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也不知卡洛怎麼就跑得那麼快,兔子都是他孫子。只一瞬間,卡洛已經奔到了自己駱駝的旁邊,翻身上了駝背,一拉繮繩,用力拍打着駱駝的屁股,驅趕着駱駝就往黃金城外跑去。

……

手拿死神權杖的領隊好像也沒有去追趕卡洛,任由卡洛離去。只是卡洛卻不知道這些,他頭也不趕回,只是拼命的拍打着駱駝讓自己的駱駝加速,加速,再加速,直到駱駝再也跑不動了,卡洛這纔有時間回頭張望。黃金城已經不見了蹤影,自己也不知道跑到了什麼地方,不過卡洛卻沒有沮喪,至少這樣說明自己已經脫離的危險,不用再擔心被黃金城裏的亡靈騷擾。 卡洛的故事到這裏也就結束了,之後的事情韓宇已經沒有興趣再聽下去,無非就是卡洛一個人在沙漠中如何艱苦的回到了珍珠鎮,因爲黃金城的經歷,讓卡洛的精神變得有點異常,性格變得有點古怪。不過這些都不是韓宇關心的,韓宇只想要知道,距離傳說中的黃金城到底還有多遠。

說實在的,如果黃金城真的就是一座死氣沉沉的黃金城,那韓宇反而會沒有了什麼興趣。不管多大的黃金城,也就是一堆財寶。雖然同樣令人動心,但卻難以讓人心生好奇。可如果真的如卡洛所說,有什麼骷髏,死神權杖,烏雲遮日……那就有趣多了,也就值得冒險走上一趟了。

見自己的故事不僅沒有嚇住韓宇反而讓韓宇對黃金城產生了更加濃厚的興趣,卡洛心裏暗暗叫苦。只是現在已經騎虎難下,要是這時候自己說要回去……估計韓宇會讓自己的靈魂飛回珍珠鎮吧?

好在這次的旅行比起以前做嚮導要輕鬆得多。帶着勇氣號內,不用擔心找不到淡水,不用擔心遇到沙漠中野獸的襲擊,更不用擔心陽光的暴曬,卡洛需要做的就是盯着顯示屏中顯示的地面,尋找沙漠中古河道的痕跡。因爲只有找到古河道,纔有找到黃金城的可能。

飛行了四個小時,勇氣號緩緩降落,因爲卡洛發現了古河道的蹤跡。必須回到地面辨認方向,然後才能繼續前進。看着卡洛辨認方向,韓宇無聊的打了個哈欠,擡眼看了看自己的四周,突然就發現在距離勇氣號兩公里遠的地方,塵煙滾滾。

韓宇顧不上多想,一個箭步衝到卡洛的跟前,將卡洛用自己的胳膊一夾,招呼寧平等人道:“升空,升空,有情況!”

得到提醒的寧平等人也發現了遠處的異常情況,衆人快速返回勇氣號。林珂剛將勇氣號升空,就見引起塵煙的東西臨近了。竟然是生活在沙漠中的黃羊和沙狼。是什麼東西竟然讓這兩個冤家對頭並肩逃命?

“看情況這些倒黴的傢伙是碰到沙漠行軍蟻了。”卡洛緩緩的說道。

沙漠行軍蟻對韓宇等人來說並不陌生,聽了卡洛的話後也沒有什麼驚訝的反應。卡洛一見衆人的樣子出乎自己的預料,倒也不好繼續說下去。就見顯示屏中,沙漠裏一張黑色的地毯跟在黃羊和沙狼的後面快速行進。但凡是被黑地毯追上的黃羊或者沙狼,地毯過後,只剩下一副完整的骨架,一點肉沫都沒有留下。啃得那叫一個乾淨徹底,狗見了估計都會哭。

等這一波沙漠行軍蟻消失以後,韓宇沒有讓勇氣號再次落地,誰知道那沙漠行軍蟻會不會來個回馬槍。爲了避免麻煩,韓宇帶着卡洛回到了地面,並且隨時準備飛走。卡洛心裏雖然不願意回到危險的地面,可又惹不起韓宇,只能壯着膽子回到地面,用前所未有的高速度判斷出了勇氣號接下來要往什麼方向前進。

“行不行啊?這麼快就完事了?你不會偷工減料了吧?”韓宇狐疑的看着卡洛,沒有着急帶卡洛回勇氣號。而卡洛雖說擔心遇上沙漠行軍蟻,但對韓宇懷疑自己作爲沙漠嚮導的能力卻感到生氣。

你可以懷疑我的人品,但你不能懷疑我的能力!

