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正在疑狐,房門突然打開,我一擡頭猛然愣在了原地,似乎腦袋一陣的眩暈,雲亦楓竟然出現在我眼前,滿臉的憔悴不堪,鬍子也忘記了刮,下巴出現一片的青色,他以前到哪都是一絲不苟,總是一副氣質非凡的樣子,可是這短短的五天沒見,他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的眼睛一熱,瞬間大眼睛蓄滿了淚水怔怔着看着他,兩雙眼睛就這樣交匯在一起,我看見他眼中出現了疼惜,終於控制不住淚流滿面。

雲亦楓大踏步走進來,我有些無措地站起,心虛的可以,下一秒他猛然將我攬進了懷裏,抱的很緊,完全不顧及自己的力道,似乎怕我要消失一般。

我的他勒的有些喘不上氣,掙扎道,“亦楓,放手”

可是雲亦楓就是不放手,似乎要把我勒死。

東西都收拾好了,他看着我不說一句話,只有將我的五指緊扣不放手。

半響那位姓高的隊長過來,似乎很歉意道,“夏小姐,對不起,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希望你諒解。”

我咬住脣不敢看雲亦楓,我發現他似乎是真的怒了。

“不用給她道歉,該道歉的是我,給你們添麻煩了,我就是對你太縱然了子靜,讓你一次一次在我的心裏捅刀子,你真的忘了我是什麼人了是不是?”雲亦楓的眼睛死死盯着我,似乎要在我的身上燒個洞。

我低垂着臉,眼淚在眼圈打轉,幾乎要將脣咬碎。

“雲總裁,這幾天報的有颱風,你們可能要走不了。”高隊長道。

我一言不發,雲亦楓緩了口氣,“謝謝你們!我在這先住兩天,沒事的。”

“不用謝!找道夫人就好,只要夫人不怪罪我們就好。”高隊長看着我,可能對我的警告還是心有餘悸的。

我不能不表態,“是我給你們警察叔叔造成了麻煩,謝謝了!”

那個高隊長似乎纔將臉放開。

出了警局,我們又被送回到了鵬程,依舊要了我原先的房間,所有人震驚地看着我跟雲亦楓一起走進。

縱然雲亦楓滿臉的憔悴但是阻止不了骨子透出的高貴跟不凡,我給老闆登着記,然後一羣的吃瓜羣衆又不淡定了。

“什麼情況,這個小姑娘不是被警察抓走了嗎?”

“難道說是這個人是他的男朋友,小姑娘是離家出走,她男朋友報警,然後警察不過是找到她而已,不是刑事案件。”

“我就說這個小姑娘一看就是正八經的女孩子,就是你們亂說。”

我努力把這些話拋在腦後,一轉眼我又變成了好姑娘,這些人。

進了房間,我有些侷促,本來也應該理直氣壯,但是不知道爲何總覺得有些心虛,我給他倒了杯水,雲亦楓接過水杯就是把目光緊緊鎖住我,一言不發。

心裏也很委屈,被他攪的心煩意亂,我咬牙與他對視道,“亦楓,我是做的不對,不該私自出來,可是你想過沒有我也委屈,被別人綁架差點死去,可是我的老公做了什麼,用假鈔贖他老婆,我只知道沒有吳磊我早已經死了好幾個死了,哪裏還能現在看着你,聽你對我發火。”

雲亦楓將手中的水杯捏的死緊,臉上一片的煞白,他的聲音輕顫,“子靜,你從來都沒有信任過我是不是?你可以問,我也可以解釋,但是你這是什麼意思?是覺得我受的煎熬還不夠大是不是?”

我把嘴脣咬的煞白,眼淚滴滴而落,“亦楓,我知道你有苦衷,可是那是一條人命在我眼前消失,你讓我怎麼辦?我只知道他是用他的命救了我的命,難道我不需要冷靜一下嗎?畢竟你說過誰離開誰都能過不是嗎?”

