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天吶,姐。你是不是忘記了,前面你生完孩子就跑路的事情啊。你當然就沒有帶孩子的辛苦記憶啦。你有的就是你怎麼被家裏人嫌棄,然後跳海自殺的事情吧。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你現在肚子這麼大,一個人回去,我也不太放心呢。要不然,我陪你回去吧。”果果道。

白筱笑着搖了搖頭,“我沒事的,這兒有你們送我上飛機,飛機最多也就三個小時左右就到了。然後下了飛機又有冷語接我,不會出什麼事的。就是肚子大了下點,上下比較麻煩,我自己一個人沒有問題的,你就不要當心我了。我聽說子旭也想早一點做爸爸啊。你們兩個人現在進行的如何了”

“還說呢。前些天我纔去檢查了一下,醫生說要放平常心,這樣最容易懷孕了。不過,最好在月份懷,這樣的時間是最好的了。所以,我決定聽醫生的話,等到月份再懷。”果果說道。

“嗯。我算了一下,好像我也是這個時候懷的哦。”白筱說道,看來自己誤打誤撞的還真的撞上了一個好時候。當媽媽的,就是希望孩子什麼都好。所以做媽媽的也很辛苦啊。從懷孕的時間,到孕期能吃的東西什麼的,她是做過很多準備的。像是她以前就特別愛吃螃蟹,可是書上說,蟹鉗有打胎的作用,不要食用,她就連螃蟹也不吃了。再說菠菜雖然營養豐富,可是要少食,因爲對鈣的吸收不好。所以她也儘量少加。半生熟的食物不要吃,所以她吃牛排都是全熟的。這麼辛苦的一切,都是爲了孩子。

所以說,爲什麼講母愛是偉大的從每一個生活細節上就能看得出來了。爲了孩子,她們要學會放棄很多東西,與朋友的聚會,買漂亮的衣服,添購化妝品,等等。還有睡覺的姿勢也是非常有講究的哦,幾個月要以什麼樣的姿勢入睡,幾個月又要換什麼姿勢入睡。這都是非常有講究了。

爲了孩子,媽媽還要定期去醫院做檢查,進一步的瞭解孩子在肚子裏面的情況。不過白筱肚裏的孩子比較調皮,每一次檢查都不乖,有的時候,醫生好不容易找到了孩子的位置,可是沒過一會,他又轉了個身,不知跑哪去了。可能你看了半天就看了一個孩子的情況,而另兩個孩子就可能沒看到。有的時候,氣的醫生真想這個屏慕換得大一點的,好讓他看清全部。或是,給孩子們打上標記,這樣就知道哪個看過哪個沒看過了。

“那,我也就和你一樣,到那個時候再懷。”果果很開心的說道。

兩個女人在一起,而且算是都結過婚的女人,她們的談話之中,除了丈夫就是孩子。沒有別的了。似乎聊父母那也不是現在的事情。似乎是等她們再老一些,也許她們就會談到家裏的老人吧。只是白筱的家裏

那一天,白筱踏上了回津律市的飛機,她的心裏高興的得不得了,因爲很快,很快她就要見到許久不見的司空冷語了,現在,再也沒有別的什麼東西攔在他們的面前了,他們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白筱對於這一切是多麼的期待,也只有白筱自己知道吧。雖然說她覺得自己一個人行動沒有什麼。可是看到別人有老公陪伴在身邊的時候,她還是會很羨慕的。因爲,那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幸福的畫面之一。她又怎麼能不羨慕呢

她懷第一胎的時候,沒有受到那樣的待遇,懷第二胎的時候,還是沒有受到那樣的待遇,話說,她其實還是挺可憐的哦。居然都沒有老公陪在她的身邊,和她一起分享胎兒的漸漸長大,孩子的伸展運動,時不時的讓她的肚子難受。有的時候是肚子的這邊有一個小拳頭,有的時候是肚子的那邊有一個小腳丫。雖然痛,可是痛並快樂着。