卡洛很不高興的瞪着韓宇說道:“我說行,就行!”

“是嗎?”韓宇不相信的看了看卡洛,不過見卡洛一副要發飆的樣子,韓宇也就沒有說什麼,帶着卡洛回到勇氣號,讓林珂調整了勇氣號的方向以後,按照卡洛所指的方向繼續前進。當然韓宇也沒忘了警告卡洛,如果卡洛說錯了,那卡洛就要接受懲罰。至於什麼懲罰,那韓宇就沒說了,只是不懷好意的瞪着卡洛陰笑了幾聲。有的時候,話說一半比把話說清楚更折磨人。爲了不被韓宇懲罰,卡洛只能找個沒人的地方祈禱自己的判斷沒有錯誤。

或許是卡洛的祈禱靈驗了,在經過六個小時的飛行之後,勇氣號內的衆人發現了黃金城。在空中觀看和在地面觀看那是完全不同的一種感覺。看着熟悉的城牆,卡洛的眼角溼潤了。

“喂,發現了黃金城至於讓你這麼激動嗎?”韓宇見卡洛要哭的樣子,不由納悶的問道。

“我是激動嗎?我是害怕好不好?我可先說明啊,我哪也不去,你們誰想去黃金城就自己去吧。”

https://ptt9.com/113128/ 聽到卡洛的話,韓宇無所謂的說道:“反正你去了也是累贅,不去更好。”

雖然明白韓宇說的是實話,但這實話還是實的有點讓卡洛無法接受。隱蔽的翻了翻白眼,卡洛提醒韓宇道:“千萬千萬可不要動黃金城裏的東西啊,要不然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不負責。”

“放心,不用你負責。我只對你說的那個什麼死神權杖感興趣。你說那個探險隊的領隊爲什麼會躺進棺材裏呢?”

“不,不知道。”

“……等我回來告訴你原因啊。”

“……但願你們會回來吧。”

“……”

“……”

“跟你真是沒有共同語言。”韓宇搖着頭走開了。

很顯然,比起卡洛這個膽小的老頭,對黃金城有好奇心的人不在少數。就是麗潔塔這個壞脾氣的娘們也想要進傳說中的黃金城看看。只是單獨把卡洛留在勇氣號裏又讓韓宇等人不放心。爲此卡洛只能倒黴的被韓宇等人放在了距離黃金城五公里之外的一處沙丘下方,留下充足的水和食物,讓卡洛在那裏等待自己這些人回來匯合。對於韓宇的決定,卡洛沒有反對,因爲卡洛知道,反對也沒用,倒不如省點力氣。反倒是韓宇對卡洛的痛快感到有點過意不去,在留給卡洛大量食物和水之外,又留下了帳篷,睡袋等一系列宿營要用的東西。

安頓好了卡洛,韓宇等人乘坐着勇氣號出發了。一開始韓宇等人並沒有着急進入黃金城,而是待在勇氣號內,將黃金城的全貌給瀏覽了一遍,拍下了照片留作紀念以後,纔在黃金城的中心廣場,將勇氣號給降落在了那裏。

走下勇氣號,看着遍地的黃金以及四周圍黃金構成的房屋,韓宇等人趕到很驚奇,寧平用腳跺了跺地面,對韓宇說道:“韓宇,這地面還真是堅實啊。”

