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爲了這個目標,現在的柳朝陽,直接忽視了幽兒和玄凌倆女,已經那神祕出現在他身後的本命魂魄!

柳朝陽夠瘋,但辰夜比他還要瘋狂!

明知柳朝陽的打算,辰夜也是沒有絲毫的退讓,對他而言,前者固然是想挾他換取勝利,但同樣,他辰夜何嘗又不是以身作餌,來換幽兒和玄凌成功的去重傷柳朝陽?

在柳朝陽無視的情況下,辰夜對幽兒和玄凌很有自信,何況還有本命魂魄的幫助,以及,這片空間還在修羅結界之中,柳朝陽似乎也將葉爍給忘記了。

“轟!”

倆道皆有着翻天覆地的強大攻擊,兇悍的撼動在了一起,周圍的虛空,竟是直接的扭曲模糊了下來,隨後爆裂開來,一方天地,便是這樣輕而易舉的癱瘓了下來,千瘡百孔!

不管辰夜的星辰之力是何等的強大,其本身修爲始終是差柳朝陽太多,正面轟擊之下,不可能是後者的對手。

雙方一觸之後,可怕的力量衝擊開來,辰夜的身體,猶如炮彈一般的飛了出去,鮮血如同雨點一般,傾灑下大地,他身後的空間,如同是變成了一道龐大的黑河,顯露出觸目驚心的裂縫來。

柳朝陽獰然一聲笑,揮散了暴涌而來的能量衝擊,腳步一踏,身形筆直的閃射而去,便要穿過那片恐怖的混亂地帶,直取前方的辰夜。

但就在柳朝陽那一步纔剛剛的踏出,其頭頂上方,一柄揮毫着璀璨紫芒的寶劍,猶若耀日一般,直直的落下,那長劍,再無之前一絲一毫的凌厲,體積也變成了只有尺許之長,然而,當它出現的時候,一股危險的氣息,忍不住的自柳朝陽心頭浮現,隨即便是傳遍了他的全身。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紫色短劍,無聲無息的閃掠而下,不曾給這虛空造成一絲一毫的震顫,自然也不會有那讓人覺得恐怖的破壞

然而,除卻光芒璀璨之外,便是這般的不起眼短劍,讓得柳朝陽心中,不由自主的涌現出強烈的危險感覺來。

身爲天玄高手,柳朝陽自然對自己的實力非常自信,同樣,他對自己的感覺,也是非常的信任,以他的實力,突然出現危險感覺,那就意味着,紫色短劍的威力,必定十分驚人,至少,他無法像前一次那樣,撼動對方攻擊,而沒有出任何事情。

當即,柳朝陽身影一動,那極致的度,再度的加快了幾分,是要避開紫色短劍的攻擊。

無論如何,抓到辰夜,乃是要的任務。

只不過,辰夜既然信任他的同伴們,幽兒這些人,便是不會叫他失望。

在柳朝陽剛動剎那,鋪天蓋地的風暴,直接是將柳朝陽的身影籠罩在了裏面。

“滾!”

柳朝陽厲聲大喝,磅礴玄氣能量破體而出,直接與籠罩而來的風暴兇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撞擊剎那,柳朝陽眼瞳猛地一縮,又是一道身影,竟然再一次的無聲無息出現,凌厲攻擊,直接對準他的後背,怒斬了下來。

而現在,不但是這無聲無息的攻擊,柳朝陽更是赫然的感應到,其周身的空間,忽然被壓縮,使他移動的範圍,大幅度的變小。

在他還沒有察覺清楚,這究竟是誰的手筆時,滔天的凶煞之氣,已是在他身前方,化成一尊巨大的修羅巨人,揮動雙手,重重的拍了下來。

“轟轟!”

一連串的劇烈bàozhà,不斷在柳朝陽周身左右震盪開來,恐怖的力量,縱然是沒有傷到柳朝陽,可巨大的震盪力量,也讓他氣血在胸中不斷的翻騰着。

“嗤!”

便在這bàozhà還沒有結束的時候,紫芒閃爍,如入無人之境,轉瞬之後,在柳朝陽頭頂之上,悍然出現。

劃破了虛空中混亂的紫色短劍,攜帶着可怕的無堅不摧之力,強行的洞穿了柳朝陽那浩瀚的玄氣能量,一閃之下,朝向他的頭顱,重穿而去。

在這一剎中,紫色短劍,才展現出了,屬於它最爲可怕的威力。

耀眼的紫芒,猶若那驕陽出現一般,這空間中的一切物質,包括混亂的bàozhà,以及柳朝陽的玄氣能量,似乎都是被融化了,致使短劍的鋒利,沒有遇到絲毫的阻攔。

柳朝陽的臉色,都是忍不住的蒼白了下來,他沒有小看了衆人,可是,對於衆人瞭解不深的他,又怎能知道,衆人真正的底牌,到底是什麼?

