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都走到這一步了,也不差這簡單的儀式。

葉雄嘆了口氣,他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跟路瑤之間會這樣結了婚。

當初,他對路瑤是很有好感的,但是現在……

走過去,將頭蓋掀開,葉雄頓時一愣。

雖然他心裡很憤怒,但是看到路瑤輕施粉黛的臉龐,還是被吸引住了。

好一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

面若桃花,紅唇皓齒,彎睫如月,眸如秋水。

洋溢著幸福的臉上帶著一絲嬌羞,就像一個不勝嬌羞的美嬌娘。

如果這是一場心甘情願,兩情相悅的婚禮,那該多好啊!

「該做的咱們都做過了,咱們現在是夫妻了,可以走了吧?」葉雄很快就恢復冷漠,淡淡地問。

「不,還有沒做的。」

路瑤知道他不會主動,站了起來,手繞到背後,輕輕一拉。

頓時旗袍滑落,褻衣出現。

如出水芙蓉,美如畫,讓人窒息。

路瑤輕輕地抬起手,想扣住對方的脖子。

葉雄退出一步,厭惡地說道:「到此為止,我不會跟你發生什麼的。」

如果這時候,他還跟路瑤之間發生什麼,那他真是禽獸不如了。

路瑤身體顫動了一下,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兩人一坐,一站,都沒有說話。

空氣,凝重得讓人窒息。

半晌,路瑤這才說道:「今夜很有可能是咱們最後一次見面了。」

葉雄轉身,目光盯著她,不知道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重生一世安寧 可惜,他沒問,路瑤也沒說。

「你睡床,我睡地板。」

葉雄走到房間中間,雙腿盤坐下來,開始閉目養神。

路瑤看著他,眼睛里一抹淚水滑落。

一夜無話,唯有淚千行。

第二天一早,葉雄醒來,站了起來,說道:「時間到了,咱們走吧!」

他看向路瑤,發現眼睛有些紅腫,知道她昨夜一夜沒睡,心裡也愧疚無比。

但是,一想到這女人那麼會演戲,他就在心裡一遍遍對自己說:別相信她,千萬別相信她,這是一個以玩弄男人為樂的女人。

「不用,他會來找我。」路瑤臉色平淡地說道。

「他們,是誰?」葉雄隱隱之間,感覺有事要發生。

這兩天的路瑤太過於反常了,居然主動逼迫自己結婚,還想跟自己洞房。

這在以前,是不敢想像的。

他正想詢問,突然外面傳來一聲雷鳴般的聲音。

「路瑤,時辰已到,跟我前去聖界。」

聲音包括著十分恐怖的洞穿力,這種實力絕對不是簡單的修士可以散發出來的。

煉虛巔峰,或者半步合體?

「聖界使者?」

葉雄臉色微變,目光望著路瑤,急道:「你早就知道聖使要來找你?」

路瑤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說道:「蒙奇把我出賣了,我的身份早就泄露了,前兩天聖使來找我,我說要呆幾天,收拾一下,他給我寬限兩天……」

葉雄瞬間就明白了。

「這一去,咱們不知道還能不能見面,我本來是想趁這兩天去見你一下,沒想到你反而來找我。我很高興,可是我沒想到的是,你要過來利用我……」

「是我咎由自取,我做錯了事情,就應該付出代價。」

「但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不然的話,也不會跟你結婚,還想把自己第一次送給你。」

「可惜……連這點都滿足不了。」

路瑤聲音之中,滿滿都是苦澀,自嘲,失落,千萬種種緒。

最後,她低頭哭了起來。

「你怎麼不早說。」葉雄急道。

「早說又怎麼樣?」

是啊,早說又怎麼樣,他能有辦解決嗎?

