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是……”

賈母聞言,落淚道:“我知道,你已經做的極好了。你能這般待你大姐姐,任誰都要誇讚你一聲。

可是……

我聽你鏈二哥哥說,你大姐姐在宮裏過的很不好。

從小皇子出生後,皇帝就沒去眼。

皇后也沒去了,其她往日裏常登門的妃嬪們,也都不見了。

只餘你大姐姐一人,守着偌大一個鳳藻宮,冷冷清清的度日。

宮裏都是些捧高踩低的奴才秧子,見你大姐姐失寵,也都開始怠慢起來……”

賈環聞言皺眉道:“不能吧……蘇培盛特意帶信與孫兒,解釋說陛下礙於規矩,最近不能去鳳藻宮。

但他會照應那裏,不會出現不長眼的奴才。”

賈母聞言,“啊”了聲,轉頭璉。

賈璉忙解釋道:“興許是我聽差了,我尋的人,就是興武伯府的二小子張久,在宮裏當差,是他幫我去打聽的。

他說鳳藻宮情況不妙,遠不及從前光景了。

宮裏的貴人都不登門,唯恐染了晦氣……

連在宮裏當差的宮人們也都開始偷懶,一個個垂頭喪氣。

不過既然三弟有蘇培盛傳信兒,那想來張久說的肯定是差的。

我就說,就算不子的面,大姐也姓賈。

有三弟在,哪個不開眼的宮人敢怠慢大姐!”

賈母搖頭道:“也不盡然,宮裏那些奴才,眼睛裏只有皇帝主子。除了皇帝皇后外,他們未必就把賈家放在眼裏。

況且外面說的那樣難聽,傳咱們賈家失勢的也不是沒有。

他們狗眼,因此而怠慢你大姐姐,也是有的。”

賈環笑道:“老祖宗,那您的意思,該怎麼着?孫兒殺進宮裏,打他們的板子去?”

“噗嗤!”

聽賈環說的有趣,王熙鳳和李紈都笑出聲。

不是她們薄情,不同情賈元春,只是賈環既然都說了,不會有事,她們也就不上心了。

說到底,她們和賈元春面都沒見過幾回,又哪來的深厚感情?

唯有賈母,許是越老越重親情,賈元春又是她一手帶大的,只想想賈元春在宮裏受的罪,她眼淚就止不住往下落,道:“環哥兒,你瞧着……咱們能不能,把你大姐姐接回家來坐月子?

她如今不比以往了,連皇帝都不去她那裏,還有哪個奴才會盡興服侍?”

賈環聞言抽了抽嘴角,道:“老祖宗,大姐畢竟還是貴妃,哪裏就能出宮坐月子?她要想出宮,除非等到日後小皇子長大了,出宮開府封王,皇帝大行後,可接出宮來贍養。現在的話……”

賈環話沒說完,前日起,忽然一下老的不像樣的賈母,他拒絕的話,實在說不出口。

心裏暗歎一聲,又笑道:“罷了罷了,我回頭讓我爹寫個摺子遞上去吧。就說,接貴妃省親。”

“能成?”

賈母兩眼期盼的環道。

賈環笑道:“問題應該不大。”

“可……省親也不能在家裏住滿月啊。”

賈母猶疑道。

賈環笑道:“大姐回來時,月子裏受了些風寒,正巧病了。幼娘覺得有些嚴重,怕回宮帶回病氣去,乾脆就在咱家修養。

如今大姐姐也算是無欲則剛了,旁人也不會再視她爲眼中釘肉中刺,誰會去得罪她?”

賈母聞言,高興道:“果真可以?”

賈環點點頭,道:“有八成把握。”

賈母聞言,有些不好意思道:“都是我這老太婆事多,也不知怎地,近來總是想起從前的光景。這兩日,一閉上眼,我就會想起你大姐姐小時候跟着我的模樣,那會兒子,都還沒有你們呢。

你大姐姐是極懂事極聰慧的,一丁點兒大,就會陪我說話,高興,還會說好話讓我高興。

青玄龜甲 寶玉認得字,多是她一手教出來的。

說起來,都是咱們家虧了她,纔多大一點,就送去了那不得見人的地苦熬着。

好不容易熬出頭,竟落了這樣一個下場……”

說着,賈母又落下淚來。

王熙鳳忙勸道:“老祖宗,您可別老往壞處想啊!這人吃五穀雜糧,又不是神仙,誰還沒個意外時?

