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林昊眉心不自覺跳了跳,怒氣有些上涌的趨勢。

小丫頭也不懂,便是這幾句話的功夫,她又不認生了,笑嘻嘻的道:「以後這裡就是宸宸跟媽媽的房間了。

媽媽說了,房子是叔叔的,叔叔能收留我們已經很好了,我們不可以太過分。

所以宸宸就同意把大房間讓出來,跟媽媽住小房間……」

說著說著就仰起頭,一臉天真笑道:「媽媽都誇宸宸懂事呢,叔叔你說,宸宸是不是很懂事,是不是很乖?」

「……」

說不出話來了。

便是那天真無邪的眼神,便是那童真無忌的話語,這一刻,彷彿心裡被重鎚捶了一記,林昊一句話說不出來。

可還是那句話,他不喜歡小孩子!

小孩子吵死了!

是以最終他也沒有誇小丫頭,就冷著臉問道:「你媽媽呢?」

「媽媽找工作去了!」雖然因為沒有得到誇獎有些失落,可小丫頭依舊很快做出回答。

林昊臉色有些不大好看,皺眉道:「錢就那麼重要?」

說完就閉嘴了,顯然也明白說了一句蠢話。

好在小丫頭似乎也沒怎麼聽清,就笑嘻嘻道:「媽媽要找工作上班,要給宸宸做飯,要陪宸宸睡覺,還要送宸宸上幼兒園……

媽媽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做,很累很累的,所以宸宸要懂事,要乖,不可以不聽話,不可以亂髮脾氣……」

真是個讓人沒法討厭的小丫頭。

饒是一再提醒自己小孩子都是很煩人的生物,這個時候林昊也很難真正討厭得起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向來很沒耐性,一言不合就直接開打的人,居然安安靜靜聽這小破丫頭說了好半天。

「難道重生回來,連心性都變了嗎?還是說我原本就是這樣?」

很複雜的問題,想來想去也想不到答案。

最後他也只能選擇不想,搖頭道:「你比叔叔小的時候懂事!」

「真的嗎?」小丫頭反應很快,一雙烏溜溜的眼珠子亮如貓眼石。

林昊還沒回話,她又忍不住雀躍道:「哦哦哦,叔叔誇宸宸了,叔叔誇宸宸了……」

鬧騰起來了。

果然小孩子都是討厭的生物。

也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林昊立刻黑了臉,瞪眼道:「我沒誇你!」

「是嗎?可叔叔你明明說宸宸比叔叔小的時候懂事啊!」宸宸歪著頭,看樣子是有些想不明白。

林昊也懶得解釋,綳著臉道:「我說過嗎?」

「有的!」小丫頭點頭。

「沒有!」林昊語氣生硬,一點不覺臉紅。

此後就有與沒有的問題,兩個人展開了長時間的拉鋸戰。

直到林昊實在是受不了了躲去沖涼這才消停下來!

等洗完澡出來,一聲不吭,他又把小房間里屬於母女倆的東西都扔回大房間去了,自己那點東西又拿回了小房間。

看著好奇,小丫頭就問:「叔叔你不喜歡大房間嗎?」

「喜歡!」林昊回了一句,又道:「可我不習慣睡別人睡過的床,況且,我怎麼知道你沒有在床上尿尿?」

說完也是鬱悶得不行。

果然小孩子都是不能接觸的生物,他感覺自從遇上這小丫頭,不但整個人變得幼稚了,就連智商都明顯被拉低了很多。

也就這話,小丫頭居然臉紅了,好一會才以一種羞澀的語氣道:「叔叔你討厭,媽媽說了,小孩子都會尿床的。」

說著又抬起頭一臉驕傲道:「而且宸宸現在已經不會尿床了哦,宸宸長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晚上要尿尿知道喊媽媽的!」

「……」

好吧,你長大了,你不是小孩子了,我沒長大,我是小孩子可以吧?

林昊內心崩潰。

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無所不能的紫霄大帝會對一個小破丫頭無可奈何!