紫色短劍下,空間被壓縮到極致,柳朝陽站着的大地,整個崩陷了下去一片,連帶着他整個人,都是不由自主的陷進了大地幾寸。

“小輩,你太放肆了!”

竟被壓制到這種地步,柳朝陽心中之怒,可想而知。

那厲聲大吼中,柳朝陽舉手重重拍出,身前的空間都是直接被生生彈碎而去,一股可怕的波紋,瀰漫着毀滅般的力量,對着紫色短劍衝擊過去。

然而,耀眼紫色光芒的籠罩下,柳朝陽這十成的威力,也被硬生生的先給磨去了一倆成,剩下來的那股力量,儘管還是很可怕,可似乎,已經無法左右大局了。

便在同一時間,三道身影,分別出現在柳朝陽周身的三個方向遠處,各自身形震顫時,足以撕裂一方大地的攻擊,直接是撕裂空間,狠狠的射向如今全神貫注對付紫色短劍的柳朝陽。

“咚!”

蘊涵着毀滅氣息的力量波紋,與那紫色短劍相觸的剎那,三道恐怖的攻擊,也是終於近了柳朝陽的身子。

不過現在看來,即使柳朝陽全神貫注的放在上空的攻擊上,可他對自己的安危,依然是還有着足夠的防守。

那三道攻擊,被他周身涌蕩着的玄氣,給強行的阻擋而下,隨後轟然一聲,bàozhà開來。

以柳朝陽之勢,如此的力量,自也難以對他有更進一步的傷害,不過,蝨子多了,總也會讓人很煩很癢很痛。

三道攻擊的bàozhà,不可避免的讓柳朝陽胸中氣血再一次翻騰,而這次,他沒能忍住,一口鮮血,直接的噴涌了出來。

柳朝陽管不了這些,致命的攻擊,並不在周身左右,而是在上方。

“蓬,蓬,蓬!”

葉爍,幽兒,以及本命魂魄自是不會給柳朝陽絲毫喘息的機會,眼見各自攻擊bàozhà之後,那手掌揮動,再度有着強大的能量匹練,朝向後者猛衝了過去。

不斷的有bàozhà震盪在柳朝陽周身左右,而在這片混亂的包裹之中,耀眼的紫色光芒,飛快的籠罩而下,那一道道光芒交織之時,柳朝陽所出的可怕能量波紋,似有被融化的跡象。

“天地洪荒塔!”

喝聲中,一尊鐵塔沖天而起,旋即迎風暴漲,轟隆隆間,這一片的天地,全都是被那五彩光華所照耀着。

片刻之後,精緻的鐵塔,竟是化爲數千丈龐大,猶如一座隕石,從那遠方的虛空中,呼嘯而來,對着柳朝陽便是砸了過去。

“轟!”

鐵塔之中,萬道白色火焰騰飛而出,猶若是一條條真龍一般,在靠近了柳朝陽的時候,便是瘋狂的籠罩而去。

這些火焰,無影無形,儘管沒有灼熱的溫度,也沒有紫萱天魔真火那般的霸道無雙,然而,出現在此處後,柳朝陽赫然的感應到,自身玄氣施展的度,彷彿硬生生的緩慢了下來。

而且,當有着一縷的白色火焰接近自身之時,體內意識空間中的本命魂魄,都是忍不住的顫抖了一下,那是畏懼的表現。

沒有流暢的玄氣支撐,本命魂魄彷彿也被壓制住,加上葉爍幽兒以及辰夜本命魂魄瘋狂的攻擊,此刻的柳朝陽,縱然是個鐵人,也免不了被極大的影響到,何況,他還不是鐵人。

“砰,砰!”

空間不斷的爆裂開來,紫色的耀日,如今越的璀璨起來,到了這個時候,柳朝陽都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紫色短劍之上,所傳過來的那抹森冷之息。

而最終,柳朝陽並未持續多久,無論是那萬道白色火焰,還是葉爍三人的聯手不斷攻擊,都已經是讓前者頗爲狼狽,紫色短劍,便在數人的幫助之下,強行的洞穿了那一片恐怖的能量波紋,而後“啊!”

