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煌一言落便欲出手和燕溱對上,不過卻被蘇綰一伸手拉住了,她飛快的開口:“我們走。”

這是燕溱的地盤,若是在這裏動手腳,難保不中他們的暗招,所以還是先離開再說。

蕭煌聽了蘇綰的話,想想確實不宜動手,璨璨不會武功,若是他們打鬥傷及到她,他定會後悔莫及的。

至於雲蘿那個賤人,早晚有時間再收拾她。

蕭煌伸手拉着蘇綰閃身便走。

身後的燕溱臉色陡變,沉聲叫起來:“想走,沒那麼便宜。”

他一言落陡的命令外面的手下:“攔住他們。”

不過今晚蕭煌帶進宮的手下不少,雙雙打起來,雖然各有傷亡,但是最後還是叫蕭煌和蘇綰等人順利的離開了,不但如此,燕溱還聽到蕭煌遠遠的拋下一句話。

“山雞配野雀,絕配。”

燕溱臉色瞬間暴黑,可惜那說話的人早閃身飄遠了,他想發火都找不到人。

燕溱生氣,他懷中的雲蘿自然也是生氣的,而且此刻她被燕溱抱在懷裏,實在是尷尬得很,她掙扎着想下地,可惜燕溱卻緊抱着她,溫柔至極的一路往自個的宮殿走去。

“別動,你受了傷,宮殿又被炸燬了,今晚便先住在我的宮殿一晚。”

雲蘿一聽燕溱的話,不由得張嘴結舌,趕緊的推着燕溱:“表哥,我隨便找個地方住住就行了,我就不打擾你了。”

雲蘿雖然喜歡惠王蕭擎,可是面對燕溱這樣一個長相出色,又有魅力的男子,如何抵抗得住,一顆芳心忍不住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看都不敢看燕溱。

燕溱看着這樣子的她,瞳眸滿是暗潮,脣角一閃而過的笑意,手更緊的抱住了雲蘿,一路往自己住的宮殿走去。

待到進了自己的寢宮,便把雲蘿放在大牀上,而他立刻吩咐寢宮外面的手下:“去把御醫請過來,就說明珠郡主受了傷,需要御醫處理一下。”

“是,爺。”

手下閃身便走,很快去找御醫了,而這裏燕溱則伸手替雲蘿蓋上薄被,溫柔的說道:“鳳嫣,今晚你就在這裏休息,回頭大夫過來替你診治完了,你便早早休息。”

雲蘿驚訝,飛快的擡頭望向燕溱,心裏倒是挺感動的,表哥真是君子。

御醫很快過來了,替雲蘿檢查了一遍後,發現雲蘿只是腦門上受了傷,別處並沒有什麼傷,御醫便開了一些塗的藥給雲蘿留下,以防她的臉上留下什麼疤痕,另外又開了一貼湯藥,讓人煎了給雲蘿服下,待到做完了這些便退了下去。

燕溱也恪守君子本份欲退出去,牀上的雲蘿,忽地想到什麼事似的,叫住了他。

“表哥。”

燕溱停了下來望着她,語氣溫柔的問:“怎麼了?”

“表哥,我怕清靈縣主她算計我,我害怕。”

她嬌弱弱的說道,瞳底卻一片暗沉。

燕溱臉色一下子陰沉了,沉聲說道:“她敢,今晚饒了她,若是日後她再來算計你,本國師絕對不會輕饒了她的。”

“可是你不一定一直跟着我,所以我擔心,表哥你能不能派人保護我,還有給我一些防身的東西。”

雲蘿說完後,燕溱立刻同意了:“好,我派一個高手暗中保護你,另外這是一些防身的藥。”

燕溱坐到牀邊,從袖中掏出兩三個小瓷瓶,遞到雲蘿的手裏,然後一一的講解着,告訴雲蘿藥的用處。

雲蘿望着他,一瞬間竟然有些迷惑,似乎接受這個男人也沒什麼難的。

那她不是喜歡惠王殿下嗎?雲蘿心裏亂亂的,牀前的燕溱已經講解完了,把藥留下,便自走了出去。

最後寢宮裏只有雲蘿一個人。

她躺在大牀上,一時睡不着覺,睜眼四下打量,發現燕溱的房間裏,格外的華麗,而且屋內有一尊鹿耳鼎爐,爐內燃着好聞的香料,而她仿若睡在一片輕夢之中,整個人說不出的舒服。

