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歐陽智回來之後,憤怒地控訴著一切。說都是雲家幫忙林不凡,對他用了特殊方式,讓他發揮不出實力等等之類的。

歐陽鑫氣壞了,差點就要立刻去找林不凡麻煩,同時也跟質問下雲家,必須讓雲家付出相應的代價。

只是因為歐陽武傷勢比較嚴重,加上大兒子也這樣,對方實力更是挺強的,決定等第二天老爺子出關。

歐陽智眼中噴射著瘋狂的仇恨。

林不凡,等爺爺出手,我會讓他一寸一寸地捏碎你所有的骨頭,讓你受盡人世間最凄慘的折磨而死。

至於雲夢!

他已經把這次事情往雲家身上栽贓,到時候雲家想要平息歐陽家憤怒,就老老實實把他們女兒雲夢送過來。

等自己掌控了雲家。

雲夢,我會讓你知道,一個女人該怎麼好好伺候自己男人。 罪惡之死城 破曉 中

美惠和許強喝的暈暈乎乎的。“這洋酒真讓人喝不慣。”許強在心裏抱怨着。餐廳的旁邊就有一家溫泉,這和滑雪場是一個產業雲,同屬於青芒山度假村。他們走到溫泉的大廳前發現一輛寶馬車停在門口,他掃了一眼便知道這是王謙的車,因爲在丼石縣的寶馬車屈指可數。“這老頭子還挺會享受的。”他心裏暗自說。

“看什麼呢?”美惠問。

“沒事兒,沒事兒。走,我們進去吧。”許強說。來泡溫泉的人並不多,他們交了錢便進去了。穿過一個大池子纔是情侶的單間,在偌大的池子中就只有零星的幾個人,許強一眼就看到了王謙,王謙也注意到了許強,他從水中拿出一個黑色的垃圾袋,似乎是提前準備好的,然後套在了自己的頭上。許強的眼睛都怔大了,他感到胸口突然發悶,頭一陣劇痛,他趕緊把目光從王謙的身上移開,然後急忙的摟住美惠走向單間。

“那個人是誰,好奇怪啊。竟然用垃圾袋套住自己的腦袋,我好像在哪裏見過他。”美惠嬉笑着說。

“沒事兒,沒事兒。”許強不停的按揉着腦袋。

“你還好吧。”

“沒事兒,沒事兒。”

“哈哈,那點酒就給你喝成這樣了,你還有待提高啊。”

“嗯,嗯。”現在的許強並沒有心情說話。

王謙沖着眼前的三位笑了笑說:“都到齊了,咱們相互認識下吧。我叫王謙,現在只是一名實習醫生,不過以後這個名字會轟動心理學界,我一直在攻讀人類行爲學與人格塑造,並且精通心理學與醫學。我願意用我的知識來幫助各位,並且也幫助我自己。”

“我們該怎麼做?”坐在旁邊的王力平先開口說。

王謙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說:“今天我們四個坐在這裏,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那就是我們的至愛至親被一個叫許天華的人殺害了,他是一個精神病,沒有錯,他是一個精神病,就住在我所實習的醫院裏,我殺了他,我幫助你們殺了他,也幫助自己殺了他。但是,你們感覺到快樂了嗎?你們的悲傷有所減少嗎?他死了,我們至愛至親的人也不會再回來了,慘死腹中的胎兒也不會再回來了。”說到這裏,王力平和趙建國哭了起來。“收回你們的淚水!現在不是哭的時候。”王謙怒喝一聲,繼續說:“我們的淚水是用來慶祝勝利的!我們的淚水是用來複仇的!殺死許天華僅僅是第一步,我還有更大更長遠的復仇計劃,你們願意參與進來嗎?”他看了看周圍這三位,說:“這一切都是自願的,但是,我希望你們相信我。”

“我願意。”趙建國毫不猶豫的說。

“我也願意。”王力平跟着說。

“我,我。”謝阿娜似乎有些猶豫。“姐姐,你還在等什麼!你現在還擁有什麼?這一切是誰讓你失去的?難道他死了就可以彌補他生前的所作所爲嗎!”

