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外,一種在光學儀器下彷彿遁甲人般大小的、擁有生物外觀的物體被從蟲羣中彈射而出,遠遠地墜在炮擊後方,向朋族艦隊衝鋒。

這表示戰鬥正式開始,朋族方面也不再單獨試探,有人機和無人機都開始發起攻擊。而艦隊中能夠炮擊足夠遠的自由改也開始調整炮口,對準蟲羣就是一連串的電磁炮攻擊。

一時間,整個戰場彈火橫飛。

當雙方距離拉近到20公里之時,戰鬥已經進入緊張狀態,朋族戰艦相繼出現被擊中的情況。所幸在磁偏轉護盾、雷霆炮近防系統和合金裝甲板的保護下暫時沒有出現傷亡。

相比之下,蟲族方面顯然要脆弱一些,以艦隊吸引炮火,無人機對付那些靈活的小型蟲族,有人機則攜帶着各種彈藥繞過正面戰場衝入蟲羣之後,就不斷地收割起蟲族中、大型的部隊。

然而,畢竟是在蟲羣內部作戰,有人機的傷亡也伴隨着戰鬥的深入而開始加重。

另一方面

無光的宇宙空間之中,一支小而精幹的朋族艦隊正在緩慢移動。

在其正中,修改塗裝後變地更加難以被察覺的洞山號支援艦,此時則詭異地彷如深淵。而在艦隊內部,所有欣賞過質能武器威力的人也覺得那就是一艘深淵戰艦。

不過此時,戰艦艦橋內的氣氛顯然不如深淵那麼熱烈。

作爲從港灣級綜合補給艦改裝而來的支援艦,洞山號內部只有一個綜合艦橋,而在臨時作爲第三艦隊旗艦的情況之下,這裏當然也匯聚了第三艦隊的指揮系統,包括她們的指揮官,蘭英上將。

“你確定這種方法有效?上將閣下?”

“你能找出更好的方法嗎?如果不能,就請停止這種毫無意義的質疑行爲!”蘭英淡然地坐在指揮席上,對於身旁柳原艦長的看法不以爲然:“作爲一名支援艦艦長,你很合適,但不得不說作爲主力戰鬥部隊的旗艦艦長,你卻差了點。”

“受教。”如是的評價並沒有引起柳原多少反感,因爲聽的太多,而且本人也認同只是不願改變。

“不要忘了,這艘支援艦搭載的可是接近戰略級別的武器,我們應該充分發揮其威力,而不是作爲補充加入第一第二艦隊與蟲族的混戰戰場,那是極大的浪費!在這方面,不得不說赤雨做的比你好很多……看看,我纔剛提出來的計劃,人家已經把戰鬥細節都設定完成了。”

隨手開啓屏幕上的文件,蘭英毫不吝嗇地,對此時身處停機坪中的赤雨大隊長的工作效率予以高度評價。

這時,前方的導航員轉頭看向艦長席:“報告,已經接近目標,第一、第二艦隊也同樣抵達,蟲族的注意力似乎被第一第二艦隊吸引所以暫時沒有發現我們,不過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

“具體多久?”

綜瓊瑤 父皇 “初步估計能夠有三十分鐘左右夠我們使用!”

“很好。”滿意地點頭,蘭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艦載機小隊立刻出擊,注意隱蔽,赤雨隊長,這方面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第三艦隊停止前移,關閉一切會產生光亮和磁場的設備,以誘導引力引擎在當前距離上待命!”

“遵命,上將閣下!”

以蘭英的看法分析,第三艦隊戰術實力太過弱小,此時上前也不過與第一第二艦隊合流參加混戰,這是對洞山號攜帶的實戰化質能武器的浪費。

因此,她即便冒着被批評的危險,也要讓第三艦隊待命。

她需要靜靜地等待,如同她曾經在影族擔任教習時所見到的影族人所做的一樣,安靜地潛伏、冷靜地等待,然後……把質能武器這把淬毒的匕首,狠狠地捅入敵人的心臟。

“這纔是精銳小部隊的作戰方針!” 依着蘭英的想法,第三艦隊暫時就淪爲了旁觀者,可也不是啥都不做,因爲主要戰力是洞山號,有三艘護衛艦保護想跑是沒問題,所以她直接下令剩下的流星級和自由改都繞道前往幫助第一第二艦隊作戰。