“嗯,真結實。不過這玩意到底是不是真的黃金啊?”韓宇隨口應付了一句,彎腰蹲在地上,用手摳出了一塊金磚,拿在手裏掂量了一下,別說,還挺沉的。

麗潔塔跟着韓夢馨等人也走下來了勇氣號,李雲和李玉也跟了下來。對於李家二小,麗潔塔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這個不許,那個不準了。倒不是不想,而是這兩個小混蛋現在找到了靠山,有韓宇這個可惡的傢伙在,兩個小傢伙纔不聽麗潔塔的話呢。不過對於麗潔塔教授他們知識的時候,兩個小傢伙還是認真聽講的。爲了保護好這兩個小傢伙,麗潔塔原本是反對兩個小傢伙走出勇氣號的,結果卻被韓宇一句“小孩子也要體驗不同的經歷嘛。”的話給堵了回來。

恨恨的瞪了韓宇的背影一眼,麗潔塔看了看四周,全部都是黃金,饒是麗潔塔出身大富之家,也被這眼前的一副給震撼了。可讓麗潔塔想不通的是,在她眼裏粗俗不堪,下流無恥,沒有半點紳士風度的韓宇,卻好像並沒有被眼前這到處都是的黃金給吸引,他好像更在意的是這些黃金是不是真的?

“喂,女人、小孩回勇氣號上去,我跟寧平去那座皇宮看看。”韓宇突然對韓夢馨等人說道。麗潔塔聞言就想要擡扛,這已經快要變成她的本能了,只要是韓宇說的話,麗潔塔都要頂上幾句。可這回韓宇卻沒有給麗潔塔說話的機會,在讓韓夢馨等人回勇氣號以後便獨自一人向黃金宮走去。

“喂,你……”麗潔塔不甘心的衝韓宇叫道,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林珂和韓夢馨給打斷了。

“麗潔塔,這個時候別多說話。會讓韓宇生氣的。”林珂小聲對麗潔塔說道。

“哼,他難道還敢打我嗎?”麗潔塔嘴上不服輸的說道。不料韓夢馨卻點頭說道:“沒錯,我哥他還真敢揍你,說不定會打你屁股哦,唔……脫了褲子打。”

“他敢!”麗潔塔瞪眼說道,不過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壓低了不少,還偷偷向韓宇那邊瞧了一眼,唯恐被韓宇給聽見。原因很簡單,因爲麗潔塔捱過揍,雖說沒有被脫了褲子打,不過對麗潔塔來說,也夠丟人的。捱打的原因很簡單,麗潔塔在發現李家二小的時候很生氣,要對李家二小體罰,結果卻被問詢而來的韓宇給揍了。也是從那開始,麗潔塔不敢再有什麼鎮住李家二小的想法。因爲李家那個李雲經常說的一句話已經從“我告老師去”改成了“我告韓宇去。”

見麗潔塔服軟,韓夢馨暗自偷笑,不過爲了避免麗潔塔惱羞成怒,還是強忍着將麗潔塔給拖上了勇氣號。一進勇氣號,麗潔塔看到林珂等人各就各位,紛紛做好了戰鬥準備,不由納悶的問道:“有危險嗎?”

“有備無患嘛。”

“既然擔心那個韓宇的安全,你們幹嘛還讓他去?”麗潔塔不解的問道。

“因爲那傢伙不是一個容易聽勸的人呀。而且有寧平跟着,就算是出了事,他們倆也能相互照應。我們做好戰鬥準備不是爲了接應韓宇和寧平,而是爲了保護自己,解決韓宇和寧平的後顧之憂。”韓夢馨聞言答道。

“那萬一真有危險出現……”麗潔塔又問道。

“放心,如果真有危險,韓宇和寧平會保護我們的。”

“……你們對他們倆倒是很有信心。”

“那是,以前都是這樣過來的,這次我相信也不會有例外。”韓夢馨笑着說道。

麗潔塔很不理解韓夢馨爲什麼對韓宇和寧平那樣信任。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麗潔塔覺得韓宇就是一個喜歡口花花的混蛋,唔……還有手腳不老實。要是老實就不會動手打自己一個女人的屁股了。真不明白林珂那樣的好女人怎麼會看上他。不會是被那傢伙抓住什麼把柄了吧?至於那個寧平就是一個悶葫蘆,喜歡韓夢馨,寵着讓着韓夢馨。倒不是個壞人。就是那個韓宇,那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壞蛋,真不明白既然是兄妹,爲什麼作人的差距就這麼大呢?