這裏雲蘿過得如夢似幻的,可是安國候府的蘇綰,臉色卻說不出的陰沉,怒氣沖天的。

她萬沒有想到,雲蘿竟然真的成了什麼狗屁明珠郡主,還同意和她恩斷義絕了。

她總覺得她莫名其妙的成了什麼明珠郡主,這事不單純,擺明了是被燕溱和老皇帝利用了嘛,這女人竟然還自以爲是。

蘇綰生氣,房裏的蕭煌伸手拉她坐下來,溫聲勸她:“你也別急了,反正現在那女人已站到我們對立面了,我們也別想着再把她拉回來什麼的,山雞陡然的成了鳳凰,她就有些雲裏霧罩的認不清狀況了,所以就算你想拉她回來,她也不會回來的,相反的她現在一定和那些人謀算着要害我們,所以我們該做的事情是防着他們,或者說搶先一步殺掉他們。”

蘇綰點了點頭,之前的生氣惱火慢慢的消退了,看來之前冷落她也沒有錯,這個人根本就是不定時炸彈,若是她不冷落她,她早晚也會背叛她的,現在倒好,直接的撕破臉了,撕破臉也好,以後就真槍真刀的對上了。

“明晚宮中宴席,只怕不太平,我們還是小些爲好。”

蘇綰沉聲說道,蕭煌點頭認同她的理,看她小小的臉蛋上佈滿了苦惱,實在是讓人不捨,蕭煌俯身便親上了蘇綰的小嘴,霸道的強吻着,吻着吻着,便讓蘇綰忘了腦海之中的煩惱,忍不住輕輕的迴應了起來。

房間裏一片熱流,而蕭煌在纏綿熱吻之後,身子很快便有了反應,蘇綰自然也感受到了,趕緊的推開他,一本正經的說道:“你可以回去洗冷水澡了。”

蕭大世子一臉的痛恨惡絕,然後火大的說道:“我一定要儘快讓老皇帝爲我們兩個指婚,要不然我出了什麼問題。璨璨你的後半輩子可怎麼辦啊?”

蘇綰臉頰噌的一下紅了,狠狠的瞪着蕭煌:“可以滾了嗎?”

她說着動作迅速的躍下了蕭煌的懷抱,蕭煌不敢多待,因爲若是多待,他還真不敢保證自己不撲倒她,吃幹抹淨了,而這裏絕對不會是好地點。

蘇綰看他那略顯狼狽的身影,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前面從窗戶飄出去的蕭煌,真正是憋得又難受又痛,還聽到後面蘇綰的嬌笑聲,蕭煌忍不住怒哼:“白眼狼,你再笑,再笑爺立馬扒了你的衣服。”

屋內,瞬間一片寂靜,半點聲響也沒有。

外面的蕭大世子,重重的嘆氣,好歹再笑一聲啥,他也有點藉口做點啥。

其實他不在意婚前乾點啥的,何況他都被她吃過了,要不換他吃她一次怎麼樣?

蕭煌算計着,可是回身看看身後的屋子,覺得若是他進去扒人衣服,估計是被踢出來的下場,先前爲什麼不乘熱打鐵呢。

蕭大世子悔斷了腸子,不過只能一路回靖王府去洗冷水澡。

第二天,西楚京都的貴女基本上都接到了宮裏派發下來的貼子,宴請貴女進宮赴宴。

聽說今晚的宴席是把明珠郡主介紹給大家。

對於宮裏的宴席,大家都有陰影了,每次宴席必然要出點什麼事,這一次個個都不大想進宮。

可是賢妃娘娘派發的貼子不同於別家的貼子,即便心有不安,衆人還是收拾打扮,然後準備進宮赴宴。

因着這一回的宮宴是晚上,所以所有人都在午飯過後入宮。

安國候府的蘇綰自然也接到了貼子,現在她是安國候府正經的嫡女,若有什麼宴席,自然要派發貼子給她,至於蘇明月,反倒在其次了,她因爲母親和弟弟死了,逐漸的淡出了別人的視線範圍,很少有人再記起她來。

而且蘇明月每次進宮都會有點事,所以這一次宮宴,她乾脆的裝病不進宮去了。

最後只有蘇綰帶着白沁還有藍玉入宮,剩下的紫玉和黃玉留在府裏。

至於紅玉依舊去負責刺殺皇帝的事情,反正小姐說了,只負責刺殺,不一定要殺死,所以紅玉一點壓力也沒有,每天帶領着一幫人,潛伏在皇宮裏,只要一逮到空檔,便行刺殺的事情。

