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上原櫻就笑,道:「媽,你這是典型的關心則亂,連我都明白的事,你怎麼就看不懂呢?」

取笑上了。

松島香子一陣臉紅,只是當著林昊的面到底沒好意思動手,只能狠狠瞪了一眼。

上原櫻也不怕,嘻嘻笑道:「後面來的人太多,可能幾大家族精銳盡出是吧?

放心,人家算盤很精的,林大哥跟那個須佐之男沒分出勝負之前,他們絕對不會輕舉妄動。

要不然他們現在就不是跟在後面吊車尾,而是直接跟我們動手了……」

似乎很有道理。

松島香子瞬間就明白了,又問:「那打過之後呢?」

說完就後悔了。

真是個愚蠢的問題,難怪會遭遇恥笑。

多簡單啊,打過之後,若林昊勝,自然而然這些人會選擇臣服,若是須佐之男勝,肯定這些人就站在須佐之男一邊了。

仔細想想,這些家族精銳盡出,卻遲遲不動,無非還是準備見機行事,以策萬全。

明白過來,頓時她也不怎麼擔心了。

既然林昊那麼有信心,想來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他,退一萬步說,就算敗了,那就敗了吧,大不了一起死。

原本她的人生就已經要毀掉了,是他給了她生命中最美的顏色。

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可在她心裡,這是生命截止目前從未有過的波瀾壯闊與美麗。

上原櫻也沒再取笑。

雖然沒有明說,可媽媽心裡的感受,她懂,因為那也是她內心深處最深切的感受。

便這麼一路走著,忽然林昊停了下來。

見狀,也顧不得想心事了,松島香子問道:「怎麼了?」

上原櫻也十分好奇。

林昊搖了搖頭:「沒事,南邊兩裡外有個人……」說完繼續往前走。

上原櫻就笑:「這種深山老林還有人,真奇怪。」

松島香子則不以為然:「沒什麼好奇怪的,生活多艱,想來是為了生計前來深山的採藥人或者獵戶。」

年齡擺在這裡,對於生活的感悟明顯要深很多,不是上原櫻這種長在溫室的花朵可以相提並論的。

便是這麼說著,也沒多想,三人一步步往目的地靠近。

殊不知,林昊靈識掃過的時候,南邊兩裡外,那人緊張的汗都出來了。

「怪物!」

「華夏來的怪物!」

「就知道是他們,還好我見機得快,還好他沒在意,不然就是十條命也不夠填的。」

「不過也別得意得太早,這筆賬,早晚有一天我須佐之男要跟你們連本帶利算回來!」

「……」

須佐之男。

絕對不會有人想到,號稱神靈、高高在上俯瞰了這片國度上千年之久的須佐之男,他居然跑路了。

不戰而退,聞風而逃,便是林昊都想不到,這貨居然會如此的沒有膽量。

不過這也怪不得他!

雖然有絕對的把握將須佐之男斬殺,可想要躲過他的靈識查探,身為金丹境修士,這一點須佐之男還是沒問題的。

也不能怪須佐之男。

惜命是人的天性,便是他號稱神靈也不例外。

原本就忌憚華夏那幫人,再有,林昊滅殺兩大須佐神衛時那份輕鬆寫意,他自問做不到,如此一來,分明知道不是對手,傻子才會坐著等死。

尤其當林昊靈識掃過的時候,那股子渾身通透毫無秘密可言的感覺,讓他無比慶幸這次跑路的決定。

當然,他也不是一味就跑路了。

他是瞞過了所有人的視線偷偷離開的,離開之前,他還在冰川神宮入口留下了另外六大須佐神衛。

這六大神衛是他一手訓練而成,每一位的實力都不比死去的北條龍介和安倍晴川低多少。

最重要的是,六大神衛可組成一個攻擊陣法,便是他落入其中,一時半會亦難脫陣。

跑路的時候,他身上還帶著六大神衛的魂珠。

他仔細算過,若是魂珠在交戰之後兩個小時內破碎,那他一定有多遠跑多遠,否則必死無疑。

相反,若是兩個小時還沒破碎,那意味著不是那麼強,或有一戰之力。

最好的結果是,若是四個小時還沒碎,那他也不用跑路了,他會直接返回將那徒有其表的人滅殺。

不過事實證明,他跑路的決斷真的是太英明了!