走進黃金宮的韓宇和寧平看到了卡洛所說的那口水晶棺材。鑲滿了各種寶石的水晶棺材裏躺着一副黃金骷髏骨,在黃金骷髏骨的左手,握着一把權杖,想必就是卡洛所說的死神權杖。

“嗨~有客人來了。”韓宇衝着水晶棺材裏的黃金骷髏骨揮揮手後說道。

“你幹什麼呢?”寧平一頭黑線的問道。

“沒事,跟這裏的主人打個招呼。”韓宇隨口答了一句,伸手拍拍棺材蓋對裏面的黃金骷髏骨說道:“醒醒,來人了。”

寧平哭笑不得的白了作怪的韓宇一眼,打量了幾下四周說道:“這裏感覺不太像是皇宮。”

“這不是廢話嗎?誰家的皇宮大殿正中擺放一口棺材?這不是自己詛咒自己嗎?”韓宇翻翻白眼說道。

“那你說爲什麼這裏會停口棺材呢?按照入土爲安的說法,棺材不是應該都埋在地下的嗎?”寧平不解的問道。

“嘿嘿……你這可就露怯了。這各地有各地的風俗習慣,關於葬禮也是有許多種的。有的地方是我們熟知的入土爲安。可有的地方卻流行天葬,就是把死屍放在絕壁上,任由老鷹啃食,這種行爲在我們的眼裏是很沒有人性的一種做法,但在那個地方,卻是隻有王公貴族纔可以享受到的待遇。在他們的眼裏,屍體被老鷹啃食以後,那死掉的人的靈魂就會跟着老鷹一起翱翔與天際。這裏是沙漠,或許在這裏擺放一口棺材,也是這裏的一種風俗習慣吧。你不是也聽過有關黃金城的傳說嗎?這個傳說的共同點就是黃金城是一個國家動用舉國之力建造的,那建造黃金城的國家說不定就有這種風俗。唔……說不定躺在水晶棺材裏的這副骷髏骨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國王呢。就是不知道把這副棺材擡到太陽底下曬下會出現什麼情況?”

寧平聞言反對道:“你少缺德啊。這種打擾亡者安息的事情還是儘量不要做得好。咱們不惹它,它也別來惹咱們。”

“那它萬一要來招惹我們呢?”韓宇聞言問道。

“那就怪不得我們了。到時候挫骨揚灰,讓它永世不得超生!”

“……你可比我狠多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殺他全家。”

韓宇和寧平一邊說話一邊繞着水晶棺材轉了兩圈,順便看了看四周。這裏也沒有什麼可看的,除了擺在正中間的水晶棺材,周圍的牆壁上光溜溜的,連幅壁畫也沒有。更別提什麼擺設了,一件也沒有。

沒有什麼發現的韓宇不死心的覺得說不定這裏有什麼暗道之內的,繞着皇宮的牆壁這裏敲敲,那裏看看,結果卻一無所獲。最後,韓宇將目光對準了水晶棺材。

“你要開棺?”寧平攔住韓宇問道。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那是最後要辦的事,我想要看看這個水晶棺材的下面有什麼。寧平你躲開一點,我把這個水晶棺材推開。”話音剛落,就聽隨身攜帶的聯絡器裏傳來韓夢馨急促的聲音,“韓宇,寧平,聽到了嗎?小心,我們發現黃金城外有沙漠行軍蟻出沒。”

“你們怎麼發現的?”韓宇納悶的問道。

“是卡洛告訴我們的。”

“咦?那老傢伙不是打死也不願意進入黃金城的嗎?”韓宇不解的問道。

聽到韓宇的詢問,韓夢馨忍不住笑着說道:“哥,如果是你被沙漠行軍蟻追趕,你會不跑進黃金城嗎?說真的,我還真沒想到卡洛那個老人家能跑那麼快。”

“呵呵……那老傢伙現在怎麼樣?”

