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就不勞你多費心了,今天我就要挑選幾個弟子,明天一早回去。」劉長老一拍桌子,斬釘截鐵的說道。

一旁的何雲、歐陽精以及大長老可都急壞了。

「如果我就不呢?」秦毅波瀾不驚的反問道。

聞言,六長老露出了一絲壞笑,環視了一圈周圍的這些人大聲吼道:「動手!」

隨著六長老話音剛落,阿奎、阿勛兩個人就飛了出去,一個飛向大長老一個飛向何雲。

兩人見狀不好,想要反抗,但是不知道自己的手腕處被戴上了什麼,一下子自己的體內的力量瞬間消失,跟個廢人一樣。

接著大長老、何雲之後是二長老他們,六長老手下這兩個人簡直就跟個魔鬼一樣,速度非常快,而他們手上的東西,可以瞬間讓他們體內的力量消失。

「蘇天和,你這是幹嘛?」大長老焦灼的看著六長老憤怒的問道。

「我想幹嘛?我想現在殺了你們,你們有什麼意見嗎?可是我現在不能殺你們,我要是殺了你們,你們的那些弟子就都散了,到時候我沒法交差啊。」

「所以啊,等到時候,你們的弟子都跟我走了,你們就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六長老陰狠的說道。

大長老看著昔日喊自己叫大哥的六弟,沒想到離開幻彤陣閣這麼多年,加入了盾城,現在竟然幫著盾城來坑自己門派的人了,真的是可悲啊。

「天要忘我幻彤陣閣啊。」

大長老哀嘆一聲,頭髮瞬間白了下去,放佛一下子老了好幾歲一樣。

「你們似乎還忘記了有我呢。」這時秦毅在一旁看不下去了,明明他們還沒有把自己弄到,怎麼就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在他面前裝逼呢?這根本忍不了啊。

而六長老蘇天和聞言,不屑的一笑,看著秦毅說道:「你以為他們這些人都被控制了,你還會有什麼活路嗎?」

「你在幻彤陣閣不就是靠著這個女人的嗎?這才讓大哥不敢招惹你!」六長老指著千尋說道。

「別喊我大哥,你不配!」大長老站在那裡,看著蘇天和還喊自己大哥,打心底的噁心。

「給我抽他!」然而現在的六長老已經完全不顧及情分了,做的一切的事情都是心狠手辣。

阿奎聞言,過去兩個大嘴巴子,卯足了力氣直接打掉了大長老兩顆牙。

「你這麼囂張,回頭不好收尾啊。」

秦毅站在那裡,淡定的說到。

「呦呵,你小子還威脅我呢?」蘇天和看著秦毅也有些好奇,都現在這種狀態了這小子是真的傻還是假傻,怎麼還有可能有心情嘲諷自己?

「我為什麼不能威脅,再說了我那叫提醒你,為了你好。」

秦毅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樣,說道。

「好!你小子不知道是真傻還是假傻,那我就跟你說破,之所以我把他們要控制起來,是因為我留著他們還有用,而你,則是一會就要死在這裡的,所以用什麼那個東西。」

六長老解釋了一番,原本以為秦毅聽了會非常的害怕,結果卻聽到:「那六長老,我活著的時候不必別人差什麼,現在死了也不想差什麼,所以那個東西我也想戴,我想安詳的死去。」

秦毅這話倒是讓六長老為之一愣,心中暗道,本來是阿奎、阿勛兩個人想要練練手的,但是現在秦毅竟然主動要求封住他的力量,那他們也沒辦法啊。

「我就滿足你。」

「去給他帶上一個。」

聞言,阿勛拿來了一個手環一樣的東西,放在秦毅的胳膊上,他假裝驚嘆,但其實他一點事情都沒有,其實秦毅早就知道了這個東西對自己沒有什麼用,不過為了驗證一下省了在重要的時候出現問題。

果然,咋戴上手環的一瞬間,體內所有的力量都被吸收,但是經過這個手環之後就,出來的濃郁的真元,源源不斷的進入秦毅的體內。

見狀,秦毅心中一喜,沒想到這個東西竟然還有這種功效,若是能一直這樣下去的話,他吸收的陣法能量轉化出來之後就會有真元力量,那自己不久后就會恢復體內的真元了。

「喂,六長老咱們商量一下唄,你把這個東西有多少給我多少,我給你留個全屍。」秦毅淡淡的說道。

然而,大長老聽到秦毅說什麼談條件,以為是秦毅妥協了,等聽到後面的這句話時,他就知道自己又想錯了,秦毅怎麼可能會與別人妥協呢?

