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在往後都是一些稀有的藥材,然後就是古董花瓶之類的,大虎覺得沒什麼興趣,呆在包房裏默默的等待拍賣的結束,然後拿了東西走人。

“接下來這件東西,是一株罕見的藥材,我想大家基本上都是爲了它而來……”

美女主持說完就上來了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女,手裏還託着一托盤,托盤被一張紅布蓋着。美女主持激動的揭開了那張紅布,一股清冷的氣息瞬間以托盤爲中心,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啊……是天雪蓮子……”

會場有人認出了那件拍賣的東西,不由的驚口而出。

“天雪蓮子啊……我一定要拍到它。”

會場的人紛紛驚歎這株天雪蓮子。

大虎見狀也是一個激靈的坐了起來,不過看了看又恢復了平靜。“靠,我還以爲是什麼玩意,原來是這東西,對我沒用……”

對大虎沒有用但是對老錢來說,這可是寶貝,百年難得一見啊!於是老錢第一個出手報價,並且是以高價出手,就在主持人報了一個五千萬的價後,老錢毫不猶豫的加了十倍,直接就是五個億,五個億啊!不是五億精蟲,是五億塊錢啊!這是普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的啊!

主持人見又是八號包房,不由得對八號包房的人心升感激,不過感激雖感覺但是接下來的事還是要照辦的。

“五億一次”

“五億兩次”

“五億三……”

三次還沒有喊完,就看到了新的報價,十億!十億竟然是十億,看來今天拍賣會裏還真的有財神爺啊!

老錢聽了這個價心裏一涼,知道這天雪蓮子與自己無緣了。老錢雖然有些繼續,但是也只有幾十億而已,他總不能爲了這天雪蓮子,不吃不喝了吧,再說人家那頭一口就是十億,想來家底豐厚的很,絕對不是自己可以比擬的,想到這些老錢就放棄了。

大虎看着老錢有些失望,他也不予理會,還是在那裏靜等符紙。

不過周雲利見狀開口問道“錢伯,爲什麼不繼續了?要是錢不夠的話,我這裏有……”

周與利說完,拿出了一張卡接着道“這卡里有五個億,錢伯要是用的話就儘管拿去。”

“呵呵……雲利,你有心了,不過我不是因爲錢而放棄的,那是因爲這東西它不值那個價,算了吧!反正我們今天是陪大虎兄弟過來的……”

由於大虎覺得老錢喊他大虎師傅很是難聽,所以就讓他喊自己大虎兄弟,這樣才更加親切。

周雲利聞言有些尷尬,老錢喊大虎兄弟,自己喊老錢伯父,而大虎與自己女兒好似有些關係,這有些亂啊!要是大虎成了自己的女婿,那恐怕就更亂了……

周雲利沒有在出聲,而是悄悄的將自己的卡拿了回去。

半個小時後,拍賣結束,大虎拿到了那沓符紙,心裏高興之極,不過沒有表露在外,而是一副平淡的神色。

三人坐着那輛奔馳車離開了拍賣會,先是把老錢送回了家後,又將大虎送回了他的那住處。

大虎回到住處後,沒有絲毫的猶豫,取出符紙放在了桌子上。

“屁老,你說我現在有了符紙,能不能製作你說的那種高級符籙啊?”

大虎不太確定自己能不能製作那種高級符籙,於是對腦海裏的屁老問道。

“嗯,可以,你的時間不多了,還有幾天就要去面對那些老傢伙了,爲了安全期間,我給說個比較省事的方法。”

“那個你不用硃砂了,你直接用你的血來作爲畫符用的材料,至於筆嗎,你的那支狼豪還可以用,就不用別的代替了。

“好的,屁老,不過我現在製作……那種符籙才能把握會高一些呢?畢竟我們弄來的符紙只有十張,這萬一沒弄出來,那豈不是虧大了?”

大虎聞言開口問道。

“這個……這個,你就製作高級火符吧,這玩意爆起來,威力大的很,不管是針對人,還是魂,他都有令人想不到了威力。不過光有這火符還是不行的,你還必須有多製作幾個,這樣吧,我將隱身符以及雷符等,都給你說一邊吧!”