至於第一第二艦隊,此時合力與蟲族交戰中,但就戰況分析,局勢似乎對於朋族並不怎麼有利。

兩隻並未滿編的主力艦隊加起來,在數量上是完全別想和蟲族相比,即便是在質量上,此時看來似乎也不過勉強相持。但問題是,蟲族此時與艦隊交戰的成員,也不過是兩千多觸手怪級別的蟲子和少量小蟲子,而在蟲羣內部,還有幾千的蟲族卻在同僚的保護之下,正向大氣層突入。

“可惡,這樣一來攔截任務不就沒法完成了!”

艦橋內部,迪亞指揮官有些鬱悶地看着眼下的戰況,即便他此時位於後方的母艦主艦橋內,仍然能夠感受到蟲羣龐大的攻勢。

不斷抖動的艦體表示着母艦也在不斷遭遇攻擊,雖然母艦由於不需要直接參戰,所以能夠隨時開啓磁偏轉護盾以求保護,從而避免了大部分攻擊。現如今蟲族能夠傷到母艦的,只有那些速度較慢的小體型靠攏的蟲子和很少受磁力影響的炮擊,但仍然給了母艦不小的威脅,所以每艘母艦都不得不留下至少一箇中隊的無人機保護。

如此一來,能夠參予前線對蟲族攻擊的無人機反而更少了。

“母艦的無人機搭載量還是太少了!”他在心中這樣想着:“回去後一定要軍事院修改第二代母艦的設計方案,什麼保護和速度,最重要的還是搭載量啊!”

但現在注意力顯然還是要集中在與蟲族的交戰上。

伴隨着艦隊與蟲族交戰的深入,被蟲羣保護之下的登陸部隊已經降低到了600多公里高度上。雖然蟲羣一直想要阻攔艦隊的下降趨勢,以擋住艦隊對登陸蟲族的攻擊,然而朋族兩支太空艦隊顯然也不是吃素的。

戰鬥進入到緊要關頭,以流星級爲突擊箭頭,艦隊甚至不顧被蟲族包裹的危險,進行了兩次突擊,以圖擊破蟲族的封鎖對其登陸部隊展開進攻。

雖然由於蟲族的拼死抵擋,兩次突襲的實際收穫不大,但也避免了被蟲族攔截在800公里以上高空的危險,算是有得有失。

然而……

“我記得,我們的任務是攔截蟲族吧,怎麼變成蟲子攔截我們了!”

“這……指揮官,我覺得我們應該踏踏實實地去解決問題。”簡而言之,以第一第二艦隊的實力,尚不足以完全攔截這些蟲族,能夠將近一半的蟲族拖住,此時看來已然不錯。

但迪亞顯然不滿足於這樣的現狀,他沉思片刻,轉頭再次詢問:“之前讓你去詢問第三艦隊,現在到哪兒呢?如果現在有洞山號的質能武器,作爲突擊用的話就能讓我們不至於被拖住了!”

“第三艦隊似乎已經到了,只是蘭英上將表示需要看時機選擇攻擊點,但已經將所有流星級都掉給了昊天上將指揮,只是還在繞路沒有抵達。”

“時機……我明白了,我們也配合一下吧!”

只要想想就能大概得出與蘭英相差無幾的結論,迪亞開啓通訊通道與昊天交換了意見之後,認爲單以現有規模也就只能將這些蟲族拖在此處也就不錯了。但如果好好運用第三艦隊……主要是第三艦隊中的洞山號,也許真能得到點變化。

“有人機撤回!以無人機分兩翼展開,對蟲羣展開合圍態勢!”

“指揮官,那正面呢?”現如今正面完全是由無人機在支撐,戰艦羣雖說收穫頗豐,可一旦被大量蟲羣近身的話,恐怕也撈不到什麼好處。

“很快就沒有正面了,隊形收縮,艦隊下移!儘可能擋住蟲羣下側,以平面陣型攔截!”

“是!”