“正坐在一邊喘呢。”

“好啦,我知道了,我們馬上出來。”韓宇中斷了通訊,和寧平走到了皇宮門口,頓時就被門外看到的一幕嚇到了。在黃金城中,沙漠行軍蟻已經佔領了這裏。可讓韓宇和寧平感到奇怪的是,這些沙漠行軍蟻只敢在街道上待着,卻不敢靠近那些由黃金構成的房屋。至於自己所在的這座黃金宮前,更是連臺階也不敢上。

黑壓壓一片的沙漠行軍蟻,一眼望去看不到頭。

“韓宇,勇氣號在那,我們過去吧。”寧平指了指一座黃金屋的屋頂對韓宇說道。韓宇聞言點點頭,回頭看了一眼水晶棺材,衝着水晶棺材叫道:“給你一晚上的時間讓這些煩人的小東西滾蛋,要不然我就讓你嚐嚐日光浴的滋味。”說完韓宇帶着寧平向勇氣號飛去。

“韓宇,你剛纔在跟誰說話?”寧平好奇的問道。

“你沒看到嗎?”韓宇有些詫異的反問寧平道。

“看到什麼?”寧平納悶的問道。

“……算了,沒看到就沒看到吧。”韓宇突然說道。可他越是這樣說,寧平反而越感到不安,雖然懷疑韓宇是在嚇唬自己,可另一種可能卻不由自主的在寧平的腦海中出現。寧平忽然感覺自己的後背有點發涼,雙手掐住韓宇的脖子沉聲說道:“說,你剛纔到底是在跟誰說話?”

“別問了,到時候嚇着你。”

“少廢話,快說!”

“輕點,輕點,我快被你掐死了。”

“快說!”

“好好好,我說,你先鬆開。”

“你先說!”

“……下回我說什麼也不帶你飛了。”

“快說!”

“好吧,我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守護那座黃金宮的亡靈而已。”

“哦,原來是亡靈啊。”寧平答了一聲,便沒有了言語。

韓宇等了一會,試探的問道:“寧平,你不害怕?”

“哼,你以爲我還是以前的我嗎?”寧平一臉不屑的說道。

“太好了,我還在擔心怎麼跟你解釋坐在你背後那個傢伙呢?”韓宇鬆了口氣似的說道。

“……混蛋,嚇唬我很好玩嗎?”寧平沉默了一會,突然伸手使勁掐着韓宇的脖子喝問道。

韓宇吐着舌頭叫道:“鬆開鬆開,我快不能呼吸了。”

兩個人打打鬧鬧的回到勇氣號,寧平的臉色有點難看,而韓宇卻是嬉皮笑臉,跟在寧平的身邊說道:“你不會那麼小氣吧?開個玩笑嘛。”

“你等着,總有一天,我會知道你害怕什麼。”寧平氣哼哼的說道。

“嘿嘿……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我呀,天不怕地不怕,什麼都別想嚇住我。”韓宇笑嘻嘻的答道。

一夜無事……

當第二天衆人醒來的時候,發現佈滿黃金城的沙漠行軍蟻消失了,就像是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韓宇,難不成那個黃金宮裏真有什麼亡靈?”寧平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韓宇白了寧平一眼後說道:“這世上哪來那麼多幽靈?還盡被我們遇上。你不要自己嚇唬自己,走,咱們再去那個黃金宮看看。”

寧平搖頭答道:“不去。我覺得,這個時候咱們應該去瞧瞧那個黃金城牆。要知道黃金城之所以出名,就是那道以黃金鑄成的城牆。昨天咱們是從天下往下看的,看得不是很清楚,我們今天靠近看看。”

“切~你就直說你不敢陪我去那座黃金宮不就得了。”韓宇鄙視的看着寧平說道。不過寧平卻不上當,咬死牙關就是不去,更是拖着韓夢馨一起去看黃金城牆。見衆人對黃金城牆的興趣很顯然要大過去黃金宮看水晶棺材。當然最大的原因是林珂也想要去看看黃金城牆,韓宇從善如流,便放棄了原本的打算,和衆人一起行動。

“嘿~你不是要去黃金宮嗎?”寧平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一本正經的答道:“一個人去沒意思。”

“我還以爲你膽子多大呢,原來也就這樣哦。”寧平趁機嘲笑韓宇道。而韓宇卻一點虧也不肯吃,當即提議道:“你少嘲笑我,你要是有膽子,今晚跟我去黃金宮待一晚上?”