瞧瞧我,好端端一張臉,沒招誰沒惹誰,不也給破了去?

也沒甚大不了,還不是熬過來啦?

宮裏大姐姐雖一時不如意,可畢竟貴爲貴妃。

滿天下數數,也只有兩個貴妃,多尊貴?

皇帝也打了人來解釋,只是礙於規矩,才一時不能去鳳藻宮。

等過了這一陣,自然就好了。

哪裏就同您說的那樣不好?

哎喲喲,要我說,您也別隻顧着疼你大孫女兒,我這孫媳婦近來也不大好呢……

要不您將您藏着的那些寶貝,賞我兩件,也好讓我快些好?”

王熙鳳到底是王熙鳳,一番話說的賈母破涕爲笑不說,還回過精氣神,一個勁的指着她笑罵:“真真是不害臊的潑皮破落戶!幼娘早就同我說了,你就破了點外皮,人,四五天就好了,也有臉子同你大姐姐比?

我就那麼點好東西,你還見天的惦記着!

這可不能給你,環哥兒就要大婚了,一會兒,都搬他那去!”

王熙鳳“哭天喪地”叫屈道:“這日子真真是過不成了,我到哪兒說理去?

平日裏我這做孫媳婦的,任勞任怨,端茶倒水還帶着做飯!

不說一聲苦,不道一聲累,只盼老祖宗法眼如炬,能記下我的好!

有什麼不要的好東西,多賞我些。

誰曾想,到頭來好東西全給了三弟,就算還剩些,也是留給寶玉的。

我連根毛兒都沒落着……”

“噗!”

“哈哈哈!”

賈母笑的直拍軟榻,薛姨媽也憋不住,漲紅了臉一邊指着王熙鳳,一邊大笑。

賈環一邊笑,一邊熙鳳,輕輕點點頭。

……

賈環沒有誆騙賈母,當天賈政上了摺子,請貴妃歸寧,便得到回批:

准奏。

天阿降臨 第二日,賈璉帶着賈寶玉和賈蘭,駕着黑雲車,一同入宮,接到了賈元春和小皇子回府,入住大觀樓。

不巧貴妃歸途染了風寒,又有女神醫查爲病情兇險,不好回宮,以免過了病氣,因此,只能在家裏暫住。

這一回,賈環親上摺子解釋。

亦是當天得到回批,四個字:

王八羔子!

ps:狀態成渣,另外解釋下,王夫人的坑肯定不會就那樣填,挖了半年,一耳光哪裏能完……

一個小伏筆,到最後纔算完。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衆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 大觀園,蘅蕪苑。.ㄟm