臨上飛機時,果果和子旭再三的叮囑她要多多注意小心,下飛機後不要自己打車回去,一定要讓司空冷語來接。因爲怕那些司機不小心,傷到他們母子。

白筱也和他們說,不要拿她當三歲的孩子這樣的叮囑,她還不至於笨到這個程度呢。不過有的時候吧,好的不靈,壞的靈。

有一件白筱絕對想不到的事情,卻正在發生。而這件事,足以讓他們悔恨。 一頓飯吃完,游年和游屹辰被辛夷趕到客廳去了,和張媽還有時漾三人一起整理碗筷。

這是游家的習慣,吃完飯後都是主人親自收拾碗筷,一般這活兒都是游年爸爸乾的,但是兒子好不容易回來,所以辛夷就特許今天游屹辰不用洗碗啦,和兒子聯絡聯絡感情,而且張媽雖然是游家的保姆,可是他們也從來沒把張媽當傭人。

看著時漾的素手熟練的刷碗,辛夷問道:「漾漾,你在家也洗碗?我看像你這麼大的孩子都請鐘點工來打掃呢。」

時漾點點頭,「是啊,但是因為是自己的家啊,我不喜歡假以人手。」

聽完時漾的話,辛夷笑了,「怎麼了?伯母?」

辛夷搖了搖頭,道:「漾漾不瞞你說,游年已經快三十歲了,我也很著急,就自作主張去接觸了幾個女孩兒,可是那些女孩兒一個比一個嬌氣,一個比一個虛榮,她們找男朋友啊,都不像找男朋友而是像找一個長期飯票,能給她們買東西的就是男朋友,這樣的女孩我真的看的太多了,可是漾漾你不一樣!游年能遇到你,我真的覺得游年可能是上輩子積福了。」

時漾的耳朵又悄悄的紅了,輕聲道:「我才是積福了呢。」

這句話成功被辛夷收進了耳朵,這孩子……

一旁的張媽啊,邊利落的擦盤子,邊感嘆道:「一轉眼啊,我們眼中那個才到我們腰的游年都已經要娶媳婦兒了,這歲月啊,真真是過得快啊。」

說著說著,張媽就紅了眼,辛夷這時正好把碗洗完,再用清水洗完手,擦乾,摟住張媽的肩膀,默默地不說話。

……客廳……

相比廚房裡面的熱鬧,客廳就冷清多了,還是游年打破了尷尬,道:「爺爺怎麼樣了?」

游屹辰點了點頭:「你爺爺在!軍區醫院那邊挺好。」

重生之絕寵逆天大小姐 「奶奶呢?」

「奶奶也好。」

「外婆呢?」

「都好。」

「外公呢?」

「也……」游屹辰正準備把「好」字也說了,突然發現自己和游年的對話真的很傻,「我說游年,你能不能一次性問好了,能一起問的,就非要分開問嗎?」

游年扭過頭,不說話了。

游屹辰知道自己兒子這心裡還有疙瘩,嘆了口氣,「兒子,爸爸……向你道歉。」

游年突然扭過頭,看向自家爸爸,有點不相信「道歉」這話是從自己爸爸嘴裡說出來的。

「爸……」游年的眼眶有點紅,俊逸無比的臉上浮出一種叫激動的表情。

自家爸爸的性格到底有多強硬,這個游年深有感觸,不然當年也不會告訴所有人自己出國了。

可是現在這個一向強硬的父親在和自己道歉?

游屹辰看著兒子這激動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的道歉道的有些晚了,如果自己早點說出口,說不定兒子就不會一走走這麼多年了,人到中年,看透了很多,自己作為律師一向強勢慣了,再加上出身在紅色家庭,更是自己自律,他原以為自己兒子的分數一定會去清北的,以後就算不學律師,也一定學一個適合他的職業。

誰知道他去了……上戲,當初真的把他氣到了,放著能進清北的分數不去,去了上戲,還告訴他,那是他的夢想。

他想到以後看到自己兒子在電視上拋頭露面(?)就渾身不舒服,當然是極力反對。

兒子走了,再也沒用用過自己給的生活費,接著他就在電影院看見了自己兒子,很多看電影的人都因為他兒子演的角色感動哭了。

那是他第一次覺得游年的堅持還有點道理,隨著游年越來越出名,認識游年的人越來越多,他就更覺得游年這樣還不錯,但一直拉不下臉,正好借這游年這次回來機會,和游年說聲「抱歉」吧,孩子和大人在某些方面其實是平等的。

