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葉雄打電話給安樂兒,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主人你放心,我保證把他坑得以後都不敢下山,讓他知道山下女人是多麼的可怕。」

安樂兒得意地笑起來,做這種事情,她最拿手不過。

「注意安全,別逼太急,省得他狗急跳牆。」葉雄叮囑。

「主人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葉家別墅,安樂兒掛掉電話,朝樓下走去。

出門的時候,她故意掏出手機打電話:「主人,我馬上去找你。」

確定自己的話被偷聽之後,安樂兒這才開著一輛車子出去。

戒律守在門外,把安樂兒的話聽在耳朵里,悄悄地跟在後面。

葉雄安排給安樂兒的任務很簡單,就是用盡辦法,把這個年輕的和尚腐化掉。

金錢,美女,酒肉,無所不用其極,反正要讓他把什麼清規戒律都忘掉。

要是能把他的童子身給破了,讓他沉淪在溫柔鄉里不能自拔,那樣更好。

安樂兒約了兩姐妹到酒店吃飯。

這兩個姐妹,一個叫小玉,一個叫小芳,是名揚國際酒店的公關小姐,專門做腐蝕工作,不知道把多少官.員跟大公司高級領導腐蝕掉。

「你們兩個聽著,如果誰能把門口那個小和尚的童子身破了,讓他樂不思蜀,我給你們這個數。」安樂兒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一百萬。」

小玉跟小芳嚇呆了,一百萬,這錢也太好賺了吧。

她們在酒店當公關,累死累活一個月才兩萬塊,一分錢不花也得熬四五年才能賺一百萬。

「安大姐,這活我接了。」小芳說道。

「小芳,你怎麼能獨吞,聽者有份。」小玉急道。

兩女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神里看到相同的意思。

「這一百萬,咱們兩人何不一人一半。」

「我就不相信一個小和尚能逃脫咱們姐妹花的魅力。」

兩姐妹邪惡地笑起來。

接下來,三女小聲嘀咕著,商議著大事。

「我突然想起一歌,小和尚下山去化齋,老和尚有交待。」安樂兒輕唱。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見了千萬要躲開……」

「為什麼老虎不吃人,模樣還挺可愛……」

小玉跟小芳跟著唱了起來。

「接下來就看你們兩隻母老虎的威力了。」安樂兒笑道。

(本章完) 晚上九。23US.更新最快

戒律站在一家酒店門口,望著裡面出出入入的男男女女,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辦。

師傅讓他盯著葉家,一有葉雄消息馬上聯繫他。

剛才他聽到那個女的打電話,她極有可能去見葉雄,所以他一直跟著。

誰知道她一直在繞圈子,先是陪姐妹吃飯,然後去逛街,最後進了這家酒吧!

戒律從在山上長大,只是偶爾下一次山,對山下情況不太了解,全都是在手機上看到的,他知道這是酒吧,是男人跟女人喝酒尋歡作樂的地方。

這樣的地方,原本他是不能進去的,但是他考慮到這個女的這麼狡猾,極有可能會在裡面見葉雄。

「阿咪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只要佛在胸中,就沒什麼好畏懼的。」

戒律雙手作什,輕喃一句,然這才走了進去。

酒吧裡面的音樂聲非常大,震得人的耳朵都快聾了。

周圍的人很多,男男女女,燈紅酒綠。

音樂聲,喝酒聲,尖叫聲交織在一起,詮釋著醉生夢死四個字的含義。

戒律目光落到中間的舞台上,那裡有一名舞女在跳著鋼管舞,她身上衣服穿得極少,堪堪擋住最重要的部位。

她繞著鋼管扭著水蛇一樣的身體,將鋼管夾在雙腿間,一上一下地磨擦著,嘴裡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啊咪陀佛,世風日下。」戒律雙手合什,輕輕念叼。

突然,那舞女的桃花眼不知道怎麼回事,落到戒律身上,好像發現新大陸一像,一邊磨擦著雙腿,一邊朝他拋媚眼。

全場人的,目光大多數都在舞女身上,見她朝男人拋媚眼,當下順著她的眼睛方向望著,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能讓這舞女青睞。

