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上次那個接待他的小范在櫃檯內,遠遠地望到他後,是一溜煙的跑了出來。

“風明大人,您可是很長時間沒有來了。不知道您今天是來領取任務,佈下懸賞還是進階等級?”

“是有一段時間沒見了,小范你長胖了哦!”

妙俊風的一句誇讚,讓小范是一下子樂的沒邊。

“大人還記得我,大人還記得我的名字!沒想到日理萬機的大人竟然還會記得一個小小的我。我一定要好好伺候大人,不能讓大人失望。”

妙俊風可能沒想到,就因爲自己的記性好,喊了一聲小范。就讓他在今天,在制符師公會內成功招收了一名鐵桿粉絲。

“小范,葛長勞今天在嗎?我是來進階的。”

“他老人家在,請您在此稍候,我這就去通報。”

小范是“唰唰唰”的帶起一抹揚塵就跑遠了,可見他真的是很盡心。

時間不長,他又“唰唰唰”的跑了回來,面帶微笑,儘量控制好氣息,穩穩的回道:“風明大人,葛長勞請您去考覈室。請跟我來。”

“好!你就好好的喘幾口氣吧! 大夏紀 我可不想把你給累着!”

“哎!”小范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隨後,呼哧呼哧的喘了起來。

考覈室內,葛玄坐在一把太師椅上,氣定神閒的看着走進來的風明。

他那睡眼惺忪的眼睛,在此刻是綻放出了迫人得精光。

“風明,你很不錯,一身修爲已經達到了七月之境。我很期待你今天繪製的符籙能給我帶來別樣的驚喜。”

“葛長勞過讚了。”妙俊風對着葛玄就是一拜。

“這些虛禮就免了吧!現在就開始吧!”葛長勞衣袖一扶,將繪符需用到的器具物品一一陳列在石桌上。

妙俊風也不做作,徑自走到石桌前,拿起符筆,蘸了蘸符汁,筆走龍蛇的就開始在符紙上繪製起來。

當最後一筆收官之時,符籙發出了鮮紅色的光芒。

一隻迷你型的虛幻蛟蟒是浮現在符籙之上,個頭雖小但兇威十足。

“好!很好!你竟然將火蟒符改進了,這可是一直困擾我的一個難題。我一直在琢磨着,從火蟒到火蛟之間,應該還會有一個過渡。這是真正的頂級火蟒符。

風明,你給這符籙起名字了嗎?”

“起了。它叫蛟蟒符,只差半步就可化蟒成蛟。”

“哈哈哈…,好一個化蟒成蛟。風明,你通過了,一會你去領勳章吧!從此刻開始,你就是一名七月制符師了。”

葛玄的話一出口,小范是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

見過連升兩級,三級的,但沒見過連升五級的!這,這也太匪夷所思了?這簡直就是日月顛倒,白日如夜! “小范,我們去換取勳章吧!”

“啊?哎!”小范回過神來,對着葛長勞彎身一拜,之後,是懷着忐忑的心情領着妙俊風去功勳殿換取徽章。

“風明,妙俊風,你們的名字中都有一個風字,但不知道會不會是同一個人呢?爲什麼我會在你們的身上感受到相同的氣質和氣息,那是一種令我都要臣服的王霸之氣。”

葛玄自言自語了一聲,之後,他的身影緩緩的消失在了考覈室內。

換取了勳章的妙俊風,在小范的熱情相送下,走出了制符師公會。他沒有想到今天會這麼順利,這可爲自己節省了不少時間。

再次回到煉器師公會,妙俊風沒有去找凱強,而是直接進入了器靈祕境。

作爲會長,作爲在他們眼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會長,之前的露面已經夠了。

“你的速度很快,現在是準備立刻前往玄武城?還是稍作休息再前往?”雄厚的聲音向妙俊風問道。

“事不宜遲,一鼓作氣!麻煩前輩現在就將我送到玄武城的煉器師公會吧!”妙俊風俯身一拜的回道。

“好!我會將你直接傳送到玄武城器煉器師公會的器靈祕境外。到了那裏,我還是我,可也不會是我,希望你能夠明白。”

“請前輩放心,晚輩知道。過於依賴外力,終究不是王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嗯,孺子可教也!我們走起!”

權少,後會無妻 暈眩之感如期而至。這一次持續的時間較長,等到妙俊風醒來,他有一種想嘔吐的感覺。

“什麼人?竟敢擅闖公會禁地!”