「喂,這次回北京有工作嗎?」游屹辰隨意問道。

游年搖搖頭:「這次回來就是專門來看你和媽媽的,還有我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

「待幾天?」說這話時,游年都能感覺到自己爸爸的期待。

「待到你們趕我走為止。」游年突然想逗逗自家爸爸,說道。

「真的?」

「假的,我能留下來可是漾漾不行啊,我家漾漾還要上班呢,大概是三四天的樣子。」游年提到時漾就忍不住溫柔下來。

提到時漾,游年這才想起來,「爸,你說時漾達到我媽還有你的要求了嗎?」

「嘖嘖嘖,我記得我兒子一向自信吧,怎麼滴,這麼懷疑自己的眼光?」游屹辰戲謔道。

「才沒有,我都想好了,你們要是不同意也沒關係,反正我是非時漾不娶的。」游年堅定道。

「你這臭小子,我們都這樣了,對你家寶貝能不滿意嗎?估計再過幾分鐘你媽媽就要把那套首飾送給時漾了。」

「真的!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家漾漾這麼優秀,誰不喜歡!」

「明天有事兒沒事兒啊,要不明兒陪我去釣魚吧。」游屹辰看著那暗紅色的魚竿手癢道。

「可是我還要帶漾漾去……」游年還沒說完,就看見自家媽媽挽著自家小乖的手臂,有說有笑的進了卧室。

「你天天粘著漾漾幹嘛,回去了你們隨便黏糊,你覺得你媽媽能把時漾還給你嗎?女人可可怕啊,隨便一個話題都聊起來,還是聊很長時間。」游屹辰對於此事是深有體會啊。

游年看了自家爸爸一眼,「不就是想讓我陪你去釣魚嘛,去去去。我去還不行嘛。」

……卧室……

辛夷笑了笑,把早已準備好的禮物拿出來,然後遞給時漾,「看來這對兒父子是終於把誤會解開了啊。來來來,我們不管他們了,這是伯母給你的見面禮拿著。」

時漾雙手捧著盒子,沉甸甸的,打開一看,「……」

一塊油潤光滑的和田玉,這……就是禮物啊,可是真的好大。

辛夷顯然也發現了時漾的疑惑,解釋道:「這雖然重,這可是我們游家的傳下來的,只有未來兒媳婦兒才能拿到哦。」

時漾突然又覺得石頭更重了,鄭重的點點頭,「謝謝伯母。」

「馬上都成為一家人了,客氣什麼,對了,什麼時候我和你游伯父一起去見見你的父母,咱們要是不著急結婚就先訂婚吧。」 “司空先生,這份文件真的非常非常的急,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在這個時間拿來讓您處理啊。?”莫小可拿着一份文件,正求司空冷語能趕快把這件事情處理掉。

星際大頭條 可是司空冷語一心想去接白筱,根本沒有心情去管這些,“我就去機場一趟,難道就不能等我回來再說嗎我很快就會回來的,這件事情不會就差這麼一兩個小時吧”

“司空先生,現在公司的處境你也是知道的,這麼一個重要的客戶我們真的得罪不起,還請您現在先處理公司裏的事情,再去機場吧。”莫小可說道。

“小可,你知道我今天要接的是誰嗎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司空冷語簡直不敢相信這話是莫小可說的。她不是白筱的好朋友嘛,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我知道您是要去接白筱的。可是就是因爲我知道您是要去接她,我才能提出這樣的要求來。我瞭解白筱,她是一個很通情達理的人。如果她知道因爲她的事情而讓您耽誤了一個大客戶,你覺得她心裏會好受嗎她肯定會自責的。難道你希望她這樣嗎”莫小可說道。

司空冷語轉念一想,覺得莫小可說的也有道理,白筱的確就是這樣的人。“好吧,那你一個小時以後提醒我打電話。我讓她在機場等我一會。”

“好的,總裁先生。您做了一個最明智的決定。”莫小可很職業性的一笑,看到司空冷語去忙了,她打心底裏是高興的。因爲一切都變得容易多了。

一個小時候,白筱坐的那架飛機平安的降落了。莫小可提醒司空冷語給白筱打一個電話。

“白筱,感覺怎麼樣”司空冷語一邊打着電話一邊處理手上的事情。

“嗯。還好啊。你在哪裏啊”白筱其實感覺有一些暈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她現在懷孕,坐飛機真心會有一些不舒服。還是因爲別的原因,她就感覺到自己的頭挺疼的。

