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樓一端起桌面上昨晚倒的水一股腦喝下去,身體一個激靈,也理智了不少,朱古力豬剛害死人現在也會很警惕,君子報仇還十年不晚呢,索性先陪老婆。

你 對輕聲密語說:有,娘子在哪?我來找你。

輕聲密語扔了組隊邀請,兩個人約在了江南的桃李花林見面,樓一把一夜小樓傳送過去的時候,並沒有發現輕聲密語的蹤影,打開地圖找到了佳人的蹤跡尋了過去,竟是在一方四角亭裏坐着。按照約定,真的是大婚那日的鳳冠霞帔,只差一方喜帕,就是個在新房裏等待夫婿的新娘子了。

佳人眉目如黛,不溫不火地坐在涼亭裏,樓一心神一蕩,蹭蹭跑過去,近處一看,才發現涼亭裏還有個礙事的NPC,是桃李花林一個狐妖任務的狐妖貼身丫鬟。

【隊伍】一夜小樓:老婆,我來了,等急了?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還好,也剛坐下,不過你這稱謂是怎麼回事?

樓一被戳中心事,老臉一紅,轉而發現人家又看不見,她臉紅個什麼勁,不過確實忘記把那個【洗衣你妹,洗衣去死】給換掉了。樓一調整好角度,按了坐下依偎待機,把輕聲密語給結實地摟到懷裏。

【隊伍】一夜小樓:也沒啥,就是洗衣服之前沒檢查口袋,把重要的東西給洗壞了。

輕聲密語沉默一陣,大概是表示她清楚了。懷裏的人不說話,樓一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突然“叮”的一聲,有密語來了。

【陌生人】朱古力豬 對你說:今天設計你進副本都是我的主意,你也不必追殺這個號,並不是本人,我只是要警告你,不是你的東西最好不要隨便動。

樓一眉毛一挑,覺得有趣,她還沒去找那頭豬,他自己找來了。

你 對朱古力豬說:那你的打抱不平是爲了你自己,還是爲了別人?那個荼糜丶沉淪?

【陌生人】朱古力豬 對你說:你不用管那麼多!反正你最好知難而退!

喲,惱羞成怒了。樓一笑了笑,心裏大概有了譜,就算猜得不準,也不離十了。

=昨天本來想更新的,結果晉江抽了,說本文已刪除或你不是本文作者。

我不是作者我倒是希望有個作者出來給我更新。。。

唔,哀蘭那篇完結了,心裏也落下塊大石頭。還想盡快把那篇可能短篇可能中篇的完結了。這篇也會持續更新。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哦。 樓一沒有再理會朱古力豬,搜腸刮肚想跟懷裏的女人說點什麼緩解氣氛,怪不得有人說性格太像的人不能在一起,要互補,兩個太吵的或者兩個太悶的都長久不了。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夫君,你還是出紅翅膀了。

不知道爲什麼,樓一竟從輕聲密語的話裏看出嘆息的味道,畫面上顯出一行紅色的字體“你猛然打了寒顫,發現輕聲密語正在查看你的裝備。”

【隊伍】一夜小樓:唉,娘子,你太心急了,就這樣扒光人家衣服看人家會害羞的,(表情)害羞

這兩天,樓一花了上千,拼着人品,把所有的裝備加護到了20,饒是如此,比起輕聲密語砸的鑽,還是遠遠比不上。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就因爲沉淪那些話?我以爲那天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隊伍】一夜小樓:媳婦兒,你別生氣啊,也不全是因爲那些話,其實我也早想把裝備弄得好一點了,你看我身爲勢力主,也要出去鎮得住人是吧?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勢力主?

樓一掩面,昨夜星辰的勢力主早就易主,她現在還寄人籬下,見鬼的勢力主。

【隊伍】一夜小樓:說起來,娘子,我想回昨夜星辰了,你看,快星期六了,要勢力戰。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我的勢力有人爲難你?