“那我們還能怎麼做!”謝阿娜不知所措的吼了一句。

“他還有三個孩子。”王謙笑了笑,這笑充滿了殺氣。

“我們晚上住哪裏?”美惠一邊穿衣服一邊說。

許強想了想說:“那個,那個我已經預定了住的地方,離這裏不遠。”

“哇!不會是那邊的幾排小木屋吧!”美惠在來時的路上就看上了山腳下的幾排小木屋。

“嗯,是的。”許強很平靜的說。

美惠興奮的不得了,她急忙穿好衣服,拉着美惠的胳膊說:“趕快去,趕快去!”

“好,好。”許強似乎有些提不起精神來。

謝阿娜目瞪口呆的看着王謙,說:“你想,你想怎麼做。”

“當然不是殺了他們,這樣就太便宜他們了。你們願意收養他們嗎?我之前就說過了,我有一個很長遠的復仇計劃!”王謙非常自信的說:“一定能成功的。”

“那我們能做什麼?”趙建國問。

“第一步就是收留許天華的三個孩子,這點不難辦到,一個是正在創業的年輕人,一個是在職的警察,還有一位是有着穩定工作的職員。你們先去提出申請,然後我會通過關係,讓這一切水到渠成。”

“然後呢?”王力平問。

“然後我要你成爲全江平市最富有的商人!只要你肯按照我的計劃走。”王謙說。

這一下子提起了王力平的興趣,他問:“怎麼做!”

“你是我們計劃中很關鍵的一步,這個復仇計劃需要大量的資金,如果你失敗了,那我們便滿盤皆輸。你現在經營菸草生意,改行吧!去做運輸,我父親就是幹這行的,他前幾年去世了,我有一筆資金,而且可以利用他之前積累的關係與客戶,我保證你五年之內可以迅速崛起。”王謙說。

“好,就照你說的做。”這是王力平這些一日子以來第一次露出笑臉。

“然後我們利用王力平所賺的錢去讓你當上公安局長!當然你自己也要努力。”王謙看着趙建國說。

“我會的,爲了復仇,我什麼都願意做。”他堅定的說。

“至於娜姐,你只需把許天華的長子培養成一名警察!”

“什麼?”她似乎沒有理解。

“我會把許天華的長子教給你來撫養,我會告訴你怎麼做,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一定能把他培養成一名警察,因爲他的骨子裏就具有反社會型人格。”王謙攥了一下拳頭,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美惠在他們住的木屋裏轉了一圈,興奮的說:“好漂亮,好漂亮,你看這個暖爐真別緻,這邊還有蠟燭,我們把燈滅掉點起蠟燭吧。”

“好。”許強說。

美惠把蠟燭點了起來,整個木屋被紅色的燭光照亮,暖暖的紅色,配上木屋裏的小裝飾,這簡直是漂亮極了。美惠走到牀邊,一件一件的脫下衣服,她白皙的身體也被燭光染成了紅色,和這木屋一樣,漂亮極了。她拉起許強的手放在自己的**上,“你喜歡嗎?”美惠挑逗着他。

“喜,喜……”許強並沒有說完,把手拿了下來,便跑了出去。美惠沒有穿衣服,並沒有追出去。她聽到許強在門口一聲大叫,想要穿上衣服,出去看個究竟,卻發現許強又回來了。她感覺到許強似乎有些不對勁,但是還沒容她反應,就被許強撲倒在牀上,還以爲是許強在玩浪漫,殊不知自己已經大難臨頭,他拿出口袋裏的黑色垃圾袋,蒙在美惠的頭上,當還沒意識到自己的危險時,一切都結束了,許強殺死了美惠,並且用菸頭在美惠的左側**上燙了七個煙花。

“如果我們成功了,會是什麼樣子!”趙建國充滿期待的問。

“他的孩子們會互相殘殺!”王謙惡狠狠的說。

王力平興奮的不得了,不停的說:“太好了,太好了,這真是太好了。他罪有應得,罪有應得。”只有謝阿娜有些猶豫,不過她還是決定參與進來,畢竟自己的女兒慘遭殺害。

許強一覺醒來,覺得渾身痠疼,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猛的一下竄了起來!“我怎麼會在家裏!”他驚慌失措的說。“美惠!美惠!”然後又大喊起來,他發現美惠並不在家中。“我應該在山腳的木屋裏啊,我怎麼會在家中?美惠呢?美惠呢!”許強害怕的渾身顫抖。冬天的早晨太陽還沒有出來,周圍寂靜的可怕,許強急忙拿起手中的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看著兩人現在的表現,雲博夫妻兩非常滿意,就憑自己女兒的魅力,他們就不信有哪個男人能夠抗拒。

