗎?不對,我看錯了,看錯了。我走了。陳縣長哪能讓建國叔走,上前就拉了建國叔,喊道,今夜我請客,我請客,一水的大白腿給你。

我見機上前,領導,你喝醉了,我帶你回去。陳縣長眉宇示意了兩下,兩個祕書上前就拉着建國叔換場子。

朱如花看着微醺頭髮不多的陳縣長,忍不住啪啪巴掌,漂亮漂亮,英俊英俊,太帥氣了。

陳縣長猛地揉揉眼睛,自言自語說道,看來酒量越來越不行了。越想越好笑,怎麼有個小腳老太太色眯眯地看着自己。

建國叔喊道,黃縣長,是要換場子嗎?

陳縣長怕我點醒建國叔,大祕是個幹練的研究生畢業的學生,上前就給塞紅包。我也不點破,一行人出了大門。

研究生大祕說道,縣長,胡千林胡神醫上廁所去了,要不要等一等。

陳縣長揮揮手,神醫個鬼,喝一頓酒自己跑了五回廁所,他要是能幫我補腎,我把眼珠子挖出來。

大祕不再亂說。

陳縣長一共配了五個祕書,這回出來帶了大祕和二祕。

大祕是研究生畢業的學歷,還是很狐疑地看着建國叔的身份,剛纔建國叔報名字的時候,他也是皺眉沒有聽清楚,只是暫時還不好問起。

我和建國叔都看在眼裏,陳縣長好拿下,這個大祕有點難度,畢竟是受了高等教育的大學生。

今晚的主題是,建國叔搞定陳縣長。我搞定陳縣長的大祕,二十八歲的農村問題研究生畢業的大祕。

我差點忘記了,我也是受過高等教育哲學系出身的大學生。在處理問題的時候,爭取忽悠成功。

我開奧迪拉着建國叔和陳縣長,期間建國叔使勁地倒湯。

大祕二祕和陳縣長司機開車跟着,晃悠悠地殺到了江城最好的五星級酒店未央酒店。我上次來,是來找夢流川的。

大祕花錢毫不顧忌,直接要了兩個總統套房,另外幾個跟班就開了普通房間休息。

然後大祕要喊小姐過來的時候,我一把手拉住了他,那個不能這樣,領導不喜歡玩女人,作風問題可大可小。

大祕手一抖,眼睛露出一絲奇異的光芒,頓了一下,問道:“要不喊幾隻鴨子來?”

我看他沒明白我的話,笑道,我們領導也沒有龍陽之好,只是見到陳縣長,有要事商量。

霹靂之聖星之行 大祕和我商量好,只是要了簡單酒店叫餐服務,沒有喊小姐上來。建國叔吹到半夜,陳縣長連打哈欠,建國叔還要拉着陳縣長連夜談國事。

大祕狐疑了看了我一眼,甚是奇怪,陳縣長鼻子比眼睛小,眼睛比嘴巴大,這樣的人,怎麼上面的領導看上了。大祕察言觀色,見陳縣長沒有反對,只是說了兩句話,盡到職責,悄悄將兩個加大號的杜蕾斯放在一旁。

建國叔跟我打了眼神,我也退出來,和大祕一起離開。當然按照要求,我把朱如花留給了建國叔和陳縣長。

大祕放鬆下來,點了一瓶紅酒,跟我喝酒,我怕他要問我關於“新農村建設重大課題三農建設研究部……”的事情,哪知倒上酒後,問了一些不找邊際的問題。

我也知道他的名字,叫做宋有爲,大意是人生之路大有作爲。倒騰半天家譜,宋有爲是宋溪村出來的。

我趕緊撒謊說是從江西山裏面出來的,沒見過世面,我的名字叫做林大南。

過了一會,宋有爲坐得離我更近了一點,宋有爲最後喊我南哥,我一身雞皮疙瘩和節操掉了一點。

宋有爲年紀比我大,應該喊我大南或者南弟的。

我忽然感覺江湖兇險的味道,媽呀,感覺虎軀一震,菊花一緊。

шωш ▲ttk an ▲C〇

宋有爲問道,南哥,你臉上的槍傷是怎麼來的?

我喉結動了一下,我強壓心中打人衝動,冷冷一笑,這個是我在金三角執行任務時候留下來的。

我心想吹吹牛,反正我現在是保鏢,我臉上的傷是沈易虎走火入魔,擦槍走火打傷的,我是不會告訴他的。

宋有爲露出崇拜的神情,他娘又坐近了一點,南哥,你跟我講講在金三甲執行了什麼任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