“我還在公司呢。剛好有一份急件需要我親自處理,所以我現在不能過來接你,你在機場等我一個鐘頭左右,我就過來接你,好嗎”司空冷語問道。

“公司的事情要緊,你先忙吧。我就在這兒轉轉吧,如果有車我就自己打車回去。反正家離機場也不是十分遙遠。何況我還是坐車,放心吧,很安全的。”白筱說道。

“不要不要,還是等我來接你吧。要是讓老媽和包三姑看到我沒有接你啊,晚上回去我又要挨她們教育啦,這種事情還是不要的好哈。你乖乖在那兒等我過去。聽到沒有聽話啊。”司空冷語再三的叮囑白筱在機場他。

沒有辦法,白筱很聽話。拿好了自己的行李,在休息廳那兒坐了許久,估摸着司空冷語應該來了,所以白筱又拖着行李到外面去看看。可是外面的人很多,白筱都找不到一個適合的位置。不可能站在人多的地方啦,萬一人家一碰,碰到她的肚子可就完啦。所以白筱就這樣一直往人少的地方走。走着走着,就出了機場了。這是不知不覺下做出的事情。

“天吶怎麼自己走到這兒來了呢。萬一讓他知道,又是一頓教訓了吧。可是,到現在還不來,到底在搞什麼鬼啊讓我等了這麼久。再不來,我還是自己打車回去好了,這樣感覺還能快些呢。”白筱時不時的踮起腳尖,看看遠處有沒有司空冷語的車子的影子。那種翹首期盼的樣子,可以看出其實她的心理有多麼的着急。

這時,一輛車朝着白筱開過來。白筱爲了安全,她還是退讓到了一邊。可是那車好像就是衝着她來一樣,搞得白筱特別的生氣,不由在心中嘀咕,這車也真是的,不是讓道給它了嘛,怎麼還一直這樣的開過來呢。真是的。可是那車就是要和白筱做對一樣,一直逼近白筱。白筱只能退到了路邊上,再也無路可退了。

很快,車在白筱的面前停了下來,“小姐,打車嗎”出租車司機搖下了車窗玻璃,對白筱說道。

“師傅,沒有你這樣開車的吧。你怎麼可以這樣呢,都把我逼到什麼份上了。我就差一點上牆了。”白筱不滿的說道。

“喲,對不起啊小姐。你看,現在生意不好做啊。我也是沒有辦法啊。剛想着能接一次飛機的客,這樣能賺上一點。可是卻沒有人打我的車,我的車就跑空了。您要是不嫌棄,就搭我的車吧。” 紅樓之開國篇 司機看上去非常的可憐,好像他的車就是沒有人坐似的,就等着白筱今天關顧他的生意了。

“可是,我在等我的一位朋友。他說要來接我的。萬一他沒有接到,可是會發很大脾氣的啊。”白筱爲難的說道。她不是不想給他做生意啦,實再是不敢不聽司空冷語的話啊。

萬一他真的發火,她可不保證自己能滅火啊。

“這你怕什麼,你的朋友如果會來接你,他早來了,肯定是他來不了,又不好意思和您說吧。我看啊,您就坐我的車,您直接去找您的那位朋友,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不想來接您,這樣不是很好嘛。你看你都走到這兒來了,又挺了個大肚子。我也是看你可憐,你要知道,你所在的這個路段啊,一般人家是不停車的。我是看你大着肚子,看樣子也快生了吧。所以我纔好心想載你的哦。如果不是因爲您啊,我纔不停下來呢,白跑了就白跑了。”司機說道。

看來這個司機也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主,不過,司空冷語可能手上的事情是比較急的事兒,所以一時半會沒有辦法來接她。如果她直接到公司去找他的話,那麼,到時他們一起回家,家裏人也就不知道司空冷語沒有來接她這回事了。這樣不是也很好嘛。嗯。就這麼辦。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先打一個電話再確認一下司空冷語的所在,萬一他已經出發了,那她的算盤可就算是白打了。

“司機師傅,麻煩您稍微等一下,我看看我朋友現在在哪裏哦。”白筱拿出手機給司空冷語打了一個電話,很快他就接電話了。並表現他手上的事情真的很麻煩,他可能還要再過一個小時才能到機場,不過他也讓白筱一定要在機場裏等着他去接,不要到處亂跑。