一羣人神情嚴肅的圍了上來,各種兵器是在火光的照耀下,泛其森寒的光澤。

“請諸位兄弟放下手中的兵器,我是自己人,從南玄武城而來。這是我的身份令牌。”

妙俊風沒有亂動,而是動用精神力,將南玄武城煉器師公會會長的身份銘牌從戒指中取了出來。

領頭的隊長在看到了銘牌後,從自己的戒指中取出一個羅盤,對着那塊銘牌就打出了一道光束。

“嗡”的一聲,羅盤上亮起了綠色的光芒,代表着身份覈實無誤。

“妙會長,實在是抱歉,還請您海涵。由於這裏是禁地,很少有人會通過祕境傳送到這裏。我們也是第一次,沒有經驗。”

“不知者無罪,我也是事從緊急。汪長老現在還在公會嗎?”妙俊風收回銘牌問道。

“回大人的話,今天一早,他就走了,您來晚一步。”

“哎!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也罷,我就在這玄武城小住幾日再離開吧!請隊長帶我去登記一下。”

“是,請這邊請。”隊長第一次覺得,原來不是所有的會長都愛擺架子,不是所有的會長眼睛都長在額頭上。

登記好的妙俊風,沒有住進客房,而是想在城裏逛一逛。

玄武城是整個玄武境的中心,以玄武城爲中心,東南西北分別各自擁有一座副城。自己正是從副城之一的南玄武城趕來。

玄武城的面積比南玄武城整整大了四倍,人口也是往上翻了三番。這座城名義上是城,實際上等同於一個小王國。

無論是總院還是分院,學院都會坐落在城池的最北方。這也是對應了四聖獸中,玄武的坐落方位。

妙俊風逛着逛着,就覺得沒意思了。心想還不如找個茶室坐下來,聽聽小二的小道消息來的痛快。

說走就走,妙俊風就近選擇了一家茶室。他選了一個雅間,點了一壺好茶,再加四份精緻的的茶點。

等到小二將他點的茶和茶點端上來後,他是叫住了小二,把準備好的十枚靈幣往桌前一推,對小兒說道:“這些靈幣你手下,我想耽誤你一點時間,打聽一些事。”

小二笑呵呵的將桌上的靈幣一收,揣入懷裏,笑呵呵的回道:“這位公子,您有什麼要問的儘管開口。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好,我想知道此次玄武學院大比,有沒有什麼出彩的人物,無論是老牌的和新晉的,你都可以跟我說說。”

“嘿嘿,一看公子就是頭一回來我們玄武城吧!您問的消息可不是什麼稀罕事,小的也不貪心,就爲你詳細的解說一番。另外,再將最新收集到的一些消息附送給您。”

“多謝,請講。”

“這一屆大比與以往的大比沒有多大區別,唯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南玄武學院這次參加學院大比的陣容。

無論是總院還是其他三院,參加大比的都是老牌種子選手。 末世宅活 可南玄武學院這一次卻別出心裁,不管是文者隊伍還是武者隊伍,這前三甲都以新入院的學生居多。

如今,大家可都在坐等笑話,等着南玄武學院在此次大比上出醜。甚至有傳言說,南玄武學院自知不敵又要墊底,爲了臉面上過得去,才讓新生成爲主力軍。這樣就算大比的結果是墊底,也能自圓其說一番。”

“嗯,那些流言我能夠理解。那你說說最新收集到的消息吧!”

“好嘞!公子您聽好了。此次大比,不僅玄武學院重視,就連西方聯盟和修羅國都派來了代表。據說,他們是想學習一下經驗,好在自己的國內舉辦類似的選拔。

但大夥都心知肚明,他們派代表來無疑是想看看我們皇庭年輕一代有沒有出色的強者。要知道,玄武學院培養出的人才大部分都是送往皇庭和軍隊的。”

“嗯。皇庭的事我也不想知道太多,不知道小二哥是否知道,此次大比的熱門人物有哪些?”

“嘿嘿,這你可算是問對人了。

此次大比,東玄武學院有四大金剛,南玄武學院有四小龍,西玄武學院有文武十子,北玄武學院有八小帝王,總院的熱門人物還是老牌文武六兄弟。”

“我勒個去,這還只是明面上的,暗地裏還不知道有多少黑馬!到今天我才發現,這天才簡直如大白菜一樣,滿街都是啊!”