雲亦楓手裏的水杯突然狠狠朝地上擲去,“咣噹”一聲巨響,水杯四分五裂,我嚇了一跳,從來沒看見雲亦楓發這樣大的火,淚水越流越多。

雲亦楓的眼睛也出現晶瑩,他似乎要把心裏的酸楚壓下,質問道,“子靜,你都不知道這些日子發生了什麼你就給我判了刑,難道出了事不是需要我們在一起好好溝通嗎?你心裏有事你可以問我?你這個樣子到底想做什麼?”

心裏的委屈排山倒海,說話就是有些不管不顧,“我是想過離婚,想出去靜一靜,你滿意了。”

雲亦楓的眼睛驟然一縮,嘴角乾裂,聲音嘶啞,“好,我成全你,我們回去就離婚。”

說完他猛然轉身去了浴室,然後浴室的門摔的震天響。

不該是這個樣子,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心揪成一團,手指甲嵌進掌心,手心疼的鑽心,卻比不過心裏的痛,原來一句離婚真的能把人傷的體無完膚。

沒有幾分鐘,浴室的門突然打開,雲亦楓的頭髮還滴着水,過來猛然將我緊緊摟住,他似乎瘦了很多,我的心越發酸澀起來,卻突然大力掙扎起來。

“放開我,放開我。”眼淚越流越多,幾乎無法控制自己。

他使勁將我圈住,滿臉的妥協,“子靜,不鬧了,我錯了,我錯了。”

我哭的幾乎抽噎,整個身體都在抖,他才放開我,給我順着氣,“不氣了,不氣了。”

雲亦楓的眼睛也是紅紅的,時不時的往上看,就是越發把我的手抓緊了。

“天好了,我們就回家。”他騰出一隻手給我擦着眼淚,聲音悽楚,“這些日子是雲亦楓最灰暗的日子,都不知道是怎麼撐下來的,子靜,我知道你委屈,你難過,我一點都不比你強一分,別拿那些刀子話軋我,我雲亦楓也是人,不是神,他的心也痛,痛的時候也是撕心裂肺。”

我抱着他,一句話說不出來,一直抽噎,心裏疼的跟什麼似得。

“我已經好幾天沒睡覺了,陪我睡下。”雲亦楓往牀上一躺,手卻抓着我的手,“不許跑。”

我吸着鼻子點了點頭,“不跑”說完我倆一起躺在了牀上。

昨天我也睡的不算好,又哭了很久,累的很,一會兒雲亦楓的鼾聲四起,我也慢慢進入了夢鄉。 我是被風聲驚醒的,屋外的風似乎要掀翻什麼?“呼呼”作響真的很嚇人。

雲亦楓還在睡,面容看起來真的疲憊的很,心中一疼,我的手一動,想撫上他的眉頭,他卻一個激靈猛然驚醒,用力攥緊我的手,“子靜,你又想去哪?”

他這樣的反應讓我的眼圈又是一紅,忙往雲亦楓的懷裏靠了一靠,輕聲道,“對不起亦楓,這些日子我也知道你煎熬,可是我閉上眼睛就是吳磊替我死的畫面,我受不住,受不住這樣的感情,他用這種慘烈的方式,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我真的只想靜一靜,我沒打算跟你離婚,我只想好好想一想我們之間的問題,我真的需要時間,可是一出來我就止不住想你。”

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我圈緊,外面風聲呼嘯,屋內我們卻緊緊相擁,“是我考慮的不周到,別想了,我也很感激他,也嫉妒他,畢竟他的死也會讓你記得他一輩子。”

我搖了搖頭,“亦楓,死是最痛苦的事情,活着就有希望,死亡就是什麼都沒有了才最可怕,所以我才這樣的彷徨。”

雲亦楓把我圈緊,“死亡也許不是最可怕的,有時候人死了一了百了,只是活下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我感覺亦楓是意有所指,我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他卻把我的頭摁倒了他的肩膀上,“沒事,再睡一會兒,反正我們也不出去,這幾天就是補覺。”

我點頭。

這一覺竟然睡到了晚上的七點,我都有點懵,醒過來的時候,雲亦楓竟然在扯我的頭髮,“你可真能睡,幾天沒睡覺了?餓不餓?我們看看這家旅館有什麼吃的。”

我賴在他的懷裏,“好幾天我都沒睡覺了,沒有你我哪能睡的着,我再抱你一會兒。”

我聽到雲亦楓的悶笑聲,一會兒他卻迅速斂了笑容,點了點我的鼻子佯裝很嚴肅道,“打一巴掌給個甜棗,這事還沒完呢!”

