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只是簡單的一招,但是高下立分。

「這……怎麼可能?」

「這傢伙哪來那麼強大的戰鬥力,掌門可是打遍十萬大山無敵手啊!」

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哪怕是趙無為,也震驚無比。

他恃著自己是金丹修為,離戰場比較近,只有千米之遙,最能感受到那恐怖的威壓。

換在在他,剛才絕對無法抗衡那一掌。

紫妍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忍不住驚叫出來。

這三四年,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他會變得這麼強大?

「剛剛開始而已,別以為有點手段,就可以無發無天,我的神通,還沒真正施展呢!」獨孤峰冷哼。

「既然這樣,那我就看,你還有什麼手段。」葉雄傲然以對。

「你看著。」

獨孤峰頭頂之上,三柄赤色長劍衝天而起,在他頭頂上,滴溜溜地轉著。

「眾弟子看著,我今天告訴你們,烈火劍陣不是只有三式,還有第四式,看清楚了。」

三柄赤劍,滴溜溜地轉著,越來越快,最後根本就看不見了。

三柄長劍化成一道道流光。

不對,比流光還要快,甚至已經超出光速。

「我之所以沒傳授給你們,是因為這劍陣威力太大,速度幾近光速,沒有金丹修為,根本就沒辦法施展。 迷愛癡戀:誤惹狼性首席 哪怕金丹期,沒有洪厚的真元,也沒辦法控制。」獨孤峰一邊出手一邊說道。

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半空之上,突然出現無數劍影,化成一道道長虹。

似乎,有數千上萬的火劍。

其實只有三柄劍而已,只不過由於速度太快,帶出來的劍影太多,一道劍影還沒來得消失,下一道劍影又出來,如此累積,看起來才像萬把劍之多。

「烈火劍陣居然還有第四式,太恐怖了。」

「滿天都是劍影,到底哪一把是真哪一把假,怎麼分辨得出來?」

許多人正在震驚,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錯過這絕世劍陣。

「江南王,受死吧!」獨孤峰大喝。

密密麻麻的劍影,如蝗蟲一樣,朝葉雄攻去,大有將他淹沒之勢。

葉雄不避不退,眼芒之中,一道金光閃過,天眼開啟。

萬道劍影在他面前,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只見他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諷刺道:「虛張聲勢,雷聲大雨點小,如果這就是烈火劍陣第四式,我慶幸自己沒學過,浪費時間。」