伴隨着命令的下達,艦隊的變動很快被蟲羣探知。

以爲朋族艦隊是要完全擋在自己身下,以艦隊拼殺阻攔之際,蟲羣卻是完全沒有阻擋的意思。因爲若是可以抓住這個機會將朋族的太空艦隊消滅於此,那麼即便此次登陸失敗,那它們也能很快組建出第二支隊伍,到時候可就沒這麼麻煩了。

因此,蟲羣幾乎是直接讓開道路讓艦隊移動到下方。

雖然登陸蟲族任然做出一副不斷下沉的樣子,可看那些搭載無法直接突入大氣層的小蟲子的巨型蟲族,紛紛將搭載小蟲子送出來的動作,就可以看出蟲族的不良心思。

但迪亞顯然不是要拼死攔截,因此對蟲族的動作非但沒有緊張,反而露出了笑容。

“就算是以一艘戰艦換取一百隻觸手怪,那也是虧本買賣啊!”

“炮口上移,艦隊不要完全移動到蟲腹,留出一個大致圓孔狀的區域,避免蟲族借用重力作戰!”這樣一來,艦隊不但在側下方攔截了蟲族下降的通道,同時卻又藉助留出的開口,避免被蟲族借用高空優勢進行軌道攻擊,讓蟲族腦蟲的意圖立馬落空。

眼見艦隊停留在側下方不再繼續移動,蟲族腦蟲很快反應過來,轉而命令一部分已經投送出小蟲子的登陸運輸類的巨型蟲族,在引力的作用下向側翼的朋族艦隊發起衝撞攻擊。

這明顯讓部下送死的命令在蟲族內部卻是非常普通,因爲整個蟲族體系中,只有擁有自我意識的腦蟲纔算是蟲族個體,而其餘的,都不過是兵器而已。而事實上,此時的朋族對待那些至於1級人造大腦控制的機械兵的態度也差不多,只是稍稍好點的也許會將其當成寵物。

此時,朋族方面的無人機已經在與蟲族同高度的層面,對蟲族發起圍攻。

然而無人機數量畢竟較少,所謂的圍攻看起來更像是向蟲羣內部突襲卻沒能成功一半。也因此,蟲族腦蟲根本沒有在意這些自保尚可、攻擊卻乏善可陳的朋族無人機。而爲了強化對已經處於側下方的朋族艦隊的攻擊,蟲族腦蟲開始命令蟲羣收縮,從而加大單位面積的炮火投送量。

這一舉動讓蟲羣變得密集起來,但派出小型蟲子,總數也近萬的蟲羣即便密集也依然霸佔了半徑近六公里的區域,使得整塊空域看起來都是蟲羣烏雲的領地一般。

從地面擡頭看去,不需要天文望遠鏡,人們也可以看到那片光芒閃爍的黑塊。 凌晨6點,雙月星低軌道高度:577公里。

交戰雙方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即便竭力避免,可在戰事趨勢下,朋族方面也開始出現重大傷亡:

由於躲閃不及,一艘自由級防衛艦先後被六十多顆電漿球、腐蝕球等武器擊中,在艦體出現大面積破損而不得不計劃撤離戰場之際,卻被一羣小蟲族突入艦內,從而引發了艦體崩潰。

不到兩分鐘時間,該戰艦艦體就四分五裂,隨後在引力的作用下向地面墜落,而艦內成員彈出的爲數不多的救生艙也只有極少部分被搶回,大部分亡於密布整個空間的流彈之下。

而同一時間,無人機羣也已經不斷壓縮蟲族範圍,至半徑五公里左右的區域內擠滿了蟲族。

不過伴隨着蟲羣的密集程度加大,雖說朋族方面的炮擊有效率也在提升,可更多的卻是單位面積面對的蟲族攻擊的增強。蟲族數量比朋族艦隊數量更多,因此蟲族隊形密集下來之後,對蟲族的進攻將更爲有利。

然而,那只是在沒有意外出現的前提之下。

蟲族隊形越來越密集,質能武器若是擊中,所能產生的殺傷力將會巨大。而此時的蟲羣仍在不斷收縮以提升單位面積炮擊強度,因此遠在一千多公里該高空隱藏的第三艦隊打算繼續等待,然而很快,光學儀器很快發現了那艘自由級的墜落。

“我們不能再等了,否則即便勝利,搞不好我也會被處罰!第一第二艦隊的壓力太大了。”

這樣想着,蘭英揮手下達了進攻命令。

隨即,洞山號支援艦攜帶的一個大隊早早投送出去的艦載機編隊,在距離蟲羣200公里不到的區域突然啓動,但只不過片刻之後,這些艦載機的引擎就停止工作。

是壞掉了嗎?