半個小時后,他感受到冰川神宮入口打鬥的波動,不足三分鐘,手裡六顆魂珠一顆不剩,悉數破滅。

這時完全就沒想法了,逃,趕緊逃,越快越好,越遠越好…… 滅掉六大神衛,通過入口的陣法,林昊終於來到冰川神宮真正的所在地。

藍天、白雲;綠樹、紅花!

遠處有山,山中有獸;近處有水,水底有魚!

更有房舍星羅棋布,有阡陌交錯縱橫,最後,還有一處巍峨宏偉的古老殿宇!

「好美!」

「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家了嗎?」

無敵劍神 「主人,我想在那邊的瀑布下面建房子,可不可以?」

「曾經也從這裡走過很多次,今天才發現,真的特別美呢!

主人,我想要一片地,全都種上桑樹,我會養蠶,還會用蠶絲織布哦!」

https://ptt9.com/8100/ 「桃花林,我要種好大好大的一片桃花林,到時候請主人吃桃,喝桃花酒!」

「……」

果真是個極美的地方,一進來,松島香子上原櫻母女變禁不住讚歎。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炎姬劍姬幾個靈體少女連帶著小狐狸跟小白狗都跑出來了,歡呼雀躍,飛來飛去。

林昊閉目感覺了一下,空間不算大,方圓數十里,約莫一個小鎮的規模。

但是天地靈氣相當濃郁,比起修真界雖然大大不如,可絕對不比明珠山莊那邊差。

主要是這裡特別安寧,沒有戾氣,遠離塵囂,堪比現實版的桃花源。

便是這樣一處所在,想到馬上就要落入自己的掌控,林昊不禁有些開心。

「糖姨應該會很喜歡這裡吧!」

心裡暗暗想著,他道:「走吧,一切留待斬殺須佐之男之後再說。」

一句話,氣氛驟然就變得嚴肅起來。

雖然很有信心,可一想到接下來林昊要面對的是高高在上的神靈,不由自主的,松島香子等人便有些緊張不安。

不過顯然是白擔心了!

「人呢?」

「一路暢通無阻,難道是跑了?」

「……」

一路行來,暢通無阻。

除了在神殿中滅殺掉幾個不長眼的普通神殿武士,幾乎沒有遭遇任何阻礙。

這就奇了!

好奇之下,拉了幾個瑟瑟發抖的少女一問,一行人不由哭笑不得。

「不是吧,居然嚇跑了?」

「噗嗤,不是,林大哥,你有那麼可怕嗎,居然嚇得須佐之男三天三夜沒合眼?」

「咯咯咯咯,太逗了,神哦,那可是神哦,神居然都被主人給嚇跑了,那主人成什麼,是不是成了眾生之王?」

「太好了太好了,須佐之男跑了,這裡是我們的了,主人,我來當你的貼身侍衛好不好?」

「……」

須佐之男居然跑了。

三天三夜沒合眼,想來想去,今天還是偷偷溜了,這一點,那些神衛或許不知情,可一直貼身的侍女還是知道的。

得知這個消息,歡樂之餘,松島香子等人不禁也有些吃驚。

林昊這時也明白過來,失笑道:「還是大意了,沒猜錯的話,過來路上感應到的人應該就是須佐之男。

隱藏得好啊,氣息那麼收斂,居然真讓他騙過去了……」

只是覺得好笑。

螻蟻而已,走脫了便走脫了,沒什麼可遺憾的。

他也不是非要殺須佐之男,既然須佐之男那麼識趣,乖乖就把地方讓出來,那他也不介意饒他一條狗命。

不再想這些,他道:「本帝林紫霄,所有存在於這個空間的人,即刻前來中央宮殿面見本帝。」

聲音充滿威嚴,聽起來不大,卻似從天際傳來,響徹空間每一個角落。

此後一個小時,陸陸續續有人從各處趕來。

看著下面一群女人,年幼者不過十歲出頭,年長者不超過二十五,俱是容貌絕佳身段窈窕之輩,林昊眉頭大皺。

「全是女人,男人呢?」

https://ptt9.com/147460/ 「這裡難道沒有老人,沒有孩子?」

聲音頗嚴厲。

倒不是非要有老人孩子或者男人,他只是單純覺得奇怪。

即便如此,這話一出,下方跪倒一地,滿殿的女人痛哭流涕,求饒不斷。

甚至於有些都認命一樣當場開始寬衣解帶,小狗一樣等待主人的懲罰。

女人果然還是麻煩!

