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史尚飛點頭準備答應,不過就在這時,韓穆忽然低聲衝着史尚飛說了句話。

史尚飛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衝我喊道:“還有你旁邊那小子手裏的竹簡,一塊拿過來。”

聽到對方增加了要求,我臉色更加難看了,剛想說竹簡不是我們小隊的,任羽軒卻是主動把竹簡交給我,沉聲道:“先把人換回來吧,我們遲早要幹掉他們,到時候再拿回來就是了。”

“謝謝。”我感激的衝任羽軒道了聲謝,然後拿着竹簡和吳王劍緩緩走了過去。

我們的腳步都很慢,彷彿彼此都在戒備着對方,就這麼一步一步靠近。

路上我想了很多,吳王劍和吳菠菜的密函這兩樣東西關係重大,肯定不能就這麼輕易把東西交給對方。

我打算在夏露露安全的瞬間,用靈魂分裂控制史尚飛,讓他把吳王劍和竹簡扔回來!

這種方法成功的概率很大,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提前爆發了我們和救世軍的矛盾,到時候死亡夢之隊肯定要在現實中找我們茬,所以經歷了這次,我們必須要搬家。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而過,然後我和史尚飛面對面站在了一起。他的表情很囂張,臉上帶着那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不屑,這讓我很是憤怒,區區一個傀儡而已,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我強壓下心中的憤怒,冷冷的看着他,道:“交換吧。”

史尚飛點點頭,猙獰道:“嗯,不過我勸你最好老實點,不要動歪腦筋,我們救世軍很講道理,但是如果對方不講道理,我保證你會後悔的!”

我面色沉沉,沒有說話,只是將吳王劍和竹簡遞了過去,同時伸出另一隻手,示意他將夏露露交給我。

史尚飛看到吳王劍和竹簡後,面露驚喜之色,沒有絲毫懷疑就將夏露露推給了我。

在夏露露撲向我的一瞬間,我眼神中厲色一閃,馬上分裂出一道靈魂控制住史尚飛。

史尚飛沒反應過來,身體就是一僵,接着就將竹簡和吳王劍又扔了回來……那場景在外人的眼中極爲詭異,像極了史尚飛是我們小隊的內奸,和我合力上演了一出雙簧。

我接到劍和竹簡,也懶得跟他墨跡,拉着夏露露就要往回跑,同時口中道:“快走……”

“噗嗤!”

只是我的話音還沒落下,一柄尖刀突兀的從我的後心穿過,透過身體出現在胸前,上面還滴着猩紅的血液,我瞬間感覺到一股劇痛襲來,讓我的身子大震。

轉頭望去,卻發現夏露露那張驚惶的臉,突然變得無比冰冷!

我臉上帶着微微錯愕,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她會背叛,所以馬上反應過來,她被控制了!

“難道是韓穆?”

我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猛然轉過頭,發現韓穆正站在隊伍中,眼神冰冷的看着我。

只是一個對視間,我就看出他和夏露露的眼神一模一樣,明顯就是對方也用了靈魂分裂控制了夏露露。

說時遲那時快,從我控制住史尚飛,再到韓穆控制住夏露露只有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就是這麼點時間裏,夏露露從我手中奪走了竹簡,朝着史尚飛扔了回去,然後她又準備來搶吳王劍。

我眼神一凜,在她伸手的剎那,我口中急呼終止這次任務,全員離開。

一瞬間,我們聖母小隊的所有人陷入了半夢半醒的狀態……

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當我回過神來時,已經回到了別墅中。

然後,我看到一屋子人用震驚的眼神看着我,接着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尖叫,馬上有人兌換了痊癒藥液,往我嘴裏喂。

我當時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只覺得了渾身下一片冰冷,我知道這是死亡臨近的先兆。當痊癒藥液順着我的喉嚨流進身體裏,小腹處頓時涌出一股暖流,順着我的經脈淌遍全身,暖暖的彷彿泡在溫泉裏一般,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在這個治療的過程中,夏露露和林素一左一右蹲在我的身邊,神情中滿是關切。

只是林素關切的神情中還有一絲不理解,怔怔的望着夏露露,等着她的解釋。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夏露露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什麼。

周圍人看着她的眼神更奇怪了,如果不是懾於阿銀的實力,早就有人質問她了。

“你們不用怪她,是韓穆!”