我圈住他的腰,“亦楓,離開你我也很傷心,可是我怎麼就沒有安全感呢!我怕你愛我愛的不深,我又怕自己不夠優秀,我對自己說只要待在你身邊你就算不愛我我也知足,可是你如果真不愛我我又受不了了,又瞎想自己爲什麼要嫁給一個不愛的人?真的很矛盾,這樣的我我自己也很討厭,可是控制不住自己亂想,像是走火入魔。”

雲亦楓再次將我圈緊,“對不起子靜,是我不好,從頭到尾都怪我,我還遷怒你,你兩次生死之間我都沒能及時出現在你眼前,我很慌子靜,我真怕你不要我了,我們翻篇好不好,不許再提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我答應你以後我什麼都不管就陪在你身邊,我不會讓錯誤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我咬住了脣,突然想起吳穎說的我也下了兩次的傷危通知,我突然把眼睛放在了雲亦楓的臉上,“亦楓,如果我這次真死了,你會怎麼辦?”

抱着我的人身體突然抖了起來,我突然覺得什麼都不重要了,他卻低聲道,“別說些沒能發生的事情,餓了是不是?我們吃飯去。”

心裏有一點小失落,卻沒有那麼的難過,因爲沒有如果,誰也不會跑前面去看不是,我深吸了一口氣,故作輕鬆道,“洗漱吃飯。”

外邊的風越刮越大,有種地動山搖的感覺,吃了飯我們倆又窩在了房間,其實我真的有話要問。

“亦楓,你是怎麼找到我的?別告訴我昨天的那個電話是你打給我的?”我詢問道。

“腦子反應還挺活的,是我打給你的。”雲亦楓似乎有些咬牙切齒。

“怎麼可能?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也太神了不是,那你爲什麼不說話。”我真的是大吃一驚,不知道雲亦楓是如何做到的?

“有什麼神的?你的身份證難道不好使嗎?你坐了去杭州的火車,我讓當地的警察幫忙,知道你住在了這個地方,你用你的身份證辦的卡難道我會尋不出來,我聽你說話感覺你挺好的也就沒說話,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惹你傷心,我想讓你稍微散散心,要不早把你揪出來了。”雲亦楓又沒好氣地道。

我吐了吐舌頭,才發現我去哪看樣子都逃不過他的勢力範圍內。

半響我又問道,“亦楓,我們雖然說不再提那天發生的事情,但是我想知道是誰拿了假鈔去贖我?”

雲亦楓臉色一變,突然嘆了口氣,不再是理直氣壯的表情,“回去說好不好?我先看看你的傷口,其實我有責任的子靜,這些日子我一直在反省,總想給你最好的保護,每次都會讓你受傷,所以我真的不配說愛你,亦睿這一方面的確比我強。”

我蹭了個舒服的姿勢,“好好的幹嘛說這些,我的傷口早好了。”

“來,我看看,這個傷總會提醒我這個做丈夫的不合格,我是比不過別人愛你子靜。”雲亦楓突然閉上了眼睛。 我們在杭州隔了三天才走,回去的時候雲亦楓訂了飛機票,等我倆上了飛機我纔有種恍惚的感覺,原來自己真的獨自一人離家出走了,想想有些好笑。

回到了家我就癱軟在了沙發上,家裏的一草一木都那麼的親切,我撫摸着我坐着的真皮沙發,回家的感覺真好。

雲亦楓燒了熱水給我泡了壺茶,我看着雲亦楓走來走去,忙裏忙外,感覺我成客人了。

我低笑正要和雲亦楓說話,雲亦楓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我擡起不解地問道,“亦楓,誰的電話?”