這女人該死的直覺……樓一心裏一跳,還是決定不說,說了的話別人又會給她加一條挑撥離間的罪名,反正現在死無對證,那隻豬矢口否認就行,再說,說了對她也沒好處,給別人一種她愛告狀的不好的印象,這次只能是啞巴虧。

【隊伍】一夜小樓:沒有沒有,大家都很和善,不過總有愛慕你的人不高興……那我還是不礙別人眼。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你吃醋?

樓一看到這句,心情大好,朱古力豬帶給她的不快都沒了。

【隊伍】一夜小樓:嗯,醋缸子打翻了,老婆以後不要再給我豎情敵了。

輕聲密語突然從地上站起來,當然,也離開了一夜小樓的懷抱,一夜小樓卻還擺着可笑的坐下擁抱待機動作,樓一不解地盯着那個形象看,衣着光鮮亮麗,面容沉靜如水,映襯在桃樹林桃紅柳綠的背景下,好似一幅潑墨畫。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你要回去就回去吧,隨時可以退勢力。

一夜小樓也從地上站起,固執地把眼前人再摟進懷裏,兩人都是紅得如火的喜袍,長袍上龍鳳糾纏在一起,本該是喜慶的畫面偏偏讓人想落淚,樓一覺得,還是跟這個人有距離。

【隊伍】一夜小樓:今天不走嗯,我還想陪陪老婆,看看老婆在勢力都喜歡說什麼,明天星期五再說吧。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小一還記得這桃李花林有個任務麼?

【隊伍】一夜小樓:任務?啥任務?

一夜小樓不是樓一玩的第一個號,只不過卻是玩的時間最長的一個也是耗費心力最多的,只有玩第一個號的時候才傻得可愛去做任務,一套套複雜的任務做下來也忘得七七八八了,加上那時候不知道什麼主線支線,接了就做,更是亂得很。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那邊的園子裏,有個爲情所困的狐狸精,爲了一個自以爲很愛她的男人做盡了壞事,結果垂死的男人不但被她救活了,還成魔了,親手殺了那個愚蠢的狐狸精。告訴她他並不愛她,只是在利用她。

【隊伍】一夜小樓:娘子講這個任務的意思是。。。

樓一不敢亂猜,到底是就事論事還是另有所指? 誰許時光暖你心 輕聲密語的心思還是很深重的,以前沒接觸不覺得,現在總是摸不透,偏偏這種酷似悶騷的性格讓樓一欲罷不能。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夫君覺得這世上的男人可不可以相信?

輕聲密語退開一夜小樓的懷抱,步出涼亭,正好有風拂過,吹落一樹桃花,樓一驚出一身冷汗,似乎上次和柳色無雙分手也是在這裏。上次在流光夢境抱着染月被輕聲密語看到了,不是這麼巧她跟柳色無雙分手然後被殺,這人也目睹了全過程?

【隊伍】一夜小樓:娘子此言差矣,又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薄情郎,也有深情的嘛,比如咱們的周總理。。。呃。。。我也肯定是個專一的好男人!

樓一你也忒不要臉了,你是男人麼?還有你那舉的是什麼例子……樓一心裏突然嘎嘣冒出一個想法,輕聲密語下一句話會不會是“希望如此”?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嗯,我知道。

語畢,輕聲密語一個轉身,如瀑的長髮飄揚的空中,劃出好看的弧度,嬌小的女人投入了身後劍客的懷裏。

輕聲密語正溫柔地抱着你。

GM,樓一終於知道何爲“憑軒涕泗流”了。

溫馨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一道密語破壞了。爲了神祕效果,密語通常都是鮮豔的玫紅色,還要更深一點。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小樓,有空不?我想帶小葉子刷古一古二。我是個醫生抗不住,勢力裏的MT都下本去了。

下一秒丿墮落是個72的醫師,算是樓一的故交,很早就認識,不過那個人跟樓一不在一個勢力,他在本服另一個大勢力最終審判。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什麼小葉子小一休的,我在陪老婆。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哎呀,小樓,大家兄弟一場,說不定小葉子以後就是我老婆了,你幫幫忙啦。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行了行了,我跟老婆說一下就去,一會我直接入你團。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好,還是兄弟好!(表情)親親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別噁心我!