當然不是。

藉助突然啓動引擎所帶來的推力產生的初速度,艦載機編隊在引力的吸引之下,開始加速向蟲羣靠近。而因爲幾乎是完全關閉所有系統,這樣彷彿隕石一樣接近雙月星的過程,使得激戰中的蟲羣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而坐在洞山號艦橋內,得到赤雨彙報一切順利之後的蘭英也是鬆了口氣。

整個過程最容易出問題的其實就是艦載機羣啓動引擎的那一刻,由於從前沒有做過類似的偷襲戰,朋族方面對此毫無經驗,以她們私下臆測,覺得那短暫的引擎啓動是最容易暴露艦載機羣位置的情況。

不過那短時間的引擎啓動用時不到10秒,全大隊包括無人機也只有30架,在這茫茫宇宙之中距離兩百多公里,蟲子的探測技術看來還沒那麼敏感。

“有了這次的經驗,相信以後也能更順利地完成類似任務吧。”坐在艦橋中的蘭英設想着一切順利的話,或許未來朋族艦隊中還需要設立一種善於偷襲用的部隊。

如果可能,她甚至在考慮將自己在影族的那些學員,都調入這隻部隊了。

但眼下重點還是戰鬥能否成功。

距離70公里,艦載機編隊事實上已經可以投彈,但赤雨並沒有下達進攻命令,他尋求着最佳的戰鬥時機,不願意浪費這一大好機會。

赤雨所想與蘭英不同,即便這次偷襲成功,他認爲蟲族也會因此對偷襲戰所有防備。如此一來,以後除非有更加優秀的專用機體裝備部隊,否則像這樣的機會就是一錘子買賣,所以他絕不願意掉以輕心。

“距離50公里,隊長,再近的話很可能會被發現了!”有隊友的心理因素看來有些不過關,面對着一點點被他們接近的那龐大蟲羣,本身艦載機要啓動也需要10秒左右,他們顯然因此開始擔心起一旦距離太近,是否會來不及啓動的情況,因爲那可就完全變成了靶子。

但從一開始就戰鬥在第一線的赤雨,顯然沒有這樣的心理壓力:“現在還不行,都給我管好自己的手,別耽擱了整個隊伍!”

“……是。”

距離30公里,放眼望去,蟲羣那一大塊彷彿烏雲般籠罩在低軌道上的景色已經清晰可見。同樣,若此時有蟲子留意一下頭頂,眼力特別好的或許都可以若有若無地看見艦載機編隊機艙中的光亮點。

但即便此時,赤雨仍然沒有下達攻擊命令。

就算從這裏開始攻擊,以質能導彈的速度,要飛到蟲羣也需要3分鐘。而在如此近的距離,一旦發射導彈,那艦載機編隊絕對會被發現,雖然逃命是能輕鬆實現,可導彈弄不好就會被蟲族避開,這樣一來就無法獲得最佳戰果,浪費了這寶貴的質能導彈……

在心中衡量着什麼時候纔是安全與戰果的最佳平衡點,赤雨腦門也開始滲出一滴滴汗珠。

滾動的汗滴影響到自己的視線,以至於他不得不眨巴眼睛,卻也造成了短暫的視線缺失:“看來等這段時間戰事平穩下來的話,可以考慮去能量化了。柳原這小子能量化後,就不需要擔心汗滴這些東西,看來我也要努力了。”

“隊長……”

“等着!”

“可距離已經進入20公……”

“我說了等着!不想聽命令了是嗎?”