“去就去,who怕who?” 無限制抽卡系統 寧平硬着頭皮迴應道。

這時站在兩人中間的韓夢馨瞪着韓宇和寧平一眼後喝道:“你們倆這是準備要去嘬死是吧?都給我老實點。”麗潔塔突然驚訝的發現,在勇氣號上,戰鬥力最強的竟然是韓夢馨,只是一句話就讓在麗潔塔眼裏難以搞定的韓宇和寧平都老實了。

一行人來到黃金城的外面,看着黃金打造的城牆。韓宇拿出一把稿子準備敲下一塊城牆看看黃金城牆的裏面是不是也是黃金?寧平見狀上來幫忙,兩個破壞狂使勁的破壞着,韓夢馨等人白了這兩個破壞狂一眼,轉頭去看別的地方。

看了一會,感覺有點曬的韓夢馨等人躲到了城門洞裏。林珂無意中擡頭那麼一看,不由驚呼道:“你們看!”

同樣躲在城門洞裏的韓夢馨等人擡頭看去,就見城門洞的正上方,竟然在黃金中鑲嵌着一顆足有洗臉盆大小的鑽石。

就在這時,衆人就聽城牆外面傳來一聲巨響,衆人出去一看,黃金城牆有一段煙塵四起,韓宇和寧平灰頭土臉的從煙塵中跑了出來。

“呸呸呸~這破牆不結實,一挖就倒。”韓宇一邊吐着嘴裏的沙子一邊對韓夢馨等人抱怨道。一旁的寧平也一臉贊同的點着頭。

不過韓夢馨等人卻是一臉的黑線。這兩個破壞狂,把人家辛苦修建的城牆給挖塌了不說,反而還埋怨人家的建築質量不行,這是不要臉的兩個傢伙。

沒好氣的白了韓宇和寧平一眼,韓夢馨問道:“那你們發現了什麼?”

“這麼大的煙塵,什麼都看不清呀。”韓宇隨口答道。

“你們沒發現什麼,不過我們這邊倒是有收穫。”韓夢馨聞言說道。

一聽韓夢馨說有收穫,韓宇和寧平隨即便跟着韓夢馨等人來到了城門洞內,看着那顆洗臉盆大小的鑽石,韓宇感慨的說道:“這個修建黃金城的人絕對是有錢燒的,吃飽了撐的沒事幹,這不是找搶了嘛。”

“你少扯別的。你看出什麼問題沒有?”韓夢馨白了韓宇一眼後問道。

韓宇聞言聳了聳肩答道:“這我上哪知道去。我跟你們一樣,也是頭一回來這裏。卡洛,你上回來發現這個了嗎?”

聽到韓宇詢問,卡洛連忙搖頭說道:“沒有,當時的我們在發現黃金城以後立刻就陷入了興奮當中,哪有工夫仔細檢查這座黃金城。和現在的你們相比,我們那時候可不冷靜多了。”

見卡洛搖頭表示不知道,韓宇也沒有說什麼。走出城門洞看了看被自己和寧平挖塌的那段黃金城牆,隨即加快腳步向那段黃金城牆走去。見韓宇突然一聲不響的走了,韓夢馨等人不明所以,好奇的也跟了過去。走進一看黃金城牆內的東西,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人形的黃金由於黃金城牆塌陷而暴露在了韓宇等人的面前。每一個人黃金人的表情都是栩栩如生,就像是活人一樣,每個人都大張着嘴,雙手伸向天空,彷彿正在發出無聲的吶喊。看着這些糾纏在一起的黃金人,韓宇突然感覺到一股沒來由的悲傷。

“這些黃金人會不會是用活人做的?”寧平忽然低聲自語道。

韓宇聞言搖頭道:“應該不會吧。誰那麼有病用黃金來處死人?”說到這裏,韓宇忽然住口了,這座黃金城的主人,可不就是一個有錢燒得慌的嘛。

見韓宇忽然不吱聲,寧平不由奇怪的問道:“怎麼了?韓宇你發現了什麼?”