這搞得老皇帝心驚膽顫的,輕易不出勤政殿,而且因爲之前臨陽郡主和蘇綰比試輸了的事情,他生怕蕭煌讓他指婚,所以一直躲在勤政殿內沒有出來。

今晚的宮宴,在離得月華宮不遠的一座宮殿瓊花殿舉行的。

天近晚的時候,很多貴女已經進宮了,早到的人便嘀咕着議論那明珠郡主是什麼人,不過誰也不知道。

直到臨陽郡主慕芊芊出現,這些人才瞭解,原來所謂的明珠郡主,根本就是山雞變鳳凰,蘇綰身邊的一個小丫鬟,竟然是國師燕溱的表妹,所以被皇上賜了明珠郡主。

對於這莫名其妙一躍而成爲人上人的人,這些貴女大都是不屑的,就好像當初蘇綰忽地成爲清靈縣主一般,別人都是不屑的,可是時至今日,蘇綰硬是憑着自己的聰明才智,使得所有人都認同了她。

現在大家說起她,沒有人再質疑她的能力或者身份,個個都承認她是西楚京都的一個貴女。

可對於她身邊的一個小丫鬟,衆人可就接受無能了,所以個個說得熱鬧,大都是鄙視不屑的。

等到蕭煌和蘇綰到的時候,基本上該來的人都來了,不僅僅是京中的貴女,就是皇子以及各個青年才俊也都進了宮,三個一羣五個一黨的說得熱鬧至極。

蕭煌和蘇綰二人剛出現在瓊花殿門前,另外一條廊道上同樣走過來幾道身影,爲首的正是國師燕溱,還有他身邊打扮得精緻的雲蘿,穿戴一新,倒是與往日不可同日而語,只是那一身的氣勢,無論如何都壓不住身上的衣着,倒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過蘇綰懶得理會她,和蕭煌一先一後的進了宮。

身後的燕溱看到蕭煌和蘇綰,眼睛暗了一下,伸手扶了身側的雲蘿一下。

雲蘿看到蘇綰旁若無人的樣子,不由得心中憎恨起來,什麼她不見了擔心死了,根本就是虛情假意,如若真的關心她的話,看她成了明珠郡主,不是應該替她高興嗎?現在竟然一臉視而不見的樣子,分明是嫉妒她身份比她高。

雲蘿冷哼一聲,眼裏閃過戾氣,然後跟着國師燕溱走進了大殿,一進大殿她便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肆無忌憚的目光,個個好奇的打量着她。

雲蘿立刻挺胸傲然的往大殿內走去,可是四周的人,一個也不理會她,反而隱約有嘀咕聲傳來。

“你們看她的樣子,像不像山雞裝鳳凰,真好笑。”

“是真好笑,身上的那一套衣服,雖然是好,可是那是要人壓得住的,她穿上真是好笑極了。”

“是啊,你看她頭擡得那麼高,胸挺得那麼直,一看就是裝腔作勢的。”

諸天之我任職了安保會長 嘲笑聲如潮水一般的涌來,雲蘿只是安國候府的一個小丫鬟,哪裏受過正規教養,如何懂這上流社會的禮儀啊,至於蘇綰,那是因爲她氣場強大,即便禮儀不到位,也沒人敢挑釁她,何況蘇綰端的是隨心所欲,我行我素,所以自成一套風格,還有很多人欣賞她呢。

可是到雲蘿這裏,她不懂偏要學人家的那一套,便成了東施效顰了,沒的引人發笑。

她走過的地方,一連串的笑聲:“真是太好笑了,你看她脖子僵硬着,伸那麼長。”

“還有她同手同腳哎,你們快看。”

------題外話------

月底了,妹紙們有票紙記得投啊,會有獎勵的啊。 大殿內,冷嘲熱諷的聲音仿若巨浪一般的淹沒過雲蘿,她只覺自己此刻好像被人扒光了似的,連一絲一毫的遮擋物都沒有。

她心裏慌恐不安,可是身子挺得依舊直,脖子越發的僵硬了,一路往大殿內走去。

前面走着的國師燕溱,臉色同樣不好看,現在雲蘿身上頂着的可是他的表妹,現在她被人嘲諷,連帶的他也沒臉,有那麼一刻,他真想甩下身後的女人轉身便走。

可惜深想過後,還是爲了顧全大局而回走到雲蘿的身邊,伸出手輕輕的執起了雲蘿的手,溫聲說道:“鳳嫣,放輕鬆,不要太緊張了,隨心所欲一點就是。”

https://ptt9.com/128760/ 絕品小神醫小說 雲蘿聽到他的話,終於放鬆了一些,伸手拽着燕溱的衣袖,慢慢的往裏面走去,燕溱瞄了一眼自己的衣袖,眸色有些暗,不過倒沒有說什麼,一路往大殿裏面走去。