雲亦楓拿起看了一下,“亦睿的,可能是擔心你問一下。”

想起幾次雲亦睿都不顧性命救我,我沉默,雖然他對我做過很過分的事,但是我能看出來他是真的愛我,我低嘆了一聲,如果是上一世雲亦睿能變的這樣,我一定好好跟他過一輩子,可惜沒有如果,在我遭受了如此慘烈的死亡之痛之後,我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跟他釋懷,能把他當成雲亦楓的弟弟就不錯了。

雲亦楓已經把電話接通,僅僅就說了一個“嗯”字就把電話掛斷,我有些納悶,“亦睿給你說什麼?”

雲亦楓收了手機,看了我一眼,“他問我你回來了嗎?”

我點了點頭,看樣子我的離家出走驚動了不少的人。

“媽知道嗎?”我問道,雲亦楓知道我說的是顧雪芬。

“不知道,其實我不是故意要跟亦睿說的,他來看你然後我就瞞不住了。”雲亦楓頗有些無奈道。

我撅起了嘴,“你弟弟是不是不死心呀!”

“他是關心你,這個我能理解,他不會再對你造成任何的不利了,相信我,前幾天我聽說亦睿也試着交女朋友了。”雲亦楓看着我道。

“真的?”我的眼睛瞪的很大,這個絕對是個好消息。

“看把你高興的。”雲亦楓搖頭道。

“那當然,這個絕對是好消息,一會兒開瓶紅酒慶祝一下。”我倚在沙發上開心的道。

“再不許喝酒了,再說你的傷還沒好利索呢!”雲亦楓蹙眉道。

我失聲笑道,“親愛的,我的傷還沒好,誰前幾天把我折騰的夠嗆,那件事都能做了爲什麼不能喝點紅酒,其實紅酒舒筋活血,對傷口還有好處呢!”

“歪理。”雲亦楓不贊成道。

我倆正說着話,門鈴聲突然響起,我微一愣,然後猜測十有八九就是雲亦睿。

果不出我的所料,雲亦楓開門,門口站着就是雲亦睿,他叫了聲哥走進,看見沙發上坐的我,眼中一亮,關心地問,“子靜,你沒事吧!”

這個屬於太親密了,我知道他是情急之下問的,也沒多麼的怪他,畢竟是他救了我一命不是,“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你救了我我都沒好好謝謝你,一句由衷的話,謝謝你!亦睿。”

雲亦睿臉一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沒事的,也不能算是我救了你,只是碰巧我過去看見了你,你沒事纔是萬幸。”

“亦睿,你給你大嫂說說假鈔是怎麼回事?”雲亦楓突然對雲亦睿道。

雲亦睿似乎一怔,我猜他是不習慣大嫂兩個字,果然他看了雲亦楓一眼,然後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叫了聲“子靜”

我感覺雲亦睿似乎故意在挑釁雲亦楓,不過雲亦楓也沒追究,雲亦睿接着道,“這件事怨我,你也知道我們公司的資金出了點問題,對方要了三千萬的美金,一時間我們也拿不出來那麼多錢,於是只能給銀行貸款,當時茉莉給我出面,因爲她的舅舅就是銀行的行長,我不疑有他,卻沒想到她拿假鈔騙我,除了上面和下面的是真鈔,中間的全是白紙,我怎麼可能懷疑茉莉,所以差點害死你對不住了子靜。”

原來如此,蘭茉莉喜歡雲亦楓恨不能我死,所以她纔想出此招,還真是惡毒,張鵬沒拿到錢肯定會惱羞成怒,沒想到這一世的蘭茉莉變成這個樣子。

雲亦睿突然又開了口,“子靜,你也別怪我哥,我哥不是不救你,而是他在接到張鵬的電話的時候再次人事不省,這一次差點。。。”

“亦睿說什麼呢!別胡說八道。” 電影世界逍遙行 雲亦睿後面的話被雲亦楓生生打斷,我震驚無比,我當時發現他臉色不好也懷疑過,原來竟然是真的又犯病了。

“亦楓,你。。。”我咬着脣心裏翻滾不已,他那個時候也從鬼門關走了一遭,而我卻那樣對他,一時間內疚的很。

“子靜,我沒事,真的。”他過來圈住我,“是我沒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趴下了,說什麼都是藉口,是我的不對。”

雲亦睿似乎也覺得自己說錯話了,“子靜,我哥真的沒事,你看他不是好好的嗎?今天中午我來做飯,冰箱裏沒有食材的話我去買。”雲亦睿故意轉了話題。

雲亦楓點了點頭,“冰箱裏的確沒有什麼東西了,我們一起去超市,子靜你去不去?”