“我突然覺得,你說這些黃金人會不會就是黃金城傳說裏那些原本生活在黃金城裏的居民?你看這些人的樣子,就像是被劫難附體以後舉手向上天祈求保佑一樣。那個國王在獲得點金手之前,這座黃金城還是一座普通的城池,可在獲得了點金手以後,貪婪的國王連自己的城池都變成了黃金,他會放過生活在黃金城的居民?看這裏黃金人的數量,如果整個黃金城牆裏都是這些黃金人,那數量可不再少數。”

“唔……如果黃金城的傳說是真的話,那你說的倒的確有這種可能。只是這些黃金人又是怎麼被放進黃金城牆裏的呢?”寧平想了想後又問道。

韓宇聞言聳了聳肩,“這我就想不到了。也許那個黃金城的國王可以給出我們答案。”

寧平一聽這話就明白韓宇也沒想出來,看了看黃金人問道:“現在怎麼辦? 星空蘊道 要不要把這些黃金人搬出來?”

“搬出來放哪呀?我可不想帶這些黃金人離開,滲得慌。”韓宇翻了翻白眼答道。寧平一想也對,一想到這些黃金人很有可能是之前這座黃金城的百姓,還真讓人感覺有點後背發涼。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在這裏?”就在韓宇和寧平考慮怎麼處理這些黃金人的時候,卡洛突然像是瘋了一樣,衝到一具黃金人的眼前一邊大喊大叫一邊伸手去摸那具黃金人。

沒有人會想到卡洛會突然這樣,一時間沒人來得及阻止,當卡洛的人摸到那具黃金人的時候,天地突然變色,天邊涌出大片的烏雲,轉眼就將太陽給遮蔽。而卡洛卻像是毫未察覺一樣,依然一邊小聲自言自語一邊在黃金人的面上摸來摸去。

天氣的突然變化讓韓宇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韓宇立刻招呼衆人返回勇氣號。在韓宇看來,也就勇氣號裏安全一些。在臨走之前,韓宇拖着卡洛向勇氣號跑去。可卡洛就像是着魔了一樣,掙扎着就是不願離開。韓宇急了,乾脆一手刀打暈了卡洛,將卡洛扛回了勇氣號。

爲了避免出現難以應付的情況,勇氣號離開了黃金城,落在了距離黃金城一公里之外的沙漠裏。同時打開雷達,隨時監視黃金城的動向。

卡洛悠悠醒轉,感覺後脖頸生疼,可這時卡洛卻沒有揉揉自己後脖頸的工夫,因爲他發現韓宇等人正圍着自己。

見卡洛醒了,韓宇當即問道:“你剛纔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就跟瘋了一樣去摸黃金人?你知不知道,現在外面變天了。”

“變天?”卡洛聞言擡頭看了看窗外,見外面昏暗的天空,卡洛的臉色急變,扭頭對韓宇急促的說道:“快走吧,我上回來這裏的時候,就出現過這種天氣,我的同伴和那些探險隊員……”

“你先等下,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幹嘛去摸黃金人?還說什麼怎麼會這樣?難道那個黃金人是你的熟人?”

聽到韓宇的詢問,卡洛沉默了一會,點頭對韓宇說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是的,那個黃金人就是三十年前跟我一起作爲嚮導帶着探險隊來到這裏的同伴。只是讓我想不通的是,他怎麼會被變成黃金封在黃金城牆裏?”

“……你還有什麼別的發現?在那些黃金人裏,你有沒有發現別的認識的人,比如那支探險隊裏的人?”韓宇想了想後問道。

卡洛搖了搖頭,“當時我被那個同伴的黃金人給嚇住了,其他黃金人沒有注意看。我們還是離開這裏吧,這裏不是久留之地。”

見卡洛又提出儘早離開這裏,韓宇搖頭拒絕道:“事情不弄清楚就離開,我會失眠的。”

“失眠也被丟掉小命要強呀。”

“哼,誰說我們就一定會輸。就算真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鬼東西,我也不怕。你要是害怕,就待在勇氣號上不要下去好了。我會再進黃金城找出原因。”

“你,你這是找死!”卡洛被固執的韓宇給氣得口不擇言。而韓宇卻沒有在意,見從卡洛這裏再也問不出什麼,索性便起身向勇氣號外面走去。

“韓宇,你去哪?”寧平見狀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