屁老說到這裏,在大虎的腦海裏,打出了幾道法決,然後不再吱聲。

“火符,隱身符,雷符……”

大虎開始熟悉腦海裏這些符籙的製作方法,時間過的很快,大虎將這十張也製作成了符籙,而且是高級符籙,不過遺憾的是沒有出現靈符,否則大虎就可以安枕無憂了。

“呵呵……屁老你看看我這些符籙還可以吧?”

大虎興奮的看着自己所製作的符籙,一臉高興的問道。

“嗯……還不錯,看來你小子以前對制符這一套,還是挺有經驗的啊!”

屁老聞言看眼了那些符籙,很是滿意的點頭說道。

“知道這些符籙的用法嗎?”

屁老看着這些高級符籙突然的想起了什麼說道。

“用法?呵呵……屁老,你當我是小孩子嗎?這個當然會了,只要將這些符籙貼於對手的眉心即可。我說的對嗎?”

大虎說完一臉自負的模樣。

“噗哧……”

屁老聞言差點沒噴出來。他還是第一次聽高級符籙這麼個用法。

“不對,那是一些中低層次符籙的使用方法,而這高級符籙需要你用自己的靈識控制……”

“什麼??還用靈識控制?”

大虎疑惑。

“嗯,沒錯,你畫符時是不是都渡入了一絲自己的靈力啊?如果是,那你就可以控制了,你不妨先時一下?”

屁老說完就不在言語。

大虎聽了屁老所言,就拿起一張火符來到院外,默默的感受着與符籙之間的聯繫,突然的他感到了符籙裏有一絲自己的靈力存在,不過他還是不知如何運用啊。

“屁老,你說完了行不,我本來來就有些愚鈍,你就說明白點好嗎?”

“靠,你還真的愚笨,你既然已經與符籙有了聯繫,那麼他就聽你的話,你說聲爆,他就爆開了,這麼簡單的道理還要我說,你說你是不是很笨啊?”

屁老被大虎打擾很是鬱悶,於是就有些生氣道。

“啊……這麼簡單,你還不早說……”

大虎說完就對着手裏的符籙喊了與聲爆……,不過符籙讓然沒有反應。

“靠,不靈啊!屁老……”

大虎有些疑惑的問道,自己已經按照屁老所說的額去做了怎麼還是不行啊?

屁老聞言,眉頭一皺道“豬他媽是怎麼死的?符籙在手裏,它是不會爆開的,符籙是有靈性的,你必須要拋開符籙,符籙纔會起作用。”。 “轟……”

大虎聽到屁老的話,直接將符籙一甩而出,符籙飛出丈尺遠,輕飄飄的落在在了地上。大虎原以爲有沒有反應,於是打算再問問屁老,不料此時,地上的符籙轟然炸開,一團籃球大小的赤焰燃燒開來。

大虎見狀差點沒爬在地上,這麼大的動靜是他始料未及的,小心臟砰砰直跳。

拍了拍胸脯,定了定神,“靠,要知道這麼厲害,我應該甩遠點,這要是在手裏爆開……我豈不成了烤全豬了!呸呸呸……,我怎麼說自己豬呢!都是老屁這傢伙……,也不事先解釋清楚……”

大虎雖然有些埋怨,但是臉上竟是激動之色。

大虎看了看剩下的九張符籙裏,有三張雷符,三張火符,還有三張隱身符!

火符,屁老已經在大虎的腦海裏說明,這種符籙不管是對人還妖,或者鬼魂都有作用,只不過只起到一些震懾作用,還遠遠達不到滅敵之效。

隱身符,這符籙作用比較大,用來往自己身上用的,只要往身上一貼,然後默唸隱字後,自己就可以處於隱身狀態的,只要不遇到築基修爲以上的高手,自己幾乎就是透明的,不過有一弊端,就是時間稍稍短了一些,只有一刻鐘。要是能有一天的時間,那麼自己可以去女浴池,甚至女廁所……嘿嘿!不過些也只能想想,有十五分鐘的時間已經不錯了。

至於這雷符,那作用可就大了,它可是陰魂鬼怪的剋星,不管是哪一種,只要使用這雷符,那麼陰魂也罷,鬼怪也好,凡是見到了,他們都要退避三舍。所以說這雷符纔是大虎真正需要的。

大虎小心的將這些符籙收好,然後帶着些許的興奮,回到房內,倒牀就睡。

翌日清晨,大虎精神飽滿,在院內打了一套太極拳,感受到體內澎湃的力量,面對老陸等衆鬼也有了一些自信,於是再也沒有以前的那種壓抑。

“嗯,不錯,老陸……你等戲我在前,也就別怪我大虎手辣了。要是我大虎完成了當初對你等的誓言,你若不招惹了也就罷了,否則就讓你們這羣厲鬼知道我大虎符籙的厲害!”