而四周先前還嘲笑雲蘿的貴女,看到國師大人護着雲蘿,倒也不敢造次,她們雖然敢嘲笑雲蘿,可倒底不敢過份得罪國師大人。

大殿內貴女們三個一羣五個一黨的自說其話。

蘇綰走過去的時候,何敏等人早招手讓她過去了,待到蘇綰走過去,何敏便悄聲問道:“怎麼回事,你家的丫鬟怎麼成了明珠郡主了?”

蘇綰淡淡的笑:“聽說她是國師的表妹,國師得皇上看重,賜封她爲明珠郡主,其實也沒有什麼。”

何敏掉頭望過去,便看到不遠處的雲蘿孤零零的站在大殿中間,根本沒有人理會她。

殿內的貴女個個怕自掉身份,全都遠遠的不靠近她。

雖然之前國師燕溱護着她,可是現在國師卻被殿內早到的幾位皇子給拉了過去說話,所以根本沒有空護着她,她便只能孤零零的一個人站在角落裏,而她一擡首便看到蘇綰正和何敏等人有說有笑的說着話。

竹馬逆 此刻的蘇綰完全不復從前的狼狽,似乎已經完全的融入到西楚京都的貴女圈裏,除了和她要好的幾個貴女外,別的女人,即便不喜她,卻也不敢招惹得罪她。

可是這樣的她,看她遭人譏諷,竟然一點也不給她面子。

雲蘿的眼裏一閃而過的戾氣,牙齒緊咬起來,連手也緊緊的掐起來。

正在這時候,大殿一側,一道火紅的身影慢慢的往雲蘿身邊走了過去。

不少人注意到前面的情況,全都停住了說話聲。

那紅衣女子正是臨陽郡主慕芊芊,慕芊芊一路往雲蘿面前走去,雲蘿看到慕芊芊,不由得高興的笑了起來。

不是說敵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嗎,這臨陽郡主可是蘇綰的仇人,那她完全可以和她交好啊。

雲蘿笑望向慕芊芊,溫和的打招呼:“臨陽郡主。”

慕芊芊懶懶的挑了一下眉,張揚的輕甩自己的水袖,嬌媚的望着雲蘿問道:“你是哪位?”

雲蘿臉一下子暗了,她不相信慕芊芊不認識她,她這樣分明是故意的。

先前她看她過來,還以爲她是過來和她打招呼的,沒想到她竟然假裝不認識她。

雲蘿咬着脣,委屈的望着慕芊芊:“芊芊郡主,我是明珠郡主。”

說到最後兩個字,她特別的加重了語氣,意思是告訴慕芊芊,她是郡主,她也是一個郡主,她們身份地位是相等的。

誰知道雲蘿話一落,慕芊芊直接不給面子的笑了起來:“哈,你就是那個山雞變鳳凰的鳳凰啊。”

她說完也不管雲蘿黑沉了的臉,上下的打量着她,然後嘖着嘴巴說道:“可是再變也是一副土不拉嘰的樣子啊,你以爲上流貴女是一道旨意,或者換套衣服就能辦到的事情嗎?”

慕芊芊說完,雲蘿直接的氣哭了,偏慕芊芊還不放過她。

笑眯眯的說道:“我不是國師大人,你不要擺出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給我看,我不吃這一套。”

慕芊芊之前的種種行爲,顯示出她很嬌縱,爲所欲爲,所以京中的貴女個個對她有些發怵,不敢招惹她,但這一次她譏諷挖苦雲蘿,殿內的人倒是個個樂見其成。

此時聽了慕芊芊的話,全都笑了起來。

雲蘿再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壓迫,直接的氣哭了起來。

偏在這時候,她無意間一擡首,看到蘇綰也隨着別人輕笑,心中的那一腔恨意,排江倒海的浮了上來,她真想衝過去撕破這女人的嘴臉,然後告訴所有人,這女人就是在嫉妒她。

可是她知道自己現在做什麼都是不討喜的,所以只得咬牙忍住。

這時候大殿一側的惠王蕭擎領着人走了過來,惠王蕭擎身爲惠王,自然不想這樣的宮宴生出什麼事來,所以走過來不悅的開口:“臨陽,你鬧什麼。”