「我去會會他。」葉雄說著,就要出去。

「別出去,對方是半步合體,你對付不了的。」路瑤連忙打斷他,說道:「下界聖使,每一個都是半步合體境界,是真仙界最強大的實力,為了完成任任,上面派了合體境界以下最強的修士過來,你是絕對打不過的。」

「又是該死的半步合體。」葉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最近,他都快被聖界來使逼瘋了。

「脅持我,快點。」路瑤急道。

葉雄沒動。

「還愣著幹什麼,再不過來就遲了。」路瑤急道。

話還沒說完,突然門口砰的一聲,門被撞飛,隱約看到門口站著一名黑袍男子。

緊急之下,葉雄也顧不上那麼多,手掌一翻,一把匕首落到路瑤脖子上,把她架住。

「別過來,退出去。」葉雄命令。

男子目光咪了起來,眼神之中一抹實質化的寒芒,讓葉雄心裡產生一陣波動,手中的匕首險些掉落。

「不好,靈魂攻擊。」

葉雄反應過來,連忙使用佛門元氣凈化心靈,這才緩和了過來。

雖然只是一個簡單的照面,但是葉雄感覺面前的中年男子,實力絕對在光明神殿那名女聖使之上,而且強了不止一點點。

「能擋住我的驚魂刺,你不簡單,放了她,我可放你一馬。」

中年男子淡淡地說道,聲音之中帶著不容拒絕的語氣。

「你是何人?」葉雄緊緊貼著路瑤,詢問。

對方給他的威壓太大,他不敢有絲毫的輕心。

「聖界光明神殿來使,司馬千秋。」中年男子傲然說道。

「現在光明神殿那女聖使,怎麼稱呼?」葉雄問。

「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羅鳳娟。」

「叫她把幽冥跟呂天照放了,不然我把她殺了。」

葉雄手中匕首緊緊貼在路瑤的脖子上,壓出一道血印。 「你知道她是誰嗎?」司馬千秋殺氣大盛:「她少一根頭髮,你十條命都不夠。」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葉雄絲毫不懼,反駁:「前幾天我把光明神殿三分之一的人都給殺了,你覺得我會害怕嗎?」

穿越大封神 司馬千伙眼睛咪了起來:「原來是你,前幾天光明神殿的人求援,但我有公務在身,沒有答應,看來你就是給他們製造麻煩的人。」

「沒錯,就是我,現在我已經沒有什麼做不出來,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把她殺了,我就看看你怎麼向陸青鋒交差。」葉雄冷冷地說道。

司馬千秋的實力如此恐怖,哪怕是魔尊過來,也未必是對手,聖界派這人下來,說明對路瑤十分看重。

對於他來說,這是好事,這樣他的把握更大。

「我跟羅鳳娟不是相同部門,我命令不了她。」司馬千秋道。

「上面可以協調就行了,我給你半小時時間。」葉雄警告。

「如果我不呢?」

「你試試。」葉雄手上繼續用勁。

刀鋒壓在路脖子上,讓她呼吸不順,臉色憋得通紅。

司馬千秋眼珠子不停地轉著,半晌之後這才說道:「你等一下。」

他離開了。

葉雄手上鬆了下來,小聲道:「對不起。」

整個過程之中,路瑤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失望,還是害怕暴露兩人之間的關係。

「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不怪你。」路瑤幽幽地說道。

葉雄嘆了口氣,他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這絕對是他有使以來,最憋屈的時候。

片刻之後,司馬千秋回來了,說道:「溝通失敗,上面不肯放人。」

「陸青鋒就不管路瑤的死活嗎?」葉雄怒道。

司馬千秋沒有理會他的態度,繼續說道:「不過上面還有一種交換方法,可以用你來交換,只要你束手就擒,他們可以放了玄冥魔女跟左不韋的轉世者。」

「用我交換,誰的意思?」

「上面的意思。」

葉雄怎麼也想不到,事情會朝這方面發展,他本來想抓路瑤,去要脅陸青鋒,但是他想不到對方連路瑤的死活都不管,反而要他的命,這是不是代表他的命比路瑤值錢。

「我都說了,在他心裡我並不是多重要的人物。」路瑤臉色慘白。

「我要跟上面的人對話,你溝通他們。」葉雄命令。

「剛好,上面的人也要見你。」

司馬千秋從身上掏出一塊玉牌,元氣輸了進去。

一束光從玉牌中射出去,落到半空之中。

片刻之後,那裡就出現一個光洞,一道人影從裡面出來。

一身白色長袍,長發飄落到腰間,瘦長臉,臉上乾淨得沒有一點點瑕疵,赫然是個氣質不凡的絕世美男子,咋一看去,還以為是女人呢

見到這人,司馬千秋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出現的會是這名男子,雙膝連忙跪倒在地,十分恭敬地說道:「聖界聖使司馬千秋,參見神帝殿下。」