白筱呢,向司空冷語表示自己打車到公司去,等他一起下班回家。而且她說機場裏今天人比較多,空氣不是非常的好。她還是希望能快點見到他。

因爲聽到這句話,司空冷語就同意了。

白筱坐上了出租車,向天輝集團總部出發。當然了,誰也不會想到下一秒會出什麼事情,人的下一秒很多時候是無法預測的。有的人,你可能在下一秒中了彩票,有的人在下一秒可能就撿到了什麼值錢的東西,有的人在下一秒可能喜得貴子。而白筱的下一秒

“啊。”這是白筱在昏迷之前最後發出的聲音。後來的事情,她就完全不知道了。

一股水從白筱的雙腿之間流了出來。很快,警車過來了,救護車也過來了。因爲這是半道上,所以沒有什麼人駐足圍觀,大家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喂,司空先生嗎”警察的聲音傳來,司空冷語一頭的霧水,怎麼會警察好好的打電話給他呢他可沒有犯了什麼事情啊。

“我是。”司空冷語說道。

“您好,司空先生,我們想問一下,你是否認識一位叫白筱的人”警察問道。

“認識啊,她是我的未婚妻,怎麼了”司空冷語有些緊張,不知道白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剛剛不是還來電話,說她打車過來公司的嗎怎麼纔沒過多久,就有警察打電話過來呢

“哦。是這樣的。您的未婚妻在向陽路段發生了車禍,醫生說情況很危險,讓家屬趕往第一醫院。”警察很負責的說道。

“什麼發生車禍那她現在情況到底怎麼樣有沒有生命危險啊”司空冷語問道。

“具體的情況我們也不是很瞭解,只是在翻看她的東西的時候,找到了您的電話。我看,您還是先過去第一醫院看看吧。”警察道。

司空冷語此時哪還有心情處理這些事情啊,直接丟下手中的一切事情趕往了津律市第一醫院。司空冷語的頭腦還算是冷靜的,因爲他知道,如果連他也慌亂的話,家裏人知道這件事以後,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他要先去第一醫院看一下情況,再決定怎麼和家裏人說。

好不容易趕到了,司空冷語跳下了車,趕到急救處,“護士小姐,剛剛有沒有一位小姐出車禍,送過來的”抓到一個護士,司空冷語趕緊問道。

“哦。有啊。現在手術室呢,你是她的什麼人”護士問。

“我是她的未婚夫,她現在人怎麼樣了有沒有生命危險”司空冷語雖然說很冷靜,可是他的語速很快,從這就可以看出,他此時內心有多麼的緊張了。 游年已經很久不和爸爸一起去釣魚了,兩人帶著漁具一起去了北京最大的可以垂釣的人工湖。

游年本來就不咋喜歡釣魚可是從小爸爸就拉著他釣魚,還說釣魚可以修身養性,那怎麼辦?那當然是陪著唄。

又想起自己早上都準備好一切去帶時漾逛逛北京了,結果時漾就被自家媽媽拉走了,說要時漾陪著逛街,那還能怎麼辦?

游年只好背起自己的小魚竿坐上了他爸爸的「賊車」,不對,這車還是他開的……

……

「喲!」游屹辰熟練的收桿,又釣上一條。

游年看著自家爸爸的桶里才沒到一個小時都已經收穫不了了,自己可憐的桶還沒有一點收穫,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

游屹辰把魚從魚鉤上拿下來,扔進桶里,笑道:「年輕人啊,還是要多鍛煉鍛煉啊。」

游年不服氣道:「我一定能釣到魚的。」

「哦?那就先上來一條再說吧。」游屹辰老神在在的重新在魚鉤上裝上魚餌。

這時,游年看到了那個熟悉的罐子,吃醋道:「你用我家小乖的魚餌!」

游屹辰瞥了一眼游年,心裡翻了個白眼,道:「那本來就是給我的禮物~什麼語氣啊。」

游年確實沒什麼可說的,只能把話壓下去,心裡暗暗記下,下次回家也一定要讓漾漾給他做魚餌!