連大長老這樣和秦毅共事了這麼久的大長老剛剛都沒有想對,很顯然六長老也想多了,當他聽到秦毅要談條件時,那臉色立刻有所緩和,似乎下一刻就會笑出來一樣。

但在聽到後面,黑著臉,怒視著秦毅,氣不打一處來。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去把他給我殺了!」

話音剛落,阿奎直接沖了上來,手中拿著一把短刀直接刺向了秦毅的喉嚨。

「哼,你們就這麼肯定,那將我拿下嗎?」

說完,秦毅大手一揮,只見阿奎直接倒飛出去,驚呆了眾人。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嘴巴都張張的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幾位長老、何雲、歐陽精、鐵頭和千尋,他們也是一臉的不解,之前他們完全沒有看到過秦毅這樣的招式啊,大手一揮,一個人就倒飛出去了,這是什麼陣法招式?

然而,秦毅則是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這一個東西還是恢復的太慢,這下子把剛剛的真元全都用完了。」

雖然大傢伙聽不到秦毅在說什麼,但能感覺到他的狀態是不太滿意自己的狀態的。

法爺的英雄聯盟 「秦毅你!大膽,再給我上!」

這次換成了阿勛衝上來,有上一個阿奎的樣子,這回阿勛並沒有那麼大意的出手,而是玩起了陣法,這回輪到幻彤陣閣的人笑了,完陣法說實話,他們還真不信秦毅陣法不行。

「唉,你們兩個愚昧的人,難道就沒有發現,你的這個手環好像對我沒有用嗎?」

聞言,六長老宛如晴天霹靂一般整個人呆立在那裡,看著秦毅,瞳孔一縮。

的確啊,剛剛自己明明讓人把手環給秦毅戴上了,並且這手環還是秦毅自己主動要求戴的,可是為什麼剛剛他還能反擊?

出手的阿勛聽到秦毅說出這話的時候,腳下一頓,收回了自己的力量,雖然受到了反噬,但是想必和阿奎的情況,自己這樣也算是好的了。

「秦毅你別殺我,我可以拿東西和你交還!」此時六長老有了危及感,因為他們知道這手環的威力有多大,可以說不管是怎麼樣的高手,只要能讓他帶上這個手環,就摘不下來,還會吸收他的所有能量,要是砍下手臂那被吸收的能量就會永遠消失。

可就偏偏是這樣的一個手環,竟然對秦毅毫無作用?

「你陪嗎?」秦毅淡淡的說了一句。

大長老咬了咬牙,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良久說道:「我這有你喜歡的東西。」

然而,秦毅卻搖了搖頭說道:「不,你理解錯了,我是說你配和我拿東西談條件嗎?」 聽聞,六長老一愣不明白秦毅這是什麼意思,而看著六長老疑惑的眼神,秦毅無奈的繼續說道:「我的意思是,你只配拿你的命來和我談條件,然而我身邊不需要你這樣的一個奸臣,所以你只有死路一條。」

聞言,六長老紅著眼睛,聲嘶力竭的說道:「秦毅,你不能殺了我!我是盾城的人,你要是殺了我就是不給他們面子,到時候你就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你身邊的人也會遭殃。」