我趕忙擺了擺手,示意大家不要怪她,然後解釋了一下靈魂分裂的事情。

大家聽完後,都吃了一驚,紛紛向我詢問靈魂分裂的事情。

我簡單解釋了一下,在解釋的時候,我掃了一眼屋裏的人,發現十三個人全部都在,連任務中始終沒出現的蕭薔也在這裏,此時她正坐在沙發上吃零食,看她那悠閒的模樣,應該是早就使用傳送符回來了。

再看看其他人,狀態也都不錯,這不禁讓我鬆了一口氣。

只是奇怪的是程智和歐陽娜竟然和好了,他們手拉手站在一起,目光淡淡的看着我。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可是詭異的是,程智的另一隻手竟然拉着陳子華,一下子讓他們三人的關係變得撲朔迷離。

而在這一瞬間,我想到誅心任務中程智和陳子華的所作所爲,眉頭就是一皺,本來想質問他們的,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我現在倒不是很生氣了,因此也沒有開口。

我打算私下再問,畢竟那麼多年兄弟,我真心不認爲他會背叛我,也許有什麼苦衷也說不定。

其他人也都發現他們三人奇怪的樣子,目光疑惑的看着他們。

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會,程智有些受不了了,說了句我們先回去了,就拉着另外兩個女人上他房間裏去了。陳無敵想拉住她妹妹問問怎麼回事,陳子華卻是沒有給他機會,不耐煩的衝他擺了擺手,就跟在程智屁股後面進了房間……

待得他們三人進屋後,我們皆是面面相覷,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

直到蘇飛拍了一下陳無敵的肩膀,笑呵呵問道:“兄弟,你妹妹是什麼情況?”

陳無敵嘆息一聲,道:“我也不知道,子華雖然外表冷漠,但內心很小女人,非常聽我話,可誰知道自從認識那個死胖子後,就跟變了個人似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時候,我的心臟已經修復好了,林素扶我站起來,然後我衝着大家道:“好了,先不說這些了,現在因爲西施墓中的事情,我們已經跟救世軍起了矛盾,我估計他們很快就會發動全部的力量尋找我們,當下我們應該趕緊換個住的地方。”

大家都明白這點,其中蘇飛拍了拍胸口,道:“這事交給我吧,我爸在郊外有一棟別墅,我們可以一起搬去那裏住,而且那裏還是匿名房產,任何人都不可能查到。”

我點了點頭,道:“那就這樣吧,我們先搬家,然後再討論其他的問題。”

在我們這邊搬家的時候,地獄使者發佈任務結算,除了每人獲得a級獎勵外,我還獲得了吳王劍,也就是多出一百萬的額外獎勵,這本來是一件非常讓人高興的事,可是當獎勵結果出來的時候,我們全愣住了!

不是沒有獎勵,而是我們團隊竟然整整獲得了三百萬冥幣的額外獎勵!

也就是說還有兩個人獲得了兩件寶物! 當結算信息出來的時候,我們正在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搬家,這三百多萬的獎勵一結算下來,大家全傻眼了。就說我吧,上次的任務有幾十萬的剩餘,這次除了這三百一十萬的獎勵外,還額外殺了幾個人,存款已經來到了四百五十萬!只要再有五十萬,我就可以脫離遊戲了!

而其他幾人中,墨羽、程智、阿銀他們三個平常喜歡存點錢的,此時都已經攢夠五百萬了,只要他們願意,現在就可以脫離死亡遊戲。

一時間,大家都停止了收拾行李,又重新聚在了客廳裏。

所有人剛集合,我就問道:“你們誰還獲得其他寶物了?”