“也不怪公子這麼說,天才在這世上雖然有不少,但都分散得很,平常也難以見到。但誰讓玄武學院每五年一次的大比到了呢!

玄武學院和下屬分院招生的原則就是隻招收天才,這大比一開始,天才大量的出現,還真的如公子您說的那樣,滿地的大白菜。” “公子,請自重!”

“你一個賣唱的,本少點了那麼多曲子,難道碰一下你都不行嗎?”

“公子,小女子賣藝不賣身。您若是把小女子當成是煙花巷柳之人,小女子把錢退還給您就是。”

“退給我,哈哈哈…,本少爺花出去的錢就沒想過要拿回來。不讓本少碰你,可以!把這壺酒喝了,喝完你就可以走了。”

“公子,小女子不會喝酒。”

“不會喝酒好啊!你放心,你若是醉了,本少會把你安全送回家的。”

“公子,請你不要逼人太甚。這裏可是玄武城,城主府腳下,若是我大喊一聲,立刻就會有巡邏的兵士前來。”

“哈哈哈…,你到是喊啊!本少到要看看,今天有誰敢破壞本少的雅興!”

從隔壁雅間傳來了激烈的對話聲,這讓妙俊風的眉頭皺了起來。本來好好的氣氛,一下子就被隔壁給擾亂了。

“小二,隔壁是怎麼回事?怎麼在茶室還喝酒?”妙俊風的語氣變得有些不善。

“公子,我勸您這個閒事就別管了。聽了當做沒聽見,裏面的人可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會吧!這橋段怎麼會讓我遇上了呢?難不成,接下來隔壁的女子還會跑到我這來大呼救命?”

“應該不會吧!”小二被妙俊風的想象力給雷到了。

然而,下一刻,“哐當”一聲,妙俊風所在雅間的廂門被一名女子撞開了。她頭髮有些散亂,袖子上還少了一截,一臉驚恐的躲到了妙俊風的身後。

“公子,您不會是寫書的吧!那接下來會是什麼橋段?”小二也是來了興趣,向妙俊風問道。

“下一出,應該是隔壁的公子到我這來要人,並且還會將你狂扁一頓。”

“不會吧!公子。爲什麼要狂揍我一頓呢?”

“因爲你擋着他的路了。”

“滾開!讓你擋住本少的路。”

一陣梨花暴雨是傾瀉到小二的身上,小二是抱着頭蹲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

這位爺的脾氣自己可是知道的,上一次就是因爲有人還手,那一隻打到他身上的手,可是活活的被砍了下來。

“公子息怒,公子息怒…”小二不斷地哀求着。

“滾,狗奴才!”公子擡起腳,就把小二給踢出了雅間之外。

“你看戲看的是不是很過癮?現在想走也來不及了。若是你能夠幫本少將那女子拿下,說不定本少心情一好,就放你一馬。”

妙俊風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吹了一口氣,慢慢的淺飲一口說道:“你是不是霸道慣了?認爲在這天下就沒有可以治你?”

“呦呵!有意思,今天遇到個愣頭青。不過,這樣也好。本少說不定還能增加一番樂趣。

你給我聽好了,本少姓徐名金,乃是玄武城城主的二少爺。怎麼樣,現在是不是有點後悔了?我告訴你,後悔都來不及了!哈哈哈…”

“白癡!”妙俊風輕蔑一聲。

“什麼,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徐金指着妙俊風怒吼道。

“我說你白癡!除了會拿父親的頭銜出來招搖外,你還會什麼?”

“本少可是堂堂五月文者,本次玄武學院大比的前十五名選手之一。你竟敢說我沒能力,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給轟成渣!”

“咦?真是沒想到啊!我常說的一句話竟然被人給套用了!不行,以後我得改改了!我的專用詞彙不能被人給套用,套用是要付出代價的!”

“臭小子,我讓你裝!”

徐金從腰間摸出一張符籙,對着妙俊風就擲了出來。從靈力波動可以看出,這是一張高等級的符籙。

“噌”的一聲,不等符籙的威力綻放,一道銀色的光芒將符籙一分爲二。剛要爆發的符籙是瞬間變成兩張廢紙。

徐金雖然跋扈,但他不傻。他連忙問道:“你是誰?若是你現在離開,本少就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你這人還到是蠻有意思的,欺軟怕硬。若是我的實力不如你,今天恐怕就要將半條命留在這了。

然後,還要再揹負一個強搶名女的罪名。不知道我說得對不對?”