秦毅聽著六長老的無奈的搖了搖頭,本來要是自己還打算留他一具全屍的,但是他這樣一個人連為自己死後都不好好考慮一下,那就如了他的願吧。

「本來我想留你全屍的,但現在不想了。」

說完,秦毅化掌成刀,仍然是利用真元,直接斬殺了六長老,而接著又是幾刀,斬成了屍塊。

「喂,拿著他的屍體,滾回你們的盾城,告訴你們的城主我叫秦毅,有本來是找我,還有那個叫阿奎的我留下了,有本事來找我要人吧。」

秦毅說完之後轟走了阿勛,接著從六長老的背包裡面找到了之前和他手上帶著的手環一樣的東西,眾目睽睽之下,秦毅看著這東西傻笑。

讓仍然被這東西所控制住的幾個人一臉黑線。

「喂,秦毅你有沒有辦法幫我們解開,要是有的話你就快點,別在那裡傻笑了。」

千尋一臉怨氣的說道。

聞言,秦毅撓了撓頭,一臉尷尬的看了看還被控制住的幾個人,走到了千尋的身前,利用真元將手環完好無損的弄了出來。

秦毅看著這東西,這手環的剋星應該就是真元力量了,不過陣靈大陸的人,他們雖然擁有真元,但是並不具備完美控制真元的能力,所以對於這種手環無能為力。

等秦毅把大家的手環都打開之後,大長老焦急的說道:「秦毅,你還是太年輕了,盾城是一個咱們惹不起的存在,就算是光明城在盾城面前也是零星一點。」

「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是不應該這樣啊!」

看著大長老,秦毅嘴角微微一笑說道:「謝謝大長老的關心了,這些都不是重點,咱們現在先把弟子們的實力提上去才對,至於所有跟我作對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說完,秦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餐廳,直接去了廣場,看著在廣場上早就等候多時的弟子秦毅說道:「今天我們開始新的訓練,希望你們都可以打氣十二分的精神來。」

接著秦毅又看向了何雲、歐陽精兩人說道:「今天你們兩個也去給我參加訓練。」

其實秦毅早就想好了未來要把幻彤陣閣訓練成什麼樣子,他要讓華夏的軍人風采出現在陣靈大陸,吸引陣靈大陸的所有人的眼球。

今天所有人都給我去圍著山給我跑兩圈,其中不能利用輔助陣法恢復體力,如果誰讓我感覺到了陣法的出現,那就別怪我破了他的陣靈。

聽到這個訓練的弟子們一個個都傻了眼,自打他媽呢入門以來,長老們也沒讓他們有過這樣的訓練,可是秦毅現在這樣,確定真的不會引得長老們的不願意嗎?

「快點你們等什麼呢?」

聞言,那些猶豫的人一縮脖子,都開始怪怪的跑了起來,而何雲和歐陽精兩人聽到秦毅安排了這樣的訓練任務,直接跑了起來,超過了那群普通弟子領頭人的速度,這群弟子看著幻彤陣閣的兩大天才都在奮力的奔跑,所有人的動力立馬有了。

「連師兄他們都跑了,咱們也得跑,甚至爭取能跑得過他們,畢竟現在是公平競爭,平時陣法比不過,跑步還不行嗎?」

秦毅看著這群弟子的樣子,覺得有些好笑,不過不得不說,何雲和歐陽精的確是給自己開了一個好頭,不然這群弟子要是真的不跑,那只有自己動手打了,可是話說回來,打完之後又要浪費一天的訓練時間也有些不值。

等著群弟子都出去跑步的時候,宗門的門衛弟子跑了過來:「報大師兄外面有仙女宗的人說找你。」

「那就讓讓他們進來吧。」

一聽是仙女宗的找上來了,秦毅以為是他們的宗主回來了,等了片刻之後,只見一個使臣帶著兩個素未相識的女孩過來了。

「我是仙女宗此次前來幻彤陣閣的使臣,請問您是?」

眼前這人打量了一番秦毅,看著他的年齡也不像是長老級別的任務,那他為什麼要迎接自己?

「我是幻彤陣閣的首席大弟子。」那人看著秦毅一說自己是首席大弟子的時候的那種傲氣,先是一陣驚訝,接著就是一片冷漠了。

驚訝是因為原來公主就是嫁給了這樣的一個人,而冷漠則是他覺得秦毅這個人簡直是太狂妄自大了。

竟然只是一個首席大弟子,就敢迎接他?使臣讓宗主出現迎接都不為過,就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首席大弟子了。

「真不知道,你是哪來的勇氣一個小小的首席大弟子就出來迎接我,難道你們沒有其他人了嗎?」

這位使臣高聲說道,而後面的兩個女弟子也覺得他們被看不起了,所有也是一臉不屑的樣子看著秦毅,說實話要不是大師姐能讓他們過來,他們今天才不會來呢!