說話間,只見他大手探出,在半空一抓。

一把赤劍就被他抓落手中。

下一刻,背後像是長眼睛似的,又是一抓,將第二代赤劍抓住。 獨孤峰臉色大變,知道對方有神通,能看出虛幻,當下手指一轉,最後一把赤劍生生停住。

這三劍赤劍是他的命根,花廢他很多時間修鍊,不能這麼輕易被全部沒收。

「想逃,沒那麼容易。」

葉雄一掌探中,五指成爪,一隻金色大手虛影揮去,如同五爪金丹,硬生生在半空將最後一把赤劍抓住。

三柄赤劍,全部到手,不廢吹灰之力。

「這劍不錯,正好給劍靈修鍊。」

葉雄毫不猶豫,直接將三柄赤劍收起來,這才望著獨孤峰。

「你不是說還有很多神通嗎,繼續吧!」

獨孤峰面色鐵青,臉色說不出的難看。

場下的弟子,已經震驚得麻木,完全沒有了反應。

「你現在知道不是我的對手了吧?」葉雄傲然地望著他,說道:「我現在要去把我手下帶走,如果你再攔著,別怪我不客氣。」

葉雄說完,化成一道流光,朝聖劍山後山而去。

他剛才聽到獨孤峰讓紫玉仙子跟烈陽真人去後山守著,冰靈應該就是被關在那裡。

獨孤峰咬咬牙,身體化成一道流光,追了過去。

他是天劍掌門,今天要是慫了,以後別想再在十萬大山混下去。

「江南王,想去劍陣,過我一關再說。」

「就憑你,也想攔我,先看看自己是什麼實力。」

元氣如衝上海灘的狂潮,瘋狂上漲,身體發出萬道金光。

「給我閃開。」一掌擊去,撼動天地。

獨孤峰剛擋在面前,就被這驚濤駭浪一般的氣勢,直接拍飛。

跌出落地,砸毀一座大殿,身體沒入裡面。

葉雄繼續前進,瞬間就來到聖劍峰後山。

後山是一片石林,無數石柱形成劍林,擺了一地。

這裡是天門劍弟子修鍊的地方,平時用來考核弟子用的。

裡面機關重重,十分危險。

當然,這是對於築基期弟子來說的。

葉雄右手一道金光閃爍,劍靈在手。

一劍劃出,抹脖子的手勢!

一道孤形劍芒出擊。

轟隆隆!

幾公里長的機關石林,直接被這一劍,劈得東倒西歪。

石劍轟轟倒下,沒有一根還豎著。

場外的弟子見狀,心在滴血。

這石劍陣凝聚了天劍門數百年的心血,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在這裡修鍊過,是修鍊法術最佳之地,沒想到,這麼輕易就被人給一劍毀了。

穿洞石林,面前出現一個山洞,紫玉仙子跟烈陽真人,此刻正守在洞口。

正在這時候,一道紅光從地下上來,火靈出來了。

「主人,我剛才從下面打探過,這山洞之內布滿了禁制,我怎麼都進不去。」火靈彙報。

看來裡面是天劍門的禁地,四面八方都布了強大的禁制,那怕五行神靈,都進不去。

只能從這洞口進去了。

「兩位,你們掌門尚且不是我的對手,更別提你們,你還是速速退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葉雄喝道。

「江南王,別以為你有點實力就囂張,這裡是天劍門禁地,絕對不允許你進去的。」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葉雄不再廢話,手中光劍化成一道白芒,斬落過去。

強大劍芒,化成孤形,直斬過去,一往無前。

縱是兩名金丹修士站在一起,也不敢硬接這一招,只得衝天而起。

轟隆隆!

劍芒直切而入,洞口頓時崩塌了,直接幾百米。

一道光芒衝天而起,山洞之內的禁制反彈,直接將這一劍之威擋住。

「我倒要看看這山洞之中,有什麼樣的禁制。」

葉雄衝天而起,一道道劍芒劈出,連綿不絕。

頓時山崩地裂,亂石橫流,塵煙滾滾。

全球大佬 整個後山,被衝天灰煙籠罩,隱隱約約看到無數劍影縱橫。

良久,塵埃落定,半邊山峰被毀,露出禁制真容。

一個巨大的禁制,在一把參天巨劍籠罩之下,展現在所有人在前。

禁制之內,一道人影手腳被鎖在地上,目光震驚地看著四下,不是冰靈是誰。

整個禁制,五光十色,流光奕奕,就像一個四方型的冰狀體。

冰靈縮在那裡,看到葉雄之後,激動得從地上跳起來,拚命地叫喊著。

可惜,半點聲音都傳不出來,顯然這禁制之內,還有隔音功能,就連葉雄這種實力,也聽不見。

場下弟子,還是第一次見過天劍陣的真容,全都忍不住暗暗咋舌。

突然,一道流光出現,擋在葉雄面前,咬牙切齒。

「江南王,你居然毀我們天劍門後山,今天這事情,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獨孤大怒。

此時此刻,如果不把他抓住,天劍門的顏色就丟盡了。

「獨孤峰,把我的手下放出來,我可以不再追究,不然的話,看我怎麼廢了你這劍陣。」葉雄冷冷道。

「我就看你有多大的實力。」獨孤峰目光落到周圍的三峰峰主身上,說道:「紫玉,烈陽,無為,今天是咱們天劍門最重要的時刻,咱們管不了那麼多,四人聯手,把他給殺了。」

此言一出,場下又是一陣嘩然。

天劍門四大峰主,居然要聯手,這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如果不是被逼到無路可退,獨孤峰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江南王,這是你自找的,別怪我們以多欺少。」