我忙搖頭,“不去,有些累,我靠一下,你們快去快回。”

雲亦楓卻不由分手地把我拽了起來,“趕緊的一起,自己在家多沒意思。”

我心中微樂,他不是怕我再跑吧!真是小孩心性,我拗不過他,只能跟他一起。

雲亦睿不知從哪裏聽說的鴿子湯能去疤痕還能去癢於是給我買了一隻,還說鮑魚也是補血的佳品,所以也買了一點,排骨、雞、羊、牛肉、蔬菜買了整整一超市車,然後我們這纔回去。

吃飯間我問起公司的事情,“亦楓,公司沒事了吧!張鵬抓起來了是不是?”

雲亦楓點頭,“嗯!以後我全部交給亦睿打理,好壞都看亦睿的,我徹底不管了。”

正在吃飯的雲亦睿把頭擡起,“哥,你放心,我不會把公司弄垮的,你以後就好好陪着子靜就好。”

我覺得雲亦睿說這話是話中有話,但是我卻找不到他到底說的是什麼意思,很詭異的感覺,反正我心裏就是很不舒服。

在家休息了兩天,我去學校給老師銷假,日子似乎恢復了正常,我還是跟宋曉華、程玲一起上課,沒課的時候到操場玩耍,日子不鹹不淡。

天氣越來越冷,我似乎要將吳磊的事情忘記了。

某天,我剛上完了課在教室上自習,班級的門突然被人推開,我們都往門口看去,當林小芸旋風般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瞬間怔住。

她冷眼看着我,不顧我們班級所有人差異的眼神,氣勢洶洶朝我甩過來一巴掌。

有誰打我的也沒她打我的,我瞬間將她的手握住,也冷冷地看着她,她怒瞪着我道,“放手。”

宋曉華跟程玲瞬間走到了我的座位上,宋曉華冷聲道,“這位同學,我們是上課時間,你有什麼是事嗎?別說我們報到教育處,你這是擾亂我們的課堂秩序。”

林小芸眼睛血紅,幾乎要哭出音,我將手放下道,“你走吧!我並不比你好受多少。”

很多人的目光放到了我們這邊,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因爲沸沸揚揚的這件事情,具體他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只知道似乎是吳磊爲了救我死了,這麼狗血的劇情誰不想知道,現在又跑出來一個女人真的是有熱鬧看了。

“夏子靜,你個害人精,吳磊就是被你害死了。”林小芸看着我怒斥道。

我瞬間咬住了脣,我以爲別人不提我就忘了,以爲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我的日子,當這件事暴露在陽光下的時候,我卻一句話也反駁不了,因爲她說的是事實。

宋曉華突然攔在我的前面,“你跟吳磊什麼關係可以這樣說子靜,你知道什麼?吳磊那天把子靜騙了出來讓她遭受到了別人的綁架,她也差點死了你不知道嗎?是吳磊良心不安纔去救子靜,別以爲子靜好欺負,她爲吳磊的死已經夠難過了,請你不要亂說話好不好?”

我沒想到宋曉華也知道這件事,但是我卻沒法去給林小芸說,畢竟我覺得這件事的確是我害死的吳磊。

“說什麼是你們說的算,反正死的不是夏子靜,你會遭報應的。”林小芸淚如雨下,然後捂着臉跑了出去。

不得不說我的心情一落千丈,而吃瓜羣衆巴不得我出醜,雖然沒有竊竊私語,但是眼神已然鄙視,我坐了下來身體卻在微微顫抖,手被宋曉華跟程玲一人拉着一隻。

“子靜,是非老天都看着呢! 江湖唯一玩家 你不欠任何一個人,別難過。”

我能說真的有這樣的朋友一生足矣,我強扯出一抹笑,“我沒事,結果真的是過於慘烈,我的確對不住吳磊。”