慕芊芊聳了聳肩膀,然後伸出手拍了拍雲蘿的肩膀說道:“又一個英雄救美的人來了,看來你還是有些魅力的。”

她說完後搖搖晃晃的走了,身後的雲蘿看到惠王蕭擎出來幫助她,一顆芳心早大動了,顧不得被人嘲笑的事,她擡眸望向惠王蕭擎,眸光掩蓋不住傾慕的光芒,她溫婉的向惠王蕭擎道謝:“謝惠王殿下了。”

蕭擎搖頭,不過一雙眼睛卻並沒有望向雲蘿,而是望向了蘇綰,可惜蘇綰卻並沒有看她,正和旁邊的女人在說話。

看到她連望都不望他一眼,蕭擎心裏說不出的難受,所以手指一握,暗自下決定,他一定要殺了蕭煌,一定要儘快的殺掉蕭煌,他已經受不了了,這個傢伙如若不死,蘇綰的心只會離得他越來越遠的,所以他要立刻除掉這個傢伙,唯有除掉他,纔可以拉回蘇綰的心。

蕭擎眸光微暗,雲蘿擡首一眼便看到惠王蕭擎那布着陰霾的眼睛,不由得心裏難受,那個女人有什麼好的,惠王殿下竟然對她如此的深情不移,要她說,她認爲那女人配不上惠王殿下,所以爲了惠王殿下,她絕不能留下她,她要殺了她。

雲蘿暗下決心,而不遠處的國師燕溱看着和惠王站在一起的雲蘿,忽地知道爲什麼雲蘿和他在一起時有些抗拒了,原來她喜歡的人竟然是惠王蕭擎。

可是他看中的人,怎麼可能會讓她喜歡上別的男人。

燕溱脣角一抹幽暗的笑意,之前他已經派人快馬加鞭的送信回青霄國了,相信殿下接到消息後,一定會馬不停蹄的趕過來的,而在殿下來前,他一定要讓這個女人心甘情願的愛上他,到時候殿下來了,想阻止都來不及了。

燕溱心裏暗下決定,不過臉上神容卻不顯出來,一派妖魅之色。

大殿正中,雲蘿看惠王殿下心裏牽掛着蘇綰,雖然心裏難受,但很快調適好了,她飛快的望向惠王殿下說道:“惠王殿下,我能和你說一件事嗎?”

蕭擎聽到雲蘿的話,不甚感興趣,一雙眼睛依舊戀戀不捨的望着蘇綰,雲蘿緩緩的開口:“事關清靈縣主的。”

一提到這個,蕭擎便感興趣了,掉頭望着她,雲蘿心裏說不出的難受,那女人有什麼好的,爲什麼一個兩個都把她當成寶啊。

惠王蕭擎已經走到雲蘿的面前,沉聲說道:“你要說什麼。”

雲蘿望了一眼大殿,覺得說話不方便,轉身往一側走去,蕭擎因爲想知道她想說什麼,所以便跟着他一路往旁邊走去。

待到身遭沒什麼人了,雲蘿纔開口說道:“惠王殿下你是不是喜歡清靈縣主。”

蕭擎瞳眸幽暗的盯着她,眉微微的蹙起來,不知道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雲蘿卻已經心裏難過的開口:“我可以幫你。”

蕭擎一聽心裏一動,眼神不由自主的亮了一些,不過低頭望向雲蘿的時候,覺得此事不大可能,蘇綰那個人意見很獨立,只要她決定了的事情,只怕不會輕易的改變,所以雲蘿就算勸說只怕也無效。

“她不會聽你勸的。”

雲蘿輕笑着說道:“我會盡力幫惠王殿下的。”

惠王蕭擎望着她,看到她眼裏的痛楚,似乎十分難受似的,蕭擎終於明白這女人爲什麼要幫助他了。

因爲這女人喜歡他。

不過蕭擎並沒有因爲雲蘿的喜歡便高興,相反的他心裏滿是憤怒,一個上不了檯面的東西也配喜歡他,即便現在被賜封爲明珠郡主又怎麼樣?她哪裏有一點配得上當什麼郡主的。

一身小家子氣,欲不可耐。

蕭擎張嘴便想拒絕,可是想到了蘇綰,想到了雲蘿是蘇綰的丫鬟,說不定她真有什麼辦法也不一定。

鬼使神差的蕭擎竟然沒有拒絕,只是深沉的說道:“好,如若你能幫助本王,本王不會忘了你的。”

雲蘿聽到她的話,忽地高興了起來,如果,如果她真的幫助了惠王殿下,惠王殿下會不會娶她爲側妃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