「跟他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咱們一起上。」

四大峰主,同時出手,氣勢洶洶地朝葉雄攻來。

法術,劍芒,法寶,各種各樣的神通,毫不留情。

場下的弟子,紛紛退走,怕被這一場可怕的大戰波及。

更多的弟子是興奮不已,因為他們很久沒見過么厲害的大戰了。

「既然你們不知死活,那我就好好教訓你們一下。」

葉雄身體快速變身,瞬間就變身真猿三變,不破金身。

那閃閃的金身,讓他整個人就像一個金人一樣。

半空之上,巨大的法相,散發著讓人心悸的恐怖威壓。

嗖!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四人之中最弱的趙無為攻去。

群戰法則,挑對方最弱的下手,這是亘古不變的原理。

四人還沒反應過來,葉雄已經到了趙無為頭頂,一拳擊落。

「無為,小心。」

獨孤峰大吼,手中出現一道劍影,朝葉雄疾射而去。 那一邊,紫玉仙子,烈陽真人,也紛紛出手救援。

他們都看得出來,葉雄想逐個擊破。

面對鋪天蓋地的攻擊,葉雄竟然不避,身上金光大盛,以肉身硬生生撼受三名金丹修士的出手。

這三人出手,都非常倉促,威力有限,未必破得了他的不破金身。

轟!

巨大的金色拳芒朝趙無為擊去,一往無前,氣吞河山。

趙無為哪想到對方這麼狠,在重重攻擊之下,還要硬傷自己,當下臉色大變。

他咬了咬牙,祭出一把青色長劍,全力斬出。

「螳臂擋車!」

葉雄冷哼一聲,拳芒暴盛。

趙無為還沒來得急發出慘叫,就被連人帶劍轟飛出去,倒下來的時候直接噴出一口血,暈死過去,生死未卜。

「無為!」獨孤峰大驚。

場下弟子驚叫連連,任誰都想不到,葉雄這麼強撼,一拳就將四峰主之一,跟自己相同境界的金丹修士,打得生死不明。

這戰力,已經不能用逆天來形容了。

與其同時,三大峰主攻擊已經落到葉雄身上。

三種攻勢,將葉雄淹沒,元氣激蕩。

這麼恐怖的聯手攻擊,別說金丹初期,就是金丹後期,也不會好過。

就在所有人以為葉雄非死即傷的時候,葉雄身體踉蹌地從攻擊中心出來,雖然有些狼狽,但是身上卻沒有傷及分毫,那恐怖的聯手攻擊,居然沒效。

「下一個是誰?」葉雄目光掃了一眼,落到紫玉身上:「就你了。」

下一刻,他身上布滿雷紋,天空之上,前一刻還是萬里晴空,下一刻黑暗如漆。

巨大的漏斗形漩渦黑洞,在半空形成,中間隱隱有雷鳴之聲傳出。

葉雄不想跟他們浪費時間,馬上就施展出神雷天引。

圈黎圈外,總裁不談愛! 雖然沒有了三色神雷,但是這神雷天使的恐怖威力,也絕對不是他們三個能輕易抵抗的。

葉雄手指天空,一束圓柱形的雷電,化成挈天之柱,直劈而下。

「神雷天引!」

整個天地之間,都被照亮。

無數弟子,嚇得瑟瑟發抖。

就在神雷將要擊落到紫玉仙子身上的時候,一道驚叫聲傳來。

「江南王,手下留情。」紫妍大喊。

葉雄突然記起,紫玉仙子是紫妍的師傅,從小把她撿回來領養,親如生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