衆人面面相覷間,神情都充滿了疑惑,只是沒有人出聲。

就在我眉頭微微皺起的時候,林素忽然怯生生的舉起手,紅着臉道:“可能是我……”

說話間,她從脖子上摘下來一條血色的項鍊,接着道:“我也是剛剛纔發現這條項鍊,應該是昏迷的時候戴在我的脖子上。”

我愣了一下,從她手上接過那條項鍊,仔細打量着,這條項鍊是一塊血滴子形狀的玉,通體赤紅如血,當我把手放在上面的時候,頓時感覺有一股靈魂的力量,衝進我的腦海裏,形成了一條信息。

“玲瓏項鍊:夫差送給西施的禮物,保護靈魂,同時隔絕一切靈魂攻擊、探測、轉化、同化。”

得知這個消息後,我驚了一跳,想不到這玲瓏項鍊竟有如此神效。

隔絕一切靈魂攻擊,豈不是說明林素在以後的任務中不怕鬼怪了?

當我說出玲瓏項鍊的功效時,大家都驚得說不出話來,最後我將項鍊重新戴在林素的脖子上,微笑道:“還是我們家素素運氣真好,睡一覺就能獲得這種神物。”

林素小臉一紅,捧着項鍊看了又看,甚是喜歡,其他人則是用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看着她。

接着,我又轉過頭掃了大家一眼,疑惑道:“對了,還有一件寶物是誰獲得了?你們不清楚的可以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上,或許和素素一樣,是突然出現在身上的。”

聽到我的話,大家都神色期待的檢查着自己,可是一番折騰後,卻沒有一個人找到有用的東西,最後大家都是衝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到沒有人承認,我沉默了,心中盤算着這次的任務,額外共同獎勵只有獲得五件寶物這一條選項,所以既然得到了三百萬的獎勵,肯定是還有一個人獲得了寶物。

首先我跟林素分別獲得了吳王劍和玲瓏項鍊,而吳菠菜的密函被夏露露丟給了史尚飛,那麼密函應該是在救世軍手中的……最後只剩下伯嚭的猛鬼幡以及夏夢如的乾坤珠!

到底是誰獲得了這兩樣中的一樣,卻不願意公佈出來呢?

我尋思了一下,既然是人家獲得的寶貝,不願意說出來,我也不好強求,就忽略了這個話題。

接着我們討論了一下退羣憑證。

當我說出這個問題的時候,程智立刻就表示不願意脫離遊戲,如果有人想要他可以送給別人。

阿銀想把退羣憑證給夏露露,她猶猶豫豫了半天,說要跟大家一起離開。

連續兩人不願意離開,讓大家都很欣慰,最後只剩下墨羽還沒有表態。

所有人都望着他,墨羽遲疑了一會後,微微嘆息道:“各位,不是我不願意和大家奮戰到最後,而是我和小如有些累了……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們因爲喝了有害的飲料,在密室中情況非常糟糕,如果不是碰到陳旭和趙安靈,我們兩個已經死了……以後的任務會越來越難,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撐下去,所以對不起,我希望你們可以讓給我們一張退羣憑證。”

墨羽說完後,有些慚愧的垂下了頭,李君如則是一臉抱歉的看着我們。

我見狀,淡淡笑道:“沒關係的,如果我是你的話,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所以不用愧疚。即便你們脫離遊戲了,大家還是朋友,我建議把程胖子的退羣憑證讓給他們,大家沒意見的話就這麼辦吧……等會君如和你程胖子私聊一下,把你那三百多萬存款兌換一些東西給胖子,別浪費了。”

墨羽和李君如在我們團隊中人緣不錯,現在他們一對情侶要離開了,其他人雖說羨慕歸羨慕,但是每個人都真心爲他們可以離開這個遊戲而感到高興。

接着,我又掃了剩下的人一眼,道:“還有誰願意離開的,現在可以說出來?”