出現的並非聖界的人,赫然是曾經的十大神將之一,現在的神界神帝陸青鋒。

雖然只是一具下界化身,但是那飄然的感覺,跟以前沒什麼區別。

路瑤愣住了,就連葉雄都愣住了,兩人都沒有想到,出現的居然是陸青鋒。

「你叫司馬千秋?」陸青鋒問。

「屬下正是。」陸青鋒受寵若驚。

「你暫且離開,我有些話想跟他們說。」陸青鋒命令。

「屬下告退。」司馬千秋彎著身子,慢慢退了出去。

等他離開之後,陸青鋒目光之才落到路瑤跟葉雄身上,細細地打量著他們,半晌才說道:「雖然轉世容貌不同,但氣質猶存,瑤瑤,葉問天,好久不見。」

「聲明一下,我叫葉雄,不叫葉問天,葉問天的轉世者已經死了。」葉雄道。

興風之花雨 「雖然你殺了真正的葉問天,也殺了葉問天的化身,但是你得他的傳承,現在你就是他。」路青鋒道。

「他愛怎麼說都行,反正我不成為他。」葉雄堅定道。

他是他,這輩子他都不會活在任何人的陰影之中。

「青鋒,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答應你前往聖界,在你的培養下,爭取早日前往神界跟你見面,事情跟他無關,你就放了他吧!」路瑤急道。

「你愛上他了?」 校花的透視高手 路青鋒突然問。

路瑤低著頭不敢看他,片刻之後,她抬起頭,堅毅地點了點頭。

「不愛我的女人,我要之何用?」路青鋒冷哼一聲,又道:「剛才司馬千秋把我的要求都說了吧?」

「說了,用我來交換玄冥魔女跟左不韋的轉世者。」葉雄點頭。

「你意下如何?」

「我怎麼知道束手就擒了之後,你會不會又把他們抓了?」葉雄說出自己的擔心。

「你覺得沒有你,他們還能翻起風浪嗎?」陸青鋒反問。

「你就不怕玄冥魔女活著,神將會不斷地重生,直到推倒你為止嗎?你就不想殺了她嗎?」

光明神殿做夢都想抓到玄冥魔女,現在終於抓到,輕易想放過她,鬼才相信。

所以葉雄的想法是,陸青鋒肯定會後悔,把自己幾個人一網打盡。

「瑤瑤,你離開一下。」陸青鋒突然命令。

路瑤愣了一下,不明白為什麼陸青鋒會支開自己,有些意外。

很快她就離開房間,此時的房間之中,就只剩下葉雄跟陸青鋒的下界化身。

「葉雄,你覺得路瑤是怎麼樣一個人?」陸青鋒突然問。

「你們相處那麼長時間,不是更清楚嗎?」葉雄反問。

哈哈哈!

陸青鋒大笑起來,聲音中的情緒怎麼都聽不懂。

「人生如棋,你是棋子,我也是棋子,能不能破局就看你了,你的要求我答應了。」

「什麼要求?」葉雄有些蒙了。

「用路瑤交換玄冥魔女跟左不韋下界化身。」

陸青鋒說完,分身化為點點光芒,消失在半空之中。

半空那個光洞也慢慢合攏,消失得無影無蹤。

葉雄一臉蒙逼。

他這是什麼意思?

先前說用路瑤交換,他不同意,在路瑤告訴他喜歡的是自己的時候,他還說不愛他的女人,要之何用,怎麼現在突然就同意了?

他先前不是說,要用自己去交換玄冥魔女跟左不韋的化身,怎麼現在又反悔了?

葉雄越想越不明白,這陸青鋒也太反覆無常了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