輕聲密語兩度從自己懷裏跑了,好不容易自己投懷送抱了,現在卻得去下什麼副本……樓一鬱結了,不過她想起來,自己似乎說要帶一葉知寒去下古一古二刷蓮花套的。這一想整個人一個激靈,打開好友列表,一葉知寒在線。

【隊伍】一夜小樓:娘子,我朋友找我幫他過個本,請娘子示下。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去吧,我掛會機。

【隊伍】一夜小樓:那娘子記得去安全區掛機,萬一有小人想動你就不好了。

【隊伍領袖】輕聲密語:嗯,知道了,你去吧。

樓一戀戀不捨放開輕聲密語,騎着毛筆從神石傳到了中原古皇陵,跑到副本門口,打開好友列表,找到下一秒丿墮落交了入團申請,還想着一會跟墮落說說,把自己徒弟也拉進來一起刷。

屏幕上閃現:你成功加入了下一秒丿墮落的團隊。

-晚上出門吃飯去了,回來又玩了一會,又先更新了秦祁蘇話。。。所以這個晚了點。。。

好了,有點匆忙,大家看到BUG告訴我 【團隊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小樓,進副本進隊啦。

【團隊】一夜小樓:等一下。

樓一把古皇陵副本門口的幻化珠任務都接了,這些都是循環任務,任務獎勵是化雪丹可以拿來餵養元魂珠,雖然不會特地去做,既然有機會也不會放棄。

【團隊】一夜小樓:墮落,我徒弟也要刷蓮華,我讓她一起,你一會批准一下入團。

說着樓一打開好友列表,點開和一葉知寒的對話框,光標還沒來得及移進去。

【團隊】一葉知寒:師父,我已經在了。

樓一有一種把臉貼到屏幕上的衝動,誰來告訴她爲什麼她的徒弟會在墮落的團隊裏?! 重生之絕世廢少 剛纔墮落叫她的小寒什麼?小葉子?我XX你個OO,什麼小葉子!

【團隊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小樓,你秀逗了吧?小葉子不就是你徒弟,在團裏呢,我們都進副本了。

臥草泥馬!我也知道她是我徒弟,可是她什麼時候變成你那個小葉子了!尤其是樓一想到剛纔墮落說要追求一葉知寒的話,又不淡定了。

殺氣騰騰地進了副本,下一秒丿墮落正圍着一葉知寒繞圈,全身是不算很好看的藍沁套,是醫師70級的職業套裝,藍色翅膀若有若無地伸展在空氣裏。一葉知寒還是寵辱不驚的樣子,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身上的裝備顏色雜亂,不過樓一也沒心情欣賞。

下一秒丿墮落看樓一進來了,給她丟了組隊邀請,樓一幾乎是砸着鼠標點了接受。

【隊伍】一葉知寒:既然人齊了,就開始吧。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好,小葉子,我跟你師父肯定幫你刷到蓮華。

古皇陵一共三個副本,古皇陵一層,古皇陵二層,古皇陵三層,古一古二都是45級准入副本,一葉知寒已經46級了,蓮華套刷完就可以穿,樓一還盤算着一會帶她去刷顓頊普通本,也算是個經驗本。古一又相對簡單一點,只有兩個BOSS。

下一秒丿墮落和一葉知寒幾乎同時甩手給一夜小樓上了本脈。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哎呀小葉子,你都不給我狀態啊,(表情)大哭

要是以前,樓一肯定沒感覺,不過現在她忽然覺得這個貌似搶了她徒弟的人變得面目可憎起來,爲了這個計較,太小肚雞腸了吧?綜上所述,這男人太小氣。

【隊伍】一葉知寒:你不也是醫生嗎?不需要我多事吧。而且我習慣了。

我習慣了。多麼曖昧的一句話,樓一的嘴快咧到耳後根了,笑得牙不見眼,果然自己帶大的孩子知道疼自己,剛纔的不滿少了很多。

楚揚收拾好需要的東西,看到樓一豐富的表情變化,心裏一陣不快,又看了看屏幕,女人已經不是剛纔那個輕聲密語,而是她也同樣知道的那個一葉知寒。楚揚斂下心神,說了句“我先出去了”就推門出去了,不過她想樓一也不會注意這些。