兩人還在為了魚餌爭論的時候,被一聲爽朗的聲音打斷:「哈哈哈,老游啊,你也在這兒?」

「老夏?你也來這兒釣魚啊。」游屹辰看見拎著桶來的夏炎驚喜道。

「是啊,這退休的日子啊,過得倒是無聊,我這老頭子現在除了釣魚還能幹嘛。」夏炎輕鬆的搖了搖頭。

「看看你這話! 花豹突擊隊 怎麼除了釣魚就沒事兒幹了,你有空啊就回去檢察院教導教導那些個毛頭小子,一個個太年輕,太毛躁嘍。」

「我哪兒管的住他們啊,現在的年輕人啊,都心比天高。」夏炎搖了搖頭,這才把話頭轉到游屹辰身邊的游年身上。

游年第一眼見到夏炎就認出來了,這是今年才從市檢察局退下來的檢察局局長,不過自家老爸能認識這樣的人游年可沒有多少驚訝,自家爸爸是國際上都享有盛名的律師,人脈自然也是深到無法想象。

這麼想著還是揚起陽光的笑容,和夏炎打招呼:「夏伯伯您好,我是游年。」

「游年?你是游年?」夏炎摸著自己下巴想了好一陣,還是有一絲不確定,畢竟自己見到游年還是十幾年前的事兒,「什麼時候從國外回來的啊,也沒聽你爸爸和我說過。」

一時間,游年和游屹辰都沉默了。

游屹辰也是暗自後悔,當初為什麼就那麼衝動和所有人說兒子去了國外,這下子有的解釋了。

這時候,夏炎又突然把手機拿出來,翻找著什麼,直到找到那張照片,又看了游年反覆比對,游屹辰看著都好奇死了,忍不住問道:「喂,我說老夏,你到底幹嘛啊。」

夏炎都沒理游屹辰,直接問游年道:「你是演那個《戰火》的游年?」

游年一愣,點了點頭。

「那真是太好了,你等等,我找張紙你給我簽個名吧!」夏炎趕忙到隨身的背包後面找張紙說道。

紙遞到自己面前,游年猶豫了一下,道:「夏伯伯,這……」

「嗨呀,還不是我那小侄孫女,看了《戰火》就想要你的簽名,現在好了,竟然真給我遇上了。」夏炎解釋道。

突然又想起來,「不對啊,你是游年,可是老游不是說你去了國外嗎?怎麼在中國拍了電影?」

這回是更加尷尬了。

游屹辰嘆了口氣,解釋道:「其實游年沒出國啦,只是那時候這臭小子執意要自己去闖出一番事業,我不想讓你們這麼叔叔伯伯幫他而已,就對你們說他出國了。」

半真半假,半假半真,以夏炎在官場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不知道這裡面一定不向自家好友說的這麼簡單,但是這畢竟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也不能過多過問啊。

於是,點點頭,笑道:「哈哈,我們這些老傢伙還能怎麼幫到這些年輕人啊,我看啊游年已經很優秀了,你知足吧。」繼而,又催促道:「來來來,快幫我簽個名,不然那小公主又要鬧了。」

游年認真的簽下自己的名字,還體貼的問夏炎他的小侄孫女叫什麼名字,然後在後面附上了她的名字,又問了年齡,然後又寫到「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夏炎看著這細心的小夥子,越看越滿意,順便提了一嘴:「小游有對象兒了嗎?沒有的話,夏伯伯給你介紹一個?」

游屹辰笑了笑,驕傲道:「老夏這你就別想了,我家這小子這次回來就是帶女朋友來見我和他媽媽的。」

人家都這麼說了,夏炎也不好多說什麼了,把準備工作做好,做到游屹辰邊上釣魚。

游年雖然不怎麼釣魚,但是釣魚的禁忌還是懂的,釣魚前都要打一下塘,這樣讓魚聚集過年,那也表示著這一片是這個打塘人的區域了,夏炎能隨意就進了自家爸爸的塘區,看來他們的感情真的很好了。

時漾和游年在北京逗留了三四天,最後告別了游屹辰和辛夷,臨走前辛夷還一個勁的叮囑時漾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反而游年這個親兒子被自家老媽是忘得一乾二淨。

不過游年可不吃醋,寵溺的看著自己最愛的兩個女人談話,真的是再幸福不過了,等到真的要趕不上飛機的時候,游年才適時提醒道:「媽媽,要是你再不放行,我和漾漾真的要趕不上飛機啦。」

辛夷依依不捨的拉著時漾的手,道:「回去之後記得替我還有你伯父向你父母問好,我們改天來聚一聚,也是要把你和游年的日子定下來了。」

時漾這次竟然很爭氣的沒有臉紅,只是乖巧的點點頭,「好,我回去一定和我爸爸媽媽約好日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