“不。”

少有的蠻狠地打斷了屬下的話,赤雨的內心恐怕纔是整個大隊中最緊張的。因爲他不僅要考慮戰果,還要爲屬下們負責。

這時,遠方的第一第二艦隊中似乎再次爆發出兩團火光,大隊通訊內部也傳出驚呼。仔細看去,不僅一艘自由級被擊毀,甚至還出現了一艘流星級毀滅的情況。兩種戰艦雖然都是細長型,可體積差異較大,赤雨倒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可即便如此,赤雨也不打算急急忙忙地浪費這一次偷襲的機會。

他的艦載機編隊這次可是攜帶了真正九枚D型號的質能炸彈,額外又每架戰機攜帶了兩枚B型、兩枚C型。理想狀態下,他們甚至可以摧毀半徑四公里的碟狀區域內所有的一切。而正好,此時的蟲羣爲了儘可能地發揮自己的數量優勢,聚集成的樣子就是一個半徑五公里左右的碟狀。

當然,那畢竟只是理想狀態,事實上在赤雨看來,以自己小隊的武力能夠將蟲羣60%的數量清理掉,那就已經是長老保佑了。

但很快,他就不得不選擇儘快攻擊。

已經和第三艦隊聯繫上,甚至得知對方計劃的第一第二艦隊指揮部方面,本意也是以自己爲餌吸引蟲羣注意力,並讓無人機將蟲羣慢慢擠在一起,發揮質能彈的最大威力。然而伴隨着第一第二艦隊先後出現了總計三艘戰艦被擊毀、近十艘戰艦重傷、其餘盡皆輕傷的狀況,他們顯然也有些沉不住氣。

壓力隨即就投向了坐在洞山號艦橋內緊張等待消息的蘭英處,迫不得已之下,她又不得不向赤雨發出詢問,卻仍然沒有催促。

但雖然並非催促,赤雨看了看眼下的距離和戰場形勢,即便個人能力不屬於指揮系統的他,本人看不出具體的戰場情況,也覺得不能再讓第一第二艦隊多等。

於是,他聯通了大隊通訊。

“距離?”

“距離11公里,大隊長……”

“不用多說,啓動鎖定設備,進入9公里區域後開始正式攻擊!”

“是!!”

這下所有人的幹勁都恢復,伴隨着微不可查的亮光閃爍,駕駛艙內的鎖定器開始根據赤雨用精神力聯入小隊指揮系統後,所標定出的各機大致攻擊範圍,隨後以此爲標準,開始自主標定該範圍內能夠發揮質能武器最大威力區域的蟲族目標點。

這一動作在1C級人造大腦的單純計算力輔助之下,只用了三十多秒就宣告完成。

下一刻,距離已經進入10公里範圍。

在赤雨的命令之下,艦載機編隊所有有人機和無人機都不再顧及隱蔽的問題,相繼啓動引擎。

蟲羣似乎完全被第一第二艦隊吸引了注意力,直到偷襲編隊啓動引擎大半分鐘後,都還沒有做出任何應對舉措。或者它們雖然發現了艦載機小隊,但只是將它們當成與那些正壓縮蟲羣距離的無人機編隊一樣的存在而予以無視吧。

“這真是讓人滿意的反應啊!”

微笑着點了點頭,距離已經接近9公里,雖然看眼下情況還能夠繼續突入,但多等一分鐘,第一第二艦隊的壓力就大一分,何況此刻高度已經降低到300多公里,如果再繼續等下去,衆人就不得不面臨引力將戰機拖入地面的危險了。

“編號01,一顆D型質能導彈,發射!”

“編號02,一顆D……”

……

當天空中碟狀巨型不明飛行物突然就像是被PS掉了幾個完整的圓球之時,這次戰鬥事實上已經算是接近尾聲。

蟲族如赤雨所想的一般,對於突然出現的三十架太空戰機根本不以爲意,像它蟲羣可是上萬的規模,哪看得上眼。而對於質能武器,雖然已經在之前的隕石攻擊中見識過,可實際上並未太過上心,因爲數量太少。

可完全沒想到,朋族竟然採用偷襲的戰術,將這類武器送入了恰好密集起來的蟲羣之中。所以當第一波全D型質能導彈分別送入蟲羣九個片區之後,單單這一次攻擊,蟲羣就有40%左右的蟲子被清理一空。

第一第二艦隊的壓力陡然降低,不少人和蟲子一樣都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第二波C型的質能彈攻擊又出現在蟲羣之中。