將近十一月,神京的天氣也愈清冷。

晨起,霜霧滿園。

整座大觀園,都籠罩在白茫茫的薄霧中。

池子裏的荷葉早已秋殘,漫園的花草也已枯敗。

唯有蘅蕪苑內的異草,似絲毫沒有受到秋的侵染,依舊鬱鬱蔥蔥,香氣撲鼻。

因大婚的日子越來越近,賈環再次被禁止進入瀟湘館和雲來閣。

這次可不是林黛玉和史湘雲要求的,而是賈母要求的。

王熙鳳轉達最高指示:沒見過就要成親的人,還見天膩在一起的。

只一句,就讓林黛玉和史湘雲再不準賈環靠近她們二百步之內。

再讓人這般說嘴,真真沒法活了。

所以,賈環白天無事時,大多時候,都會在蘅蕪苑內待着。

當然,他並不是色中餓鬼,整日裏想着白晝宣淫。

說粗陋些,那種事,沒做前,自然千想萬想。

恨不得一天做二十四小時,每小時做三千六百秒。

可天天做,也就那樣了……

整日裏那般膩着,反而不美。

再者,很多時候,男方可以掌握“戰爭”開始的時間,但結束“戰爭”的時間,卻不掌握在他們手中。

有時候,嬌滴滴的“我還要”三個字,就如同催命魔音一般恐怖。

當然,對於賈環(還有作者本人)來說,這都不是問題……

但不管怎麼說,生活中還有許多其他的事可以做。

所以,賈環在蘅蕪苑內,多是與薛寶釵薛寶琴姊妹倆聊天,甚至與薛寶琴聊的更多。

聊的都是些西域風情和人文趣事。

也有時,三人甚至並不說話,只是靜靜的同處一室。

薛家姊妹做她們的事,或女紅,或寫字。

而賈環則躺在香塌上,想他的事。

雖然三人只是靜靜的處着,但空氣中依舊有一抹若有若無的快樂。

山海異人傳 這種氣氛,讓薛寶釵心裏極喜歡,也極高興,巴不得賈環每半年和那兩個成一次親……

“爺……”

蘅蕪苑內間,坐在窗下做女紅的薛寶釵忽然擡頭喚了聲。

賈環正雙手枕在頭下,躺在薛寶釵的拔步牀上想事,聽到喚聲,也不答應,只懶洋洋的睜開一隻眼……

若是林黛玉在這裏,定然飛身上前,扯住賈環的嘴角,讓他知道與人說話的規矩。

可薛寶釵卻只能沒好氣的白賈環一眼,再瞪一眼在一旁偷笑的薛寶琴。

而後嗔怨道:“爺,你躺了這半天了,也不言語,我和琴兒說話你也不理,也不吱一聲……”

“吱。”

“……”

“噗!”

薛寶釵怔住了,反倒是薛寶琴,聽到這一聲後,反應了下,就噴笑出聲,然後一不可收拾。

後世二百年的段子,放到現在,的確能讓一個枯燥無聊中的閨閣秀女笑的打跌……

“琴兒!”

薛寶釵笑了會兒後止住,拍了下身邊連眼淚都笑出來的薛寶琴,道:“好了,不許笑了,都要笑瘋了!”

其實她不說還好,薛寶琴差不多已經笑夠了。

可她這般一說,薛寶琴又開始伏在几上,咯咯顫着肩頭。

薛寶釵無奈,氣道:“我不管了,都是爺,愛作促狹逗她。一會兒笑壞了肚子痛,我辦!”

賈環其實很喜歡聽女孩子的笑聲,無論是溫婉的輕吟淺唱,還是直爽的哈哈大笑。

薛寶琴的笑聲很清脆動聽,細膩而不嗲,入耳很舒服,不過薛寶釵說的也對,笑的太久了,一會兒怕要肚子痛。

更何況,這兩天薛寶琴本來就肚子疼……

念及此,賈環無奈的睜開眼睛,先正盈盈的薛寶釵一言,一笑後,對薛寶琴道:“琴兒,咱們什麼時候辦事?”

“呃……”

薛寶琴笑聲戛然而止,大紅着臉,再不出聲了。

薛寶釵氣笑道:“這就是你的法子?”

賈環眨了眨眼,道:“我認真問的。”

這一下,薛寶琴連坐都坐不住了,起身跑走……

她再與衆不同,再喜歡四處走走,也還沒大膽到與心上人當面談婚論嫁的地步。

迎着薛寶釵嗔怪的目光,賈環聳聳肩,道:“瞧,她不笑了。”

“噗!”

薛寶釵簡直有些頭大,可又忍不住笑出聲,輕輕捏了捏眉心,道:“你還真是……就爲了不讓她笑才說的?”

賈環咂摸了下嘴巴,道:“也不盡然,我真有想過這個問題。

咱倆每日裏蜜裏調油般的親熱,只讓琴兒在另一邊聽動靜,也不大好……”

“呸!”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薛寶釵面紅耳赤的啐了口,道:“這叫什麼話?她哪裏能聽到……”

賈環聞言,哈哈一笑,羞的薛寶釵,衝她招了招手。

薛寶釵見之,杏眼登時多了層水意。

以她的性子,自不願在大白天裏做出格的事。

可是……

她更知道,賈環極不喜歡女人在這方面違逆他的意志。

其他的都好說,他不似其他府上的大老爺那樣,在妻妾面前也端着身份架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