“我們什麼都知道,現在死的是他大家都對他表示同情,可是當時如果是你死了呢?你找誰哭去,吳磊臨死前什麼都說了,他家家屬也做了澄清,跟本不關你的事,他被人利用才讓別人綁架了你,你是最無辜的,不用內疚。”宋曉華的聲音很大,全教室的人都聽的很清楚,我發現那些鄙夷的目光算是變了一點。

“謝謝你們!”我反握住她倆的手,努力給她倆一個微笑。 一天心情都不好,雖然宋曉華跟程玲不時給我調節氣氛,我還是渾渾噩噩過了一天,回家的腳步都有些沉重。

我剛出了學校門,眼前的陣仗讓我有些懵,林小芸氣勢洶洶地領了四五個男生擋住了我的去路,似乎要教訓我,說不好聽的也許是要給我難堪。

我本能地站住,原來你心情不好,別人打你一頓也許會有效,誰願意打我就打吧!如果能讓我心情好受一些,我願意承擔。

這個點來往的學生很多,我沒想到林小芸氣勢的很,眼睛一瞪,瞬間很多的人都自動地退到了安全的地方,把我們的地方讓了出來。

我一動不動看着林小芸,她的眼睛紅腫,我可以理解,她所愛的人死去,無處發泄的悲痛跟心酸,只能找個宣泄口。

“夏子靜,你是自找的,不僅當小三還害人,今天我就找人教訓你,你們給我打。”林小芸叫囂着,我只覺得好笑。

農家喜事之旺門佳婿 但是幾個男生可能看我過於冷靜,也許被我身上的氣質所迫,竟然一個敢上前的人沒有。

“你們沒聽到,出來事我來承擔,趕緊上。”林小芸跺腳道。

可能是幾個男子都覺得無法出手,只是虎視眈眈地看着我,沒有人動手。

“窩囊廢。”林小芸罵了一句,突然伸手就給了我一巴掌,我也沒躲就這樣捱了她一巴掌,她可能沒想到我能打的上,突然有些呆滯。

我就這樣站着,感受着臉上火辣辣的疼,心中卻在苦笑,都是債,我不知道這一世還能不能還上。

林小芸臉上突然露出得逞的笑,沒想到我這麼好欺負,上來開始抓我的頭髮,我卻突然聽到一聲慘叫,是來自林小芸的。

我擡起頭,雲亦楓什麼時候來的我都不知道,他的胳膊圈住我的腰,冷冷掃了一下林小芸,“你要慶幸你是個女人,我雲亦楓從不屑對女人動手,滾。”

林小芸捂着胳膊疼的冷汗直冒,我覺得她的胳膊應該是脫臼了,眼睛卻惡毒地看着雲亦楓,“你們是死人嗎?還不去揍死他們。”

我發現雲亦楓的黑眸一眯,然後冷冷掃過林小芸身邊的男生,幾個人似乎被雲亦楓的氣勢所迫,都後退了一步,然後看着林小芸的慘樣突然幾個人一起出手向亦楓衝了過來。

“亦楓,小心。”本能地我驚呼道。

眼花繚亂,我都沒看到雲亦楓是怎麼出手的,然後慘叫聲四起,雲亦楓也不看被他撂倒的幾個人,而是把目光放到了林小芸的臉上,“你的胳膊抵打子靜的這一巴掌,我不予再追究,如果你敢再動子靜一根頭髮,我就叫你知道雲亦楓到底是誰。”

雲亦楓撂下話再不看任何人,胳膊圈着我的胳膊,“回家,子靜。”

我的眼眶微紅,“好!回家。”然後自己的胳膊也使勁挽住他的腰。

四周似乎很靜,我剛邁步,一會兒卻是咬耳朵的聲音,“夏子靜的男朋友好帥呀!就是上次元旦前一夜給夏子靜示愛的男生,不僅浪漫還有型,真心man,太給力了,有這樣的男朋友真要偷着笑了。”

“就是就是,那個小女生還敢惹夏子靜,就憑夏子靜的朋友開邁巴赫、蘭博基尼、勞斯萊斯都能看出不是不一般的人,這個女生真夠膽大的。”

“不打聽清楚就敢打夏子靜,這個女生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好在人家男朋友有教養就是稍微給她一個教訓,要不她能吃不了兜着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