一夜小樓精神飽滿地拉怪去了,比起朱古力豬,樓一和下一秒丿墮落是老搭檔了,默契是絕對有的,輕鬆地加血,偶爾放兩個大毒,兩個人很快到了第一個BOSS張絕領那裏,張絕領穿着猛將服,扛着絕嶺戰錘。

古一隻出各職業套裝的盔甲或者頭冠,而張絕領是屁都不出的,速戰速決推倒了張絕領,去了第二個BOSS魔音空唱面前。一夜小樓先把魔音空唱周圍一圈小怪喪屍拉過來解決了,纔上去抗住了魔音空唱。

魔音空唱有個技能可以讓人持續掉血,有了醫師的固本,掉的血很快就會補回去,一葉知寒安靜地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默默對着一夜小樓的方向,樓一覺得玩遊戲的意義就在這裏,爲了在意的人去做事。

很不爭氣,魔音空唱出的是烈風冠,是劍客用的。

如此刷了幾次,太虛的無鬼冠,法師的赤霞冠都刷到了,好不容易出了蓮華冠。順便張絕領很給力地吐出了醫師用的煉陽簍。

https://ptt9.com/19037/ 古二的難度明顯大於古一,BOSS的數量從兩個躍到五個。好在都是法攻怪,樓一還是能扛下來的。刷了三次才從紫木靈者那裏掏出了蓮華肩,從瑞金陵守那裏得到了蓮華袍和慈悲金針還有蓮華履。不可否認一葉知寒的人品蠻好的,慈悲金針很難出。

放棄了古皇陵二層,就剩下蓮華擺了,擺是在45級副本外鎖妖塔,位於巴蜀弈劍涼亭。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你倆在這等着,我過去開副本,你們直接集合吧。

說完,召喚了坐騎,墮落的坐騎是白色的拓拓,也就是草泥馬,飛奔出了古皇陵,傳送走了。

樓一很想問一葉知寒是怎麼跟墮落認識的,又怕她這個徒弟生氣,這一生氣又要不理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去問墮落,隊伍頻道不能用,私聊。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喂,墮落,你怎麼認識我徒弟的?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唔……那是一個極美的夜晚……我漫步在江南……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我草泥馬,你給我說重點!

大男人的,你墨跡什麼?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好好,我說,我在江南看到她在做任務,操作挺好的,再一看稱謂是你的徒弟,我就上去幫了個忙,就加了好友,之後我做三仙的時候又遇到她,就認識了。

樓一還想說什麼,系統就提示外鎖妖塔已經開啓,讓團員趕緊入內了。

擺是套裝裏最難刷的,不管什麼等級的什麼套裝,多少人爲了60套裝的下襬每天組小號去玉狐宮調戲玉狐姬,求爺爺拜奶奶都很少出,外鎖妖塔出擺的機率也不會高到那裏,更何況是有目的而來的蓮華擺。

一夜小樓進了外鎖妖塔副本,再看一葉知寒頭上【一夜小樓的徒弟】這個稱謂,不知道是福還是禍了。

漫不經心地打過去,偶爾還要聊聊天。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小樓,除了你大婚那天我還沒見過你媳婦兒呢,勢力戰的時候又不跟莫勢力打,說起來我見那個傳奇女人的機會挺少的。

【隊伍】一夜小樓:你想幹嘛?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唉,別啊,小樓,你這麼緊張幹嘛,我又沒打你老婆主意,而且我現在的目標是小葉子你也知道。

【隊伍】一夜小樓:徒弟你要嫁給他?

樓一蹙眉,如果不是朋友這麼久了,她真想揍丫的。

【隊伍】一葉知寒:沒有。

【隊伍】一夜小樓:你看,我徒弟說沒有。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表情)敲桌,小葉子,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要追到你!