成群的女人在一起,那就是麻煩中的麻煩!

長吸一口氣,一股戾氣在胸,林昊擺手道:「算了,這事你們看著辦,我出去透透氣……」

說罷便出去透氣去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大殿里,松島香子等人面色古怪之餘,心裡也不禁一陣驕傲。

「不愧是我們的男人(主人),這麼多絕色佳麗,予取予求,竟是毫不動心!」

便是這麼想著,痴了一會,很快又回過神來。

正事還是要辦的!

那麼信任她們,還要讓她們成為這片國度的神,不論如何,她們不能讓他失望。

定了定神,松島香子道:「都起來吧,擦乾眼淚,衣服穿好。

我不知道你們從前過著怎樣的日子,我也不知道你們從何而來,我現在要說的是,須佐之男已經逃跑了。

須佐之男逃跑,他的時代已經成為過去,現在,剛才那個男人,林昊,他才是這裡的神,他才是這裡唯一的主宰。

作為神的代言人,我現在可以很負責的告訴你們,我神不會壓迫你們,我神不會覬覦你們的肉體和心靈……」

很長的一段安撫,而後,又開始了解一些空間的基本情況。

等一切弄清,交代了一些事情讓上原櫻帶著炎姬劍姬等人去完成,她則獨自出來尋林昊。

找到的時候,林昊正躺在溪水邊一棵柳樹下,那安靜閑適的模樣,像極了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嘴裡不自覺就念起一句詩,松島香子很有些臉紅。

原本不應該,原本她也不配,但是,這一刻她必須承認,樹下男人太過完美,第一次讓她有了墜入愛河的衝動。

當然,她也不敢過於放肆。

安安靜靜走近,安安靜靜坐下,又安安靜靜提起他的頭讓他躺在自己大腿上。

待他睜眼看來,她微微一笑:「我想這樣躺著可能會舒服一些……」

略羞澀,臉微紅。

說罷不等詢問,趕快轉移話題,開始彙報此前問到的情況。

「這個空間一共有一千五百多人,全都是女性,年歲在十到二十五之間。」

「她們通過各大世家進獻,來自全國各地,都是血統純正的本國女性。」

「她們存在於此的唯一目的,便是滿足須佐之男的需求,包括生理,也包括心理以及一些其它。」

「超過二十五歲的,要麼被殺,要麼被賞給神衛們玩弄致死。」

「這個空間除了神衛和須佐之男本人,沒有男性,現在,你是這裡唯一的一個男人。」

「這裡的生活很原始,種地,捕魚,養蠶,釀酒,大家靠自己的手養活自己,也養活原來神殿那幫人。」

「……」 人間五月,桃李芳菲盡。

桃花源,原冰川神宮所在。

「哎呀,又跑了,快追快追!」

「噗嗤,不是,我說小櫻姐姐,你到底行不行啊?」

「是啊,到底行不行的,不行就讓我們來吧?要按你這麼抓下去,恐怕今晚大人要餓肚子哦!」

「胡說,誰說我不行的?

你們這群死丫頭,成天就等著看姐姐笑話是吧,告訴你們,沒門!

別以為姐姐不知道你們什麼心思,你們不就想著好好表現取悅林大哥么?

告訴你們,別做夢了,他才看不上你們!」

「噗嗤,說得好像小櫻姐姐你就被大人看上了一樣。」

「是呢,小櫻姐姐你這麼喜歡大人,大人他知道嗎?」

「小櫻姐姐,聽說女人如果有被男人那個過之後,雙腿會合不攏哦,我怎麼看你的雙腿和得那麼緊,連一絲縫都沒有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