「呵呵,你是個什麼玩意就這麼對我說話,誰見你無所謂,你回去打聽打聽,你們那幾個長老又幾個敢這樣對我說話的?就包括你們的宗主,他也不能這麼對我說話。」

秦毅跟看一個傻子一樣的看著眼前這個狂妄自大的使臣,真不知道是他們兩個人誰太自大。

然而秦毅這些話,那使臣顯然沒有放在心上,而是冷笑一聲嘲笑道:「我說你做白日夢呢?還我們宗族,你見過嗎?真是的,一個吃軟……」

沒等使臣說完,秦毅一個大嘴巴子抽了上去,對著他說道:「有些話啊不能說,因為容易丟了性命,我這次阻止你了,但下次也許就沒這麼好運了,還需要你自己的控制,好嗎?」

說完,秦毅還露出了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然而挨打得使臣都要感覺自己的頭被秦毅打掉了一下,瞬間,心中也不敢再嘲諷他。

只是暗自記住了秦毅的模樣,等抓到一個機會,他就要秦毅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走進大殿就是大長老他們的地方了,自己滾進去看吧。」

說完,秦毅白了他們一眼,之後就認真的感受那些個弟子有沒有偷奸耍滑。

利用手環上的真元簡單的看了一下,至少現在還沒有人偷奸耍滑,然後他便陷入沉思。

這個可以給自己提供真元的手環已經都弄到手了,差不多得有十來個,但是總不能把手上都帶上這玩意吧,就算是對外說這是裝飾品,但如果他用出強大的真元力量,難免就會有人將重點放在自己胳膊上的這些個手環上,到時候爭奪倒是不怕。

畢竟不會有人也能跟他一樣使用手環,不過要是在爭奪的過程中發生了斷裂,那可就得不償失了,之前得罪盾城那是因為他知道了手環可以恢復自己的真元後有了底氣。

所以這麼一來,秦毅現在就要考慮怎麼將這十幾個手環合成一個,這樣帶上去說成裝飾品也不算太過於招搖。

不過想要將這十個手環變成一個,那就需要煉器的煉爐,然而陣靈大陸似乎並沒有這些,所以想要煉器自己還需要費勁一段時間。

「過幾天看看吧,看看那些宗門裡能不能給我點有用的東西,實在不行就找一個比較結實的香爐湊活一下。」

忽然,就在這時,一個弟子跑了過來。

「大師兄,大長老找你。」

秦毅點了點頭,收起了思緒,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向了大殿。

而剛進大殿,秦毅就看到了大長老和千尋站在一起,而剛剛那個仙女宗的使臣也站在一旁,當她看到秦毅的時候,突然開口喊道:「大師姐,就是他,幻彤陣閣的大長老,就是這個人,他對我不敬!」 聞言,秦毅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而大長老和千尋一臉黑線,跟看個傻子一樣的看著那個使臣,若是眼神會說話的話,恐怕在說你不是個傻子吧。

「哎呦呵,又遇見你了,沒想到你還告狀了,我好怕怕啊。」秦毅誇張的說道,然而大長老和千尋都白了他一眼,但是這些動作,那個使臣都沒有看到,要是他看到的話,就不難發現大長老、千尋和秦毅的關係。

「大師姐一定要為我正名啊!他侮辱咱們仙女……」還沒等使臣說完,千尋直接一個大嘴巴子扇了上去,被扇嘴巴的那個人非常的委屈,他不知道自己為啥又挨打了,第一是這個自稱首席大弟子的傢伙,第二次竟然是同宗門大師姐,這還讓人咋活?

「讓你多嘴!」千尋扇完他一巴掌之後,走到了秦毅打得身邊說道:「對不起啊,他是仙女宗的一個小弟子,應該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別介意。」千尋嬌羞的趴在秦毅的身上說道。

這一幕大長老都是習慣了,不過這個使臣和身後的兩個女弟子可講究看傻眼了,他們哪裡見過高冷的大師姐在一個男人面前如此嬌羞過?