大虎緊了緊拳頭自語道。

……

“阿嚏……”

老陸正自在一處幽暗的地方修練,不知怎麼滴突然的打個噴嚏。

“呵呵……陸兄,不是這處地方過於陰暗潮溼,使得你感冒了吧?”

在老陸的不遠處,莊老道聞聲呵呵一笑的調侃道。

“老莊,你也還真會開玩笑,我等陰魂哪有感冒一說,想來不知是誰想我陸通了也不一定。”

老陸聞言自嘲一笑的對着老莊說道。

“哈哈……難道是陸兄的那幾個相好想你了……”

莊老道繼續調侃。

“嗯,或許吧!”

老陸不置可否的道。

“哈哈……”

兩鬼說完相識一笑。

笑聲頓住,老陸臉上閃過一絲怪色,然後對老莊道;“莊兄,你算一下還有幾日就到了七七之數?”

“嗯……”

老莊聞言點了一下頭。然後就右手五指連掐起來。

“還有三日便是。”

老莊掐完手指,臉上露出確定的神色對老陸道。

“三日,還有三日就是我等計劃開始之時。”

老陸聽了老莊的話後,眼眸閃過一絲厲色,像是對老莊說,又向是對自己說道。

“老陸,你放心,到時我等定會竭盡全力配合與你救出鬼王……”

老莊見老陸神色使然,這方纔對其承諾道。

“哈哈……好,你放心老莊,到時救出鬼王,我定會將你們的功勞一一報上,並提議讓鬼王帶你等離開此界,前去那幽冥之界,從此脫離輪迴之苦。”

老陸聽言,哈哈一笑,然後對老莊承諾道。

……

兩日後,大虎回到了啓蒙集團,找到了那個幫自己滴血尿的保安,然後在經過訊問後,知道他每日都會在那門口的那個小洞內,滴上那麼吉滴,大虎這才放心。最後大虎告訴那名保安,以後這種事就不用了。

那名保安也沒有多問,只不過他食指與拇指相互的朝着大虎搓了一搓,然後一臉討好的微笑看着大虎。

大虎不是當初的幼稚青年,這點他還是明白的,於是在自己兜裏,將自己僅剩的兩百元大鈔給了那名保安。

那名保安看這兩張紅牛,臉色有些不悅,不過瞅了眼大虎,他倒是也沒多說什麼,於是就轉身走了。

大虎與邢會見了個面,告訴他自己這幾天還有事,還要在請幾天假。

邢會雖然有些不太高興,但是大虎曾經也算是救過自己,也就同意下來。

大虎回到宿舍,宿舍裏沒有人,清靜無比。

他將自己明日所需要的東西,找出來安排妥當以後,發現已經沒有什麼好準備的,於是大虎就安靜的休息起來。

直到宿舍裏隊友下班後,大虎才醒了過來,與這些隊友胡侃了一會,就到了吃晚飯的時間,與這些關係不錯的隊友,一起來到公司的餐廳,吃了頓免費的晚餐,然後又接着開始一隊友們胡侃。