就這樣,一個上午都在痛苦的煎熬中度過。

陪看動畫片,陪下跳跳棋,甚至還乖乖在小丫頭為他畫的圈圈裡坐了好久,最後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幼稚的事情。

而等白婉秋中午回來給小丫頭做飯的時候,他已經被貼了一腦門子的小紙條,都是下棋輸的。

「宸宸,怎麼回事?」

「你怎麼可以欺負叔叔,媽媽平時怎麼教你的?」

白婉秋很生氣。

根本沒給小丫頭說話的機會,放下手裡的東西她就提著她的胳膊拉了起來,狠狠一通訓斥。

猛然來這麼一下,小丫頭癟癟嘴,癟癟嘴,然後「哇哇」就哭了。

這些林昊就不樂意了,起身一把將小丫頭搶過來攔在身後,生氣道:「幹嘛幹嘛,有事沖我來,欺負小孩子算什麼本事?」

一句話,白婉秋就愣住了。

林昊可沒管她心裡想什麼,跟著又道:「貼紙條怎麼了,欺負我又怎麼了,我樂意,關你什麼事?

走,我們去房間玩,不理這個無理取鬧又不負責任的女人!」

說罷不由分說就抱小丫頭回房間去了。

原地白婉秋愣了好久。

她無理取鬧?

到底是誰無理取鬧啊?

幽閉的沉默 難道身為母親她還不能管教管教女兒了?

還有,憑什麼說她不負責任,憑什麼…… 白婉秋很委屈。

林昊也很生氣。

只是顯然兩個人都不太有空糾結這些事。

下午還要趕時間去找工作,白婉秋必須儘快把飯菜做好,不然可能又要耽誤一天。

至於林昊,本來還要陪著幼稚一陣的,忽然一個電話過來,很快他就離開家門。

「糖姨,這麼急著找我來有事啊?」

將近一點,城西一處商場門口,林昊上前對早已等候多時的糖姨笑道。

糖姨笑笑,挽著他胳膊就往商場裡面走,邊走邊道:「走,陪糖姨逛商場,正好給你挑兩身衣裳!」

「不用了吧,我有衣服穿的啊!」林昊撓頭道。

糖姨咯咯就笑,不容拒絕道:「怎麼著,跟糖姨見外,糖姨給你買兩身衣服都不成了?」

說著又笑道:「跟你說,糖姨有錢了,拿下昨天晚上那筆業務,公司能盈利近百萬呢!

說來還是要謝謝你,要不是你招來柳家那個千金小姐,那筆業務准泡湯。」

看她目光深處藏著酸楚,林昊也沒戳穿,就搖頭笑道:「關我什麼事,我跟那瘋丫頭不熟的,就上墳的時候見過一面。

未雨沒跟你說過么,那瘋丫頭就是拿我當玩具呢,也說不准她就是奔著氣未雨去的……」

說著說著就把身上的功勞推得一乾二淨。

糖姨也沒想太多,笑道:「不管她是處於什麼目的,可終究她是幫了大忙啊!

所以,不許拒絕了知道不,乖乖跟姨走!」

說著又提醒道:「你自己也注意啊,那種大家族的千金小姐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昨晚醒來也聽未雨說過,聽她的意思,那個叫柳夏的小女生在學校風評很不好,經常引得男生為她打架……」

就這麼說著,很快林昊被拉進了一家專賣店。

「這套看著不錯,穿上姨看看!」

「這套好像也好看,快換了試試!」

「……」

好累!

如果這個人不是糖姨,林昊發誓肯定會連整棟商場大樓一塊轟碎!

一個專賣店,這個好看那個好看一共試了十幾套,最後居然一套都沒買,知道他什麼感覺么?

這還沒完,接下來近兩個小時,別說專賣店了,不同地方的商場都逛了三座,最終花了三千多塊錢,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給他挑了兩身。

這個時候他已經沒什麼力氣了,主要是心累!

糖姨卻是興緻勃勃,勁頭很好,一邊將他換下來的舊衣服扔進垃圾桶,她一邊誇讚道:「真好看,要是姨再年輕十歲……

不對,要是姨再年輕五歲,姨說什麼都要追你的!」

呵呵笑著,十分自豪。

林昊眨眨眼,也沒接這個話。

糖姨也不在意,又道:「今天就到此為止了,等哪天真的空了,你來陪姨買衣服。

姨也好久沒添置新衣服了,化妝品香水什麼的也好久沒買了,趁著現在還不是那麼老,抓緊時間啊!」

有些感嘆,歲月無情。

說著也不等林昊回應,傍著林昊胳膊笑道:「走,陪姨去一趟醫院!」

「醫院?」林昊挑了挑眉,面色有些古怪。

就在他想著是不是因為某些人被打斷腿的緣故時,糖姨已經爽快承認了。

「你偉平叔叔昨晚出事了,被幾個醉酒流氓打斷了腿,現在還在醫院住著呢!」

偉平叔叔,江偉平,也就是江未雨的爸爸,多年摸爬滾打,現在在柳城市政界也算是個人物了,說話絕大部分人都會給面子。

對於糖姨知道這件事林昊並不覺得奇怪,他奇怪的是,為什麼她這個時候才想起過去,還有,為什麼她看上去一點傷心憤怒的感覺沒有,還那麼有閑心拉著她逛商場買衣服。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糖姨無奈苦笑道:「說了你別笑姨啊,姨的男人跟人跑了呢!