「還不快滾?」秦毅看到使臣那不可思議的目光,以及打量千尋的目光讓秦毅非常的反感於是怒罵道。

那使臣現如今可是嚇破了膽子,聽到秦毅讓自己滾就立刻跑了出去,說實話剛才不是他不想走,是他害怕自己現在就離開,到門口可能就是一具屍體了。

而那兩個女弟子也被大長老帶走了,現在整個大殿上只有秦毅和千尋兩個人。

「你喜歡我嗎?」忽然千尋問道。

聞言,秦毅陷入了沉思,說實話通過這麼多的接觸,他對千尋也是比較有好感的,但是他所欠下的情債太多了,並且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取代自己那個所謂的前世,打破紅塵身的身份。

這一切都是未知數,他不想在傷害任何一個好女孩了。

「不能再傷你了。」秦毅輕聲細語的說道,他選擇逃避這個問題。

「你為什麼會覺得,如果對我動了心就會傷了我?」千尋趴在秦毅的肩膀上,哽咽的問道。

「因為我給了你的,要不回。」感情這東西,原先秦毅一直執迷不悟,甚至幾年一直把一個女人當成唯一,但後來,秦毅發覺只要你能夠負起責任,並不像傳統那樣的一夫一妻。

在古代,之所以皇帝可以一夫多妻是因為他有足夠的實力,可以對每一個妻子負起責任,無論是經濟還是安全,還是幸福,而現在他秦毅,擁有了這樣的實力,雖然可以一夫多妻,但他覺得不可能處處留香。

「哦……」千尋有些失落的說道,之後就推開了秦毅,失落的離開了。

ptt9.com/75419/ 秦毅看著千尋失落的眼神,嘴角也微微泛起了淚水,他不知道這樣做自己到底是傷了她,但總比以後傷的更深好得多。

隨後秦毅收起了思緒,看著那群弟子都跑了回來,一個個氣喘吁吁的,不禁搖了搖頭。

「你們的體力是真的差啊,就這點運動就不行了?」秦毅一臉嚴肅的看著他們,就連何雲和歐陽精都有些恐懼的看著秦毅。

「從今往後,你們天天都要跑,什麼時候你們不喘了,再停止。」

聽到這個消息,簡直比要他們命還要命。

「不要啊!大師兄這樣會死人的。」

頓時倒在地上不聽的求饒,看到這群人的模樣,秦毅不禁皺了皺眉頭,這群人不就像是在地球上的那些小鮮肉嗎?只不過他們比那些小鮮肉多了一些可以殺人或者說是比較匪夷所思的本領而已,而當他們卸下這些東西之後,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小鮮肉。

「你們都給我起來!」說著,秦毅又套出了上次的那個鞭子,而這次不一樣的時候,秦毅雖然在空中一甩,那鞭子上就帶滿了閃電,噼里啪啦的而地上也被抽出了一道神坑,神坑中還有一些殘餘的閃電。

倒在地上的弟子,倒吸一口涼氣,瞳孔一縮就好像猴子附體一樣,瞬間從地上起來了。

「繼續練習布陣誰要是給我偷懶,這辮子伺候他。」

說完,秦毅就走回了大殿,而剛進去就看到了大長老一臉笑容的看著秦毅。

「大長老有什麼事嗎?」

「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剛剛路過你的房間聽到了仙女的哭聲,你應該注意一下,第二件事明天就是你當時在陣法比賽上說的送禮時間了,所以你得跟我出去迎接一下,你安排一下時間。」

說完,大長老就離開了,因為剛剛他說的第一件事情,恐怕要秦毅自己想明白。

看著大長老走遠,秦毅微微一愣,千尋哭了,自己進去勸嗎?

最終秦毅還是否定了這個想法,轉身走了出去。

直到夜晚,秦毅才結束訓練,而也有不少弟子小聲抱怨,為什麼今天秦毅放的這麼晚,而訓練結束之後,秦毅剛走到自己房間的門口,腳步一頓,嘆了口氣走了出去。

他來到幻彤陣閣的後山,去看了看魏勛員,現在的魏勛員已經有了意識,可以和人正常的交流了。

「師兄,你怎麼來了。」魏勛員虛弱的說道。

秦毅看著魏勛員下面斷的雙腿,總覺得不這麼完美。

「沒事,我就是來看看,另外我想跟你商量商量,我之前已經讓長老們去找最好的鐵匠了,讓他們給你打造一個叫輪椅的東西,然而你做上了那東西之後,你就不能再布陣了。」

https://ptt9.com/107118/ 聽到這裡,沒等秦毅說完,魏勛員就激動的說道:「師兄,不能啊,你不能不讓我聯繫陣法啊!我要變得強大,變得強大才能保護我的家人!」說著,魏勛員的眼淚和鼻涕就混成了一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