大虎直接與這些隊友胡侃到深夜子時,這才全部都紛紛睡下。不是大虎不與他們胡侃了,而是這些隊友根本熬不過這個不上班的大虎。

由於大虎白天幾乎睡了一天,所以到了深夜,他的精神好的很。

大虎一夜無眠,腦子竟是幫助老陸辦完事以後的推演,有什麼自己大殺四方的情景,還有就是被老陸他們給分屍吃了的狀況。總之他想了老多老多……

時間沒有在大虎的思緒中停止,一絲泛亮的光,在黝黑的天上亮起,只見啓蒙集團正門口處,一條黑影在那晃動着。

這黑影不是別人,正事大虎,他將自己的血尿再一次的,滴在了那個小洞之內。這次正好是老莊所說的七七之數,大虎此時心裏懷着一絲不安的心情,看着那洞內的變化情況。

一開始洞內沒有任何變化,只不過在一刻鐘後,洞內亮起一股金茫,金茫連續閃現。大虎見狀使勁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並且順手拿出了自己衣兜內的一個小玻璃瓶,玻璃瓶底部有兩條鮮明的小符文,只不過時間有些久了,符文的字有些模糊。 這黑影不是別人,正事大虎,他將自己的血尿再一次的,滴在了那個小洞之內。這次正好是老莊所說的七七之數,大虎此時心裏懷着一絲不安的心情,看着那洞內的變化情況。

一開始洞內沒有任何變化,只不過在一刻鐘後,洞內亮起一股金茫,金茫連續閃現。大虎見狀使勁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並且順手拿出了自己衣兜內的一個小玻璃瓶,玻璃瓶底部有兩條鮮明的小符文,只不過時間有些久了,符文的字有些模糊。

這些符文是大虎早些日子,在聯繫符籙之時所畫上去的,至今已有三月之久,當然的就有些模糊了。不過雖然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它的功效仍在。

這個小玻璃瓶不是拿來玩的,而是等到石魂一出,用來收石魂所用。

“嗖……”

正在大虎專注洞口之時,突然的一團金光,從洞口內急速而出。

“呸呸……,臭死了,臭死了,是誰在本大爺的頭上撒尿,本大爺與他屎不罷休,啊……我靠,走……”

在那團金光出來的一霎那,一道奇怪的聲音,帶着些許的幽怨罵道。只不過罵聲還沒有完,那團金光彷彿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想也沒想就撒腿就跑了。

“那裏走……”

大虎見狀一聲厲呵!而後打開小玻璃瓶的瓶蓋,對準那團急速而逃的金光,再次大喝一聲,“收……”

“啊……”

在那團急速飛離的金色光團內,一聲嬰兒的慘呼響起,緊接着那團金光便被玻璃瓶所吸了進去。

“何方妖魔,膽敢對我石魂無禮,等我出去定不饒你……”

被小玻璃瓶吸進去的那團金光,瞬間變成了一個雞蛋大小的嬰兒,嬰兒雖小,但是他的言語間竟是威脅之意。

“靠,小傢伙,你就是鎮魂石的石魂?”

大虎看着被自己弄到小瓶子的石魂問道,大虎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打死他都不相信這就是鎮魂石的石魂。

“你……你竟然知道我是石魂,那還不趕快放了我,否則有你好看……”

瓶內的石魂聞言,當即再次的叫囂道。

“你是石魂啊?”

大虎沒有理會石魂,而是再次確認道。

“對我就是,你還不快……”

石魂聞言剛想再次叫囂一番,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大虎打斷了。

“哦!抓的就是你,我還以爲自己抓錯了呢!”

大虎聞言點了一下頭,心說這要是被其他發現,鐵定會誤認自己是拐賣嬰兒的人販子。

“你快放了我,這裏頭好悶好熱,否則我會死在裏面的。”

石魂見自己的威脅不起作用,當下就換了一種哀求的方式,希望這個傢伙有同情之心,然後放了自己。

這石魂想法雖好,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

“你……會死在裏面?”

大虎看着瓶內處處可憐的石魂問道。

“是啊,是啊!我會死在這裏的,還請哥哥你放了我吧?”

石魂聞言再次哀求道。

“呵呵……不好意,我這是受人之託,額……不,是受鬼之託,所以你,我不能放……”

大虎看着瓶內可愛的石魂娃娃,有一種哭笑不得的無奈。

“切……你以爲就你的這個破瓶子就能困住我,本大爺告訴你,你這破瓶子,頂多也就能困我三日,三日過後,本大爺皆可脫困,所以呢!你也沒必要太認真,受鬼之託嗎!意一下就可以,再說我乃是正義使者,專降鬼怪之類的邪物,所以呢,無論從那個角度上來講,你放了我纔是最好的選擇……”

石魂娃娃聽了大虎所說,兩雙大眼睛一轉然後對着大虎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