短劍還未衝擊而至,淒厲之聲,便已經從柳朝陽口中出,他也算是經驗豐富之人,已知無法阻擋,其人便是一動,欲要強行的衝破衆人的束縛。

然而,紫色短劍何等鋒利,僅僅是散出來的氣息,便已經足夠致命,柳朝陽躲得快了一些,致使紫色短劍並未自他腦袋中穿透下來,不過,他的一條胳膊,就這樣生生的被切斷了。

斷臂處,血流不止,疼痛難當,令得柳朝陽無法忍受的是,那一股凌厲的劍意,滲透進入到了身體之後,以他強橫的玄氣,竟然都是無法將之磨滅,更別說驅趕出來了。

聽得這一聲的慘叫,鐵奕天瘋魔和龍皇化幽鯤鵬圍困下的柳族倆大天玄高手,此時的滔天戰意,不知不覺間減弱了許多。

縱然是現在,他們七個年輕人,每一人都有傷在身,尤其辰夜和柳研更是重傷,都還不知道能夠揮出幾成的戰鬥力來。

可是,他們所做出來的事情,本身就叫人無比的驚懼。

什麼時候聽說過,區區幾個聖玄級別的武者,聯手之下,就能在四大天玄高手這裏,斬殺其中一位,困住倆位,另外一位,斷了一條手臂,戰鬥力雖然有,可顯然,也難保性命了。

“小師妹,你怎麼樣?”

一劍重創了柳朝陽,那柄紫色短劍也是眼見的光芒迅散去,一道嬌小的身影,自那其中快的飄射出來,不過腳步踉蹌,狼狽不已。

“我沒事,看看辰夜哥哥怎麼樣了?”玄凌抹去嘴邊血跡,俏臉固然蒼白無比,可是一抹笑意,輕輕的浮現出來。

“我還死不了,大家別擔心!”

前方,辰夜踏步走來,只是那度非常的慢,每走一步,都彷彿要耗盡他的力氣。

正面與柳朝陽一擊,無論辰夜有多少強悍的底牌,還沒有被震死,已經算是他底牌足夠強大了。

實力還沒到,接連滅殺倆大天玄高手,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瞧着這些個人,一個個的傷勢不斷加重,辰夜不由苦笑了聲,但旋即那苦笑散去,現在這個時候,可還不是要輕鬆的時刻。

“柳朝陽,去陪你的同伴吧!”

辰夜揮手一動,柳朝陽之上,天地洪荒塔閃電般的旋轉起來,以柳朝陽的重傷,加上曾經已被白色火焰所制了一會,此時的他,自也難逃天地洪荒塔的牽引。

短短數秒之後,不管柳朝陽怎樣的不願意,心中有多少的恨,都是無法抗拒的,被帶進了天地洪荒塔中。

“凌兒,幽兒,葉爍,柳研,還有一戰之力吧?”辰夜笑問。

“你還有嗎?”葉爍笑着反問道。

聞言,辰夜哈哈大笑:“那我們就加把勁,讓我們成爲這場大戰中,最先結束的一個戰場!”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大笑的聲音,不但在這片空間中經久不息,其餘的幾大戰場以及混戰中的戰場,均是迴盪着這頗有幾分張狂意味的笑聲。

當看見,那片戰場之中,已經是有着倆大天玄高手連氣息都不存於這天地中時,柳之一族的高手,以及那邪天等人,眼神中,有着難以形容的震驚。

他們居然,還真的做到了!

儘管這一個個的都是傷得不輕,辰夜和柳研更是傷重非常,然而,他們每一個人,一身的精氣神,都還在巔峯之狀!

也就是說,即便是他們到了最後,都虛弱的只能伸一伸手,動一動腳,也不會就此而停下殺敵的決心。

在這樣的決心支撐下,一伸手,一動腳,恐怕都會如巔峯時刻那般,揮毫出可怕的攻擊來。

如此的戰意,如此的精神這一瞬間中,邪天,柳凌雲等人突然覺得,如果這幾個年輕人,不能做到現在已經出現的這一幕,那才叫人覺得異常震驚!

世間中的每一個人,乃至每一個生靈,當擁有了靈智和神智之後,其心之中,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執着與心願!

爲了讓心願變成現實,讓執着不會成爲遺憾,每一個人和生靈,都會爲之付出畢生的心血。這是可怕之處!

然而,所謂的可怕,亦是有着界限!