【隊伍】一夜小樓:唉,我說,你們倆都是醫師,在一起有意思嗎?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唉,小樓,這你就不懂了,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感覺對了管什麼門派。

樓一鬱卒了。肥你妹啊妹,她還是我徒弟呢,要說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是不是該娶回家?

最終還是沒有出蓮華擺,副本次數也刷滿了,外鎖妖塔本就沒什麼人刷,外面也是冷冷清清的,出了副本,三個人在副本門口站定。樓一看到下一秒丿墮落在一葉知寒面前徘徊,前後左右調整角度,這種事樓一也幹過,是想抱別人的前奏,樓一心裏一酸,把一夜小樓卡到了那一男一女之間。

結果。一個藍沁套的大男人摟住了另一個一身喜袍的男人。

作者有話要說:= =。。。。更鳥更鳥。

小樓是不是越來越渾蛋了。。。

我也覺得是這傢伙吃着碗裏瞧着鍋裏的。

不過人性就是這麼貪婪,更何況還不用負責。 墮落君幾乎是一下子就往後跳開了,配合着浮勁的功效,非常飄逸。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我擦,小樓,你幹嘛啊?

【隊伍】一夜小樓:應該是我問你想幹嘛吧?

下一句,墮落就開始用密語了。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小樓,你什麼意思?你知道我對小葉子有興趣你還搗亂?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墮落,我徒弟可還沒答應要接受你。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那你作爲兄弟更應該幫我啊,哪有你這樣扯我後腿的?

沒隔一秒,又來一條。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說:小樓,我知道你喜歡醫師,你這個奶瓶殺手也不是白叫的,可是

你別忘了你已經結婚了,你老婆是本服第一的奶媽,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樓一一腔熱血被澆了一盆冰水,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打開稱謂欄,換回了【新婚燕爾情絲纏】,粉紅色的稱謂刺激着眼睛,逼着樓一不得不第一次正視對這個徒弟的感情是怎麼樣的。要說心動,一個面都沒見過的人怎麼可能動心?可也不是全然不在乎的,所以,還是習慣在作祟吧,對於感興趣的東西一定要緊緊握在手裏。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小樓!你說話啊!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兄弟一場,你就算不幫我,也請你中立。

樓一甩甩頭,也知道自己走火入魔了,這種心理要不得,可是……樓一看着順從地站在原地的一葉知寒,送給別人,她還是捨不得,從她出生沒多久的時候,樓一就用心培養保護的徒弟,曾經動過念頭要追求的徒弟,傾訴過心情的徒弟,她怎麼甘心?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墮落,這徒弟是我看着長大的,她不喜歡的人我肯定不會勉強她,而且你這樣隨意輕薄人家,萬一她對你印象更不好怎麼辦?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那怎麼辦啊!小樓你給我想想辦法啊!你那麼會追女孩子你肯定知道,連輕聲密語都被你搞定了!!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我不知道,不過女孩子肯定要以禮相待吧?看你那急色鬼的樣,丟人!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我靠,小樓你跟別的女孩子沒見幾面不也摟摟抱抱?我跟小葉子也認識好幾天了。

你 對下一秒丿墮落說:你要是跟我一樣奶瓶殺手不就是你了?

【好友】下一秒丿墮落 對你說:……你狠,勢力裏喊我去幫忙建木了,我先走了。

【隊伍領袖】下一秒丿墮落:小葉子~我先去幫忙一下勢力裏了,有什麼要幫忙的記得找我,要聊天也可以找我~

【隊伍】一葉知寒:嗯,再見。

【隊伍】一夜小樓:滾吧。

下一秒丿墮落退出了隊伍,一夜小樓成了新隊長。穿着雜亂副本裝的醫師和穿着大紅新郎官喜袍的劍客盤腿坐在風景不算秀麗的外鎖妖塔門口,僅僅有一座幾尺見方的亭子,跟剛纔在江南的情況詭異重合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