按我的想法,我和林素,夏露露和阿銀都是互相綁死了不願意獨自離開,程智、歐陽娜、陳子華也是如此,陳無敵則是因爲妹妹,到了最後,只剩下蕭薔、蘇飛、張力文三個人。

原本我以爲他們三人都希望獲得最後一張退羣憑證,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們竟然全部選擇留下來。

因爲沒有人離開,阿銀的退羣憑證保留下來,也許下次又有一些人可以全身而退。

……

退羣憑證是一張黑色的卡,上面寫着一句話:這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這句話似有所意,只是在這樣一種環境下,我無法理解透徹。

當墨羽和李君如分別在退羣憑證上籤下自己的名字時,他們的名字消失在了羣裏。

然後我們看到他們臉上盪漾起了開心的笑容。

那一刻,我真心爲他們感到高興。

分別的時候,大家一起吃了頓飯,那一刻我們都笑了,接着我們又都哭了。

有那麼一剎那,墨羽說他想留下,不走了,但是他終究沒有留下,因爲他愛李君如。

吃完飯送他們離開的時候,天上很不適時宜的下起了雨。

看着他們的背影,我鼻子有些酸,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寧願不曾相遇,終有一天,這些事情會逐漸湮沒,雖然存在過,但我希望能忘記是怎樣存在過……

蘸墨是愁,揮筆成殤,滿岸花香,誰家杜鵑已凋謝。

鰣魚有刺,海棠無香,滄海若水,引一紙凡塵俗念。

紅樓悽悽別別,世間總有悲歡離別。 墨羽和李君如離開後,我們整理了一下心情,回到別墅繼續收拾行李。

這期間地獄使者上架了限時商品,除了怨靈大禮包外其他也沒什麼值得買的,而我們團隊因爲存款接近五百萬,大家都牟足了勁等着兌換退羣憑證,因此誰都沒有浪費冥幣在這裏。

很快,我們收拾好東西坐上車朝着蘇飛郊區的別墅駛去。

別墅的位置在郊區烏麻山一帶,那裏山嶺縱橫,人煙稀少,是一個很幽靜的地方。

車開了一個多小時後,駛出了市區,進入一條密林小道,道路有些顛簸,窗外因爲樹木茂盛的原因,光線很暗,依稀可以看到很多森林樹木,深邃而幽靜,透露着原始的味道。

在車上大家都很安靜,只是簡單的聊了幾句,我則是用手機跟陳旭聊着微信。

我問了一下那天我們小隊離開後,他們在古墓的人怎麼樣。

陳旭告訴我,我們剛離開,他和趙安靈就用傳送符離開了,至於肉鬆餅小隊如何他也不是很清楚。

隨即我又聯繫了一下肉鬆餅小隊,張勝和任羽軒都聯繫不上,電話不通,打到月夜迷城前臺小姐也說不在,這不得不讓我懷疑他們是不是出事了。

一念及此,我心中有些懊惱,當時情況太危急了,我的心臟中了一刀,如果不馬上傳送出來,就會死,可是我們離開後,肉鬆餅小隊就危險了,他們要獨自面對救世軍。

就在我心中胡思亂想的時候,車速慢慢停了下來,一棟豪華的別墅出現在我們眼前。

一下車,大家就火急火燎的衝進別墅內選擇房間。

這棟別墅一共有三層,一樓是大廳、書房、遊戲室……二樓有五間臥房,三樓有四間,我們十一個人住在這裏綽綽有餘,別墅後面還有一個露天的游泳池,環境非常不錯。

我和林素將自己的東西搬進三樓臥房後,就躺在那張粉色桃心大牀上休息着。

也許是周圍的環境太過曖昧,看着林素那種完美無瑕的臉,我忍不住趴在了她的身上,輕輕吻着她。

她摟着我的脖子溫柔的迴應着我,氣氛逐漸發酵,我忍不住想跟她來上一發喬遷炮。

“滴滴……”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

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任羽軒,我馬上停止了曖昧,坐起身,按下接聽鍵。

“你們現在在哪?”電話一接通,就傳來任羽軒冷冰冰的聲音,聽不出喜怒哀樂。

“我們在搬家,你們那邊怎麼樣?”我馬上問道。

“我們沒事,你們離開後,我們也用傳送符離開了。”任羽軒淡淡說着,接着話鋒忽然一轉,又道:“我這次給你打電話,是有別的事情要說,我們已經找到救世軍現實世界的位置,需要你們團隊的幫助,今晚殲滅救世軍,殺死韓穆!”任羽軒道。

殲滅救世軍?殺死韓穆?我愣了一下,但下一秒,面上就是一喜。

我沒有任何懷疑,答應道:“好,我現在就把這個事情告訴大家,晚上在哪見?”