等兩人事情徹底辦妥,解決了自己大女兒的婚事。

到時候就算走,也能走的安心了。

隨著酒宴繼續進行,不少人紛紛上前來祝賀,雲夢嬌羞地陪同著林不凡接受著各種各樣的祝福。

林不凡只能應付著,找到機會在一旁小聲道:「夢姐,現在什麼狀況啊,你爸媽不會真打算讓我們結婚吧?」

雲夢正感覺處於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聽到這話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在臉上,心情不好地說:「你就那麼討厭我,怕跟我扯上關係啊?」

林不凡自然感受到雲夢情緒的變化,竟有些心疼,忙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們之前…」

「我知道,我們之前有約定,只是演戲嘛。」雲夢神情稍微緩和,冷靜下來說:「放心吧,只是演戲,不會非要你娶我的。」

「夢姐,我…」

「你不用多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可是用掉了一個要求,你必須給我演好了,絕對不能穿幫。」

骨王的萬能雜貨店 林不凡還想說什麼,這時雲蘿上前來了,笑道:「姐,恭喜哦。」

「你這小丫頭片子,還記得參加我生日宴會啊。」雲夢一臉笑容,親昵道,可見她們姐妹關係非常好。

「人家已經十八,哪裡小了。」雲蘿不依地嬌聲道,她確實比林不凡還小一歲。但是因為上學早,現在已經是大一了。

「是,是,你不小,哪裡都不小,好了吧。」

「這才差不多。」雲蘿滿意地點頭,才看向林不凡,說:「林不凡,沒想到啊,這麼快你就要做我姐夫了,剛剛還騙人家。」

「這個…」林不凡苦笑,他沒騙啊。

「你們認識?」雲夢驚訝。

「當然啦。」雲蘿簡單地說了一下自己怎麼認識林不凡的,笑道:「只是我怎麼都沒想到,他會成為我姐夫。」

一口一個姐夫,林不凡聽著都尷尬了。

雲夢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就在這時父親正好找她過去,看起來應該是有什麼事。

雲蘿看著姐姐走了,笑道:「姐夫,你隱藏的挺深啊。」

「什麼…」

「還裝,你剛剛可是說,你跟我姐姐就是普通關係的?」雲蘿質問。

「額,我那是…」林不凡想到自己可不能亂說,只好說:「我那是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告訴你。」