雖然都有執着和心願,也能夠堅持下去,但到底能夠堅持多久,便成爲人上人和人下人之間的巨大差別。

無疑,在邪天和柳凌雲他們眼中,辰夜等七個年輕人,他們所擁有的堅持之心,遠不是其他人所能夠相比的。

唯有如此堅持之心,才讓他們幾個年輕人,達到了無數人在同樣年紀中,都不可能擁有的成就與自傲。

當然,一個人是否會成功,單純的堅持還不夠,需要氣運,際遇等等一切的輔助。然而,若沒有一切的氣運與際遇,靠着不懈的堅持,總是會有回報,若沒有了堅持,其他的所有好處加諸於一人身上,也只會令得這人到最後,成爲他人嘆息的對象。

如今重傷之下,辰夜等人依然精氣神十足,滔天的戰意,與那果決氣勢,無一不顯示出他們內心之中的那份強烈執着。

放在戰場上,那便只有一個結果,或你死,或我忘,除卻這個外,便不會有另外一條路好走。

面對這樣的敵人,儘管修爲弱了許多,也是叫人心生一絲絲的忌憚。

“邪天,柳凌雲,大戰的時候分心,可不應該的!”

敖天大笑,足以裂天的一掌呼嘯而出,將邪天三人包裹而進,1ang一般的風暴,便是瘋狂的拍打着邪天三人。

即便是沒有邪天三個邪帝殿高手的出現,對於今天圍殲柳之一族的舉動,敖天心中並不輕鬆,辰夜等人,聯手對付好幾位天玄高手,這本身就有些冒險。

好在敖天對自己的實力還非常的有信心,他倒是可以做到及時去幫助辰夜他們。

而邪天三大邪帝殿高手出現在這裏,敖天的心裏,便不是那麼還有自信了,邪天,柳凌雲三人均是天玄六重高手,聯手之下,敖天也頗有壓力,自保牽制有餘,但想要去幫助辰夜他們,就很難做到了。

他也和柳朝陽他們一樣,同樣是沒有想到,辰夜等人所造成的動靜,竟會是如此的震撼。

在敖天想來,辰夜這樣的舉動,是爲了他們來牽制住幾大天玄高手,給自己等人快解決各自對手的時間,然後一舉讓柳之一族的高手,全數的在這裏埋葬。

可現在看來,顯然不是這樣的!

如此一來,敖天的心徹底的放下了,還剩下倆大天玄高手,已然無法阻攔住辰夜等人了,即便他們一個個的,都是傷得不輕。

敖天之後,凌厲的槍芒,閃爍着霸道的雷霆之力,在敖天的掩護之下,電一般射向柳凌雲,而在紫萱周圍,更是有着大量的雷霆力量環繞着,彷彿此一刻,她就是雷神一般!

面對着如此的攻擊,柳凌雲的心神,彷彿有所驚慌了幾人踏着虛空,數步之後,便是出現在了瘋魔他們所在處,儘管不是居高臨下,可看到辰夜等人所投來的目光時,剩下的柳族倆大天玄高手,不知不覺在心中,有着高山抑止的感覺。

現在只剩下倆個敵人,辰夜七人,加上龍皇和化幽鯤鵬,自也不需要如之前那般,需要拼命的牽制住其中的幾位,然後去絞殺剩下那一人。

九道凌厲無匹的悍然氣勢,鋪天蓋地般自半空中席捲而下。

正中心處,辰夜一步踏出,望着那倆人,淡淡道:“就此放棄抵擋,或許你們的命保不住,但我可以讓你們平安的進入六道輪迴路中。”

“不要心中還想着自爆,如果能夠做到的話,柳朝陽那你們的那個同伴,也就不會到死,都沒能做到那一舉動。”

淡淡的聲音中透露出來的冷冽意思,讓得柳族倆大高手心神不覺爲之一顫,他們的確有這個意思,如今七人加上龍皇化幽鯤鵬包圍而來,已覺得無法將他們斬殺,那麼,自爆就是最好的手段。

可這一句話,加上柳朝陽和另外同伴臨死之前,所突然出的驚叫聲,便已叫他們知曉,想自爆,恐怕沒那麼簡單。

“快點做決定吧,我們沒有時間1ang費。”眼中寒芒掠過,一縷殺意,也是伴隨着辰夜話音的響徹,而快的傳蕩了出來。

然而,正是這濃烈殺意的話,讓得柳族倆大高手在眼瞳之中,掠出一抹絕望之後,反倒是無比堅定了下來。

“嘿嘿,我柳之一族屹立世間無數年之久,固然從未做到過獨霸這世界,卻也一直高高在上,我柳族之人,又豈是貪生怕死之輩?辰夜,想讓我們不戰而降,莫說是你,便是那敖天,也沒有這個資格!”