「居然是和尚。」一個酒客大叫起來。

「我靠,連和尚都來泡酒吧,太牛了。」一名女酒店。

「會不會是假和尚?」

「你們看他頭,那裡可是燒著三個,不是和尚是什麼?」

絕品天醫 酒吧里全都是好事的人,紛紛望過來,當看清楚戒律頭上的疤之外,全都鬨笑起來。

「我只聽,現在的和尚都是手拿蘋果手機,開著轎車,來泡酒吧還是第一次見。」

「你沒見過大蛇拉尿,泡酒吧算什麼,和尚叫.妓我都見過。」

「和尚有很多種,這個肯定是花和尚。」

面對周圍的流言蜚語,戒律雙手作什,念了一句阿咪陀佛,準備離開。

周圍的人突然紛紛掏出手機,要給戒律拍照。

和尚泡酒吧,這是多罕見的事情,發朋友圈再好不過。

戒律嚇一跳,要是被師傅知道自己來這些地方,非狠狠訓斥自己一頓不可。

「不準拍,誰讓你們拍了,把手機收起來。」

「你們怎麼能這樣,人家來酒吧就一定是尋歡作樂,你們不許人家來找人?」

突如其來的一個女孩子,擋在戒律面前,喝斥周圍的人。

戒律看了眼面前的女孩子,只見她穿著白色緊衣連衣裙,穿著時尚而不惹火,面容周正,個性十足。

他正準備詢問這女孩子是什麼人的時候,女孩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聲在他耳邊:「不想做網紅的話,趕緊跟我走。」

就這樣,戒律被女孩拉著走出酒吧,走到馬路邊。

「多謝女施主幫忙。」戒律作什。

芳這才有機會打量面前這個和尚,發現他五官端正,居然是個帥子。

這傢伙,不會真的還是處男吧?

「不用謝,路見不平,撥刀相助而已。」芳揮了揮手,裝成一副女俠的模樣。「對了,你怎麼會在酒吧,不會真的去泡酒吧吧?」

「不是,不是,女施主誤會了,我只是去找人。」戒律連忙道。

「找什麼人,要不要我幫忙,我對這酒吧很熟。」芳問。

「不用了,我在這裡等她出來好。」

「和尚,你叫什麼名字?」

「僧法號,戒律。」

撲哧,芳笑了起來,花枝亂顫,胸前她那雙最引以為傲的波滔洶湧著。

「好有趣的法號,還好你不是叫戒色。」

「僧下面還有一個師弟,叫做戒色。」

哈哈,芳笑彎了腰,直不起身。

彎腰的時候,她的領口恰好對著戒律,那雙又白又大的人間兇器,在路燈的照射下,若隱若隱,散發著致命誘惑力。

戒律哪曾見過這些,頓時眼睛就挪不開。

芳直起腰,發現春光乍泄,連忙拉了一下衣領,臉色發紅地:「和尚,再見。」

「女施主,再見。」

芳轉身離開,剛走到馬路邊,突然一輛麵包車在她面前停了下來。

嘩啦啦,從車上走下兩名赤膀大漢,一左一右夾著芳,強拉到車上。

「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芳驚叫起來。

話還沒完,就被兩名大漢夾上車子,揚長而去。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戒律身體凌空躍起,如同大鵬展翅,瞬間擋在麵包車面前。

開機的司機看著從天而降的和尚,嚇了一跳,連忙急剎。

「阿咪陀佛,放開女施主,不然僧不客氣。」

「死禿驢,不知死活,撞過去。」為首的大漢喝道。

車子當下繼續前去,想要撞開戒律。

戒律右手在車頭,車子就像遇到一堵牆,分毫前進不得。

司機加大油門,車尾揚起一道黑煙,最後麵包車活生生熄火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幾位若不放下這位女施主,休怪僧不客氣。」戒律作什。