「是不知道怎麼告訴,還是你是趕鴨子上架,被逼的啊?」

林不凡怔了一下,不是吧,難道雲蘿發現了,想到雲夢要求自己可千萬不能穿幫,忙道:「當然是不知道怎麼告知。」

「真的嗎?」雲蘿一雙眼睛非常亮,俏皮之餘更是有著獨特的睿智。

這小丫頭,也是一點不簡單啊。

林不凡苦笑著堅持:「必須真的。」

「行,加油哦,好好表現。」雲蘿丟下這怪怪的話走了。

林不凡搖了搖頭,從第一次看見這小妞,就覺得不簡單。雲家兩姐妹,真是各不簡單。

隨著時間流逝,宴會終於散了。

雲博父親得知林不凡開車來的,非得跟雲夢一起坐上了林不凡的車。雲蘿也擠了上來,剛好能坐下。

林不凡只能一臉高興地把車子開往雲家別墅,這次貌似越陷越深了,可不能拔不出來啊。

「小凡,以後你可就是我的女婿,這麼叫你沒事吧?」雲博問。

「當然沒事,叔叔阿姨怎麼叫都可以的。」怎麼叫都行,但女婿這個事,可不能作數,林不凡心想。

「嗯。」雲博應下,誇讚道:「你這車相當不錯啊,低調奢華,很好。」

林不凡笑了笑,回道:「這車不是我的,是夢姐之前送我的。」

「哦,這麼好的車說送就送,小夢對你可真是一往情深啊。」雲母笑著接過了話。

「誰對他一往情深,才沒有呢。」雲夢正暗暗生悶氣呢,剛剛真是被林不凡一盆冷水澆了個透骨,內心哇涼哇涼。

「怎麼了,你們不會吵架了吧?」雲母楞了下。

「當然沒有,夢姐是怪我沒有好好準備,求婚表現的不夠好。」林不凡圓了過去,不管怎樣,就沖夢姐對自己的照顧,這一次必須幫她把事情搞定啊。

「哈哈,小夢,這你可怪不得小凡。他畢竟完全不知情,太突然了,又好不容易才得到這機會。」雲博忙說。

「算了,原諒他了。」雲夢說的原諒並不是這句話,而是林不凡破壞了她美好的幻想。

當然了,她也就是耍一點千金小姐脾氣,內心從未怪過林不凡,本身還應該感謝人家呢。

林不凡苦笑,邊開著車,就在這時他手機響了起來,一看竟然是青龍尊者林老打來的電話。

看來他應該是知道了歐陽家的事情,林老對自己真的很高興啊,他忙接通了手機。

「姐夫,要不停下來,你先打電話?」雲蘿可不管那麼多,直接說。

「不用管他,他用五菱宏光都能飆過蘭博基尼,打電話根本不會影響他開車的。」雲夢說。

「哇塞,這麼厲害。」雲蘿驚訝極了,若不是自己姐姐說,他絕對不信。

雲博兩人搖頭,換一般人他們肯定要說的。畢竟開車不玩手機,這是規矩。只是剛拿下的女婿,還是少說吧。

「小凡,你小子真是膽大包天,真打算一個人跟歐陽家正面對杠?」林老說,這小子是真不知道歐陽家厲害,還是有什麼別的絕招。

「怎麼會是一個人,這不有林老你嗎。」

「這話怎麼說?」

「嘿嘿,就是麻煩林老你幫我壓一壓他們。至少讓他們安分十天半月就行,最主要別弄得歐陽宏出手。」林不凡嘿嘿笑說。

林老無語,說:「你小子真當我萬能啊,還把我當免費勞工。」

他是什麼人,可是華夏四大尊者中排名第一的尊者呢,無數人尊敬敬畏,跟他說話大氣都不敢喘。

這小子倒好,隨便使喚上了。甚至都沒打招呼,就提前做好了利用自己的準備。

「林老您放心,您只要讓我得到一些時間喘息,我一定自己解決歐陽家麻煩。而且,我保證,你以後一定會得到巨大回報的。」 罪惡之死城 破曉 下 完結

“我昨天晚上就感覺到奇怪了,那個男的和她的老婆住進去沒多久,便跑了出來,大叫了一聲嚇了我一跳,然後又跑了進去。不過我以爲是夫妻之間開什麼玩笑,也沒在意。但是過了大約兩個小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多,那個男人又跑了出來,而且衣服並沒有穿整齊,匆忙的開着車離開了。”一家木屋旅店的前臺服務生正在接受採訪。“我當時真想去他住的那間木屋看一看,不過我們服務人員還是不能闖客人的房間的,況且昨天還是情人節。不過今天早上,住在他們隔壁的一對夫妻來退房,那個女的無意中說了一句‘隔壁的房間連門都不關,真大膽。’給他們辦理完退房後我便走到了那個木屋的門前,發現門的確沒有關上,我先敲了敲,沒人理我,我就進去了,然後,然後我發現一個女人赤-身-裸-體躺在牀上,左側**上被燙了七個煙花,我走近看了看,發現的確是死了,我就報警了。”

許強看着電視上的早間新聞,呼吸越來越急促。

“那個男人有在你這裏登記嗎?”