要是他肯幫姨的話,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實很簡單的,所以姨才會叫你過去一起吃飯。

結果他沒來,他跟那個女人出去了,然後當時的局面才會那麼難堪。

還有,你知道昨晚他在哪裡出事么……」

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而實際上這一切林昊比她知道得更加清楚。

說罷見他一臉古怪,以為他在取笑,糖姨當場沒好氣捶了他一拳,瞪眼道:「不許偷笑,不知道糖姨現在心裡很受傷么?

告訴你,一會過去了給姨把氣場撐起來知道不?

姨不想讓那對狗男女笑話,姨要讓他們知道姨也是有親人的,沒了他姨一樣獲得瀟洒滋潤……」

說得就跟真的一樣,就是眼角的淚水無情將她出賣。

林昊也沒好說話,默默跟著來到醫院。

一到這裡,糖姨就換了個人一樣,臉上滿是開心的笑容,彷彿那些傷心與痛苦從未存在過一般。

看著都難受,林昊忍不住嘟嚷著來了一句:「糖姨你還是哭吧,這樣看著好假!」

啪!

腦門子就挨了一下,糖姨瞪眼罵道:「你站那一邊的?」

「這有關係嗎?」林昊無語。

糖姨就瞪著他,不說話。

「好吧好吧,糖姨笑起來真好看,十八歲小姑娘一樣!」林昊舉雙手投降。

糖姨就高興了,挽著他的胳膊,頭往他肩上一靠,笑道:「這還差不多,就是這樣,保持住知道不?」

說著又打電話給江未雨問明了具體位置,拉著林昊一路尋覓過去。

也就這個時候,醫院內科一間高級病房內。

「都說沒事了,非得不信,現在信了?」

「看看你們,放著正經事不做,來這裡守著我一個糟老頭子,像什麼話?」

「走走走,都走都走,該做什麼做什麼去,承志,送客!」

「……」

柳老有些不大高興。

昨天得了那片神奇樹葉,回家服用過後一整天都龍精虎猛,到了深夜還精神抖擻睡不著。

原本這是好事,結果偏偏被當成異常,一群人死活要讓他上醫院檢查。

檢查就檢查吧,結果醫院會診的結果還不相信,非得興師動眾從軍區弄來一群專家,搞得他一直在醫院呆到現在,簡直火大。

見是真沒事,這時那些市領導軍區領導也放心了,很快告辭離去。

此後不久,柳承志挨了一頓罵,也是灰溜溜的走了,最後病房就剩下柳傾城和柳夏侍奉左右。 「爺爺你真的變好啦?」

亂七八糟的人一走,病房裡柳夏分明變得活躍起來,樣子也是十分的乖巧,絲毫不見在外面的張揚跋扈。

柳老嚯嚯就笑,「當然,軍區來的專家都檢查過了,難不成還有假?」

「也對哦!」柳夏點頭,歪著腦袋想了想,又笑嘻嘻沖一旁的柳傾城道:「那樹葉真的好神,小姑姑,你找到那位高人了嗎?」

柳傾城搖搖頭。

為了不引來不必要的擔憂,這些事她都沒跟旁人說,也就這小丫頭粘人,實在磨不過才說了兩句。

即便如此,那樹葉只能延壽一個月的事情柳夏依舊是不知道的。

見她如此表情,柳夏分明有些失望,卻也沒有覺得不高興,笑道:「找不到就找不到吧,爺爺身體好了就行。」

很懂事,也很知足,說罷就蹲下身子拉著柳老的手貼在臉上,甜甜笑著。

柳老哈哈一笑,卻也沒說什麼。

柳傾城目光中閃過一絲隱憂,面上卻是搖搖頭笑道:「你呀,多大了還跟小孩子一樣。」

柳夏也不理,就嗤嗤笑,一副我就是小孩子的模樣。

柳傾城也沒再取笑她,轉而言道:「小夏,你在這裡陪著,再不扶著爺爺出去花園走走也行,我去辦出院手續。」

柳夏點頭,準備扶柳老出去散步,柳傾城則獨自離開去辦出院手續。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