「鬼啊!」

幾名混混,哪見過這麼狠的人,單手就將一輛車子封住,太逆天了。

當下,混混將芳推落地上,倒著車子,唿嘯離開。

「大師,如果不是你,我肯定完蛋了。」

芳眼淚朦朧,撲到戒律身邊,將他抱住,嗚嗚地哭起來。

等戒律反應過來,一具柔軟的身體已經死死抱住他,碩大的胸部壓在他胸口上。

戒律腦子頓時轟的一下,半晌沒能反應過來。

他從在山上長大,連女人都沒見過多少,更別提跟女人擁抱。

這也太香艷了吧!(未完待續。。) 雖然這個女孩的身體讓戒律很受用,但自小的教導還是讓他迅速反應過來,一把推開小芳,說道:「女施主,男女授受不親,還請自重。」

「對不起大師,是我太害怕了。」小芳擦了把眼淚。

「女施主小心,小僧告辭。」

回檔在2008 「等一下。」小芳連忙攔住他,急道:「大師,能不能送我回家拿點東西?」

「阿咪陀佛,女施主,貧僧還有事情要辦。」戒律說完,準備走。

「你走了,他們肯定會繼續抓我,虐待我」小芳連忙攔住他,可憐兮兮地說:「大師,求求你送我回去,我只是回去拿點東西,馬上搭車離開這裡。」

戒律不想惹這事,省得惹事上身,再說,他還有正事要做。

「大師,你們出家人不是慈悲為懷嗎,救人一命,勝浩七級浮屠啊。」小芳急道。

戒律想了一下,合什:「女施主,剛才那些是什麼人,他們為什麼要抓你?」

「此事說來話長,大師請坐下,我慢慢說給你聽。」

小芳雙眼含淚,說起自己的故事。

「我是農村人,去年我來到這座城市打工,由於沒有學歷,處處碰壁,連份像樣的工作都找不到。」

「我找了間工廠上班,每天加班很晚,除了工作,幾乎沒有任何時間。但是我很高興,畢竟我能賺不少錢,一個月能剩四千塊錢。」

「天降橫禍,我爸爸踩三輪車上街擺地攤的時候,被一輛車子撞到。那輛車子逃逸了,找不到人,我爸爸的腿斷了,需要一大筆手術費。」

「我把積攢幾年的錢都寄回了家裡,但是杯水車薪,根本無濟於事,還差二十多萬,最後我沒有辦法,只好借高利貸。」

「剛才那些人就是放高利貸的人,他們說我不還錢,就抓我去賣,一天接十個八個客人,直到人把錢還清為止。」

「我哪怕去死,也不會答應,沒有辦法之下,我只能跑路。」

小芳蹲在地上,嗚嗚地哭了起來,那一個梨花帶雨,我見猶憐。

戒律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從來就沒有女人在他面前哭過,而且是個長得不錯的美女。

「大師,你身手了得,求求你,就幫我這次吧。」

小芳走過去,搖晃他的手臂,****有意無意磨到他的胳膊上。

「不知道女施主的家在哪?」戒律問。

「就在前面不遠,走路十幾分鐘就到。」小芳驚喜地說。

「既然這樣,小僧就再送女施主一程吧!」戒律作什。

「太感謝你,從我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小芳激動地說。

十分鐘之後,兩人走到一幢出租屋樓下。

「女施主,你快上去收拾東西,小僧在樓下等你。」戒律說。

「大師,你能不能送我上去,我很害怕?」小芳擔心地問。

「女施主,我就守在樓下,不會讓一個惡人上去的。」戒律說。

「可是我好害怕,萬一他們在樓上埋伏怎麼辦,他們知道我住在這裡。」小芳走到戒律身邊,拉著他的衣服搖晃著:「大師,求求你了。」

戒律嘆了好口:「好吧,不過上去之後,我只能在房間門口等你。」

「謝謝大師,你真是好人。」小芳十分驚喜。

兩人上樓,片刻之後,就來到一間出租屋面前。

小芳掏出鑰匙打開門,走了進去,戒律在門口等著。

道法的世界 突然,裡面傳來一聲尖叫,正是小芳的聲音。

戒律連忙走進去,剛進幾步,小芳猛地衝過來,整個人掛在他脖子上,腿也夾在他的腰間,就像八爪魚一樣。

「老鼠,好大一隻老鼠。」小芳緊緊抱著戒律。

戒律順著她的手指看去,只見旁邊地上,一隻小老鼠在偷吃垃圾桶里的剩食。

「女施主,不就是一隻老鼠,你何必嚇成這樣?」戒律輕輕一彈,一道元氣彈出去,將老鼠打暈。

「大師,你真是太厲害了,快點把老鼠扔掉?」

戒律輕輕一拂,那隻老鼠就飛了起來,朝窗外掉出去。

「女施主,老鼠已經被趕走,你能不能下來?」戒律問。

小芳這才從他身上下來,開始收拾東西。

這是一個單獨房間,只有房間跟衛生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