“是的,死去的那個女人叫王美慧,那個跑出去的男人叫許強。”那個服務生說。

“好,那我們謝謝這位服務生給我們講了現場的情況,觀衆朋友們,您現在收看的是早間新聞,我們正在對昨天晚上的一起殺人案進行追蹤報道。”前方的記者很激動的說。

“不可能,不可能,我殺了美惠,我殺了美惠!不可能,這不可能。”許強呼吸越來越急促,他不知所措的在屋子裏打轉轉,並且不停的重複着:“不可能,不可能。”他踉踉蹌蹌的走到了臥室的櫃子前,從裏面拿出了手槍,一邊上着子彈一邊不停的說:“不可能,這不可能,我殺了美惠,我是兇手。”他的腦子裏不斷重複着幾個場景,那些被害大學女生的面孔不斷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中,自己的鞋子,自己的萬寶路香菸,自己衣兜裏的垃圾袋。這一切的一切讓他無法接受。

“許強殺了他的妻子,作案的手法和大學女生連續被害案的手法一模一樣。”劉爽對着白陽和金三滬說。

“我昨天錄入檔案的時候發現一個叫許天華的案例,他的作案手法也和大學女生連續被害案的手法一樣,而且許天華的作案發生在三十多年前。”白陽知道這件事情不可能再對許強說了,正如他昨天想到的最壞的結果,就是許強和許天華之間有着他們不知道的關係。

“你怎麼不早說!”金三滬埋怨着。

“我昨天晚上才發現的,而且許強的手機關機了,我不知道向誰說。”白陽解釋着。

“那麼,那麼,殺害劉珊珊的人會不會也是許強!”金三滬看着他倆說。

“總之我們先去許強的家裏,看看他在不在,我們找到許強一切都清楚了。”劉爽指揮着警員們直奔許強家。

“這一切都不是真的,這一切都不是真的。”許強舉起了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劉爽趕到許強家的時候,發現的是已經倒在血泊之中的許強。他看了看金三滬和白陽,抓住自己的頭髮,怒吼道:“這他媽的是怎麼回事兒!到底發生了什麼!”看到已經死去的許強,金三滬心裏感到莫名的難受,曾今的他的確非常恨許強,他恨不得許強早點死,可是當這個詛咒實現的時候,這一切又是那麼的可怕。

賴皮桃花劫 時間是不會爲任何人而停止的,許強的事情依舊令重案組的警員們一頭霧水,趙建國的死也是讓公安局上上下下亂成一團。目前由劉爽擔任重案組的組長,並且兼顧這公安局那邊的事情。金三滬和白陽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已經一個多月過去了,對於這幾起案件,他們依然毫無進展,一切似乎都陷入了僵局之中。“喂。”金三滬接到了李青雲的電話。

“出來,今天中午,政法大學邊上的咖啡廳見。”李青雲說完便掛了電話。

“誰?”白陽問。

“李青雲。”

獨愛冷心前妻 “怎麼?”他不想多問但還想知道。

“突然約我出來,誰知道呢,不過還是去看看,說不定會有驚喜。”金三滬說。

李青雲早早的來到了咖啡廳,他找個地方坐下了,要了一杯咖啡和幾塊麪包,等待着金三滬。

“對不起,遲到了。”他進來後發現李青雲已經享用上了午餐。

“沒事兒,這頓飯錢你出。”

“嚯!爲什麼。”金三滬笑着說。

“因爲我會讓你笑的更開心。”李青雲從自己的公文包中掏出了一本雜誌。“《學術心理》這是美國心理學會最權威的雜誌沒有之一。你翻開第一頁,然後看吧。”他有些悲傷的說。

金三滬拿起雜誌,看了起來,這裏面的內容令他目瞪口呆。第一頁的標題是“中國心理學家王謙因倫理問題被美國心理學會起訴”裏面的具體內容並沒有說的太清楚,不過似乎是說王謙在中國的研究涉及到倫理問題,並且很可能涉及到刑事問題,美國心理學會已經將這份起訴的申請上交美國法院。“我有些沒看懂。”

“這個雜誌從美國翻譯過來再到中國發行大概要半個月的時間,我想你的上級馬上就可以接到電話,他們會把王謙遣送回國,交給中國警方查辦。”李青雲說。

“我還是沒明白,他到底做了什麼?”

“這是正統的雜誌,當然不能透露王謙具體做了什麼,不過我和在美國的同學聯繫過了,他們說那個叫王謙的心理學家制造了一個殺人機器。”

“是什麼?”金三滬似乎反應很慢。

“就是許強。”李青雲把一切都說明了。

“怎麼做到的!”金三滬驚訝的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