“哼!就算是又如何?別以爲本少剛纔讓你離開,是怕了你!本少是不想傷了和氣!我看你也不像是愚笨之人,若是你想在這玄武城長留,我勸你還是不要根本少作對的好。”

“笑話!難不成這玄武城是你的?這玄武城是屬於皇庭的,是皇庭委託城主代爲治理的?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玄武城變成你們徐傢俬家的產業了!”

“好一個巧舌如簧的傢伙。誰讓本少一會還有重要的是要去做,今天就算你走運。但下一次你我再見面,本少就不會讓你這麼走運了。”

“哦?我很期待呢!走好,不送!”妙俊風又慢悠悠的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

徐金憤恨的甩了一下衣袖,用一種怨毒的目光盯了妙俊風片刻。這個人的樣貌自己一定要記住,只要他還在玄武城,自己就能夠把今天的場子找回來。

“多謝公子相救,小女子無以回報,只能對公子叩首以謝。”賣唱的女子說着就要跪下來。

“姑娘請起,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本就是江湖義士該行之事,姑娘不必放在心上。趁着那人已走,你也儘快離開吧!”

“多謝公子,敢問公子尊姓大名。”

“我叫妙俊風。”

“小女子婉月,多謝妙公子相救。請容婉月來日相報。”

“婉月姑娘客氣了。”

等到婉月離開了雅間,妙俊風自言自語道:“自古有紅顏禍水一說,並非虛假。沒想到我坐在這,都能禍從天降。

看樣子我在這玄武城的日子會變得很精彩啊!徐金那人面相不善,是一個睚眥必報之人。對付這種小人,唯有斬草除根,才能避免日常夢多。

哎!這世上咋就沒有一個清靜的地方呢!來喝口茶,都能碰上上火的事。

再有,這每一個城主的兒子怎麼都這樣不省心呢!都是一模一樣的囂張跋扈,目中無人。衣冠楚楚的背後是一副衣冠禽獸的模樣!

哎!子不教父之過,看來這玄武城的城主也不是個好貨!

若是不來,那最好。要是惹毛了我,我會把玄武府的宅邸轟成渣!” “公子,我真是服了您了。料事如神啊!不知道現在您能算出,我進來是做什麼嗎?”小二在片刻後,是一臉笑容的走了進來。

“讓我想想啊!一來是看看我有沒有事,二來是看看店內的物品有沒有損失,三來莫不是有人相邀吧!”

“啊!公子您不會是天上的神仙吧!怎麼算得這樣精準?要不您給我留個簽名吧!那十個靈幣我也退還給您。”

“不用了,我既不是神仙也不是名人,就不留墨寶了。你還是趕緊把我引到他拿去吧!順帶把他的那桌賬記到我的名下。”

“好嘞!公子這邊請。”

小二對妙俊風的好感節節拔高,自己的身份自己清楚,在這些富貴人家的眼裏恐怕壓根就沒把自己當人看。

可這位公子不同,不僅器宇軒昂,貴氣逼人,對人還是那樣的友善。若是天下由他來掌管,會不會就天下太平了呢?

小二忽然間打了一個冷顫,後背是“唰”的一下就溼了。怎麼一下子就想到這禁忌上去了,那可是要滅滿門的大罪啊!

妙俊風注意到了小二的變化,但沒有做聲,有時候不知道要比知道好。

“公子裏邊請,我在這裏候着就行了。”小二把門一推,身體站到一旁,恭敬的說道。

“謝謝,有勞。”

一步跨入,身後的廂門被小二輕輕的關了起來。

映入妙俊風眼簾的有三個人,一名坐着的儒雅中男人,兩名站着的英氣逼人的護衛。

“您好,不知請在下來有何要事相商?”妙俊風率先開口,拱手問道。

“請坐。”中年人擡手示意。

妙俊風沒有猶豫,直接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茶壺就給自己斟了一杯茶。

“你…”

“無妨。”中年人果斷地阻止了護衛的開口。

“不錯。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若是之前你不出手,我就要出手了。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這可是重罪!”

“是啊!我也沒想到如今這玄武城也會這樣的骯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