“倒是很有骨氣!”

辰夜凜然的一笑,道:“既然是這樣,便也讓你們魂飛魄散去陪柳朝陽他們!”

話音一落,一抹白光在天際之中乍現,下一剎時,天地之中,頓覺風起雲涌,那一抹白光,也是瞬間暴漲開來,猶若那驕陽光芒,將下方這大地,盡數的籠罩而進。

“轟!”

霸道氣息,此刻源源不斷的暴吐而出,耀眼光芒,轉瞬過後,凝聚成一道足有千丈大小的無匹刀芒,攜帶着無窮無盡的破滅之力,自天際上,悍然的對着那二人劈下。

這一刻,葉爍等六人,加上龍皇和化幽鯤鵬也是同時的出手,只見到,自那半空當中,一道道強大的能量匹練,攜帶着滔天的殺意,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下。

“拼了!”

柳族倆大高手互相對視一眼,而後齊齊的身影暴衝而出,在剛剛起身之時,磅礴的玄氣能量,猶如一道道狂風般,席捲在他們的周身左右。

狂暴的玄氣,猶如1ang潮一般,一**的自這片區域上空瀰漫開來,整個空間,頓時迸裂開來,與此同時間,赫然的感應到,這些玄氣,竟然瘋狂的匯聚着,已然將要相融。

顯然,面對着辰夜等人如此大膽的進攻,他們倆人也是在拼盡着全力。

九大聖玄高手的攻擊,若在往日,柳族倆大天玄高手巍然不懼,根本不可能如此的聯手爲之,實在是,柳朝陽和另外一位同伴的死,深深的cìjī到了他們倆人。

儘管拼命之心還在,可他們心中,已是有了常人所無法理解的畏懼,相比起辰夜等人戰意滔天,若是可以的話,他們寧願放棄這一場戰鬥。

只是無法放棄,便也只能全力以赴但在明眼人這裏都是看的出來,所謂的全力以赴,其實已經沒有了戰之必勝之心。

雖說一場大戰,靠的是實力的高下,可如果失去了強烈的戰意,尤其是沒有了必勝之心,一身的實力,無論如何,都無法揮出平常的巔峯之境來。

身爲天玄高手,柳族倆大高手的心境,自不是容易被破的,可無情的現實就擺在他們眼前,已容不得他們有其他的僥倖與想法。

“轟轟!”

片刻之後,凝聚成一處的龐大能量匹練,與半空而下的九道兇猛攻擊,悍然的轟撞在了一起。

驚天的bàozhà聲音,似乎傳遍了這個傳承之地,不但是空間輕而易舉的破碎開來,下方大地,亦是蔓延出一道,直到視線盡頭後,都不曾停止下來的深深溝壑。

劇烈bàozhà聲響下,九道身影飛快的暴退,即便是龍皇和化幽鯤鵬的實力,都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噴涌而出,相比之下,辰夜等七人狀態自是更加的不好。

他們的聯手之力,足以與柳族高手的其中一人對抗,但面對倆大天玄高手,還是力有不逮,這是本身實力的差距,沒有其他因素可言,何況辰夜等每一個人身上,都還有着不容忽視的傷勢。

但是“哈哈!天玄高手果然夠強大,可就這樣的話,還不能盡興,再來!”

大笑聲中,九道身影,再一次的悍然射來,可怕的能量衝擊波,無視了前方一切,朝向對面的倆人,怒轟了過去。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轟轟!”

這片天地中,不斷的有着劇烈的bàozhà聲音響徹,而每一次這樣的聲音當中,均是有着九道血箭,伴隨着九道身影暴退之時噴涌在虛空當中。

不過,在九道身影穩住之後,便是又再一次悍不畏死的衝擊而出,那般的決絕,出手的氣勢與力量以及那度,叫人恍惚的覺得,所有受到的傷害,似乎並未影響到他們。

而面對如此而來綿延不覺的進攻,落在那柳族倆大高手眼中後,這倆人心中的畏懼之意,不知不覺的擴大了。

在這般的轟撞之中,就算是他們,都不可能安然無恙,以絕對的勝利姿態去嘯傲對方一衆人,他們倆人也或多或少,受了些不輕的傷勢。

可是,這些人,難道是打不死的?竟然可以不顧自身的傷勢,一次又一次這樣的衝擊過來?

這種兇悍的氣勢,直接是讓得柳族倆大天玄高手心中膽寒不已。

“哈哈,再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