雖然威力降低了一點,但數量翻倍,而且藉着蟲子尚未反應過來的大好機會,合理分配各個導彈的攻擊範圍。

於是一輪下來,蟲羣又被啃掉小半。

此時從地面望去,巨大的碟狀蟲羣就彷彿劣質的蜂窩煤般,只剩下稀稀落落的一部分,看起來相當可憐。

而藉助這大好機會,第一第二艦隊開始變換陣型,以集中優勢力量對已經被質能彈炸成小團小團的蟲羣進行蠶食。同樣的,立了大功的洞山艦載機小隊看機會大好,直接讓無人機保護自己,轉而將留下的B型彈藥也開始向那些小範圍蟲羣投去。 無敵劍神 A12浮空島是朋族內部僅次於領土浮空島的巨型島嶼,現有人口近兩萬。在其改造之初,政府方面是將其作爲朋族研究能量科技的主要地點,並與地面工業區進行輔助。

隨着科技的發展,特別是朋族加強了對能量科技的研發力度之後,這裏已經不再是普普通通的研究基地,而是朋族能量科技集教育、研發、培訓、乃至新產品實驗發佈的核心基地,全島70%的人口直接間接參與能量科技的相關工作,剩下30%的人則不是家屬就是服務業從業者,此外流動人口很高。

不過,今天我們所關注的並非主島。

位於A12浮空島北側一公里外有一座與A12伴飛的、體型較小的浮空島,其常年活動在A12與地表之間,在A12島內居民眼中都顯得神祕異常。

“那個島啊,神神祕祕的一會兒出現一會兒不在……”

“那個嗎,的確夠神祕的,可惜保密原因沒法去看看,否則我早飛上去了吧,就像故事裏的仙山似的。”

“是啊,經常出現些稀奇古怪的現象,好像還有人看到有閃着光的鳥從哪裏飛過來,然後就像被什麼東西抓住一樣拖回去,怪嚇人的。”

“沒關注過……”

……

由於禁止普通人接近,甚至於與A12本島的交流也只限於生活物資的獲取,即便是A12的管理機構也不怎麼清楚其內情。根據政府規定,這座島是直屬長老院的,在長老院逐步退出政府管理的今天,這樣的島嶼存在,事實上很有些與衆不同的感覺。

而其實,這裏是研究幽神本質的研究機構,在長老院內被稱呼爲‘開發所’,對幽神能力的開發研究之所。

幽神,以念力的形成爲代表,精神力強度在靈魂級躍升到幽神之後會陡然提高了數十倍,已經可以對氣候以及地區態勢產生決定性影響。根據一些民間機構的設定認爲,可以將幽神級以下標定位普通人,而幽神開始就已經算是戰略級別的存在,可以算是神了。

然而是否真如其所說,尚有待確認,因爲長老院的衆人們站得高,看的也更遠,瞭解幽神在這個世界中也不過是力量稍強的凡人而已。

而以朋族的看法,只要不是神祕度超過現有科技無數的東西,那都是可以研究的。

於是理所當然,幽神也是可以被研究的存在。

只是,即便是研究,開發所也不可能做些危害幽神的事情,這是朋族內部的共識,沒誰敢違背。但也因此造成了對幽神研究的遲緩,不過幸好進步的過程是沒有停止,而且幽神的戰鬥力也並非現在朋族戰鬥的決定性力量。

開發所內部爲了全面而細緻地研究幽神及其以上的存在,將內部組成分爲了:念力組、能量組、軀體組、思想組等數個組別,大體遵循着朋族內部的各個對朋人研究機構的劃分方式。

其中,念力組內部又分爲精神力研究小隊、意識研究小隊和念力分析小隊,是對幽神研究的核心。而由於幽神比之靈魂級的本質差別,就在於念力的出現,所以對於念力的分析研究又是重中之重。

而能量組則同樣分出了能量核心研究小隊、軀體能量研究小隊、能量化研究小隊和能量技巧研究小隊。其重要性也不需多言,單看毗鄰A12這個主要進駐能量研究機構的島嶼就可以想象。而由於前三個研究,事實上與對普通朋人的研究差不多,所以在開發所內,主要方向則是對實用性的幽神用能量技巧研究偏重。

至於軀體組,則也分出了大腦研究、骨架研究等數個研究小隊。這方面與分佈朋族各地的朋人研究機構看似有重疊,但事實上位於開發所內的這個組研究的,當然主要是針對幽神,以獲取成爲幽神的組成原理、以及幽神向更高層次進化的方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