任羽軒道:“晚上八點,月夜迷城門口。”

“好!……”

掛掉電話後,我趕忙把別墅內所有人聚集在一樓大廳裏,說了這個事情。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後,想法各不相同,其中張力文憂慮道:“西施墓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根本不清楚,但是我不覺得他們有那麼多傳送符,有沒有可能他們投靠了救世軍,故意設下這個陷阱呢?”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畢竟韓穆是死亡夢之隊的團長,說不定他已經征服了肉鬆餅小隊。”蘇飛也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怎麼說大家都是盟友,這麼想不好吧?”夏露露面色遲疑道。

“我贊成林素的話,畢竟當時我們傳送離開已經很不講道義了,現在還懷疑真的不好。”陳無敵道。

大家都在議論着,各抒己見,只有我不動聲色的低下頭,腦中思索着。

我倒覺得任羽軒不會欺騙我們,以他的智商水平能從救世軍和惡人谷手中脫身是很正常的。

我沉默了好一會,道:“這次我必須要去,因爲這是殺死韓穆最佳的辦法,只要韓穆死了,以死亡夢之隊那種叢林法則的運營模式,必定會內鬥,可以大大削弱他們的實力,同時他們也不會有精力來對付我們……不過危險因素還是有的,因此我們只要派幾個人去就行了。”

最後,大家商量了一下,由我、阿銀、蕭薔、陳無敵四人前往。

……

時間很快到了晚上,我們四人坐上車來到了月夜迷城。

現在正是酒吧高峯期,門口站着許許多多打扮花俏的年輕人,男女都有,內道還挺着一排豪車,不是寶馬就是奔馳,還有一部藍色的瑪莎拉蒂,看起來特別拉風!

我們四人一下車,瞬間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想想也是,就蕭薔的姿色往那一站,滿場的庸脂俗粉全被比下去了,還有幾個不開眼的社會混子和富二代上來搭訕,言語間滿是輕薄。

我們是來辦正事的,自然沒心情跟這幫無聊的色胚墨跡,都被阿銀三拳兩腳打跑了。

有個叫老虎的社會大哥不服氣還糾集了一羣混混過來,當阿銀和蕭薔砍掉老虎的手腳後,周圍人才明白我們不是好惹的,不敢再上前。

不過這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小插曲……

很快,張勝、任羽軒一行人就從樓上下來了。

其中張勝一見我,就抱歉道:“哎呀,不好意思,我們在準備裝備,耽誤了些時間。”

“沒關係,我們也剛到。”我微微一笑,接着話鋒忽然一轉,問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張勝笑了笑,然後指了指旁邊幾輛黑色的卡宴,道:“我們先上車再談。”

我看了他們一眼,然後點了點頭,帶着阿銀跟張勝和任羽軒上了第一輛車,剩下的人則是分別乘了另外兩輛卡宴,我們就朝着外面駛了出去。

上車後,張勝告訴我救世軍的團長史尚飛是京城有名的黑幫老大,建立了三連幫,並且他們已經找到了三連幫的準確位置,就在京城三岔口一帶。 三岔口在京城算是比較繁華的地方了,能在那一帶建立黑幫,肯定非常有實力。

我尋思了一下,又問道:“你們有什麼計劃嗎?”

張勝點了點頭,將目光轉向任羽軒。

任羽軒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反問我那天對史尚飛做了什麼,他爲什麼會將吳王劍和竹簡扔回來。

我沒有隱瞞,獎靈魂分裂的情報告訴了他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